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 国公府覆灭

    沈璃雪^,东方珩顺着侍卫们留下的痕迹一路紧追^,眼看着就要追到那道黑影了*,他突然一拐,逃进了一座大宅院。

    沈璃雪飘落在地,看着宅院上方的牌匾,猛然一怔:“温国公府^!”

    苏家是青焰京城的名门望族^,温国公府是苏家买的宅子*,苏烈被贬官后,府邸并没有被收回^,只是将大门上方的牌匾由温国公府改成了苏府^。

    苏烈去凌州上任,路途遥远^**,他的姨娘*,小妾们都没有跟去,全部留在了这座宅院里^^*。

    他私造羽箭事发,皇帝派了许多侍卫明里暗中监视苏府,并没有为难府里的可怜女子们。

    他被侍卫们追赶**,不逃去别处藏身*,反而跑来苏府*^,是想做瓮中之鳖**^*,被人活捉吗?

    “活捉苏烈*^!”人群里不知是谁喊了一句^^,侍卫们瞬间情绪高涨^**,吼叫着^*^,手持长剑*,如潮水一般^,快速涌向苏府大门*。

    “嗖嗖嗖^!”数不清的黑色羽箭,毫无征兆的突然自府内窜出,毫不留情的射向侍卫群*。

    跑在前面的侍卫猛然一惊**,急忙挥箭去挡^,阵阵脆响过后,羽箭或掉落在地,或射入人体*,一小半的侍卫或多或少的都受了伤*^,淡淡血腥味在空气中漫延*,伤亡有些惨重**^。

    沈璃雪捡起掉落在地的一支乱箭,仔细查看*^,箭尖有些长,是新式箭,匕首轻刮几下箭尖*^,外面的防护层被刮掉,露出真实的森森寒芒*,和射死东方洵的箭*^,一模一样*。

    苏宅依旧不停的向外飞射羽箭^^,侍卫们靠近不了苏府半步*,更别提进府抓人了。

    她目光一凝^^,苏府只是一座大宅院*,里面侍卫们的武功也很一般*^,只要太子一声令下,调来御林军^,苏宅顷刻之间就会被踏平**,苏烈的反抗*,不过是无谓的挣扎*^,换言之^,他变相承认自己想要谋反^^^,只会加快自己的灭亡^^。

    苏烈是聪明人^^,怎么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急昏头了么?

    “本王早说过,这箭是苏烈送的!”东方湛傲然的狡辩突然响起。

    沈璃雪目光一凝,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笑*,转头看向他:“湛王爷和苏烈当真没有半分关系?”

    “那是自然!”沈璃雪的笑容温暖、明媚,东方湛有瞬间的失神^*,朗声回答着^^,心中纳闷她为何会有此一问*。

    “侍卫们被苏烈压制着^^,靠近不了苏府*,不如,湛王爷进去把他抓出来,既能证明你的清白,又能戴罪立功^!”沈璃雪嘴角微挑^^,似笑非笑*。

    苏烈为东方湛顶罪*,被通辑*^,如果东方湛放他离开,就是坐实了与他勾结之名^*,如果东方湛亲自将他抓出来,绳之以法*,他对东方湛肯定失望透顶,一定会殊死搏斗**,无论是哪一种结果^,对东方湛都没有任何好处。

    东方湛面色微变:“有侍卫们在^,轮不到本王出手!”她是在激他,还是在试探他?

    沈璃雪微微一笑:“苏烈奸诈狡猾^*,侍卫们奈何不了他,湛王爷和他有几分交情^,若是不想杀他*^^,可以劝他放弃抵抗,侍卫们伤亡轻,也是一大功劳!”

    “这……”东方湛低头沉思,眸中冷光闪烁,他亲手抓苏烈*,苏烈不但会激烈反抗*,还会大骂他忘恩负义*,到时,他暗中所做的一切^,都不再是秘密……

    “御林军来了!”若人似无的脚步声传来,东方珩淡淡说着,锐利的目光看向东方湛**。

    沈璃雪侧目一望^,身穿铠甲的御林军整齐有序的飞奔而来^,踏的地面咚咚作响^^,目光严厉*,面容肃杀^,手持锋利的长剑*^^,厚厚的盾,专门用来应付苏烈的黑色羽箭*。

    东方泓还真迅速^,这么快就调来了御林军!

    “本王去抓苏烈?^!倍秸靠醋拍鞘园偌频挠志黕,面色又是一变,突然应了一句*,迎着雨点般密集的黑色羽箭*,大步走了过去^^,苏烈绝不能落在御林军手里*。

    沈璃雪皱眉^^,刚才东方湛推三阻四,不肯去抓人,御林军一来,苏烈被他们重重包围,插翅难飞^,他就迫不及待的走过去了,抓人是假,抢先一步杀人灭口是真吧。

    御林军厚厚的盾挡下密集的羽箭,越过侍卫们^,大步走上前,重重的撞门,声音低闷冗长,在寂静的空气中传的很远很远^^。

    看着苏府坚固的大门渐渐松动*,沈璃雪扬扬嘴角*,苏府的侍卫绝不是御林军的对手:“苏烈很快就要被抓了*!”

    “未必!”身侧的东方珩突然开口**,深邃的目光看着前方:“东方湛会抢先一步杀人灭口^!”

    沈璃雪抬头看去^,原本站在御林军身后的东方湛*^,已经腾到了苏府上空^^,温和的眸中闪烁着点点冷芒,看准位置*,瞬间落进了苏府,激烈的打斗声若有似无的传来*。

    “苏烈武功也不错,东方湛一时半会杀不了他*,咱们不必着急^!”

    “砰*!”苏府紧闭的大门被撞开^,御林军像潮水般冲了进去*^,和苏府的侍卫们战到一起^,激烈的打斗声响起^^*,不时有侍卫或御林军倒下^,淡淡的血腥味在空气中漫延。

    突然*^^,东方湛和苏烈打斗的身影映入眼帘^,东方湛招式凌厉*,步步紧逼*^,苏烈防守高强,毫不相让^,略显苍老的眼眸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

    沈璃雪微笑,苏烈已经被东方湛的冷心绝情激怒*,对东方湛肯定是又气又恨,若是他们救下他^^,他一定会供出幕后主谋:“东方珩*,要不要救人^?”

    “再等等!”东方珩冷眼旁观东方湛和苏烈打斗^*,他们两人的每一招,每一式都清析的落入他的眼中。

    现在的苏烈**^,还没有完全愤怒^,心里肯定还报着一丝侥幸*^,他在等*^,等苏烈完全愤怒*^,对东方湛彻底绝望*,如此一来,苏烈才会毫不犹豫的指证东方湛。

    突然*,苏烈一个不小心^,被东方湛打中胸口^,倒飞出五六米远,重重掉落在地^,鲜血喷了一地^*,恨恨的瞪着东方湛。

    东方湛目光阴冷*,再次挥掌攻去,掌上用了十层功力,凌厉的掌风吹的衣袂翻飞*,尘土飞扬,若是苏烈被打中,必死无疑。

    东方珩剑眉微蹙^,东方湛招式狠毒^^,想要杀人灭口**,苏烈已经被彻底激怒*,他可以出手了*。

    沈璃雪诡异的笑笑^,东方湛斩杀苏烈的瞬间*^*,被东方珩救下,成为指证他罪行的证人^,东方湛一定会气个半死*^。

    清冷的目光看着苏烈一点点^^*,慢慢坐正身体^,冷冷扫了一眼打斗中的御林军和侍卫们^^,嘴角噙着一抹诡异的笑*^,紧握的左手微微张开^,露出一只黑色弹丸状的东西**。

    沈璃雪面色顿时一变**,快速扑向已经走到大门口的东方珩:“火雷^*,小心!”

    沈璃雪扑倒东方珩的瞬间,只听“砰!”的一声,爆炸声震天^^,侍卫们的阵阵惨叫响起,眼前顿时一片尘土弥漫,她的耳膜嗡嗡作响,五脏六腑也被震的难受^*,鼻腔里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

    “璃雪**,璃雪!”烟尘弥漫着^^^^,四周一片寂静,东方珩坐起身^,急声呼唤沈璃雪*^,看着她紧闭的眼眸*,他声音焦急,眼中闪着浓浓的惊慌,火雷的威力,非常凶猛**^^,爆炸的瞬间^,她把他压在了身下*,他毫发无伤*^,可是她……

    “我……我没事*^^!”沈璃雪轻咳几声,慢慢睁开了眼睛*,触目所及**,一片尘土*,苏府里*^,尸体满地**,有御林军的*,也有苏府侍卫的^,有的缺了胳膊,有的少了腿*,场景甚是凄惨,浓浓的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

    “没事就好**!”东方珩高悬的心慢慢放了下来^*。

    “砰砰砰!”接二连三的爆炸声突兀的响起*,沈璃雪一惊**^,侧目看去*,苏府的房屋由远及近,快速被炸翻,屋檐红瓦乱飞,冲天的火光熊熊燃烧^。

    “快走!”眼看着爆炸就要来到两人面前^,东方珩的目光瞬间变的幽深似潭,抱起沈璃雪**^*,快速向前飞,两人刚刚离地*,大门被炸起*,残梁断瓦四下乱窜*^,诺大的苏府^^,瞬间陷入一片火海*。

    沈璃雪停在拐角**,看着火光冲天的苏府,隐约中有女子的哭喊声传来^,还有几道窈窕的身影急急的向外冲^^,可没等她们跑出大门*^,就已经被大火吞噬^^。

    火雷爆炸的太快^,所有人都毫无准备*,里面的人,一个都没出来,苏烈让所有姨娘**,小妾,侍卫^,御林军都给他陪葬了。

    也可以说,在被侍卫们察觉身份时**,苏烈就没打算活下去*,他跑回苏府**,安置火雷^,就是为了拉更多的人给他陪葬*,好奇特的心思*。

    不知东方湛有没有给他陪葬,火雷爆炸的瞬间,她亲眼看到东方湛被炸飞了。

    “安郡王,璃雪郡主可有受伤?”关切的询问响起,是东方泓,他一直在后面指挥*,没有靠近苏府,自然没受到爆炸的波及^*。

    “没事^!”东方珩淡淡说着*,目光看向大火中的苏府^,语气淡漠。

    东方珩也不介意,看向侍卫们:“仔细找找*,还有没有活人^*!”

    “是!”侍卫们快速散开*,寻找活着的受伤人员。

    沈璃雪低头望望,衣服上染了一片片的污垢*^,东方珩白色的衣服上也满是泥污*,再看东方泓**,衣服干净*,风度翩翩*,优雅从容^。

    苏烈是青焰重犯^,身为太子^**,抓住重犯,就是立了大功^,可他却没有贪功,而是站在人群后指挥^*,他极有可能早就知道苏烈有火雷,才没有去冒险**。

    可他没有阻止东方湛进苏府*^,也没有提醒御林军有火雷^,呵呵^^,用一百御林军的命,换东方湛的命^,还是值得的,稳坐太子十几年,他也不简单^^,那种遇事不惊^,能屈能伸的韧性^,就不是常人所能比的**。

    “快快快……这里有个重伤的……”

    “这里也有一个……”

    火雷爆炸的威力极大^,靠的近的侍卫直接被炸死*^,远些的被炸飞^^*,侍卫们找到不少受了轻伤**^,重伤的^^,唯独没看到东方湛^。

    沈璃雪看着冲天的火光,眨眨眼睛**,那么近距离的爆炸,东方湛存活的可能性很小,就算没被炸死,也会被烧死吧^?

    “是湛王爷……还有气,快……小心一点儿……”

    侍卫们的高呼声传来****^,沈璃雪目光一黯,紧紧皱眉,东方湛居然还活着*,命可真大*。

    两名侍卫抬着一副简易的单架走了过来*,上面躺着的男子^*^,衣服凌乱*,发冠歪斜,手臂*^,前胸都受了伤,眼眸紧闭着,脸上黑一块白一块的,还是能看出*,他就是东方湛*。

    他的呼吸很急促,心跳微弱*^,是受了重伤*。

    东方泓瞟了东方湛一眼:“送湛王去太医院!”

    太医院里的御医医术高超,东方湛去了那里,基本就没什么危险了^**,伤的再重*,也不会死,他每次濒临死亡时^,都能被救回来*,命可真不是一般的大^*。

    翌日*^,苏府的熊熊大火消逝,恢宏大气的府邸被烧的面目全非,全府一百二十口人的尸体全部排在了府邸前,一个不少,尸体已经被烧焦**,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东方珩深邃的目光扫过一具具尸体**,落在了苏烈的尸体上^,火雷在他手中爆炸^,他被炸掉了头颅^**^,一只胳膊**^,两条双腿,胸腔也被炸出了一个大洞*,真真是面目全非^。

    子默会意^*,命侍卫们抬了苏烈的尸体进了小房间,手上缠了一层白布**^^,拿起了苏烈焦黑的手臂^^,仔细查看。

    沈璃雪不解道:“尸体都被烧焦了^,还能查出什么吗?”只凭这些焦黑的尸体,说明不了什么*^,治不了东方湛的罪了*,爆炸炸死了苏烈,没炸死他^,真是便宜他了。

    东方珩看着焦黑尸体*^,目光深邃:“我是想查查,这具尸体是不是苏烈的*!”

    沈璃雪一怔:“咱们亲眼看到火雷在苏烈手中爆炸*,还会有假*?”

    东方珩轻轻笑笑:“仔细查查*,以防万一*?!彼芫醯檬虑橛行┎欢?*,查清楚了,才会安心**^。

    沈璃雪挑眉看向子默**,尸体都炸的面目全非了,还能查出会的身份吗?

    子默放下手臂^,凝深了目光:“郡王*^^,这具尸体不是苏烈的?!?br />
    沈璃雪一惊:“你确定?”

    “回郡主,卑职百分百确定,这具尸体不是苏烈*!”子默拿起焦黑手臂,指着几截手骨道:

    “苏烈武功高强^,骨节比一般人要粗许多,他在死前,是中了毒的,虽然没有毒发**,他的骨头也应该隐隐泛着黑色**,可是你看这只手骨*,骨节只是稍稍有点粗,是个习武之人,武功低微*,骨头是白色^*,与正常人无异,这绝不是苏烈的尸体!”

    穿着苏烈衣服^*,拿着苏烈剑的人却不是苏烈*^,只有一种可能:“苏烈还活着,他用金蝉脱壳计逃走了^!”

    苏府一场爆炸*,一场大火^,所有人都以为苏烈已经死亡^,再也不会有人追究他,他逃出生天,可以自由自在的活了。

    东方珩出了小屋,走进烧毁的苏府,散步一般^^,缓缓前行:“城门已经放行^,出入不需要再严查^^,苏烈肯定已经出城了!”

    沈璃雪雪眸微眯:“那场爆炸^^^,我看的真真切切**,和东方湛对打的人的确被炸死了^^^!币簿褪撬?,和东方湛较量的男子,一开始就不是苏烈。

    东方湛很聪明*,和冒牌货过了那么多招^^,不可能看不出那是个假的^*^^,他不动声色的痛下杀手^,只有一种可能,他在帮苏烈金蝉脱壳。

    苏烈是戴罪之身*,将他扮成暗卫*,放在身边?*^;さ娜泛苎厦?*,但也不排除突发状况*,聪明如东方湛,已经想好了应急的计策***,只要苏烈的身份被识破^^,苏烈就回府安放火雷,烧毁府邸,将和他有关系的一切抹除的干干净净。

    还有那些飞射的乱箭,就是为了将所有罪名都推到苏烈身上^,摘清东方湛,然后^,苏烈换个身份^,继续帮他做恶^,呵呵^,这两个人^,真是聪明。

    “东方湛身受重伤^,昏迷不醒,苏烈以暗卫身份出现在他身边,皇上对他还是将信将疑***^^,不过,没有证据^,治不了他的罪^*^!”东方珩淡淡说着,走进了苏烈生前所在的房间^^*,仔细打量着风中飘荡的一条条焦黑布料**。

    “东方湛和苏烈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苏烈活的逍遥,东方湛也会逍遥法外,苏烈被抓*,东方湛才会伏法!”

    沈璃雪皱皱眉,苏烈已经逃出京城了*^,要到哪里去抓?

    心思郁闷间*^,绣花鞋踢开了一片碎瓦^,一小片浅红色的土映入眼帘,不解的小声嘀咕:“土被烧后不是焦黑或黄色吗?这怎么是浅红色的?”

    “浅红色的土*?”东方珩目光一凝,猛然转身看了过来,沈璃雪脚下那一小撮土痕散着与众不同的颜色:“这不是被烧焦的土,而是一座山上特有的浅红色土^^?!?br />
    沈璃雪眼睛一亮:“哪座山上*?”

    “火阴山*^!”

    火阴山距离京城上百里^,那里的土出现在苏烈的房间*^,说明苏烈曾经去过那里,那座山附近人迹罕至,的确是藏身的好地方*。

    子默急步走了过来*,禀报道:“郡王*,郡主,湛王来了^!”

    重伤了五脏六腑,还能这么快醒**^^,东方湛不简单。

    沈璃雪侧目一望**^^,东方湛在一名侍卫的搀扶下缓缓走了过来*,英俊的面容惨白的毫无血色,嘴唇也很苍白*^^,眼神疲惫*,走路有些摇晃,就像生了大病的病人*^*,非常虚弱。

    “安郡王*,璃雪,可曾查到有用的线索?”东方湛走进残壁,咳嗽几声^,轻声询问。

    “还没有!”沈璃雪嘴角微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为了让戏演的逼真^*,他故意受了那么重的伤^,对自己可真狠。

    刚刚苏醒^,他不在府上好好休息*^,就迫不及待的赶来苏府^,是怕她和东方珩查到蛛丝马迹吗*?

    “没线索?**!”东方湛语气有些失落,眼眸几不可见的亮了亮,苏府被毁的一干二净,众目睽睽之下,苏府射出私造的羽箭*^*,他抓苏烈被重伤,险些丢了性命*^,谁还会再怀疑他是幕后主谋?

    “东方珩*^^,本王早说过东方洵不是我杀的^^^,你总是不信,现在相信了吧!”东方湛嘴角勾勒出一抹得意^,诡异的笑*^,苏烈带着所有罪名死亡,他可以洗尽冤屈,还来清白*^。

    东方珩只能相信东方洵是被苏烈所杀,就算心有不甘,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东方珩冷冷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眸中冰冷流转^。

    “湛王爷有伤在身,快些回府休息吧!”沈璃雪知道东方湛又在刺激东方珩,冷冷下了逐客令*^。

    “苏烈已死,苏府的事情也告一段落^*^,你也忙碌了许久^^,早些回府休息*?”东方湛看着沈璃雪*^*,目光温柔*^,声音轻柔^^,饱含着无限关怀^^。

    东方洵死亡,是圣王府的丧事^,东方珩再喜欢沈璃雪^,短时间内也不能娶她,他有足够的时间追求沈璃雪**。

    “本王和璃雪有事要做^^,暂时不会回府*!”东方珩冷冷说着,拉了沈璃雪的手腕^^*,径直越过东方湛,大步向前走去。

    东方湛目光一凝:“你们要去哪里^?”

    “去做正事^*^!”东方珩大步前行*,头也不回的冷冷回答着,带起的急风吹的衣袂翻飞^^,墨丝飘扬^*^。

    东方湛皱眉^^,这么着急**,事情肯定不简单*^^,苏烈刚死,青焰京城正值多事之秋^^,东方珩诡计多端^*,他必须小心谨慎:“本王陪你们一起去*!”

    “王爷^,您有伤在身^^,不宜过多劳累!”身旁*^,侍卫急声提醒^*^^。

    东方湛一记冷眼扫过,侍卫立刻禁了声,轻扶着东方湛**^,稳步前行*^。

    听着身后轻一下,重一下的脚步声,东方珩嘴角轻扬起一抹悠美的弧度**,东方湛果然上当了**^*。

    东方珩,沈璃雪带坐马车出了城*,顺着官道迅速前行^*,大批侍卫紧跟在马车前后左右。

    东方湛身受重伤^*^^,不能骑马,独自一人坐着一辆马车,马车行驶的很稳^,但他受了重伤**^,有点颠簸就会难受的厉害^*,一路走来*,颠的他头昏脑涨*^^^,胸口就像针扎一般**,疼痛的难受*^。

    深深呼吸着**^,他掀开车帘*,看着两旁骑马急奔的侍卫,心中升起一股很不祥的预感*^,东方珩究竟想做什么*?

    马车越驶越快^,距离京城越来越远,渐渐进入一片荒凉之地**^,看着越来越熟悉的景色*,东方湛心中大惊*,东方珩怎么带人到这里来了*?难道^,他查到了什么^?

    “吱!”急行的马车突然停了下来,东方湛一时走神^^,坐立不稳,修长的身躯径直向前栽去^,额头重重的撞到了车壁上*,火辣辣的疼*^,眼前也是金星闪闪^。

    车外响起东方珩的说话声:“太子殿下*,就是这里了*!”

    东方湛恨恨的瞪了车壁一眼*,若他没有受伤,岂会如此狼狈^*!

    他忍了疼痛*,掀开帘子下了马车*,看着熟悉的景致^^,他心中大惊*,面上却是不动声色:“东方珩,皇兄*^*,你们要做什么?”

    东方珩看着山上浅红色的颗粒*^*,冷声道:“苏烈没死,藏身在这里***,本王和太子带人来抓他^!”

    东方湛心中大骇*,悄悄对侍卫使了个眼色^,面上却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苏烈的尸体都被炸的面目全非了*^,怎么可能没死^^!”

    几名暗卫凭空出现*,对东方珩悄悄耳语几句^*,他目光一凝*,若有似无的松香飘散,瞬间来到东方湛面前^,如玉的手指快速闪电^,迅速点向他周身大穴^。

    东方湛震惊着*,眼眸一眯,抬手阻拦^^,他身受重伤,内力最多只能用上三层^*,用尽全力的阻拦被东方珩轻易攻破^,连点他身上的几处大穴:“东方珩*,你囚禁本王**^?”

    “刚才暗卫禀报*^,这山上有人在驻扎,数量还不少,看来,应该是苏烈统领的造反之人*^!”东方珩淡漠的声音低低的*,沉沉的*^*,听的人心底发寒。

    “侍卫们要进山围剿^*^,湛王爷身受重伤*^,若是再参加打斗抓人,必定伤上加伤*^,本王回去无法向皇上交待,暂时委屈湛王爷在一旁做做看客^,等本王抓到了真凶^,主谋*^^^,再解开王爷的穴道!”

    “火阴山有反贼,皇兄和安郡王正好施展才能,本王想见识见识两位的才学*,被点着穴道留在山脚*,可没什么热闹可看^!”东方湛压制着心中的震惊与不安*^,相对合适的理由脱口而出。

    都是苏烈这个笨蛋,把东方珩引来了火阴山。

    “三皇弟想看热闹,本宫一定成全*!”太子拍拍手*,两名侍卫抬着一张椅子走了过来^,停在东方湛面前:“三皇弟坐着这张椅子*,可以尽情的游览火阴山的景色*!”

    东方湛怒不可遏*,太子^,安郡王和敌人拼的你死我活,他却坐着椅子悠闲自在的游览风景*,传扬出去**,众臣都会怪他不知轻重,他在朝中,哪还有威信可言^^。

    “上山^!”东方泓一声令下*^,侍卫们目光严肃,双足轻点,借着高草的掩护*,快速上山*,手持长剑,轻若无声*。

    东方湛锐利的眼眸瞬间眯了起来^^,侍卫们用轻功上山,是准备搞突袭*^。

    浅红色的山上,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站满了守卫的人,却没有发现悄然接近的侍卫^^,眼看着侍卫们就要潜到哨兵身后*,悄悄杀死哨兵^。

    东方湛目光一凝^^^,内力集中至丹田,正准备高亢的大喊:“侍卫们轻功真好,走路悄然无声!”

    一只手帕凭空伸出*^,狠狠塞进了他微张的嘴巴里**,到了嘴边的话^**,没吐出一个字*^,就戛然而止^,抬眸^^,正对上沈璃雪清冷^,戏谑的目光:“湛王爷身受重伤**,应该多休息^,少动手,也少动口*!”

    转身*,吩咐抬椅子的侍卫:“你们两个*,别走的太快了*,抬着湛王爷在安郡王,太子殿下身后更安全!”

    “是!”侍卫们恭声应下*^。

    东方湛瞪着沈璃雪,利眸中怒火燃烧*,让他走在太子*^,安郡王身后,是想告诉天下人**^*,他需要他们两人的?;ぢ?^?

    “刷刷刷*!”利刃划过^^,血光飞溅,哨兵们还没发现侍卫们的靠近*,轻松就被解决掉了。

    看着一望无际^^,高耸入云的火阴山**,沈璃雪挑挑眉,火云山规模不小**^,应该经营了好几年了^,不知东方湛是怎么找到这块风水宝地的^,距离京城这么近,偷偷以营了这么多年*,都没被皇上发现。

    侧目^*,看到了东方湛,他面色阴沉,看着那满地的尸体,眸中冷光闪烁,他精心培养的侍卫^^,连吭都没哼一声^^*,就被东方泓的侍卫们杀了*^。

    他穴道被点*,嘴巴被堵,不能提醒他们^,也不能救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一个接一下死在他面前,满心*,满眼只剩下凄惨与无助!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一名侍卫急步走了过来**^,恭声道:“太子殿下,安郡王,那边有个石洞,里面有人声^!”

    “进去看看^*!”东方泓吩咐着***,急步走了过去。

    沈璃雪望望面色阴沉的东方湛,微笑着吩咐抬椅子的侍卫:“你们两个,快跟上**!”

    东方湛猛然抬头看向沈璃雪,眸底闪烁着森冷的幽光^,她是想让自己亲眼看着火阴山的侍卫们死在自己面前么?

    沈璃雪仿佛没看到他的寒冷厉光^*,径直走进山洞,山洞口一进去是黑色的*,阴暗潮湿*^,墙壁和地面上都长满了青苔,味道腥腥的*^,很滑*。

    再往里走*,是一颗大石,大石转开**^,一阵白光扑面而来^^,走出几步后**^^,眼前豁然开朗*,数以百计的年轻男子抱着光秃秃的木杆*^,半成品羽箭,成品羽箭来来回回走动着,大大的容器里盛满了红通通的铁^,几十名男子站在容器旁*^,用力打造着一支支箭尖。

    在男子们四周^,每隔三五米都会站着一名手拿长鞭,身穿侍卫服的男子,密切监视着劳工男子们的一举一动*,发现哪个在偷懒,上去就是一鞭^。

    东方泓走上前,清亮的声音响彻整个场地:“私人造箭^,意图谋反*,本宫奉命前来剿灭,主动投降者,视为弃暗投明*,可饶一命*^!”

    众人瞬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惊讶的看向涌进来的侍卫们^,太子带人来剿*,这是怎么回事^?

    “什么人,马上滚出这里^!”火阴山的守卫们最先反应过来**,眸中寒光闪烁^,手中长鞭对着东方泓狠狠甩了过去***。

    东方泓头也不抬,猛然挥出一掌**,近在咫尺的长鞭被打飞,狠狠甩到了侍卫身上,侍卫倒飞出七八米远**^,撞到墙壁上又反弹回来^,重重掉落在地*。

    “看来^,你们不准备归顺!”东方泓锐利的目光扫过手持长鞭^,严阵以待的侍卫们,薄唇轻吐:“一个不留^!”

    身后,侍卫们窜出^^^*,和长鞭侍卫激烈的战到一起^^^,年轻的劳工们全都放下了手中的活计*^,躲到隐蔽的角落^,惊恐的看着面前的厮杀*^。

    激烈的打斗声一阵高过一阵,两边的侍卫们不时有人中剑倒下,淡淡的血腥味在空气中漫延。

    原始的木杆*^,半成品的羽箭^,成品的羽箭被甩的满地都是^,炭火*^*,工具也砸了一地^。

    东方湛在侍卫们的轻抬下走进场地,迎面就看到几名侍卫掀起了满锅的铁水^,铁水倾洒,浇了长鞭侍卫们一脸一身*^,顷刻间*^^,肌肤被烫烂^,惨叫连连。

    一名长鞭侍卫捂着脸,打着滚*^,惨叫着来到东方湛面前^,睁着被烫坏的眼睛看着他,口中啊啊的叫着,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这是他最忠心的手下*,当着他的面^,被毁^,被杀^,心^,恨意迸发。

    东方湛看着那一片狼藉的场地^^^^,一名又一名被杀的长鞭侍卫,眼眸如狼,瞬间赤红,这些^,都是他经营多年的心血,在他眼皮底下,就这么被毁了^。

    他眼睁睁看着它们被毁*,他们被杀*,他说不出话^,动不了身,想帮忙,却力不从心*,只旁观它们被毁灭*,可恨**,实在是可恨。

    胸口一阵气血翻腾*^,腥甜的血涌上了喉咙*,因了丝帕的阻挡*^,血没有吐出来,却盈满了他的嘴巴,鼻腕里满是难闻的血腥气*^。

    东方珩,沈璃雪早就猜到这是他的秘密基地*,让他坐着椅子*,亲眼看着他几年的心血被毁^,他帮不上忙*^^,只能眼睁睁看着,这种感觉*,比杀了他还难受。

    呵呵*,他青焰湛王*^,一向运筹帷幄,将敌人玩弄于鼓掌之间,没想到今天会被人算计的这么惨!

    “禀太子***,安郡王*,发现苏烈踪迹**!”一名侍卫走了进来,恭声禀报。

    东方珩目光一凝:“在哪里?”

    侍卫拱手:“小溪边^!”

    绿树青山*,小溪也是清澈见底^,午后的阳光暖暖的照在水面上^^*,波光粼粼间^,金光闪闪^。

    沈璃雪*,东方珩缓缓走来^,看到一名中年男子正站在溪边^,拿着钓杆钓鱼*,微风轻轻吹过^*,衣衫轻轻飘动*,乌黑的发间*^*,染着点点霜华。

    “苏烈!”东方珩看着熟悉的背景^*,冷冷呼唤一声^。

    男子转过身,看着近在咫尺的年轻男女*^,没有慌乱*^,也没有怒视^^,更没有出手^,无奈一笑:“你们还是找来了!”

    “诈死脱身^,你还真是好计策^^^!”沈璃雪语气清冷,若非东方珩检查了他的尸体^^^,她都不知道他在诈死。

    苏烈再次轻叹:“计策再好**^,也被你们识破了^!”

    “为什么要帮东方湛?”听温国公的语气^,他和东方湛是最近才开始合作的^,他以前帮的人是太子*^^,为什么突然间转向东方湛了^*。

    苏烈呵呵一笑,笑容苦涩:“我和东方湛是暂时的互相合作,各取所需,我帮他得到他想要的,他给我我想要的***!”

    “你想要什么?”苏家是名门望族,苏烈又居温国公*,受人尊敬*,身份^,地位*,金银*^,女人都有,沈璃雪想不出他还缺什么。

    “你,不懂*^!”温国公看着沈璃雪*^^,摇着头^,重重的叹了口气:“事情的确是东方湛在策划**,东方洵也是他杀的,但我不会随你们回去指责他*^!”

    沈璃雪雪眸微眯:“你不怕死^!”

    “我已经中了毒^,没几天好活了!”苏烈微微扬唇^,一缕黑色顺着嘴角流了下来^,苍老的眸中,闪烁着浓家的痛苦之色*^。

    “你服了毒*!”沈璃雪一惊*,小手急忙伸进衣袖拿银针^^。

    “这是鹤顶红^,天下至毒,你救不了我的*!”苏烈摇了摇头*,苦涩的笑*^,嘴角的黑血越流越多*^,他的命^^^,终究是不及战王好*^^!

    看着快速走来的东方泓*,东方湛,他嘴角扬起的弧度突然变大^,迷离的眼睛,渐渐变成一片死灰^,高大的身躯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气息全无^。

    东方湛来到时,看到他渐渐变冷的尸体,利眸中染了一层愠怒:他花费了很多心思救苏烈^^,甚至于不惜将自己重伤*,落到被人宰割的下场*,没想到苏烈刚刚逃出生天^^^,还没来得及帮他做任何事情*,就被东方珩找到^。

    他所做的一切全部都白费了^*,他牺牲的一切也都白牺牲了*,他恨^,好恨**!

    双目赤红着,大手紧紧握了起来,胸中的气血如利箭般,迅速向上翻腾,瞬间涌上喉咙*,冲破丝帕的阻碍^,喷射出鲜红的血珠!

    ------题外话------

    (⊙o⊙)…如无意外^,明天就要大婚了^,啦啦啦,给点小票票做奖励哇……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60》,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60 国公府覆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60并对腹黑郡王妃160 国公府覆灭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6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