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我爱东方珩

    “你想将夜千泷的心给东方珩?”沈璃雪看着东方洵^&,美眸中满是震惊与难以置信*,飘逸出尘如神祗的他&,说出的竟是这么残酷的话&。

    她也希望东方珩能换一颗健康的心^,平平安安活下去&,可她却从未想过从正常人身上挖心*。

    “是&!”东方洵墨色的眼瞳幽深^**,凝重*,再也没有了以往的云淡风轻&。

    “还有十天才到半月之期&^&,东方珩还有希望^,你怎么能用这么残酷的方法挖正常人的心?”沈璃雪厉声质问*,语气冰冷如腊月寒冰*。

    “和东方珩匹配的心很特殊^*,别说是十天&,就算是一百天^*^,也未必能找到其他合适的!”东方洵淡淡的声音^^,诉说着最残酷的事实&。

    “夜千泷是西凉国太子&^^,他的弟弟,妹妹很快就要来到青焰&,你在这个时候杀了他&,就不怕引起两国战争^?”

    沈璃雪担忧东方珩的病情^*^,也不愿眼睁睁看着夜千泷死*,搬出西凉皇子**,公主&,让东方洵有所顾及*。

    “只要事情做的干脆利落**,没人会知道夜千泷死于何人之手*,以皇上的能力&,给西凉一个合理的交待*,不成任何问题*!”东方洵淡淡说着,运筹帷幄,圣王世子的傲气与自信表现的淋漓尽致^&。

    沈璃雪冷冷看着东方洵,第一次发现,他拥有画中神仙的气质&,却如地狱修罗般冷血无情:“你是背着东方珩来驿馆杀人&,他不知道这件事情对吗?”

    他那么清华,那么高傲,仿若站在云端俯视一切,绝对不会为了自己活命,滥杀无辜,强挖别人的心&&。

    “你不能告诉东方珩&!”东方洵猜出了沈璃雪的用意&,瞬间变了面色:“鬼医说他的心疾很严重,不能再受任何刺激!”

    沈璃雪一怔,她照顾了东方珩五天&&,他的身体,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心脉微弱,心疾越来越重&&,小小的刺激,都有可能让他昏厥&&,如果这件事情传到他耳中&,他怒气攻心,极有可能一睡不醒。

    她不能将事情告诉东方珩,也帮不了夜千泷,心绪烦乱的无以复加:“夜千泷是无病无灾的正常人,没做过对不起我们的事,怎么能挖他的心?”每个人都只有一颗心,挖了他的心&,他还怎么活&?

    “东方珩是我弟弟,我只想他好起来!”东方洵凝深了眼眸,阐述自己的立场,夜千泷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夜千泷的死活,他不关心,他只要东方珩健康活着&&。

    “既然你这么关心东方珩,为什么不把自己的心给他&&?”东方洵半点都不讲理,一心想置夜千泷于死地&,沈璃雪气极,气愤的话未经思索,脱口而出&。

    话落,她猛然意识到自己失了言,东方洵所做的一切并非是为他自己,她的话说的太重了。

    看着他暗涌伤痛的眼眸,她想道歉,但想起他刚才冷酷无情,极端残酷的话&,她的歉意卡在喉咙里,就是说不出来。

    东方洵看着欲言又止的沈璃雪,蓦然开口:“我是准备把心给东方珩,可是鬼医说我的心不够纯&,成功的机率比不上夜千泷那颗!”

    沈璃雪一怔,美眸中满是震惊:他关心自己的弟弟&,居然到了不顾自身性命的地步。

    “你说我冷心绝情也好&&,心狠手辣也罢&,我都不会改变自己的初衷&,夜千泷的心&&,我挖定了&&!”东方洵一字一顿,温和的眸中闪烁着凌厉的冷芒,只是那么一瞬间,他从神仙变成了恶魔。

    沈璃雪苦笑,他是东方珩的亲哥哥,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弟弟能够健康,她没有理由责备他&。

    如果可以,她愿意将自己的心挖给东方珩,可是,她心里装了太多东西&,不及战王的强势,也不如夜千泷的纯净&,与东方珩的身体,根本无法匹配。

    东方洵凝望沈璃雪:“你也好好想清楚&&,东方珩是你的未婚夫,也是要和你共度一生的人,夜千泷和你可是没任何关系,你不要总护着他&,伤了东方珩的心&&!”

    “东方珩是我喜欢的人&,我希望他拥有健康的心脏,陪我一生一世,可夜千泷也是我的朋友,我不会眼睁睁看着别人挖他的心&!”沈璃雪冷冷看着东方洵,目光异常坚定,和东方珩的爱情&,对夜千泷的友情&,她都不会背叛&。

    “那咱们就各凭本事&&!”东方洵墨色的眼瞳猛然凝深&,冷冷扔下一句话,转过身,大步向外走去&&&,衣袂被风吹起,迷蒙了她的视线,风停,衣袂撤去,他修长的身形已然消失不见。

    沈璃雪看着院门&,目光清冷,素白的小手紧紧握了起来,东方洵是去其他地方找夜千泷了吗&?

    暗黑的夜空中&,一道熟悉的身影走进小院,绝色的容颜,清澈的眼睛,正是夜千泷&。

    他原本是情绪低落&,慢腾腾的走着,看到站在门口&,好像等了一会儿的沈璃雪&,他眼睛一亮,脸上瞬间浮现出璀璨,纯净的笑容,快步走了过来:

    “璃雪,我不知道你要来……刚才我去用晚膳了……厨房的厨子做饭晚了点……我吃的又慢了些……才回来晚了……”

    看着夜千泷干净的眼瞳,纯净的笑容&,由于急切解释而微微泛红的脸颊,沈璃雪一阵心酸,他就是一名大男孩,清澈&,干净&,不谐世事,挖他的心&,怎么下得去手?

    “璃雪,起风了&,进来坐&,我给你倒茶&&&!”夜千泷轻轻轻笑着,准备越过沈璃雪&,去推房门。

    “千泷&!”沈璃雪伸手拦住了夜千泷&&,在他疑惑不解的目光中&,一字一顿:“你回西凉吧&,现在就走!”

    夜千泷一怔&&,清澈的眸中浮现丝丝惊讶,随即低垂了头,小声道:“我是不是给你带来了麻烦?”

    “不是&?!鄙蛄а┮∫⊥?&,勉强挤出一丝笑意:“你离开西凉很长时间了,肯定想家&,早点回去看看父母亲人!”

    “三皇弟,六皇妹来青焰接我&&,还没到京城&!”夜千泷的声音越来越低。

    “你先出京城,在半路与他们汇合&&!”沈璃雪说着,推着夜千泷快步向外走:“马车在外面,你现在就离开!”

    “我……我不认得回西凉的路&!”夜千泷回过头&,歉意的看着沈璃雪。

    “没关系&,我派人送你!”东方洵从旁虎视旦旦,铁了心思要挖夜千泷的心&,就算他认得路,沈璃雪也会派人护送他回西凉&。

    出了驿馆&&,沈璃雪先让夜千泷上车,她站在街上&&,仔细打量着四周&&,正值用膳时间,触目所及皆空荡荡一片&,不见半个人影&&&。

    “璃雪!”夜千泷挑开帘子&,轻声呼唤&&&。

    “马上来!”沈璃雪看了眼驿馆&,转过身,慢腾腾的踩着凳子上了马车&。

    马车起程的瞬间,一阵几不可闻的破风声在外响起&。

    沈璃雪嘴角轻勾起一抹浅浅的笑,她就知道东方洵会在驿馆附近安排人,时刻监视夜千泷的一举一动&,再找最适合的时机下手,她是不会给他挖心机会的:“去西城门&!”西城门外那条大路&,通向西凉。

    “是!”车夫答应着&,一甩马鞭,马车加快速度&,驶向西城门&。

    “璃雪&,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夜千泷坐着软软的毯子上,看着一旁的夜明珠&,问的小心翼翼&。

    沈璃雪看着夜千泷低垂的眼睑,笑笑:“没事!”东方珩需要他心脏之事,她不准备让他知道。

    “那你为什么让我晚上回西凉&?还走的这么急切&?”夜千泷不解的询问。

    “下午时分&,我去看秦若烟&,她居然在人身上养蛊&&,南疆人都喜欢那些古怪的虫子&,你再继续留在驿馆&,肯定会有危险&!”沈璃雪眼睛转了转,说了个还算可以的理由&。

    “我和秦若烟都没说过话,她应该不会害我!”夜千泷挑眉看着沈璃雪。

    沈璃雪轻轻笑笑:“我是想防患于未然&,秦若烟非常喜欢蛊,万一她身边没人可以用来养蛊了,将主意打到你身上怎么办?她的蛊可是非常邪恶的&&?!?br />
    “我不怕秦若烟&!”夜千泷小声嘀咕&。

    沈璃雪刚想说话,只听:“卡&!”的一声&&,快速行驶的马车猛然停了下来&&,她纤细的身体猛的向前栽去&&。

    “璃雪&!”夜千泷眼明手快&,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稳住她的身体。

    “谢谢!”沈璃雪清冷的眸中闪烁着点点寒芒&&,挑开帘子看向车外:“出什么事了?”

    车夫郁闷的声音在车旁传来:“回郡主&&,车轱辘裂了,不能再行驶&&!”

    “好好的车轱辘&&,怎么突然间说坏就坏&?”沈璃雪想起东方洵那坚定的目光,猛然眸深了眼眸,车轱辘肯定是他震坏的,就是为了防止她送夜千泷离开青焰。

    警惕的四下望去&,马车停在一间非常偏僻的小巷子里,四周静悄悄,黑漆漆的,非常适合埋伏,暗算人&。

    阵阵破风声响起,数十名面容肃杀,手持长剑的黑衣人出现在沈璃雪视线中&,她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果然有埋伏&。

    “暗卫!”沈璃雪呼唤一声&,七八名暗卫瞬间现身,迎上了气势汹汹的黑衣人们,激烈的兵器交接声响彻大半条小巷&。

    沈璃雪仔细望了望,只是黑衣人来袭&&,没有东方洵的身影&,他的武功高深莫测&&,沈璃雪根本应付不来,如果等他来到,以他的固执,夜千泷就真的走不了了&。

    马车已经坏掉&&,不能再行驶,他们必须换个工具&。

    “千泷&&,下车&!”沈璃雪跳下马车,手中匕首挥划出两道优美的弧线&,将套着马匹的绳索斩断,拉车的马共有两匹&,她和夜千泷刚好一人一匹&,甩手扔给夜千泷一条缰绳:“千泷,咱们骑马出城&!”

    夜千泷看看手中的缰绳,看望望激烈打斗的暗卫和黑衣人们,目光闪了闪,动作迟缓着&,没有上马。

    “千泷,别愣着了,快上马!”沈璃雪坐在马背上&&,看着激烈的打斗&,急声催促&。

    黑衣人是为夜千泷而来&,只要夜千泷走了&,他们就会退去&,不会为难战王府的暗卫&,也不会有太重的损伤。

    “好&!”夜千泷收回目光&,轻轻点头&,干脆利落的翻身上马。

    沈璃雪素手一抖缰绳&&,正欲策马急驰&,一名黑衣人快速飞了过来,手中寒光闪闪的长剑,狠狠刺向马背上的夜千泷&。

    “千泷,小心&&!”沈璃雪目光一寒,手腕一翻,青色的长鞭如惊鸿,带着凌厉的劲风,狠狠打向那名黑衣人的手腕。

    黑衣人露在黑色面巾外的眼睑沉了沉,避过沈璃雪的长鞭,再次刺向夜千泷。

    沈璃雪凌空飞起,长鞭挥舞,直袭黑衣人,黑衣人目光一寒&,凌厉的剑招对上了沈璃雪的长鞭,一时间&&,紫色&,黑色的身影相互交错&,青色的鞭影,银色的剑影互换着位置&,紧紧纠缠&。

    黑衣人招招快速&,毫不留情,沈璃雪鞭鞭凌厉,毫不示弱。

    突然,一名战王府暗卫被刺中胸口,踉跄几步,倒在了地上&&。

    沈璃雪目光一凝&&,这些黑衣人应该都是圣王府的精英&,比战王府的暗卫差不到哪里,他们的人数是暗卫的好几倍,暗卫短时间内可以抵挡他们的攻击&&,时间一长&,就会露出劣势,被他们重重包围,甚至斩杀&。

    东方洵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告诉她,为了夜千泷的心&&,他可以不择手段,战王府暗卫死在圣王府侍卫手里&,沈璃雪虽心疼&&,却不会怪东方洵,在她决定帮夜千泷的那一刻&,就想到了这种结果。

    她和东方洵是对立的&,为了夜千泷,可能会拼个你死我活。

    “刷刷刷!”那名暗卫的死&&,刺激了战王府其他暗卫&,手中招式不知不觉间加快,加狠,须臾之间,几名黑衣人被刺中要害,倒地死亡。

    沈璃雪对着半空打了个手势,十多名侍卫从高墙上跃下&,加入战团&,再望战圈,圣王府黑衣人和战王府侍卫们数量相差无已,谁胜谁负,全凭本事&&。

    沈璃雪和黑衣人激烈打斗,余光看到一袭青衣自小巷尽头翩然而至&,俊美的容颜,飘逸如仙,正是东方洵,墨色的眼瞳猛然缩紧:“千泷,快走&!”

    东方洵武功极高,身边肯定还带了暗卫,沈璃雪,战王府侍卫都被拖住,无法上前帮忙&&,夜千泷和他交手&,未必能赢&,如果输了,他的心就要被挖走了&&。

    夜千泷挥掌打退两名黑衣人,并没有离开,而是迎着东方洵的方向看了过去&。

    沈璃雪不让他和黑衣人交手,他只好站在一边&&,应付黑衣人的同时&,注意她的安全,刚才那一瞬间&,他清楚看到,沈璃雪望着小巷尽头,变了脸色&,是什么人让她如此忌惮?

    东方洵一步一步&&,慢慢走近,最后在三米外站定,看着激烈打斗的战王府暗卫和黑衣人,皱了皱眉,目光越过混乱的战圈,正对上夜千泷清澈,审视的眼眸。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晶晶亮亮,清澈见底,没有丝毫杂质&,让人能从他的眼里&,一直看进心里,东方洵完全相信&,这双清澈眸子的主人,绝对拥有一颗纯净的心。

    青色的鞭影映入眼帘&,是沈璃雪和黑衣人在打斗。

    东方洵几不可见的蹙了蹙眉,淡淡道:“杀了黑衣人,一个不留!”

    “是!”暗卫们回答着,全部现身,手持长剑冲进战圈,锋利的剑刃对着黑衣人狠狠刺了下去。

    两名暗卫冲过来对付黑衣人,沈璃雪握着长鞭退至一侧,看着战王府,圣王府侍卫们联手对战黑衣人&,目光猛然一凝:“东方洵,那些黑衣人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东方洵看了沈璃雪一眼,目光转向战圈,余光一直紧盯着夜千泷。

    沈璃雪目光凝深:“黑衣人&,不是你的人?”

    “当然不是?!倍戒辶酥迕?&,如果黑衣人是圣王府的人,他怎么会杀他们!

    沈璃雪仔细回想黑衣人出现的瞬间&,长剑直指夜千泷的……心脏!

    她猛然睁大了眼睛,没错&,那一剑刺的不止是胸口&,准确的位置是心脏&,有人想毁了夜千泷的心,阻止东方珩换心。

    “黑衣人是来杀夜千泷的&!”沈璃雪看着混乱的战圈,加重了杀字,含蓄的向东方洵传递消息。

    聪明如东方洵&,一听就明白了怎么回事,有人想阻止东方珩治?。骸傲舾龌羁?&&!”

    圣王府&,战王府侍卫们出招快速&,毫不留情,黑衣人很快被杀死大半&,尸体堆了一地,浓浓的血腥味快速漫延。

    为首那名黑衣人见大势已去&,挥剑挡开那两名暗卫&,双足一点,就欲腾空逃离&。

    沈璃雪长鞭一甩&&,紧紧缠住了黑衣人的脚踝&&,在他惊讶的目光中,猛然用力将他拽了下来,魔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现在才打算离开,晚了!”

    东方洵出现时&,这名黑衣人的招式明显有些慌乱,几次重重攻击沈璃雪,当时,她以为他主子出现了,他心急,现在看来&,他是害怕东方洵&,想逼沈璃雪后退,他趁机逃跑。

    三四名暗卫涌上前,将他紧紧围在中间,长剑直指他身上的各大要穴&,暗卫们都是特意培养的&,相互之间配合默契,黑衣人被他们打的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让我看看你是何方神圣&!”沈璃雪手腕一翻,青色的长鞭对着黑衣人脸上的黑色面巾狠狠甩了过去。

    黑衣人目光一凛&,明知身侧有暗卫长剑,还是毫不犹豫的向后躲闪,长鞭擦着黑色面巾挥过的瞬间,他的胳膊也被划出一条长而深的口子&。

    他直起身体,快速捂住伤口&,眼眸中隐有寒光闪闪,恨恨的瞪了沈璃雪一眼,手腕一扬&,阵阵浓烟喷射而出&,瞬间弥漫了大半个小巷。

    几不可闻的破风声响起,快速消失在遥远的天际。

    沈璃雪挥了挥附近的浓烟,短时间内根本驱不散,她也不再着急,静静站着,暗暗思索着黑衣人的身份。

    稍顷,浓烟散去,空余一地尸体&。

    东方洵向圣王府侍卫们使了个眼色,侍卫们悄无声息的靠近夜千泷&&。

    “等等&!”沈璃雪摆手制止了侍卫们&,刻意压低了声音:“东方洵,你的侍卫和我的侍卫相差无已,如果相争&,肯定两败俱伤&&!”

    东方洵瞟了沈璃雪一眼:“你&,我立场不同,早晚都会两败俱伤!”

    沈璃雪挑挑眉:“如果没有刚才那场刺杀,我也准备和你分出胜负,你也看到了,那群黑衣人不是来帮你&&,也不是来帮我的&,他们想毁掉夜千泷的心&,阻止东方珩医病,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咱们两败俱伤后,那群人就可趁虚而入,一举歼灭你,我不算,还会杀了夜千泷&,间接害死东方珩&!”

    “他们已经重伤离开!”东方洵淡淡说着&,底气有些不足。

    沈璃雪撇撇嘴:“你怎么知道他们没留后手?这里的埋伏失败了,不代表他们没在别的地方设伏&?!?br />
    东方洵没再说话,低沉了眼睑,似在思量黑衣人的下一步招数。

    沈璃雪一指歪斜的马车:“东方洵&,我的马车轱辘是你弄坏的吗&&?”

    东方洵望了一眼碎裂的车轱辘:“我做事光明正大,不喜那些无耻的小人行径!”

    “我猜也不是你!”弄坏马车轱辘是为让马车停在设埋伏的地方,那群黑衣人不是东方洵派来的,车轱辘自然也不会是他弄坏的&&。

    东方洵在沈璃雪面前,从没遮掩过他的目的,他直言会靠自己的实力&,拿到夜千泷的心&&&,做法虽然冷酷无情,但他行为坦荡&,是名君子。

    “你说现在应该怎么办?”东方洵看向沈璃雪,她总能在不经意间,想出许多绝妙的方法破局,黑衣人手段毒辣,身份不明,他想听听她的意见。

    “那群黑衣人想毁了夜千泷的心,间接害死东方珩,他是咱们共同的敌人&&&&,不如你我合作,揪出那名幕后主谋,等将他摆平,没有了后顾之忧,咱们再一较高下!”

    沈璃雪&&,东方洵都希望东方珩的病情能够好转&,黑衣人是来害东方珩的&,是他们共同的敌人,他们必须停止内哄&,一致对外&&。

    东方洵低沉了眼睑,思索提议的可行性:“东方珩只剩下十天时间!”

    “十天足够揪出幕后主谋,再决出胜负&!”沈璃雪看着碎裂的马车轱辘&,眼眸深处凝了一抹幽然冷光,他们想坐收渔翁之利&,痴心妄想。

    “好&,我和你合作,在铲除黑衣人前,不动夜千泷!”东方洵看着夜色中的沈璃雪,清冷&,自信&,坚定,他和她和作&&,共同对敌&,应该没错&。

    “一言为定!”沈璃雪微微一笑,她就知道&,以东方洵对东方珩的爱护&,一定会同意她的提议&。

    转过身,沈璃雪走向五米外的夜千泷,她和东方洵说话的声音极低&,耳力再敏锐的人也听不到:“千泷,马车坏了,不能再送你出城,你随我去圣王府住一晚可好?”

    “好&!”夜千泷点点头,眼瞳清澈见底&,他相信沈璃雪&,她说去哪里好&,他就去哪里。

    东方洵抬头看向天空&,深邃的眼底染了一层迷蒙,他不想伤害无辜,尤其是拥有纯净心灵&,纤尘不染的无辜,但东方珩是他的亲弟弟&&,他不能不救&!

    夜色浓,夜风冷&&&,枫松院的内室里还亮着灯&&&,东方珩站在窗前,面容英俊,沉静,深邃的目光一眨不眨的看向院中的青石小路。

    子默敲门走了进来:“郡王,将近子时,您该休息了!”

    “璃雪还没回来?”东方珩站着没动,也没回头,淡淡问了一句。

    子默一怔:“可能是战王府事情太多,郡主还没有处理完&&!”郡王久久站着不动&,是在等璃雪郡主。

    东方珩锐利的目光凝了凝:“你去一趟战王府,如果璃雪在处理事情,你提醒她早些休息&,如果她睡下了&&,你就悄悄回来!”

    “是!”子默答应一声,转身离开。

    东方珩凝深眼眸,再次看向窗外,院门口走进一道窈窕的粉色身影,美丽的小脸有些憔悴,发丝也有些许的凌乱&&,发簪上的蝴蝶随着她的走动轻轻摇拽&,仿佛展翅欲飞,昏黄的光芒将她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

    “璃雪&!”东方珩嘴角勾勒出一抹浅浅的笑。

    “怎么还没休息!”沈璃雪也看到了东方珩&,轻轻一笑,双足一点,纤细的身形瞬间来到窗前,抓着他的胳膊跳进房间&。

    “睡不着&&?!倍界袂崂苛松蛄а┑男⊙?,香软的娇躯柔若无骨&&,抱在怀里极是舒服,阵阵清新的香气夹杂着若有似无的热水气息萦绕鼻端,他挑挑眉:“你刚刚沐浴过&?”

    “处理事情很累,我就泡了泡热水澡,去疲惫!”沈璃雪点着头&,心中暗道&&,幸好她先回了战王府沐浴&,否则,被东方珩闻出她身上有血腥味,肯定会追问&。

    “你用过晚膳了吗?”东方珩轻抚着沈璃雪柔软的墨丝&,如绸缎般顺滑&,美好的触感&&&,让人流连忘返。

    “简单吃了些,有宵夜吗?”沈璃雪直起身体&,抬头看着东方珩,她从回战王府&,直到现在,滴水未尽,早就饿了。

    “子默!”东方珩转头朝外面呼唤一声。

    “是!”沈璃雪回到枫松院,子默没再去圣王府&,一直在外面候着&,听闻呼唤,飞身进了小厨房端饭菜。

    东方珩也没用晚膳&,一道道美味佳肴都在厨房里温着,刚好用来做宵夜&&。

    沈璃雪饥饿,优雅快速的吃着饭菜,东方珩几乎没怎么动筷子,夹来的饭菜&,也都放进了沈璃雪碗里&。

    “东方珩,你怎么不怎么不用膳&?”沈璃雪察觉到东方珩的不对,就算晚膳吃饱了,现在都过了好几个时辰,怎么都能吃下些东西。

    东方珩笑笑:“我不喜睡前吃东西&!”

    他不吃东西,沈璃雪也没有了太大味口,放下了碗筷&,吩咐侍卫们撤走&。

    “璃雪,给你看样东西&!”东方珩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副卷轴,神神秘秘的塞进沈璃雪手中。

    “这是什么?”沈璃雪好奇的打开,白色的纸上画着一棵琼花树&&,一名穿着紫藤花长裙的美丽女子站在树下&,淡看片片飘散的粉色琼花,女子的眉眼,沈璃雪在画上看了许多遍&,异常熟悉:

    “你怎么把战王画的我娘的肖像画拿到这里来了!”

    东方珩的面色瞬间阴沉下来:“你再仔细看看&,那名女子是你娘吗&?”

    呃,东方珩的声音里暗含了怒气&,沈璃雪仔细审视画卷,女子穿的衣衫&&,梳的发髻,戴的发簪&,耳环不是林青竹的端庄娴雅&&,而是沈璃雪喜欢的清新&&&,自然&,还有,那名女子手中好像拿着东西&。

    凑近画卷,仔细一看&,是一条青色长鞭&,鞭子随手垂下,只能看到很小一部分,但画的很传神,沈璃雪确定,这就是她手中那条青鞭,画上的墨迹很鲜艳,显然是最近才画上去的,再看下面的落款&&,东方珩,日期是,今天!

    沈璃雪抬头看着东方珩&,目光闪闪:“你画的我?”

    “不像吗?”东方珩挑眉看着沈璃雪。

    “惟妙惟肖,看到画卷,就像见到了真人!”沈璃雪低头看画卷,战王画中的林青竹如天仙,飘逸出尘,东方珩画中的沈璃雪清新自然,尤其是那双眼睛,灵动着活灵活现,就像是只狡猾的小狐狸&。

    “想不到你的画也画的这么好!”一笔一画都很匀称,着墨的力道也很稳&,该重的地方重&,该轻的地方轻。

    “如果你喜欢,我可以每天帮你画一幅!”东方珩横抱起沈璃雪,大步走向床边&。

    沈璃雪窝在东方珩怀中&,清冷的目光闪了闪:“你要凭着自己的想象来画&,我要所有的衣服&,首饰,景色完全不重样!”

    东方珩接下这项艰巨任务,天天作画,应该没有时间再管她做什么了。

    “没问题&!”东方珩想也不想,随口答应了下来,低头看沈璃雪,墨色的眼瞳闪过一抹幽光:“我消耗半下午的时间画成这幅画,你是不是应该奖励奖励?”

    “确实应该奖励&!”沈璃雪眼睛转了转,香软的樱唇快速吻向东方珩的薄唇。

    本打算送个蜻蜓点水的香吻,让他以后作画更加用心,没想到唇刚碰触,就被东方珩紧紧噙住&,深邃的眸底闪过一丝戏谑,仿佛在说:“是你主动的!”

    薄唇紧含着沈璃雪的樱唇,吻的十分猛烈,如狂风暴雨来袭,带着沉迷与缱绻,让人险些承受不住。

    沈璃雪只觉自己的理智轰然倒塌,神思飘浮着,心扑通扑通乱跳,呼吸被东方珩全部夺去&,不能喘息,纤细的身体轻轻颤抖。

    东方珩松香的气息将沈璃雪紧紧包围&,带着销魂蚀骨的味道&,由内而外的吞噬着她唇瓣的每一处,绝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沈璃雪的头开始晕眩起来&&,身体里的力气快速被消失,再也使不出一丝&,身体也越来越软&,睁眼瞪着东方珩近在咫尺的俊颜&&,这奖励太特殊,她根本承受不住,明天一定要改其他奖励。

    不知不觉间,东方珩褪下了沈璃雪的外衣,如玉的手指轻触她细若凝胭的肌肤,强劲有力的手臂抱紧了她的身体。

    热情如火间&,胸口突然腾起一丝针扎般的疼痛,东方珩迷蒙的神智瞬间清醒&,猛然睁开了眼睛&。

    床塌上的沈璃雪眼神迷蒙着&&,脸颊绯红,长长的睫毛,小巧的鼻子,微肿的樱红嘴唇&,都让东方珩怦然心动&&&,很想让她成为他的妻子,胸口不时腾起的阵阵疼痛却在提醒他&,他时日无多,不能再陪她一辈子。

    东方珩巧妙的掩去胸口的不适,如玉的手指轻抚沈璃雪美丽的脸颊,低头在她眉间落下轻轻一吻&,拉过一旁的薄被盖在两人身上:“夜深了&,休息!”

    “嗯!”沈璃雪答应着&,窝进东方珩怀里,安心的闭上了眼睛,时至今日&,她喜欢上了这种若有似无的松香气息。

    “璃雪,整个青焰京城&,你觉得哪名年轻男子最优秀&!”东方珩毫无睡意,黑曜石般的眼瞳深不见底,如玉的手指轻抚沈璃雪乌黑的墨丝&。

    “当然是你了!”沈璃雪闷闷的回答&,青焰战神这一称号&,就代表着青焰最优秀男子。

    “除我之外呢?”东方珩继续问。

    沈璃雪顿了顿:“你大哥&,南宫啸,岩表哥他们也很优秀……”

    “如果你是其他女子&,你会选他们中的哪一个做夫君!”东方珩动作顿下,低头看沈璃雪,等候她的答案。

    沈璃雪闭着眼睛蹙了蹙眉:“说不好,他们三个,是三种不同的性格&&,选做夫君,先要看看那名女子喜欢哪种类型的男子&!”

    “如果……我是说如果青焰没有我,你会选择哪一个?”东方珩的声音低低的&,闷闷的。

    “谁都不选,他们的性格,脾气都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沈璃雪斩钉截铁的回答着&,没有丝毫犹豫。

    “那你喜欢我的性格吗&?”东方珩挑眉看着沈璃雪,青焰的优秀才俊&,和她性格脾气不和,全都不喜欢。

    “喜欢!”沈璃雪睁开眼睛,看着东方珩&&。

    “你喜欢我&?”东方珩怔了怔,没料到沈璃雪是这种答案。

    “嗯!”沈璃雪重重的点点头&,清冷的眼瞳的凝重,无声告诉他&,她不是在开玩笑&。

    “什么时候来始的?”惊讶过后,东方珩是满心的喜悦,有什么比听到喜欢之人也喜欢自己,更让人开心的&。

    他原以为,沈璃雪只是对他有些好印象,不排斥他的靠近,他还准备成亲后&,再慢慢培养感情,没想到她已经喜欢上了他。

    “不知道!”沈璃雪摇摇头&,眸中也染了几分迷茫。

    来到青焰后&,她接触最多的就是东方珩,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对他有了感情&,入夜时分,她听东方洵讲,没有心脏&&,他很快就会没命的时&&,她居然感觉到自己的心有种撕心裂肺的痛,那种感觉,就是喜欢。

    “璃雪&!”东方珩紧紧抱着沈璃雪&,深邃的眸底隐有一抹水光在闪动&,有她这句话&,他不枉此生。

    “夜深了,休息!”沈璃雪望望窗外渐浓的夜色&,轻声建议&。

    “好!”东方珩下巴轻搁在沈璃雪柔软的头发上&&,闭上了眼睛,嘴角扬着浅浅的笑。

    沈璃雪倾听着头顶上方传来的均匀呼吸声&,悄悄抬起头,东方珩已经睡着&,脸色苍白&,但一向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嘴角的浅笑迷惑人心。

    许是察觉到怀中有异样,东方珩的胳膊再次收紧,沈璃雪的小腰被箍的生疼。

    沈璃雪轻叹一声&,拿出银针&,扎到了东方珩睡穴上,轻轻抓住他环在她小腰上的胳膊,缓缓拿开&,翻身下了床,拿过一旁的衣服快速穿上。

    帮东方珩拉了拉被子&,看着他安然的俊美容颜,沈璃雪清冷的眸中闪烁着坚定光芒,她会想尽一切办法救下他&,绝不会放过要害他的人&。

    转过身&&,沈璃雪快步走出枫松院&&,顺着青石路来到客厅&。

    夜色已深&,客厅墙壁上的夜明珠发出明亮的光芒&,将房间照的亮如白昼,东方洵独自一人&,悠闲自在的坐在房间中央品茶&&&。

    见沈璃雪走进来&&,他放下茶杯,询问:“那些黑衣人身份不明,你准备从哪里开始着手?”

    ------题外话------

    (*^__^*)嘻嘻……貌似要到月底了&,亲们有票票的,就扔两张过来吧,不然就作废了,不要浪费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39》,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39 我爱东方珩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39并对腹黑郡王妃139 我爱东方珩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3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