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苏渣重伤掉陷阱

    苏雨婷目光一冷,她刚到王府,门都没进,目的也没达到*^,岂能轻易离开,沈璃雪给她下马威*,她要回敬回敬,不能不战而退:“璃雪姐姐一路劳累,理应多休息*&^,我诚心前来拜访&*,等待片刻也无妨^!”

    “小姐^^,太阳很毒了,您去马车上等吧!”丫鬟望望将近正中的太阳&,轻声劝解着^&。

    “不必^^,万一姐姐醒来,以为我离开了^,哪还会再见我*!”苏雨婷温柔浅笑&,目光透过大开的门望向府内的青石路,眼瞳深处却闪烁着冰冷的厉光:

    众目睽睽^,她站在炎炎烈日下等待沈璃雪苏醒&,传扬出去^,沈璃雪可是会被冠上骄横,傲气的名声&,她就不信,沈璃雪不在意自己的名誉*。

    “奴婢给您拿蒦?!”

    “奴婢给您搬椅子*!”

    两名小丫鬟禀报着&,转身跑开。

    苏雨婷淡淡道:“拿把伞过来^*,椅子就免了*!”天气炎热,太阳毒辣*^,如果不打伞,径直站在太阳下&,她的脸会被晒坏&,她一向最珍爱自己的容貌^,算计沈璃雪,没必要将自己的美貌搭进去。

    “小姐*,您身体娇弱&,那璃雪郡主不知何时能醒来,一直站着,您的身体会受不了的&!”丫鬟低低的劝解。

    “无妨!”苏雨婷扬唇*^,美眸中冷光萦绕,如果让人看到她坐着椅子,打着伞享受,哪里还会同情她*,她也就逼不出沈璃雪了。

    “是!”小丫鬟无奈的暗暗叹气,站在苏雨婷身侧^,为她打了伞,烈日炎炎,她被晒的直出汗&,目光频频望向战王府^,侍卫有没有将小姐的坚持禀报沈璃雪*?

    战王府璃雪阁的主屋是个二层楼,一楼卧室*^,客厅&,浴室应有尽有&,二楼则是一个大书房^^*,分了内外两室,外室放有书架,书籍,内室则是床塌*,锦被^,可做起居室用。

    沈璃雪站在二楼的书房窗口^&,俯看整个战王府*^,东能看到朝阳,南能看到花园,西能看到假山水池,北能看到树木竹林,心中忍不住暗叹,璃雪阁果然是战王府最好的位置。

    她站在相府竹园的屋顶上^,只能看到一排排的房子,一道道的墙^,看不到任何景色^**。

    微风轻轻吹过*,阵阵竹香飘散,沈璃雪目光微闪*,自窗口跃下*,轻轻落到地上,缓步走向竹林&^*,竹林里那座二层竹屋还是像以前一样,没人居住吗^?

    青竹林占地较广,外面又围了大半圈灯笼*,沈璃雪走了两盏茶的时间,方才来到入口处。

    正值午时,青竹林附近空荡荡的*,不见半个人影,阵阵清风吹过,青竹摇曳,竹叶飘摇,沈璃雪脚步抬起&,正欲走进竹林&,一阵劲内吹来,一道白色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出现在她面前,揽着她的小腰急速后退:“小心!”

    身体停稳,若有似无的松香飘散,沈璃雪挣了两下^,没挣脱束缚^,不悦的抬头看向来人:“东方珩*,你干什么?”

    东方珩皱紧眉头,揽着她小腰的手臂悄然紧了紧&,墨色的眼瞳中**,隐隐闪烁着没有完全消退的惊慌:“幸好我早来一步*,否则,你可能会身首异处!”

    沈璃雪一怔:“为什么?”

    “这里是禁地*,里面机关重重,除了皇叔外&,擅闯者一律杀无赦,王管家没告诉你不能进这里吗^?”东方珩一字一顿*,目光凝重*,说到最后,他声音低沉的像在怒吼,锐利的眸中冷光萦绕^,如果他再晚来一步^,后果无法想像&。

    “不会啊*,我曾经进过青竹林*,没出任何事情!”沈璃雪疑惑的看着东方珩,青竹林里十分平静^,就是一般的竹林,怎么会是机关重重^?

    “你什么时候进的青竹林?”东方珩目光一凝**。

    “就是战王爷回京入朝那天,我和玉儿郡主一起来的战王府*^?!鄙蛄а┍欢接穸?,一路跑进去*,没遇到任何危险。

    “你和东方玉儿都进了青竹林**,没出任何事情*?”东方珩两道剑眉微微挑起,不太相信^。

    “是的*!”沈璃雪点点头:“我们还进了竹林深处的青竹楼,没发现任何机关!”

    “这不可能&!”东方珩皱眉,他清楚记得,他刚记事那一年,有名男子一时好奇,擅闯了青竹林&,只在林中走了十几步^,就掉进了陷阱,尸体被抬出后^,惨不忍睹*^。

    “等你进了青竹小楼,你就相信了!”沈璃雪拉着东方珩的胳膊*,快步走进青竹林&,他不相信她的话,她就用事实证明。

    战王规定的禁地,东方珩不想擅闯*,看沈璃雪说的绘声绘色^,他也想验证事情的真假,就走了进来。

    踏进青竹林的瞬间,他快走了一步&,强劲有力的手臂紧拥住沈璃雪的小腰&,不让她离开他的视线,暗中?&;ぷ潘?,锐利的目光^^*,警惕的凝视着四周的一举一动&。

    一步*,两步……五步……十步……

    沈璃雪^^,东方珩走出大段距离,青竹林内依旧静悄悄的^,没有半分危险气息。

    沈璃雪挑挑眉,仿佛在说:“看到了吧^,青竹林内没有危险!”

    东方珩并没有喜悦的放松心情,而是紧紧皱起眉头,不应该是这个样子&,难道竹园里的机关被破坏了?

    “安郡王不必惊讶^^,青竹林中的机关全部关闭了,你和郡主走进来,自然没事&^!”王管家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语气中透着轻快*。

    沈璃雪一怔*,快速抬头望去,四周空荡荡的^,除了她和东方珩*,不见半个身影:“王管家,你在青竹林中吗&?”

    王管家呵呵一笑:“回郡主&,青竹林是禁地,擅入者杀无赦^,卑职在密室&!”

    沈璃雪一惊:“那为何我进青竹林没事&?”

    “郡主是战王的女儿*,王府主人,进青竹林理所当然^,至于安郡王^^*,是随郡主一起进的青竹林^,自然也没事!”王管家的声音在四面八方的响彻着,让人找不到他的具体位置^^。

    “原来本王是沾了你的光!”东方珩紧皱的眉头舒展开,低头看着沈璃雪,抱她小腰的手臂&&,不知不觉间又紧了紧。

    沈璃雪笑笑&,心中疑惑*,战王爷初回京那天^^,她还不是王府郡主,为什么进了青竹林也没出事?

    一名侍卫走到青竹林外&,停下脚步,恭声道:“郡主**,苏雨婷在王府门外站了一个多时辰了,您可要见她&?”

    沈璃雪一怔:“苏雨婷居然还没走&!”这么热的天^&,她顶着淡淡烈日在外面站一个时辰&,快要晒昏了吧。

    “卑职劝苏雨婷离开,但她说,会一直等到您苏醒,有空见她为止!”明知别人讨厌她^,却依旧恬不知耻的不肯离开^,站在太阳下一个时辰&,纹丝不动,如此有毅力的贵族千金,侍卫还是第一次见到。

    沈璃雪微笑,苏雨婷站在王府门外苦苦等候^,过往的人群肯定会责怪自己只顾休息*,半点不考虑客人,不懂待客之道。

    为了逼自己见她,苏雨婷居然演苦肉计!

    “请苏雨婷到凉亭*!”沈璃雪挑挑眉^&。

    侍卫应声而去。

    东方珩看向沈璃雪**,利眸中隐有冷芒闪烁:“苏雨婷又在算计你!”

    “我知道&!”沈璃雪嫣然一笑^,目光诡异*,苏雨婷是带着目的来王府的*,她将她拒之门外&&,想让她知难而退*,没想到她想尽办法想要进王府:“看在她辛苦站立了一个多时辰的份上*,我也要成全人家的目的^,不能让人家白跑一趟&*?!?br />
    相府外*,苏雨婷静静站立着*,犹如雕像一般*,纹丝不动,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沈璃雪居然任由自己站在烈日下晒这么久&,她半点都不在意自己的名誉吗?

    头顶的太阳很烈^^,晒的人头昏眼花&,阵阵风吹过,带来的气息都是热的^。

    一个多时辰了*,沈璃雪还没有任何消息传来^,难道她不知道小姐在府外站了许久&?或者说^,早就知道,在给小姐下马威,一直装作不知道?

    撑伞的小丫鬟暗自腹诽着,毒辣的太阳暖的她晕晕乎乎的,身体绵软无力,拿着手帕擦擦额头的汗水,眼前的景色慢慢黑了下来,意识突然消散*,她扑通一声,摔到了地上。

    “秀儿!”一名丫鬟惊呼着,快步上前扶起昏迷的秀儿,秀儿双眸紧闭,小脸通红,明显的中暑症关状^,丫鬟无助的目光看向苏雨婷:“小姐,现在该怎么办&?”

    苏雨婷紧紧皱起眉头&,冰冷的目光看向王府,沈璃雪真沉得住气,客人的丫鬟都被晒昏了,她依然无动于衷。

    丫鬟被晒昏&,急需诊治&,如果她继续站在门外等候&,别人指责沈璃雪的同时,也会责备她苛刻丫鬟,可如果现在离开,她刚才的苦和罪都是白吃白受了。

    苏雨婷白嫩的小手紧握成拳,愤怒不甘的目光冷冷望向战王府内^&,自己站了这么久^,沈璃雪居然不为所动,丝毫都没有见她的意思,也不怕自己的名誉受损&*,她可真是铁石心肠*,耐性,厚脸皮程度都出乎了意料^,这一局,自己又要输掉了么?

    头部突然传来阵阵晕眩与刺痛^,苏雨婷一惊,小手轻揉着太阳穴,她也中暑了。

    “小姐^!”秀儿的小脸越来越难看*,丫鬟求救的看着苏雨婷,美眸中泪光闪烁^,秀儿中了暑^,必须尽快诊治,再耽搁下去,会落下病根的。

    苏雨婷嘴角微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客人被晒的中了暑,沈璃雪丝毫都不理会,传扬出去,她定会臭名远扬^。

    自己没能进到战王府,却毁了沈璃雪的名誉&,也不算白跑一趟,回去的路上^,就让下人将这消息散布出去^,不出半个时辰,就能传遍大街小巷*,刚成为郡主^,就傲上了天,被老大臣们一弹劾,她就会从郡主^,直接贬为庶民。

    苏雨婷冷冷一笑,正欲下令回温国公府&&,战王府的青石路上出现一名侍卫*,急步来到大门外,朗声道:“苏小姐*^,郡主有请!”

    苏雨婷一怔&^,随即挑眉冷笑*&,沈璃雪终究还是顾着名誉,不敢做的太过份^,真是虚伪做作^,既然她邀请自己进府,自己就按原计划行事:“桃儿,你先带秀儿找大夫看病,我去王府见璃雪姐姐!”

    笔直的青石路两旁镶着暗金色的边&,高贵大气,高大的树木郁郁葱葱&,带来阵阵凉风*,假山怪石嶙峋,小桥精致迷人,水池清澈见底,园内百花盛开,姹紫嫣红。

    高门贵族的府邸&,都有这些装饰,但战王府布置的很别致,一眼望去^,高贵大气,透着一种说不出的美感*,相比之下**&,就连温国公府的装饰*&,都低了一筹。

    这便是战王府么^?确实与众不同!战王久居边关,性子冷漠*,不好客,进过战王府的客人最多也就几十个,自己有幸得进战王府,算起来也有沈璃雪的功劳。

    战王一直对自己视而不见,如果府上只有他一名主人**,自己今生今世休想踏进战王府半步^&,沈璃雪被封郡主,自己方才能借着看望她的名义进来!

    苏雨婷缓缓走着*,锐利的目光不着痕迹的四下观望*,不知母亲说的青竹林在什么地方?

    清风吹过^*,阵阵竹香萦绕鼻端,苏雨婷目光一凝^,快速转头望去,左前方有个隔断,隔断后面*,现出大片大片的青竹^^。

    雪眸微微眯了起来,那就是青竹林么。

    侍卫引领着苏雨婷越过隔断*^,来到凉亭边&,恭声道:“禀郡主*,苏小姐到了^!”

    苏雨婷停下脚步*,抬头望去,沈璃雪一袭流彩暗花云锦裙,乌黑的发松松挽成一个髻**^,一支绿雪含芳簪斜斜插于发簪中*,盈绿的水滴耳环摇曳生辉,纤纤玉指轻提了茶杯倒茶*,一举一动**^,优雅迷人,就像真正的郡主。

    “苏妹妹来了,坐下喝杯茶吧&!”沈璃雪看看苏雨婷^,嘴角微挑&&,温柔浅笑。

    苏雨婷目光阴沉&,自己在太阳下站了一个多时辰,她却在这凉爽的亭子里喝茶&,贱人^!

    心中愤恨着,苏雨婷面上却是满满的微笑,优雅的走进凉亭*,轻轻坐到沈璃雪对面:“多谢姐姐&!”

    “刚才我在休息^,没有接待妹妹^,妹妹不要见怪*?^!鄙蛄а┪沼赕玫沽吮?,礼貌微笑^,袅袅热气升腾&,掩去了她眸中的神色。

    “姐姐舟车劳顿*,累了休息是应该的&&,是妹妹来的不是时候!”苏雨婷敷衍着沈璃雪&,锐利的目光不着痕迹的望向青竹林。

    “早知道妹妹急着见我*&,我不休息也会抽空出现见妹妹的^,妹妹怎么不说一声?”沈璃雪嗔怒,顺着苏雨婷的目光看去&,望到了那片青竹林^,眼眸微微一凝&。

    “前来拜访,已是冒昧唐突,岂敢再打扰姐姐休息^^!”苏雨婷微微一笑^,礼貌得体^^,端着茶杯,漫不经心的轻抿一口:“战王府的景致真是独特*,不知姐姐是否有空带我四处看看**?”

    “我也刚到王府^&,正准备熟悉熟悉府里的情形*,咱们姐妹可以一起参观*!”苏雨婷的话说的很隐蔽,很含蓄*,沈璃雪却能猜出^,她参观王府是假*&,另有目的是真&*。

    “多谢姐姐!”苏雨婷美丽的眼眸晶晶亮亮,急步走出亭子,踏上了青石路*。

    隔断外的路边是大树,隔断内就是青竹林,苏雨婷缓缓走在竹林外*,好奇的目光频频望向郁郁葱葱的大片青竹:“姐姐,这片青竹林究竟有多大*?”

    青竹一棵接着一棵&,十分浓密^,一眼望不到边^,苏雨婷赞叹着^,不着痕迹的套沈璃雪的话^。

    “我初到王府&,只进过义父的书房&,我的璃雪阁,其他地方还没来得及看*,我也不知道青竹林究竟多大*^!”沈璃雪悄悄望望苏雨婷^,嘴角扬起一抹冰冷&,嘲讽的笑。

    “是吗^^,那真是可惜^,我还想让姐姐为我讲讲青竹林中的情形!”苏雨婷故做无奈的叹了口气^&,再次试探沈璃雪*。

    “青竹林的入口就在前面^,咱们一起进去看看!”沈璃雪微微笑着,大步向前走去:“这么大一片青竹林&,我也是第一次见,本想午休后进去见识见识^,既然妹妹来了*,咱们就结伴而行……”

    苏雨婷心思一凝&,嘴角暗勾起一抹阴森的笑^,沈璃雪不知道青竹林里有重重机关*,呵呵……

    “不知姐姐的璃雪在哪个方向&&?”为防沈璃雪看出青竹林中的不对劲&,苏雨婷没话找话,转移她的视线。

    “就前面那座小楼!”沈璃雪微笑着看向右前方^^,眸中的笑意真诚中透着炫耀,她费尽心机来打探虚实&,自己当然要给她点有用的信息。

    苏雨婷转头望去,笑意盈盈的眼眸,瞬间沉了下来,看一个人所住的院落,就可知她在府中地位高低^,沈璃雪的竹园座落在最偏僻的地方,什么景致都看不到&*,明显是不受宠的。

    可她所指的那座小楼^,四面被美景环绕^,是战王府里最好的位置*,战王就这么宠爱她^*?

    苏雨婷纤纤十指紧紧握了起来,扬扬嘴角^,牵出一丝微笑:“那座小院是主屋的位置^,姐姐住在那里*,战王爷住哪里癪??”

    “义父的院落,书房都在青竹林旁边&!”也就是有大片灯笼的地方^&,他每天起床*,办公&,睡觉时^,走到窗边就能看到青竹林和那一只只红色的小灯笼*。

    苏雨婷微笑的眼眸再次沉了下来&,母亲说的果然没错,战王喜爱那些青竹成痴了*!

    沈璃雪瞟了面色阴沉的苏雨婷一眼^,冷笑,自己连翻刺激&,她快要忍不住出手了吧。

    “姐姐小心^!”青竹林的入口近在咫尺,苏雨婷目光一寒,装作无意的,狠狠将沈璃雪撞进青竹林^,嘴角噙着残妄的笑:青竹林是禁地,除了战王爷&,擅闯者一律杀无赦。

    沈璃雪以为穿了身郡主的衣服,自己就是郡主^?真以为战王收她做义女&,宠爱宠爱她,这战王府是她的家了^&,愚蠢至极^。

    青竹林这禁地,除了王府主人*^,其他人进去都会没命&*^,自己出手*^,不过是让沈璃雪看清楚,她在王府,也不过是个客人而已&&,少拿主人的口吻^,身份在自己面前炫耀。

    被撞出去的瞬间^^,沈璃雪冷冷一笑,伸手抓住了苏雨婷的胳膊*,她想要借刀杀人&,可没那么容易。

    胳膊突然一紧*,苏雨婷还来不及反应*,整个人被拽进青竹林。

    阵了清风吹过&,青竹飘摇,竹叶呼啸*,听的她一阵心惊胆寒,恨恨的瞪着沈璃雪,这个贱人*,居然将她拉进了杀无赦的青竹林:“你干什么^?”

    “刚才妹妹走路不稳*,撞到了我,我急着想站好,就抓住了妹妹的胳膊&*,不曾想将妹妹拉出了一段距离,妹妹可有受伤?”

    沈璃雪关切的询问着*,如水清灵的眼眸,要多无辜有多无辜,看的苏雨婷怒火翻腾:“没事*^!”心中暗恨&,闯进了青竹林,岂会没事。

    “嗖&!”三枚利箭对着沈璃雪,苏雨婷飞射而来。

    “姐姐小心!”苏雨婷惊呼一声,紧抓着沈璃雪的胳膊*,对着那三枚羽箭迎了过去,心中冷笑:沈璃雪死在青竹林的重重机关下,不关自己的事。

    苏雨婷内力深厚,抓的很紧&,沈璃雪动不了半分,根本无法避开利箭&,嘴角扬起一抹冷笑,苏雨婷对自己起了杀心*!

    眼看着那三枚夺命箭近在咫尺,沈璃雪眸光一沉,拿出一枚银针,对着苏雨婷的手腕狠狠扎了过去。

    “??&!”苏雨婷吃痛,惊呼一声&,潜意识的松了手&。

    沈璃雪窈窕的身形一闪&,快速跃向一边!三枚羽箭对着苏雨婷射了过去^*。

    苏雨婷雪眸微眯,纤细的身体猛然蹲下&,羽箭擦着她的发髻穿过^,发簪掉落一边&^,乌黑的发凌乱的散了下来。

    沈璃雪&!

    苏雨婷抬头,恨恨的瞪着她*,这个贱人^,命可真大,居然在羽箭射中她的刹那间躲开了,青竹林中还有其他机关&,一定要让她死在这里,不过,那些机关都在哪里*,如何触动呢?

    望着苏雨婷美眸中闪烁的厉光&,沈璃雪无声冷笑^*,纤细一弹^^,银光对着一棵青竹飞射而去,苏雨婷想了解青竹林,自己就展示重重机关给她看看&。

    “嗖嗖嗖!”一枚枚羽箭从四面八方涌出,对着苏雨婷飞射而来^&,苏雨婷大惊*,想要逃离&,却发现,她已被羽箭包围,逃无可逃*。

    性命攸关的时刻,苏雨婷也顾不得掩饰武功^,伸手折断一截青竹,快速挥洒*,打落一支支飞射来羽箭&&。

    “苏妹妹武功真是不错,以前怎么没见你用过!”沈璃雪清冷的目光紧随着苏雨婷,连连赞叹。

    苏雨婷望望抱着胳膊看戏的沈璃雪^,怒火中烧:“废话少说,快去叫人前来帮忙,帮愣着了!”

    沈璃雪望着那密集的羽箭&,扬扬嘴角,漫不经心道:“这么大的动静侍卫们早就听到了&,已经在往这里赶了,别着急^,他们很快会来到的^&!”

    苏雨婷咬牙切齿,她耳力敏锐,半点脚步声都没听到*,侍卫们根本都在各司其职,没发现这里的异常&,沈璃雪分明是在敷衍她:“沈璃雪,是不是你故意设计,想要害死我!”

    “妹妹说的哪里话,我也是刚到战王府&,对府里根本就不熟悉^,哪有时间设计你!”沈璃雪敷衍着,眼眸微凝*,这么多密集的羽箭,都伤不到她一分一毫,苏雨婷的武功真是高深莫测。

    “你少狡辩,如果机关不是你设的,为何只射我,不射你&?”苏雨婷挥着青竹打落羽箭,冷冷质问着*,事到如今,她已然明白,沈璃雪对青竹园很了解,还能操纵青竹园内的机关&,是她太大意了,才会让了沈璃雪的当。

    “这个**,应该是位置问题吧,我站的位置羽箭射不到,妹妹站的位置,是羽箭主攻的地方*!”沈璃雪淡淡解释着*,机关打开,羽箭扑天盖地飞射而来&*,沈璃雪站的位置很巧妙&&,羽箭擦着她的衣服划过,就是射不到她&&。

    “是吗?”苏雨婷咬牙切齿^*,怒火中烧,沈璃雪打开机关**^,攻击自己^,她肯定会站到安全的地方,确实是位置问题,嘴角微微扬起,诡异一笑:“那咱们换换位置&!”

    用上十二层功力打落附近的羽箭,苏雨婷飞身扑向沈璃雪^,美眸中闪烁着冰冷,嗜血的笑&*,让她到自己的位置上,尝尝被万箭飞射的滋味,说不定最后会是万箭穿心!

    “妹妹提议不错,咱们换换看!”沈璃雪微微笑着,不急不恼&,也没用苏雨婷抓**^,纵身一跃^,落到了苏雨婷的位置上,而苏雨婷则站在了沈璃雪所站的位置。

    苏雨婷先是一怔,随即冷笑*,沈璃雪自觉*^,倒是省了自己一番手脚&,这个位置绝对安全,自己可以放心的欣赏万箭穿心。

    沈璃雪落地的瞬间^,羽箭停止射击^&,刷刷的几声轻响过后&**,又是一阵羽箭来袭,射的对象,仍然是苏雨婷*,沈璃雪站着没动^,那羽箭依旧是擦着她的衣服划过,半点射不到她。

    “沈璃雪&!”苏雨婷挥动着青竹打落羽箭&&,隐忍的气愤怒吼穿透云层^,响彻云宵。

    沈璃雪蹙了蹙眉:“妹妹别吵了&,我这就去叫侍卫来救你&&!”

    “沈璃雪,想害我就直说&,没必要用这么卑鄙无耻的手段&!”苏雨婷咬牙切齿的怒斥。

    “你可有证据证明我要害你^?”沈璃雪挑眉看着那数不清的锋利羽箭^,在苏雨婷的阻挡下掉落在地^,羽箭的威力不够强^,想杀苏雨婷,必须动用其他机关。

    苏雨婷重重冷哼:“这些羽箭只射我,不射你,就是最好的证据!”

    “王管家曾对我说过^,外人擅闯青竹林是杀无赦&,如果是主人,可以在竹林里自由走动?^!鄙蛄а┒倭硕?,继续道:“我是战王爷的义女,战王府主人*,所以^,这青竹林里的机关不会针对我^,如果苏妹妹也认战王爷为义父,肯定不会被快羽箭攻击!”

    “你怎么不早说?”苏雨婷猛然一顿^,咬牙切齿,不过见了几次面,战王爷就将她宠爱到了这种程度&,王府主人*,真是让人讨厌的称谓。

    “我还没来得及解释*,你就将我撞进青竹林了^!”苏雨婷对她起了杀心^&,她当然不会再对苏雨婷客气。

    沈璃雪转过身&&,慢腾腾的走向青竹林外:“我去叫侍卫*,你再撑一会儿&&!”

    “沈璃雪,别走!”苏雨婷打落羽箭,飞射去拦沈璃雪*,沈璃雪在竹林&,机关算不得激烈*,如果她走了&&,这里只剩下自己一人&,自己就坐实了擅闯禁地的罪名^,会被杀无赦*!

    “嗡!”伴随着一声轻响*,两张扎满了钢钉的铁床对着苏雨婷砸了过来。

    苏雨婷一惊^^,伸手去抓沈璃雪,欲用她来抵挡钢钉床。

    沈璃雪冷冷一笑,快速前跃一步,用力踢到了钢钉床上,钢钉床加快了速度,对着苏雨婷狠狠砸去^*。

    苏雨婷就地一滚&&,两张钢针床在她身侧合在一起,发出沉闷的声响^,震的人耳膜嗡嗡作响*。

    苏雨婷紧捂了耳朵*^,动作有瞬间的停顿,一只羽箭飞射而来^^,擦着她的脸颊划过,细白如瓷的小脸上瞬间显出一道清析的血痕^,点点血珠渗出肌肤*,在她苍白的小脸上格外醒目。

    “嗖^!”又是一柄利箭划过^,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苏雨婷颤抖的小手&*,摸下一片血红&&!

    我的脸^*,我的脸&!两边脸上,都有伤痕了!苏雨婷震怒着,抓起地上掉落的竹箭,对着沈璃雪的后心狠狠刺了过去,她居然害自己毁了容,贱人贱人贱人*!

    沈璃雪仿佛没有察觉到危险来临^,纤手轻弹着一棵竹子^&,苏雨婷即将刺到她的刹那间,脚下踩空&,纤细的身体掉进陷阱,凄厉的惨叫穿透云层,响彻云宵^。

    沈璃雪俯身看去*,陷阱有三四米深&,底上是一层又长又硬的钢钉,四面也满了钉子,苏雨婷手抓着一只钢钉^,半挂在墙壁上*,丝丝鲜血从指缝中溢出,她半边身体,也已被鲜血染透*。

    沈璃雪挑挑眉,掉下陷阱的瞬间,苏雨婷施展轻功*,抓住了石壁*,想要避过地上的钢钉,却没想到石壁上也有钢钉,她大半个身体^,被扎的鲜血淋漓*。

    苏雨婷身受重伤,又身在险境^^,鲜血不断外渗,她的力气也越来越少*,根本无法用轻功跳出陷阱&。

    思绪有瞬间的模糊&,眼前浮现沈璃雪得意的笑脸**,苏雨婷瞬间清醒,强撑着一丝力气,抬头望向上空。

    沈璃雪正站在陷阱上方&*,手里抱着一块大石头^,冷冷望着她*。

    “沈璃雪*,你想利用青竹林中的机关杀我^!”苏雨婷的声音有气无力&,却透着阴沉与冰冷。

    沈璃雪冷笑:“你将我推进青竹林**,不就是想利用竹林中的机关杀我^,只是你没想到,我会将你也拉进青竹林^,最后倒霉的也是你!”

    苏雨婷牵牵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你用石头砸死我^,会被人看出端倪的!”青竹园是平地,滚石杀人这种方法太拙劣了。

    沈璃雪望望手中大石&,似笑非笑的看着苏雨婷:“谁说这石头是用来砸你的?”

    苏雨婷一怔:“那你用它来做什么?”

    “想知道!”沈璃雪诡异一笑:“那你看清楚了^^!”

    沈璃雪高举大石&*,狠狠砸了下来,确实没有砸向苏雨婷,而是砸到地面钢钉床的边上^,钢钉床的另一端被砸的翘起&&,狠狠钉进苏雨婷的脚上^,美丽的绣鞋上瞬间冒出四枚带血的尖钉,钢钉床落下后^,鞋子上多了四个血窟窿……

    鲜血渗出漂亮的绣鞋,快速滴落,脚步传来尖锐的疼痛,刺激着她脆弱的神经,苏雨婷凄厉的惨叫响彻大半个青竹园。

    沈璃雪冷冷望着苏雨婷*,她想尽千方百计,设了许多无耻的陷阱要害自己,就这么杀了她&,太便宜她了&,慢慢折磨&,一步一步将她逼上绝路,才叫真正的报仇^。

    “郡主&&!”苏雨婷的惨叫很凄厉*,惊动了侍卫&,他们不敢进青竹林,站在林子外^,询问沈璃雪的意思。

    “苏小姐误闯禁地,不小心掉进了陷阱,你们把她救上来,送回温国公府!”沈璃雪淡淡吩咐着。

    “是!”侍卫拿来绳子&,手脚麻利的将苏雨婷吊出陷阱^,望着她脚上的血洞&,满身的血迹&,美丽小脸上那两道鲜亮的血痕,嘴角抽了抽:“郡主,要不要为苏小姐上药*?”

    “战王府有丫鬟吗?”沈璃雪微微笑着^^,答非所问。

    侍卫一怔:“没有?!?br />
    “那谁来为苏小姐上药呢*?”沈璃雪挑挑眉^。

    “属下明白了&!”侍卫们快速找来一只单架,抬着她出了青竹林&,送往温国公府^&。

    苏雨婷身受重伤,失血过多,神智已经不太清醒,躺在单架上&,仍然恨恨的瞪着沈璃雪的方向&,咬牙切齿^,贱人贱人贱人!

    “苏雨婷脸毁了*,脚残了,身体也受了重伤^,温国公夫人不会放过你的&?!倍界褚幌滓?,迎着阳光从竹林深处走了过来,飘飘的白色衣袂,映着翠绿的青竹,美如一幅画卷^。

    “就算我不伤苏雨婷^,她们也不会放过我^&!”沈璃雪目光深邃,苏雨婷已经对她起了杀心,与其被动的挨打*,还不如主动出手痛打敌人!

    “刚才为什么不让我帮忙?”东方珩看着沈璃雪,苏雨婷武功高强,他担心她出来,提议从旁协助^,沈璃雪拒绝了&,独自一人去对付苏雨婷&*。

    “女人之间的小战争而已^,轮不到你出手了,如果温国公夫人有大的诡计^,你再帮忙不迟&!”沈璃雪真正担心的是*,如果东方珩伤了苏雨婷,她可以借这个理由强行嫁给东方珩,她不想连累他接触讨厌的女人*^。

    “刚才的事情*,皇叔都看到了^*!”东方珩看着沈璃雪,嘴角轻扬起一抹悠美的弧度。

    沈璃雪一怔:“那他怎么说?”

    “交待王管家派暗卫给你&,谁再欺负你,就像刚才那样痛打^!”东方珩目光一凝,换作是他,也会这么吩咐&*。

    “没再说别的吗*?比如,我要收敛个性&*,不能明目张胆惹是生非之类的?”沈璃雪引导着*,名门贵族都不喜欢子女惹事的。

    “没有!”东方珩摇摇头,青焰战神王爷的女儿,不惹是生非^,也绝不能让人欺负*^,刚才的事情,一看就知道是苏雨婷起了歹心,璃雪重伤她,只是给她个教训,并不过份&,战王当然不会追究。

    刚才的如果换作沈明辉,肯定会狠狠教训她一顿,再无耻些&,会逼她去给苏雨婷道歉。

    战王爷责怪的话一句没说^,还派暗卫给她^,为人睿智,明辨是非,不愧是青焰战神&。

    “东方珩,相府的事情如何了?”想到沈明辉^,沈璃雪又想起了相府的烂摊子,沈采云已经去了驿馆照顾秦君昊,相府只剩下沈盈雪^,沈采萱两名女儿了^。

    “沈明辉怒气攻心,刚醒不久,沈采萱被雷氏绑在院子里暴晒&,丢了半条命了!”东方珩派了暗卫监视相府^,府里众人的一举一动,他都非常熟悉。

    沈璃雪挑挑眉*,嘴角轻扬起一抹冰冷的笑,沈明辉生病*,相府上下全听雷氏的指挥&&,和雷聪通奸的是沈盈雪,怎么能让人家清清白白的沈采萱嫁残废:“我有个办法&,可以把相府彻底搅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09》,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09 苏渣重伤掉陷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09并对腹黑郡王妃109 苏渣重伤掉陷阱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0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