165 渣渣配对

    红烧鱼带着尖锐的刺,整个塞进夜千媚口中^,口腔内娇嫩的肌肤被刺破*,令人垂涎欲滴的香气夹杂着淡淡的血腥味快速弥漫开来^,她勾魂摄魄的美眸宛转着森冷的寒芒^*。

    沈璃雪视若无睹*,勾唇一笑:“千媚公主^*,味道如何*?”

    “很不错*^!”夜千媚看着沈璃雪^,牵牵嘴角*,露出那块红烧鱼^,暗红的颜色就像是含了血块^^,阴森^*^,诡异^。

    众人相互对望一眼^,面面相觑^,安郡王妃和夜千媚公主都是皇室之人^,她们斗的天翻地覆**,他们这些大臣可没权利过问,目光悄悄望向龙椅上的中年男子^*^*。

    皇帝是一国之君^,又是长辈,最有资格解决她们两人间的矛盾*。

    皇帝微低着头,以杯盖轻触水面的茶叶,慢条斯理的轻品^,夜千媚是西凉国公主*,沈璃雪是青焰郡王妃^^^^,她们两人较劲*,就是西凉国和青焰在较量*,沈璃雪占上风*,代表青焰国强**^,他不会阻止*,更不会训斥。

    一时间间^^*,谁也没有说话,宴会厅里静的有些诡异。

    “听闻青焰人才辈出*,千媚郡主此次前来*,是为结亲^^*!”西凉使者中,一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站了起来,面容清俊,不卑不亢^^,打破了冰封的沉默^。

    “阁下是?”皇帝挑眸看向中年男子。

    男子礼貌的行礼道:“在下西凉将军黄怀霖*,此次奉命护送千媚公主前来青焰*,公主是皇上的掌上明珠,备受宠爱,从未受过委屈*,还望青皇为公主寻一好归宿,成就一桩美满姻缘*^*^!”

    夜千泷在青焰险些被刺杀^,他虽然回去了,君者心里难免会有芥蒂*^,两国和亲,消除误会,加深关系,不失为固守疆土^,打击小人的好方法^。

    皇帝着看向夜千媚,笑容和蔼可亲:“千媚公主年方十六*,正是青春大好年华^,朕的皇子们^,也有几个到了适婚年龄……”

    皇帝犀利的目光落到了东方皇室年轻一辈们的身上,他觉得^^*,夜千媚是公主,身份尊重*,嫁来青焰和亲的对象应是皇室皇子^^*,或王府的世子,郡王*!

    “青皇^,实不相瞒,千媚已有了喜欢之人****!币骨挠辛艘焕?^,声音温柔的能滴出水来^,小脸一片嫣红,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

    众大臣相互对望一眼*,窃窃私语:“千媚公主有喜欢的人了,是谁癪?”

    “不知道,不过*,看千媚公主羞涩的模样,那人就在宴会厅里……”

    贵族公子们则是眼睛一亮,仔细打量自己^,再三确实无不妥之处**,精神抖擞^,满眼期待的看向夜千媚*^,千媚公主喜欢的人是自己吧*,是自己吧!

    沈璃雪看着夜千媚羞涩的脸庞^,心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夜千媚有喜欢的人了?

    皇帝的动作也是猛然一顿*,随即和蔼可亲的看着她:“不知千媚公主喜欢的是谁?”宴会厅里都是名门贵族^,不嫁皇子*,嫁贵族公子也是可以的^。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夜千媚抬起了头,目光盈盈^,含羞带怯^^。

    众人顺着她的目光望去*^,看到一名俊逸非凡的年轻男子,一袭白衣飘逸似仙**^*,淡淡的寒冰气息却让人望而生畏,如玉的手指一手端酒杯*,一手持酒壶,旁若无人的悠闲饮酒^**。

    “安……安郡王……”众人瞪大了眼睛^,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夜千媚喜欢的居然是安郡王,难怪她和安郡王妃争斗的那么激烈。

    沈璃雪挑眉,夜千媚居然在打东方珩的主意,难怪她称呼自己时**,一直在叫璃雪郡主,从未说过郡王妃。

    她和东方珩昨天才刚刚成亲**,三朝回门都没过^,东方珩就迎娶夜千媚回府^*^,她肯定会成为整个青焰的笑话^^,夜千媚还真是迫不及待的来给她添堵**。

    “安郡王已娶正妃^^,千媚公主身份再高贵,嫁给安郡王也要做侧妃*^?^^!绷盅沂侄司票?*,一开口*,就把夜千媚的身份往下压。

    平民百姓^,或高官有了正妻^*,都可以再娶平妻,但王室的正王妃一位只有一个*^,绝不可能再有平妃,沈璃雪是战王义女,身份不比夜千媚这西凉公主差多少*,她又是先进门的,当之无愧的安郡正王妃*,夜千媚嫁进来,最多只有做侧妃*。

    青焰国嫡庶分明^*,他提醒夜千媚*,是想让她打消嫁东方珩的念头^*。

    “千媚不介意^*,愿意与璃雪姐姐共侍一夫!”八字还没一撇,夜千媚连称呼都改了*,一双美眸盈盈的看着东方珩。

    贵族公子们的心瞬间哇凉哇凉的^^,妩媚动人的千媚公主^,宁愿给安郡王做侧妃^,也不嫁他们为正妻,青焰战神果然魅力无边^。

    “恭喜安郡王得如玉佳人!”东方湛端起酒杯,隔空敬向东方珩*,温和的眸中闪烁着淡淡的嘲讽:“安郡王英俊潇洒*^,千媚公主绝色倾城^,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新婚第二天*,东方珩就赐婚夜千媚^,沈璃雪定会伤心欲绝^,他们两人之间的感情一定会破裂**^,他赢得了沈璃雪的心又如何*,伤了她,就休想再守住她。

    东方珩放下酒杯^,冷冷望了东方湛一眼*^,在众人的注目礼中^,阔步走到沈璃雪面前*,握紧她素白的小手^,道:“本王答应过璃雪,不娶侧妃^^,不抬姨娘^*,不纳通房^,一生一世^,只爱她一人!”

    他的声音轻飘飘的*,却像一道惊雷炸了下来,震的众人目瞪口呆:安郡王身为青焰战神,只娶正妃?

    夜千媚容颜绝色,又是西凉公主,代表着整个西凉国^,娶了她**,就等于取得了整个西凉国的支持,别人盼都盼不来*^*,她自动送上门*,不计身份的甘心为妾^,东方珩居然还不要?

    沈璃雪目光盈盈^,嘴角轻挑起一抹悠美的弧度*,反握住了东方珩如玉的手指*,她就知道^,他会这么说^^!

    东方湛看着两人交握的手^*,一张俊颜瞬间沉了下来***,端起酒杯,大口喝酒,目光阴沉的可怕*,不娶侧妃^,不抬姨娘^,不纳通房^,东方珩还真是会花言巧语的欺骗清纯女子。

    “安郡王当真不愿娶千媚公主*?”皇帝皱眉看着东方珩*,语气威严^。

    “天地可鉴!”东方珩语气冰冷^,毫不留情的拒绝夜千媚*。

    夜千媚看着东方珩^,一双美眸^,泪水盈盈:“千媚自幼崇拜英雄,前来和亲时,就已向父皇禀明**,要嫁给青焰最厉害的年轻英雄^!”

    沈璃雪蹙了蹙眉^,青焰年轻一辈中最厉害的就是青焰战神东方珩**,夜千媚是铁了心……青焰战神!

    她眼睛猛然一亮^,抬眸看着夜千媚:“千媚公主要嫁青焰战神**?”

    沈璃雪的笑容明媚璀璨*^,眼眸深处都带了丝丝笑意*^*,夜千媚心中升起一股很不好的预感,仔细思量^,她那句话没有其他岐意*^,点点头,傲然道:“没错^!”

    沈璃雪微微一笑*,如百花开放*,神神秘秘道:“其实*,青焰除了安郡王,还有一个不世出的年轻战神^^?!彼纳舨淮蟛恍?,能让大半个宴会厅的人听到。

    “是谁*^?”大臣们一怔^,疑惑不解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沈璃雪身上,青焰还有位年轻战神**?他们怎么没听说过?

    夜千媚含泪的眼眸也是一凝,糟糕*^,她上了沈璃雪的当了,嘴唇动了动,正欲阻止^,沈璃雪已微笑着揭晓了答案:“湛王爷^^!在皇家猎场,他三箭连发,和安郡王的箭术不相上下**!”

    东方湛锐利的目光猛的射向沈璃雪,她不要他^,还要把他推给别的女人?

    对啊*^*,他们怎么把湛王爷忘了,众大臣如梦方醒,赞叹的目光纷纷看向东方湛:“湛王的箭术的确精湛!”如果他也上战场^*,绝对会成为第二个青焰战神,湛王^^,公主^,身份也很相配**。

    看着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的大臣们^*,夜千媚美眸中凝起两团怒火,可恶*,中了沈璃雪的诡计了。

    沈璃雪温柔浅笑,夜千媚是故意来找她麻烦*,给她添堵的*,她岂会让她如愿,既然东方湛那么看好夜千媚,夜千媚也喜欢英雄,就让他们两人在一起吧^。

    “湛王爷尚未纳妃**^,千媚公主嫁过去*,就是名正言顺、身份高贵的湛王妃*^^,完全配得上千媚公主的西凉公主身份*!”沈璃雪清灵的声音如唱歌一般*,缓缓响在宴会厅*。

    东方湛阴沉,冷冽的目光直视她*^,咬牙切齿:沈璃雪^*!

    “微臣以为,安郡王妃建议不错*^?!崩钬┫嗄抗庖怀羄**,站了起来,向皇帝行了一礼*,道:“湛王爷已到了婚期^,和千媚公主无论是年龄,还是身份,都很般配……”

    “是啊*^,是啊^,郎才女貌,门当户对^*,真真般配*!”李丞相一派的大臣们*,随声附和着他的话^,满目笑意。

    东方湛瞪了大臣们一眼,面色阴沉*,真是一群只知道趋炎附势的酒囊饭袋:“千媚公主喜欢的是安郡王,本王不会强娶公主^!”

    “千媚公主崇拜英雄,湛王爷是不世出的青焰战神,在公主崇拜之列*,嫁给王爷,她心甘情愿^^,哪是强娶*!”东方珩冷眼看着东方湛^,深邃的眸中闪烁的锐利光芒*,似浓浓的嘲讽^*。

    东方湛正准备找理由反驳,余光看到皇帝的面色缓和了下来^,好像被大臣们说动了*^,目光一凝^,急声道:“父皇^*,儿臣……”

    皇帝摆手打断了他的话,温声道:“湛王箭术精湛,武功高强*,是千媚公主期望的理想夫婿*,千媚公主端庄贤淑,高贵大方*,和湛王乃是天作之合*,朕便赐婚于两人!”

    “皇上英明^*!”李丞相会心一笑,俯身行礼^^,其他大臣也随声附和*,一时间,宴会厅里声音震天^。

    东方湛面色阴沉^,大手紧紧握了起来,皇帝金口玉言,婚已赐下*,绝无更改的可能^^,他心里再不满*,也不能反驳,否则^*,就是抗旨不尊^,可恶^^,可恶!

    夜千媚更是气的咬牙切齿^^,崇拜英雄*,只嫁青焰最强者的话是她说的*,东方湛身为青焰湛王^^,身份高贵*^,又没娶正妃,与她门当户对,如果她再强硬着态度*,硬要嫁东方珩^,众人不但会说她不识抬举^,还会怀疑她别有用心*!

    “恭喜湛王*^^,恭喜千媚公主**^^!”大臣们纷纷涌上前来*,喜气洋洋的道贺**,夜千媚还好^^,强颜欢笑着应付女家眷。

    东方湛面色阴沉^,有一声没一声的应着^,锐利*,冰冷的目光不时看向东方珩**,娶了夜千媚^,的确可以得到整个西凉国的支持^,可是^*,他不需要这种支持。

    “赐婚东方湛,夜千媚,最高兴的是李丞相和皇上^^^!比饶值娜巳航粑ё乓骨腲^,东方湛,附近没什么人,沈璃雪看着喜笑颜开的两人*,蹙了蹙眉^,小声嘀咕。

    “东方湛娶夜千媚*,得到整个西凉国的支持^,登基为帝的希望多了几分,李丞相身为外公*,自然高兴^!”东方珩轻声分析着,余光看了眼皇帝:“刚才皇上赐婚东方湛**,夜千媚的速度很快^*!”几乎是听了大臣们的建议,就立刻赐婚了^^*。

    “他也想西凉国支持东方湛^!”沈璃雪扬唇浅笑^*,东方珩是圣王府安郡王,皇上是不会允许他得到西凉国支持的,或许,皇上一开始就准备赐婚夜千媚**,东方湛^,就算自己不找理由,皇上也会找理由阻止夜千媚嫁东方珩**。

    自己解决了夫君被抢的?;鷁^,也成全了皇帝的用意。

    想想皇帝一直不动声色的样子^^^,沈璃雪挑挑眉*,九五之尊,果然老谋深算^^。

    洗尘宴热热闹闹到了凌晨才散^*^,东方湛回到湛王府时^*^,子时已过,府里一片宁静*,推开内室竹帘^*,一道倩影映入眼帘。

    软塌上的女子身着半透明的白色单衣*,长及臀下,修长的美腿露在空气中^,白白嫩嫩,让人血脉喷张^,玲珑有致的身形一览无余**,胸前扣子开了两颗,里面没穿肚兜*,那对饱满的雪团^,在微开的衣襟下若隐若现*。

    一张小脸妩媚动人,妖媚的眼睛宛转流波*,夺人心魄**,樱唇轻启:“湛王爷^!”声音妩媚^^,听的人骨头都酥了。

    东方湛目光清明*,看着那绝色的美人**^,没有丝毫反应,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冷声道:“夜千媚,滚回你的驿馆*?*!?br />
    夜千媚嘟起嘴巴,撒娇道:“驿馆里哪有湛王府舒适*?*!毖劬σ徽?*,勾人的媚眼抛向东方湛。

    “滚^,不要污了本王的房间*!”东方湛厌恶的收回目光,望向雕花大床^,很整洁^,很干净,没有女子睡过的痕迹*,阴沉的面色缓和了些*。

    幸好她聪明*,没有睡他的床,否则,此时肯定已经身首异处^。

    “湛王爷^**,咱们已经是未婚夫妻了*,你何必如此绝情^!”夜千媚一双美眸盈满了泪水,楚楚可怜。

    “滚出湛王府*^*!”东方湛抓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狠狠砸向夜千媚:“本王数三声^,如果你再不走,休怪本王不客气^,一^*!”

    夜千媚接过衣服盖住身体,不满的撇撇嘴:“王爷*,人家以后就是你的人了^^,你何必……”

    “二*!”东方湛看着漆黑的夜空^,毫不留情的吐出数字。

    夜千媚皱眉*^,小脸上没有害怕**,也丝毫都没有离开的意思:“湛王爷*,您也太……”

    “三^*^!”东方湛目光一寒*,凌厉的掌风对着夜千媚打了过来。

    夜千媚目光一变:“你来真的癪!”凌厉的掌风近在咫尺^,她猛然抬臂去挡***。

    “呼!”掌风在打到她的瞬间,快速散去^,抬眸*,正对上东方湛震惊的目光:“是你*!”

    夜千媚望望手中的檀色木牌^**^*,慵懒的坐直身体,妩媚一笑:“没错*,一直以来,和你暗中合作的人就是我!”

    “你不在西凉好好呆着^**,来青焰干什么**^?”东方湛抓过木牌,仔细看了看*,就是他们互通信息时的信物^,分毫不差*。

    “夜千泷活着回了西凉^**,父皇正在严查害他的凶手**,我来青焰避避风头,顺便帮帮湛王的忙!”夜千媚拿起一件件衣服*^,当着东方湛的面*,毫不避讳的慢腾腾穿着^。

    “来青焰的路上^^,我还在想**,你堂堂青焰湛王^,怎么连独身一人的夜千泷都弄不死*,见到东方珩*^,沈璃雪后*,我就知道了原因*^!”

    东方湛皱起眉头*,他不愿相信*^,却不得不承认东方珩^^^,沈璃雪联手^,配合默契*,很厉害,想到夜千媚在宴会上的言词,目光一凝:“你喜欢东方珩?”

    “当然不是!”夜千媚摆手否决了东方湛的话*^,她是不会喜欢上青焰任何男子的:“我在宴会上和沈璃雪起冲突^,只是为了试探她,她很聪明*,也很厉害?!?br />
    东方湛目光微沉^*,他早就知道沈璃雪厉害^,较量了多次*,他基本没赢过。

    夜千媚系着裙带*,袅袅婷婷的走到铜镜前*,看着镜中面容阴沉的东方湛:“东方珩^*,沈璃雪感情深厚*,互相信任,一致对外*^,连我这样的美女都插不进去,湛王爷就不要再有送美人拆散他们的念头了^^?!?br />
    东方湛看着漆黑的窗外*,东方珩抢了他最在意的^^^,不拆散他们怎么行:“他们两人是本王的死敌*,本王一定要清除*!”

    “那也尽量不要和他们正面起冲突^!”夜千媚妩媚的声音充满凝重:“他们两人心思缜密^*,防守很强*,正面起冲突,咱们讨不到好处?*!?br />
    东方湛凝眉*,他和沈璃雪,东方湛正面起冲突时*,的确都是失败者,他也想过许多完美的方法^,对付东方珩^,沈璃雪^*,但无一例外,都是失败:“你可有好办法对付他们*?”

    夜千媚微微一笑*,妩媚的眸中满是冷冽:“对付他们两人,要反其道而行,从侧面狠狠打击他们^!”

    “本王是问具体方法!”东方湛皱眉看着夜千媚,他问了许多问题,她一直都没给出准确答案*,全部说的含含糊糊*,在和他打太极*。

    “具体方法我也已经想到了*^!”夜千媚诡异一笑,妩媚的美眸中闪烁着点点厉光:“不过*,这个方法有些迂回**,需要湛王爷帮忙^!”

    “什么方法^*?”东方湛目光一凝*^^,只要是能打击东方珩的*,他都乐意尝试。

    夜色渐浓,沈璃雪回到圣王府枫松园后**^*,沐浴更衣*,躺到了东方珩臂弯里:“夜千媚赐婚东方湛*,有利也有弊*,如果他们两人联合,不容小视癪?!”

    东方珩眼前浮现夜千媚*,东方湛阴沉的脸:“他们是两个人,咱们也是两个人^,二对二,咱们未必会输^!”他对战东方湛**,不会输,也绝对不能输*。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正面较量*,咱们不必惊慌*,如果他们用阴谋诡计*,咱们就要多多提防*!”夜千媚,东方湛都是诡计多端之人*,他们必须小心谨慎^^*。

    “如果你担心二对二会输*^,咱们就三对二!”东方珩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着*。

    沈璃雪一怔*,三对二^,那一个人是谁*?

    身体一倾,沈璃雪被东方珩压在了床上,性感的薄唇轻轻印在她唇上,如玉的手指探到她腰间,扯开了丝带^,黑眸中闪烁着狭促的笑,沈璃雪猛然明白*^*,他话中的第三人是指谁了^。

    “天很晚了*,如果我们……明天肯定会起很晚的^**^!”沈璃雪小脸浮上一层淡淡的蔷薇色,新婚夫妻,起的一天比一天晚*^,谁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东方珩轻柔的吻落在沈璃雪额间:“新婚三天不必上朝^*,咱们明天也不用再去向爷爷敬茶,什么时候睡醒都无所谓!”

    里衣,肚兜轻轻飘落在地*,沈璃雪美丽的娇躯紧贴着东方珩强健的身躯^*,他一双如玉大手不停在她身上点火,她的身体渐渐滚烫起来,缠绵的吻,吻的她快要吻不过气,意乱情迷的美眸中闪烁着点点慌乱。

    “放心**,这次不会再疼了^!”东方珩轻咬着沈璃雪的耳垂*^^,柔声安慰**^。

    沈璃雪点点头,她也听说过,女子只是初次痛^,以后都不会再疼了^**。

    恍惚间两人已融为一体,虽然有一点儿不适**,却再没有昨夜那撕裂般的疼痛。

    东方珩强劲有力的手臂紧箍她香香软软,柔若无骨的身体*,力道大的仿佛要将她嵌进骨血之中*,她的美丽^*,她的柔软仿佛是专为了他而来,他怎么爱都爱不够*,滚烫的吻落在她的每一寸肌肤上,渐渐拉着她*^,一次又一次坠入渐深渐远的迷朦里**。

    大红的帐幔落下,遮去满床春光**,高桌上的烛光静静燃烧着^,哔哔啵啵声轻轻响起,像是要惊破这暧昧的缠绵*。

    阳光明媚^,鸟语花香^,沈璃雪睁开疲惫的眼睛^,看着身侧已经冰冷的床塌^,揉着酸疼的小腰^,美眸中染了一层怒气^^,成亲前,东方珩洁身自好*,从未碰过女子*,成亲后*,开了荤^,知道了男女之事的美好**,一发不可收拾^,几乎每晚都要和她缠绵^。

    第二天一早*,东方珩神清气爽的去做事^,她会累的睡到正午才醒,看看屋外明媚的阳光^,沈璃雪扶着床塌,慢慢坐起身^,丝被滑下^*,她凝脂般的肌肤上几乎全是吻痕*,就没有几块正常的地方。

    穿上肚兜**,里衣*,遮去一身欢爱痕迹,沈璃雪叫了秋禾,燕月进来服侍^*。

    端坐在梳妆台前,沈璃雪看到燕月一边给她梳头^,一边看着她悄悄笑:“燕月***,你笑什么?”

    “郡王和郡王妃夫妻恩爱,奴婢为郡王妃高兴^!”燕月说着^,笑容更加灿烂^,暧昧的目光趁她不注意^,频频瞟向镜子里^*。

    天气还不是很冷*,沈璃雪穿的衣服是半高领的,领子下*,点点粉红色的吻痕若隐若现,刚才燕月就是在笑这个**。

    她抓着领子向上提了提*,仍然遮不住吻痕**,拿起梳妆台上的粉盒^,沾了些粉扑到脖颈上,总算遮去了那暧昧的吻痕:“郡王什么时候回来^?”

    东方珩处理军中事情^^,有些是机密,不能告诉任何人^,不过^,他每天离开前^**^^,都会告诉秋禾^^,燕月回来的大致时间^,让沈璃雪安心。

    燕月笑意更浓:“郡王说和往常一样*^,回来陪您用晚膳*^!”郡王和郡王妃真是恩爱啊^^,分开一小会儿***,就这么挂念^*。

    天空^^,太阳高悬^^,已经到正午了,沈璃雪昨晚劳累一夜^,早晨没用早膳^,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正准备吩咐摆膳,一名侍卫急步走了过来:“禀郡王妃^,门外有名叫楚悠然的小姐要见您!”

    “楚悠然?^*!鄙蛄а┠抗庖荒骸扒胨碸!”

    稍顷^^^,楚悠然在侍卫的引领下走进了枫松院^,一袭鹅黄色的纱衣飘出尘,映的她美丽无双*,不过,她神情焦急着*,面色略显苍白*,见到沈璃雪*,加快脚步走了过来:“郡王妃!”

    沈璃雪微微笑笑:“我们也算是朋友了*,叫我璃雪吧!”她来到古代后*,身边明藏暗潜的多是敌人**^,朋友屈指可数*,楚悠然是个不错的女孩,很适合做朋友。

    “那我就托大叫你一声璃雪了*!”楚悠然早就想和沈璃雪做朋友,但沈璃雪是郡主*,她怕沈璃雪误会^,就一直没说^。

    “你的病情如何了^?”沈璃雪拉着楚悠然坐下,燕月快速奉上了两杯清茶。

    热气袅袅上浮^^*,熏了楚悠然一睫毛水珠:“即将痊愈**^,璃雪^^,我来找你,是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思量再三^,楚悠然说出了目的***。

    “什么事*^?”楚悠然一直都是定静,温柔的*,她走进枫松院时^,眸中闪烁着焦急^,沈璃雪就已经猜测到她遇到了难事^^。

    楚悠然美眸闪了闪,银牙一咬:“我父亲^*,要我嫁人!”

    沈璃雪一怔,随即明白:“你不喜欢那个人^^^?”

    “嗯^!”楚悠然点点头^,美丽的小脸染上一层胭脂色^。

    “你父亲有问过你的意思吗?”真心为子女的父母^,在给子女订婚时^^,基本都会问过子女的意思。

    “没有!”楚悠然摇摇头*,目光黯淡,自古以来*,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父母让她嫁人^,她就必须要嫁*,若在以前*,她肯定不会违背父母的意思*,可是现在……她想为自己的幸福争取一下。

    “你有没有见过那名男子?”沈璃雪听人说过,古代男女的相亲方式是举办个宴会*,男子的母亲*,婶婶等女长辈亲自瞧瞧未来儿媳,而男子则会以给母亲,婶婶请安的借口*,让女子的长辈们也看上一看*。

    “还没有*^^!”楚悠然摇摇头,小脸又是一红*,声音也低了下去:“他约了我,下午游湖!”

    “如果你看不上他,你父母应该不会逼你出嫁吧*!”古代真心为子女的父母也有很多*,不是每个人都像沈明辉那么渣。

    楚悠然摇了摇头,满目悲伤:“那位公子是我父亲的好朋友介绍的^,很优秀,父亲已经认定他是我未来夫君了^,让我们一起游湖*,只是提前接触接触,增加点感情^!”

    沈璃雪眨眨眼睛,压低声音道:“悠然,你是不是有心上人了**?”

    楚悠然已经到了婚嫁年龄^^,听到父母想要为她订婚,她没有开心,也没有高兴^,而是急急忙忙来找她,想办法推掉婚事,只有这个原因^。

    “嗯^*!”楚悠然一怔**,随即点点头^,一张小脸瞬间红透*,声音也细若蚊蝇。

    “那你怎么不让心上人去提亲*^?”女儿有喜欢的人^*,只要人品好**,条件不是太差^*,父母应该不会反对*。

    “我还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楚悠然清亮的美眸瞬间黯淡下来^*,她的父亲是个文人,最讨厌儿女私定终身^*,况且^,她还不知道她喜欢的人喜不喜欢她*^,不敢对父亲说她心里有了人。

    沈璃雪:“……”原来是单相思^***。

    “那你快点去问他*,如果他也喜欢你**,就让他立刻去你家提亲^*!”

    楚悠然轻叹一声:“他有事^*,离开京城了**,半月后才会回来!”父亲要给她订婚的瞬间*,她就想到他了**^,可是**,他已经离开了京城*。

    沈璃雪皱皱眉^,男子半个月后回来^*,楚悠然的婚事肯定已经订下^,说不定连婚期都订好了^,哪还有回转的余地:“你们约的几点游湖^?”

    “未时(13点到15点)马上就到了*!”楚悠然不想去游湖*,却被逼着**,不得不去。

    “我陪你一起去*!”沈璃雪低头看看自己绣着精致花朵的香妃紫湘裙,眼睛转了转:“不过*,我要换身衣服!”

    半个时辰后*^,碧波荡漾的湖边,停着一艘豪华的画舫^,一名身穿白衣,风度翩翩的俊美男子站在甲板上^,迎风而立,眸若点漆*,唇红齿白,唇上方一弯黑色的胡须,为他多了几分沉稳的魅力,手中一把古扇轻轻摇动^,优雅尊贵不言而喻。

    楚悠然走过来^^,盯着白衣男子左看右看了半晌,忍不住笑出了声:“璃雪*^,想不到你穿男装这么……英?**^?!”

    “是吗**^?”白衣男子*^,不^,沈璃雪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又按了按唇上的假胡须,京城认识她的人不少*,放个假胡须*,更能迷惑人的视线^。

    东方珩满满一柜子全是白色衣服^**,她就随便拿出一件,让秋禾和燕月快速修了修*,改成了她的尺寸,应付那名男子,她着男装**,比着女装方便^*。

    “快看,那边有人来了!”丫鬟低呼一声。

    沈璃雪侧目望去^,岸边走来三名年轻男子,为首一人面容清秀*^,身着价值不菲的云锦长袍*^,头戴一顶华冠*^,嘴角微挑,傲气十足,身旁的两名年轻男子衣着朴素^,是随从*。

    李凡!楚悠然要嫁的人居然是他*!

    沈璃雪雪眸微眯,楚悠然的父亲好像是巡抚*,镇守一方百姓^,他的女儿要嫁^^^*,嫁在他镇守的地方,有娘家照顾着最好*,楚悠然说这门婚事是她父亲的好朋友介绍的,她以为是父亲疼女儿*,让她嫁的好些,可现在看来^,事情远非这么简单。

    楚悠然是她的好朋友,李凡是东方湛的人*,也可以说,他们双方是敌对关系^*,将她的朋友,嫁给她的敌人,事情有些不对^*^。

    “楚小姐**!”李凡走过木梯,上了甲板^,温和的与楚悠然打招呼,一双眼眸不着痕迹的打量她漂亮的柳眉**,她水盈盈的眼,她樱红的唇*,她纤细的脖颈^,她饱满的胸脯^**,她不盈一握的小腰……越看越满意,到了最后^,眸中已是掩饰不住的色芒暗闪。

    这女人的味道^,肯定很不错*。

    沈璃雪轻咳一声*,摇着折扇*^,缓步走了过去:“这位就是李公子^^?”幸好她陪楚悠然来了湖边,否则*,楚悠然怕是有来无回^^。

    李凡看美人看的正入迷,一柄扇子挡住了视线*,他不悦的皱起眉头*^,顺着扇子看到了持有者沈璃雪,眉头一皱:“你是谁*?”

    “大哥^!”楚悠然眨眨眼睛^^,轻唤一声*,亲呢的挽上了沈璃雪的胳膊^。

    “楚公子*^*^,你不是在江南吗?”李凡皱眉看着沈璃雪,要娶楚悠然**,李府自然是早将楚家的一切调查的一清二楚,楚悠然的确是有个哥哥,不过^^,他明明在江南任职*,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京城^^?

    “小妹要订婚了^*,我特意赶来祝贺^,今天上午刚到^*!”沈璃雪眼睛转了转*^^,话说的滴水不漏。

    “原来如此!”李凡了解的点了点头*^,细看沈璃雪,乌黑的鬓发,饱满的额头*^,漆黑**,灵动的眼眸^*,优美的脸部线条**,真真是英俊潇洒,不过^^,这张脸怎么这么熟悉:“楚公子^,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沈璃雪微微笑着^**,不慌不忙道:“我今天才刚到京城,之前没见过李公子^!李凡才见过她一次,不可能记住她的容貌吧^。

    ”是吗?“李凡皱皱眉,自己和他真的是第一次见*^*?可她那张脸^,好像在哪里见过^,再次凝眸细看沈璃雪,大有不弄清楚,绝不罢休的架式^。

    ”以前悠然重病时^*,我曾陪她来京城看过诊*,或许^,那时咱们无意间见过吧!“沈璃雪微笑着敷衍^,轻轻摇摇折扇^,扇出一阵阵微冷的清风^。

    ”可能是*^!“李凡点点头^^,再看沈璃雪^**,楚悠然*,男的俊^*,女的俏^*,相貌虽然不怎么像*,但共同的特殊是俊,美^,站在一起,真像一对神仙般的兄妹*,心中稍稍有些遗憾^*,楚公子那么俊美,长成男子真是可惜了^*^*,如果是女子*,和楚悠然就是一对姐妹花*^,他就可以一次采两朵了^*。

    ”公子*,船夫们询问**,何时开动画舫*?“家丁常年跟在李凡身边,见他看着美人发愣^,知道他在垂涎美人*,禀报声适时响起。

    李凡瞬间回神^,色色的目光在楚悠然身上扫了扫*,清清嗓子,朗声道:”现在就开,本少爷要和楚公子*^*,楚小姐一边游湖^,一边把酒言欢!“

    画舫靠着岸,他做什么都不方便*^,等到了湖深处,一切就得听他指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65》,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65 渣渣配对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65并对腹黑郡王妃165 渣渣配对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6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