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鞭抽苏渣女

    雷聪成太监,沈采萱坠地身亡,喜庆的大婚之日惨事连连,为巍峨&,庄严的太尉府蒙上一层阴霾&&。

    望着满地鲜血,死不瞑目的沈采萱,宾客们无不摇头叹息,相继告辞离去,这两家父母做的太过份了,居然把好好的孩子逼死了&,作孽&,作孽啊。

    淡淡的血腥味快速漫延,雷太尉皱着眉头摆摆手&&,两名侍卫急步上前,抬走了沈采萱的尸体,几名丫鬟拿了清水和布,以最快的速度将地面擦拭干净。

    沈明辉看着沈采萱掉落的地方&,震惊的半天没回过神,虽然地面已经擦拭干净&,但他满心满眼都是她掉落后满身鲜血,死不瞑目的模样&&。

    府医背着小药箱急步赶了过来&&,仔细看过雷聪的伤&,摇头叹息:“伤的太重&&,回天乏术了!”

    雷太尉满含期待的锐利眼眸瞬间变的黯淡无光,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几岁&,身体踉跄着,险些摔倒在地&,他唯一的孙子,变成了废人,再也无法生育后代了。

    “爹,小心!”雷洪急忙扶住了雷太尉,小心的搀着他坐到椅子上,抬头看向沈盈雪平坦的小腹&&,目光阴沉着,一字一顿:“盈雪腹中的孩子是我雷家子孙&,绝不能流落在外……”

    沈盈雪猛然一惊,颤抖着身体躲到了雷氏身后,惊恐的美眸泪水盈盈。

    雷氏护着沈盈雪,皱眉看着雷洪:“聪儿已经变成太监了&,难道你想让盈雪嫁来守活寡&&?”

    “如果你没有强行让沈采萱代嫁&,聪儿又怎么会出事?”雷洪怒吼着,毫不相让&。

    雷氏冷哼一声&,满目鄙视,是雷聪自己无能,连受了重伤的弱女子都制不住,变成太监&&,也是罪有应得:“让采萱代嫁之事,你也是同意了的,出了事&,怎么能全怪到我身上……”

    “我不了解沈采萱,不知道她会这么激烈的反对代嫁,否则&,就算不娶亲&&,也不会让聪儿迎娶她&?&!崩缀楹藓薜牡勺爬资希骸胺吹故悄?,明知沈采萱情绪不稳,还强绑了她送来太尉府,你究竟安的什么心……”

    “我还不是为了聪儿好,他好色花心&,风流成性,青焰贵族千金,哪个愿意嫁给他……”

    雷氏和雷洪的争吵声很大,很激烈&,沈明辉却没有理会,目光怔怔的看着那几片青石砖:

    盈雪是相府嫡女,身份高贵,容颜绝美,他一直都觉得,只有优秀的皇室子弟,才配得上他这个举世无双的女儿。

    采萱是相府庶女&,身份低微,就算嫁人,嫁的也是各府庶子&,或做嫡子的姨娘&,小妾,所以,雷聪强迫盈雪后,他想到了让采萱代嫁。

    雷聪是太尉府的嫡孙,以那么大的排场将她娶回来,名义上是娶妾,其实相当于在娶正妻,贵族嫡出千金都不愿嫁雷聪&,只要她好好服侍夫君,将来生了儿子,一定会成为名副其实的正妻&。

    这么好的机遇&,几辈子修来的福份,别人求都求不来&,她为什么要拒绝&,为什么要以这么绝决的方式自??&?

    难道是沈采萱愚笨,没明白他的良苦用心&?

    “老爷&,新娘子的尸体要如何处理?”沈采萱虽然重伤了雷聪&&,但她已经拜了堂,是雷家的主人&,侍卫们不敢自作主张&&。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沈采萱不再是相府的人&,她的埋藏处,雷氏懒的理会。

    雷洪不耐烦的摆摆手:“扔到乱坟岗!”害了他儿子的罪魁祸首,休想入雷氏祖坟,况且,她是以妾的身份被娶回来的,也没有资格入祖坟。

    侍卫答应一声&,转身欲走。

    沈明辉蓦然开口:“将采萱的尸体送到相府!”他是沈采萱的亲生父亲,如果眼睁睁看着她的尸体被扔到乱坟岗,绝对会惹人耻笑,死者为大,太尉府不肯接受她,他就将她带回相府,葬在沈家的坟地里&。

    “归还沈采萱的尸体也可以,必须把盈雪留下来&!”雷洪冷冷说着,语气坚定&,毫无商量的余地。

    沈盈雪急着嫁人,肯定不会要那个孩子&,那只有一个月的胎儿,是他们雷家唯一的希望&,绝不能出任何差错。

    “大哥,盈雪是我女儿&,也是你的外甥女,身上有一半雷家的血,你的儿子已经变成这样了,难道还要让你的外甥女陪他一起受苦?”雷氏挑眉看着雷洪,冷声斥责。

    “都别吵了!”雷太尉怒喝一声&,威严的目光冷冷扫过雷氏和雷洪&,两人各持已见&&,毫不相让&,吵到天亮也吵不出结果:“我有个折中的办法?”

    “什么办法?”雷氏&,雷洪异口同声的询问。

    “让盈雪暂住在太尉府,等她生下孩子,再回相府嫁人&!”雷太尉的办法一举两得&,既可保住雷氏血脉&&,也可让沈盈雪正常出嫁。

    “这……”雷氏有些犹豫,让盈雪在太尉府住**个月,她不放心。

    雷太尉皱皱眉:“聪儿是我的孙子,盈雪也是我的外甥女&,我会一视同仁,绝不会偏颇!”

    “相爷觉得呢&?”雷氏担心沈盈雪,还是有些拿不定主意&。

    “雷太尉的方法不错!”相府,太尉府的关系因雷聪,沈采萱已经僵到了极点,如果他强行带走沈盈雪,两府的关系就会彻底决裂&。

    沈采萱的死,让丞相府臭名远扬,沈明辉不想再树敌,雷聪已经成了废人&,沈明辉不担心他会对沈盈雪不利,才敢放心让她留下&。

    “来人,将雅容园重新打扫一遍&&,让盈雪居?&?!”雅容园是雷雅容出嫁前的闺房,雷太尉让沈盈雪住进那里,彰显着对她的关心与重视&。

    “爹&,娘&&!”沈盈雪朦胧的泪目可怜兮兮的看着沈明辉和雷氏&,她怀着雷家唯一的骨肉,雷太尉不会对她不利,但她还是不想久居有雷聪的太尉府&,那晚的事情,是她一生的恶梦,她不想再看到雷聪。

    “盈雪别担心,娘会时常来看你的&!”雷氏拍着沈盈雪的手,轻声安慰,扶着她出了小院,走向雅容园的方向。

    盈雪腹中的孩子是雷家唯一的重孙&,很金贵&,爹和大哥一定会奉她如上宾,绝不会苛刻她,她住在太尉府,雷雅容倒也放心:“雅容阁很漂亮,娘带你去看看&&?&!?br />
    安顿好重伤的雷聪,雷太尉,雷洪都离开院落,沈明辉也走了出来,准备回府&,刚刚踏进花园&&,穆正南急步迎了上来&,望望他空荡荡的身后&&,不解的问道:“岳父,盈雪呢?”

    沈盈雪是他下半辈子的荣华富贵&,他非常在意。

    雷沈两家商谈事情,不让他靠近,他就站在花园旁等候&,眼看着太阳就要落山,还不见沈盈雪的影子&,恰好沈明辉走了过来&,他便迫不及待的过来询问。

    沈明辉抬起头,细细打量穆正南&&,檀色的衣衫是粗布所制&,与他文雅的书卷气息非常不符,英俊的容颜微微晒黑,急切的目光略略闪烁,高大&,挺拔的身形稍稍消瘦&,典型的攀龙附凤寒门书生:

    “雷老夫人受了刺激,盈雪要在太尉府暂住着安慰她&,短时间内不会回相府&,你们的婚事,要推后一段时间!”

    雷太尉想的敷衍青焰众人之词,沈明辉用到了穆正南身上。

    穆正南帮沈盈雪无非是想要荣华富贵&,他又是个坐了牢&,不能再入朝为官的庶人,沈明辉很不喜欢他,但沈盈雪产子后&&,有没有贵族公子愿意迎娶是未知,沈明辉没有把话说的太绝&,含糊其词的敷衍他&,给他几分希望&,吊着他的心&,具体事情&,等一年后再说。

    穆正南笑笑,笑容有些僵硬:“小婿能否见见盈雪&?”费尽心机攀上的金凤凰,他不想轻易放弃。

    沈明辉皱眉,状似思索:“雷老夫人很伤心,盈雪一直陪伴着开导她&,最近几天你恐怕见不到盈雪&&,不如你将住址留下&&,盈雪有空了&&,就派人去叫你!”

    “好&!”穆正南听出沈明辉在敷衍他&,僵硬着笑容&&,将他的住址说给沈明辉,精明的眸底,蒙了一层阴霾&&。

    他没娶沈盈雪,沈明辉不会重视他&&,听到他那糟糕的住处,也没有半点反应。

    他帮沈盈雪大忙,毁了自己的名誉,却没有得到半点好处,真真可恶&,更气的是,荣华富贵没攀到,他的生活也没有得到半点改善&,出了太尉府&,他还要像以前一样&,百朝黄土背朝天的继续做菜农,赶着破车卖菜&!

    大手悄然紧握成拳&,轻轻颤抖&,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他不甘心&,不甘心&&!

    夕阳西下&,映红大半个天空,沈璃雪走出太尉府&,走向战王府的马车。

    不远处的拐角&,站着一道修长的蓝色身影,看到沈璃雪,微微一笑,正准备走过来,沈璃雪挑开了车帘&,一袭白衣,俊美无筹的东方珩出现在车厢中&,蓝色身影一怔&,动作顿了顿&&,沈璃雪已踩着凳子上了马车&。

    车帘缓缓下落&,将车厢内的情形快速遮去,完全垂下的瞬间,东方珩侧目望了蓝色身影一眼,锐利的眼眸,冰冷如利刃,仿佛无声的警告,震人心弦。

    马车起程&,飞速前行&,东方湛静静立于拐角&,望着腾起的阵阵烟尘&,嘴角微微上扬&,温和的眼眸犹如一汪幽潭,深不见底&。

    车厢中&,四只小冰桶散着淡淡寒气,凉爽如春,沈璃雪为自己倒了杯清茶,袅袅热气遇冷,快速消失无踪:“沈采萱坠地身亡,雷聪成了太监,沈盈雪暂住太尉府,生下孩子后再回相府嫁人!”短短几个时辰,三个人都被固定了命运。

    东方珩挑眉:“雷太尉的方法一举两得&!”既能让雷家有后&,又不耽搁沈盈雪嫁人&,不愧是官场老狐狸&。

    “那个孩子&,是雷聪暴行的产物&,是沈盈雪的耻辱&,看到孩子,她就会想到她吃的苦,受的罪,高傲如沈盈雪,未必愿意生下他?!鄙蛄а┪⑿?,沈盈雪住在太尉府&&,就是被严密看管了起来&&,和坐牢差不多。

    “相府和太尉府,会因这个孩子决裂&&?”东方珩似笑非笑,太尉府唯一的重孙,死于沈盈雪之手,沈丞相,雷太尉休想再有安宁日子过。

    沈璃雪摇摇头:“也不一定,如果太尉府的人看的严,沈盈雪无法流掉孩子,只能生下来了!”

    “郡王,郡主,醉仙楼到了!”马车停稳,车夫恭敬的禀报声响起。

    沈璃雪蹙了蹙眉:“怎么来了醉仙楼&?”她已经习惯夜幕降临前,在战王府餐厅和战王&,东方珩一起用膳&。

    “多日未来醉仙楼,你不想念这里的醉鸡?”东方珩记得&,沈璃雪最喜欢醉仙楼的醉鸡&,在相府时,每隔几天,都会来醉仙楼用膳&。

    沈璃雪皱皱眉:“义父还在王府等咱们回去用晚膳,如果咱们在这里用了,让他空等着,不太礼貌!”

    “皇叔进宫了,要很晚才会回府&!”东方珩轻轻说着,挑开帘子,下了马车。

    战王进宫了!

    沈璃雪松了口气,随后下了马车&,战王进宫和皇上商谈的是机密&,她没有多问,和东方珩并肩走进醉仙楼。

    正值用膳时间&,醉仙楼里高朋满座,座无虚席&,两人郎才女貌,天生一对璧人,一进门,就吸引了大批客人的目光,小二热情的上前招呼着&,引领二人上了楼梯,走向二楼雅间。

    缓缓走在精致的走廊&,望着大厅中的满座宾客,沈璃雪忍不住低喃:“醉仙楼生意火爆&,幕后主人生财有道&,肯定不是一般人!”

    东方珩挑挑眉&,嘴角轻扬起一抹优美的弧度&,醉仙楼的幕后主人么……

    “吱&&!”走廊一侧的雅间门突然打开,精致的木门径直撞向沈璃雪&,东方珩锐利的眸中射出一道寒芒&,瞬间将沈璃雪拉进了怀中。

    开门的是位女子&,十四五岁&,穿着一身深绿色的衣衫,头上梳着两只丫髻&,是丫鬟的装扮&&,东方珩眸中的寒光,吓的她全身一震&,呆呆的站着&,好半响才反应过来,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杏儿&,出什么事了?”伴随着柔柔弱弱的女声&,一名美丽女子来到门口,剪裁得体的湘裙穿在身上略显空荡,流畅的衣袖随风轻飘&,面色苍白的毫无血色,眼睛疲惫却很明亮,

    “是你&!”

    “是你&!”

    沈璃雪和柔弱女子异口同声的惊叹。

    “上次在湖边&,多谢姑娘救命之恩!”柔弱女子微微笑着&,眸中满是感激&。

    “举手之劳,姑娘不必放在心上!”沈璃雪轻轻笑笑,礼貌客套&&。

    “我叫楚悠然&,请问姑娘的芳名是&?”柔弱女子被病痛折磨&,性子却很洒脱,没再姑娘来姑娘去的客套&&,直接问了沈璃雪名字。

    “沈璃雪&!”京城许多人都认识她&&,沈璃雪不再隐瞒&。

    “好名字&!”楚悠然的家不在京城&,没听过沈璃雪的事情,对她的名字,没有太大的反应。

    无边的寒气快速漫延&&,楚悠然紧了紧身上的衣服&&&,顺着寒气&,看到了东方珩&,眼睛一亮,轻声赞叹:“这位是你夫君,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东方珩目光一凝,眸中的寒气渐渐消失&,就像锋利的剑&,掩去了锐利的寒光。

    沈璃雪这才注意到,她还被东方珩半抱在怀里,美丽的小脸浮上一层蔷薇色,掰开他的手臂,与他拉开点距离。

    香软的娇躯远离,东方珩锐利的眸中浮现几分不悦,想到沈璃雪没有否认他们的关系,他的心情又慢慢好转&&。

    “楚小姐来京城&,是为治??&?”沈璃雪没再纠结她和东方珩的关系,改问楚悠然的病情&&。

    楚悠然点点头,眸光十分黯淡:“听闻京城有名神医,可治百病,就来试试!”

    沈璃雪心思一动:“找到神医了吗?”

    “还没有?!背迫灰∫⊥?&,眸中闪过一丝苦涩&&&,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医,哪是这么容易找到的。

    见沈璃雪&,东方珩站在门外,回过神的楚悠然猛然意识到自己失礼了:“沈……小姐,这位公子,进来一起用膳吧!”她本想叫沈璃雪夫人的,可不知道东方珩姓什么,只得尊称了小姐&。

    沈璃雪轻轻笑笑:“我们订了雅间,就不进去打扰了!”东方珩不喜欢和女子们同桌用膳,沈璃雪透过半开的雅间门,隐约看到屋里还坐着一位女子,楚悠然在会客&,他们也不方便进去打扰。

    “耽搁了你们时间,不好意思&,你们请便&!”楚悠然微微笑笑,知书达理,进退有度。

    “后会有期!”沈璃雪道了别&&,转过身&,缓步前行,身后响起小厮的催促声:“夫人&,老爷要回府了&&!”

    沈璃雪一怔,夫人&?楚悠然还是坐在房间的那名女子?

    沈璃雪转身&&,看到一名十六七岁的女子从房间走了出来,相貌清秀,目光却有些憔悴,她握着楚悠然的手&&&,歉意的道:“悠然,不好意思&,我要回府了!”

    楚悠然善解人意的笑笑:“如意姐有事,尽管去忙&,有空我去府上看你&!”

    女子点点头,微笑道:“你说的神医之事&&,我会让老爷打听,一有消息,就马上通知你!”

    “多谢如意姐!”楚悠然笑容璀璨,眸中满是感激&。

    “那我先走了&!”女子微微笑着,依依不舍的松开手,慢慢转过身&,一步三回头的随小厮走下楼梯&。

    女子走出醉仙楼&,消失不见,楚悠然回了雅间,东方珩也揽着沈璃雪进了天字一号房,关上房门&,他拉着沈璃雪走到窗边&,锐利的目光透过大开的窗子,看向天地间:“刚才那名小厮,我见过一次,是温国公府的小厮&!”

    沈璃雪一怔:“楚悠然的朋友是温国公的姨娘小妾?”那女子年龄不大,但温国公府只有苏雨婷一名嫡女,温国公夫人她见过,那小厮称那女子为夫人,肯定是温国公的姨娘小妾无疑。

    东方珩点点头:“他们出来了!”

    沈璃雪顺着他的指向看去,一名中年男子昂首阔步走在大街上,离的远,她看不清他的模样&&,只能看到他身后跟着刚才的小厮&,还有那名年轻女子&&&,女子低着头,走的十分小心,唯唯诺诺&,瑟瑟缩缩的模样。

    沈璃雪挑挑眉,温国公近四十岁的人了,居然娶一名能做他女儿的年轻女子为妾……

    温国公和女子上了马车&&,快速驶离,东方珩收回目光,淡淡道:“温国公求子心切,府上十六七岁的年轻小妾&,不下五人&&!”

    沈璃雪扬唇&,根据现代医学,十六七岁生孩子并不好&,也不是很容易有孕&,女子的最佳受孕年龄是二十到二十四岁,他娶年龄这么小的妾&,哪能生得出孩子。

    “刚才那位小妾,很受宠!”东方珩顿了顿&,说出这么一句,

    “我知道&!”沈璃雪点点头,在古代&,妾的身份是很低贱的,平时只能留在院落中,哪里都不准去,温国公允许小妾出门会客,对她确实宠爱。

    “那个楚悠然&,和温国公的小妾姐妹相称,关系很不错&!”东方珩锐利的眼眸微微凝深。

    “听她们两人话中的意思,楚悠然初到京城&&,找如意帮忙打听神医的消息!”沈璃雪摇摇头,如意只是温国公府的姨娘&,帮不上她太大的忙。

    “东方珩,京城真有治百病的神医吗?”如果真有此人&,是不是也能帮东方珩治?&??

    东方珩目光一凝:“她说的&,应该是陈太医&!”陈太医医术精湛,放眼青焰,无人能及。

    沈璃雪挑眉:“陈太医能治好她的病吗?”

    东方珩摇摇头,目光深邃:“照你所说&,她的病是从娘胎里带来,痊愈的可能性不大,缓解病情倒是有可以!”

    沈璃雪目光沉了沉,试探着询问:“你的伤&&&,陈太医治不了?”

    东方珩锐利的目光微微黯淡:“耽搁的时间太长&,陈太医束手无策!”

    “南疆鬼医可有消息&?”沈璃雪眨眨眼睛&,快速换了话题&。

    “已经发现了踪迹&,很快就能找到他了!”东方珩的心情愉悦了些。

    “太好了,找到他,你的伤就有救了!”话落&&,沈璃雪猛然想起,东方珩的病发作的越来越频繁,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可以等。

    “郡王!”子默凭空出现在房间中央,递给东方珩一封信&。

    沈璃雪注意到&&,信封的一角上做着个非常特殊的标记,应该是封加急信。

    东方珩展开信件&,快速浏览,眸中的神色渐渐凝重&&。

    “你有事就去忙吧&!”沈璃雪很少见他这么凝重的面色,肯定出了大事&。

    东方珩如玉的手指猛然握紧,信封瞬间化为飞灰,轻描淡写道:“小事而已,我先送你回府!”

    “义父给了派了侍卫&,暗卫,你不必担心我的安危&!”在青焰,没人敢得罪战王,沈璃雪自己也会武功,不担心出事&。

    “子默留下来?;つ?!”事情紧急&,东方珩没空多解释,语气异常坚定&,他不想沈璃雪出事&&。

    “好&!”为让东方珩放宽心&,沈璃雪没有反驳他的意思&&。

    东方珩又叮嘱几句,修长的身形直接从二楼窗子飞了出去,眨眼间到了几十米外,飘飘的白色衣袂如梦似幻&,快速消失在遥远的天际&。

    沈璃雪挑挑眉,古代的轻功,真是出神入化。

    东方珩离开,沈璃雪独自一人&,也没了用膳的兴致,结了账,走出醉仙楼&。

    夜色渐沈,阵阵凉风习习&,得得的马蹄声响起,一队身穿铠甲&,手持长剑的侍卫从街道的一端走了过来,步幅一致&,训练有素,踏的地面咚咚作响,为首一人身穿青衣&,容颜俊美&,器宇轩昂&&,正是林岩。

    “璃雪!”看到沈璃雪&,林岩翻身下马,快步走了过来&,英俊的脸上带着暖暖的笑意。

    “岩表哥&&,街道巡视是不是又加严了?”沈璃雪从雅间窗口看到&,入夜后,巡逻队之间的间隔,由半柱香(半小时),变成了一刻钟(15分钟)。

    林岩点点头,目光凝重:“最近京城发生了恶劣事件&,几名美丽女子夜间行走时被神秘人毁容……”

    沈璃雪一怔:“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十天前,神秘人轻功极高&,作案速度也很快&,作案的时间更是毫无规律&,侍卫们听到惨叫声赶过去,只能看到被害人惨不忍睹的容颜&,根本见不到神秘人的影子……”

    林岩轻声叹息,女子都珍爱自己的相貌,脸毁了&,一辈子也就毁了,是谁这么心狠手辣&,专毁美丽女子的容颜。

    沈璃雪雪眸微眯&,十天前么&&?

    “璃雪&,我送你回王府&!”女子们被毁的容颜触目惊心,现在又到了神秘人作案的时间段,林岩不放心沈璃雪。

    “我有这么多侍卫?&;?,不会出事的,表哥尽管放心&!”沈璃雪轻轻笑着,清冷的眸中闪过一抹幽光。

    战王府的侍卫,都是精挑细选的,武功精湛,沈璃雪身边有五六名&,对付神秘人应该绰绰有余。

    林岩还是有些不太放心:“真的不需要我送你回府&?”

    “不需要&&?!鄙蛄а┮∫⊥?,语气坚定:“岩表哥快去忙吧,免得被神秘人钻了孔子&,再害一名无辜少女&!”

    林岩拗不过沈璃雪&,拿出一只圆筒,塞进她手中:“如果有异常动静&,立刻燃烧这只信号给我!”

    “好!”沈璃雪收下圆筒,目送林岩骑马离开&&,上了马车&,赶往战王府。

    夜色渐深,大街上空荡荡的,不见半个人影,马蹄的得得声在这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析,风吹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

    呼!一阵冷风突然吹过&,一道黑色的身影带着浓烈的杀意扑面而来。

    “?;たぶ?!”侍卫们目光一凝,两名侍卫护住马车,另外几人拔出长剑与黑衣人打到一起&。

    激烈的打斗声顺着清风传出很远&,车尾上,昏昏欲睡的秋禾&,燕月被惊醒&,睁着大眼睛,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一幕。

    沈璃雪挑挑眉,掀开帘子出了马车,侍卫们配合默契,将黑衣人围在中间&,联手攻击,可那黑衣人武功极高&,双拳对四手游刃有余&。

    沈璃雪嘴角轻扬起一抹悠美的弧度,终于忍不住出手了么?

    若有似无的香气随风飘散,沈璃雪一惊:“快闭气!”

    香气飘的快,她的提醒慢了一步&,侍卫们全都中了招,扑通扑通,摔到地上,就连秋禾和燕月,也有气无力的趴在车尾&,整个人恹恹的&,提不起丝毫力气&&。

    沈璃雪皱皱眉,难怪她不怕战王府的侍卫,有备而来啊。

    “格格格!”黑衣人走向沈璃雪&,枯哑的笑声听的人毛骨悚然&,看她的目光阴险冰冷:“真是一张绝色倾城的脸&&&,我最讨厌这种脸&!”

    恶狠狠的怒吼一声,黑衣人乌黑的魔爪对着沈璃雪美丽的小脸抓了过去。

    沈璃雪冷冷一笑&,三枚银针对着黑衣人射了过去:“想毁我的脸&,要看你有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格格格,大言不惭!”黑衣人避过银针,咬牙切齿的怒吼着,魔爪再次抓向沈璃雪,清风吹过,扬起黑衣人一点衣袖&&,沈璃雪看到&,她的黑爪尖是闪亮的,上面抹了毒&。

    “啪!”沈璃雪一鞭子甩过去,打开黑衣人伸到她面前的魔爪。

    黑衣人一怔&,目光阴沉着&,瞬间来到沈璃雪面前,魔爪尚未伸出&,沈璃雪又是一鞭子甩过来&,将她打开一段距离。

    沈璃雪惯用银针&,哪来的鞭子?

    黑衣人身法快,擅长近身战,沈璃雪拿着鞭子,阻止她靠近,她不能近身&,就发挥不了自己的优势,凝重了目光&&&,冷冷看着沈璃雪,猛然发现,她手中拿的不是练武的长鞭,而是赶车的马鞭&&&。

    贱人,她居然把自己当成畜生来打!

    黑衣人怒火中烧&,瞬间冲上前,手中凭空多少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狠狠刺向沈璃雪的脖颈&&。

    沈璃雪勾唇冷笑,鞭子甩出,那柄长剑瞬间被打飞,反手又是一鞭&&&,狠狠甩到了黑衣人脸上&,她喜欢毁别人的容,今天自己就让她也毁容&。

    沈璃雪那一鞭用了极大的力气&&,黑衣人黑色面巾被甩烂一小条&,脸被打出一条清析的血痕&&,映着她的满身黑色,触目惊心。

    “我的脸&&!”黑衣人惊叫着,捂着脸退到一边,眸中满是震惊&,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沈璃雪的武功进步神速,自己又低估了她。

    “啪啪啪&&!”黑衣人怔忡的瞬间,沈璃雪又是几鞭子甩出,鞭子不打别处,专打黑衣人那张脸&,黑衣人身形纤细,一看就知是女子&,女子最珍爱自己的容貌,沈璃雪就故意打她的脸&。

    黑衣人左躲右闪,沈璃雪的长鞭仿佛织了张细细密密的网,无论她躲到哪里&,始终躲不开沈璃雪长鞭的蹂躏&,好好的黑色面巾被打的稀巴烂,白嫩的小脸上布满了道道伤痕,触目惊心。

    “我的脸&,我的脸&&!”黑衣人尖叫着,咬牙切齿&,仰天长啸,她最珍爱的脸啊,又被沈璃雪毁了一次:“沈璃雪,我绝不会放过你&!”

    沈璃雪揉揉耳朵:“吵死了,你不愿意打脸,我就不打了!”长鞭位置一变&&,啪的一声打到了黑衣人的前胸&&,黑色外衣&,白色里衣自己胸前开裂&,露出大片白嫩肌肤&。

    “沈璃雪!”黑衣人尖叫着,双手护住胸前,咬牙切齿的恶狠狠瞪着沈璃雪。

    “是你说不打脸的!”沈璃雪满眼无辜。

    黑衣人瞪她的美眸,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纤手一扬,洒出一片白烟,转身逃离。

    沈璃雪扬扬唇,想逃&,可没那么容易&,纤手轻扬,又是一鞭子甩过去&,黑衣人后背的衣服瞬间开裂,快速散出两边&,细腻如瓷的娇嫩美背全部展于人前,中间那道深深的鞭痕,触目惊心。

    “沈璃雪,你等着,我绝对不会放过你&!”黑衣人尖叫着,快速飞远&。

    子默正欲追赶&,沈璃雪淡淡道:“穷寇莫追&&!”

    “她受了重伤&,已是强弩之末&&,为何不追?”子默不解。

    “她伤了脸,短时间内,不会出来作恶,她的背影很强&,想要彻底铲除&,需要费些心思!”

    沈璃雪沉下眼睑&,她更想说的是,侍卫们都已中毒,需要及时医治&,如果子默走了&,她独自一人&&,救人不方便,更重要的是,万一对方在调虎离山&,他们会很危险。

    嘴角轻扬起一抹诡异的笑,沈璃雪慢腾腾的收回长鞭&,黑衣人不想放过她,刚好&,她也不想放过黑衣人。

    沈璃雪分析的有理,子默没有反驳,嘴角直抽搐,刚才璃雪郡主真是彪悍&&,一柄长鞭就把黑衣人打走了,若换做是他,也不可能赢的这么轻松&。

    “黑衣人主要擅长近身战&,让她近不了身&,她的优势无法发挥&!”沈璃雪淡淡解释着,黑衣人武功高强,轻功极快&,内力也很深厚,如果真正交手,她根本不敌黑衣人。

    “郡主怎么改用鞭子了?”子默记得&,沈璃雪擅长银针和长剑&&&。

    “是义父教我&,用来护身的!”沈璃雪没有内力,修习高深的武功,也无法运用&,战王就教了她这套鞭法,灵活多变,不需要多深的内力,就能发挥最大的优势。

    子默点点头,眸中有瞬间的震惊,战王不喜与人接触,更没心思教人武功&,偶尔指点一下,也要看心情,如今居然亲自教授郡主鞭法,对她真是宠爱。

    想到黑衣人临走前的尖叫&,子默快速回神:“那名毁人容颜的黑衣人对郡主很熟悉!”

    沈璃雪冷冷一笑:“她是苏雨婷&!”

    “苏雨婷&!”子默一惊&,他知道苏雨婷不简单,却无法将刚才那名阴沉可怕的疯婆子,与美丽文雅的温国公府嫡女联系起来。

    苏雨婷掉落战王府陷阱被毁容,心理扭曲,居然要毁掉京城所有美丽女子的容颜&,真是狠毒。

    她的容颜是因沈璃雪毁掉的,心中恨死了沈璃雪,却碍于沈璃雪久居战王府,她一直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东方珩,林岩相继离开,苏雨婷估摸着沈璃雪身边没有高手&,准备冒险一拼,没想到沈璃雪修习了鞭法&&,将她打的脸面尽失&,惨败而归。

    子时,沈璃雪回到战王府,一觉睡到天亮,沐浴,梳洗后,走去餐厅用膳。

    东方珩,战王爷都不在&,餐厅只有她一个人&,摆了一份饭,沈璃雪挑挑眉:“义父&,安郡王昨晚没回府吗?”

    王官家微笑道:“回郡主,安郡王昨晚歇在了圣王府&,皇上宣王爷进宫商量要事&&,最早也要今天晚上或明天回府!”

    沈璃雪点点头&,低头用膳&。

    一名侍卫拿着一张贴子走了进来:“禀郡主,后天是温国公四十寿辰,请郡主前来温国公府参宴!”

    沈璃雪眼睛一亮,嘴角轻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她正愁找不到理由去温国公府,温国公四十寿辰&,真是个好借口,她一定要去见见熟人,送份大礼!

    ------题外话------

    (*^__^*)嘻嘻……精彩明天继续&&,谢谢亲们送的花花,钻钻,打赏,票票,狂亲……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13》,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13 鞭抽苏渣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13并对腹黑郡王妃113 鞭抽苏渣女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13。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