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 携手并肩

    “你们都听到了?”南宫啸声音淡淡,没有半分波澜。

    “听的也不是太全&!”沈璃雪,东方珩来到屋顶时,云南王和东方啸的谈话已经接近尾声,她们听到的秘密&,不过是九牛一毛&。

    “我父王封地云南,你们可知我为何会久居京城?”事情被撞破&,南宫啸也不打算再隐瞒,淳淳善诱&,引出秘密。

    沈璃雪目光一凝:“你是质子?”

    南宫啸点点头,幽深的目光看向漆黑的夜空,邪魅眸底冰冷流转:“我父王打下了四分之一的青焰江山,封地为王,功不可没,多年来,云南被我父王治理的美丽富饶,兵强马壮,即便我父王没有谋反之心&&,皇帝也一直在怀疑,防备他!”

    九五之尊的宝座&,人人都向往,为了坐上那座高位&,亲生兄弟都可同室操戈,互相残杀,何况是与他没有任何关系的外姓王&。

    君者,疑心也,没有哪位皇帝会容忍一名外姓王爷与他平起平坐&。

    “这些年&,你在京城,过的如何&?”沈璃雪的声音轻轻的,柔柔的,是对朋友的关心。

    质子的生活,一般都不会好过,南宫啸天天悠闲自在的在京城闲逛&,表面看着潇洒&&,风流,真实的凄苦&&,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南宫啸轻摇着折扇&,扇出阵阵凉风:“我父王在云南一直都很安份,没起过叛乱之心,皇帝待我也算不错&,没有太为难我&,明里暗中的试探,倒是有过不少&&?!?br />
    沈璃雪眨眨眼睛:“皇帝都是如何试探你的?”

    “方法很多,层出不穷?&!蹦瞎ツ抗獬亮顺?&,挑眉看着沈璃雪:“你可还记得&,咱们初次相见的青州城?”

    “当然记得!”南宫啸让侍卫们紧闭城门,对城外放箭&,沈璃雪险些被乱箭射死&&。

    “去青州平兽乱&,本身就是对我的试探&,城外那些难民里&,有皇帝派去试探我的奸细&,我不想暴露实力&&,才会下令将他们全部射杀!”南宫啸花心风流&,纨绔不化,是非不分,滥杀无辜&,他给皇帝的印象越坏,皇帝越会放松警惕。

    “如果你的实力被皇上察觉到,会怎么样&&?”沈璃雪看着南宫啸,压低了声音&。

    南宫啸挑眉思索片刻,漫不经心道:“不会杀了我,会将我重伤&,就像东方珩患心疾一样,死不了&,也治不好&&,一辈子病恹恹的!”

    “皇上年龄大了,对很多事情很敏感,经常疑神疑鬼,心胸也变的狭窄,如果下一任皇帝是心胸开阔&&,明辨是非的明君&,断不会再怀疑忠良&,残害无辜!”一直没有说话的东方珩蓦然开口,冷光流转,清华高贵。

    “明君?”南宫啸嗤笑:“你们可知我父王为何会被陷害?”

    “他得罪了皇子?”沈璃雪猜测。

    南宫啸沉重的摇摇头:“我父王来京的第二天&,太子,湛王他们都曾在暗中拉拢他,他表示不会参与皇位之争&&,不会站在任何皇子那一边,他们就对我父王起了杀心&,用那么卑鄙的手法设计陷害!”

    沈璃雪目光一凝,若真是如此&&,那名皇子的心胸未免太过狭窄:“你可知道幕后主谋是谁?”

    “皇子中的某一个!”具体是谁&,南宫啸还没有查出来:“我父王想让百姓过平静的生活,不想再生灵涂炭,绝对不会谋反,可皇帝的一再怀疑&&,皇子的设计陷害,推波助澜&,是在逼我们造反!”

    “你可有怀疑的对象&?”东方珩放下茶杯&,抬眸看着南宫啸。

    “依我看,不是太子,就是湛王&!”南宫啸眯眼说出这两个名字,皇室皇子里&,这两人势力最大,能力最强&&,能设出这么周密的计策,非他们两个莫属。

    沈璃雪凝眉,太子进退有度&&,湛王温和有礼&?表面上看&,他们都不是这么心狠手辣的人……

    “你娶了玉儿,与皇帝联姻,皇帝对你的戒备应该会有所放松?!?br />
    “东方玉儿是皇室郡主,也可以说,她是皇上变相派到我身边的探子&&,只要我一有风吹草动&&,皇上就会立刻知晓!”

    南宫啸叹了口气,皇帝的暗探是少了,多了个明探天天晃在他身边,还能明正言顺去他所有私密的地方&,窥探到更多的秘密。

    “玉儿性子泼辣&,直爽,但不是爱告状的小人&!”沈璃雪不赞同南宫啸的意见。

    “东方玉儿带着偏见嫁给我,肯定会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眼,时时处处找我的错&,无形之中,已经成了皇帝的探子&&!”这也是皇帝让东方玉儿嫁给南宫啸的另一个原因&,两人不合,不会夫唱妇随&。

    看着南宫啸阴沉,冰冷的目光,沈璃雪目光一凝:“你想过谋反吗&?”云南王年势已高,不愿再起征战&,南宫啸很年轻,有尊严&,有傲气,长期受人怀疑&,压迫,必定会引起反弹&。

    “那就要看看事态如何发展&!”如果下一任皇帝是明君&,不再怀疑,压迫他&&,他当然不会反,如果是那个设计陷害他和云南王的无耻小人,他绝对不会再忍耐!

    “东方珩&,你年纪轻轻,手握边关兵权&,也要小心&!”那名皇子心思狠毒&,喜欢掌控一切,肯定不会让重要的兵权落到别人手中,东方珩虽然也姓东方&,但他战功赫赫,是年轻一辈中的翘楚,功劳盖过了任何一名皇子,他手握的兵权,那皇子一定会想方设法抢过去。

    东方珩看着茶杯&,袅袅热气上浮,遮去了他眸中的神色:“如果那名狠毒的皇子登基为帝,倒霉的不止一两个人&!”周密的计划&,狠毒的手段,足可见那人野心勃勃,肯定存了登基为帝的心思

    “现在的咱们,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揪出那名幕后主谋,绝不能让他做了皇帝!”南宫啸在京城做了多年质子&,质子生活的凄苦&,他比谁都清楚&。

    他是世子&,云南王过世后&,他可以回云南继承王位,但是他的儿子&&,会被留在京城继续做质子&,他不是任人摆布的人&,更不想自己的后代也被人摆布&。

    夜凉如水,沈璃雪,东方珩飞回了圣王府&&。

    管家在枫松院内来来回回的走动着&,焦急的目光不时看向院门&。

    衣袂翻飞间&,沈璃雪&,东方珩轻轻飘落于地,管家一怔&,随即快步迎了过来:“郡王,郡主,你们终于回来了&!”

    “出什么事了&?”东方珩凝眉询问,管家这么焦急的模样&,他记忆中只见过两次,发生的都不是好事。

    管家急声道:“回郡王,是老王爷&&,他听闻东方易被斩首,吐血昏迷……”

    东方珩目光一凝:“什么时候的事?”

    “半个时辰前&&!”管家不敢隐瞒&&,如实禀报&。

    东方珩拉着沈璃雪的手&&,快步走向老王爷的院落,目光阴沉的可怕:“不是让你叮嘱下人,暂时瞒着爷爷吗&?”

    管家低沉着声音,急声道:“卑职已经嘱咐过所有下人,不许向老王爷透露此事&&,是丁夫人(东方易正妻)在角落里悄悄哭泣,恰好被老王爷听到……”

    东方珩冷笑,爷爷几乎足不出户,整日呆在自己院落里&,丁夫人到哪里哭不好&,偏偏跑到他屋前去哭&,分明是故意透消息给他,他身体虚弱&,虽然和东方易的感觉不好&,但那也是他儿子&&,丧子之痛会要了他的命。

    “请太医了吗?”

    “南疆鬼医已经过去诊治……”管家急步跟在后面&,轻声回答&&。

    东方珩暗松了口气,有南疆鬼医在,爷爷应该无碍。

    老王爷的院子里灯火通明,丫鬟,小厮端着清水,铜盆以及各种药材来来回回的忙碌着。

    南疆鬼医正站在床前为老王爷诊病&,不许外人打扰。

    沈璃雪站在内室门口,透过串串珠帘向里望去,雕花大床上的人看不到脸,但浓重的药味弥漫整个房间,昭示着他的病情很重。

    她轻声叹息,就算东方易犯了天大的错&&,那也是他亲生儿子,白发人送黑发人,老王爷肯定悲伤难过&。

    南疆鬼医擦着额头虚汗走了出来,目光憔悴&,脚步也有些飘浮。

    “鬼医,老王爷病情如何?”东方珩走上前&,深邃&,透着担忧的目光看向内室。

    南疆鬼医捋捋胡须:“病情暂时稳定,不过,他病的太久&&,伤了五脏六腑,想要恢复健康&&,需要服寒石花&!”

    “寒石花?”沈璃雪目光一凝:“那是什么药?”

    “是一味长在悬崖峭壁的神药,摘下后必须在三个时辰内服用,否则花枯萎&,就没有任何药效了!”南疆鬼医凝重着目光&,慎重解释。

    东方珩凝深目光,一步一步走进内室大床&,脚步沉重。

    沈璃雪目光沉了沉,看向南疆鬼医:“什么地方有寒石花&?”

    “黑雾山!”南疆鬼医一字一顿,目光凝重。

    “黑雾山!”东方珩瞬间凝深了目光&。

    沈璃雪眨眨眼睛:“黑雾山很奇怪吗?”居然让东方珩为之忌惮。

    南疆鬼医抬眸看向沈璃雪:“据说黑雾山是个死山,进去的人&,全都有去无回&&?!?br />
    沈璃雪目光一凝:“有这么邪门?”

    “别不相信,二十年前,有位将军不信邪&,带着一千大军进山,结果一个人都没出来!”南疆鬼医目光凝重,没有半分开玩笑的意思。

    “寒石花生长的环境十分特殊&,除了黑雾山&,其他地方根本没有&,想要摘到它,必须去黑雾山,的确是比登天还难!”

    沈璃雪蹙了蹙眉:“黑雾山距离京城近千里,就算摘到手,三个时辰内也拿不到京城?!?br />
    “管家,安排马车&,护送老王爷去黑雾山&!”东方珩走出内室&&&&,眼瞳深处闪烁着坚定的冷芒,急步走向门外:“本王先去黑雾山找寒石花,你们尽快跟上!”

    “东方珩,我跟你一起去&&!”沈璃雪奔出房间,急步追向东方珩&。

    “黑雾山很危险&!”东方珩目光深邃,大步前行着,他自己去黑雾山都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他不希望沈璃雪也去涉险。

    “我不怕危险!”东方珩走的飞快,沈璃雪有些跟不上&,伸手紧紧挽了他的胳膊,让他带着她走:“你一个人去&,岂不是更危险?!?br />
    “你真的要去黑雾山!”东方珩顿下脚步&&,看向沈璃雪。

    “是&!”沈璃雪重重点头,目光坚定。

    “山里危险重重,我自己都自顾不瑕,可没办法照顾你!”为了阻止沈璃雪去黑雾山&,东方珩撒了谎,将话说的绝情了一点儿&。

    “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沈璃雪修习了古代的武功,又有了东方珩的一半内力&&,一般的人不是她的对手,她完全可以自保&。

    “我们有可能会死在那里!”东方珩目光凝重,这也是他阻止沈璃雪进山的原因&。

    “没关系,要死一起死,总比你死了,让我做寡妇好!”沈璃雪更紧的挽住了东方珩的胳膊:“我对花草树木有些研究&,说不定能帮上你忙的&!”

    “好吧!”沈璃雪语气坚定&,态度坚决&,没有商量的余地,东方珩只得无奈妥协,仔细打量她一眼:“你先回房换身衣服,这身黑衣不合适&!”

    “一起去!”沈璃雪诡异的笑笑,拽着东方珩走向枫松园&,趁她换衣服&,独自离开&,休想!

    东方珩目光凝了凝,看沈璃雪的目光有些无奈,嘴角隐隐上扬起一抹优美的弧度。

    一盏茶后,沈璃雪换好衣服&,管家也命人备好了快马,食物&。

    黑雾山神秘莫测&&,不宜带太多人前往,除了东方珩&,沈璃雪,就只有子默和两名精英侍卫。

    沈璃雪不会骑马&,和东方珩同骑一匹,一行&,四匹马&,五个人&,飞速赶往黑雾山。

    快马急驰,沈璃雪坐在东方珩怀里&,打量着四周的环境,耳边呼呼的风声刮过,两旁的景色飞速倒退&,和在现代时坐车的感觉完全不同&,身后是东方珩强健的胸膛,心跳声强劲有力,暗示着他已经完全恢复健康&。

    “东方珩&,老王爷一直都体弱多病吗&?”沈璃雪来到青焰后,就听说老王爷在养病,根本没出过院子。

    “不是&!”东方珩摇摇头,深邃的眼瞳越凝越深:“爷爷文武双全,身体很强壮,年轻时和我一样,在沙场征战,后来&&,父亲母亲同时过世,爷爷伤心过度,一病不起&,从那之后&,身体越来越差,受不得半点刺激,大夫说是心病&,药石无医!”

    圣王府王爷、王妃同时过世一事,沈璃雪略有耳闻&&&,具体情形却不知道,看着东方珩有些悲伤的目光&,她不想再提起他的伤心事:“你知不知道寒石花长什么样子?”

    “寒石花生长的环境特殊,到悬崖峭壁边,看到它一眼就能认出!”东方珩回答着&,收紧双臂&,将沈璃雪更稳的护在怀里,策马急驰。

    怀中的小身体香香软软,柔若无骨,她身上独特的清新香气萦绕周身&,清雅迷人,若在平时&,他肯定会好好温存,可是现在,他有急事在身&,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

    东方珩一行人骑的都是日行千里的宝马&,第二天就到了黑雾山&,初晨的太阳暖暖的照射&,看着高耸入云&,萦绕着团团雾气的高山,东方珩蹙了蹙眉,这么大一座山&,想找寒石花,真的是难如登天,不过,他想做的事&&,从来不会半途而废。

    “山里危险重重,大家就不要分散了,一起寻找&&&!”

    沈璃雪拿出一张图纸递给东方珩,在他疑惑不解的目光中,轻声解释:“这是南疆鬼医给的寒石花样图,还有这个&&!”

    沈璃雪拿出一只药瓶&,倒出几粒药丸,在子默等人疑惑的目光中轻声解释:“鬼医说深山老林里毒物多,这颗药丸可让人在三天之内避百毒!”

    “进山!”将快马栓在山脚下,东方珩,沈璃雪&&,子默几人服下药丸&&,走进了黑雾山。

    初晨&,露珠遍地,鸟兽们也都醒了过来,几人沿着石径小路加快速度往上走,偶然听到一阵阵啾啾的鸟鸣。

    “郡王&,郡主,起雾了!”走在后面的一名侍卫轻声提醒。

    眼前淡淡的白雾轻轻飘动&,沈璃雪回头望去,他们周围,以及他们来时的路上都飘起了一缕缕人眼可见的雾气:“太阳越升越高,薄雾应该消散才对,它怎么越聚越多&?”

    “这里树木众多,枝繁叶茂,将天空的太阳遮去大半,阳光照射不进&,雾气就不会消散&!”东方珩轻轻说着,紧紧握住了沈璃雪的手腕:“雾气会越来越浓&,你们三个拉紧对方的手,千万不要走散了!”

    “是&&&!”男人之间手拉手,很别扭,但现在形势所迫&,他们也顾不了那么多,三人的手快速牵到了一起,并肩前行&。

    雾气越来越浓,颜色也由原来的纯白&,变成了淡淡的灰,耳边再也没有了鸟鸣声,甚至于&&,一丝风声也没有&,几人的脚步声清析的传入耳中,静的非常诡异&。

    “大家小心&!”沈璃雪前世时经常进山&&,有鸟鸣的地方有鸟居住&,很安全&,静寂之地&,普通鸟兽不能居住&&,相对危险。

    “嗖&!”一阵破风声急驰了过来,速度快的让人来不及反应&。

    沈璃雪微眯了眼睛,手中匕首狠狠甩了出去。

    “吧哒!”东西被匕首刺穿,掉落在地。

    “这是什么东西?”看着地上半透明的青色不明物&,众人俱是一惊。

    “是青蛙吗&?”沈璃雪皱眉&,不明物长着四条小短腿&,两长两短&&,背上一道青,一道浅青,吐着长长的舌头,和青蛙一模一样,不同的是,青蛙的身体是实的,它却是半透明的,很像现代科学家们研究的变异动物&。

    “看着像&!”一名侍卫蹲下身体&,伸手去拔青蛙身上的匕首&。

    “别碰&&!”沈璃雪急声提醒。

    侍卫的身体一哆嗦&,向后退去,那只被刺穿的青蛙恰在此时抬起了头,眼睛猛然凸出&,长长的红舌头带着一丝液体,瞬间吐了出去,擦着那名侍卫的衣角滑过,落到了不远处的草地上&。

    “滋滋滋!”青草落上液体&,以人眼看得到的速度快速枯萎,眨眼之间&,五米内的植物死的干干净净&。

    侍卫怔怔的低头看去,沾上了液体的衣角&,已经消失了一大片,如果那毒吐在他身上&,他就必死无疑:“多谢郡主救命之恩!”想想刚才那惊险的一幕,侍卫心有余悸&。

    “不必言谢,这座黑雾山很怪异,大家都小心点儿!”沈璃雪叮嘱着,握紧了东方珩的大手,在浓雾中摸索着,一步一步慢慢向前走去。

    “真毒!”另一名侍卫看着彻底死去的青蛙,满目惊叹&&,只是一只青蛙&,就有这么强的毒素,难怪这黑雾山让人有来无回&。

    太阳越升越高&,山里的雾气相对淡了些&,沈璃雪&,东方珩走到一座大石旁,举目远眺,他们才走了很小的一段路&,想摘到寒石花&&,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郡王&,郡主&&,吃些东西吧&!”连日赶路,他们一直没怎么休息&,又爬了半天山&&&,早就饿了,吃些东西,补充补充体力&。

    侍卫们打开包裹&,顿时一惊,里面的食物全部长满了白毛&,严重的已经变成了一团一团的黑色&,都不能再吃了&&!

    “这是昨天放的食物&,这才一天&,怎么就变成这样了?”侍卫震惊,就算是夏天,食物放不住&,也不至于坏的这么快。

    “应该是山上的黑雾&&,让食物腐烂变质了!”沈璃雪擦擦额头的香汗,在现代,白雾众多,有时因环境的影响,也会出现一些颜色较深的浅灰雾,雾气里带着一些让人致病的病菌&。

    这黑雾山上的雾气,应该是带了某种很厉害的毒素&,才会让食物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腐烂,幸好他们提前服了药,否则,肯定会中毒&,这黑雾山果然不一般,时时杀人于无形。

    “救命,救命!”急切,娇俏的呼救声远远传来。

    沈璃雪,东方珩相互对望一眼&,这山里除了他们&,还有其他活人。

    转过头,透过薄薄的淡雾,看向一望无际的树木&&,石头&,渐渐的几道人影淡了出来,为首一人一袭蓝色锦衣,面容英俊,气质温和&&。

    沈璃雪目光一凝:东方湛,他怎么也来了这里?

    目光转向东方湛身侧,是一名年轻女子&&&,即便花容失色,也是美丽迷人,两人身后还跑着五六名侍卫&,再往后看,瞬间震惊&。

    “那……那是什么&?”侍卫震惊着&,说话都不连贯了&,密密麻麻,红的&,黄的,青的,花的,大大小小&,粗粗细细全是蛇&。

    “快跑!”沈璃雪面色一变,高声提醒着,拉起东方珩快速向前跑去&,那么多蛇&,数都数不清,吃人不吐骨头&,他们根本惹不起。

    子默三人也紧跟在两人身后,运用轻功,快速前行。

    东方湛被蛇追&,茫无目的的在山上乱跑,想要甩掉那些蛇群&,看到东方珩&&&&,沈璃雪,就向他们跑了过来。

    沈璃雪&&,东方珩看到蛇群&,没有前来营救&,而是转身就跑,他没有生气,因为他深知这些蛇群的厉害,他们两人冲过来,根本就是找死:“安郡王,璃雪&,你们怎么也来了黑雾山&?”

    “有事要办&&!”东方珩冷冷敷衍着。

    “东方湛&,你怎么招惹了蛇群&?”密密麻麻的蛇已经近在咫尺&&,沈璃雪运用轻功快速前行&,没心情和东方湛客套。

    “我们进山后遇到一条大蛇&,就杀了它,挖了蛇丹&,不知怎么的&,就有蛇陆陆续续的攻击我们&,后来&,那些蛇连在一起&,就形成了可怕的蛇群!”

    跑在东方湛身边的女子扬扬手中的蛇丹&,满目不解,不过一条蛇而已&,怎么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应?那些蛇也很古怪,杀死一批,再来一批,多的杀都杀不完。

    沈璃雪横了女子一眼:“你们挖的肯定是蛇王的蛇丹&!”深山老林&,惹谁不好,偏偏要去惹蛇群&。

    “这些蛇很厉害,有浓雾的阻拦&,它们也能轻松跟在我们身后&?!彼窍菰谏钌脚ɡ?,都快迷路了,那些蛇却对地形清楚的很&。

    沈璃雪冷冷瞟了女子一眼:“蛇跟踪人&&,靠的不是眼睛,而是嗅觉&,只要闻过了你的气味&,它一辈子都不会忘,浓雾对它们没有任何影响&!”

    “可有逃生的办法&?”女子可怜兮兮的看向沈璃雪,他们被这些蛇缠住了,就算能跑出黑雾山,那些蛇也不会放过他们。

    “用力向前跑,别被蛇追到,就是最好的逃生办法!”沈璃雪没好气的回了女子一句&,蛇的报复心很强,你把它们的王给杀了,它们不追着咬死你才怪。

    扑腾腾&,一只小鸟轻拍着翅膀欲飞过&,一条黄蛇猛然跃起&,一口将小鸟吞进了肚子里,几片羽毛在半空中打着旋,轻轻飘落于地&。

    侍卫们嘴角抽了抽&,如果被蛇群追到&,他们肯定也会被吞进肚子里,连骨头都不剩&&&。

    跑着跑着&,众人面前现出一片湖泊,那名女子眼睛一亮:“前面有水湖&,咱们快跳下去,逃避蛇群!”

    “蛇的水性比你还好,如果你想死,就直接跳下去&!”不是沈璃雪刻薄她&,而是她想的办法都不是办法&&,如果大家按她说的做了&,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女子急的面红耳赤:“那要怎么才能逃避蛇群&?”她已经被蛇追了大半天了,累的气喘吁吁,都快跑不动了。

    沈璃雪看看两边的树木,目光一凝:“咱们快越过湖泊!”

    东方珩&,子默&,两侍卫都没有异议&,运用轻功从湖上飘了过去。

    东方湛目光沉了沉&,也轻飘过湖。

    那名女子紧随其后&,看着穷追不舍的蛇群,眼圈微红:“蛇会游水,它们会追过来的!”

    “我知道!”沈璃雪轻轻飘落在湖泊对岸&,停下脚步,指着几根大树道:“快把这些树的枝叶砍断,扔进湖里,砍的越碎越好。

    ”是!“子默和三名侍卫拿出长剑,对着大树一顿狂砍,枝叶斩成一小段一小段&,快速投进了湖里。

    女子皱眉看着沈璃雪:”你在做什么?“木头扔进水里会浮在水面上,那些蛇可以顺着木头游到这边,来追他们&&。

    沈璃雪冷哼一声,捡了掉落在地的枝叶扔进湖中:”小姐,请你看看水面和刚才有什么不同?“

    女子转头看去,清澈的湖面上浮了一层细细碎碎的油花,猛然一怔:”这是?“

    沈璃雪勾唇一笑:”这几棵树是油脂树,它的枝叶里有许多油&&!“

    看着那些蛇一条接一条,前仆后继的游进湖里,最前面那些蛇&,眼看着就要游到他们面前了&&,沈璃雪挥手将火折子扔进水里。

    只听轰的一声,水花四溅的湖面腾起熊熊大火,顺着油花,瞬间漫延了整个湖泊&,无数条蛇都被大火点燃,置身在火海中,胡乱翻腾&&。

    女子看沈璃雪的目光充满了震惊:她真聪明……

    沈璃雪转头看向子默:”子默,带硫磺了吗&?“

    ”带了!“子默拿出一只小瓶子,山里有蛇有虫&&&,硫磺是进山的必备品。

    ”沿着湖泊洒硫磺&,防止蛇上岸!“沈璃雪看向湖泊,有些烧的轻的蛇拼尽全力往岸上爬&,数量还很不少&,如果被它们爬上来&&&&,肯定还会继续追着他们。

    ”是&!“子默和两名侍卫各拿着一些硫磺,快速洒在湖岸边&,蛇怕硫磺,不敢再上岸,闷在火海里,湖乱翻腾着,大火冲天&,熊熊燃烧,因有湖泊的阻拦&,大火没有漫延&&,只在湖里燃烧。

    东方湛看向沈璃雪,她静静的站在湖边&,美眸中闪着自信满满的清冷光华&。

    他一直都知道她很聪明&,却没料到&,她还有着他们这些皇室皇子都不具备的见识,胆识与独特见解。

    女子紧张的看着湖面:”姑娘&,你不是说蛇会游水么&?如果它们沉到水里,大火就烧不到了!“

    ”蛇体很轻,一般都是浮在水面上的&,蛇也没有那么高的智慧&,遇险不懂思考逃避方法,湖泊很大&,烧掉了大半的蛇,后面那些蛇&,会望而生畏&&,暂时不敢再前行!“

    沈璃雪淡淡说着,看了一眼满湖的死蛇,缓步走到东方珩身边:”蛇群已经解决,咱们走吧&!“

    东方珩点点头,握了沈璃雪的小手转身前行&。

    ”安郡王,黑雾山危险重重,若非特殊情况&&,你,我都不会进来&,不如咱们结伴前行如何&?“东方湛看向东方珩&,一袭蓝衣,高贵&,温和,卓尔不群&。

    东方珩看了东方湛一眼:”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方湛微微一笑,也不气恼:”进黑云山,无非是为了找药,咱们同是人类&,在危险的动物面前,算是同一战线!“

    见东方珩丝毫不为所动,东方湛悄悄向女子使了个眼色&&&,女子心神领会,对东方珩福福身:”小女子李幽兰见过安郡王&?!?br />
    李幽兰!子默和两名侍卫怔了怔,李幽兰是李家最宝贝的嫡女&&,也是东方湛的表妹&,对毒术颇有研究&,她喜欢钻研各类毒术,极少参加贵族宴会&&,京城有许多人也只是听说过她的名字,没见过她。

    ”湛王何意&?“东方珩冷冷看着东方湛。

    东方湛轻轻笑笑&,礼貌客气:”黑云山毒物众多,幽兰精通毒术&,也可解百毒&,如果咱们两队同行,一路上&,也可互有照应&&!“

    ”璃雪也懂医术&&,如果本王真中了毒,她也可以解!“东方珩冷冷说着&,握紧了沈璃雪的小手。

    东方湛挑挑眉:”真的不准备与本王同路?“

    ”湛王来找药,我们也来找药,找的药不同&,去的地方也不同&,还是分道扬镳的好&!“沈璃雪微笑着望了望清雅的李幽兰:”被蛇追过一次&,已是刻骨铭心&,我们不想再被追第二次&!“

    子默眉毛挑了挑,李幽兰招惹了蛇群,璃雪郡主平息了蛇群的狂追,算起来&,璃雪郡主比李幽兰厉害,他们的确没必要与爱闯祸的女子为伍,在黑云山里给自己惹麻烦。

    ”走吧!“东方珩拉着沈璃雪的小手缓步前行,子默和侍卫紧随其后。

    东方湛立于原地没动&,看沈璃雪的目光多了一层深思。

    东方珩,沈璃雪走进雾中&&,消失不见,东主湛回过神&,看向李幽兰:”你要找的药在哪个方向?“

    李幽兰仔细看看四周的环境&,向前一指:”应该在那个方向!“

    东方湛目光一凝,是东方珩,沈璃雪消失的方向:”走&!“

    阳光普照,雾气蒙蒙,沈璃雪,东方珩&&,子默来到了一条河流边,侍卫拿出两只小瓶,走向河流&&&。

    天气很热,他们走了很长一段路,早渴了,刚才那条湖泊烧了蛇,水不能喝,好容易遇到一条清澈的河流,必须解解渴。

    ”表哥,这里有水!“清雅,喜悦的女声响起&,沈璃雪不抬头也知道是谁来了&,眉头皱了皱&,不是说分道扬镳吗?他们怎么又追上来了?还是说他们要找的药,也在这个方向?

    ”郡王&,郡主&&,请用!“侍卫将两瓶水递向沈璃雪&,东方珩。

    沈璃雪接过水瓶&&,放至唇边,一股若有似无的味道钻入鼻腔,她皱皱眉头&,侧目望去,水边的土壤是浅红色的&。

    眼看着东方珩就要喝下清水&,她目光一变,挥手打掉了他手中的水瓶:”水不能喝!“

    侍卫一惊,扑通跪倒在地:”郡主明鉴,卑职不敢暗害郡王&,郡主!“

    ”不关你的事&,是这条河有问题&&&!“沈璃雪凝眉看向清澈的河水。

    水不能喝吗?她怎么没察觉到半分毒气&?李幽兰蹙了蹙眉,反复用银针试清水&,银针依旧银光闪闪&,没有半分变色:”璃雪郡主&&,水里没毒,可以饮用!“

    沈璃雪凝深目光:”水里的确没毒,却有一样非常特殊的东西,名叫重金属,如果人喝了,很快就会没命&!“

    ”重金属&?“李幽兰皱眉:”那是什么东西?“这么古怪的名字&&&,她还是第一次听到&。

    子默等人也满目疑惑的看着沈璃雪&&,重金属的水,不能喝&?

    ”就是能让人死亡的东西&,比毒药还厉害&&!“沈璃雪简单扼要的解释着,毒药能察觉到毒性&,那东西可是半分毒性都察觉不到的&&。

    ”真的吗&?“李幽兰还是有些不太相信&,仔细看看清澈的河水,磨了磨自己快要干裂的嘴唇&,喝还是不喝?

    ”??!“一名侍卫突然捂着喉咙&,痛苦的哀嚎着&,在地上来回翻滚,面容扭曲。

    ”你怎么了&?“李幽兰吓了一跳&&,急忙后退几步,快速翻找药丸&。

    ”水……水……“侍卫手指着河水,从喉咙里挤出几丝声音&。

    李幽兰一怔:”你喝了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47》,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47 携手并肩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47并对腹黑郡王妃147 携手并肩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4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