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 重撞渣女

    “这就要问你了!”沈璃雪看着东方洵,清冷的眼瞳,波澜不惊。

    “问我&?”东方洵皱眉&,不明白沈璃雪的意思。

    “是谁告诉你夜千泷的心最适合东方珩的?”沈璃雪美眸中闪烁着清华冷芒&,事情从这里着手&&。

    “南疆鬼医&?!倍戒窭难垌腿灰荒骸澳慊骋伤?&?”

    “他连夜千泷的面都没见到&,就断定夜千泷的心和东方珩匹配&,你不觉得奇怪吗&?”沈璃雪不想挖夜千泷的心,想尽千方百计想将他送出青焰&,心绪烦乱&&,无瑕他顾,静下心来仔细一想,事情根本就不对&&。

    东方洵手端着茶杯&,不惊不慌:“南疆鬼医的确没见过夜千泷&,但他的徒弟白灵儿见过&!”

    沈璃雪目光一凝:“你是说……”

    东方洵看着茶杯中的浅色茶水:“夜千泷受伤,染血的衣袖留在了古井边&,白灵儿见南疆鬼医在验我的血&,一时好奇&&,就拿带血的衣袖让南疆鬼医来验&,他的血和东方珩的血很相近&&,再加上他清澈的眼睛&,自然是换心的不二人选……”

    夜千泷染血的衣袖都撕成了碎片,白灵儿居然会对那几片破布好奇&?还碰巧的赶上南疆鬼医验血,更加碰巧的验出血和东方珩相近&,心和东方珩的匹配?呵呵!

    沈璃雪转过身,大步走向屋外&&,浅浅的微笑带着蚀骨的冷,震慑人心。

    “沈璃雪,你去哪里?”东方洵看着她的笑容,心思猛然一紧。

    “去找白灵儿!”沈璃雪缓步前行&,头也未回。

    东方洵目光一凝:“你找她算账?”

    “不是!”沈璃雪摇摇头&,淡漠的声音虚无飘渺&&,却又坚定不移:“我找她查明真相&!”

    翌日,阳光明媚&,白灵儿穿着白色湘裙,在药房中拿着各种草药归类,随着她的走动&,裙摆上绣的只只美丽蝴蝶,就像活了一样,翩翩起舞。

    “白姑娘!”伴随着清幽的呼唤&,一角雪青色的裙摆踏进房间。

    白灵儿抬头看去,沈璃雪微笑着站在门内,明媚的阳光透过她照进房间&,说不出的诡异&,神秘,让人心思一颤:“璃雪郡主&,找我有事?”

    沈璃雪笑容璀璨:“是你把夜千泷的血拿去给南疆鬼医检验的&?”

    “是!”白灵儿的笑容微微一僵,东方洵,南疆鬼医都知道这件事情,她无法隐瞒。

    “为什么这么做?”沈璃雪淡淡看着白灵儿,清冷的眼眸不怒不火&。

    “救东方珩!”白灵儿沉沉眼睛,樱唇轻启&&,给出答案&。

    “救东方珩有许多方法,为什么一定要杀夜千泷&?”沈璃雪看着白灵儿&,眸中凝了一抹寒冰&,她身为医者,指使别人去杀人,却没有半点羞愧之意,心性真是特殊&。

    “东方珩的心疾越来越重,撑不了太久&!”白灵儿看着沈璃雪的眼睛,一字一顿:“鬼医手下无死人!”

    沈璃雪目光一凝:“你在怪我们没找到合适的心脏,会连累你师傅的名声?”

    白灵儿微傲的神情,默认了一切:“我师傅只是负责治病,至于治病所需的药材&,需要你们来提供,是你们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心脏,我才会帮忙,你不感激我&,还怪我&?”

    “你帮我们倒在其次,顾全鬼医的名声才最重吧!”沈璃雪冷笑&,东方珩还有时间,还没到生死存亡的紧急时刻&&,她就迫不及待的想杀了夜千泷取心,就是为了顾全南疆鬼医的名声,至于夜千泷的生死&,与她无关,自然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

    “那又如何?世间各国皆知,鬼医手下无死人&,如果因找不到合适的心脏&,害我师傅的名声毁于一旦&,我师傅岂不是很冤&?!?br />
    人最重的就是名声&&,南疆鬼医也同样看中自己的名誉,白灵儿会是下一任鬼医,不想因为外在原因,连累了鬼医之名。

    “如果夜千泷出高价反请你们&,你们会不会把装进东方珩身体里的心挖出来,还给夜千泷?”

    沈璃雪气极&,反问脱口而出&,白灵儿是鬼医的徒弟,爱惜鬼医之名可以理解,可她是一名医者,应该以医治病人为最重&,怎么能只顾名声&&,不管别人的死活&&?甚至于&,还将人命当儿戏,为了赢得美名,滥杀无辜&&,这样的医者和视人命如草芥的恶人有什么区别。

    “沈璃雪,你不要强词夺理&!”白灵儿的面色瞬间变的非常难看&。

    按照逻辑,夜千泷花钱请他们&&,他们理应为他找回心脏,可东方珩也曾是他们的雇主&&,心是他们换上的,如果再挖出来&,就是出尔反尔&,所以&,无论她答是或不是&,都是在自打嘴巴。

    沈璃雪铁了心思要羞辱她。

    “我是在就事论事,救一个人&,杀一个人,和没救有什么区别&?”沈璃雪看着白灵儿,美若天仙的皮囊,蛇蝎般狠毒的心肠,如果她成为下一任鬼医,世间肯定会死很多无辜之人:“身为学医之人,你就没有半点医德吗?”

    “沈璃雪&,你的未婚夫是东方珩,你不向着他&,却向着毫无关系的夜千泷,你也没分清远近亲疏,孰轻孰重,有什么资格说我?”白灵儿挑衅的看着沈璃雪&,尖利的反问。

    沈璃雪冷冷一笑:“东方珩是我的未婚夫,夜千泷是我的朋友,我不想为他们中的一人,去伤害另一人,和你自私自立,完全为鬼医之名着想,怎么会一样?”

    白灵儿一张小脸,红一阵,白一阵&,瞬间变了十几种颜色,沈璃雪聪明伶俐&,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厉害。

    “这里是药房,我要配药了,不能被人打扰,麻烦郡主移驾门外!”唇枪舌剑赢不了沈璃雪&&,白灵儿冷冷的下了逐客令。

    “白姑娘&,请您看清楚,这是圣王府的药房,我是未来安郡王妃&&,是这里的主人,而你是前来诊病的医者&,是客人&,有什么资格赶我离开?”白灵儿把圣王府当她家了吗?

    “我要为安郡王配药&,需要很静很静的环境&,任何人都不能打扰&,难道安郡王妃不给方便?”白灵儿挑眉看着沈璃雪,眼瞳深处,隐有威胁,嘲讽的光芒闪烁&&。

    “万一安郡王的病加重&,我心烦意乱着&&,还没配出药丸,安郡王命悬一线,怪你还是怪我?”

    她是南疆鬼医的徒弟&,是他们求她来给东方珩治病的,她的心情好,自然会好好给人配药&,如果她心情不好的话,配出的药,有没有药效,那就说不准了。

    “配药都是在旁边的偏房里,而你却与众不同的在主房配药,还驱赶我这个主人,架子真不是一般的大!”白灵儿真是心高气傲,盛气凌人&&,觉得东方珩请她来治病&&,就要把她当圣人供起来&,不能有半点忤逆她的意思么&?

    白灵儿一张俏脸乌黑一片&,美眸瞬间变了十多种神色,最后狠狠瞪了沈璃雪一眼,拿起一篮草药,急步向外走:“多谢郡主提醒&&,小女子受教了&!”

    沈璃雪淡看白灵儿走过来,与她擦肩而过时,白灵儿手中的篮子轻轻甩向沈璃雪&&&。

    沈璃雪微微一笑,在篮子碰到她衣服的瞬间,惊呼一声,脚下突然一个踉跄&,小手打到了篮子上&,篮子内侧的小毛刺扎到了白灵儿腰间&&&。

    白灵儿阴沉的目光猛然一变,惊恐着,瞬间扯下了篮子上的毛刺,正欲给腰间点穴,沈璃雪用力拍了她胳膊一下:“白小姐&,你怎么了&&?没事吧&?”

    “?&?&!”白灵儿惊呼一声,篮子掉落在地&&&,胳膊传来阵阵疼痛和酥麻&,再用也不上半分力气&。

    白灵儿紧捂着胳膊&&,白色衣袖上仍旧可见那渗出的小片殷红&,沈璃雪瞬间眯起了眼眸:“白灵儿&,你的胳膊受伤了?”

    白灵儿苍白着小脸,手捂着流血的胳膊,勉强挤出一丝笑意:“放草药时,不小心被架子上的刀划到了&&,小伤而已&&,不妨事!”

    心中恨的咬牙切齿,撞伤她的胳膊&,阻止她点穴,沈璃雪肯定是故意的。

    沈璃雪微笑,清冷的眸中冰寒一片:“昨天晚上&,有名刺客被侍卫刺伤,受伤的位置和白小姐一模一样&!”

    “你怀疑我是那么刺客?”白灵儿震惊的看着沈璃雪&&&。

    沈璃雪挑眉看着白灵儿&,仿佛在说:“难道不是?”

    “我是你们请来的大夫,做刺客干什么&&?”

    白灵儿美眸中盈满了泪水&,楚楚可怜着,惊声尖叫,声音传遍整个院落,将南疆鬼医和几名侍卫惊了过来。

    “出什么事了&?”鬼医走进药房,看着委屈哭泣,不停抹眼泪的白灵儿&,以及满身冰寒,目光清冷的沈璃雪&,微微错愕&,这是怎么回事?

    “师傅!”白灵儿看到南疆鬼医,就像见到了主心骨&,扑到他肩膀上,嚎啕大哭:“师傅,咱们回南疆吧&&?!笨奚?&,惹人怜爱&。

    南疆鬼医皱起眉头,轻轻拍拍白灵儿的后背:“到底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要回南疆?”

    “回了南疆,没人会责怪我在主药室配药,也没人会怀疑我是刺客……”白灵儿脸埋在南疆鬼医肩膀上,哭泣着&,双肩不停颤抖。

    沈璃雪挑挑眉,这是在向南疆鬼医告她的状&。

    南疆鬼医的面色阴沉了下来:“谁怀疑你是刺客&?”

    他跨越千山万水&,历尽千辛万苦来到青焰,只是为给东方珩治病,虽然病还没治好,但他一直都在减轻东方珩的痛苦,圣王府的人不感激也就罢了&,还怀疑他的徒弟是刺客&,欺人太甚!

    “呜呜呜&!”白灵儿没有说沈璃雪的名字&,哭声却越来越悲伤。

    在外人看来,她是碍于那人的身份,受了委屈,不敢吱声&。

    南疆鬼医怒道:“灵儿,究竟是谁欺负了你&&,你直管说,就算那人是皇帝,王爷,为师也会给你讨个公道&!”

    白灵儿的哭声小了些,悄悄从南疆鬼医的肩膀上抬起头&,挑衅的看着沈璃雪&。

    “白姑娘&,我只是说你受伤的位置和刺客一样&&,什么时候说过你就是刺客?”沈璃雪眨眨眼睛,一副懵懂不知的模样。

    南疆鬼医在为东方珩治病&,如果她得罪了他&,他一气之下离开青焰&,东方珩就必死无疑,白灵儿是想以南疆鬼医来压她,痴人说梦&。

    南疆鬼医一怔:“是璃雪郡主和灵儿在闹矛盾?”沈璃雪看起来温婉善良&&,不像是会欺负人的&。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矛盾,我就说了一句&,灵儿姑娘受伤的位置和刺客一样,她就对着我惊声尖叫&,还大声哭泣!”沈璃雪皱皱眉&,一副委屈无奈的模样&&。

    南疆鬼医皱皱眉,如果男子欺负了白灵儿,他可以出面教训那人一顿&,但沈璃雪是女孩子&,脸皮薄,又柔柔弱弱的,他一名长辈&,再出言教训,就是以大欺?。骸澳忝鞘遣皇怯惺裁次蠡??”

    “我也相信是误会&!”沈璃雪微微笑着,看一眼白灵儿:“白姑娘不是刺客&,当然不会做贼心虚&&,误以为我提刺客,就是在怀疑她是刺客&&!”

    白灵儿美眸一凝&,胸中的怒火腾的燃烧起来,沈璃雪是在变相指责她做贼心虚。

    南疆鬼医呵呵一笑:“灵儿性子比较敏感,郡主不要介意!”女孩子们闹矛盾&,都是小事,和解了&,就万事无忧。

    白灵儿眸底闪烁着阴冷的笑&,沈璃雪倒是厉害&&,三两句就把这个老不死的哄平了&&,她才不会轻易输给沈璃雪:“师傅&,璃雪郡主她……”

    “不过,说真的&&,侍卫们的剑刃与切草药的刀完全不同,白姑娘不如让我看看伤口,一来,展示白姑娘的清白,二来,也可以避免再次误会&!”

    沈璃雪截断了白灵儿的话,她明媚的笑容看到白灵儿眼中,是浓浓的得意与挑衅&,小手紧紧握了起来&,贱人,得寸进尺&。

    “是啊灵儿,你就让郡主看看你的伤口&,打消疑虑!”南疆鬼医傲然的说着,他相信自己的徒弟&,不怕沈璃雪查看&。

    白灵儿牵牵嘴角,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南疆鬼医都开口了,她再不让沈璃雪看伤口,他们都会怀疑她,这个老不死的&,关键时刻,居然胳膊肘儿往外拐……

    “璃雪郡主,你看清楚了&!”白灵儿冷冷说着,拉起了白色衣袖,露出她凝脂般洁白的玉臂&,一点暗红的朱砂在细腻的肌肤上格外显眼。

    南疆鬼医转过了身&,虽然他是长辈,但他也是男子,他的徒弟已经是大姑娘了,和他男女有别。

    白灵儿快速扯落白色布条,露出了伤口,伤口是横向的,纵贯了小半个胳膊,由于刚才的重撞&,已经裂开,慢慢向外渗血&,从伤口头尾的伤痕来看&,是草药刀所致&!

    “现在郡主相信我是被草药刀所伤了吧!”白灵儿美眸盈泪&,楚楚可怜。

    “那草药刀真是锋利如剑刃,轻轻一碰&,都能将伤口划的这么深!”沈璃雪看着渗血的伤口,笑的别有深意&。

    白灵儿一惊&,轻哼一声,快速转过身&&,拿出一个瓶子为自己上药,包扎,心中思绪万千,沈璃雪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

    “鬼医,白姑娘都要配药,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告辞&&!”沈璃雪转过身&,在白灵儿愤恨的目光中&,走出一段距离,突然顿下了脚步&&。

    白灵儿目光一凝,全身戒备起来,沈璃雪怎么不走了&?难道是看出了端倪&?

    沈璃雪突然转过身,清冷的目光如利箭,猛的射向白灵儿:“白小姐,好好保重自己,万一再有刺客来访时&,你又恰巧受伤&&,事情说不过去!”

    “多谢关心!”白灵儿目光冰冷着&,从牙缝里蹦出这几个字&&,气的咬牙切齿&,沈璃雪抓不到她的把柄,就羞辱她&,贱人&&。

    “不必客气&!”沈璃雪微微笑着,缓步走出了药房&,走出很远一段距离后,她还能察觉到白灵儿看向她的愤恨眼神&&&,嘴角轻扬起一抹嘲讽的笑&&,白灵儿还真沉不住气。

    南疆鬼医轻捋着胡须,摇头叹气,沈璃雪和白灵儿有矛盾&,沈璃雪没叫人来教训白灵儿&,他这做长辈的,也不能以大压小&,女孩子们之间的事情,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让她们自己解决吧&,外人是插不上手的&。

    “从白灵儿那里查到什么了?”东方洵站在客厅里&&,仔细检查着从库房中拿出的名贵药材,见沈璃雪走进来,头也没抬,轻声询问。

    “去南疆请南疆鬼医的侍卫们可还在府里&&&?”沈璃雪答非所问&&。

    “都在府里当值,你问他们干什么?”东方洵轻声询问着&,素手不停的整理草药&。

    沈璃雪勾唇一笑:“把他们叫来,我有事询问&!”

    稍顷&,三名侍卫站在了客厅中央,沈璃雪清冷的目光在三人身上一一扫过,身负长剑,面容冷峻,呼吸冗长,一看便知是武功高强&,内力深厚的高手,是圣王府的精英:“你们三人&,从地之狱一路护送南疆鬼医来京?”

    “是&&&!”侍卫们话不多,回答的简单扼要&。

    沈璃雪目光微凝:“路上可遇到过什么特殊事情?”

    侍卫们相互对望一眼,最中间那人略一抱拳:“回郡主,卑职们一路被人追杀,同去的几十人,只有我们三人平安归来,许多次改变行程路线,都能被人轻易找到……”

    东方洵查看药材的动作猛然一顿&,抬头看向三名侍卫,他从来都不知道,他们居然遇到了这种事情。

    沈璃雪沉着眼睛&,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你们下去吧&!”

    “是&!”侍卫们抱拳,快步退出房间。

    “怎么回事&?”东方洵看一眼离开小院的侍卫们,凝深了眼眸。

    “还能怎么回事,同行的人里有内鬼!”沈璃雪漫不经心的说着,捏捏干渴的嗓子,拿起茶杯给自己倒了杯茶&。

    “圣王府的侍卫们不会背叛&!”圣王府的侍卫是东方洵和东方珩一起训练出来的,绝对的忠诚。

    沈璃雪轻抿了一口茶水,瞪了东方洵一眼:“我也没说内鬼是他们&&?!?br />
    “你怀疑……白灵儿&?”东方洵微怔,锐利的目光透过窗子,望向药房的方向。

    同行的人里,除了侍卫,就只有南疆鬼医和白灵儿,侍卫没问题&,南疆鬼医如果不想治病&&&,大可不来&&,就只剩下一个可疑的白灵儿了,可她是南疆鬼医的徒弟,为什么要这么做&?

    “如果我告诉你,白灵儿为了掩饰剑伤,用草药刀在自己伤口上划了一刀,你有何感想&?”

    沈璃雪在现代经历过无数场厮杀,见过的伤口更是不计其数,白灵儿的伤口&,划的很巧妙&&,一般人看不出端倪,但沈璃雪可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岂会被蒙蔽。

    “那你为何不拆穿她&?”沈璃雪刚才去见白灵儿,平安归来,府里也没发生惊天动地的事&,两人一直平安无事。

    沈璃雪笑笑&,清冷的眼瞳深不见底:“白灵儿是南疆鬼医的徒弟&&,我没有证据,冒然拆穿她&,不但治不了她的罪&,圣王府还会和南疆鬼医生了嫌隙,妨碍了东方珩治病,更会打草惊蛇&?!?br />
    “你是说,白灵儿身后,有人指使&?”聪明如东方洵&,轻轻一点儿,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没错!”沈璃雪放下茶杯,目光深邃:“昨晚那些黑衣人的武功你也见过,他们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背后一定有人!”

    东方洵凝望沈璃雪&,阮烟萝的湘裙流畅于地&,坚强独立,不见半分京城名门闺秀们的柔弱&&,倾城的容颜傲气却不自负,古井般的眼瞳平静无波&,却自信满满&,轻易就能触动人的心弦:“你准备怎么做?”

    沈璃雪微微一笑,如百花开放,眼瞳中凝聚的幽然冷气,却让人望而生畏:“很简单,引蛇出洞!”白灵儿心狠手辣在前&&&&,休怪她不留情面。

    一名侍卫急步走进客厅:“郡主,郡王醒了!”

    “真的?”沈璃雪一惊,急忙站起身,简单和东方洵打了声招呼,急步向外走去:“他醒多久了?”

    侍卫紧跟在沈璃雪身后:“就刚刚,见郡主不在,一直在问!”

    “他以前不是要睡到午时吗&&?今天怎么这么快醒了&&?”沈璃雪扶着额头&,暗暗叫苦&,昨晚东方珩醒来时&,她不在,等她回去后,嘴唇都被吻肿了,用了药,才消肿&&,现在还有些疼&,她这次回去&,肯定也会被罚&。

    “这……卑职不知&!”侍卫看着沈璃雪郁闷的样子&,暗暗纳闷,郡王和郡主关系很好的&,她怎么这么怕郡王醒来。

    东方洵站在门内,看着沈璃雪急急忙忙离开的背影,嘴角扬了扬,眸中隐隐浮现几丝笑意&,她一直都是自信满满,运筹帷幄的,这般慌乱,着急的模样,还是第一次见&&,她在意的人是东方珩,他的弟弟&。

    眼睑轻轻沉下,眼瞳中染了一层灰尘&&。

    出了客厅&,沈璃雪顺着青石小路&,急步赶往枫松院&。

    “璃雪!”熟悉的呼唤突然响起,轻轻的&,柔柔的&,迷惑人心。

    沈璃雪猛然顿下脚步,心中无奈的叹气&,东方珩自己跑出来找她了&&,事情肯定不会善了,听他的声音&,云淡风轻&,眼神肯定冷的能够冻结人&。

    沈璃雪慢慢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八角凉亭里&&,东方珩墨丝轻飘,衣袂翻飞,淡漠高贵的气息&&,俊美不似凡人&&,优雅的放下笔&&,轻轻拿起一幅画卷&,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笑,好脾气的对她招招手:“璃雪,来看看这幅画!”

    沈璃雪挑挑眉,东方珩睡醒后,就跑来这里画画?

    她迈步走进凉亭&,来到东方珩身旁&&,低头看画卷&,画上的女子穿着水绿色阮烟萝&,慵懒的半躺在软塌上,手持一柄团扇&,看着窗外的景色。

    “这幅画&,可还满意&?”东方珩轻拥了沈璃雪的小腰,下巴放在她肩膀上,和她一起看画卷&&,黑曜石般的眼瞳,幽深似潭&。

    “画上的人的相貌&,和我一模一样&&!”沈璃雪笑着点点头,是对东方珩画功的另一种称赞&,心思微动,她真的打算每天给她画幅画?

    “璃雪,快到午时了&,你午膳想吃什么&?”东方珩如玉的手指抚抚沈璃雪美丽的小脸,都饿瘦了&,要好好补补身体&!

    “随便,什么都可以,我不挑食&!”沈璃雪将画卷拿近,轻吹着上面有些温润的墨迹,墨干了&,才能收起画卷,不然,墨沾的满画都是,画就毁了&。

    “那我让厨房准备你最喜欢的……”

    “二哥!”突如其来的兴奋男声&,截断了东方珩的话&。

    沈璃雪一怔,二哥?东方珩还有弟弟?她怎么没听说过&?

    清冷的目光越过凉亭&,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高雅的隔断后&&,走出一名年轻男子&,大约十六七岁,身穿一袭檀色云锦长袍,相貌清俊,年轻,朝气。

    “他是谁&&?”沈璃雪看着笑容满面&,急步走来的男子&,小声问东方珩。

    “是我庶出叔叔的长子,东方寒!”说到这一家人&,东方珩的语气有些阴沉。

    圣王府老王爷除了嫡子外&,还有两名庶子,东方洵,东方珩也就有了庶出的叔叔,堂弟,他们虽然也姓东方,但身份稍显低微,不能封王,没有独立的住所&,都住在圣王府。

    “以前怎么没见过他&&?”沈璃雪不止没见过他们&&,连听都没听说过。

    东方珩松开沈璃雪,看一眼东方寒,压低了声音道:“叔叔们外出任职,他身为长子,跟去历练&,三年期限到,叔叔官位调动&,他自然也跟着回京了!”

    “二哥!”东方寒走进凉亭&&,笑容满面&&,俊秀的脸上朝气蓬勃。

    “嗯!”东方珩不冷不热的答应一声&,态度淡漠至极,和对东方洵的淡然完全不同。

    东方寒熟知他性子冷漠&,也不介意,笑意盈盈的目光落到了沈璃雪身上,眼睛眨了眨,掩去眸中的惊艳之色:“这位是……二嫂&&!”

    沈璃雪笑笑:“我和东方珩还没有成亲,叫我名字就好!”东方寒的性子&,看着还可以,东方珩懒得理会他&,沈璃雪就替他应付一下。

    东方寒不以为然的摆摆手:“这里又没有外人,我还是叫你二嫂吧&!”

    “随你了&!”沈璃雪暗暗挑眉&&,东方寒真是个自来熟,和她这个刚认识的人说话&&,也这么热情&,随意。

    命侍卫撤走了笔墨纸砚,拿来茶壶和茶杯&,点心&,她握了握东方珩的手&,看向东方寒:“坐下说话吧!”

    “谢二嫂!”东方寒毫不客气的坐到石桌旁,径直为自己倒了杯茶,快速喝下,享受般眯了眯眼睛&,仿佛回味无穷:“还是家里的茶水好喝,在阳县三年&&,我天天喝苦茶,嘴巴都要变成苦的了!”

    东方珩手端着茶杯,目光看着石桌,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以后回了京城,想喝多少都可以&!”沈璃雪目光沉了沉,笑意盈盈的旁敲侧击。

    “是啊,我爹说,这次回京&,就不走了&!”东方寒拈起一块糕点放入口中,细细品味着,连连点头夸奖:“还是家里的糕点味道好!”

    沈璃雪扬唇,穷乡僻壤的阳县,再好的东西,也不及圣王府&,就算是最差的糕点,价格最低的茶叶,也比阳县好&。

    “二哥,听说你病情又加重了,这是我从阳县买来的药材,主治心脉!”东方寒拿出一只小木盒&&,快速打开&,一束深绿色的草药出现在沈璃雪眼中&。

    阳县四周都是山&,山上有许多草药,偶尔&,也会盛产一些名贵的药材&,这株草药,就属于名贵一类,看它的颜色&&,应该是刚挖了没多久。

    “多谢&!”东方珩看了药材一眼,不喜不悲,语气依旧冰冷的没有感情。

    “亲兄弟,不必客气!”东方寒听到道谢,似乎很高兴,将药材推向东方珩,沈璃雪:“快收好,以后给二哥入药!”

    “谢谢!”东方珩没有拿药材的意思,沈璃雪扬扬眉,伸手去收草药&,悄悄瞪了他一眼,他们还没成亲,他就把她当管爱婆用了。

    “咳咳咳!”东方珩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高大的身躯轻轻颤抖,殷红的鲜血顺着指缝快速流淌&。

    “东方珩!”沈璃雪一惊,也顾不得草药了,急忙扶住了东方珩的胳膊,银针快如闪电,瞬间扎了他胸口的几处大穴,帮他缓解病情&&,抬头&&&,对着二门外,面无表情的侍卫们吩咐:“快去请南疆鬼医!”

    “是!”侍卫答应一声&,快速奔向药房。

    东方珩指缝中的鲜血仍然不停流淌&,沈璃雪拿着丝帕不停帮他擦拭,心急如焚&,不是说半月内会完好无损吗?他怎么突然间病发了?

    “璃雪……扶我回房!”心上传来阵阵刺痛,就像有数根尖锐的钢针&,在上面狠狠的刺着,东方珩胸口气血翻腾,无论如何运功,都压制不住,说出口的话,含着鲜血,含糊不清。

    “好&!”沈璃雪却听明白了&,将他的胳膊搭到她脖颈上,另只小手用力扶着他的腰身&,慢慢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出了凉亭。

    东方珩全身无力&,身体的重量几乎都压在了沈璃雪身上&,看着怀中小女子额头的虚汗&,他很想给她擦擦,手臂却使不上丝毫力气,想说句感谢&,安慰的话&,吐出的却是一缕缕的鲜血。

    他如雪的衣衫上染了大片鲜红的血迹,还晕到了沈璃雪身上,他想道歉,把她衣服弄脏了&,头脑却传来一阵晕眩,意识消散的前一刻,他看到沈璃雪焦急的小脸&,嘴角牵起一抹笑,璃雪,对不起&!

    阵阵风吹过&,带来清新的水汽,东方寒刹那间回神,看着地面上的大片鲜血,他忍不住皱皱眉,嘴角抽了抽。

    东方珩病发&,太可怕了,这三年,他就是这么过来的&,真是,悲惨&,生不如死啊&,他居然能撑到现在&,奇迹,真是奇迹!

    换作是他,半年都撑不过来吧!

    抬头看向消失在远处的东方珩,沈璃雪,他眨眨眼睛&,拿起桌上的药材追了过去:“二哥&&,二嫂&,药材忘记拿了,把这药给二哥喝吧!”

    枫松院

    几名侍卫端着水盆进进出出&,忙忙碌碌&,南疆鬼医在内室给东方珩把脉,不许人打扰&,沈璃雪站在外室,焦急的来回走动着,心急如焚。

    “东方珩怎么突然间病发了?”东方洵走进房间,温和的眸中&,如染了一层寒冰&。

    “我也不知道?!鄙蛄а┮∫⊥?,停下脚步,努力让自己静下心神。

    “东方珩服了南疆鬼医的药&,不会无缘无故病发!”东方洵一字一顿&,目光坚定&。

    “可他当时什么也没喝,什么也没做&,好端端的,就病发了!”沈璃雪仔细回想当时的情形&,东方珩所处的环境&,和平常没什么不同,只除了……

    沈璃雪清冷的目光猛的看向东方寒,圣王府里没有他时,东方珩好好的,他一回来&,东方珩就病发,是巧合,还是故意为之&&?

    东方洵想不出答案&,也有些心乱,见沈璃雪眼眸凝深&&,疑惑的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望着那熟悉的身影,他目光顿时一寒:“东方寒,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来看看二哥的病情&!”东方寒站在角落里&,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身体几不可见的颤了颤,好像有些害怕东方洵。

    东方洵冷冷望了他一眼&,目光转向内室门,委婉的下了逐客令:“东方珩病发,人多了会乱&,你先回去休息,等他病好了,再来看他&!”

    东方寒看着东方洵,再望望冷冽严肃&&,气氛压制的内室&,小心翼翼的询问:“大哥,我也担心二哥,能不能让我站在外面,等他病好,没事了再离开&,我保证,绝对不会打扰到他的&!”他郑重其事着,就差对天发誓了&&。

    “你还是……”

    “吵什么,不知道病人需要安静吗&?”南疆鬼医的怒吼声音截断了东方洵的话&,东方洵看了东方寒一眼,没再赶快他离开&,转身看向沈璃雪,压低声音道:“东方寒见到东方珩后&,都做了什么&?”

    沈璃雪目光一凝,东方洵也在怀疑东方寒:“送了一株草药!”

    东方洵利眸微眯:“什么草药?”

    沈璃雪背对着东方寒&,拿起桌上的盒子递了过去:“就是这株!”

    东方洵打开盒子,仔细检查&,摇了摇头:“草药没有问题!”

    沈璃雪也检查过草药,没发现问题&&。

    清冷的目光看向有些混乱的内室,草药没问题,环境没问题,东方珩怎么会病发的?

    南疆鬼医挑开帘子走了出来,沈璃雪急忙走过去,急切的询问:“东方珩怎么样了?”

    南疆鬼医摇摇头&,目光黯淡:“这次病发,加快了心疾恶化&,再不换心,他活不过三天&!”

    ------题外话------

    (*^__^*)嘻嘻……明天就是重头戏&,啦啦啦&,再有几章&,这个小故事就要完结啦……

    谢谢亲们的花花,钻钻,打赏,票票&,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40》,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40 重撞渣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40并对腹黑郡王妃140 重撞渣女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4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