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 郡王,千泷互吃醋

    “夜千泷心性单纯如孩童^,不太认路*,住在一个地方&,是不会轻易离开的&,怎么会不见了?”沈璃雪快步走了过来&,抢在东方珩前面开口,语气中的焦急与担忧&^,让东方珩皱紧眉头^。

    “一个时辰前,守卫们看到夜千泷独自一人出了二门*,以为他想在府里散心*,就没在意&,许久不见他回来^,守卫们感觉不对*&,就去寻找*,整个圣王府都找遍了&,没看到他的身影……”

    暗卫低低的诉说着*,不敢抬头看东方珩*,看护夜千泷是郡王交给他们的任务&,如今夜千泷走丢^^,是他们失职了&。

    “他可能是闷了^,出去散散心&,走不远的&^,圣王府附近都找过了吗^*?”沈璃雪凝眉看向侍卫^,目光清冷。

    “都找过了&**,没找到他!”暗卫的头垂的更低^&,身为暗卫&,他们有能力,有职责^,知道夜千泷不见的那刻,他们已经将圣王府附近翻了个底朝天&。

    沈璃雪蹙了蹙眉:“你们找了多远的距离?”圣王府附近是个概数*,三百米内是附近^,五百米也是附近^,一千米也可以说是附近^*。

    暗卫目光凝重:“圣王府附近的几条街都找过了,没有一千米&,也有八百米!”

    沈璃雪皱皱眉*^,找了这么远都没找到夜千泷&^,他应该不在附近了&,而是走远^,去了别的地方……

    沈璃雪只顾着向暗卫询问夜千泷的事情*,没看到东方珩深邃眸底闪烁的滔天怒气与锐利寒光**。

    “东方珩^^,咱们分头去找人……”暗卫跟丢了夜千泷*&,沈璃雪准备一起去寻找^**,清雅的建议声&,在看到东方珩怒火萦绕的锐利眼眸时戛然而止,后背无端的升起一股寒意:“你……你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眨眼间他又想发脾气*,性子真是有些喜怒无常&。

    “没事^!”东方珩冷冷回答着,声音低沉*&,似在强压怒气*,和侍卫谈论夜千泷时^,她看都没看他一眼^,现在要找人了&^,才想到他……

    “那我先去找夜千泷&,找到之后&^,咱们互发讯号*!”东方珩目光愤怒如火,周身却寒冷如冰&,一冰一火同时在他身上显现,不会让人觉得矛盾*,反而是相得益彰,十分融洽&&。

    看到沈璃雪眼中^,这是东方珩发怒的前兆*,青焰战神发脾气,肯定会是一阵猛然的狂风暴雨,为了避免被牵连,还是早些远离^。

    沈璃雪快速拉开房门,急步走了出去&^,急切到都没听东方珩的回答&,窈窕的浅绿色身影渐走渐远&,走进阳光中^,与生机勃勃的花草树木融合在一起^&^,形成一幅美丽画卷。

    东方珩负手立于房间门口^*,愤怒的眼眸看着沈璃雪消失的方向&,久久没有收回目光&,夜千泷失踪*,她急急忙忙前去寻找&,连听自己一句话的时间都没有……

    “郡……郡王……”东方珩没有说话*,暗卫也不敢多言&,气氛静的十分诡异,无形的压力压的人喘不过气^,无奈之下&,暗卫只好开口提醒^*,他在等东方珩的命令*。

    东方珩收回目光,黑曜石般的眼瞳深处^*,隐有两簇火苗熊熊燃烧:“派出圣王府所有暗卫*^,全力寻去找夜千泷!”

    “是&^!”暗卫领命&,快速隐身离去。

    东方珩墨色的眼瞳越凝越深^,他在夜千泷身边派了六名顶尖暗卫&^,一天十二个时辰轮流守着他^*,绝不可能让他走丢^^,他突然间消失无踪,肯定是故意甩开了自己安排的暗卫&^。

    他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不想让人知道^&^,更确切的说*,不想让自己知道。

    夜千泷,果然不简单*!

    出了皇宫^,沈璃雪在大街上*&,边走边寻找夜千泷^,不知不觉间*,走到了丞相府*。

    相府门外站着两名守卫,目光凝重^,气势冷冽^,透过大开的府门*,隐约可见府内乱成一团。

    沈璃雪扬唇冷笑*,沈盈雪重伤成了残废^&,在贵族面前丢尽颜面*,沈明辉也被东方珩贬的一文不值得^,现在的府内*^,肯定是一片凄惨&&,沈明辉,雷氏都积了满腔怒气*,自己就不进去自找麻烦了&&。

    “沈小姐^**!”伴随着得得的马蹄声,一道清朗的呼唤传来*,沈璃雪转身望去,俊逸非凡的东方湛已经近在咫尺*^,翻身下了马^,干脆利落的落在她身边&,墨色的眼瞳中闪烁着温和的笑*。

    “湛王爷是来看盈雪的*?”沈璃雪看着东方湛*,似笑非笑,传言东方湛爱慕沈盈雪,她稍有病情^&,他就会带着大批贵重药材前来探望*。

    沈璃雪见过许多次*&,知道众人所言非虚,在长乐殿*,皇帝下令要处死沈盈雪&,他为她求情,难道也是出于传言所谓的爱慕?

    “名贵药材本王已经命人送进了相府*&,不过&&,本王有要事在身&&,今天没空去相府探望^!倍秸坎嗄靠聪蚋?,目光温润如玉:“何况**,沈二小姐正在诊治病情&,本王去了**,也未必见得到她&!”

    “湛王爷莫不是真的喜欢上盈雪妹妹了吧?”沈璃雪目光戏谑^,刻意压低的声音只有她和东方湛能听到。

    “沈小姐觉得可能吗&?”东方湛笑着反问^,温润的目光*,瞬间有些高深莫测^*。

    当然不可能,东方湛看沈盈雪的目光,就像看普通人一样*,没有半分爱慕&,绝不可能对她动心*,沈璃雪纳闷的是,东方湛假装喜欢沈盈雪的目的是什么&?他是青焰王爷&^,还有什么得不到的*&*?为何要委屈自己^,去刻意讨好一名自己不喜欢的女子^^?

    阳光下*,沈璃雪衣服内的水晶燕滑了出来,轻轻垂在胸前,折射出道道金色光芒,东方湛目光凝了凝*,微笑道:“时候不早了,本王先行告辞^,改日再来相府看望二小姐!”

    握着缰绳^,翻身上马,东方湛双腿一夹马腹^*,马如离弦之箭一般,快速向前奔去,所过之处&^,腾起阵阵烟尘*。

    看着东方湛潇洒远去的背影,沈璃雪蹙了蹙眉,东方湛为人处事&&^,越来越让人琢磨不透了*!

    望着相府大门上的牌匾,沈璃雪冷冷一笑,转身离开^,继续寻找夜千泷,身边*,来来往往的行人无数&,却不见夜千泷的身影,抬头望望天空&^,太阳已经西斜*,很快就要下山了&&^。

    沈璃雪皱皱眉,这里是青焰京城&,夜千泷人生地不熟^*,离开圣王府,他会去哪里&?他性子如孩童*,自理能力也很差&,如果今晚找不到他*,他可能会在大街上睡一晚……

    大街上睡一晚!沈璃雪突然想到这个关键词,眼睛一亮*,快速向着一个方向奔去^,若无意外*^,夜千泷一定就在那个地方。

    布粥街是繁华街道,除了拐角处或坐或站的乞丐们,还有林立的商铺**,熙熙攘攘的人群!

    沈璃雪走在布粥街上,快速打量着过往的行人*&,清冷的目光透过重重人群,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庞&,清新,纯净的笑容*,清澈如泉的眼瞳*,正是夜千泷。

    夕阳西下&,夜千泷一袭黑衣,站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仔细观察着过往的每一位身穿绿衣,蓝衣女子的脸庞,神情专注,干净的目光由希望到失望&,再由失望到希望^,锲而不舍的寻找着他想见的人。

    “璃雪&^!”沈璃雪站在万人中央,夜千泷一眼就将她认了出来&^,越过重重人群,快速向她奔来*,明亮的眼睛,纯净的笑容不染纤尘&,仿若天上的仙童,与这喧嚣的尘世完全不融。

    “璃雪&,你果然在这里!”来到沈璃雪面前&^,夜千泷习惯的抓住了她的衣袖,绝色的容颜上洋溢着纯净的笑容&。

    “你离开圣王府,是为了找我&?”沈璃雪轻轻笑着,看向夜千泷*。

    “嗯*!”夜千泷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沈璃雪微笑:“圣王府不好吗?”夜千泷对生活的环境并不在意*,如果事事顺心如意&,他不会偷跑出来^,但东方珩是君子&,不会为难他&,他为何要离开圣王府^&?

    “圣王府太闷了,都没人陪我说话*&!”夜千泷垂着头,小声嘀咕。

    沈璃雪扬扬唇:“南宫啸说*,他和你说了半夜话*,你不理他?”

    “南宫啸*?”夜千泷一怔^,满目疑惑,明显不知道沈璃雪说的是谁。

    “就是天天拿扇子的那位!”沈璃雪轻声解释着*,南宫啸最大的特征*,就是一年四季都拿着扇子摇晃。

    “他废话很多,很烦人**,还有^,他身上的味道很浓,呛人……”夜千泷低头细诉&,目光纯净^,认真*^。

    沈璃雪满头黑线,寥寥几句&,夜千泷已将南宫啸的两大特点总结了出来^,一是他话多^^,二是,他身边围绕的女人多^,呛人的味道,就是女人身上的脂粉味。

    “千泷,你为什么不去丞相府找我?”夜千泷知道沈璃雪住在丞相府**^,如果是想见她,可去丞相府寻人,为何来了这布粥街?

    “我不记得去相府的路^!”夜千泷低着头,羞红着脸庞,声音细若蚊蝇。

    沈璃雪:“……”从圣王府到相府&&,多是平坦大道*,拐上几个弯就到,他没记住&,从圣王府到这里,九弯十八拐^,他居然能找来^,是对这里印象深刻*,还是……

    “璃雪&,我饿了&!”夜千泷低低的说着,纯净的眸中满是依赖^^。

    沈璃雪抬头望去*,太阳已经落下地平线,天色完全暗了下来*,来来往往的行人少了一大半^,家家户户炊烟袅袅,到晚膳时间了。

    “饿了咱们就去买东西?!鄙蛄а┪⑽⑿ψ?,缓步向前走去^*,夜千泷抓着她的衣袖紧跟着^。

    “千泷,你想吃什么&?”来到小摊前&^,沈璃雪指着小摊上的各色食物&,询问夜千泷&^。

    “什么都可以!”傍晚摆摊的小贩有许多,食物也是琳琅满目,夜千泷看花了眼睛*^,不知道吃什么好了。

    “你在这里等糕点^,我去买碗八宝粥!”晚膳不宜吃的太多*,几只糕点*,一碗粥是很好的搭配,卖糕点的地方有许多人在排队,沈璃雪便让夜千泷在这排除等着*&,她去买粥来喝。

    “璃雪*!”夜千泷抓着她的衣袖*,不让她走*,清澈的眸中&,有些哀怨。

    “放心,我不会走远的,在那里买了粥就回来!”沈璃雪笑着指指不远处的粥摊:“我买粥&,你买糕点^,这叫合理分工*!”

    粥摊离糕点摊只有五六米的距离^,夜千泷望了一遍又一遍,再三确认沈璃雪不会消失,才慢慢松开了手&。

    沈璃雪快步来到粥摊前,两碗八宝粥刚盛了一碗,夜千泷已到了她面前&,低声道:“璃雪^,我不会买糕点!”

    沈璃雪:“……”除了武功高强外&*,夜千泷几乎什么都不会,西凉皇帝究竟是怎么培养他的^?

    “买糕点&*,就像买粥一样,给银子,拿东西就可以了*!”沈璃雪接过八宝粥,递给小贩几枚铜钱&,算是做示范给夜千泷看^。

    夜千泷了解的点点头,在衣袖和衣襟内来回翻找,摸出一块玉佩:“我没银子*,可不可以用这个代替?”

    “这玉佩价值连城&,能买一屋糕点了,不能用乱拿来当银子用*!”沈璃雪拿出一块银子^,递到夜千泷手中:“想买东西,用这个^!”

    “好*!”夜千泷点点头,收起玉佩,若有所思的拿着银子离开&,片刻之后*,手里拿着两串晶莹剔透的糖葫芦*,兴高采烈的快步走了过来,邀功般递到沈璃雪面前:“璃雪&,我会买东西了&*!”

    夜千泷修长的手中,除了两串糖葫芦,空无一物^,沈璃雪挑挑眉:“你用那块银子,买了这两串糖葫芦?”

    “是癪?^!”夜千泷兴奋的将一只糖葫芦塞进沈璃雪手中:“尝尝看,味道应该不错&^!”

    沈璃雪快速扫视大街&*,各色小贩都有,唯独少了那个卖糖葫芦的人&。

    望着红通通的糖葫芦^,沈璃雪无奈的手扶额头*&,那是十两银子,够买一袋子糖葫芦了,敢情夜千泷见她给铜钱后直接拿粥^^,以为只要给了银子,拿糖葫芦就可**,没想过要回多余的银子*^。

    “砰!”沉闷的声响传来***^,一记漂亮的烟花冲上云霄^,在漆黑的夜空中绽放出璀璨的光彩*。

    “那是什么?”夜千泷吃糖葫芦的动作一顿*,不解的目光看着天空中那一朵朵漂亮烟花^。

    沈璃雪皱眉:“是烟花*,你没见过吗?”

    “第一次见*,好漂亮*!”夜千泷嘴角轻扬着,绽放的笑容比天上的烟花还要璀璨^,眼睛晶晶亮亮的^,仿佛在欣赏世间奇观。

    沈璃雪蹙了蹙眉**,狐疑的看着夜千泷兴奋的完美侧脸^,他是西凉太子,怎么会连烟花都没见过^**?

    一滴不明物滴到手心里^,沈璃雪低头一望^^*,糖葫芦开始融化了^^,放到嘴边*,轻轻咬了一口^*,酸酸甜甜的味道弥漫口腔^。

    “味道如何*?”夜千泷不知何时回过了头^,看着沈璃雪*,清澈的眸中有些焦急,似在期待她的答案*^^^^。

    “不错*!”沈璃雪点头称赞,无论是在现代还是在古代^^,她都很久没吃过糖葫芦了^,不过^,那酸酸甜甜的味道,她永远记得^。

    “真的^?”得了夸奖,夜千泷高兴的不知所措:“我这串也给你!”

    半串糖葫芦递到沈璃雪*,下面的四颗完好无损*,最上端的四颗被啃的七七八八,却依旧串在木签上*,可见夜千泷是很喜欢吃糖葫芦的。

    沈璃雪嘴角扬了扬:“不用^,我吃不了这么多*,你看***^,那边的烟花很漂亮!”夜千泷很固执,如果不转移他的注意力,他肯定会把糖葫芦硬塞进沈璃雪手里^。

    东方珩来到布粥街时,沈璃雪和夜千泷正站在夜幕中,吃糖葫芦^*^,看烟花,女子温柔绝美^*,男子英俊绝色,两人脸上都洋溢着璀璨的笑容^,站在一起,说不出的和谐,般配。

    如玉的手掌瞬间握了起来^,锐利的眼瞳深处,两簇火焰腾的燃烧起来:夜千泷*!

    沈璃雪仰头看着烟花^^,突然察觉到暗处有凌厉的视线望来^*,雪眸微眯*,猛然回头望去^,大堆人群簇拥在一起^,欢腾着看向天空^,她看不出哪个是在暗中窥视她的人!

    身旁,夜千泷兴高采烈的看着烟花,对暗中的窥视全然不知。

    沈璃雪眼皮跳了跳^*,心中升起一股很不详的预感*^,夜千泷是西凉太子*^^,暗中有人在追杀他,就算住在圣王府*,也不是绝对安全*,这里是青焰京城^,遍布着皇室^*,贵族的眼线,他的存在,怕是隐瞒不下去了……

    眼角闪过一道白色衣袂,沈璃雪抬头望去^^,东方珩一袭白衣,站在绽放的烟花下,飞扬的衣袂^,凌厉的气势^*^,映着身后的黑色天幕,说不出的神秘*^。

    “东方珩^^!”沈璃雪快步走向东方珩^,夜千泷的身份****,估计已经暴露了^**^,她要和他好好商量商量,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沈璃雪叫着东方珩的名字离开,夜千泷目光暗了暗^,慢腾腾的跟了过去***。

    “东方珩,刚才……”

    “找到夜千泷^,怎么不发讯号?”东方珩淡淡说着*,打断了沈璃雪的话,目光落在她和夜千泷同样吃了一半的糖葫芦上*,锐利的眸底怒火渐浓*^^。

    沈璃雪一怔:“我发过讯号了,难道你没看懂?”组织不同,信号不同*,她出宫时^,忘记和东方珩统一讯号了,再者*^,她是现代人^^^*,发的讯号*,古代人未必看得懂*^。

    “也许是^!”东方珩冷冷说着,目光锐利*,面无表情^*^,她和他*,连讯号都不能统一*,和夜千泷却是心有灵犀,他派出那么多暗卫*,都没找到夜千泷^*,她轻而易举的就找到人了……夜千泷^**,真是不简单^^!

    沈璃雪皱起眉头,东方珩究竟怎么了^***?现在的他^,比在皇宫时还奇怪^^。

    “这是圣王府的特制讯号,收好了!”东方珩拿出一只圆筒^*,塞进沈璃雪手中:“以后再有事情,用这个联系!”

    圆筒细细的^,短短的,表面是普通的土黄色*,有五六厘米的样子^,很方便携带。

    “天色已晚,你们应该也没用晚膳^,一起吧!”看也没看目光黯淡的夜千泷黯淡一眼,东方珩径直握了沈璃雪的手腕,拉着她走向醉仙楼^。

    “璃雪!”夜千泷站着没动^,闪动着清澈的大眼睛,低声呼唤。

    沈璃雪研究着那只信号筒^*,却也听出了夜千泷声音中的委屈与不满,后退几步***,拉了他的胳膊:“你也忙了大半天**,肯定饿了**,一起用膳!”

    “嗯!”夜千泷乖乖的答应一声*,纯净的目光看着沈盈雪^*^,任由她拉着他向前走^^^。

    东方珩隔着沈璃雪,瞪了夜千泷一眼,目光落在沈璃雪拉夜千泷的手上^*^^,眸中隐有冷气萦绕:沈璃雪从不主动握过他的手,却抓着夜千泷的手腕……

    东方珩^,沈璃雪,夜千泷三人踏进醉仙楼的瞬间,喧嚣的醉仙楼瞬间静了下来,众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三人身上*,惊讶的半天没合拢嘴*,安郡王^,沈小姐,另外一名俊美男子是谁?他怎么和沈小姐那么亲密*?

    沈璃雪挑挑眉,千泷的到来*^,再也瞒不住了*,这样也好^^*,千泷站到了众人面前,幕后之人会有报顾及,想要暗杀,会相对麻烦许多^。

    “掌柜^^^,可还有雅间^?”东方珩淡淡询问着*,修长的身形不着痕迹的站到沈璃雪和夜千泷中间^,隔开了两人*。

    “有有有^*^,请随小的来!”惊讶的掌柜瞬间回过神*,颤巍巍的走出柜台^*,亲自引领东方珩*,沈璃雪^*,夜千泷三人去雅间^。

    “和安郡王***,沈小姐一起的男子是谁****?长的真好看^!”安郡王^,沈璃雪三人走进雅间后,大厅中的食客们议论纷纷*。

    “是啊,容颜堪称绝色!”客人们夸赞着,目光惊艳**^。

    绝色是用来形容女子的^,但放在夜千泷身上^,却一点儿也不为过*,他相貌绝色,却不女气^,清澈的眼瞳,纯净的笑容^*,更为他增添了几分绝美,让人一见难忘。

    “以前在京城从未见过他,应该是其他地方的人*,刚来京城不久……”

    天字一号是醉仙楼最尊贵的雅间*,布置的就像小型起居室,以一道屏风隔开^,屏风前是用膳的圆桌,窗前的小桌上*,放着笔墨纸砚,古琴和围棋^^^^^,屏风后放有舒适的大床^,喝多了酒^,可在床上休息。

    东方珩^^*,沈璃雪*,夜千泷三人走进雅间后,关上了房门^**,将所有议论全部关在了门外。

    东方珩在最主座坐下^^,沈璃雪坐在他右边*,夜千泷刚想紧挨着沈璃雪坐^,东方珩一颗棋子打过去**,制止了他坐下的动作,望望自己旁边的位置^,冷声道:“座位是按宾主来排^,你应该坐在这里^!”

    “璃雪^!”夜千泷紧抓着沈璃雪的衣袖^*,磨磨蹭蹭,不愿坐到东方珩左边^^。

    “这里只有咱们三人^,不必讲究这么多规距,就让千泷坐在这里吧*^*!”沈璃雪拉着夜千泷在她身边坐下**。

    东方珩没有说话^*,俊颜微微沉了下来^*^,锐利眼瞳中隐有怒气萦绕^,房间的温度瞬间降了下来*。

    “郡王,这是醉仙楼的菜式*!”掌柜颤抖着双手将菜单递了过来**^,房间的气氛太压抑了,再留下去*,他会喘不过气的^,早点拿到菜单走人是最上策^。

    东方珩淡淡扫了一眼菜单,冷声道:“将醉仙楼的招牌菜都端上来^,再来一坛酒*!”

    “是*^!”掌柜收了菜单,低垂了头^,快速退出雅间。

    东方珩,沈璃雪,夜千泷都没有说话^*^^,气氛静的更加压抑*。

    “璃雪^,这是什么地方^?”夜千泷紧扯着沈璃雪的衣袖,好奇的打量屋内布置^。

    “醉仙楼,青焰最大的酒楼,饭菜也是最合口的*!”沈璃雪笑着解释^^。

    “那这里都有哪些可口饭菜……”

    “酸甜苦辣咸各种味道都有吗?”

    “夜千泷*,你闭嘴!”夜千泷的问题很无聊,东方珩听不下去了^^,出声怒斥。

    “千泷第一次来醉仙楼,当然是什么都不知道*^,好奇询问也没什么不对*,你不要和他计较**!”沈璃雪望向东方珩,替夜千泷向他解释^*^^*。

    东方珩没再说话*,看夜千泷的目光又冷了几分^。

    夜千泷继续缠着沈璃雪问东问西**,清澈的目光不时的看向东方珩*,纯净的笑容像是无声的炫耀与挑衅。

    东方珩冷冷望着夜千泷*,眼瞳深处,怒火燃烧*^*。

    醉仙楼是青焰第一酒楼,膳食很丰盛***,菜色也很齐全*^*,每一种菜都做的色香味俱全^^,让人垂涎欲滴。

    阵阵香气萦绕鼻端,夜千泷拿着筷子夹了块红烧肉^,味道香浓***,口齿留香,忍不住连连赞叹:“真好吃,璃雪*,你也多吃些^**^!”

    说着,夜千泷夹了一片红烧肉放进沈璃雪碗中。

    “璃雪是女孩子*^^,要多吃蔬菜,红烧肉少吃^!”东方珩拨掉沈璃雪碗中的红烧肉*,换上一块油菜^。

    夜千泷目光黯了黯,也夹了一块油菜给沈璃雪:“蔬菜好**,就多吃些!”

    “蔬菜虽好^,也要搭配其他食物一起,单纯的只吃一样,对身体不好!”东方珩再次拨掉夜千泷夹来的油菜*,换上他的醉鸡肉^。

    沈璃雪碗中的菜来了走^,走了来,不是被吃掉了,而是都被东方珩拨掉了***,沈璃雪摇头叹气^*,东方珩怎么像小孩子一样*,动不动就和夜千泷置气^,夜千泷性格纯如孩童^^,他可是享誉青焰的战神*,两人再这么争持下去^***,这顿饭就吃不成了……

    “璃雪,我想喝粥?*!币骨с窦械缴蛄а┩肜锏牟硕急欢界裉袅顺隼?*,他干脆也不夹了,直接放下了筷子*。

    “你想喝什么粥^?”沈璃雪轻声询问着^,醉仙楼,粥是应有尽有。

    “就是那天****,你端给我的白米粥^^^!”夜千泷眼睛晶晶亮亮*,仿佛口中已经弥漫了粥的香气,回味无穷*^。

    沈璃雪一怔:那天的白米粥不过是随手熬的**,味道算不得多好^*,夜千泷怎么就惦记上了?

    东方珩看着沈璃雪*,眸中隐有风暴凝聚^^,一字一顿:“那粥可是你亲自做的^***?”沈璃雪布粥的事情*,他是知道的,本以为是件很平常的事情,但从夜千泷语气中,他听出^^,那些粥另有玄机***。

    “也是*,也不是?!鄙蛄а┨籼裘?,东方珩的脾气,真是越来越让人琢磨不透了:“我配的食材^,火是丫鬟烧的^^^!”

    东方珩的面色稍稍缓和了些*,看夜千泷的目光,依旧冷冽如寒风。

    “郡王,有人给您送来一封信**^!”店小二轻敲几下**^,推门走了进来。

    “念^^*!”东方珩轻靠着椅背*,冷声命令着^,目光锐利^*。

    店小二一怔,郡王居然让他念信*^?他没听错吧*?小二常年在醉仙楼做事,知道名门贵族们都有秘密,他们的书信^,是不让别人看的^*,可东方珩丝毫都不避讳*,不愧是青焰战神^^,光明磊落。

    小二不知道^*^,东方珩有暗卫^,重要情报都会由暗卫来传达*,由普通人送来的普通信^,没什么秘密^,东方珩不担心别人知道*。

    安郡王的命令,小二不敢违抗*,快速打开信件^^,飘出一张纸张**,上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小二皱皱眉*,禀报道:“郡王,里面是张白纸!”

    白纸^*^!东方珩锐利的目光凝了凝*,没有说话。

    “送白纸是什么意思?”夜千泷不解的询问着*,清澈的眸中满是疑惑^**。

    沈璃雪清冷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送信送白纸^,究竟意欲何为,还是说**^,那张白纸另有玄机^?

    沈璃雪看向店小二**,正想让他把白纸拿过来看看*,却见店小二面色一变:“扑通*!”一声摔倒在地,脸,脖子**^,手凡是露在外面的肌肤^*,全都呈现吓人的紫黑色。

    “信上有毒^***!”

    东方珩目光一凝^,正欲起身查看:“嗖嗖嗖!”一阵乱箭自窗口射了进来*,从他和沈璃雪中间飞过,为躲避乱箭,东方珩*、沈璃雪各自后退,两人间的距离越来越大。

    羽箭射到地面,腾起阵阵白烟^*,东方珩锐利的眸中闪烁冰冷寒光:“是毒烟^*,快闭气!”

    话刚落^*^,羽箭如雨点般密集的射了过来,房间的地面,桌椅上扎满了箭*。

    东方珩被逼到门口^,羽箭凌乱的射来*,他只要转身***,就可避开羽箭,偏偏他没有离开的意思*,打落羽箭^,想去沈璃雪身边*,但箭势太凌厉*,阻拦着他前行不了半步^^,阵阵白烟腾起*,迷蒙了视线*,他甚至都看不清沈璃雪的具体位置了^。

    黑色羽箭一边牵制东方珩^*,一边像长了眼睛一般**,追着夜千泷,沈璃雪射,他们闪到哪里**,箭就紧跟着射到哪里*,眼看着整个房间扎满羽箭,两人被逼进最角落^,没有了可退之处^*。

    “东方珩**^,你快走^!”

    沈璃雪高声提醒着,她和东方珩之间隔着细密的羽箭*,不可能一起离开。

    眼角飘过片片胭脂色,沈璃雪扯下一片帐幔*,对着密密麻麻的黑点横扫而去,飞射而来的羽箭被打落,夜千泷看准机会*,腾空飞起,撞开另一扇窗子*,拉着沈璃雪跳了下去^^。

    屋内白烟很浓^,东方珩看不清具体情形^,大致看到沈璃雪和夜千泷离开了雅间**,他也不再耽搁,转身出了雅门。

    不止他的天字一号房,整个醉仙楼都是乱箭飞射,宾客们哭着,喊着,跑着乱成一团,东方珩自二楼跃下,修长的身形立于混乱的人群中**,清华冷酷^,宛若惊天战神**,锐利的眸中寒光闪烁^,声音冰冷的如同腊月寒冰:“来人**,找出刺客*,杀无赦^^!”

    沈璃雪和夜千泷跳窗后,刚刚落到地上^^^,数以百计的黑衣人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手持长剑*,目光肃杀^^,浓烈的杀气^*,瞬间在四周漫延开来。

    没有喊杀声*,没有沉重的脚步声,他们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持着长剑杀了过来*,夜千泷几掌打过去^,重伤十多人^**,但更多的黑衣人冲了过来*,将夜千泷和沈璃雪隔开。

    沈璃雪伸手夺过一名黑衣人的长剑*,将他踢向一边,旋转着剑柄刺向另一名黑衣人,黑衣人武功不错^^,招招快速,凌厉*^,狠毒*,沈璃雪一人应对十几人^^^,有有些吃力,清冷的雪眸微微眯了起来,难道这些黑衣人是针对自己而来的……

    很快***,沈璃雪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因为,除了刺杀她的十多名黑衣人外^,其他黑衣人全都在围攻夜千泷^,几十个人一起动手*,场面甚是宏大**,夜千泷被他们围在最中间,密不透风^**,沈璃雪透过空隙,隐隐能看到一些凌乱的情景^,却看不真切。

    “夜千泷^*!”沈璃雪一剑刺穿了一名黑衣人的心脉^^,瞬间鲜血飞溅^,血珠迸发间**,她高喊着夜千泷的名字,想确认他是不是还安全^。

    “璃雪*^,我没事^*^,你快走*!”隔着重重人群*,传来夜千泷清澈又有些急促的回答声*。

    听夜千泷的声音*,没什么大碍**!但围攻他的黑衣人这么多**,他一个人*,肯定应付不来**^!沈璃雪暗暗松了口气,快速挥剑将围攻她的黑衣人逼退几步^^,正欲前去帮忙,左右两边突然垂下两排钢钉床^^,快速对着沈璃雪夹了过来,如果被夹到*^^,不死也重伤,钢钉床下落的速度很快,沈璃雪根本来不及逃离……

    呼啸的劲风声近在咫尺*,沈璃雪快速将手中箭横了过来^,清冷的眸中透着丝丝坚定。

    “当当当!”剑虽强硬^,却挡不住钢钉床的连翻狠撞,伴随着清脆的声响^,剑身寸寸断裂***,尖锐的钢钉从左右两边,径直扎向沈璃雪,隔着衣服*,她甚至都能感觉到钢钉散发的阵阵寒意。

    她已经彻底明白,这场刺杀,针对的是她和夜千泷两个人!

    沈璃雪冷冷一笑,双足轻点*,快速跃起,避开了要害*,五脏六腑被刺穿^,她必死无疑^,但腿脚被扎穿*^,她不会有性命之攸^^*,她不怕死^,却不想无辜枉死,更不会让害她之人逍遥法外^*,逃离这里后^,她会快速休养好身体,找出幕后真凶**,为自己报仇^。

    尖锐的钢钉近在咫尺^,沈璃雪咬牙闭了眼睛,腰间猛然一紧,她被人带上高空,下方传来:“砰^!”的一声闷想^*,是两只钢钉床重重撞在一起的声音^。

    若有似无的松香萦绕鼻端*,强有力的心跳声响彻耳边^**,沈璃雪睁开眼睛*,熟悉的英俊容颜近在咫尺,黑曜石般的眼瞳中,清晰的映出她的身影^^*^。

    “东方珩*^^!”他来的真及时*,又救了她一命^。

    东方珩嘴角微微扬起*^,勾勒出一抹温暖的笑*,眼瞳深处,也闪烁着点点柔情,声音如承诺,又如发誓一般*,坚定异常:“有我在,没人能伤你^!”

    沈璃雪震惊的看着东方珩^,他刚才笑了***,她没有看错?

    见沈璃雪不说话^,只是怔怔的看着他^,东方珩勾唇一笑,性感的薄唇轻轻印到了沈璃雪樱红的嘴唇上^^^。

    唇上传来水润的触感*^,男子特有的阳刚气息充斥唇间^,沈璃雪只觉轰的一声,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忘记了应该如何反应!

    漆黑的天空突然燃起了朵朵漂亮的烟花*,照亮了大半个天空**,映着半空中紧紧相拥的年轻男女**,美如一幅无法言喻的绝色画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079》,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079 郡王^,千泷互吃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079并对腹黑郡王妃079 郡王*,千泷互吃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07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