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 争抢寒石花

    众人转头看过去,金色的阳光中,渐渐显出一人的轮廓,一袭白衣随风轻扬*,凌厉的森寒气息深沉内敛^,俊美的容颜染了点点霜华,黑曜石般的眼瞳浩瀚如海^,深不见底&^。

    正是安郡王东方珩**!

    看清来人**,众人的心并没有放下^*,而是更加高悬起来,细细打量*,他如玉的手指包着一层白布,微微握起*,手中似乎提着什么东西^^,随着他的走近&,一截白绫凸显&^,白绫的另一端系在一双脚上*,脚的主人正是李幽兰*。

    李幽兰眼睛紧闭^*,衣衫有些凌乱^^,长长的黑发散落在地上&,随着东方珩的走动^&,徐徐前行&*。

    众人瞬间瞪大了眼睛,安郡王是一路倒拖着李幽兰走了过来^,这也太……冷酷了些。

    看到东方湛*,东方珩甩手将李幽兰扔了过去*,冷声道:“如果照顾不好自己的人*^,下次就不要再带她出来!”

    东方湛凝深目光*,伸手接住李幽兰^,她外衣凌乱&,衣里倒是很完整,小脸有些苍白^^,乌黑的发上染了一层灰尘,后背上的衣服倒是没有磨破,东方珩拖人,是用了特殊方法的*。

    低头看到她脚踝上的白绫^,眉头皱了皱,即便是救人,东方珩都不愿碰她一下,拿条白绫拖着她走&?

    “璃雪&,还好吗?”东方珩走上前&*,深深的凝望着沈璃雪^*,如玉的手指紧紧握住了她的小手,深邃的目光*,坚定异常^,分离一夜^^,他终于又见到她了^,走出黑雾山前&,他绝不会再松手*。

    “人家怎么说都是女孩子^,你怎么一点儿都不懂得怜香惜玉^?”沈璃雪看一眼昏迷不醒的李幽兰*,责备着*,眼睛闪闪亮亮,语气里丝毫都没有责备的意思*。

    看到东方珩的第一眼她就知道^,他和李幽兰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今生今世^,本王只会对一人怜香惜玉!”东方珩看着沈璃雪^&,嘴角上扬起一抹悠美的弧度^,面前的女子是他要守护一生的人,他的温柔^,只对她。

    沈璃雪心中升起无限的幸福与满足&,嘴角轻轻翘起&,紧紧反握住东方珩如玉的手指。

    感觉大手中有些热热粘粘的*,东方珩眉头一皱*,抬起了沈璃雪的小手,指尖上的伤口*,还在向外渗着血珠*,面色瞬间一变:“你手受伤了?”

    “几个小针孔而已*,不妨事^!”沈璃雪本打算用匕首刺自己一下*,保持清醒,可她又怕胳膊受伤&*,不能再帮忙摘寒石花,就用银针刺手指^,伤口小&,没有大碍^*,疼痛持续的时间也短^*,她连续刺了自己好多针^&,才能一直保持清醒到太阳出来&。

    黑雾迷情,东方珩也经历了,知道它的厉害^*,更明白沈璃雪手指上的伤口是因何而来。

    深邃的眸中闪过一丝锐利的暗芒^,他快速拿出一只小药瓶,打开盖子&,倒出药汁&,均匀的涂抹在她手指上&,小心翼翼的动作,仿佛在守护一件稀世珍宝。

    药汁冰冰凉凉的,带着股淡淡的异香^,抹上后&,血珠瞬间停止了外渗^。

    东方珩小心的握了沈璃雪的手腕*,目光幽深似潭,柔声道:“咱们去找药^&!”

    “好&!”沈璃雪笑着点点头&,和心爱之人在一起&,无论做什么,都是幸??炖值氖?。

    两人沐浴着暖暖的阳光,看也没再看东方湛^^&,李幽兰一眼*,携手并肩向着前方走去。

    子默和圣王府侍卫紧紧跟上^。

    东方湛看着两人相携的身影*,目光幽深*,东方珩见到沈璃雪*,没有质问^,甚至于*,半点都没怀疑她出了事*,他对她^,还真是信任*。

    “嗯&&!”李幽兰嘤哼一声*,幽幽睁开了眼睛*,头顶上方&,一张熟悉的英俊容颜映入眼帘&,她一惊^^,迷蒙的目光瞬间清醒&,猛然翻身坐了起来:“表哥!”

    “醒了*!”东方湛淡淡扫了她一眼:“若是没有大碍,就赶路^!”东方珩,沈璃雪已经去找药^,他不想让他们抢了先机。

    “是^!”李幽兰低声应允^,沉着眼睑^,快速整理衣装,这位表哥温文尔雅*&,待人温和&*,时时都在微笑^,她却觉得,他的笑一直都在表面^,从未到过眼底,那样的笑容^,很淡漠*,很疏离*,很傲气*,让人不敢靠近。

    太阳越升越高,薄雾全部消散,沈璃雪来到山顶^,迎着清风,仔细看着一个又一个悬崖峭壁^,清冷的目光猛然一凝:“东方珩,你看那里,可是寒石花^&!”

    东方珩举目望去^,洁白的峭壁上长着一朵白色的花^,迎着清风,孤身而立。

    座落峭壁&*,生于石间,花开五瓣^,洁白无瑕!

    书上描述的特征都与那朵花相符&^。

    东方珩看了看寒石花图样*^,与石壁上那朵花一模一样^。

    “寒石花,这里果然有寒石花!”惊喜的女声响起&,李幽兰来到了山顶,东方湛&&,湛王府侍卫们也陆续来到。

    沈璃雪蹙了蹙眉^,他们要找的药,果然也是寒石花。

    东方湛看一眼峭壁上的寒石花^,笑的意味深长:“安郡王,咱们真的要各凭本事摘寒石花*!”

    东方珩冷冷一笑:“只怕本王和湛王想使力也使不上^!”

    峭壁与他们所站的山峰间隔了一条深渊&,想摘石花,必须用轻功飞过去,峭壁高高悬于山石外,摇摇欲坠,支撑不了太大的重量&&,即便东方珩^^,东方湛轻功再好,那峭壁石也撑不住他们*,飞过去摘花^^&,必死无疑。

    若是体态轻盈,轻功极高的女子^,加上十二分的小心^,倒是可以摘得寒石花*,再完好无损的回来*。

    东方湛目光一凝&,看向李幽兰:“你的轻功,能飞到峭壁上吗*?”

    李幽兰站在山顶^*,快速目测*,山峰距离峭壁五六米远^,中间是深不见底的深渊^,没有任何着力点*,若她用上全部力气&,再小心谨慎*,摘回寒石花倒是可以^,不过^,万一出点意外^*,她可就……

    “东方珩^^,你干什么&?”看着东方珩缓步走到山峰边,沈璃雪急忙伸手拉住了他的胳膊。

    “摘寒石花^!”东方珩回答的简单扼要&,锐利的目光看向峭壁上那朵寒石花^。

    “你是男子&,太重^^,峭壁撑不住你,让我去吧!”沈璃雪抬步上前^。

    东方珩紧紧按住了她的肩膀:“我不能让你涉险!”山顶距离峭壁太远^,沈璃雪的轻功还不成熟&,摘花很危险^,他宁愿自己冒险,也不想让沈璃雪出事。

    沈璃雪认真的看着东方珩:“我去摘花,还有一线希望^,你去的话*,半点成功的机会都没有!”

    “表哥,我去摘寒石花!”李幽兰微笑着看向沈璃雪**,东主珩^,犹豫不决的心思瞬间定了下来&。

    两人你关心我&,我担忧你,感情好的让人讨厌&,她看着刺眼,寒石花对她也有很大用处*,她当然不能让他们如愿*&!

    “李姑娘^^,凡事要有个先来后到^,寒石花是我先发现的,应该让我先摘^!”沈璃雪看着李幽兰^,冷冷说着^。

    “你不能涉险^!”东方珩阴沉着面色&,将沈璃雪推出几米,远离了边沿。

    沈璃雪狠狠瞪了东方珩一眼:“你去摘寒石花^,会没命的!”

    李幽兰皱皱眉*,故做无奈的叹了口气:“郡主^&,不是我不让你先摘^,你和郡王意见不和,迟迟不会动手^,再耽搁下去,天都黑了,我要寒石花急着救命&*,没有时间再等下去^,对不起了*!”

    言毕*,李幽兰傲然一笑*,纵身一跃*,对着峭壁上的寒石花飞了过去*。

    沈璃雪挑挑眉,嘴角上扬起一抹诡异的笑^,抢先去摘寒石花^&,未必是好事^!

    李幽兰轻盈的身体借助山峰之力&,瞬间飞到了峭壁边*,纤纤五指紧紧抓住一点儿峭壁,悬空了身体,嘴角微微扬起,另只手飞速去摘花&。

    “哧^*!”一条大大的青色蟒蛇突然窜了出来&&,吐着长长的信子^,对着李幽兰狠狠咬了下去^。

    “?*?&!”李幽兰一惊*,身体猛然向后一倾,堪堪避过了大蛇的袭击^&&,额头冒出一层虚汗^,心扑通扑通直跳*,惊魂未定&,光洁的石壁上&,怎么会有大蛇的?

    沈璃雪眨眨眼睛*,古老的医书里记载,长在悬崖峭壁的极品药&,都会有非常凶残的动物守护^,所言果然不虚*。

    李幽兰研究毒药,都不看医书吗^?抢着摘寒石花^,就是抢着去送死。

    眼角飘过一道白色衣袂,沈璃雪看向东方珩&,他目光深邃*,淡然&,对大蟒蛇的出现毫不吃惊^,仿佛早就料到事情会是如此*。

    寒石花近在咫尺&,李幽兰凝凝目光*,快速伸手去摘*,心中想着^&,摘了寒石花,她就可以避开蟒蛇&,飞回山顶^,挫挫沈璃雪,东方珩的锐气^。

    “幽兰,小心蟒蛇^&*!”东方湛目光一凝&,沉声提醒&。

    李幽兰一顿&,转头看去,蟒蛇近在咫尺^,张着血喷大口狠狠咬到了她手腕上。

    “?*?^!”蟒蛇速度极快&,李幽兰已经来不及躲避*,被它咬了个正着^,尖锐的疼痛伴随着阵阵酥麻快速漫延开来^^*,手臂一点儿一点儿,渐渐失去知觉^^&。

    挥臂打走蟒蛇,她定晴一望^,被咬的地方^&,已经成了黑色**,糟糕^,她中了蛇毒,必须尽快解毒*,否则&,毒液随血液漫延全身,攻入心脏,她就死定了&!

    寒石花要紧^*,她的命更重要*。

    咬咬牙*,她恨恨的瞪了蟒蛇一眼,双足猛然用力踢到了峭壁上^,借助峭壁的力量&&,飞回了山峰^,她用力很猛*,那峭壁大石带着寒石花*,被踢的颤了两颤,大量的碎石屑扑扑簌簌掉进无底深渊&*。

    “表哥&,对不起&!”落到山峰上,李幽兰捧着受伤中毒的手腕*,双眸温润^,满目歉意*,那条大蛇太凶猛了*,她应付不来*。

    “无妨^,你没事就好!”东方湛淡淡说着&,看一眼她变黑的伤口:“蛇很毒,快些服药解毒*!”

    “是!”李幽兰服下一枚药丸&,定了定神,拿出银针扎到几个大穴上*,挥动匕首划开伤口&,一股浓黑的血流了出来&,腥臭扑鼻^^。

    见众人的注意力都在李幽兰身上^,沈璃雪悄悄向前一步**,站到了山峰边沿,正准备踩着合适点飞往峭壁,手腕被人紧紧抓住&,侧目,正对上东方珩深邃的眼瞳:

    “璃雪^,蛇很毒^^,峭壁也已经不稳,你过去摘花^,很危险!”

    沈璃雪干笑两声:“放心,我有办法对付蟒蛇&,我的体重没过百&^,那块峭壁*,应该能撑住我!”

    “你确定要去摘寒石花!”东方珩看着沈璃雪,收紧了大手^。

    沈璃雪的手腕被他握的生疼^,嘴角挑了挑:“我摘到寒石花^^,老王爷才能醒过来,他病的很重&,我们不能再耽搁时间*!”

    李幽兰目光一凝&&,是圣王府老王爷需要寒石花。

    东方珩没有说话&,老王爷的确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可是^&*,他不想让她冒险^^。

    沈璃雪安慰式的拍了拍他的手:“放心,我不会出事的!”

    东方珩凝望沈璃雪^&,半天后&,凝重的说道:“小心!”简简单单两个字&,暗含着无限的关怀^^。

    “放心&*!”沈璃雪微微一笑,抽回自己的小手,拿出一柄匕首^&,转身看向峭壁^。

    峭壁上^&,大蟒蛇吐着长长的红信子^&*,挑衅的看着沈璃雪^。

    沈璃雪双足轻点,纤细的身形向着峭壁飞去,她学会轻功不久^,用的不是很熟练,脚下凌空着&&,她突然感觉力气用尽,身体想要往下坠^,下面可是万丈深渊,掉下去必死无疑。

    目光一凝^,她用力向前一扑&,手中匕首深深的扎进了峭壁间的缝隙里&&,身体挂在了峭壁上^,头顶突然出现一片阴影&,危险来临^,她抬眸一望,那条蟒蛇张着血喷大口,对她狠狠咬了过来^。

    沈璃雪勾唇一笑,侧身避过蟒蛇^^,手腕一翻&&,银光闪烁&**,匕首深深的刺进了蟒蛇的七寸,将它紧紧钉在了峭壁上&。

    山峰边上的众人暗暗松了口气,解决了大蟒蛇,再拿到寒石花*,就没事了。

    李幽兰美眸微眯^,眸中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她回来的时候&,故意用力踢了峭壁*,峭壁已经很松动,就算沈璃雪拿到寒石花&,能不能活着回来^,是个未知。

    蟒蛇被钉住七寸,双目通红,垂死挣扎^*,大尾巴甩的啪啪响,片片碎石掉落山涧,松动的峭壁摇摇欲坠^*。

    东方珩目光一凝*,急声提醒:“璃雪&,峭壁要坠落,快离开*!”

    众人焦急的目光也全都落到了沈璃雪身上*。

    沈璃雪深吸了一口气^,她能清楚感觉到峭壁在晃动^,碎石碎砂哗哗啦啦掉落下去,再也听不到任何声响,峭壁确实快要坠落了^。

    “璃雪&,快回来*!”东方珩低沉*,焦急的声音注入了内力^,随着微风传的很远很远&。

    李幽兰看着峭壁上的沈璃雪^,微笑,那峭壁马上就要掉落&,只怕她是回不来了。

    沈璃雪抬头^,寒石花在她一米外*,随着微风轻轻摇曳*。

    雪眸微眯*,她猛然用力向上一窜,手指碰到了寒石花^&,快速摘下的瞬间*,峭壁猛然怦然下滑&*,沈璃雪窈窕的身体向着无底深渊迅速掉落*,飞扬的墨丝如一朵灿烂的海上花&,黑色缤纷^&。

    “璃雪&!”东方珩黑曜石般的眼瞳猛然凝深*,纵身跳下了深渊&,快速向沈璃雪追去&&。

    东方湛皱起眉头^*,看着在深渊里快速下落的两人&,死同穴&,这样的感情真是……

    “郡王!”子默惊呼一声^*^,快速拿出一条长长的绳子&,丢向东方珩:“接住绳子^&?&!?br />
    东方珩用了千金坠,很快追上沈璃雪,伸臂紧紧揽住了她的小腰*,另只手抓住了子默抛下的长绳,两人靠在山崖上^&&,吊挂着*,那块峭壁石掉落下去*,半天听不到一点儿声音^*,这个山涧^,深不可测^。

    “早告诉你快些离开峭壁*^,怎么不听?”东方珩看着沈璃雪,利眸中暗涌着狂怒的风暴&,揽着她的手臂*&,微微颤抖^,只差一点儿,他就要失去她了。

    “我要摘寒石花!”沈璃雪晃晃寒石花&*,无辜的眨眨眼睛:“都已经近在咫尺了,没理由放弃它!”

    “为了摘花,你都快把自己搭进去了*^!”东方珩低吼,想想刚才那惊险的一幕*,他心有余悸^*。

    “我不会出事的,你看!”沈璃雪手腕一翻^,一只青色长鞭袖中飞出,深深钉进了悬崖石壁里。

    东方珩一怔:“长鞭还能自救&!”

    沈璃雪笑笑:“这只长鞭是是用特殊的材料制成*,可以打人&,也可以救人^&*!”即便东方珩没有跳下深渊救她&*,她也不会被摔死^。

    “郡王*,郡主^,抓紧了&,卑职拉你们上来*!”头顶上方传来子默的提醒&。

    沈璃雪勾唇一笑,用力一扯长鞭^,纤细的身体从东方珩怀里跃了出去^&*,借着长鞭的力道^*,快速向上飞^,低头,向东方珩眨了眨眼睛^。

    东方珩摇摇头,眸中闪过一丝无奈:“你的速度^&,太慢!”

    双足轻点崖壁,修长的身躯如利箭*,快速向上空飘,瞬间追上了沈璃雪^,长臂一伸,轻揽了她的小腰,借着长绳的力道^&,快速飞上了山峰^。

    “郡王&,郡主^*!”山风冷冽*,看着完好无损的沈璃雪^,东方珩两人,子默暗暗松了口气&,幸好都没事*^,不然&,一个出事^,另一个也不会独活&^。

    沈璃雪擦擦额头:“我拿到寒石花了*,咱们下山吧*!”

    洁白的五片花瓣在山风中轻轻飘动*,李幽兰凝深了眼眸,她倒是好运*,居然真的摘到了寒石花&。

    东方珩看着沈璃雪*,目光突然一变:“璃雪&,你胳膊受伤了^?”

    沈璃雪低头一望&,胳膊上的衣袖被磨破*,胳膊上也蹭破了一块皮&,渗出些许鲜血&,刚才她没感觉到什么*&,听东方珩这么一说&,她突然感觉到了疼痛:“可能是刚才不小心磨破的,不妨事^!”

    “我背你下山!”快速清理了伤口^,包扎好^^,东方珩不由分说^*,背起沈璃雪,稳步走向山下。

    呃,胳膊受伤&,和走路没关系吧^,不过,东方珩的后背很宽阔*,也很舒适^,她刚好累了,趴着睡一觉也不错*。

    “到了山下记得叫醒我^*!”沈璃雪头枕着东方珩的肩膀,闷闷的说着^。

    “好&!”东方珩点点头^,朗声答应&。

    背上的小身体轻轻软软的,没有多少重量&,纤长的手臂紧环着他的脖颈**,头枕着他的背,对他很依恋^,他嘴角微微弯起^,勾勒出一抹悠美的弧度&。

    子默&,圣王府侍卫们对东方珩,沈璃雪的亲密早就司空见惯&,没有多言,况且^,郡王都开始筹备大婚了*,即将成为夫妻的两人,亲密些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默默的跟在两人身后,子默和侍卫们眼观鼻鼻观心,不停的瞄着远处的风景,东方珩*,沈璃雪温馨的亲密^,他们装没看见*。

    湛王府的侍卫们却是险些惊掉下巴*,堂堂青焰战神^*,圣王府安郡王^,一向冷心冷情&,从不将任何事放在心上^,可是现在,他居然这么亲密的背一名女子下山*?他们没看错吧^?

    李幽兰恨恨的瞪着沈璃雪远去的背影,掉进山涧*^,还能再跳上来*,她的命可真大^!魅力也很不小嘛&,居然能将东方珩迷的团团转*。

    东方珩&,沈璃雪顺着石路快速前行^,很快消失不见,东方湛凝深眼眸&,看了看西方天空的太阳:“时候不早了,起程&,赶在天黑前下山!”

    天上有太阳^,黑雾山的雾气只有薄薄的一层^&,东方珩^,子默用了轻功,以最快的速度下了山,走出黑雾山的时候&,太阳刚刚落下地平线&,西方天空布满了红彤彤的晚霞*,煞是好看&。

    东方洵护着老王爷早已等在山脚下&,地面扎起了一座座小帐蓬,东方珩走出黑雾山&&,将寒石花交给南疆鬼医。

    南疆鬼医仔细看过**^,连连点头*,拿着寒石花去熬药了*。

    东方洵看着趴在东方珩背上睡着的沈璃雪*,眼睑微闭着,长长的睫毛微微上翘^,少了平时的清冷,傲气&,多了几分安然,恬静的睡颜让人不忍亵渎。

    “大哥,璃雪受伤了&*,我送她去休息!”东方珩看看背上的沈璃雪&,压低声音说着&,背着她走向一座帐蓬,迷迷糊糊中^&,她听到有人说话:“湛王爷怎会在此^?”沉稳的男声是东方洵^。

    “刚才在黑雾山找药&!”东方湛的声音永远都很文雅*,让人如沐春风^。

    “圣王府侍卫搭了许多帐蓬*,若是湛王不嫌弃&,就暂时在帐蓬里住一晚……”东方湛礼让*。

    “多谢世子……”东方湛谦虚着^。

    走进帐蓬,暖暖的光线迎面射来&,沈璃雪的思绪很快清醒,睁开了眼睛,帐蓬就像是个小型的起居室^,地面铺着毯子*,正中摆了一张小桌^,四面是椅子*,靠边的位置上放着一张软塌^&,可供休息。

    她睡意瞬间全无^,轻轻拍拍东方珩的肩膀:“东方珩*,老王爷什么时候会醒^?”

    东方珩小心的放下沈璃雪:“爷爷年龄大了^*,精神一直不好&,就算服下寒石花&,去了病^,也要睡到明天才会醒^!”

    沈璃雪挑挑眉:“我去看看他^&!”

    “爷爷现在昏迷着&,你也累了一天,又有伤在身^,先休息一晚&,养足了精神再去看他!”东方珩轻轻吻吻沈璃雪的樱唇*,目光幽深:“我让人送晚膳和热水过来*!”

    沈璃雪一向爱干净,每天睡前都会沐浴*,在黑雾山上走了两天*,又弄了一身烟尘^*,她肯定是要好好沐浴^*,洗去满身尘土的&&。

    “东方珩,你去哪里?”东方珩目光疲惫,却没有休息的意思^^,沈璃雪皱眉询问。

    东方珩沉声道:“去找南疆鬼医^,问问他爷爷的病何时能好!”

    东方珩离开帐蓬不久&,下人就送来了晚膳^&&,沈璃雪用着膳食^。

    下人们又抬了一展屏风和一只木桶过来,倒上热水后^,又洒了许多花瓣。

    沈璃雪用了晚膳*,走到屏风后*,褪去衣服,走进浴桶*,洗去满身石屑,擦干水珠*,换了身干净衣服,躺到了床塌上&。

    床塌很软^,很舒服^,帐蓬里燃着熏蚊香*,香气很清淡,没有什么不适,山脚的夜有些冷^,沈璃雪盖了层薄被*,头沾着枕头,很快进入梦乡^。

    李幽兰也得到了一只小帐蓬,沐浴更衣后&&,她并没有休息,而是走出帐蓬&,顺着药香来到了南疆鬼医熬药的地方^。

    看着南疆鬼医将熬好的寒石花倒进碗里,她眨眨眼睛:“大夫^&,您也忙了许久&,肯定累了&,我是圣老王爷的孙女,这药就由我给他送过去吧?**!?br />
    南疆鬼医狐疑的看了李幽兰一眼:“老夫在圣王府住了许多天&,没听说老王爷有孙女??*!”

    李幽兰不自然的笑笑:“我家和圣王府是世家好友**,我叫圣老王爷爷爷,也是没错的&!”

    “原来如此^!”南疆鬼医了解的点点头,微笑道:“多谢姑娘好意&,这药刚熬好*,很烫*,姑娘细皮嫩肉^,会被烫到&*,老夫不敢劳烦姑娘^!”

    说着^,南疆鬼医端起药碗&&,稳步走向老王爷所在的帐蓬&。

    李幽兰目光一凝&,纤细一弹*&,一道光芒对着南疆鬼医的膝盖打了过去,南疆鬼医腿一弯^,身体不受控制的倒向地上^。

    “小心^?^!崩钣睦妓布淅吹侥辖硪缴肀?,扶住他的同时,接住了药碗:“这么珍贵的寒石花*,洒了可就浪费了&*!”

    “多谢姑娘!”南疆鬼医站稳身体&*,叹了口气:“人老了,不中用了!”

    端着碗*,闻着药中散发的阵阵清香,李幽兰勾唇一笑^,她有好多年没见过老王爷了&*,都不记得他长什么模样,脑海里隐约有些影像&,他是个很和蔼可亲的人*,他重病,自己送药进去&,肯定能给留他留下很好很深刻的印象*。

    站在帐蓬前^*,李幽兰再三打量自己,无什么不妥,清清嗓子,正欲说话,子默挑开帘子走了出来*^,见到李幽兰&&,目光平静无波,瞟一眼她手中的药碗*,淡淡说道:“药熬好了**!”

    “是的?&!崩钣睦嫉愕阃?*,美眸中闪过一丝不悦,一名侍卫*,居然挡她的路^&。

    他是圣王府侍卫^,她也不好过多为难,准备越过子默进房间^&*。

    不料*,子默抢先伸手端过了药碗:“多谢李姑娘!”帘子一扯&,他和药碗进了帐蓬*,将李幽兰隔在了门外&。

    看着空荡荡的双手&,李幽兰气的咬牙切齿^,可恶的侍卫,居然敢耍她。

    “姑娘,夜深了&,怎么还不回房休息^*!”淡漠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李幽兰转身看去*,一队巡逻侍卫站在不远处*,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的盯着她^*,好像她是个小贼^**,被抓当场&。

    “我出来散步*,马上回去休息!”李幽兰不自然的干笑两声,压制着心虚*,转过身,快速走向自己的帐蓬,心里十分郁闷^*。

    搭着帐蓬在外面过夜^,圣王府还守卫这么森严,圣王府里的森严戒备可想而知*。难怪没人敢擅闯圣王府。

    朦胧中,沈璃雪感觉有什么东西脸上不断游动,凉凉的^,就像在黑雾中,东方湛扶在她腰上的手&,冰冷的毫无温度*。

    心中猛然一惊,她迷蒙的神智瞬间清醒,猛然睁开了眼睛:“什么人?”

    翻身坐起时&*,沈璃雪一掌打了过去*,清冷的目光四下观望^,墙角的一张小圆几被打倒在地^,帐蓬里空荡荡的,除了她没有半个人影&。

    没人&?

    沈璃雪一怔&,难道刚才都是自己的错觉^?

    房间里静悄悄的,沈璃雪也睡意全无*,揉揉额头,闭闭眼睛&^,翻身下了床^,拿过一旁的外衣穿上^*,她挑开帘子*,走出了帐蓬&。

    东方天空早已大亮^,红彤彤的太阳在云层下时隐时现*&,不远处*,有的侍卫们还在巡逻^,有的在做早膳。

    随便叫住一名侍卫,沈璃雪问道:“安郡王呢&?”

    侍卫们都认识沈璃雪,态度十分恭敬,一报拳:“回郡主*,郡王昨晚为老王爷守夜*,刚刚回帐蓬休息*!”

    沈璃雪点点头&*,东方珩刚刚休息*^,她就不去吵他了*。

    清晨的空气非常清新*&,怡人,沈璃雪深深呼吸&,顺着帐蓬一直向前走*,不知不觉间,来到一条小河前,摸摸自己有些凌乱的头发&,她从荷包里拿出木梳&,走向河边*。

    先洗了脸,用棉帕擦干^,拿着木梳轻轻梳理自己乌黑的长发^,平静的水面清析的映出沈璃雪的倒影,纤手轻动,木梳轻梳,黑色的长发如墨缎般柔软顺滑。

    突然^&,一张美丽的小脸投射在水中,沈璃雪蹙了蹙眉*^,装没看见^*,继续对水梳妆&。

    李幽兰看着沈璃雪丝绸般的长发,眸中闪过一丝冰寒*,瞬间又恢复正常^,站到沈璃雪旁边*^,娇娇俏俏的笑道:“璃雪郡主*,这么巧&,你也来河边洗漱^&!”

    沈璃雪笑笑:“的确很巧!”如果李幽兰没有跟踪她来到河边,那才叫真的巧:“李姑娘昨晚睡的可好!”

    “很好*?!崩钣睦寄抗馕⑸粒骸袄贤跻蚜薧,璃雪郡主可曾见过&?”

    沈璃雪摇摇头:“还不曾!”

    李幽兰笑容璀璨:“我已经见过老王爷&&,很和蔼的一名老人呢^,和我记忆中的他一模一样……”

    沈璃雪挑眉&,李幽兰是在向自己炫耀老王爷喜欢她&?还是炫耀她在自己之前见到了老王爷?

    老王爷是东方珩的长辈*,沈璃雪迟早都会见到*,李幽兰不过比她早见了几个时辰^&,有什么值得炫耀的&,无聊^!

    沈璃雪不说话,李幽兰以为她在黯然伤神*,美眸中的得意更浓:“璃雪郡主,老王爷他……”

    “两位好心的姑娘*,能扶老夫一把吗^?”一道苍老的声音突然响起*。

    沈璃雪转身一望&,一名五六十岁的老年男子坐在地上*,面色微微有些痛苦*,显然是摔着了*^^。

    男子面容虽老&,却很有精神&,尤其是那双眼睛,幽深似潭*,即便是穿着粗布衣服,也丝毫遮不去它的光彩*。

    见沈璃雪^,李幽兰看向他,老人无奈的叹息:“我年龄大了&,行动不利,摔倒起不来了*!”

    李幽兰皱皱眉,老头那身粗布衣服,都洗的泛黄了^,一看就知道是穷人家的贱民,她可是李家的嫡女*,身份高贵,哪能纡尊降贵去扶一名平民百姓*。

    沈璃雪拢起头发&,三两下扎好&,快步走了过来,小心的将老人家扶了起来&,他的衣服虽普通^*,身上却很干净,没有丝毫异味*。

    沈璃雪自自然然^,没有丝毫不适:“老人家^*,大清早的&,你怎么独自一人来了这里*?”

    老人家揉揉疼痛的腰^,满眼开心:“我孙子要娶孙媳妇^^,我就早起上山砍柴&&,多卖些钱&,送些好的聘礼^*!”

    沈璃雪蹙了蹙眉:“您孙子娶媳妇&,应该让他自己赚钱送聘礼,您这么大年纪了^,应该在家里好好享福才是,别再为子孙过多操劳了*!”

    “孙子也是这么劝我的,可老头我闲不住,在家里闷的慌&,就出来砍柴了&!崩先思倚θ萋?^,手扶着摔疼的腰^,神神秘秘的压低了声音:“孙子不知道我出来……”

    李幽兰冷笑**,砍柴赚聘礼,这家人是有多穷啊^*,娶的儿媳妇&*,肯定也是贫困人家的孩子,穷上加穷啊,他居然还这么开心&。

    沈璃雪扶扶额头*,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您不见了^,家人肯定会很着急的*,您家在哪里^,我送您回去?!?br />
    “真的啊&,多谢姑娘了!”老人家笑逐颜开,在沈璃雪的搀扶下,颤微微的向前走:“我家不远的*,就在前面……”

    李幽兰挑眉,荒山野岭,附近都没有人家*,这老头所谓的附近^*,肯定也要走上几十里路,沈璃雪真要送他回去……

    “孙媳妇进门后^,我很快就会有重孙抱了,到时&,我就不出门了^,专心在家看重孙……”老人家一边走^,一边向沈璃雪唠叨。

    “恭喜您了*!”沈璃雪笑着倾听&,人果然是要知足常乐,普通的百姓&,有儿有女^,全家其乐融融&,不比富贵人家差^。

    面前的道路一马平川,各个方向都能走,沈璃雪问道:“老人家&&,要走哪个方向!”

    “那边*!”老人家指了一个方向&*。

    沈璃雪笑笑*&,扶着老人家向前走去^,老人家开心的笑声响在耳边^,她眨眨眼睛,人逢喜事精神好&,这老人家可真健谈^。

    李幽兰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看着相谈甚欢的沈璃雪^,老人家&,挑挑眉^&*,沈璃雪和一名贱民,居然能说得到一块^,真真是污了她那高贵的郡主身份……

    “老人家,您的家就在正前方*?”远远的,沈璃雪看到了圣王府搭起的一个个小帐蓬^,老人家还在喋喋不休的说个没完没了。

    “是的,走一段路就到了^!”老人家扫了一眼前面的帐蓬*,笑容满面的说着。

    沈璃雪扬扬嘴角&,老人家要路到帐蓬,到时,让圣王府侍卫送他回家^,也免得他再走动&,扭痛伤口^。

    远处奔来一队侍卫,为首一人正是子默&,沈璃雪正准备让他送老人家回家&,子默等人满面正色,对着老者恭敬行礼:“老王爷&!”

    ------题外话------

    (*^__^*)嘻嘻……谢谢亲们的花花,钻钻,打赏,票票*,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49》,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49 争抢寒石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49并对腹黑郡王妃149 争抢寒石花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4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