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 嫁人真相^,痛打阮渣^,苏渣

    什么声音**?沈璃雪猛然翻身坐了起来&,清冷的目光快速扫过整个内室^^^,落在了那方打开的暗格上^^。

    暗格长半米^,宽半米^,镶嵌在墙壁里*,一扇白色的小门向外打开,一件像书本一样的物件静静的躺在那里。

    那是什么^?

    沈璃雪蹙蹙眉,缓步走到暗格前^,拿出了那本‘书’^,随手关上暗格门,整个墙壁严实合缝&*,雪白一片,不见半点门的痕迹**。

    难怪没人发现这个暗格&,藏的真是隐蔽。

    沈璃雪低头看向书本^,封面装裱的很精致,上面写着两个清秀的字:日志&!下方的署名是林青竹。

    沈璃雪一怔&,这是林青竹的日记,想不到古人也有写日记的习惯,暗藏的这么隐蔽,里面都记录了些什么*?

    林青竹已经香消玉殒&,沈璃雪看她日记也不算窥视隐私&,快速翻开第一页^^*,看着上面的内容,沈璃雪只觉得大脑嗡的一声^,纤手颤抖几下,日志险些掉落在地^*。

    她震惊着^,快速翻看着日记*,看着上面记录的一件件事情,目光越凝越深^,眉头也越皱越紧*^,到了最后&,她的眉头已经紧紧皱起一团&,眸中闪烁着浓浓的震惊&,难以置信以及浓烈的煞气&&。

    “啪&*!”的一声合上日志*,沈璃雪墨色的眼瞳中如蒙了一层阴霾^&,冷的骇人*。

    随手将日志放进衣袖^&,她站起身*,急步向外走去,目光阴沉的可怕,周身萦绕了一层无形的寒冰之气^*。

    “表小姐*?!币幻氯硕俗挪杷呓≡?,和想要出院子的沈璃雪打了个照面。

    “岩表哥回来没有*?”沈璃雪清冷眸中闪烁的寒芒,让人后背发凉。

    “还没有^&!”下人福福身^&,不知不觉的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低着头&,不敢看沈璃雪的眼睛&,心中暗暗纳闷,表小姐的眼神&^,怎么这么像万里飘雪一样&&,冷的骇人&。

    “我先回府了&,改日再来看他&!”沈璃雪转过身,大步向外走去*,藏在衣袖里的小手&,紧紧握住了那本日记,原来如此,事情原来如此。

    出了武国公府大门^^,沈璃雪正准备回战王府,一道熟悉的呼唤传来:“璃雪!”

    沈璃雪一怔&,停下脚步,抬头看去&,沈明辉穿着一身粗糙^^,布满褶皱的布衣^,站在她十米外,高大的身躯有些佝偻*,满眼疲惫,面容憔悴^^*,下巴上长出了青色的胡须,模样极是狼狈^*。

    “沈……老爷&&,找我有事?”沈璃雪声音冰冷*,拒人于千里之外。

    “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沈明辉勉强笑了笑&,笑容牵强,满眼都是苦涩。

    沈璃雪目光凝了凝&&,自袖中拿出两锭银子:“今日出门,我只带了这些!”沈明辉落魄至此^*,最需要银子,一百两说多不多&,说少也不算少&。

    “我不是想要银子&&!鄙蛎骰孕θ萁┝私?,顾及的望了武国公府一眼:“这里有些不太方便*,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沈璃雪冷冷看着沈明辉,衣袖下的小手握紧了那本日志**,突然一笑:“好!”

    “随我来*&!”沈明辉四下望了望&,转过身,大步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沈璃雪墨色的眼眸冰寒一片&,就如塞北高原上千年不化的雪**,嘴角勾勒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缓步跟了上去。

    沈明辉中了蛊毒^,身体虚弱&,走路的速度倒是不慢^,带着沈璃雪七转八拐*^,专挑狭窄的小巷走*,一刻钟后,两人走进一条无人小巷&,尽头是墙,这是条死巷*。

    沈璃雪挑眉看向沈明辉:“沈老爷的家在这条巷子里&?”

    “不是!”沈明辉突然停下脚步&*,转过了身&,看沈璃雪的目光阴冷狠毒^&,哪还有半点刚才的落魄无能&,可怜兮兮。

    “沈璃雪^,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伴随着张狂的大笑声^,一道纤细的身影瞬间出现在她身后,强势的掌力对着她的后心打了过去&。

    沈璃雪猛然转身,与来人对了一掌&*,只听:“砰&!”的一声,两掌相撞,强势的余波逼的沈璃雪后退三四步*,重重的撞在了墙上^,胸口一阵血气翻腾&*,嘴角溢出一缕鲜血*。

    再看来人^*,悠然自得&,稳稳站着,半点事情都没有:“阮初晴^!”

    “是我*,怎么样沈璃雪,重伤的滋味不好受吧&*!”阮初晴嘴角噙着残酷的笑,看她的目光&,犹如道道利刃。

    沈璃雪目光一凝,嘴唇轻动&,几句暗语快速说出:“刷”四名黑衣暗卫瞬间出现在沈璃雪旁边,将她紧紧围在中间:“杀了阮初晴!”

    “是*!”暗卫们齐声答应着&,手中凭空出现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对着阮初晴快速刺了过去。

    阮初晴就那么静静的站着^,不闪不避^,嘴角上扬起一抹悠美的弧底,似笑非笑的看着沈璃雪^。

    “刷!”四柄长剑在刺到阮初晴的瞬间^,突然改变了方向*,森冷的寒茫对着沈璃雪狠狠刺了过去^**。

    沈璃雪一惊,双足轻点^&,纤细的身影瞬间飞出四五米远*,堪堪避过了暗卫们的袭击^*,一缕未来得及躲闪的墨丝被长剑斩落^,轻飘飘的落在地上。

    “你们居然卖主*!”沈璃雪站稳脚步&,冷冷看着那四名暗卫&。

    “他们本就不是你的暗卫^,何来卖主之说*!”阮初晴悠闲自在的抱着胳膊,似笑非笑的看着沈璃雪^。

    沈璃雪目光一凝:“什么意思&&?”

    阮初晴勾唇一笑^,樱唇轻启:“你的暗卫全都被杀了,这些是我的暗卫^*!”

    “战王府的暗卫^,不可能轻易被人杀死&!”沈璃雪低低的说着,语气异常坚定^&。

    阮初晴轻哼一声,漫不经心道:“若在平时^,战王府的暗卫确实不会悄无声息的被人杀死,但是刚才,沈明辉带你转了四个大弯,每转一个^,你的暗卫就少一个,你之所以没发现,是因为沈明辉身上带了无色无味的药^^&,迷惑了你和暗卫们&&!”

    “原来是你^&!”沈璃雪清冷的目光如道道利剑,猛的射向沈明辉*,他揭穿了雷太尉&,算是立了小功^,她正思索要不要给他些银子安度晚年,可他想要的^,不是她的银子&,而是她的命&。

    沈明辉目光闪烁着&,幽幽的叹了口气:“璃雪^&&,别怪爹,爹也是没有办法!”

    沈璃雪勾唇冷笑,为了他自己&,他不问青红皂白的就要杀她,沈明辉还是和以前一样自私自利:“杀了我*^,战王^&*,安郡王都不会放过你们*,你们也活不了多久*!”

    “这个就不劳你费心了&,我们会安排的妥妥当当,没人知道你是被我们害死的?!比畛跚缫跻醯男ψ?*,自信满满&,就像他们当年那天衣无缝的计划^,过了十六年,还无人能看穿。

    “为什么一定要杀我^*?”沈璃雪深呼吸几下&,看着湛蓝的天空^,目光有些迷蒙。

    “因为你是孽种&,不应该来到世上的孽种,哈哈哈&!”阮初晴张狂的大笑&,美眸中充满了嘲讽与鄙视:“你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生出来吧,那我就亲口告诉你!”

    沈璃雪害得她身败名裂&,如果她一剑杀了沈璃雪^,太便宜她了,她要折磨她,将她的出生原原本本的告诉她&,让她清清楚楚的知道,她是让人多么厌恶的到来&&。

    “阮初晴&&,你适可而止!”平平静静&,一直没什么情绪波动的沈明辉突然高声怒吼*,看阮初晴的目光犹如道道利箭,那个秘密,怎么能告诉沈璃雪*。

    “怕什么*,她中了毒,受了重伤^,这周围又都是咱们的人^,她插翅难飞**,只能任咱们宰割*,知道了那个秘密又如何*^!”阮初晴鄙视的瞟了沈明辉一眼^,这个贱男人*,无论是十六年前&,还是现在,一样没用^*,如果不是她当机立断&,当年的事情,岂能成功。

    “可是……”沈明辉悄悄望了沈璃雪一眼&,这个女儿的能力,他非常清楚^,如果被她知道了当年的真相,后果怕是不堪设想*。

    “可是什么^?如果你怕死&,就离远一点儿^!”

    阮初晴不耐烦的横了沈明辉一眼,樱唇轻启^*,一个个字符,清析的吐出:“十六年前*,我和你母亲是闺中好友,是那种好到可以分享一切的朋友*,我们之间没有秘密&,亲如姐妹……”

    “讲重点,我没心情听你废话!”沈璃雪皱皱眉&,不耐烦的打断了阮初晴的话&。

    阮初晴挑挑眉*,眸中凝了丝丝冷意:“重点就是&*,我喜欢上了战王东方朔&,可东方朔喜欢的是林青竹&,天天围着她转,出征前,他让苏烈送雨后初晴图给她,向她表达爱意,让她等他回来*,我怎么能容忍自己心爱的男子向别的女人示好……”

    “所以你就想尽千方百计&,勾引了温国公苏烈,让他将画卷交给了你*,对吗?”清冷的女声不大不小的响彻在死巷中^,带着无边嘲讽*。

    战王让苏烈送画卷^,半路被阮初晴截下^&,半年后,阮初晴嫁了苏烈为妻,沈璃雪早就猜到事情有蹊跷*^。

    阮初晴也不生气,扬唇一笑:“没错,我不过小小的对他示了示好*,他就毫不犹豫的将画卷交给我了&!”当年的她,也是京城有名的大美人^&,许多名门公子爱慕,苏烈那个愣头青*,当然躲不过她的迷惑*。

    “我本来是想毁掉那幅画卷的^,但上面画的是雨后初晴图^,映衬了我的名字^,我就留了下来,从那之后*,我时常去找林青竹*,打探战王消息的同时&,也暗想着拆散他们的方法^*,终于有一天,被我找到了……”

    阮初晴似笑非笑的看向沈明辉:“十六年前&,他是你外公的学生……”

    “学生&?”沈璃雪皱眉看着沈明辉^,她没想到**,武国公和沈明辉还有这层关系。

    阮初晴笑笑:“武国公文武双全^,重伤后*^,不再上战场^*,闲暇之余就去国子监教教书,他一身正气,爱才*,惜才^,不会高看贵族&,也不会歧视穷人&*,偶尔&,会去其他学堂指点指点有才华的寒门学子们^*,沈明辉,就是其中一名……”

    沈明辉大手紧握成拳&,目光阴沉&,他并不是一穷二白的寒门学子^,他沈家世代经常^^,极是富贵,从那块沈家玉佩就能看出&*。

    后来^,祖父经营不善&*,家道开始中落&,落到他手里的时候*,家产已经所剩无几,他对经商也不是特别精通*,才会弃商,准备考取功名&,他是有傲气的,与那些纯粹的寒门学子不同&*。

    “沈明辉知道武国公的身份^,就借着问问题的理由,时常跑去武国公府,和武国公套近乎,有一天傍晚^,林青竹送我出府,恰好遇到了来套关系的沈明辉*?!?br />
    阮初晴看着沈璃雪阴沉的面色^,得意一笑:“剩下的就不必我再讲了吧,沈明辉看到林青竹的时候^*,啧啧,那眼睛都直了……”贱男人啊,果然都是好美色的&。

    沈明辉看着面前的黄色墙壁,想起那天傍晚*,他初见林青竹*,明媚的脸庞^*^,明亮的眼睛&*,真的是美若天仙^,他从未见过那么美的女子&,只是静静的站着&,就让人倾心不已,她的笑容干净&,清澈^*,不染纤尘&,就像天上的仙子^,不食人间烟火&。

    只那一眼,他就将她深深的印在了脑子里^,再也无法忘记^*。

    “别告诉我,你勾引了沈明辉,来算计我母亲&*!”沈璃雪已经猜到^,林青竹嫁给沈明辉,是被人算计了*,并不是她心甘情愿的。

    阮初晴扫视狼狈不堪的沈明辉一眼&,不屑的嗤笑:“就凭他*,也值得我去勾引*?是他暴露了对林青竹的心思,对高官厚实禄的向往^,我就抓住他这两样弱点*,许了承诺,引他上钩*?*!?br />
    寒门学子在朝中没有关系^,没有依靠&,就算考取状元^,也当不了多大的官^,阮初晴就告诉沈明辉*,武国公在朝中的地位举足轻重^,如果他能娶了武国公最心爱的掌上明珠&,升官发财*,还不是小菜一碟。

    “你们究竟是怎么算计我母亲的*?”沈璃雪猜到了结果*,却想不到他们策划的卑鄙无耻的过程&。

    “战王在边关打了胜仗,要搬师回朝&,根据那副雨后初晴图的提示&*,他回京后就会向林青竹提亲^*,我喜欢的男子*,怎么能娶别的女人,所以*,我要先下手为强^*^,阻止他娶这个女人^!”

    提到战王*,阮初晴美眸中闪过一丝阴狠,那个男人是她的^,谁也别想抢走*^&。

    “那天,我像往常一样^^,约林青竹去茶馆喝茶,喝完茶出来后&,我蛊惑她去铺子看衣服**,首饰*,她没有反对^&&,走到相对偏僻的小巷子里**,突然冲出来十几名猥琐男子^*,围住了我们……”

    “那群猥琐男子,就是你们安排的!”沈璃雪蓦然开口^。

    “没错*,可那林青竹并不知道,一心顾着我的安危^&,用力将我推出了包围圈&,至于她自己&,当然是被那群猥琐男子抓住了……”阮初晴洋洋得意的眼眸中闪过浓浓的嘲讽与不屑,真是愚蠢的人哪,居然没看出来^,那圈套就是为她设的^。

    “然后就是沈明辉上场,打跑猥琐男子们,英雄救美&!”沈璃雪嘴角勾勒出一抹嘲讽的笑,真是俗套的把戏:“你们还做了什么*?”

    如果只是单纯的英雄救美^,事后,林青竹感激一下沈明辉即可*,没必要嫁给他^*。

    “这就要问你父亲了?!比畛跚缒抗馍辽?*,嘴角噙着得意,暧昧的笑:“你问问他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沈明辉!”沈璃雪直呼其名^*,清冷的目光径直看向了他。

    沈明辉没看沈璃雪^,冷冷看着阮初晴:“阮初晴^*,事情到此为止,你就不要再胡言乱语了&&!”

    “什么叫胡言乱语*^?我说的可都是事实*!”阮初晴的眼睛瞪的溜圆,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模样:

    “你不敢说是吗*,我替你说,你出场*,打跑那些猥琐男子后^,以恩人的身份带着林青竹回府&*,悄悄对她下了媚药^&,半路上,林青竹媚药发作&,你假装带她去医馆^,趁她神智不清时强占了她*,等她醒来&,你骗她说那媚药只能用这种方法来解,还故意演戏,当着她的面,以死赎罪……”

    沈璃雪只觉轰的一声,纤手猛然紧握成拳,清冷的眸中闪烁着道道厉光:“沈明辉,你这个衣冠禽兽^*!”

    她心中怒极,随手抓起一样东西^*,对着沈明辉劈头盖脸的打了过去^&。

    沈明辉的身体本就虚弱^,动作迟缓,根本躲闪不开^,潜意识的抬臂去挡^,那一棍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胳膊上,只听卡的一声^,胳膊被生生打断。

    “?&&&!”沈明辉凄厉的惨叫穿透云层&*,响彻云霄。

    沈璃雪设想过许多种原因^*,却没料到*,他竟是用这么卑鄙无耻的办法欺骗了林青竹&,想到林青竹日记里写的内容&,她心中的怒火更加旺盛&&,棍子啪啪的打在沈明辉身上*,一下比一下重:

    “难怪我回京后&,你不但不高兴**,还处处针对我^&,帮着所有人对付我&,你是怕我嫁了他^,查到是你算计了我的母亲&,是你害死了我的外祖父&,会颜面尽失,会丢官掉职,会失去所有的荣华富贵,所以&,你一心想让沈盈雪代我嫁安郡王,毫不留情的将我狠狠往下踩……”

    “璃雪^,你听我说*,我是爱你母亲的&,是爱她的……”沈明辉倒在地上^,被打的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粗布的衣衫片片破碎^,露出青一块^,紫一块的皮肤。

    “你爱她*?哈哈哈?!鄙蛄а├淅涞男?,手中棍子重重打在沈明辉胸口上,几口黑色血液喷射而出^,染黑了地面:“你的爱是在十月天将她推进冰冷的湖水中冻死她*,还是把她锁在房间里^,放火烧死她^?”

    在沈明辉心里&,一直都是官位为重啊&,为了雷太尉的威胁^,毫不留情的选择牺牲林青竹:“爱,你这卑鄙无耻的小人&,也配谈爱&?^!?br />
    “我是你的亲生父亲&,你杀了我&*,是在弑父^,是要遭天谴的&!”雨点般密集的棍子重重打下&,沈明辉全身疼的厉害,不停翻滚着,五脏六腑都快要移位了*,甚至于,身体还有些麻木*,即将没有知觉*,再打下去^*,他肯定会没命的。

    沈璃雪正在气头上,他说不动,也挣不开她,只好拿辈份*,礼法来压她*。

    沈明辉不提这件事情还好,他一提*,沈璃雪胸中怒气更浓^,棍打又重了几分*&,棍棍打在他胸口上^&,他的面色瞬间惨白的毫无血色*,豆大的汗珠渗了出来:

    “少在我面前摆你父亲的臭架子,我是我母亲养大的^,我回京这几个月^*,你处处算计我^,有半点父亲的样子吗?在你放火烧死我和我母亲的时候*,我们之间,就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哈哈哈&!”阮初晴站在一旁^,笑的嚣张跋扈&,挑拨人家父女相残*,自己在一旁观战的感觉真是美妙啊&,这一出女打父的戏码*,真是精彩绝伦&^,精彩绝伦啊。

    “沈明辉,青焰第一美女兼第一才女的味道不错吧*,她可是青焰战神的心上人呢&,便宜你了*,你能娶到美人&,享尽艳福^,我可是帮了大忙*!?br />
    阮初晴神神秘秘的压低了声音:“想当初^,你强占完林青竹,送她回府后*,她可是拿了根绳子^,天天寻死^&,武国公怀疑事情不简单&,就命人将那些猥琐男子们的底细全部翻了出来,想要查明真相,是我抢先一步*,将事情布置完毕,让他们说了假口供^,才得以消除了你的嫌疑&,让你成了林青竹的救命恩人&^,用那种办法救她是逼不得已,武国公虽然厌你^,烦你&,不再理睬你*,却没有杀了你&!”

    “哎呀呀,说来也巧呢,只那一次*,林青竹居然有了身孕&,为了武国公府的名誉^,她只好下嫁给沈明辉了^,堂堂青焰第一美女啊,惊才绝滟,人人夸赞,却嫁个了穷酸的窝囊废^&,你是不知道当初这件事情有多轰动……”

    阮初晴感叹着*,无限惋惜^,眼眸深处却闪烁着点点嘲讽^,阴冷与不屑*,青焰第一美女又如何,比她出名又如何^?还不是一样要嫁人&。

    她设计林青竹嫁个窝囊废^,就是要让世人亲眼看看*,他们心中的仙子,是如何的无能,是如何的窝囊,更向世人证明*,她阮初晴比林青竹强,比林青竹厉害^,世人眼里看不到她*,是瞎了眼&,战王眼里看不到她^,是猪油蒙了心:

    “沈璃雪^,听清楚没有*&,你就是那个孽种*,是沈明辉强占你母亲的证明^,只要看到你&,你父亲是满眼的骄傲,你母亲却是满心的屈辱&!?br />
    沈璃雪一向自视清高*,听到自己这么龌龊的出生*,肯定会羞惭的无地自容^,肯定会觉得自己很肮脏,肯定恨死了她自己^*,她是屈辱的象征*,她是错误的存在,她不应该来到这个世上。

    她最喜欢看沈璃雪生不如死的挣扎,痛哭流涕的哀嚎,撕心裂肺的痛恨她自己,这远比一刀杀了她更解气。

    “阮初晴,那媚药&,是你给沈明辉的吧&&?!鄙蛄а┟腿欢傧铝硕?&,转身看向阮初晴,神色平静的让人害怕,眸中萦绕的寒冷,就像千年不化的雪:“你是林青竹的好友,知道她的月信周期,也知道她什么时候容易受孕,她有身孕&,在你的意料之中&!”

    林青竹莫名失身,武国公身为青焰战神,肯定会起疑,就算那些猥琐男子的证词没有问题,他也已经对沈明辉的品性起了疑,绝不会让林青竹嫁给他&,可如果林青竹有了沈明辉的孩子,又不能打掉&,就由不得她不嫁了&。

    阮初晴&,她将每一步都算计好了。

    阮初晴怔了怔,随即恢复正常,挑眉看着沈璃雪:“你倒是聪明,比你那死鬼娘聪明了许多倍,如果她当年有你的一半厉害&,也不会落得今天这种下??!”

    林青竹是被武国公教坏了,思想单纯的厉害,没有半分脑子,才会一再被自己陷害&,真是无能&&。

    “我的出生,我的存在,是我娘的屈辱,但现在&,我要为她报仇,我会努力让我的存在,成为她的骄傲!”

    沈璃雪的声音轻轻缓缓&,却异常坚定&,最后一字落下时,手中棍子掉落在地&,纤手一扬&,一条青色的鞭子跃然于手上&,手腕一翻,长鞭对着阮初晴狠狠甩了过去。

    阮初晴冷冷一笑&,漫不经心的抬手去抓鞭子,哪曾想,鞭子震开她的手指,狠狠甩到了她脸上,白嫩的小脸上&,一道长长的血痕触目惊心。

    “沈璃雪!”阮初晴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颤抖着手指摸了摸&,满手是血&,惊声尖叫:“这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还有力气,你明明中了……”

    “苏雨婷没告诉你我有圣王府的避毒玉吗?”沈璃雪小手伸进衣襟,拉出一条丝线&,阳光下&,白玉水晶燕折射出点点光芒&。

    刷&,四名暗卫凭空出现&&&,将沈璃雪紧紧护在中间&,四人目光严厉,面容肃杀,真真正正的战王府暗卫。

    “你假装中毒骗我!”阮初晴瞬间的惊讶后,怒不可遏&&,看沈璃雪的目光&,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贱人贱人&,居然敢假装中毒骗她。

    “如果我不示弱,降低你们的戒备,你们又怎么会说出真相?”沈璃雪冷冷看向重伤倒地,闭着眼睛&,生死不明的沈明辉:

    “沈明辉&,在来的路上&,我给过你许多次机会,只要你回头说一句担忧的话,或者有点阻止我来这里的意思&,我都会选择放过你,可是&,你毫不犹豫,带我来了这里&?!?br />
    “我们母女,没有半分对不起你,而你为了你那无耻的目的,随时都准备杀了我们&,你不配做我的父亲?!?br />
    “住口?&!鄙蛎骰悦腿徽隹搜劬?,对着沈璃雪大吼:“你那母亲,自从嫁给我以后,从未对我笑过&,天天冷若冰霜&,连碰都不让我碰&,还有你那外公&,一直都看不起我,从没给过我好脸色,甚至于,就连你的名字,我这个做父亲的&,都没有资格取,璃雪这个贱名字是他取的,这样的两个人,你让我怎么敬重&,怎么爱护?”

    “如果当初你大大方方的去武国公府提亲&,我外公又怎么会看不起你?他看不起的&,不是你的出身&,而是你那卑鄙无耻的小人手段&,你强占了他的女儿,逼着他把女儿嫁给你&,你让他怎么对你欣赏&,怎么对你和颜悦色&&?”

    她的名字&,璃雪其实应该是‘离学’远离学堂&&&,武国公因为在学堂教了沈明辉问题,害了自己女儿一生的幸福,他在后悔&,他在内疚。

    阮初晴目光一凝&,沈璃雪和沈明辉吵架&,暂时没有注意到她&,双足轻点&,快速腾空飞起,正准备逃离,脚踝突然一紧,再也动不了半分,低头看去,白皙的脚踝上,紧紧缠着一条青色的长鞭。

    转头一望,沈璃雪握着长鞭的另一端,对着她&,冷冷的笑:“事情还没处理完,就想走!”

    阮初晴目光一寒&&,纤手一挥,强势的掌力对着沈璃雪狠狠打了过去:“找死&!”

    战王府四暗卫快速围上前,?;ど蛄а?&,阮初晴的四暗卫扑了过来&,和战王府四暗卫激烈的打斗起来&,几人武功相当&,四对四,数量也一样&,一时间难分胜负&,自然无法抽身去帮沈璃雪或阮初晴。

    沈璃雪收回长鞭&,闪身躲过阮初晴的掌风,手腕连翻:“啪啪啪!”清脆的鞭子狠狠打在阮初晴脸上,甩出一道道深深的鞭痕&&。

    “啊啊啊&,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阮初晴手中的长剑被打落在地,纤细的身形不停躲闪着,捞动双臂快速抗拒着。

    但那长鞭就像长了眼睛&,总能见缝插针&,在她阻拦不到的地方,狠狠的甩在她的脸上&,阵阵火辣辣的疼痛自脸上传来,不用照镜子她也知道她被打的面目全非了:“你的武功明明不如我的!”

    沈璃雪的武功的确不及阮初晴,但她不知道&,这个世上,有一种力量叫做愤怒&,人一旦愤怒到极点,就会有超乎想象&,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

    “我的脸,我的脸!”阮初晴躲闪着长鞭,惊声尖叫,她最珍爱&,最引以为傲的容貌啊。

    “你这种人,还知道要脸&!”京城第二美女是吗&&?容颜美丽是吗?应该人人喜欢是吗&?她就毁了这张美丽容颜&,让你再自视清高,再践踏别人,再不可一世&。

    破风声传来,沈璃雪瞬间到了阮初晴面前,目光阴沉着,揪住她的衣襟&,对着她布满鞭伤的脸&,左右开弓。

    “啪啪啪&!”伴随着清脆的巴掌声&,阮初晴一张俏脸被打的偏过来&&,倒过去&,偏过来,再倒过去。

    沈璃雪平静却渗人的询问突然响起:“阮初晴&,你阴险奸诈,坏事做绝,你的心究竟是什么颜色?黑的吗&?我挖出来看看怎么样&?”

    面对紧急时刻,将她推走,自己面临危险的闺蜜,她没有半分感动&,处处设计,一步一步&,把林青竹逼上绝路&,这种人的心,是坚硬的,像石头一样&,毫无温度&。

    阮初晴震惊着&,眼角闪过一道寒光&,却是沈璃雪拿着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抵在了她的胸口上&,隔着衣服,她能清楚感觉到,匕首上传来的阵阵寒意&,以及匕首柄上&&&,沈璃雪快速加大的力道&。

    沈璃雪不是在开玩笑,她是真的要挖了阮初晴的心&。

    “你敢!”阮初晴怒吼着震慑她,额头却冒出一层冷汗,沈璃雪要杀她&,真的要杀她&。

    “像你这么卑鄙无耻的人,不配活在世上&,杀你是为民除害&,我有什么不敢的!”沈璃雪一字一顿,咬牙切齿,手中的匕首,猛然向前送去&。

    “刷!”一道凌厉的剑气突然袭来,沈璃雪一怔,快速收回刚刚刺破阮初晴衣衫的匕首&&&,转身躲闪。

    “娘,你没事吧?”一道窈窕的身影,手持长剑,轻轻落在阮初晴身旁,快速扶住了她,满脸的鞭痕纵横交错&,是苏雨婷的特有容颜&。

    “没事,没事!”阮初晴拍着胸口,惊魂未定,就差那么一点儿&,她与死神擦肩而过。

    “娘,你的脸!”看着阮初晴美丽小脸上那新鲜的道道鞭痕,苏雨婷惊呼出声。

    阮初晴颤抖着小手摸摸脸上,随便找个地方&,都能摸出一手血&,愤怒的咆哮震惊耳膜,恶狠狠的瞪着不远处的罪魁祸首:“是沈璃雪,她毁了我的脸!”

    “沈璃雪&!”苏雨婷锐利的寒光瞬间望了过来&,似要将她凌迟处死&。

    “苏雨婷,你居然逃出了大牢&!”沈璃雪悄无声息的收好匕首&,小手握紧了青色长鞭,进了死牢&&,都能安然无恙的出来,这对母女确实神通广大。

    苏雨婷冷冷看着沈璃雪,幽深的眼眸镶嵌在鞭痕交错的小脸上,格外渗人,眸中闪烁的怒火,熊熊燃烧:“是我爹救我出来的&,沈璃雪,咱们之间的新仇旧恨&&,今天一起清算!”

    呃,沈璃雪差点忘记,温国公不能生育了&,苏雨婷就是他苏家唯一的后代&&,苏烈当然会想尽千方百计把她救出大牢,护她一命&&。

    “娘,咱们一起动手,杀了这个贱人,将她欠咱们的&,一并讨回来!”苏雨婷怒喝一声&,双足一点&,锋利的长剑对着沈璃雪狠狠刺了过来&。

    阮初晴心中怒火翻腾,对沈璃雪的恨意盖过了一切,也顾不得脸上的伤痕了&,小脚轻抬&,掉落在地上的长剑瞬间抓到手中&,手腕一翻&,凌厉的攻势对着沈璃雪刺去。

    沈璃雪冷冷一笑&&,轻点着双足&,升至半空&,青色长鞭迎上了阮初晴和苏雨婷的长剑,母女两人&,一左一右将沈璃雪夹在中间&,一招一式都配合的十分默契,仿佛演练了上百遍&。

    沈璃雪扬唇冷笑,阮初晴和苏雨婷的招式如出一辙&,看来&&,阮初晴悄悄习武后,又偷偷将武功教给了苏雨婷&,真是深藏不露的一对母女&,不过,她们想杀她&,也没那么简单&&&。

    沈璃雪身形一转&,退出两人的包围,长鞭横扫两人的长剑,一时间内&,紫色,白色&,绯色的身影来回交错&&,半空中青色的鞭影,银色的剑光相互撞击,让人眼花缭乱,看不真切。

    沈明辉强撑着疼痛慢慢坐起身,凝望着半空上的打斗,他不知道三人谁占上风,却能清楚感觉三人爆发出的浓烈杀气&,是的,杀气,他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都感觉到了杀气,可见半空的三人,是如何的愤怒,这场打斗,是多么的激烈&。

    突然,一道紫色身影自半空中快速下坠,落地后&&,踉跄着后退几步,小脸惨白&&,嘴角溢出一缕鲜血。

    “沈璃雪,受死吧!”半空&,锋利的长剑闪烁着森冷的寒芒,对着沈璃雪狠狠刺了下来&,阮初晴嘴角噙着残酷的笑,她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沈璃雪,林青竹母女终究都要毁在她手里。

    沈璃雪轻咳几声,这对凶残母女联手,确实厉害&,她没有任何胜算,不过,她们想杀她,也没那么容易。

    侧目,她看到了坐在一旁的沈明辉,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别人的父亲&,都是爱护妻子,子女的&,只有她的父亲,算计了她的母亲&,害死她的外公,又想要害死她,呵呵,真是个奇葩。

    森冷的寒光近在咫尺,眼看着就要刺到沈璃雪身上了,她站着没动,嘴角轻扬起一抹浅浅的笑,袖中的匕首悄然划了出来。

    她在等,等那最适合的时机,那长剑刺向她时&&,就是持剑人命丧黄泉之刻,苏雨婷&,阮初晴&,都休想活着走出这里。

    “娘,等等!”阮初晴的剑招将至,沈璃雪蓄势待发,准备给她致命一击时,苏雨婷跃了出来,挡下了她的杀招。

    “你干什么&?”杀招被挡&&&,沈璃雪没死,阮初晴很是愤怒,气呼呼的瞪着苏雨婷。

    苏雨婷扫一眼重伤的沈璃雪&,诡异一笑:“爹是悄悄救我出大牢的,为防别人知道我越狱了&&,我的牢房里需要再住个人进去……”

    阮初晴眼睛一亮:“你是说?”

    “废了沈璃雪的武功&&,割掉她的舌头&&,断掉手脚筋,让她不能言,不能写&,再把她的脸用鞭子毁了&,弄成我的模样,送进大牢&,代替我秋后问斩,至于我嘛……”

    苏雨婷贪婪的目光在沈璃雪美丽的小脸上扫了扫,阴森道:“就易容成她的样子,去战王府做郡主,然后,嫁给东方珩&&!”

    ------题外话------

    (*^__^*)嘻嘻……亲们&,表拍啊,乃们知道偶是亲妈&,不会虐女主滴,下章让苏渣和阮渣彻底玩完&。

    谢谢亲们的花花,钻钻,打赏,票票,么么。

    貌似又快到月底了,亲们有票的,就送偶几张吧&,就当是偶虐渣的奖励,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34》,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34 嫁人真相&,痛打阮渣,苏渣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34并对腹黑郡王妃134 嫁人真相&&,痛打阮渣,苏渣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3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