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 湛王缠璃雪

    “回郡王,湛王在府里开了小型宴会,邀请了多名重臣&&!”子默沉声说着&,递过去一张折叠整齐的宣纸&&。

    东方珩打开宣纸,看着上面一排排熟悉人名&,目光微凝:“东方湛在故弄玄虚!”

    东方湛是青焰王爷,才华高绝,能力非凡&,背后又有李丞相支持,一个两个&,五个六个的重臣投靠他,并不稀奇,可这上面的重臣多达几十个&,在朝中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根本不可能全都弃太子而投靠他。

    他在王府开宴,是为拉拢人心&&,看来,他在积蓄实力&,准备和东方珩正面较量。

    夜幕降临,沈璃雪坐马车回到战王府&,刚刚挑开帘子,一道熟悉的呼唤传来:“璃雪!”

    沈璃雪一怔&&,抬头看去&&,黑色的天幕下&&&,明亮的烛光中,一名年轻男子迎风而立,剪裁得体的蓝色锦袍衬的他的身形更加修长挺拔,年轻的容颜俊美的让人移不开眼,温和的笑容如春风,让人不知不觉间沉溺其中。

    “湛王爷&!”沈璃雪步下马车&,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他刚刚败给东方珩,不在湛王府静思已过,来战王府做什么&?

    “本王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想请教郡主!”东方湛收敛了笑容,凝深目光看着沈璃雪&。

    沈璃雪一怔:“什么事&?”

    “这里说话不太方便&,咱们进府再详谈&!”东方湛看着偶尔有人来往的道路,神神秘秘的压低了声音,不等沈璃雪礼让&,他已转过身,阔步走进战王府。

    沈璃雪美眸中怒火翻腾&,他把战王府当他家了,说进就进&,半点都没有为客的礼貌与谦逊。

    “璃雪,你怎么不进来&?”许是察觉到沈璃雪没跟上来,快要走到二门处的东方湛停下脚步,转过身,疑惑的看着她,就像是主人在邀请客人。

    沈璃雪狠狠瞪了他一眼,这里是战王府,怎么能让东方湛喧宾夺主,快走几步,越过他一米远,冷声道:“去客厅详谈&!”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圣王府里燃起了串串灯笼,客厅墙壁上镶嵌着两颗夜明珠,淡黄色的光芒静溢,温馨&。

    沈璃雪走进客厅,坐于主座,冷冷看向东方湛:“不知湛王前来战王府,所谓何事&?”

    “有水吗?”东方湛轻咳几声&&,声音干涩&,嘴唇也略略苍白&,一副染了风寒的虚弱模样。

    沈璃雪皱眉看了他一眼,强忍了心中的不悦,冷声道:“来人,上茶!”

    香浓的茶水,清新怡人,东方湛轻抿几口,连声赞叹:“好茶&!”

    “湛王爷,您来战王府&&,是为了品茶&?”沈璃雪挑眉看着东方湛,嘴角微挑,似笑非笑&。

    东方湛将茶杯放到桌子上,正色道:“六皇叔去了青州?”

    “是&!”沈璃雪点点头,战王去青州之事不是秘密,她也没必要隐瞒&。

    “他去陪青竹夫人了&?”东方珩看着墙壁上明亮的夜明珠,声音沉沉。

    “没错!”沈璃雪再次点头&,不明白东方湛的用意&,这些事情朝中大臣都知道,他也一清二楚&,为何还要再次询问&?

    “六皇叔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东方湛声音低沉。

    “没有&&!”沈璃雪摇摇头,京城已经没有战王牵挂的人,或许&&,他一辈子都不会再回来了。

    “真是可惜?&!倍秸壳崽疽簧?&,目光黯淡:“本王还准备等六皇叔回来,向他讨教战术!”

    沈璃雪蹙了蹙眉:“太子,东言洵,东方珩&,南宫啸都懂战术&,你为何不向他们讨教&&?”东方湛聪明绝顶&&&,早就知道战王不会再回京,还与她说这些不着边际的废话,究竟想做什么&?

    “六皇叔是长辈,带兵征战多年&,经验丰富&,向他讨教战术,比我们年轻人自己摸索要快的多&!”东方湛字字句句透着说不出的惋惜&&。

    战王已经离开京城&&,不可能再回来,东方湛的话题一直围绕他展开,醉翁之意不在酒!

    沈璃雪悄悄看了东方湛一眼,正准备试探,王管家恭敬的询问在外响起:“郡主,酉时(晚17时到19时)已到&,您准备何时用晚膳?”

    “端进来吧!”东方湛看着门外,抢在沈璃雪前面开了口。

    “东方湛,这是战王府&,不是你的湛王府&!”沈璃雪狠瞪着东方湛,一字一顿&,咬牙切齿&,从门口到这里&,他一直都在喧宾夺主&,每次都抢在沈璃雪前面下命令&,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就是战王府的男主人。

    “是本王疏忽了&!”东方湛歉意的笑笑&,征询沈璃雪的意见:“本王忙碌半天,有些饿了,准备先用晚膳再谈事情&,璃雪意下如何?”

    沈璃雪看着来来回回的下人们,他们都将菜端进来了,她哪还能再赶他们出去,一字一顿:“湛王请便&!”先发制人,让木成舟&,时时抢占先机&,东方湛真是好计策&。

    阵阵菜香飘散,让人垂涎欲滴&,东方湛净了手&&,一撩衣摆,坐到了房间中央的圆桌前&&,抬头见沈璃雪坐在主座上没动,几不可见的蹙了蹙眉:“璃雪不用膳吗?”

    “不饿!”沈璃雪没好气的回了他一句,她用膳也不要和东方湛同一桌&。

    “那本王自己用了&!”沈璃雪不用膳,东方湛也不强求,笑着拿起筷子夹菜&。

    他用膳,很优雅,很迷人,也很缓慢,每吃一口&,都要咀嚼好久&,目光温和&,嘴角带笑,仿佛回味无穷。

    饭菜香气弥漫整个房间&,无孔不入的飘入鼻中,沈璃雪腹中传来一阵饥饿,胃里早已空空如也,瘪瘪的肚子,有些轻飘的身体也在提醒她&,该进食了&。

    侧目看到美味佳肴边坐着东方湛,她提起的胃口&,瞬间消失无踪&。

    “麻婆豆腐&,辣子鸡,红烧鱼都是本王最喜欢的&,味道也极是不错,战王府厨子真懂本王的喜好&,璃雪要不要尝尝?”东方湛端起酒杯轻抿一口,悠然惬意,十分享受,温和的目光,磁性的嗓音&,不住的赞叹&,无声的诱惑沈璃雪用膳。

    “我不饿&!”沈璃雪冷冷回了他一句&,这桌美味佳肴是战王府厨子们依照她的喜好做的&,里面有东方湛喜欢的菜式,纯属巧合。

    东方湛看着沈璃雪&,美丽的小脸满是怒气&,紧抿的嘴唇略显苍白,清冷的眼眸闪烁着淡漠与疏离,拒人于千里之外&,丝毫不为所动&,笑容凝了凝,继续低头用膳,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东方湛慢条斯理的用着晚膳&,没有半分停下来的意思,沈璃雪看着窗外的满天繁星&&,冷声道:“湛王爷,半个时辰了&&,你还没吃饱吗&?”

    “不好意思,本王用膳慢,璃雪久等了!”东方湛微微一笑,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沈璃雪扫了眼饭桌,菜共有八道,每盘只动了一两筷子,东方湛根本就没吃多少,却用了半个时辰,他是在故意拖延时间。

    下人撤去饭菜,端来铜盆,梳洗盅,东方湛慢腾腾的净了手&,漱了口,端着杯清茶&,坐到沈璃雪旁边,热气袅袅上浮,遮去了他眸中的神色,房间里的饭菜香气渐渐被茶香代替,清新怡人。

    沈璃雪转头看着东方珩:“饭吃了,茶也喝了,湛王爷现在可以说正事了吗?”

    “你还有两个月及笄?”东方湛以杯盖轻刮着水面上方的茶叶,突兀的问了一句。

    “是&!”沈璃雪如实回答&&&,她的生辰八字在那里摆着,及笄之事无可否认&。

    东方湛动作微顿:“及笄后就会嫁人?”

    “差不多!”东方珩已经在筹备他们的婚事,及笄后最多半个月,她就会出嫁&。

    “嫁东方珩?”东方湛握紧了杯子&,指节微微泛白。

    “废话&&!”沈璃雪瞪了他一眼&&,她的未婚夫是东方珩&&,不嫁他嫁谁:“湛王爷,你来战王府,就是为了问这些事情?”

    “也不全是!”东方湛微笑着放下了手中茶杯:“半个时辰前,本王在圣王府外遇到了老王爷,他说在筹备你和东方珩的婚礼,本王记得青竹夫人刚刚过世不久,你的三年孝期还未过,现在嫁人,怕会惹人非议……”

    “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不劳湛王爷费心&&&!”沈璃雪站起身&&,目光清冷如塞北高原上永久不化的雪:“夜深了,我有些累了&,湛王爷,门在那边,好走,不送!”

    东方湛皱皱眉,看着沈璃雪由于气愤而微红的小脸,温和的眸底隐隐染了一丝戏谑:“璃雪,其实本王……”

    “王管家&&,送客!”沈璃雪冷声截断了东方湛的话&,衣袖流泻间,莲步轻移&,急速走向门外,早知道他会和她说废话&&,她根本不会让他进战王府。

    “璃雪&!”东方湛轻笑一声,追出门外&&&,她气极了,有些恼羞成怒&&。

    王管家站在走廊正中&,长臂一伸,巧妙的挡住了他的急追&,指着大门的方向礼貌道:“湛王爷请&!”

    明亮的烛光下&,沈璃雪顺着雕栏画廊走向璃雪阁,窈窕的身影美如梦幻,渐渐融进夜色中&。

    东方湛幽深的目光越过重重房屋,落到位置最好的璃雪阁二层小楼上,嘴角扬起一抹悠美的弧度&。

    “秋禾&,吩咐厨房,做两样点心!”沈璃雪回到璃雪阁&,饿的前胸贴后背,有气无力的倒在了床上。

    “小姐没吃饱饭吗?”秋禾眨眨眼睛,小姐用过晚膳后&&,从来不吃任何东西的,今天怎么破天荒的要吃点心了?

    沈璃雪清冷的眼瞳中燃起两簇怒火&,她不是没吃饱&,是根本就没吃饭:“别罗嗦了&,让厨房做点心&!”

    “是!”秋禾心中疑惑,却没再多问,应声去了厨房。

    一阵清风透过半开的窗子吹进房间&,带着泥土的燥热&&&,十分干燥,沈璃雪皱了皱眉&,古代的夏天真热。

    燕月走上前来:“小姐,热水放好了&,您要沐浴吗&&?”

    “沐?&?!”沈璃雪在外奔波一天&&,身上出了汗&&,染了尘&,厨房做点心也需要时间&&,她就先去沐浴,洗完澡,清清爽爽,刚好吃点心。

    浴池房里&,夜明珠温暖明亮&,青石浴池,白玉台阶&,装饰豪华,浴池四周轻纱浮动&,景色璇旖&&。

    沈璃雪褪去衣衫,步入热气袅袅的池水中,捧起洒满花瓣的热水&,洗去一身疲惫,美丽的小脸被热水熏的嫣红如霞,长长的睫毛微微温润,白皙细嫩的肌肤上盈着点点水珠,十分诱人&&。

    腹中传来一阵饥饿&,沈璃雪抓着花瓣皱起眉头&,可恶的东方湛!

    突然&&,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轻的几不可闻&,沈璃雪一惊,雪眸瞬间眯了起来&,聚气凝神,仔细聆听!

    璃雪阁有专人负责,她对那些人的脚步都很熟悉&,但这道声音不是秋禾的,不是燕月的,不是王管家的&,也不是侍卫们的,而是完全陌生的脚步声,她第一次听到。

    脚步声在门口停下&,眼看着就要推门进来&&,沈璃雪抓起旁边的衣服裹在身上,窈窕的身影瞬间出了浴池,窜到门边&,伸手拉开房门,怒喝:“什么人&?”

    “小……小姐……您怎么了?”秋禾端着两盘点心站在门口,小脸微微泛白,眨巴着眼睛看向沈璃雪&。

    “有没有看到陌生人?”沈璃雪清冷的目光快速打量房间,桌子&,椅子,大床,梳妆台应有尽有,就是不见人影。

    “入夜后,侍卫们都在院子里巡视,璃雪阁除了奴婢和燕月&,别人不会来的&!”秋禾皱皱眉头:“小姐看到陌生人了&&?”

    “那倒没有&!”她只是听到了陌生的脚步声&!

    沈璃雪裹紧衣服,坐到软塌上&,秋禾也端着点心跟了过来,脚步清析微重,不似刚才那道脚步的高明,轻盈&。

    难道刚才只是自己的错觉&?可那道脚步声很真实&,走过地面&,一步一步,清析的靠近她的房间。

    “小姐可是想安郡王了&?”秋禾捂着嘴巴&,笑着打趣,沈璃雪在圣王府住了许多天&,与东方珩形影不离,晚上也是住在他房间的&,在屏风后沐浴&,能听到他的脚步声。

    沈璃雪皱皱眉&,东方珩的脚步声虽然也很轻,但与刚才那道&,还是有所不同&!

    “小姐&,这是您最喜欢的梅花糕!”秋禾将糕点放到沈璃雪身旁的小桌上&&,还体贴的端来一碗米粥&。

    阵阵香气飘散,让人垂涎欲滴,沈璃雪腹中饥饿更浓&,轻轻拈起一块,放进口中&,清甜的香气瞬间弥漫整个口腔:“夜深了&,你回房休息吧,告诉侍卫们&,加强巡逻!”

    “是!”秋禾福福身,拿着托盘退出房间。

    沈璃雪吃着梅花糕,吃着小米粥,看着窗外漆黑的夜,眸中闪过一丝疑惑,战王府戒备森严,一般人不敢乱闯&,就算有人闯进来,也会被发现&,可那道脚步声又是怎么回事?

    夜色渐浓,沈璃雪依旧想不出任何头绪,站在窗前&,看着青石路上一排排的侍卫们来来回回的巡逻,昏黄的烛光将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这么多侍卫巡视,戒备森严&&&&,那道脚步声应该不会再出现。

    沈璃雪凝凝目光,漱了口,躺到了床上,心里想着事情,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朦胧中,身旁的床铺凹下去一大截,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耳边,手指爱怜的轻抚她的小脸,冰冷的触感自脸上传来,她娇躯一震,迷蒙的思绪瞬间清醒,猛然睁开眼睛&&,翻身坐了起来:“什么人?”

    房间空荡荡的,除她之外,不见半个人影,床塌完好无损,没有半分凹陷的痕迹,可她脸上那一丝冰冷还萦绕在那里&,挥之不去。

    刚才肯定有人来过,就躺在她身边,抚摸她的脸。

    “郡主&!”门外响起焦急的呼唤,沈璃雪的惊呼声惊动了暗卫们,不过,他们是男子,不敢随意乱闯她的房间&。

    “没事,我做了个恶梦&&&!”沈璃雪擦擦额头的冷汗,那人能避开暗卫们&,闯进她的房间,绝不是简单角色&,想抓住他&,比登天还难!

    墙壁上的夜明珠,温和光芒倾洒一屋,温馨怡人,沈璃雪慢慢躺回床上&,裹紧被子&,闭上了眼睛,呼吸渐渐均匀&,思绪却十分清醒&,天色尚早&&&,那人应该还没走,她装睡引他出来,看看他究竟是何方神圣&&。

    房间静溢,温馨的夜明珠光下,沈璃雪躺在雕花大床上熟睡,明媚的脸庞,长长的睫毛,樱红的嘴唇轻抿着,安然恬静的睡颜让人不忍亵渎。

    “达&!”几不可闻的脚步声响彻,就像一道警钟,冗长的声音透过地面清析的撞进沈璃雪耳中&&,她睫毛颤了颤,却没有睁开眼睛,心思猛然一震&,果然来了!

    “达达达!”来人一步一步,慢慢靠近她的房间,外面的暗卫却没有丝毫动静。

    沈璃雪心中暗惊,难道这人在隐身,不然,暗卫们不可能看不到他!

    “吱!”房门轻轻推开一条极细的小缝。

    沈璃雪能感觉到那细小门缝中望进的视线,正紧紧锁定着她,她闭眼装睡,一动不动。

    “吱!”房门开的大了些,沈璃雪小手悄悄伸进枕头下,握紧了暗藏的匕首,只等那人进了房间&,她会立刻出手。

    “砰!”的一声响,微开的房门瞬间关上&&&。

    沈璃雪一惊&,糟糕&&,那人发现她在装睡了。

    脚步声快速远去&&,她目光一寒,掀开被子下了床&,抓过一旁的外衣披在身上&,窈窕的身影瞬间来到门前,伸手拉开房门&,手中匕首对着脚步声的方向刺了过去。

    白色衣袂在夜风中飘飞,一道修长的身影侧身避开她的匕首,如玉的手指紧紧嵌住了她的手腕,再也动不了半分:“璃雪&,你干什么?”

    熟悉的声音响彻耳边,若有似无的松香萦绕,沈璃雪一怔&&,侧目看去&,东方珩一袭白衣,长身玉立,满目疑惑的看着她&&。

    “是你&!”沈璃雪紧紧皱皱眉:“你什么时候来的&?”

    “就刚刚&,你拿匕首刺我的时候&!”东方珩拿下沈璃雪的匕首,松开了她的手腕&&,伸臂紧拥着她的小腰,如玉的手指轻抚她美丽的小脸:“你做噩梦了?”

    东方珩的手很暖&,温和的温度渗入肌肤&,很舒适,很安全,与刚才那人的冰冷完全相反:“你有没有感觉到战王府有陌生人&?”

    沈璃雪只有东方珩一半的内力,感知有限&,遇到比她内力深厚的人&,根本察觉不到。

    东方珩内力深厚&&,感知力比她强了许多倍&,那名神秘人&,她感觉不到他的位置,东方珩应该能感觉得到&&。

    东方珩皱皱眉:“我来战王府时,已经将整个王府都检查过了&&,没有陌生人&&!”

    “真的?”沈璃雪皱眉&,看来那人怕被东方珩发现&&&,已经走了&。

    “你怎么了?”东方珩明显感觉到,沈璃雪有些不对劲&。

    “没事,有些累!”沈璃雪摇摇头,神情疲惫,提不起半分精神。

    “那就休息!”东方珩横抱起沈璃雪走进房间&&,甩手关上了房门&。

    小心的将她放在床上,如玉的手指非常自然的解开她披的外衣,系了一半扣子的里衣,只剩下一件绯红色绣着梅花的肚兜&,遮着胸前的春光。

    “东方珩,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战王府?”子时将过,再有两个时辰天就亮了&。

    “府里的事情刚刚处理完&,怕你睡不好,过来看看!”东方珩脱下外衣,只着单衣单裤躺到床上,伸臂将沈璃雪拥进怀中&,沈璃雪不住在圣王府,不代表他们不能同床共枕&,

    内室四角放着冰桶,屋里的温度有些低,东方珩拉过一条薄被盖在两人身上,这样的两人,除了没有发生那层关系&,与夫妻无异&。

    “东方珩,我怀疑,战王府有人潜入?!鄙砼缘拇菜枷菀淮笃?&,若有似无的松香气息将她重重包围,沈璃雪凝深了目光,喃喃低语&&。

    东方珩目光一凝:“怎么回事?”

    沈璃雪将刚才的事情讲述一遍&&,美眸凝重:“我看不到人,暗卫们也看不到&,但我知道一定有人!”

    “别怕&,一切有我!”东方珩强劲有力的胳膊抱着沈璃雪,慢慢收紧&,青焰京城藏龙卧虎&,但有能力擅闯战王府,还不被发现的人&,却是屈指可数。

    沈璃雪点点头,疲惫的闭上了眼睛&,今晚有东方珩在,那人应该不敢再来了&,明天她一定要好好想个办法,将那人揪出来。

    怀中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东方珩低头一望&,沈璃雪躺在他怀里睡着了,长长的睫毛而翘&,睡颜安然,少了平时的清冷,多了几分恬静与清新。

    淡淡光芒倾洒,室内一片温馨,黑暗中,有一双眼睛紧紧注视着璃雪阁&。

    东方珩猛的转过头&,锐利的目光透过窗子缝&,看向漆黑的夜空&,眸中闪烁的冷芒,似要将人冰封&,真是卑鄙无耻的计策。

    明媚的阳光透过格子窗&,照在内室地面上,温馨静溢!

    雕花大床上&,浅蓝色的帐幔中,沈璃雪慢慢睁开了眼睛,身旁的床塌是冷的,松香气息也淡的几不可闻&,东方珩已经离开多时。

    床头小桌上放着一张纸条,沈璃雪伸手拿过,快速扫视一遍,嘴角微微上扬&,翻身下床&,走到屏风后梳洗。

    昨晚那人&,除了沈璃雪,东方珩&,无人察觉到,侍卫,暗卫,都是一问三不知,看看天空高悬的太阳&,沈璃雪揉揉额头,坐上了前往醉仙楼的马车&&&,东方珩纸条上说,要请她在醉仙楼用午膳&&。

    京城繁华&&,商铺热闹&,大街上熙熙攘攘&&,人来人往,马车行走的速度很慢,眼看着她和东方珩约定的时间将到,沈璃雪蹙了蹙眉:“车夫&,在前面停车,我步行过去!”马车体积太大,占的地方多,行走的极慢,还不如走路快。

    “是!”车夫答应一声,靠近路边停了马车&&。

    沈璃雪挑开帘子,跳下马车&,正准备前往醉仙楼,身旁传来一阵吵闹&&,转身看去,一名五大三粗的男子长着一把乱蓬蓬的胡须&,遮住了大半张脸,邋邋遢遢,骂骂咧咧:“臭婆娘&,偷了老子的银子&&,想和野男人跑路&&,还不给我滚回去!”

    “你是谁???我根本不认识你!”一名身穿布衣&,身材娇小,大约十五六岁的清秀女孩子站在男子两米外&,疑惑不解的看着他。

    “和野男人出双入对,连自己的夫君都不认识了&,臭婆娘!”男子恨恨的大骂着,伸手抓住了女子的胳膊&,粗鲁的拖着她向前走去。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妻子&&!”女子惊慌失措,用力拍打男子,可男子的手就像长在了她胳膊上一样,怎么打都纹丝不动。

    “臭婆娘,少装算&,你化成灰老子都认识你!”男子气呼呼的拽着女子&,越过众人,大步前行&。

    女子孤单无助,害怕的全身颤抖,哭的梨花带雨&&,拍打着男子&,对着行人高喊道:“救命&,我不是他妻子,我根本不认识他……”

    “臭婆娘&,还嘴硬!”男子反手一巴掌,狠狠打到了女子脸上。

    “堂堂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当街打女人?”

    “就是&,恃强凌弱!”过往的行人&,议论纷纷&&。

    粗鲁男子一记冷眼扫过&,恶狠狠道:“看什么看,她是老子娶的婆娘,偷了老子的银子和野男人跑了,老子抓她回去有错吗&?”

    众人瞬间禁声&&,看女子的目光多了分不屑:“原来是个红杏出墙的,还偷夫君的血汗钱,不知羞耻!”

    “抓回去后&,一定要狠狠教训才是,居然敢给夫君戴绿帽子!”

    众人再次议论,不过,他们高声谴责的人是柔弱少女,偏帮那位粗鲁男子&。

    女子白嫩的小脸浮现一座鲜红的五指山,嘴角也溢出一缕鲜血,美眸中盈满了泪水&,挣脱不开男子的拖拉,她另只小手死死扒着墙壁&,哭喊声撕心裂肺&,绝望震天:“救命啊,我真的不认识他,更不是他的妻子……”

    “贱人,老子费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找到了你,绝不会再让你逃跑!”男子恨恨的说着,一只脚高高抬起,对着女子纤细的腿&&,狠狠踩了下去&&。

    “砰!”男子的脚没落到女子腿上,整个人还被踢出三四米外&&,踉跄着后退四五步&,方才站稳身体。

    举目看去,一名美丽女子站他站过的地方,容颜绝美&,衣袂翻飞,映着身后金色的阳光,如梦似幻&,就像从画里走出的仙子&。

    粗鲁男子眼中色光闪闪&&&,满是惊艳&,看到沈璃雪旁边的粗而女子,他快速收敛了色光,怒声道:“你是什么人,居然敢管老子的闲事?”

    沈璃雪指指被燕月扶起来的粗布女子:“你说她是你妻子,那请问她叫什么名字&?”

    沈璃雪阅人无数,看人不能说百分百准确,百分之八十不会看错&,这名粗布女子,眼神清澈,举止单纯&,不像是红杏出墙的狡猾之人,反观那名男子&,凶神恶煞,强词夺理,历事极多&,心机颇重&&。

    “小翠!”粗鲁男子冷哼一声,想也不想&&,张口就答。

    “姑娘,我叫芯儿&,不叫小翠!”女子看着沈璃雪&,焦急的解释&,这么多行人&,好不容易有一个相信她的,她不想让沈璃雪也误会。

    “臭婆娘,跟野男人跑了不算,连自己的名字都改了!”男子骂骂咧咧&&,又要上前来打粗布女子&。

    “她的生辰八字是什么&&?”古代人成亲是要合八字的,真正的夫妻都会知道对方的八字。

    沈璃雪微微笑着,清新自然&&&,眼瞳却幽深到了极致,隐约中带着魔性,让人的呼吸瞬间一窒。

    男子只觉轰的一声,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回过神后&,心中大骇&&,满身是汗&,声音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底气,磕磕巴巴道:“甲子年……”

    “我不是甲子年的,我是乙丑年&!”女子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了,高兴的热泪盈眶&。

    粗鲁男子瞟了女子一眼,不屑的轻哼:“她改了名字,连生辰八字也不承认了,这些东西都是死的&&,别人又无法证明,随她怎么说&,她说自己是去年出生的,咱们也无法反驳不是!”

    “哈哈哈!”人群里传出一阵哄笑&&,男子说的的确有道理&。

    “她是哪个村子的?”沈璃雪嘴角微挑&,似笑非笑的看着粗鲁男子&,他倒是有几分聪明,生辰八字&,名字随时随地都能改,的确不能拿来做为证据,那她就问个能做证据的问题&。

    女子穿着布衣,独自一人进城,又没拿包袱,应该就是附近村子里的。

    粗鲁男子额头渗出一层冷汗,似是没想到沈璃雪会问这个问题,见众人怀疑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他一急,怒声道:“小李庄&!”

    “错了,说错了&,我是小吴庄的,我叫吴芯!”女子开心的抹去脸上的泪水,看着围观的众人:“如果你们不信,可以随我去小吴庄,庄子上随便叫出一个人&,都可以证明我的身份!”

    “你可敢随她去小吴庄?”沈璃雪冷冷看着粗鲁男子。

    众人的目光也全都集中到了粗鲁男子身上,他额头冷汗直冒,心扑通扑通直跳,目光闪了闪,转身就跑。

    “抓住他&,别让他跑了&!”众人一怔,几名壮汉最先反应过来&,急追上前,紧紧抓住粗鲁男子&&&,将他按到了地上。

    粗鲁男子激烈的挣扎着,下巴上的胡须叭的一声掉落在地&,露出他光洁的下巴&&&,整张脸完整的展现在众人面前。

    “咦&,这不是赖三吗?”有行人认出了男子。

    “可不就是他,我记得,两年前他因为抓良家女子卖进青楼,被判了刑&,怎么这么快就放出来了?”

    “敢情那位姑娘真是良家女子,他要抓人家卖钱??!”

    “真是不要脸的恶徒,诡计多端,咱们险些就被他骗了&!”

    “送官,送官!”

    几名力气大的年轻男子扭着粗鲁男子送往顺天府,众人手里的石头,烂菜叶,臭鸡蛋&,对着男子劈头盖脸的砸了过去。

    “不要脸……”

    “害人不浅……”

    “姑娘,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粗鲁男子被押走&&,众人散去,粗布女子看着沈璃雪感激的热泪盈眶&,不停道谢,如果没有沈璃雪,她就会被卖进青楼里了&。

    沈璃雪轻轻笑笑:“不必客气,姑娘下次京城时&,最好结个伴&&,独自一人,恐有危险!”

    “多谢姑娘提醒,我以后再也不会独自一人进城了!”吴芯儿抹抹眼泪&,喜极而泣。

    “想不到你还会断案&!”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沈璃雪一惊&,转头看向来人,正对上东方湛近在咫尺的俊颜,幽深的眼瞳如大海&,浩瀚无边,可瞬间沉浸一切&&,淡淡龙涎香将她重重包围&,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脸上,两人之间,相隔不过二三厘米的距离。

    沈璃雪蓦然惊醒&,快速向后退了一步,狠狠瞪了东方湛一眼,一字一顿:“湛王爷&,你走路都没声音的吗&?”说出现,就突然间出现在她面前了。

    “大街上太吵,本王脚步轻,你才没听到!”东方湛挑挑眉,风度翩翩,笑容温和。

    “你来多久了?”沈璃雪皱眉看着东方湛,街道上有家卖糕点的&,香气四溢,他身上有浓郁的糕点香,肯定站了不止一会儿。

    “你下马车的时候,本王刚刚走到路口!”粗鲁男子和粗布女子的事情,东方湛从头看到尾,半点不差&&&,沈璃雪,总能在不经意间给他惊喜。

    “你是怎么看出那名男子不对劲的?”粗鲁男子就像是一名被辜负了的可怜男子&,表现的很自然,没有半分不对劲&,大街上那么多人,也没人看出他的破绽&&。

    沈璃雪嘴角微挑&&,傲然道:“秘密!”她不会告诉东方湛,在现代时,也曾出过这种事情&,男主冒充是女子的老公或其他亲人&&,当着众人的面,明目张胆的将女子绑走。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姑娘有朋友要招待,我就不打扰了,告辞&!”吴芯儿对沈璃雪福福身,准备离开。

    “姑娘慢走!”东方湛礼貌的向她点头微笑&。

    吴芯儿是普通百姓,哪见过东方湛这般高贵优雅,俊美无筹的皇子,温润的叮嘱&,让她如沐春风,瞬间羞红了小脸&,低垂着头,声音细若蚊蝇:“多谢公子!”

    “璃雪,你来醉仙楼用膳?”不过瞬间,东方湛的目光已从吴芯儿那里收回,落在了沈璃雪沈璃雪身上。

    “是!”沈璃雪越过他&,急步前行,不冷不热的回答着。

    东方湛抬头看去&,太阳已正中:“时至中午&,醉仙楼可能已经没有了空位,本王早定了位子&,不如……”

    “本王的未婚妻,自己会照顾&,就不劳湛王费心了&!”伴随着冰冷的男声&,醉仙楼二楼的一扇窗子打开,东方珩一袭白衣&,从天而降&,俊美无筹的容颜,凌厉逼人的气势,宛若惊天战神&!

    利眸中闪烁着幽幽暗暗的冰冷&,冷冷看着东方湛!

    众人感觉四周的温度瞬间降了下来&,明明是烈日炎炎&,阵阵冷气却透过后背&&&&,无孔不入的钻进身体&&,瞬间到达四肢百骇。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53》,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53 湛王缠璃雪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53并对腹黑郡王妃153 湛王缠璃雪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53。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