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 云南王谋反?

    “不去!”东方珩一口回绝,声音冷若寒冰,湛王府的宴会,他没什么兴趣。

    “是^!”侍卫放下贴子,退出房间。

    沈璃雪看着那烫金的请贴,挑眉,世人皆知他重病缠身,奄奄一息*,如果去赴宴,岂不是向人昭示他在装??!

    东方珩看向南疆鬼医:“鬼医,这段时间,劳烦你继续住在圣王府^*,每天按时来枫松院请脉&!”如果南疆鬼医离开圣王府*,就是在变相透露他痊愈*。

    “老夫也正想研究玉琉璃是否孕于极品玉内*,暂时不会离开青焰^&!”南疆鬼医捋着胡须点点头:顿了顿&,漫不经心道:“璃雪郡主懂医术?”

    沈璃雪莞尔:“我只懂些粗浅的针法,把脉治病博大精深,我并不精通&*!”

    “这样!”南疆鬼医目光沉了沉:“我这里有两本针法书籍,如果郡主喜欢^,可以看看,修习修习!”

    他打开药箱^,拿出两本线装书&,递向沈璃雪*。

    “多谢鬼医*!”南疆鬼医医术精湛^,能让他时时带着的医书*^,定然是孤本&*,世间难求,沈璃雪喜好银针*^^,没有推辞*,接过了医书*。

    “郡主喜欢就好^*!”南疆鬼医看着沈璃雪清冷的眼睛*,笑的高深莫测^,背了药箱,走出枫松院^&。

    沈璃雪翻开书页&,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小字^,挑眉:“咦&,这不是书,是南疆鬼医多年经验积累写成的针法笔记&!”

    东方珩望望厚厚的笔记:“南疆鬼医的医术,轻易不会外传*,他想收你做徒弟&!”

    “收我做徒弟*&?”沈璃雪一怔&&,她是现代人^,对古代把脉治病可不在行:“我的医术很差!”

    “南疆鬼医选择你^,肯定有他的道理!”东方珩拿过另一本笔记翻了翻,是治疗各种疑难杂症的,南疆鬼医的亲笔笔记&*,比一些医书都珍贵*,他大方的送给沈璃雪,对她这个徒弟很重视,又教的不留痕迹^。

    巡逻侍卫们的脚步声走近*,又渐渐远去**,沈璃雪想起了宴会之事&&^,合上书本&,压低声音道:“东方珩*,你和东方湛&,很不合?”

    他们两人见面,偶尔客套问候,那淡漠的语气*&*,疏离的态度,分明就是无形的矛盾与隔阂。

    “一言难??!”东方珩看向窗外湛蓝的天空,他和东方湛之间的矛盾很特殊*,常人都料想不到:“不提东方湛&,明天咱们去醉仙楼用膳!”

    “你不怕被人看到,怀疑你装???”沈璃雪挑眉看着东方珩^。

    “乔装改扮一下,无人能认出本王!”东方珩是青焰战神,这点小事*,根本难不到他:“醉仙楼新推出了百珍宴*,味道极美,不去尝尝&,有些可惜*?!?br />
    “百珍宴?”沈璃雪目光一凝,好奇道:“是什么样子的*?”

    东方珩神神秘秘:“到了醉仙楼你就知道了!”

    白斩鸡^,红烧鱼块&,回锅肉*,蚂蚁上树^^,明明是非常普通的一道菜,加入几味药材^,或放入几种相生的食材,成了药膳^,味道更加鲜美*,还能强身健体,大受宾客欢迎&^*,看着大厅内来来往往&&,络绎不绝的宾客,沈璃雪点头赞叹:“醉仙楼的主人,真是个天才商人!”

    东方珩挑挑眉*,他只是结合自己的病痛,命圣王府的厨子做了药膳,感觉味道比普通的饭菜更美三分,就让醉仙楼做药膳待客&&&,这样就成了天才商人?

    夹了一块红烧鱼放进沈璃雪碗里:“尝尝红烧鱼,味道很鲜美*!”

    红烧鱼入口,肉香夹杂着淡淡的药香弥漫在唇齿间*&,让人回味无穷^,沈璃雪点头:“味道真不错!”

    “东方珩,你不是重病缠身,连湛王府的宴会都无法参加吗&*?怎么好端端的在这里吃百珍宴?”伴随着戏谑的笑音*,南宫啸推门走了进来^,折扇轻摇&,妖孽的脸上带着欠扁的笑&。

    东方珩头也没抬,继续给沈璃雪夹菜:“南宫世子不也一样没去赴宴!”开宴的时间,南宫啸出现在醉仙楼,当然也是没去湛王府。

    “湛王府人太多^,又烦又乱,本世子不喜欢,还有&^^,他那府上的食物对本世子来说&,不及醉仙楼的百珍宴^!”南宫啸毫不客气的坐在了东方珩对面,邪魅的目光扫过满桌饭菜:“这么多菜,你们两人也吃不完,不介意多加我一个吧!”

    说着^,他刷的合上了扇子^^^,非常自然的拿起筷子夹菜。

    东方珩瞟了南宫啸一眼,眸中暗带着冰寒:“南宫世子沦落到蹭饭的地步了*?”他和沈璃雪单独用膳的美好氛围,被南宫啸这个不速之客破坏的彻彻底底。

    “不是本世子想蹭饭,是醉仙楼客人太多&,我来的太晚^&,没位子了!”南宫啸吃着白斩鸡,无辜的眨着眼睛&,声音无比清析。

    “这么多菜&,咱们两人确实吃不完,多加他一个无所谓!”看着东方珩阴沉的面色,沈璃雪轻声劝解,一顿晚膳,最好不要再起冲突。

    “还是璃雪通情达理*!”南宫啸眼睛一亮,挑衅的看了东方珩一眼,拿起酒杯给自己倒酒:“醉仙楼的果酿味道也极美,一定要多喝些*!”

    东方珩皱眉,醉仙楼的百珍宴,南宫啸吃了许多遍,少吃一顿也无所谓*,他分明是故意跑来这里打扰他们用膳&。

    轻微的敲门声传来,侍卫的禀报在门外响起:“世子&&,云南王来了*!”

    “什么?”南宫啸猛然一怔*,一口酒没喝好^,呛的连连咳嗽:“咳咳咳……不是说……后天才到……怎么这么快……”

    “这……卑职不知^?!笔涛赖纳舻偷统脸恋模骸巴跻诒鹪旱饶?&!”

    “我马上回去!”南宫啸瞬间苦下了脸,放下酒杯^,筷子&,大步向外走去^,空中飘来他的道别声:“我父王来了,先走一步*^!”

    沈璃雪坐在桌边^,透过窗子看到南宫啸出了醉仙楼,急急忙忙的跃上快马&,快速奔向郊外别院,嘴角微微扬起,南宫啸很怕云南王……

    余光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沈璃雪一怔,定睛看去**,东方易站在隐蔽的角落中,与一名面生的中年男子面对面,急切的说着什么&。

    “璃雪,吃菜!”东方珩夹菜到沈璃雪碗里*^,碰了碰她的胳膊。

    “好^*!”沈璃雪回头应了一声&^,再次看向窗外^,隐蔽角落里已经空无一人*,东方易和那名陌生男子全都不见了踪影*。

    怎么回事&?难道刚才眼花看错了?

    “璃雪,可是身体不舒服?”见沈璃雪有些心不在焉*,东方珩如玉的手指轻抚上她的额头,温度不冷不热^,刚刚好^。

    “我没事!”沈璃雪眨眨眼睛:“我在想^^,云南王是个什么样的人*?”

    “云南王么&?”东方珩放下筷子,凝深目光:“他为人义气,骁勇善战*,是青焰唯一的异姓王,青焰的江山^&,有四分之一是他打下来的&&,他不居功^^&,不自傲*,一直留在云南封地^,极少进京&,但在朝中却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沈璃雪了解的点点头:“是个厉害人物*!”

    “也是世间难得的英雄&&?!倍界竦沽肆奖?,递给沈璃雪一杯:“他当年与我父王,六皇叔关系都很不错……”

    夜色渐浓*,沈璃雪,东方珩用完百珍宴&,坐马车回了圣王府*,刚进二门*,就看到南宫啸坐在水池边的亭子里慢条斯理的喝茶。

    看到东方珩,沈璃雪&,他眼睛一亮,放下茶杯,刷的一声打开扇子,缓步向两人走过来*,边走边报怨:“你们用膳的时间也太长了吧,这都快两个时辰了*,才吃完……”

    东方珩皱眉看着南宫啸:“深更半夜,你来圣王府干什么&?”

    南宫啸拿着扇子指指身后:“奉我父王之命&,来给你们送礼物*!”

    送礼物**?沈璃雪顺着南宫啸的指向看去,凉亭边&,大大小小的盒子堆了一地:“你怎么半夜送礼物?”

    “本世子早就来了&&,是你们回来晚了,这礼物才送的晚了*!”南宫啸报怨着^,接过侍卫手中的一只精致木盒递向沈璃雪&*,目光凄凄:

    “我就知道你会来圣王府&,战王府的其他礼物都送过去了,这是我特意挑出来拿给你的!”

    “这是什么?”沈璃雪疑惑的接过木盒,轻轻打开^,一匹白色的衣料静静躺在盒子里*,触感灵动&,轻若无物^,如丝如水:“这是什么料子*?”

    沈璃雪贵为青焰郡主,各种极品的云绫锦&,阮烟萝都穿过**,但盒子里这匹料子^*,她是第一次见。

    南宫啸得意一笑^,压低了声音道:“这是倾世落雪^&^,吐出这种丝的蚕世间少有^,还要从小喂食莲花蕊&&,很难侍养,这倾世落雪自然也是数量稀少,整个青焰只此一匹,我父王指名送给你的&*!”

    沈璃雪一怔:“为什么^&&?”云南王远在云南,她都没见过他*,他怎么会送她这么贵重的礼物?

    南宫啸摇摇折扇:“我父王和战王关系不错&*,战王给我父王的书信中提到,他有了女儿^,很宝贝&*,我父王当然要送拿得出手的礼物表示祝贺!”

    “替我谢谢云南王&^!”沈璃雪眨眨眼睛^^,消去了即将上涌的水雾*,战王已经离开京城*,却给她留下许多意想不到的人脉,关系&*。

    “东方珩^,夜深了,礼物已经送到^&,我就不打扰了,告辞*!”南宫啸摇着折扇,邪魅一笑,双足一点,修长的身形瞬间腾到了半空,乘风离去,凉亭边&^,一大堆礼物,快要堆积成山。

    东方珩瞟了成堆的礼物一眼,冷声道:“造册*,送进仓库&!”

    “是&!”侍卫们恭声答应,走过去搬礼物。

    沈璃雪微笑,东方珩用兵如神&^,把枫松院当军营管^&,也管的井井有条*,南宫啸想为难他&,根本为难不到*。

    二门外^^&,一道人影闪过***,沈璃雪目光一凝,抬头看去,东方易面色凝重&,手里拿着一颗人参状的物件,急急忙忙的快步前行^。

    怎么走到哪里都能看到他^&?难道他是在想办法救奄奄一息的东方寒?

    回到枫松院&,沈璃雪将装有倾世落雪的盒子放到了桌子上。

    东方珩打开看了看*,如丝如水的料子*,世间少有:“明天让绣娘来为你量身裁衣*!”一小匹倾世落雪,料子说多不说,说少也不少^,春夏秋冬的衣服能够各做两套^&,可惜不是红色的,不然&,可以做嫁衣。

    “我有很多衣服,不必急着裁衣*^!鄙蛄а┳谌硭?^,看着窗外的夜空:“东方珩,明天你陪我去南宫啸的别院拜访云南王吧!”

    云南王是长辈,又是战王的好友,还送了她那么珍贵的礼物,她必定要去拜访拜访。

    东方珩坐到沈璃雪身侧^&,紧拥了她在怀,下巴轻搁在她肩膀上&,看向夜空:“云南王入京*,会进宫面圣,也会去见一些老朋友&**^,如果咱们明天去拜访,他未必会在^&!”

    沈璃雪点了点头^,他说的倒是没错:“那什么时候去最好?”

    “后天或者大后天,他应该能忙完了&!”微冷的夜风透过窗子吹进房间,感觉到怀中的沈璃雪身体颤了颤^,东方珩挥手关上窗子,抱她的胳膊不知不觉间紧了紧*。

    “璃雪*,皇叔很疼你*!”

    “是??^!”沈璃雪看着桌上的倾世落雪,暗暗叹了口气:“他待我如亲生女儿^,有时候我在想&,如果没有沈明辉^&,阮初晴,我娘和义父该是多么幸福的一对*!”

    东方珩英俊的侧脸紧贴着沈璃雪美丽的小脸:“六皇叔和岳母被人设计*,天人永隔,让人难过,不过*&^&,我有些暗自庆幸^,他们没在一起&*&!”

    “为什么*?”沈璃雪转头瞪着东方珩。

    “如果他们是神仙眷侣&,你就是我的堂妹^,咱们两人哪还能成亲^!”东方珩低低的说着,薄唇轻吻沈璃雪香甜*&&、诱人的樱唇*。

    沈璃雪挑挑眉,眸中闪过几丝无奈,战王**,林青竹,她*,东方珩,两对人&&,永远只能成全一对&*。

    “璃雪,你想不想再见皇叔&?”东方珩性感的薄唇&,整个覆住了沈璃雪的香唇&*。

    淡淡的松香透过唇齿&&,度入她口中,沈璃雪眨眨眼睛^,含糊不清的回答着:“当然想……不过……义父在青州陪母亲……轻易不会回京^!”

    东方珩勾唇一笑&,眸底闪过一丝诡计得逞的光芒:“六皇叔那么疼你*,肯定不会错过你的人生大事**,如果咱们成亲^,他肯定会来参加……”

    沈璃雪睁大眼睛瞪着东方珩,说来说去,还不是想早点成亲,他们两情相悦,也都到了大婚年龄了,成亲也没什么不好^&。

    “夜深了,咱们休息!”东方珩抱着沈璃雪缓步走到床边&,脱去她的外衣^^,小心的将她放在床上^,自己也躺了上去,强劲有力的手臂紧箍住她的小腰^&,下巴轻触着她柔软的发丝,闭上了眼睛^&^。

    “晚安&!”沈璃雪小脸埋进他怀里,汲取着独属于他身上的味道,渐渐进入梦乡^。

    均匀的呼吸声响起&,东方珩睁开眼睛^,低头看去,沈璃雪微闭着眼睛&,睡的正熟,美丽的小脸白里透红,安然恬静的睡颜,让人不忍亵渎。

    他低头在她额头留下轻轻一吻&,利眸中满是笑意,他大病痊愈&,可以陪她一生一世,他要将最美好的^,留到新婚夜*。

    烈日炎炎,转眼过了三天,云南王来京*,有不小的轰动&,沈璃雪,东方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关于云南王的消息却是源源不断的传来。

    “云南王为人不错,在京城居然有这么多朋友^!”沈璃雪坐在车窗前&,看着西下的夕阳&,想着侍卫们的禀报^**,暗暗赞叹&&,短短三天时间&^,朝中资格较老的文武百官居然有一大半人前去别院拜访他,他的为人处事真是让人惊叹^。

    “青焰有今天的成就,他是大功臣^*,朝中百官自然敬重&&!”东方珩坐在沈璃雪旁边^^,轻抿一口茶水&,沉下了眼睑。

    云南王回京*,朝中百官前去拜访^^,问候*,南宫啸别院的门槛险些被踏破&,声势堪比皇帝,很离谱^*,也很出人意料^*,事情有些不对&。

    “珩堂兄,珩堂兄*!”熟悉^*,俏丽的女声在外响起,沈璃雪转头一看^,东方玉儿正站在马车旁,向他们招手,一袭红衣热情如火&,乌发上环佩的金色小铃铛随着她的昂头^,叮咚作响。

    “玉儿郡主!”

    “璃雪也在&!”东方玉儿看到沈璃雪*,急步跑了过来,掀开车帘*,扶她下马车:“璃雪*,珩堂兄^,你们也趁天黑人少&,前为来拜访云南王^!”

    沈璃雪点点头:“白天人太多,云南王很忙……”拜访长辈,需要用心^,和别人挤在一起,是敷衍了事,没有诚意^。

    东方珩走下马车*,看了东方玉儿一眼:“你大哥已经拜访过云南王,你怎么又来了&?”

    “我还没见过云南王^,百姓们把他传的神神乎乎的,我就想趁着人少&*,来见见*?!倍接穸缓靡馑嫉男π?,拉着沈璃雪走向别院:“天都快黑了^^^,咱们就别耽搁了,走走走*,进别院!”

    东方珩&^,沈璃雪,东方玉儿都是皇室之人,和南宫啸关系也不错,侍卫看到三人**,没有禀报,直接引领三人去客厅^。

    夜幕降临,宾客都回了府^,别院里清清静静的,南宫啸坐在躺椅上,揉着腿脚唉声叹气:“每天接待这么多人,累死我了^^!”

    一名侍卫急步走了过来:“世子&,有客到!”

    “不见不见*,让他们明天再来!”南宫啸嘴角抽了抽*,摆手加摇头,天都黑了^,还来拜访*,还让不让他休息了。

    “南宫啸*,我们走了大半个京城才来到这里^*,你居然不见&!”伴随着一声娇喝,一袭红衣瞬间来到院子里^*,青色的长鞭划破长空^,狠狠向他甩了过来*,凌厉的劲风吹的他墨丝翻飞,衣袂轻扬。

    南宫啸伸手抓住长鞭^^,看着长鞭另一侧,目光喷火的红衣女子*^^,挑挑眉^,漫不经心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这个泼妇^,找我什么事&^?”

    东方玉儿刷的抽回长鞭,狠狠瞪了南宫啸一眼:“谁找你,我们是来拜访云南王的!”

    南宫啸头一昂,刷的一下打开折扇,傲然道:“我父王休息了,不见客!”

    东方玉儿瞟了他一眼:“天刚黑就休息,你骗谁?”

    南宫啸快速扇了几下扇子:“我父王接待的是朝中百官,有时会商谈一下国家大事,你一名丫头片子&,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喝玩乐,衣服&^,首饰^&,我父王和你有什么好谈的&?”

    东方玉儿瞪着南宫啸^^,怒吼:“我哪只眼睛看到我天天吃喝玩乐了**?”

    南宫啸故意凝深了目光&**,上下打量东方玉儿一眼:“两只眼睛都看到了&,就像现在*,你提着鞭子站在本世子面前*,什么事情都没做&,不是玩是什么?”

    “南宫啸&!”东方玉儿咬牙切齿*,手腕一翻&,鞭子带着凌厉的攻势^*,狠狠甩向南宫啸^&!

    “玉儿&&!”冰冷的男声突然响起&,东方玉儿快速收回了长鞭,回头看向来人,言词凿凿的告状:“珩堂兄*,南宫啸不让咱们见云南王&!”

    东方珩白衣如雪,沈璃雪绯衣如霞,站在小院门口&,映着暗下的夜幕,出奇的般配,南宫啸摇折扇的动作顿了顿*^^,暗暗咬牙,这两个人*,走到哪里都出双入对,真真刺激人:“原来是你们要拜访我父王&,早说!”

    “云南王现在何处&?”东方珩握着沈璃雪的小手缓步前行&。

    “客厅&,这边请&&!”南宫啸合上扇子,优雅的做了个请的姿势。

    沈璃雪*,东方珩顺着他的指向&,沿着青石路走向客厅*,东方玉儿紧随其后*,走过南宫啸身边时&&,她轻哼一声^&,得意&*,挑衅的昂了昂头。

    南宫啸暗暗磨牙,泼妇,找到机会再狠狠教训她^。

    云南王大约三十来岁,和战王年龄相近^*,俊雅的容颜沉着稳重*,不似南宫啸那般妖孽&,眼眸温和中透着锐利&&*,眉宇间与南宫啸有三分像。

    沈璃雪*^,东方珩走进客厅时*,他正在吩咐管家:“从明天开始*,前来拜访的人^,一律不见!”

    沈璃雪挑眉,好端端的,云南王为何不见客人?

    “是!”管家应声^,转身欲退下&,看到了门口站着的众人,猛然一怔:“世子,安郡王^,璃雪郡主^&,辣椒郡主!”

    云南王转过身^,气息沉稳^*,眸中闪烁的着让人看不懂的凝重,好像在担忧什么。

    东方珩气势凌厉,让人无法忽视&,云南王最先看到的也是他,眸中满是赞赏&,嘴角难得的扬起一丝笑容:“十几年不见,你长这么大了,成了国之栋梁?!?br />
    “王爷谬赞!”东方珩的声音如往常一样^*,淡淡的,没有丝毫情绪起伏&。

    战王也不在意,笑着看向东方玉儿:“玉儿是大姑娘了&!”

    “王爷过奖&!”东方玉儿微微一笑,优雅行礼*,举止得体,就像大家闺秀*。

    南宫啸嘴角抽了抽&,装吧&,装吧*,看她这泼妇能装到什么时候**。

    目光落在沈璃雪身上,云南王眸中闪过一丝惊讶&,随即恢复正常*,笑道:“这位是璃雪*,战王爷给本王的书信上,经常提起你&!”

    沈璃雪轻轻笑着^,礼貌的行了一礼:“王爷*!”

    “进来坐!”

    云南王,东方珩,沈璃雪*,东方玉儿,南宫啸进了客厅,分宾主落座。

    下人送上热茶^,退下*。

    云南王温和的目光在东方珩&&,南宫啸身上扫了扫:“青焰有你们守候*,我们这老一辈人的确可以辞官归田,过几天清静日子!”

    南宫啸喝茶的动作猛然一顿,苦着脸道:“父王,我还想逍遥几年,暂时不想接管云南,您就再辛苦一段时间吧&*!”

    云南王沉了脸:“安郡王和你年龄相仿,已经在战场上立下赫赫战功,成为青焰战神*,你呢?每天除了吃喝^,就是玩乐……”

    他事情繁忙,无瑕他顾,这个嫡长子是放任自流&,任他随着自己的性子成长,没想到长成了这副模样……

    南宫啸挑挑眉:“父王,这不能怪我,肃北大军都被东方珩打败了,我再去边关也立不了功*&?^&!?br />
    云南王目光一冷,抓起桌上的杯子砸了过去:“你就会找理由!”

    南宫啸扬扬嘴角,伸手接下杯子^,打开杯盖*,轻抿一口清茶:“父王^,您就再辛苦几年,等我玩够了*,再接替您的位置……”

    沈璃雪悄悄笑&,云南王很关心自己的儿子,只是不善于表达*。

    南宫啸玩世不恭^*,言语间却可以听出&*,他很敬重自己的父亲^。

    沈璃雪看向南宫啸,却见他脖颈上突然腾起一股黑色*,瞬间遍布全脸,他眼睑沉了沉,手中茶杯当的一声掉到了地上,整个人也从椅子上栽了下来,摔向地面。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快的让人来不及反应^。

    “啸儿&!”云南王眼明手快,在南宫啸落地的瞬间伸手接住了他*,快速点住了他周身几处大穴,对着门外急声高喊:“来人&,快请太医!”

    “刷!”回答云南王的不是下人^*,而是急疾的破风声*,四道高大的身影闯进客厅*,他们穿着普通的侍卫服,没有蒙面*,手持长剑*,将云南王团团围住。

    沈璃雪目光一沉^,纤手轻轻握了起来^,那四人只是将云南王围住,并没有杀他*,她暂时不必出手^*。

    再看向东方珩*,他也气定神闲的坐着*,锐利的目光看着云南王和加上侍卫&*。

    东方玉儿见沈璃雪*,东方珩都不动手^,她也懒得理会^,小手轻抚着长鞭,慢慢看戏*,目光触及满脸黑色,昏迷不醒的南宫啸,心中涌上几分担忧^,这家伙中了毒*,穴道已点^,防止毒素漫延*,撑到事情结束*,大夫到来*,不成问题*。

    “你们干什么&?想造反^&?”云南王扶着南宫啸,看着这四名心腹,锐利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眸底闪着危险的光芒^。

    他们是他花费了无数心血^,精心培养出来的,还没杀过敌人,他们手中的剑却对准了他这个主人*。

    为首那名黑衣人剑尖指着云南王^*,冷声道:“对不起王爷,我们是皇上的侍卫&,一切听从皇上的命令行事&*!”

    云南王瞬间震惊&*,难以置信的看着黑衣人:“皇上让你们杀本王?”

    “是!”冰冷绝情的话语从心腹口中吐出,打碎了云南王心里唯一的一丝希望^&,呵呵,皇上知道他最喜欢喝碧螺春,每年都会赏赐他不少*,让南宫啸中毒那杯茶&,就是新赐的碧螺春。

    “为什么&?”云南王咬牙切齿:“本王没做过对不起青焰的事情?!?br />
    “云南王功高盖主*,是皇上的心腹大患!”侍卫一字一顿*^。

    云南王一怔^,怒吼:“是那些官员死皮赖脸的来别院拜访本王&,本王可没有拉帮接派*!”他已经下令不接待他们了,为什么皇上就不能再观察一天。

    沈璃雪目光一凝*,云南王打下青焰四分之一的江山*,功不可没&,他回京*,朝中大朝络绎不绝的前来拜访*,是对他的尊重,又不是投诚&^,这也触了皇帝的逆鳞?

    侍卫冷声道:“云南兵强马壮,比青焰京城的侍卫不差,您进京,还悄悄带来两万精英侍卫&,皇上如何不忌惮*!”

    沈璃雪挑挑眉,进京带两万精兵*,的确多的离谱,难怪皇上会怀疑^,不过,这里是青焰京城&,就算云南王造了反*,也不可能逃得掉,云南王是聪明人&,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

    “杀了他!”四名侍卫目光一寒*,手中长??焖俅滔蛟颇贤?^&。

    云南王扬起嘴角^,利眸中闪过一丝嘲讽&^&,将南宫啸放在椅子上&,手腕一翻^&^,一柄长剑横扫而出*,森森寒气使得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分。

    “嗡汪汪!”几道寒光在半空中闪过^,速度快的不可思议^。

    云南王目光冰冷着*,甩手收回长剑^,那四名侍卫先是静静站着不动&,三秒后^,身体一歪&*,慢慢倒在了地上,眼睛睁的大大的*,了无生气^&,脖颈被划出一条长长深深的缝^,却没有鲜血,真真是杀人不见血^。

    云南王冷冷扫过地上的四具尸体^*,想杀他&,不自量力!

    沈璃雪挑挑眉,云南王的武功真是高深莫测^^,和东方珩应该不相上下*。

    侧目看向东方珩*,他端着茶杯*,有一下没一下的以杯盖轻触茶叶,烟雾袅袅*,遮去了他眸中的神色*^,不知他在想什么&^。

    东方玉儿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太快了^,太快了,不可思议啊,她都没看清他是如何出招的^&&,人都已经死了*!

    “王爷*,阿武,阿四*,阿六他们背叛了!”一名男子急急忙忙走了进来,腿一拐一拐的^^,好像受了重伤&,手中拿着一柄长剑,身上,剑上几乎沾满了血迹*。

    看到地上的尸体*^,先是一怔,随即松了口气:“卑职报信来迟,请王爷责罚!”

    仔细看着男子的容颜,沈璃雪清冷的目光猛然一凝*,他不就是那天和东方易在隐蔽角落中说话的那个人?他是云南王的手下*。

    看着男子满身的血迹*,云南王眼睛一眯:“阿佩,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阿佩和刚才那四名男子一样*,都是他的心腹^&,经历了刚才的背叛^*,他不敢再轻易相信别人,与这名阿佩&,也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王爷,是御林军&?!蹦凶庸蛟谠颇贤趺媲?,眼圈通红,恨的咬牙切齿:“他们杀了属下带领的一百人*,属下拼尽全力,跑回来给王爷报信&,皇上要绞杀咱们云南的精英军队,还要杀了您,防止你谋反^!”

    “本王从未起过谋反之心*,为何那九五宝座上的人要猜忌本王^?”云南王紧紧握起拳&,指节暴起,微微泛白,手背上青筋脉络突出&。

    阿佩恨恨的低呼:“王爷&,是皇帝疑心重,看别院里天天人来人往&*^,就怀疑您,派人在暗中调查,那两万精英&*,已经被皇上发现了,正在派人绞杀*!”

    “都是你!”云南王狠狠踢了阿佩一脚,将他踢倒在地上&,咬牙切齿:“如果你没有出馊主意*,本王怎会带来两万精英*,被皇上猜疑?”

    沈璃雪雪眸微眯*,带兵来京*,是这个阿佩的主意?

    阿佩义正词严道:“王爷,如果皇上真的信任你&,怎会派人暗中调查您*,怎会发现那两万精兵?皇上一直都在猜疑您*,怀疑您要谋反,就算没有这两万精兵,他也会找理由暗害您的&!”

    云南王怒气冲天着,正欲反驳&,阿佩一惊,猛的扑向云南王:“王爷小心&!”

    “嗖!”一柄利箭自窗外飞进^*,径直射进云南王身前的阿佩后背上,将他整个穿透*,鲜血瞬间染红了衣衫。

    云南王目光一寒*^,手指轻弹,桌上的茶杯飞向窗子^,重重砸到窗外人身上,一声惨叫后^,再无声息&。

    他出手&,他心里清楚&,窗外那人再无存活的可能*,云南王他头也没回^,径直看向身受重伤的阿佩服&,急声呼唤:“阿佩&,阿佩*!”

    阿佩睁开眼睛&,目光憔悴,眸底却满是担忧*,有气无力的道:“属下*,没用,?*;げ涣送跻?^,世子&*!”

    “阿佩,先别说话,保持体力&!”云南王将手抵在阿佩后心上^,为他传送内力&!“

    阿佩摇摇头,嘴角扬了扬^*,扯出一抹苦笑:”王爷……别浪费内力了……属下快要不行了……东南西北四个城门已经全部封上^,不许任何人进出,咱们带来的人*,都在被皇上的御林军绞杀^,你快点拿主意吧,晚了*,他们都会性命不保^,您和世子也难逃一死^!“

    ”哈哈哈&!“云南王看着身受重伤的阿佩&,中毒昏迷的南宫啸^,再想想对他痛下杀手的四名心腹*,站起身&,对着天空*,仰头大笑*,声音好不凄凉:

    ”我南宫骏戎马半生&,镇守云南^,一心为国为民操劳&,从未起过谋反之心^,那安安稳稳的九王之尊&,居然胡乱猜测,怀疑本王谋反,还对本王赶尽杀绝,好&,既然他想让本王反*&,那本王就反给他看看!“

    ”来人^,发讯号,集结兵力&,进攻皇城!“云南王一字一顿,目光阴沉的可怕*^,他的儿子*,他忠心的属下^,为了救他&,都丢了半条命*,他还有什么可顾及的,就算要死,也绝不能让敌人好过^。

    ”王爷,等等&*!“沈璃雪站起身,眸中凝了一抹清冷的月色光华,缓步走向云南王和阿佩。

    她刚才一直紧盯着阿佩手中的剑,阿佩没有动手杀人,而是用另外一种方法算计了云南王&,呵呵,真是好计策,不管暗设这种计策的人是谁,她都不会让他们诡计得逞^。

    她刚才一直紧盯着阿佩手中的剑,阿佩没有动手杀人^,而是用另外一种方法算计了云南王^,呵呵,真是好计策&,不管暗设这种计策的人是谁,她都不会让他们诡计得逞*?!?/P>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44》,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44 云南王谋反?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44并对腹黑郡王妃144 云南王谋反^&?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4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