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 刺激雷太尉,痛打渣男

    瞬间,楚悠然^,沈璃雪*^,李嬷嬷的目光全都落到了白姨娘身上。

    “妾身嫁人半年多,一直都没有子嗣,所以……所以……”白姨娘低下头,脸颊浮上两片红晕**,映着暖暖的阳光*,格外动人。

    沈璃雪,楚悠然都是未出阁的千金,她也刚嫁人不久&,子嗣之事,一直难以启齿&*,刚才她看楚悠然的顽疾被医好^,一时心急^&,才会脱口说出了心愿

    楚悠然看向陈太医,眸中满是希冀,她很希望陈太医也给白姨娘诊诊病,但他是沈璃雪请来的^,人家给她看了诊^,已是幸运^,她没有理由再要求人家给白姨娘也看病。

    看着轻捋胡须,面无表情的陈太医^,白如意有些后悔^,暗暗责怪自己太鲁莽*,陈太医是来给楚悠然看诊的^,她横插一脚,是喧宾夺主了,万一他一气之下,不给楚悠然看病了&,她哪还有颜再面对楚悠然*。

    “陈太医……妾身不过随口一说……如果太医累了……就算了……”

    沈璃雪目光一凝:“陈太医,能不能通融通融*^?”

    “郡主言重了!”陈太医呵呵一笑^*,拿着诊包走到白如意面前:“救死扶伤是大夫的职责&&,夫人请伸手!”

    白如意一怔,随即欣喜若狂:“多谢陈太医*,多谢郡主!”

    她强压着扑扑乱跳的心&,快速伸出手臂&,看沈璃雪的目光满是感激,多亏郡主,她才能诊治身体,郡主是她和悠然的大恩人!

    陈太医两败根手指搭上了白姨娘的脉搏&,细细把脉。

    沈璃雪挑挑眉^,传言陈太医脾气古怪,现在看来&,蛮和气的&。

    感觉手指下的脉搏轻珠滑动^,陈太医挑眉看向白姨娘:“夫人脉相平和,没有任何病症^^,面色红润^&,身体一切正常*^,完全可以生育子嗣^&!”

    “多谢陈太医&!”白如意道着谢,目光有些黯淡,如果陈太医说她身体不好*&,需要调理,她还有几分希望^,可他却说她一切正常^,身体没有问题*^,怎么会怀不上子嗣呢*^^?

    楚悠然身体虚弱&,急需休息调理,沈璃雪,白如意告辞离开。

    走出小院,白如意美丽小脸上的微笑渐渐消失,换上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强挤出一丝笑意&,一丝几不可闻的轻叹随风飘远:“刚才多谢郡主?^!?br />
    “白夫人何故叹息*^?”沈璃雪挑眉看着白如意。

    “妾身早知自己福浅命薄&*,没有生育子嗣的缘分?!卑兹缫庠俅吻崽疽簧?^,目光黯淡&*。

    “白夫人很年轻&,又刚刚嫁人半年&,不必着急*^,更不必心灰意冷*^,子嗣一定会有的^!”沈璃雪想到温国公府^,除了阮初晴外&,其他的姨娘,小妾都没生出个一儿半女^*,问题恐怕不在这些姨娘小妾身上。

    “借郡主吉言!”白如意笑笑^^,目光还是很黯淡^,她是很年轻&&*,她的夫君已经不年轻了,他女儿的年龄和她差不多,她想怀上子嗣&*,有些困难^^&。

    “郡主要回战王府!”

    “是!”沈璃雪笑着点点头*,美眸中闪过一抹暗芒&^。

    “那妾身不打扰郡主了^,告辞*!”看着近在咫尺的战王府马车&,白姨娘礼貌的福福身^,扶着丫鬟的手&,走到拐角边*^,坐上了温国公府的马车&*。

    沈璃雪掀开车帘&*,软软的毯子上^,躺着一袭白衣的东方珩^,眼睑微闭着^,长长的睫毛上翘,熟睡中的他,少了平时的锐利与冷酷,多了分宁静与睿智^^,冷酷的面部线条&,也柔和的如同诗如画,让人一见再也移不开眼。

    悄无声息的上了马车,沈璃雪小心的试了试东方珩的额头&,体温正常&,没有发烧^&,暗暗松了口气&,从暗格中拿出一条薄被^**^,轻轻盖到了东方珩身上&。

    车外是炎热的夏天^,车内却放了四只小冰桶&,温度较低&,东方珩武功高强*^,却心脉受损,重病在身,就算不会着凉**,也要以防万一。

    东方珩长长的睫毛颤了颤,眼睑下的眼睛转了转*^,随即归为一片宁静^。

    “郡主^,回王府吗*^?”车外传来车夫恭敬的询问声。

    沈璃雪清冷的目光透过半开的车帘*,看到温国公府的马车快速走远&,嘴角轻勾起一抹浅浅的笑:“先去大牢&*!”

    大牢里阴暗潮湿,散发着阵阵霉味,沈盈雪和雷老夫人&,雷少夫人皆是一身囚服*,关在一个个牢房里,头发凌乱着,面容憔悴^&,目光更是茫然如死灰,没有半分焦距&,短短几个时辰,却像老了十年。

    沈盈雪坐在薄薄的干草上*^^,捂着嘴巴^^,紧紧皱起眉头,大牢里真是又脏又臭,这是什么味道**,这么难闻*。

    两名狱卒远远的观赏了沈璃雪半晌^,忍不住走了过来,打开了她所在的牢门^,色眯眯的紧紧锁定她美丽的容颜*,窈窕的身段,急切的搓着手,笑的满脸猥琐:“想不到这大牢里^&,还有这么好的货色,比怡红院的头牌还漂亮?!?br />
    “你们要干什么^?”沈盈雪一惊,吓的后退一步,戒备的看着那两名狱卒。

    狱卒长的尖嘴猴腮,满脸褶皱,小小的绿豆眼,一眯就没有了^,色眯眯的光芒迸射,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嘿嘿*,小妹妹还没嫁人吧?*!庇溻龅男ψ?,步步逼近:“你明天就要问斩了&^,还是个小女孩*,真是可怜,哥哥我就发发善心^,让你在临死前尝尝男人的味道*^&,知道什么叫欲仙欲死*!”

    狱卒们常年守着大牢^&,工钱有限^,不能去青楼逍?*&?旎?,心思龌龊,行为下流的,就将主意打到了女囚们身上^,看到姿色不错的*^,就轮流糟蹋一番*。

    这里是大牢*,他们说了算*,女囚们出不去*,不能宣布他们的恶行&*,他们就更加肆无忌惮,沈盈雪刚进大牢时*,他们就对她垂涎欲滴了,好容易等上司们全走了*,就迫不及待的过来,想要一亲香泽。

    “你再过来,我就喊声人了!”沈盈雪看着狱卒恶心的嘴脸,一步一步后退着*^,目光焦急&*^,一颗心扑通扑通直跳,急思脱困方法。

    “这里是大牢,我们哥俩当值,你叫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理你的^&!”一名狱卒洋洋得意着,色眯眯的目光就像会透视*,定定的落在她身上&*,就像剥光了她的衣服,在欣赏最美的身体,越看越满意,嘴角隐有口水流出:“这小妞真漂亮^*,味道一定很好?*!?br />
    沈盈雪是谁^,青焰第一美女,诸多名门公子爱慕过的女子&,如果他们上了她*^,说出去*,多有面子。

    丑八怪&,人渣,居然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那副得兴*!

    沈盈雪看着越来越近的狱卒*,心急如焚,暗暗将他们骂了上百遍,他们是两个身强体壮的青年,自己只是一名弱女子,根本打不过他们&,要如何脱困呢*?

    她焦急的目光透过狱卒*,不经意看到了牢门^,牢门打开后,只是象征性的关上了,并没有上锁&,她目光微沉*^。

    “雪妹妹,你就从了我们哥俩吧^,我们一定会好好对你的!”狱卒迫不及待,像恶狼扑食一般,重重朝沈盈雪扑了过来。

    “来人,救命&!”沈盈雪故做害怕的惊呼一声,快速躲闪&*,狱卒扑了个空,摔倒在地&&,她看准机会*,急步奔向牢门&,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她不要留在这里被他们糟蹋,出了大牢,她就安全了。

    沈盈雪纤手抓住牢门^,正要打开,脚踝突然被人紧紧抓住&*,用力向后一扯,她站立不稳&,重重趴到了地上,身后响起一声怒吼:“贱人,往哪里跑&!”

    纤细的身体被粗鲁的翻转过来&,狱卒猥琐的脸近在咫尺*,她能清楚看到他脸上明晃晃的油光和一颗一颗的大麻子*,阵阵臭汗味夹杂着酸臭味飘入鼻中,熏的她胸口一阵翻江倒海^,昨晚吃的东西险些吐出来^。

    “我是皇上的犯人&,如果有个三长两短,你如何向上面交待*?”

    狱卒不屑的冷笑:“吓唬谁呢,整个京城都知道你明天午时就要问斩了,只要哥几个给你留口气*&,让你明天能去法场砍头,上头就不会怪我们的……”

    “嘶!”狱卒一个用力^,沈盈雪白色的囚衣被撕下一大片,露出雪白的肌肤*^,精致的锁骨*^,混圆的小肩膀^。

    狱卒瞬间热血沸腾*,色光闪烁的小眼睛看的直直的,垂涎欲滴:“真是又白又嫩,不愧是青焰第一美女,极品货&,极品货??^!”

    “嘶嘶嘶&!”狱卒贪婪的看着沈盈雪娇嫩的肌肤*,下意识的吞着口水,想要窥视更多,连连用力撕扯&,沈盈雪白色的囚衣在他们手中化成一片片的碎片&。

    “救命,救命,救命?*?*!”沈盈雪拍打着狱卒,痛苦着,哀嚎着&,惊声尖叫^&。

    “你就放开了嗓子叫吧,你叫的越凄惨&,我们哥俩就越兴奋^*!”狱卒张狂的大笑在大牢里久久回荡&,三两下撕掉她剩余的衣服,迫不及待的压了上去&。

    一瞬间**,沈盈雪感觉*,她的身体好像被撕成无数片,疼的她险些窒息&&*,恨不得立刻咬舌自尽^,可她身上的力气仿佛被抽干一般&,软软的*,用不上丝毫力气&。

    看着狱卒肥胖恶心的身体^,沈盈雪心中无比痛苦&,疯狂的大叫,她是青焰第一美女啊,竟然被猪狗不如的狱卒糟蹋&*^,她不甘心,不甘心&!

    沈盈雪在心中不断哀嚎,嘴巴一张一合,发出的不是痛苦的惨叫,而是暧昧的低吟,阵阵酸臭味萦绕身边*^,久久不散&,她只觉一阵阵泛呕的恶心*,想吐*,又吐不出来^&*,反反复复,她面上肌肉不停抽搐^*,神态十分僵硬&,身体也抑制不住的颤抖&。

    那两名狱卒却是完全不理会&,沉浸在她的美好中无法自拔&*,微眯着眼睛,非常享受的尽情释放着欲望&*^。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一道气愤的怒喝声响起,在沈盈雪听来,却好似天籁之音^。

    “头……头……”两名狱卒一惊,快速站起身,胡乱的往身上套着衣服*^,焦急的解释着:“头……我们……我们只是……”

    “滚!”牢头怒吼声震天。

    “是是是*^!”狱卒连连答应着,提起裤子^&,抓着外衣&,快速跑出大牢。

    偷空来尝尝鲜&,居然被牢头抓到了^,真是点背^。

    沈盈雪从迷离的思绪中回过神,感觉全身像散了架般,疼痛难忍,用尽全力坐起身,双臂环抱着自己^&,失声痛哭^^,她堂堂青焰第一美女^&**,居然被两名猪狗不如的狱卒糟蹋了,恶心,恶心。

    她身上的衣服早被撕成一片片,凌乱的散落在肮脏的地上^,细嫩的肌肤,也因为在这囚牢脏臭又粗糙的杂草上翻滚*^,被划出数道血痕,样子恐怖又让人头皮发麻^。

    如果那两名狱卒看到她现在的模样,绝对没有心情&,也没有兴趣做那种事情了*。

    牢门口现出一道香妃紫的衣摆,刺绣上的金色丝线熠熠生辉^,下面是双同样颜色的绣花鞋,上面镶嵌着大颗的珍珠&*^,闪亮人眼,纤尘不染^。

    沈盈雪艰难的慢慢抬起头,看到沈璃雪美丽的小脸,高贵&,清纯,香妃紫的衣裙纤尘不染与她的肮脏*,狼狈*^,形成鲜明的对比^&*,心中瞬间涌起浓浓的愤怒与不甘,用尽全力嘶吼:“沈璃雪&,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

    “我是来救你的^*,看你的态度&,好像不想我救&**,那就算了!”沈璃雪冷冷扔下一句*&,转身向外走去^,她来大牢确实是为了沈盈雪^,却没想到会看到这么火爆的一幕&,沈盈雪和两名狱卒……

    什么*^?来救她的?沈盈雪一怔,随即反应过来&,美眸中噙着泪水,用尽全力高呼:“沈璃雪^,你等一等&*!”

    “还有事?”沈璃雪停下脚步,却并未回头^。

    “你真的是来救我的&?”沈盈雪颤抖的声音中带了几分希冀**^。

    “当然*!”沈璃雪转过身,看着满眼希冀,不着寸缕^^,狼狈不堪的沈盈雪,挑挑眉,侧目看向身旁的秋禾:“去拿套衣服给她!”

    “是!”秋禾答应一声,快速跑出大牢,片刻后,又跑了回来,手里拿着一套绿色的丫鬟服,虽不是丝绸的,衣料也算不错,递给了沈盈雪。

    沈盈雪慢腾腾的穿上衣服&,披散着头发*,憔悴着面容^&,手扶着牢门,一点儿一点儿&,慢慢站了起来,用尽全力拉开牢门,一步迈出*,站在沈璃雪身后的牢头淡淡看着她^,没有阻止。

    她心中一喜,沈璃雪真的是来救她的&。

    “走吧!”沈璃雪招呼一声^,转过身*,缓步向前走去&。

    沈盈雪一怔,这么轻易就放她离开?两边的大牢中&,诸多死囚恶狠狠的盯着她,她只觉一阵冷气从后背渗入,瞬间到达四肢百胲,下意识的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加快脚步*,紧跟沈璃雪*^&。

    “沈璃雪,你为什么要救我&?”沈盈雪不解的询问着^,她们两人一直是死敌*,恨不得将对方碎尸万段&*,不是吗?

    沈璃雪清冷的目光淡淡扫过附近的男囚,漫不经心道:“如果我说是一时兴起,突然间想救个人^,你相不相信&?”

    沈盈雪撇撇嘴:“相信^*!”沈璃雪做事古怪&*,如果她说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沈盈雪绝不会相信&,她说这么个让人不爽的理由&&^,她倒是深信不疑。

    “这个给你*!”沈璃雪转过身&,递给沈盈雪一只灰色的布袋*。

    沈盈雪疑惑不解的打开,里面装着一锭一锭的雪花银&,最少也有五六百两,她怔忡半天,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为什么送我银子^&?”

    沈璃雪微微一笑:“我帮人&&**,喜欢一帮到底,丞相府被封,太尉府被查抄&&,你出牢之后,无依无靠*,这些银子^^,可以让你过上相对富裕的生活!”

    “多谢*!”沈盈雪沉下眼睑&,眸中的神色晦暗不定&*。

    “沈璃雪,我杀了你!”伴随着一声怒吼,附近的一间男牢中,现出两道愤怒到狰狞的面孔*,他们的手透过铁栏缝伸了出来^,胡乱的挥舞着&,眸中闪烁的厉光,似要将沈璃雪生吞活剥。

    “雷太尉,雷侍郎!”沈璃雪挑眉看着两人*,故做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们两人罪大恶极,皇上亲自下令处斩,我是没办法帮忙的^&!”

    “沈璃雪&&,少在这里假猩猩的^&,你给盈雪这么多银子&,是想让她出狱后,打掉我们雷家的孩子&*^,重新找个男人嫁了^!”

    沈盈雪出狱后就成了孤女,想要生存下去^,就必须找个男人做依靠^,她怀着身孕&,没人愿意娶她给别人养儿子&,相反的^,如果她打掉了孩子,以她的相貌*,身段^*,完全可以嫁个不错的人家。

    “沈璃雪*,你真是这么打算的?”沈盈雪美眸中含着丝丝怒气&,沈盈雪救她出狱,果然另有目的。

    “你们不提醒&,我还忘了盈雪是有身孕的*!”

    沈璃雪还真就是这么打算的,白姨娘的急切求子提醒她,古人对子嗣非常重视^,雷太尉也将诸多希望寄托在了未出世的孩子身上,她就要当着雷太尉的面^,毁掉他所有的希望^,让他也尝尝武国公当年所受的痛苦与折磨。

    “沈璃雪,你少装算^,盈雪是孕妇,按照青焰律法,可以免于死刑,就算你不救&,她也不会被斩首!”雷太尉怒吼着&,看沈璃雪的目光愤怒的喷火^,他一定要说动沈盈雪留在大牢,生下雷家的子嗣^*。

    “雷太尉^,盈雪应该是暂时不被斩首,等生下孩子,就要去黄泉与你们团聚了!”沈璃雪挑眉看着雷太尉,眼瞳深处,暗带挑衅*。

    “大牢的牢头曾受过本官恩惠,本官与他商量一番,他定能放过盈雪!”雷太尉目光凌厉*,义正词严*。

    “雷太尉^,你现在是即将被砍头的阶下囚,不再是高高在上的青焰太尉&*,你以为那牢头还会听你的话&&^?”沈璃雪嗤笑一声^&&,嘴角轻扬,似笑非笑&,美眸中暗带嘲讽:“沈盈雪生下孩子,必死无疑,你们雷家的后代^&,有没有人养活都成问题*^!”

    “盈雪&*,我虽是将死之人^,但我是青焰两朝元老^^,在朝中有一定的关系,只要你答应生下雷家子嗣,我保证你后半辈子衣食无忧!”雷太尉说不过沈璃雪,改诱惑沈盈雪,神情微傲^,自信满满&,常年的朝堂为官^**,让他很具威严,让人不知不觉间选择相信他的话。

    “这……”沈盈雪有些犹豫,她有美貌,有身段,却是罪臣的家眷,出狱后&,能不能找到好人家,是个未知数*,雷太尉的承诺,看着不像在撒谎&。

    “盈雪在外面也可以生孩子,为什么一定要让她留在大牢里?”沈璃雪看出她的心思有些动摇*^^,故做不知的蓦然开口。

    “是啊,外公,我在外面也可以生养孩子&&!”沈盈雪身体传来丝丝疼痛,眼前浮现那两名狱卒恶心的嘴脸,动摇的信念,瞬间坚定,她不要留在大牢*,一定要出去&。

    雷太尉并不知道沈盈雪被狱卒糟蹋之事,气的咬牙切齿,沈盈雪到了外面,难保不被哪个男子勾引^,打掉孩子,与人双宿双飞*,在大牢里,没有男人,她才能安心生下孩子^&。

    “外面太复杂*&,你一个女孩子,应付不来!”雷太尉胡乱的编了个理由:“大牢里有狱卒们看着,相对安全些?!?br />
    “这样??^&!”沈璃雪拉长了尾音,悄悄望向沈盈雪^,成功看到&,她听到狱卒两字时^,面色苍白,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既然盈雪不准备出狱了*,那银子就还我吧^!”

    沈璃雪伸手去接钱袋,沈盈雪快速后退一步&,将钱袋紧紧护在怀里&,戒备的看着沈盈雪:“我要出狱^,这钱袋你不能拿走!”

    沈璃雪故做悻悻的收回手,转身向外走去:“时候不早了,我要回王府,你们雷家的事情&,我不管了&,请自便!”

    “沈璃雪&,等等我!”沈盈雪身体踉跄几下&,急步去追沈盈雪,这让人恶心的大牢*,她一刻也不想呆了*,跟着沈璃雪离开大牢*,是她此时的信念。

    “盈雪*,回来^&,快回来,沈璃雪会害死你的*!”身后,响起雷太尉暴怒的高呼,沈盈雪充耳不闻,急步前行。

    听着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沈璃雪挑挑眉,她就知道,沈盈雪一定会跟出大牢,那两名狱卒强暴沈盈雪,倒是间接促成了她的目的。

    沈璃雪强行带走沈盈雪&&,雷太尉会气愤^&,却不会完全绝望&,因为孩子在沈盈雪肚子里*,她可能不会打掉孩子。

    沈盈雪当着雷太尉的面,主动离开大牢,就是想要追求牢外的生活,对腹中孩子并不重视,随时都会为了幸福生活^^,抛弃孩子。

    呵呵,沈璃雪早就猜到沈盈雪会跟着出来,之所以放任&&,就是要刺激雷太尉*,让他亲眼看着,沈盈雪走出大牢,清楚知道她并不在意那个孩子,随时都会打掉他&,另谋生活,他肯定会伤心&,失望*,再到绝望&&。

    雷太尉加注在武国公身上的痛苦,沈璃雪都要讨回来^。

    脚步声越来越远,直至消失不见,走廊里恢复了平静,雷太尉重重的捶打着坚固的铁栏杆^&,心中透心凉^&,眸中满是绝望,身体无力的慢慢蹲在了地上&,盈雪出了大牢^&,肯定是要嫁人的^&,绝不会留着那个孩子,雷家要完了&,子嗣香火要彻底断了。

    出了大牢&*,暖暖的阳光照在身上,沈盈雪感觉自己从地狱中走出,重新活了过来&,美眸中闪烁着激动的泪水^,太好了,她终于离开那个阴暗潮湿,臭气熏天的破地方了^。

    由始至终,她提都没提救沈烨磊*^,对那个同父同母的亲弟弟^,半分都不在意。

    沈璃雪走到马车前,轻轻掀开车帘,沈盈雪粗重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她蹙了蹙眉^,轻轻转过身:“沈小姐&&,我的马车不载别人^,你有银子*,可以另外雇车回城!”

    “好&!”沈盈雪皱皱眉,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句,美眸中闪过几分不悦&,不是说帮人帮到底吗^&?连载她一程都不愿意,虚伪。

    车厢里燃着淡淡的竹叶香*,配着冰桶散出的阵阵寒气*,十分好闻,东方珩还在睡,没有半分清醒的意思,沈璃雪试了试他的额头*,温度很正常。

    马车起程,在平坦的道路上快速前行&^,车厢里平平稳稳*,没有半分颠簸^*,沈璃雪透过车窗看着街道两边的景色,美眸沉了沉^,对着虚空低声吩咐:“去给秦若烟送个信*,就说半个时辰后,我在轩辕茶馆等她*!”

    “是*^&!”一道破风声快速远去。

    淡淡竹叶香飘散,沈璃雪的心情瞬间放松,躺到毯子上&,准备休息片刻^,侧目正对上东方珩幽深的目光^^,黑曜石般的眼瞳,如一汪深潭,越凝越深,似要将人吸食进去。

    “你什么时候醒的?”沈璃雪怔忡好半晌&,终于回过神^,猛然意识到&,她和东方珩并排躺在车厢里,姿势有些暧昧^,正准备起身&,却被东方珩一把抱进了怀里:“就刚刚**,你吩咐暗卫去找秦若烟的时候**!”

    “你又在算计谁?”东方珩的额头轻触沈璃雪的&,深邃的眼瞳中盈满浅浅的笑。

    “到了茶馆你就知道了!”沈璃雪笑容诡异,就像狡猾的小狐狸*^。

    “你饿不饿?”东方珩的声音低沉暧昧,带着某种蛊惑,直达人心&^&。

    “有点!”沈璃雪一直在忙雷太尉蛊毒之事,一天一夜没合眼,也没怎么吃东西^&,早就饿了*。

    “本王也有点饿了&!”东方珩深邃的眸中闪过一丝诡计得逞的笑,薄唇重重印到了她樱唇上^。

    唇上传来温润的触感^,沈璃雪眨眨眼睛&^,看着东方珩近在咫尺的俊颜,他说的饿^,和她说的&&,完全不是一回事:“我说的是正事*!”

    “我也在说正事&!”东方珩强劲有力的臂膀将沈璃雪紧紧锁在怀里,性感的薄唇在她香软的樱唇上辗转轻吻^&,轻巧的启开她的牙关,在檀口中不断开疆扩土&*^。

    沈璃雪呼吸不畅^,美丽的小脸染了一层蔷薇色^*,轻轻的喘息&,也变成了急促的喘息:“东方……珩……”

    “嗯&!”忘情中的某人轻轻回应一句,动作未停。

    “你再继续……我要窒息了……”沈璃雪清冷的眸中染了一层妩媚的迷蒙,娇斥声绵绵软软,不具任何震慑力。

    “嗯!”怀中的娇躯柔若无骨^,抱在怀里极是舒服,东方珩的手臂松了松,却没有放开*。

    沈璃雪瞪着东方珩无限放大的俊颜^&&,美眸中怒火燃烧^,她要呼吸^&,不是只松手臂就能解决的^。

    正准备腾出手臂推开东方珩,马车突然一个颠簸*,车厢中的两人被颠开了些距离&*,沈璃雪急促的喘息着,将东方珩推出一点儿距离*。

    东方珩坐起身*,对着车外冷声询问:“出什么事了?”

    “回郡王*^,路上有石头,不小心撞上了!”车夫恭敬的回答着&。

    沈璃雪暗松了口气,清冷的目光透过半开的车帘,看到不远处驶来一辆马车,马车很普通&&,上面没有任何标记,却行驶的很快,赶车的车夫也神色严肃&&*,好像有急事一般。

    沈璃雪眨眨眼睛,在那辆马车与她的马车并肩前行时,快速挥出一掌^,将那辆马车的车帘打开一点儿,隐约中现出一张熟悉的侧脸:“温国公^!”

    大牢座落在郊外*,附近几里都荒无人烟,温国公坐马车走这条路,肯定是去了大牢:“他去大牢干什么*^?”

    “可能是去看苏雨婷了^!”东方珩轻抿一口茶水&&,墨色的眼瞳深不见底。

    “也对&!”沈璃雪点点头,心里暗道*&,他去看苏雨婷*,坐温国公府的马车就好&,干嘛要乔装改扮。

    “你昨天一夜没睡,还有半个时辰才会到轩辕茶馆*^,休息会儿&!”东方珩揽着沈璃雪重新躺在毯子上。

    沈璃雪睁眼看着他:“我不困!”

    “放心,我不会再打扰你休息^&!”东方珩蜻蜓点水般,吻吻沈璃雪的唇瓣&,下巴轻搁在她头发上,轻轻闭了眼睛^*,头顶上方很快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沈璃雪抬头看向东方珩*&*,习武之人*,精力旺盛,有时,一天睡上两三个时辰*,都不会觉得困&*^,可他刚才睡了好几个时辰*^,居然没睡够,这么快又睡着了&,就像生了大病的人一样&,非常嗜睡,难道是他的病再次加重*,真的要到弥留之际了?

    半个时辰后^,马车来到轩辕茶馆^^,沈璃雪看看熟睡中的东方珩&*,正准备悄悄拉开他的胳膊,让车夫送他回圣王府休息。

    不料他睁开了眼睛,眸中有些疲惫&,眼眸却像黑曜石^&,幽深晶亮*&,拉着沈璃雪走下马车*,进了轩辕茶馆&,坐在二楼雅间的窗子边&*,两人边喝茶,边看街上的人来人往。

    “你约的人来了!”东方珩沉了眼睑&,淡淡说着。

    沈璃雪顺着他的指向看去,街道尽头走来两道熟悉的身影&,头戴白色斗笠,身着一袭白衣的是秦若烟,走在她身后那名身形高大,撑着漂亮油纸伞的男子,正是穆正南。

    另一边,沈盈雪也坐着软轿来到这条街^&,如沈璃雪所说^,丞相府查封,太尉府被抄^&,她成了孤女&,举目无亲,手中这五百两银子,是她全部的家当,也足够她嫁个好人家了^,前提是,打掉腹中这个孽种。

    “小姐,醉仙楼到了*!”轿子停稳,轿外传来轿夫温和的提醒声&。

    沈盈雪掀开纱帘走了出去,付了轿钱,打发走轿夫,看着人来人往的醉仙楼,嘴角轻扬起一抹浅浅的笑,高门贵族的公子们多喜欢来这里用膳,以往爱慕她的名门公子有不少,她等在附近&*,不愁找不到身份高贵,又对她有意思的男子&。

    “公主*,小心点儿^!”熟悉的男声响起,沈盈雪一怔,转身看去,一名青衣男子,手撑一柄油纸伞^,笑容璀璨^,容颜俊美的让人移不眼。

    沈盈雪目光一凝*^,他是,穆正南?

    穆正南学识不错^,相貌不俗,原来穿的粗布衣服遮去了他的英俊,如今,换上这身高贵华丽的衣服&*,良好的修养,满身的书卷气立刻彰显了出来&*,走在大街上,许多妙龄少女驻足,满脸羞红的轻轻谈论*&&。

    沈盈雪也被惊艳了一下*,回过神后^&,暗自思咐,看穆正南的穿着&^,打扮,非富即贵*^,以他现在富家公子的模样*,倒是配得上自己&,自己何不从他身上着手^,先试探试探。

    “正南^!”沈盈雪摆出一个自以为迷人的笑容&*,深情款款的走向穆正南。

    穆正南正在哄秦若烟*&,听到有人叫他&,潜意识的回过头。

    沈盈雪在软轿上时,已经梳好了妆,精致的发髻,未着任何饰品,却拥有一种说不出的自然之美&,绿色的衣裙随风轻摆&,在阳光下飘飘拽拽,迷乱人眼&,他瞬间惊艳*^。

    沈盈雪心中得意的笑&*,没人能拒绝得了这么美丽的她*,娇小的身形站在穆正南面前*,含羞带怯道:“正南*,我已经一无所有了,以后,你负责养我?*?!”

    穆正南瞬间回神,秦若烟戴着斗笠&,他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却能感觉她看他的阴冷目光,惊慌失措着,牵牵嘴角,勉强扯出一丝笑:“沈小姐&,你这是做什么*,我们只是普通朋友^,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关系*!”

    沈盈雪美丽的小脸立刻阴沉下来^,心中暗暗盘算*,穆正南所穿的衣服,是极好的面料,看来*,他应该是攀上了某位高官^,高贵到连她也不放在眼里了,就算自己不能攀上他*,也要敲诈他一番。

    “穆正南^&,我怀了你的孩子*,你怎么能说我们之间没有关系^?”沈盈雪眼眸中盈满了泪水,伤心绝望^,扶风弱柳着,仿佛随时都会摔倒&,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人忍不住想将她抱在怀里&,细细呵护。

    穆正南一惊,急声道:“沈小姐,你^,我心知肚明,那孩子不是我的**^!”胸中萦绕了一团怒火^*,他当初想着认个便宜儿子*,成全他的富贵梦^&&,没想到那个谎会害他陷入今日的尴尬&*。

    “穆正南,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沈盈雪哭的伤心绝望^&,悄悄摸了摸衣袖中的银子&,事情闹大*,穆正南肯定会带她却隐蔽处私了*,她定要趁机敲诈他一笔&,为以后的幸福生活做准备:“那天在太尉府,你明明当众承认,我腹中孩子是你的*!”

    穆正南咬牙切齿,恨不得抓花沈盈雪那张虚伪的脸*,这女人,居然得寸进尺,紧抓着他不放*,他不能说出当日的真正目的^,只得委婉的劝解:

    “沈小姐,当时情况特殊*,我是为了?*;つ?,才会这么说^,沈丞相都知道真正原因*,不如,咱们让他来评评理?!?br />
    “呜呜呜^,我爹被撤了官职^,成了庶民*,不再是青焰丞相了,你看我没有高高在上的身份&,就不要我了……”沈盈雪哭的悲悲惨惨,见者伤心*,闻都流泪^^,连穆正南都快觉得,自己是真的负了沈盈雪。

    “沈小姐……”

    “穆正南,你居然背着我在外面养女人^!”秦若烟一声怒吼,手中鞭子狠狠甩到了穆正南肩膀上&*,将他打出去三四米远。

    穆正南踉跄着站稳脚步,嘴唇苍白*,急切的解释:“公主*,你听我说……”

    “还敢狡辩!”秦若烟又是一鞭子过来^,打到了他胸口上&**,将他打倒在地,全身的骨头像散了架般&*,疼痛难忍^&,用尽全力爬了好几下都没有爬起来^^。

    沈盈雪怔怔的抬起头&,这才发现,穆正南和秦若烟是一起的:“你们……”

    “他是本公主看上的男人**,你居然敢勾引他*,找死!”秦若烟怒喝一声,长鞭狠狠抽到了沈盈雪身上*,将她打出三四米远,薄薄的衣服被打烂*,淡淡的血痕惊现,伤口传来火辣辣的疼痛……

    ------题外话------

    (*^__^*)嘻嘻……明天开始温国公府的事情……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31》,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31 刺激雷太尉,痛打渣男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31并对腹黑郡王妃131 刺激雷太尉&,痛打渣男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31。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