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 庄家进大牢,雷氏被夺权

    什么&?毒蛊^?皇帝一怔&,抬眸望去,小小的黑色身影已经近在咫尺,他躲闪或击毙都已经来不及*。

    难道朕要命丧于此!

    怒气萦绕间,眼角突然闪过一道银光,黑色的蛊虫瞬间断成两截,掉落在地^。

    半米外^,林岩一袭深蓝色锦袍*,手持长剑,静静站立^,剑刃在夜色中闪着幽幽的光亮^&,修长的身形傲然挺拔,犹如威武将军&。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林岩收?^^;厍?*,俯身行礼:“皇上受惊了^!”

    皇帝淡淡答应着**,看林岩的犀利眸中闪过一抹思量^*^,他的剑法很快,很准&&,很凌厉,蛊虫被斩的瞬间&,他几乎以为&^,武国公死而复生了!

    战王站在皇帝身后&,淡淡望了林岩一眼,他武功不错,出手也够快,没有让自己失望!

    四周的侍卫回过神,全部跪了下去,请罪声震天:“卑职护主不利&,罪该万死&&&!”

    皇帝冷冷望了他们一眼,皱起眉头***^,没有说话!

    “皇上!”南宫啸飞身来到皇帝面前,见他安然无恙,松了口气。

    “究竟怎么回事?”皇帝怒声询问*,犀利的目光落在被押来的庄尚书^,庄伟城身上&*。

    “臣冤枉,请皇上明查^!”庄尚书跪在地上,头磕的咚咚作响&。

    “人证物证俱在&,你还叫冤枉^&^!”南宫啸不屑的摆摆手*,几名侍卫抱着几只坛子走了过来,轻轻放到地上&,蛊虫已经窜出&,坛子空荡荡的,却有着阵阵恶臭不断向外飘散……

    “皇上,公主的‘萤火虫’飘进柴房,落到这几个坛子上^,庄副统领把坛子盖全部打开了^,然后&^,那些蛊虫就窜出来了……”南宫啸狠狠瞪了庄尚书一眼*,手指着柴房和空坛子&,简明扼要述说事情经过。

    皇帝望着庄尚书&,犀利的眼眸微微凝深,眼瞳深处^,狂怒的风暴悄然凝聚:“庄尚书,南宫世子说的可属实&?”

    “回皇上,南宫世子没有撒谎,不过皇上*,老臣的祖辈世代居于京城*,臣也入朝为官几十年&^,从未离开过京城**&,更没和南疆之人接触过,根本不懂养蛊&*!”

    庄尚书目光坚定&,一字一顿,声泪俱下的诉说着自己一家的冤情:“这间破柴房,已经荒废了很多年&*^,若非今日之事,老臣绝不会踏进这里半步*&,这些蛊虫^*&,分明是有人故意放进柴房陷害老臣*,请皇上明查*!”

    皇帝凝深了眼眸^,没有说话,看庄尚书的目光^,将信将疑*^。

    “庄尚书^*,你说你冤枉,本世子也不会强行指证*,咱们让事实说话!”南宫啸刷的一声合上折扇,桃花般的凤目看向南疆公主:

    “公主&&,这里共有六只蛊虫^,一只被安郡王打烂,两只被侍卫打死,两只被斩成两截,还有一只钻进庄副统领身体里去了&&,公主能否查出&,这些蛊是一直生长在柴房&,还是被人移来这里^?”

    “可以^!”一袭白衣的南疆公主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白色的衣袂轻轻飘飞**&,下摆上的花朵犹如活了一般^,随着微风轻轻摇曳,浓郁的花香在空中快速飘散&,所过之处&,味道皆被遮掩&&,就连蛊虫暴体的恶臭都被悉数遮去&,只有那浓浓的花香时时萦绕鼻端。

    沈璃雪蹙了蹙眉&,公主身穿白衣,花色清淡&*,头上的斗笠^*,细纱也是白色的^,是喜好素雅之人&,她身上应该飘着清新淡雅的香气才对,为何会是这浓郁的花香*&?

    花香&*^,香而杂*,应该是用了很多种味道极重的花调配而成,香气十分浓郁^,让人闻不习惯……

    “你怎么了*?”沈璃雪的情绪波动很小*,还是被身侧的东方珩发现了&。

    “香味很重^**!”沈璃雪皱皱眉头,东方珩也喜欢清雅香气&**^,她闻不惯的味道*,他肯定也不喜欢。

    东方珩循着香气望到了白衣的南疆公主:“南疆身处湿地^*,丛林多**,蚊虫也多^,或许她身上的香味&&,是用来防备或克制蚊虫的?*&!?br />
    “也对!”沈璃雪点点头&,南疆和青焰国度不同,环境也完全不一样^,不能以青焰人的习惯&&,去判断南疆人的装扮^^。

    南疆公主秦若烟款款走到柴房前*,凝眸向里望去,柴房四处布满了蜘蛛网,上面也蒙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几对清析的脚印从屋内漫延到屋外*,屋内的角落中,摆着两只坛子,轻轻搬起*,坛子下干净清爽*,与灰尘满布的地面完全不同。

    “禀青皇&^,蛊虫养成*,少则一年*,多则两、三年不等^,这些蛊虫已经成形,最少也在柴房里放了一年了&&,屋内到处是灰尘*,短期内^*,没有被人搬动过的痕?!?br />
    庄尚书刷的看向秦若烟,眸中厉光闪烁:“公主的意思&,我在柴房养了一年蛊^^*?”

    “本宫只是讲出事实而已&&,至于是不是大人在养蛊*,本宫不知!”秦若烟淡淡回答着^,尖尖的声音中透着些许高傲与不耐。

    “庄尚书^,实不相瞒&^,公主施法寻蛊是突然间做的决定&,一个时辰前众人方才知晓,就算有那个想法,也没有时间陷害你……”南宫啸轻摇着折扇*^,似笑非笑的看着庄尚书&,证据确凿*,他居然还想抵赖&^!

    “皇上,臣真的不懂养蛊,蛊虫出现在柴房*,肯定是别人在设计陷害!”庄尚书语气悲愤^,字字铿锵,句句有理*&。

    皇帝没有说话*,凌厉的目光望着空荡荡的蛊虫坛&^,若有所思^。

    皇帝不理他,庄尚书焦急的目光望向皇帝身后的大臣们,哀声求救:“雷太尉&,你我同朝共事多年,对本官极是了解*,请您为本官说句公道话*!”

    “庄尚书^,皇上是明君,是非对错*,他一定能明判^,如果尚书是冤枉的&,皇上一定会还你清白*!”雷太尉轻捋着胡须*,圆滑的打着太极*。

    沈璃雪挑挑眉*,雷太尉的话根本就是在敷衍,说了等于没说,背着皇帝私自养蛊害人是重罪*^,会被满门抄斩*,雷太尉是混迹官场的老狐狸^,眼看庄尚书证据确凿&*^,要被判重罪*,他当然会选择撇清关系,哪还会为庄尚书说话,惹麻烦上身&^。

    “沈丞相^?!弊惺榭仪械哪抗饪聪蛏蛎骰?。

    “庄尚书*,本相觉得&*,雷太尉言之有理,如果尚书没有养蛊&,皇上一定会还尚书清白?!鄙蛎骰酝仆炎?*,明哲保身。

    其他几位大臣也随声附和着沈明辉的话^,皇帝亲眼所见*,证据确凿^,他们哪里还敢为庄尚书说话*。

    “哈哈哈&,世态炎凉^,世态炎凉??&!”目光扫视一圈,以往与他交好的大臣*,都在回避他的目光**,说着相同的理由敷衍他,没人愿意出手帮他*,甚至于^,没人为他说一句公道话&,庄尚书昂头望向天空,悲凉的笑声笑彻大半个相府。

    皇帝的犀利的眸光看向几近疯狂的庄尚书&,他说的话^,确有几分道理*&,他祖祖辈辈都生在京城*,长在京城,又没和南疆人接触过*&,不可能懂蛊,难道&,他真的是冤枉的*&?

    “啊啊啊&^,狗皇帝,拿命来!”中蛊的庄伟城突然挣脱了侍卫们,如发疯一般**,双目赤红&,额头青筋暴出&,随手捡起一柄长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刺向皇帝。

    皇帝冷冷望着庄伟城**,不闪不避^,长剑即将刺到他身上时*^,又一柄长剑凭空伸出&*,只听:“当!”的一声*,剑被挑开^&,庄伟城被震的后退好几步方才站稳&&,虎口发麻,手臂微微颤抖,随心所欲的剑都有些拿不稳。

    望着手握长剑&&,面容严肃&,挡在皇帝身前的林岩*,沈璃雪扬扬嘴角,岩表哥的武功,真是高深莫测^!

    几名侍卫回过神&*^,蜂拥而上,捉拿庄伟城*,庄伟城刚才偷袭失败&,又险些被震伤,正在暴怒之中,出手狠毒&^,招招凌厉,几名侍卫眨眼间已被他打伤在地。

    “城儿,你干什么^,住手,快住手^!”庄尚书焦急的大喊*,心平气和的向皇上陈述*,他们一家还有脱罪的机会&^*,如果动了手^^,就是坐实了罪名*,再无清白的可能了^。

    庄伟城对庄尚书的劝解充耳不闻^^,手持长剑&,又杀又砍*^,好几名御林军被他砍在地,血流不止……

    南宫啸皱皱眉头^,刷的一下合上折扇^,坚硬的扇柄凝聚着十层内力*^,对着庄伟城的打了过去&,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他后颈上,庄伟城哼都没哼一声,软软倒地^,昏迷过去*。

    两名御林军走上前*,拿着绳子将庄伟城五花大绑,庄夫人吓的瘫在地上,瑟瑟发抖*,面色苍白着*,半天没回过神**^。

    庄尚书则跪在皇帝面前^,不?&&?耐非笄椋骸盎噬?&,孽子中了蛊^,行刺皇上是被蛊控制,身不由已,请皇上明查*&!”

    南宫啸狠狠瞪着庄尚书:“庄尚书&,别说这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庄伟城中了蛊就可以随便杀人吗^?你看看死在他手中的御林军*,刚才若非林将军出手快,皇上也会身受重伤……”

    “南宫啸,你别院那两人被人控制时*,是何模样?”皇帝低沉了眼睑&,冷声询问。

    “这……”南宫啸求救的目光望向沈璃雪和东方珩,那两人中蛊时^&,他被下了药,什么都不知道。

    “回皇上,别院那一男一女很呆滞,与庄副统领的凶狠完全不同^^,不过^*,他们的共同点时^,被蛊控制^,失了自己的思想……”沈璃雪声音淡淡,将三人的共同点总结回答。

    皇帝点点头,心中有了答案,冷冷望了庄尚书和庄伟城一眼&^,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大步向外走去&^^,空中飘来他冷酷的命令声:“将庄尚书一家关进大牢,择日问斩*!”

    庄尚书只觉轰的一声,大脑顿时一片空白,整个人呆呆的瘫坐在地&,回过神时,皇帝已经走远*,悲伤的眼眸看着皇帝消失的方向^,老泪纵横:“皇上&&,老臣冤枉……”

    “庄尚书*,别再喊冤了*,庄副统领行刺皇上,罪名滔天,足够你们全家问斩*!”南宫啸漫不经心的说着*^,轻轻摆摆手^&,几名御林军走上前,将庄尚书**,庄夫人**,庄伟城押了下去*。

    不知是不是沈璃雪的错觉^^,庄尚书走过雷太尉身边时^&,望了他一眼&,那一眼*,冷冽^&,警告,饱含着无限深意&^!

    “公主,这边请^&!”东方湛走上前,温和平微笑着^^,礼貌招呼南疆公主*。

    秦若烟点点头^*,莲步轻移,款款前行&*,走出二门的瞬间,她戴着斗笠回过头&,望了东方珩,沈璃雪,南宫啸一眼&。

    “哟,那秦若烟不会是对本世子有意吧*!”南宫啸邪魅的笑着^^,快速整理了衣衫和头冠&&,又摆出一个自以为潇洒的姿势*^,摇着折扇^&,风度翩翩&。

    沈璃雪望望二门处,回头瞪了南宫啸一眼:“秦若烟已经走了!”沈璃雪清楚的感觉到,秦若烟的目光*^&,望了她&&,东方珩,南宫啸三人&,那名丑女逃跑时,恶狠狠的瞪过他们三人***,怎么这么巧^。

    “走这么快干什么^^,本世子最潇洒的模样她还没看到&^!”南宫啸摇着扇子,不满的嘀咕着。

    沈璃雪没再接话与他调侃^,清冷的目光看向蛊坛和那间破柴房*。

    “你有心事^^?”东方珩敏锐的察觉到沈璃雪在想事情&^。

    “你们不觉得&,这件事情太顺利了吗*?”沈璃雪道出心中疑惑&*,跟着‘萤火虫’,直接就抓到了庄尚书一家^,前后不过几个时辰的时间^*。

    南宫啸不以为然:“秦若烟懂蛊,她对症下药&,瞬间抓到蛊主,若是换了咱们平时的方法^,一个个排查,估计查上几年都未必查得到庄尚书身上……”

    “这话确实没错!”但沈璃雪总觉得事情奇怪&,究竟怪在哪里^^,她又说不上来。

    “庄伟城怎么会中蛊的*^?”一般情况下,蛊虫遇血**,透过伤口钻入人体,庄伟城身上又没有血,那蛊虫居然钻进去了。

    “他逃避蛊虫时不小心撞到了左臂&,伤口裂开&,那蛊就趁机钻进去了……”南宫啸淡淡的声音中隐带着几丝幸灾乐祸&。

    “庄尚书一家被抓*,你很开心嘛!”沈璃雪似笑非笑的望着南宫啸^&。

    “他们养的蛊差点害了我^,他们被抓^,我当然高兴!”南宫啸摇着折扇&**,鼻孔朝天&,难得的好心情:“天快亮了^^,本世子请你们吃早膳吧!”就当是庆祝抓到养蛊人*,旗开得胜^。

    “我要回府睡回笼觉&,就不去用膳了&,你们自便&!”沈璃雪故做困倦的手捂着嘴巴轻轻打了个呵欠*,她已经离府一天三夜&,为防出状况*,必须尽快回去看看*^。

    沈璃雪离开尚书府^,东方珩也走了*&^*,南宫啸一人站在大街上&,望着渐行渐远的两人*,不满的嘀咕:“这两人^,真不够朋友,本世子自己去吃庆祝早膳!”

    沈璃雪回到相府时**,天色已经大亮&,丫鬟,小厮们都已起床&,各司其职的纷纷忙碌着*,沈璃雪从后门进了相府,快速奔向竹园**,刚刚推开房门*,秋禾走了过来&。

    “大小姐*&,您回来了,奴婢给您端早膳!”秋禾知道自己这位大小姐不简单^,一天两夜未归肯定有她的理由,她识趣的没有多问&。

    “嗯!”沈璃雪醉了一天一夜^^,醒来后又只喝了一杯小米粥*,听秋禾这么一说,她顿觉腹中饥肠辘辘*,身体也软软的&*,没什么力气^,确实需要吃些东西了。

    稍顷,秋禾提来一个食盒&,轻轻打开,将里面的饭菜一样一样摆到桌上。

    “怎么全是白菜^&?”望着桌上的三菜一汤*&,沈璃雪紧紧皱起眉头*&,炒白菜&,拌白菜,炖白菜,白菜汤^*&,她不过离开了一天两夜,相府的伙食居然变的这么差了*。

    “回小姐,夫人被关禁闭,对相府的事情不管不问^,府里的食材吃完了,嬷嬷们权利有限,夫人不下命令&,她们拿不到府内银两^,所以,府里的伙食一天比一天差!”秋禾低垂着头,小声解释着。

    “你是说&,相爷*,金姨娘也吃这白菜宴*^?”沈璃雪挑挑眉^,清冷的眸中闪过一抹幽光&&。

    秋禾点点头:“相爷&,金姨娘的白菜里放了豆腐^&,粉条调味,比小姐吃的白菜宴好这么一点儿点儿……”

    “夫人现在在什么地方^?”沈璃雪嘴角轻挑,扬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看的秋禾一阵心里发紧,小姐这是想要算计人:“夫人在雅园关禁闭^&!”

    沈璃雪来到雅园时,李姨娘^,赵姨娘都坐在外室喝茶,金姨娘轻抹着眼睛^^,仿佛受了委屈,雷氏则站在一张书桌后&,手持毛笔*,蘸了黑墨,悠闲自在的写下一个又一个漂亮楷字&,仿佛在修身养性&&,对四周的一切完全无视&。

    沈璃雪微笑^,她在消磨众人的耐心&*,等着别人先开口*,她好占据主动,真是聪明^&!

    沈明辉大概是刚刚到^*,紧皱着眉头,凝视雷氏片刻*,心烦意乱的坐到桌边,端了茶杯品茶&,茶入口&,他眸中的神色瞬间一变,砰的一声将茶杯扔到桌子上^,手拍着桌子*,猛的站了起来,没有放稳的茶杯被震掉在地^^,摔的粉碎:“雷雅容,你想闹到什么时候?”

    “妾身被老爷惩罚关禁闭写平安经,怎么是闹了**?”雷氏停止书写*,却没有放下笔,微笑着看向沈明辉*^*,眸中故意闪烁的疑惑与不解气的他胸口发闷^^。

    “别赌气了,你的禁闭解除*^^,快将相府的伙食开销恢复原样!”沈明辉忍了怒气*^,冷冷说着,语气中还透着些许盛气凌人,白菜豆腐^^*,白菜粉条*,顿顿都是这些^^^,这么多年,他就没吃过这么差的伙食。

    雷氏微笑*^,只是解除禁闭^^^,还不够:“老爷体贴妾身*^,妾身心中感激,但您是青焰丞相*^,不能出尔反尔^,下了惩罚命令再收回,岂不是自打耳光^,为了相爷的信誉*,妾身也要关够一月禁闭,写上千遍平安经*^*?!?br />
    “你***^!”沈明辉手指着雷氏*,气的说不出话来*^^,他已经放下姿态了^**,她居然还故意刁难,难道要他给她磕头认错才肯罢休?

    沈璃雪看明白了,雷氏以关禁闭为由^,将相府的开支全部锁了起来,用那些廉价的白菜宴牵制沈明辉^^*,如果沈明辉请她出关^**^,她就会提条件*^^,为自己换取最大的利益^。

    “你究竟怎样才肯答应让相府恢复正常^?”沈明辉率先妥协***,咬牙切齿中暗透着愤怒。

    十几年来,他一直很信任她*^,放心的将相府交给她打理^^,从未参与过内院的事情^^^,没想到她会给他来这招釜底抽薪*^,相府的账本*^,银两全都掌握在她手里*,她不发话*^*,别人就不能动用^**。

    他虽贵为丞相**,对内院的事情却不甚了解*^,况且^,雷氏是他的名媒正娶的妻子*,雷太尉又和他闹僵*,正等着抓他的把柄,如果他强逼雷氏交钥匙^,或把库房砸了取银两,不出半天**,事情就会传遍大街小巷*^*,到时,他沈明辉的一世英名会毁的一干二净^^。

    雷氏嫣然一笑,看沈明辉,金姨娘的目光中透着嘲讽^^^*,她早就知道他们会来求她的*^,只是单纯的说几句软话还不够,她在这里闷了三天*,受的那三天苦^,要从罪魁祸首身上讨回来才行。

    雷氏看向金姨娘,她明明在笑*,笑容中却透着丝丝寒冰*^,让人不寒而栗^,金姨娘身体猛然一震,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心中惊慌着*,下意识的抱紧沈明辉的胳膊,躲到他身后*。

    雷氏冷冷一笑*,看金姨娘的目光满是嘲讽,沈明辉可救不了你^^,既然她出关,金姨娘肚子里那个孽种就休想再留,冷冽的目光淡淡扫过沈璃雪*^,雷氏嘴角的微笑渐浓,这个贱人诡计多端*,也需要好好教训^。

    在金姨娘震惊,害怕的目光中^,雷氏薄唇轻启,正欲说出自己的条件*^^,一道清冷的声音抢先响起:“爹,夫人说的很对^,您关她禁闭,不能出尔反尔轻易更改命令**!”

    雷氏眸光一凝*^*,看着那张明媚的脸庞,一颗心高悬了起来,沈璃雪想干什么?

    沈明辉瞪了沈璃雪一眼:“你年纪轻轻*,无病无灾***,吃白菜还是吃其他东西没什么大碍,但你金姨娘身怀有孕,急需补身体^^,哪能天天吃白菜^!”

    沈璃雪嫣然一笑*^,如春花开放*^,迷醉人心:“父亲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想说*^,相府是名门贵族**,里里外外都需要打理^*,不能有半分倦怠***,夫人在关禁闭*,不能处理府内事情^,不如暂将这些事情交给别人来做……”

    沈明辉目光一凝,这个女儿,很聪明^!

    “交给谁做^,你吗?”雷氏不屑的嗤笑一声*,趁自己关禁闭,夺自己的权^,沈璃雪的如意算盘打的真是不错。

    沈璃雪礼貌微笑:“我才疏学浅,当不起此等重任*^,姨娘们来相府的时间都不短了*,对相府也有一定的了解^,不如将事情暂交她们……”相府内院事情复杂^*^*,沈璃雪没心情过多掺和,内院的大权给她她也没兴趣主持^^。

    赵姨娘*,李姨娘,金姨娘皆是一惊,大小姐说要将相府大权交给她们*,她们没听错吧*?事情来的太突然,三人有些难以接受^,隔着衣服掐掐胳膊,很疼*^,她们不是在做梦^^。

    “堂堂丞相府*,让姨娘掌权^,当正室不存在了么*^,传出去^^,也不怕别人笑话*^!”雷氏嗤笑一声*,冷眼看着沈璃雪^^,想抢她的权^^^,做梦^。

    沈璃雪轻轻一笑:“我这不是在为爹和夫人着想么,爹是青焰丞相*^^,要言而有信^,下了命令不能轻易更改*,夫人又在关禁闭*,虔诚祈祷*^,无心理会府内事情,咱们相府也是高门贵族,天天吃白菜像什么话,况且*^,爹事情繁忙^,金姨娘身怀有孕,都需要吃些补品养身子……”

    雷氏的目光阴晴不定*^^^,眸中暗暗闪烁着点点冷芒*,一字一顿:“璃雪言之有礼*^^,是我太疏忽了**,即日起我便出关*,将相府恢复正常!”大权不能旁落^,自己可以妥协出关,计划了几天的事情^,居然被她搅和了*^,贱人*!

    “夫人在关禁闭,若是出去主持府内大事,父亲这青焰丞相就是出尔反尔,言而无信……”沈璃雪笑容璀璨*,这话是雷氏自己说的,不是她要借题发挥*^。

    沈璃雪!雷氏望着沈璃雪*,目光冷如千年寒冰****^,果然是伶牙俐齿*^,惹人讨厌^^*。

    “姨娘们从未接触过府内事,岂会处理*,相府是高门贵族,不能出了事情让人看笑话,盈雪一直常年跟在我身边*^,内院之事*,她也学的差不多了*,相府大权^*,就交给她吧**!”盈雪是雷氏的女儿,管家之权交给她^^,不算旁落^,这相府还掌握在她们母女手中*。

    “盈雪妹妹身受重伤^,需要好好静养^*,哪能再操劳,姨娘们虽不懂内院之事,但由嬷嬷们协助着*,想必也不会出什么大事^*,相府交给她们管理,不知父亲意下如何*^?”

    内院大权^*,象征着人的身份与地位,雷氏不会轻易交权^,所以,沈璃雪便拉上了沈明辉,以沈明辉这一家之主,来压制雷氏**。

    “璃雪言之有礼,就照璃雪说的*^,让姨娘暂管内院……”沈明辉轻头同意沈璃雪的建议。

    他早就有过这种念头,但府内姨娘们的能力不及雷氏,他便一直没有提起*,但今天*,雷氏仗着权利,嚣张的顶撞他^^^,无法无天了,他夺她的权**,是想让她看清楚,他才是真真正正的相府主人^。

    她们要掌权了*^,真的要掌权了***!

    赵姨娘*,李姨娘欣喜若狂,强行按捺着心中的激动^^*,若非这里人多,她们都要跳起来失态的大喊了*。

    金姨娘的脸也笑成了一朵花,一颗心激动的砰砰乱跳^^,太好了**^,她居然也要掌权了,梦寐以求的权利真的到手了,虽然只是一小部分^,但也是权利,象征着自己的身份和地位……

    “金姨娘身怀有孕,就不要参与府中事了*^,赵姨娘主事***,李姨娘协助,父亲以为如何^?”金姨娘心胸狭小,喜贪小便宜*^^,如果权利交到她手上,她肯定会暗中贪墨着捞油水^,沈璃雪不喜欢这种小人*。

    李姨娘本就是雷氏的人*,很惧怕雷氏^*,事事以雷氏马首是瞻*,权利交给她和交给雷氏没什么区别,反观赵姨娘**,是唯一一个敢和雷氏叫板的人^^,她很讨厌雷氏,权利到了她手里^,雷氏想要再拿回去,可就难了^。

    “好,照你说的安排!”沈明辉笑眯眯的答应着^,沈璃雪的安排合情合理*^,他没什么异议*。

    金姨娘热烈的狂喜瞬间降到冰点^*,灿烂的笑容立刻垮了下来,狠狠瞪了沈璃雪一眼,贱人*^,居然敢夺她梦寐以求的管家大权,好不容易才熬到今天^*^,她才不会轻易放弃^。

    “老爷*,人家才一个多月*^^,孩子还小*,可以为姐姐分担相府重任!”金姨娘不甘心的摇着沈明辉的胳膊撒娇:“况且*^^,孕妇嘴巴刁^,若是有了这点小权利,我就可以随时命人拿吃的*,好好养育咱们的孩子!”

    唯恐沈明辉不答应^^,金姨娘搬出了他最看中的腹中胎儿*。

    “一个多月也是身孕*^^,你身体要紧,千万不能累着**^,想吃什么,喝什么,玩什么*^,只顾告诉赵姨娘就是,她会为你安排的……”沈明辉轻拍着金姨娘的后背,笑逐颜开的轻声安慰^。

    金姨娘微笑的小脸再次垮了下来*,恨的咬牙切齿*,别人安排的,和自己命人拿来的*,象征的意义哪会一样……

    “多谢老爷*,大小姐信任,妾身一定尽心主事*^*,好好管家*^!”赵姨娘从震惊中回过神*^^,对着沈明辉和沈璃雪福福身,喜悦的眸中自信满满^。

    “妾身也多谢老爷,大小姐信任*!”李姨娘紧随其后***,福身谢恩*,抬头的瞬间^,接触到雷氏阴冷的目光,她全身一震^^^^,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快速退到赵姨娘身后,低垂着头**,一言不发^。

    “雅容将府内的大小事情移交赵姨娘吧^,本相不想再看到白菜宴!”最后一句*,沈明辉加重了语气*,听的赵姨娘身体一颤:“相爷放心,妾身会安排丰富的午膳**!”

    沈明辉淡淡答应一声,走出雅园^,大步向书房走去*,金姨娘咬咬嘴唇,狠狠瞪了沈璃雪一眼,快步追了出去*,一定要说动老爷让自己掌权:“老爷^***,等等妾身……”

    赵姨娘*,李姨娘拿了钥匙,信物*,迫不及待的去行使权利了^*。

    沈璃雪走到雷氏面前**,微笑着刺激:“府内事情已经解决^,夫人可以放心的祈祷*,写平安经了,一千遍的平安经可不好写*,夫人受累了!”

    雷氏设局^,是想商谈对她有利的条件^,教训敌人^^,没想到到了最后,有利条件没谈成,还丢了府内大权^,真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

    雷氏望着沈璃雪^,目光冷如千年寒冰*^,嘴角扬起的浅笑,也冰冷蚀骨:“先别得意,没到最后**,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夫人还是先写完一千遍的平安经*,再在屋里闷够三十天,咱们再商谈鹿死谁手!”沈璃雪轻轻一笑*^^,头也不回的大步走出雅园^,清冷的眸中*^,闪烁着点点冷芒*^^^,权利已经交出来^,雷氏居然还想再收回去*,痴人说梦*^。

    “贱人贱人贱人!”众人走后,雷氏怒气冲天,将房间里的东西砸了个稀巴烂*,美眸中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沈璃雪*,你等着^,我绝不会放过你*^!

    “米嬷嬷,悄悄吩咐下去*,所有人不得听赵姨娘,李姨娘指挥^*,看她们两人如何掌权!”雷氏发泄后,胸中的愤怒平息不少*,头脑清醒许多*^^,绝妙的对策也想了出来:

    等赵姨娘^,李姨娘将内院管的鸡飞狗跳^,狼狈不堪时^,定会乖乖的将权利还回来^,到时,她又有了足够权利谈条件^,看她如何整治她们!

    后院*,赵姨娘*^,李姨娘将府中所有丫鬟^,嬷嬷*^^,小厮全都集中到了一起*,赵姨娘轻扶着丫鬟的手,趾高气昂在下人面前来回走动一圈**,傲然道:

    “想必你们都已经知道,一个月内^,相府内院由我来掌权,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你们就各司其职^,以前干什么,现在还干什么,快到午膳时间了,你们领银子买菜做午膳^,记住*^*,相爷,大小姐*,金姨娘的膳食都要安排的丰富妥当,切不可怠慢了……”

    “是*^!”下人们漫不经心的答应着,声音有气无力,明显没将赵姨娘的话放在心上^。

    一名管事带着些银两和账本走到桌边*,嬷嬷们依次上前领银子,突然**,一名嬷嬷高声尖叫:“赵姨娘*^,这五银子^,根本不够整个府上的鱼钱……”

    赵姨娘皱皱眉,冷冷看着那名嬷嬷:“你们一直都是拿这些银子买鱼的*^,为何以前够**^^,现在不够了**^?”

    “姨娘有所不知,现在菜价肉价飞涨,每条鱼卖近百个铜钱了,这五两银子*,真的不够*!”嬷嬷轻叹了口气,哀怨的目光看着赵姨娘。

    赵姨娘瞬间沉下了脸色,物价有涨有跌她是知道的,但她没管过家*,不知要如何应付这种事情:“那要多少铜钱才够府上主人们吃顿鱼***?”

    “回姨娘^,有十两银子即可*!”嬷嬷呵呵的笑着^,眼瞳深处透着些许诡异。

    “赵姨娘,银子也不够菜钱……”

    “赵姨娘,银子也不够买……”

    见那名嬷嬷的诉苦奏效了*,负责买东西的嬷嬷们都拿着银子高叫,整个内院一片混乱^。

    “都吵什么!”沈璃雪缓步走了过来,清冷的目光望向吵闹的众嬷嬷*,再看看面色苍白难看的赵姨娘***,嘴角挑了挑*^,不出所料,雷氏果然在给赵姨娘下绊子^。

    “大小姐*^^,买鱼的银子不够……”

    “大小姐,买菜的也不够……”

    众人愣了愣,改围攻沈璃雪*。

    “大小姐!”赵姨娘站起身^,求救的目光投向沈璃雪^,眼前事情太混乱,她不知道要如何应付了*。

    沈璃雪安慰般对她点点头*,莲步轻移,缓缓走到管事身边**,拿起他面前的账本细细翻看*,浅浅的笑容看到嬷嬷们眼中,透着说不出的诡异,喧闹的院子瞬间安静下来*,嬷嬷们相互对望一眼,面面厮觑**^^,大小姐想做什么?

    “啪^!”沈璃雪猛的合上账本,清脆的声响惊的众人猛然一震*,低了头不敢看她。

    “刚才有位嬷嬷说五两银子不够买鱼?”沈璃雪璀璨的笑容温暖人心*。

    嬷嬷深吸一口气,大了胆子走到沈璃雪面前^,一字一顿:“回大小姐*,现在肉涨飞涨*,五两银子确实不够买鱼^!”

    “这么说,嬷嬷拿着这些银子*,买不到十条鱼*?”沈璃雪微微笑着,目光清冷。

    “买不到^!”嬷嬷咬咬牙,狠狠心^,撒了谎*,五两银子能买二十条鱼^,但夫人特意交待要为难赵姨娘和沈璃雪,她当然要配合*。

    沈璃雪微笑的目光突然一凝:“相府不养无用之人^^*,既然嬷嬷做不到主子的要求*,就没有资格再留在相府**,来人**^^^,带嬷嬷去房间收拾行理!”

    ------题外话------

    ~(>_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089》,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089 庄家进大牢^,雷氏被夺权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089并对腹黑郡王妃089 庄家进大牢^^^,雷氏被夺权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08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