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 渣女勾引安郡王

    皇帝威严的目光望望东方珩&,再看看沈璃雪^,笑道:“珩儿很快就到十八岁成人礼^,璃雪也要及笄了……”

    苏雨婷笑容凝了凝,一言未发,看向沈盈雪,幽幽的目光高深莫测。

    沈盈雪心急如焚,频频去望沈明辉,欲言又止^,心中暗道:“爹,你快阻止啊,千万不能让皇上给沈璃雪赐婚!”

    沈明辉猛然握紧了手中酒杯,点点美酒溢出,洒了一手,沈明辉毫无知觉*,面色阴沉&,皇上果然想为他们赐婚,不行,自己一定要阻止!

    快速站起身&,沈明辉对皇帝,战王深行一礼:“皇上,战王爷,微臣内子刚刚过世,璃雪怕是要守孝三年&?!倍潭桃痪浠?,他说的极是委婉^,就像大臣劝谏&,是善意的劝解与提醒,不是反驳,不会引起皇帝的不满。

    百善孝为先,母亲过世,女儿守孝三年天经地义*,沈明辉这句话说的合情合理^,诸多大臣也连连点头^,非常赞同他的意见&。

    沈明辉微微低头,微笑的目光渐渐凝深,仿佛胜券在握!

    战王瞟了沈明辉一眼:“沈丞相的夫人不是正坐在女宾席上么?沈丞相为何说她过世了*?”

    沈明辉的面色瞬间变的非常难看^,不自然的轻咳几声:“王爷&,臣说的是臣的原配夫人林青竹!”

    “原来沈丞相还有个原配夫人!”原配夫人四字&,战王加重了语气,听到别人耳中^,透着些许嘲讽:“如果没有看到璃雪&,本王都要以为沈丞相现在的夫人就是原配!”

    沈明辉脸上的笑容僵了僵,战王在责怪他,只顾着陪继室^,把原配夫人和亲生女儿丢在青州十五年不管不问:“微臣以为青竹与璃雪已丧身火海*,多年来一直不敢面对伤心地&,故而没再回青州?!?br />
    重重叹口气*,沈明辉满目懊悔:“若知道她们母女还活着,我绝不会离开青州半步……”

    沈璃雪冷笑,眸中满是不屑,沈明辉真是聪明^,明明是个负心汉,却演成了痴情种,十五年不曾踏进青州半步,忙只是借口^,真正的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

    战王看着手中的酒杯,淡淡吐出一句:“沈丞相为原配夫人守孝三年,可本王看沈二小姐的年龄,与大小姐十分相仿,可是二小姐长的比一般人快?”

    一颗石激起千层浪,众人看看沈盈雪,望望沈璃雪&,目光最后集中到了沈明辉身上*,他们记得,沈明辉回到京城,宣称原配与女儿丧身火海*,半个月后,他就娶了太尉府的嫡女雷雅容*,别说守孝三年,就是三个月都没有,故而*^,沈盈雪与沈璃雪的年龄十分相近。

    沈明辉自己没能为林青竹守孝三年^,却要求沈璃雪为林青竹守孝,确是虚伪!

    沈明辉的面色瞬间变了十多种颜色,低了头*,悄悄向雷氏使了个眼色。

    雷氏会意,站起身,对皇帝,战王行了一礼:“战王爷,相爷是青竹姐姐的夫君^,璃雪是青竹姐姐的女儿^,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太一样!”青焰夫为妻纲^,夫君丧妻,是可以不必守孝的&,但女儿丧母,守孝是必须的。

    战王看也没看雷氏一眼*,径直饮下杯中酒,一滴美酒凝在唇上,说不出的刚毅与魅惑:“本王对沈丞相的家事不感兴趣,只是奇怪,皇上和本王只是夸赞珩儿和璃雪相配*,沈丞相怎么突然提起原配夫人的悲伤之事了*?”

    众人瞬间恍然大悟^,难怪战王处处针对沈丞相,沈丞相搅了他的洗尘宴,想想也是,人家回京入朝的洗尘宴,喜气洋洋,你却说些悲伤的话题给人家添堵,人家不讨厌你才怪^*!

    沈璃雪扬扬嘴角,战王嘲讽了沈明辉*,还把罪名都推到了他身上,自己完全置身事外,够腹黑,也够狡猾,不愧是青焰战神,和东方珩有得一比!

    说到东方珩^,沈璃雪抬头望去,却见他端着酒杯,慢腾腾的倒酒,俊颜微微泛红&,显然喝了不少。

    沈明辉&,雷雅容的面色瞬间惨白的毫无血色,他们也感觉出来了*,战王是故意整治沈明辉,可偏偏战王的话说的合情合理,他们找不到任何理由反驳,只得吃下这个哑巴亏。

    “朕和六皇弟只是夸奖珩儿和璃雪是璧人,没有其他意思,沈丞相多虑了&!”皇帝望望战王和沈明辉,冷酷的嘴角,扬起一丝淡淡的笑*。

    沈明辉面色更加难看^,快步走上过道,跪倒在地:“微臣妄加揣测圣恩,罪该万死!”

    皇帝最忌讳别人妄加猜测^,而他不但猜测了^,还愚蠢的被战王牵着鼻子走,险些触了皇帝的大忌&,想想刚才的危险,沈明辉都有些不寒而栗,幸好他说的委婉,没有惹人猜忌,如果语气稍稍强势些^,他已经人头落地*。

    皇帝摆摆手&,目光凌厉着*,不以为然:“沈丞相也是爱妻心切^,朕不会怪罪,何况^,今日是六皇弟的洗尘宴^,诸位举杯畅饮,庆祝六皇弟归来*,府里那些琐事,就不要再谈了&!”

    “多谢皇上^!”皇帝的话听不出是贬还是褒,沈明辉讪讪的站起身^,回了座位。

    入座的瞬间,沈璃雪看到他长长的松了口气,柳眉微微皱了起来,自己和东方珩没被赐婚*,他似乎很高兴*。

    “姐姐!”沈盈雪走到沈璃雪身边,笑眯眯的看着她,美眸中是抑制不住的得意与嘲讽:“姐姐不必担心,三年时间很快就会过去!”

    林青竹早不死,晚不死,偏在沈璃雪要及笄的时候死^,耽搁了沈璃雪嫁人,也给了自己抢夺安郡王的机会,哈哈,连天都在帮自己^。

    三年后,沈璃雪十八岁^,算是老姑娘了*,恐怕没什么青年才俊愿意娶她,自己再用点计策,把安郡王抢到手*,哼&,她肯定会气的七窍生烟……

    沈璃雪微微一笑:“多谢妹妹关心^,不过,母亲是父亲的原配,也算是妹妹的半个母亲,我为母亲守孝三年,也要委屈妹妹一起陪同*&!”

    沈盈雪的笑容瞬间僵硬下来,这个贱人,遇到坏事&^,就要拉自己下水,如果自己真的守孝三年,就算现在抢到安郡王&,也不能嫁给他,三年后,自己也是老姑娘了……

    “当&!”酒杯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声响*。

    众人循声望去,东方珩俊颜微红&,手指轻按着额头,目光有些迷蒙,面前桌上的酒壶被打翻,美酒洒了一桌&,五皇子站在他身旁,手拿酒杯,保持着敬酒的模样&,目光有些怔愣。

    皇帝看着五皇子,皱眉:“你把安郡王灌醉了?”

    “这……”五皇子不解的皱起眉头:“儿臣也没敬他多少杯……”

    东方湛转过身&,望望五皇子和东方珩,笑道:“你们两人的杯子大,一杯抵别人好几杯了,安郡王酒量是不错,但也禁不起你这么灌,你看&,云南王世子也喝的有点多……”

    “本世子没醉!”南宫啸反驳着,俊颜微红,眼神迷蒙,端着一只较大的酒杯,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随着他的走动,不时有美酒轻洒出杯……

    皇帝再次皱眉:“来人^,扶安郡王,云南王世子去宫殿休息!”

    “本世子还没喝够呢,不休息,快给本世子倒酒!”南宫啸摇摇晃晃来到五皇子面前,抢过他手中的酒壶给自己倒酒,身体踉跄着&,他倒酒也没有准头^,倒进杯里的不多^,洒在外面的却不少。

    五皇子嘴角抽了抽,南宫啸敢顶撞父皇,看来是真的喝醉了。

    快速接过他手中的酒壶放到一边&,五皇子抓着南宫啸的胳膊向外拉去:“南宫世子^,我有事请教你&,随我来!”

    南宫啸的酒品一向不好,他喝醉了,肯定会大闹宴会厅,六皇叔的洗尘宴啊,不能被他搅和了。

    “你有什么事请教本世子^?”南宫啸醉眼迷离,神智不清*,走路踉踉跄跄*,还不忘询问事情。

    “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五皇子笑嘻嘻的敷衍着,悄悄加快了脚步。

    子默凭空出现*,扶起东方珩,缓步走向门外&,东方珩俊颜微红,嘴唇轻抿,眼睑微闭着,走路也很踉跄,好似醉的不轻&。

    望着东方珩渐行渐远的身影,沈璃雪蹙蹙眉,他酒量不错的*,这次怎么这么快喝醉了?难道是酒烈,酒劲大?

    太后慈爱的声音突然响起:“璃雪懂针灸&,去帮安郡王&,云南王世子醒醒酒!”

    瞬间,所有美貌女子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沈璃雪身上,太后让她去帮安郡王醒酒^,自己没听错吧&!

    苏雨婷笑容凝了凝,随即恢复正常,微笑的眼眸看向沈盈雪*。

    沈盈雪气的咬牙切齿,沈璃雪去照顾安郡王*?这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沈璃雪一怔:“这……不太合适吧!”她是女子,为东方珩,南宫啸针灸不太方便*,何况,皇宫里有医术高超的御医,要解酒,很简单,不必她动用针灸。

    沈盈雪眼睛一亮,沈璃雪这个笨蛋^,居然拒绝了这么好的机会,笨死了……

    “太医院离的远,太医们赶来需要一定的时间^,那南宫啸酒品极差,等太医们赶到时,他怕是已经将大半个宫殿搅翻天了!”太后微微笑着,和蔼可亲*。

    “这……”沈璃雪还有些犹豫*,暗暗猜测太后的用意。

    太后微笑着劝解:“你是医者,他们是醉酒之人*,只是为他们解酒,没什么不合适!”

    “是*!”太后的话^^,猛然听上去,合情合理*,但沈璃雪总感觉&*,太后是有意撮合她与东方珩,在找理由给他们制造单独见面的机会。

    沈璃雪福身行了一礼,款款的走向门外。

    苏雨婷望着沈璃雪渐渐远去的身影,笑容温和&&,目光却微微凝深。

    沈盈雪恨恨的瞪着沈璃雪*,美眸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贱人,杖着自己会拿那几只破银针,居然收买了太后**,让太后这么帮着她^^。

    安郡王喝醉了酒,神智不清*,她肯定会趁机做坏事的,贱人,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就让她得到了^。

    东方湛温润如玉的目光在沈盈雪和苏雨婷身上淡淡扫过,径直端了酒杯喝酒,嘴角轻扬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似不屑,又似嘲讽。

    南宫啸^,东方珩被扶去了长乐殿,安置在两个房间休息&*,南宫啸是真的喝醉了,神智很不清醒,醉酒药也不吃,将房间里的东西乱砸一通后,坐在圆桌前^^,抓着五皇子&&,要和他比酒量。

    宫女,太监们战战兢兢的站在门口不敢进去*,屋内传来高一阵,低一阵的猜拳声,沈璃雪摇摇头&,南宫啸的酒品,确实不怎么好,有五皇子看着他,他应该不会出什么事的。

    南宫啸房间的对面,就是东方珩的房间,两房相隔着一片大院子^,南宫啸这里闹翻天,东方珩那边也未必听得见^^。

    沈璃雪走进房间时^,内室已经燃起了淡淡的松香,几名宫女对沈璃雪福福身,端着茶具,杯碗等物缓步退了出去^,在床前照顾的子默也快速隐了身形^。

    内室大床上,躺着东方珩,俊颜微红,眼睑微闭着&,均匀的呼吸声轻轻响起,沈璃雪知道,他已经服下解酒丸睡着了。

    东方珩喝醉,安安静静^^,躺在床上就睡,南宫啸却又吵又闹,又踢又打,半点不让人省心,两人的酒品^,一个天下,一个地下,完全没有可比性。

    东方珩已经睡着,不需要她再帮忙,沈璃雪正欲离开,东方珩翻了个身,身上的丝被滑下半截,露出半裸的强健胸膛&,随着他的呼吸*,胸膛高低起伏,惹人遐想。

    喝醉酒的人,果然不懂照顾自己**!沈璃雪摇摇头,走到床前,将丝被向上拉了拉,盖住东方珩魅惑人心的胸口,并解下金色钩子上挂着的粉色帐幔,想遮去些许光亮,让东方珩睡个好觉^。

    突然^,一只大手猛然握住了沈璃雪的手腕,沈璃雪一怔,快速挥手打开,正欲后退,一条丝带紧紧缠到了她手腕上,将她甩进床塌内,粉色的帐幔恰在此时&,无声合拢&,将两人牢宾罩在其中。

    强健的麦色胸膛近在咫尺,若有似无的松香扑天盖地的袭来,小腰被人紧紧箍住,动不了半分&,沈璃雪瞪着东方珩,咬牙切齿:“东方珩,我就知道你在装醉!”

    众目睽睽之下,当着皇帝,战王爷的面装醉离席&,东方珩胆子真不小^^。

    “宴会很吵*,你不觉得这里很安静*?”东方珩依旧闭着眼眸^,低低的回答着,抱沈璃雪的手臂^,不知不觉间又紧了紧*。

    “这是你休息的房间^,当然安静!”沈璃雪没好气的瞪了东方珩一眼,快速去掰紧箍在腰间的手臂:“我还要去向太后复命,你快放手!”

    “宴会才进行一半,太后最少也要半个时辰后才会回永宁宫,你现在去复命太早了些!”东方珩强劲有力的臂膀自沈璃雪身侧环过,将她整个人拥在怀里,双臂也被他禁固了进去,无法再掰他的胳膊了。

    “南宫啸酒品极差**,太后特意叮嘱我要特别注意他,我要去那边的房间看看*,免得他再砸更多的东西,真的把长乐殿搅翻天了……”东方珩武功高强,内力深厚^,沈璃雪半点内力都没有&,唯一能攻击的双臂也被禁固住了,硬闯是闯不出去的&,只好使用迂回计策,让东方珩主动放手&。

    “有五皇子在那里^,出了事也是五皇子负责&,你不必担心?!倍界竦偷偷乃底臹,下巴轻搁在沈璃雪乌黑的头发上,丝丝清淡的香气飘入鼻中&&,极是好闻。

    “东方珩,你是不是很喜欢抱着女子休息?”东方珩在休息时见到沈璃雪,都会把她拉上床,抱着她一块休息,于是*,沈璃雪暗暗猜测,她不在的时候&,他是不是会抱着别的女子入睡。

    “不是^**!”东方珩俊颜微黑*,她把他看成什么人了^^*?

    “不是你就放手^^,我还有事情要做^!”趁着东方珩走神^^^,沈璃雪挣出了双臂,拉扯他箍着她身体的强劲手臂**^。

    “你还想回到那个勾心斗角的宴会厅?”东方珩猛然睁开了眼睛^,墨色的眼瞳中^,闪烁着点点锐利。

    “当然不是^!”沈璃雪摇摇头*,宴会厅里有许多她讨厌的人**^,既然出来了,她就没打算再回去:“皇宫这么大^,我可以四处转转**!”

    “皇宫很复杂,说不定你转着转着,就转进了别人的陷阱^**^!”东方珩看着沈璃雪*,满目正色**,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沈璃雪挣扎的动作猛然停了下来,后宫嫔妃们多是人精,阴谋诡计层出不穷,如果有人存心算计^^,即便是再小心,只要她走动,也会掉进陷阱,静立着不动**,他们就找不到任何机会^*。

    沈璃雪不怕阴谋诡计**,却不想惹些无端的事情给自己添麻烦,战王的洗尘宴又来了这么多家眷^^^,皇宫相对更乱了些^^,她留在这里,确实是最好的选择:“我去窗边睡软塌^!”

    东方珩住到长乐殿是为解酒*,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来人看望他,如果她睡到软塌上,别人会以为,她在尽心照顾^,不会有什么传言*,但如果看到她和东方珩这般亲密的同睡一床*,流言蜚语就会满天飞了。

    东方珩躺着没动,也没有说话^,轻轻闭上眼睛,慢慢松了双臂^。

    沈璃雪抬起头,狐疑看着东方珩,他怎么突然间变的这么好说话了?

    许是真的喝多了酒,东方珩英俊的容颜还在泛红*,眼睑微闭着,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坚毅的脸部线条柔和的如同诗画一般,让人一见再也移不开眼^^。

    沈璃雪撇撇嘴,青焰第一美男子^,果然名不虚传^,这张英俊的脸庞^^^,能迷倒万千妙龄少女!

    “本王脸上长花了吗?”东方珩蓦然开口^,面容淡漠^,眼睑微闭^^。

    沈璃雪一怔,他装醉^*,装睡也就罢了,居然还装闭眼睛^^,故意耍自己^^*。

    嘴角轻扬起一抹悠美的弧度*^^,沈璃雪目光诡异,一字一顿:“你英俊的脸上*,长了一堆桃花!”

    说着,沈璃雪抓起一只枕头*,翻身下了床,快步走到软塌边^^^*,慢腾腾的躺了上去,软塌很大,沈璃雪独自一人睡着^,很是宽敞*^。

    窗子半开着,窗前种着许多鲜花^**^,清风吹过,阵阵香气飘散,沈璃雪躺在软塌上*,吸了几口^,微微皱眉,花香混合的味道,有些浓郁,不及那些清雅香气闻着舒适……

    腰间一紧^^,熟悉的松香无孔不入的飘入鼻中,沈璃雪胸中怒气萦绕*,回头瞪向东方珩:“你不是躺在床上吗**^*?怎么又睡到这里来了?”

    “床上太热了^,这里相对凉爽些^*!”东方珩低低的说着*,声音有些含糊不清,仿佛快要睡着了。

    窗子半开着*,沈璃雪躺在软榻上,能将院中的情形看的一清二楚^^,院中的人也能透过窗子,将软榻上的情况看个大概^^,如果她和东方珩一直这么躺着^,肯定会被人发现^,传出流言。

    沈璃雪翻身坐了起来,伸手去掰东方珩箍在她腰间的胳膊:“东方珩,软榻留给你,我去床上睡^?!?br />
    “床上太热*^^,你还是在这里睡舒适些^!”东方珩稍稍用力*^*,沈璃雪又被拉回他怀里^^,强劲有力的双臂箍的她险些喘不过气^。

    沈璃雪咬牙切齿的瞪着东方珩**,拿过一个东西砸了过去:“东方珩,这个给你!”

    沈璃雪砸的很用力*,带起一阵小风*,东方珩睁眼一看,沈璃雪拿着一只长长软软的枕头**,淡漠、疑惑的目光看向沈璃雪^^^。

    “这只枕头比女子的身体更软更香,你抱着它,肯定睡的更舒适!”沈璃雪嘴角轻勾起一抹笑,很浅,却很诡异,东方珩可能是不抱东西睡不着^^,这只枕头除了没有温度*,非常柔软外**,与女子的身体相差不多,他抱着它*,应该就不会再缠自己了。

    东方珩英俊的容颜瞬间黑了下来,墨色的眼瞳中突地升起两簇怒火^,熊熊燃烧着,似要将人焚烧怠尽^。

    沈璃雪一怔,后背无端的升起一阵寒气*,看着愤怒的东方珩^,心中满是不解*^,她说错什么了吗?

    “啪!”香软的枕头被狠狠打落在地*,东方珩瞪了沈璃雪一眼*,翻身下榻*,头也不回的走到床上躺下^,脸朝里^,背对着沈璃雪^。

    东方珩没有像南宫啸那般大吵大闹,又踢又打^^**,但他的沉默却是在发脾气^*,他的怒气形成一股无形的压力,压的人喘不过气。

    看着粉色帐幔后的修长身影,沈璃雪再次疑惑**,东方珩一向高深莫测*^,喜怒不形于色*,今天怎么会发这么大脾气^*?她刚才也没做什么让人很讨厌的事……

    “安郡王……”清亮的男声传来*,沈璃雪透过窗子向外望去*^,五皇子带着几名宫女*,太监走了过来^^。

    沈璃雪翻身下了软塌****,快速整理自己的衣衫*,发髻^,白玉水晶燕自衣服内露出,垂在胸前^^,沈璃雪猛然一愣^。

    水晶燕戴到她脖颈上的时候*,她就打算还给东方珩*^,但东方玉儿拉着她去了战王府,这三天她又没去圣王府^,就将水晶燕藏在了外衣与里衣之间^,打算今日归还**。

    宴会厅里人太多*,不方便,刚才她急着挣脱东方珩,忘记了^,水晶燕掉出衣服^*^,她方才想了起来^,但五皇子已经近在咫尺*^,她怕是来不及归还了……

    “吱^!”微闭的房门被推开,五皇子微笑着走了进来:“沈小姐**,安郡王如何了**?”

    沈璃雪衣衫整洁,发髻精致,水晶燕再次暗藏到了外衣与里衣之间**,美丽的小脸上,带着浅浅的笑^,轻轻望一眼粉色帐幔后的东方珩:“安郡王已服下解酒丸,睡一觉就没事了*!”

    “那就好*^^*,辛苦沈小姐了^!”五皇子长长的松了口气,脸一垮,毫不避讳的对沈璃雪报怨:“你不知道那个南宫啸有多难缠^,又是喝酒,又是猜拳^,还把大半个房间的东西砸烂了……”

    沈璃雪礼貌微笑:“五皇子酒量真不错,和安郡王***^,云南王世子一起拼酒^^^*,他们都醉了*^^^*,你安然无恙!”

    东方珩的酒量^^^,沈璃雪不清楚*,但南宫啸的酒量^,沈璃雪在回京路上深有体会,独自一人喝了一坛烈酒*,居然面不改色***^,头不昏^^,五皇子能把他灌醉*^,确实很厉害^^。

    五皇子嘿嘿的坏笑两声,四下望望,压低了声音道:“我事先吃了解酒丸*,喝再多的酒也不会醉!”他偷服了解酒丸^,终于赢了南宫啸一次*,看南宫啸以后,还敢不敢动不动就找他拼酒*。

    沈璃雪:“……”五皇子性子虽单纯^**^,偶尔也有点小聪明。

    雕花大床上响起东方珩均匀*、冗长的呼吸声,沈璃雪眸光凝了凝微笑道:“五皇子,安郡王^,云南王世子都已睡下,臣女去向太后复命了^^^!”

    五皇子在这里^^*,东方珩又正在气头上^*,这水晶燕暂时是还不回去了^,等他气消了**^^,自己再来还。

    “耽搁沈小姐时间了,不好意思^^^!”五皇子歉意的笑笑^,侧身站到一边*,给沈璃雪让路^*。

    “多谢五皇子^^!”沈璃雪隔着粉色帐幔^,望了东方珩一眼^,东方珩躺着一动不动*,仿佛真的睡着了,她也没再多说什么*,径直离开了房间。

    沈璃雪走了^^*,东方珩在休息*,五皇子无所事事^,带着宫女^*^^,太监们也离开了^,长乐殿瞬间寂静下来*,微风轻轻吹过,阵阵花香飘散^。

    东方珩翻过身,睁开了眼睛***,墨色的眼瞳^,闪烁着锐利的光芒^,冷声呼唤:“子默!”

    “郡王!”子默瞬间出现在床头*,俯首听令,东方珩锐利的目光望着帐幔顶,一言不发。

    子默一怔,随即明白过来:“卑职遵命!”身形一转,消失在透明的空气中,一阵急风快速刮过,前去的方向,赫然是沈璃雪前往的宴会厅。

    宴会进行大半^,许多喝多的官员*,疲惫的家眷都已离席去休息*^,沈盈雪吊着一只胳膊,慢腾腾的走在花间小路上^,美眸中满是愤恨:

    沈璃雪那个贱人,除了比自己早出生几个月外*,还有什么能比得上自己的,相貌不如自己美^,气质也不如自己高贵*,凭什么她可以名正言顺的接近安郡王^,自己却不能……

    “哎呀*,你小心点儿^^,这可是给安郡王,南宫世子准备的食物^!”娇俏的女声突然响起^,沈盈雪猛然停下了脚步*,心中一喜^,她们刚才在说*,安郡王!

    窥视的目光透过片片枝叶向外望去^,不远处的小路上***,两名宫女端着两大盘水果施施前行*。

    “我一直很小心的^,可是长乐殿离的太远了,这水果又太重,我手有些发颤……”一名年龄稍小的宫女无奈的解释着。

    “再忍忍*^,长乐殿马上就到了*,安郡王住东厢房^^,比云南王世子的西厢房近些*,你就去东厢房送水果*,我去西厢房……”年龄大的宫女轻声安慰着。

    “谢谢姐姐体谅^^*!”年龄轻的宫女喜笑颜开*,不停道谢。

    “进房间时小心些,安郡王虽然喝醉了,人世不醒*,但他是主子^,绝不可失礼……”年长的宫女悉心教育着*^。

    “姐姐放心^*,我放水果时**,会小心再小心^,绝不会吵到安郡王的^^!”年轻宫女嘻嘻笑着^^^,许是心情好^^,力气足**,她们脚下的速度也快了许多,不消片断就消失在沈盈雪的视线中。

    沈盈雪走出茂密的枝枝叶叶^*,看着宫女消失的方向*,目光复杂,皇上和战王爷的意思很明显,遵循那纸婚约,让沈璃雪嫁给安郡王^^。

    这次赐婚被自己父亲搅和了*^,难保没有下次^^*,下下次,她们能搅和一次,两次***,搅不掉十次*,二十次。

    青焰国皇权至上,守不守孝*^*,也就是皇帝一句话的事^^^,自己的父亲再有理*,也没有直言反驳皇帝的能力,说不定哪天^*,皇帝一时心血来潮,就下圣旨让两人成亲了。

    自己要嫁安郡王,只是搅乱沈璃雪^,安郡王的赐婚还远远不够^,必须要主动出击**,让安郡王认可,喜欢上自己,心甘情愿娶自己为妻……

    沈盈雪眼睛一转^,一条完美的计策浮上心头^^,诡异的笑着,快速向宫女消失的方向奔去**,成为安郡王妃的方法*^^,她已经想到了……

    话说沈璃雪出了长乐殿^*,察觉到有人在附近^**,她以为是皇宫侍卫^,便没有在意^,走上了去宴会厅的道路^。

    她走,暗中的人也走*,她停,暗中的人也停*,沈璃雪眉头微皱,有人在监视自己吗?猛然抬头望去*,四下里空荡荡的^,不见半个人影。

    沈璃雪眸光闪了闪,窜进枝叶茂密的小路^,快速向前奔去*。

    她用尽全力奔跑***,暗中的人也跟着跑^^^,并且,暗中那人速度比她快^*,离她越来越近^,眼看着就要跟上了。

    沈璃雪眸光一寒**^*,嘴角扬起一抹诡计得逞的笑,刚才在平地上,眼前的景色一往无际^^,暗中那人可以远远的监视自己,这条小路*,枝叶茂密*,视线被遮挡^,他想再监视自己^,必须要紧跟^*^,自己就可以趁机把他揪出来了。

    沈璃雪猛然停下脚步*^,将所有力气灌注在腿上^,对着身后之人狠狠踢了过去^。

    “砰!”沈璃雪速度极快,那人根本来不及躲避^,胸口挨了她重重一击,一道淡黄色的身影瞬间倒飞了出去*^,摔落在地。

    倒在地上的黄衣女子身材窈窕^*^^,脸上戴着面纱,大半张脸被遮住^,只露出一双寒光闪闪的眼睛,左胸上印着一只浅灰色小脚印^*^,映着淡黄的衣衫,格外嘲讽。

    “你是谁*?为什么跟踪我^?”沈璃雪冷冷望着黄衣女子^*^,监视自己的^,居然是个女的^,她还在自己出手的瞬间避开了要害,身手着实不错^。

    黄衣女子没有说话***,恨恨的瞪了沈璃雪一眼,快速飞身离去,沈璃雪眸光一寒,正欲追赶快^^^^,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沈璃雪侧目望去,沈盈雪一袭绯衣*,胸前半吊着胳膊,扶风若柳,楚楚动人,美丽的小脸上洋溢着抑制不住的喜悦**,加快着脚步款款前行。

    沈璃雪蹙了蹙眉:沈盈雪这么急急忙忙^,兴高采烈的,是要去哪里*^*?

    突然,沈盈雪转过弯*,走上一条青石路^,沈璃雪清冷的眼眸瞬间眯了起来,那是去长乐殿的路。

    如果只是单纯的去长乐殿看望东方珩,沈盈雪不可能独自一人*^^,更不可能这么高兴,她那嘴角的笑容,怎么看怎么怪,沈璃雪也是女子,稍稍想想*,就猜出了沈盈雪的真正目的*^。

    眸光一寒*,沈璃雪就欲奔出去教训人^。

    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光芒,沈璃雪迈出的步子又收了回来*,她现在赶去长乐殿,的确能阻止沈盈雪实施恶毒计策,但她毁不掉沈盈雪想做安郡王妃的意志,更阻止不了沈明辉,雷氏想要妹代姐嫁的龌龊思想*。

    她赶到东厢房*,除了教训沈盈雪一顿**^,回去再被沈明辉数落一顿外,不会再有其他结果^*,如果想彻底断了沈盈雪做安郡王妃的念头,毁掉沈明辉的希望*,必须另想计策^。

    沈盈雪窈窕的身影渐行渐远,很快消失不见*,沈璃雪望着湛蓝的天空*,一条完美的计策渐渐成型,嘴角轻扬起一抹浅淡而诡异的笑,东方珩没喝醉*,绝不会被沈盈雪算计到^^,自己可以放心的去实施计划*。

    太后身体虚弱*,在宴会厅里坐久了,有些头昏*,皇帝是孝子**,亲自搀了太后*^,在皇宫里慢慢走动,皇后,丽妃**,太子^^^^,三皇子都跟在身后面*。

    大道上树繁叶茂**,将阳光遮掩,太后*,皇帝走在下面**,凉风习习,甚是舒适。

    沈璃雪来到花园旁时,就看到这么一副子孙三代^,其乐融融的场景,正考虑着找个合适的机会上前^,太后已经看到了她,和蔼的呼唤:“璃雪*!”

    “臣女参见太后,皇上^,各位娘娘^*,皇子……”沈璃雪快速走到众人面前^,俯身行礼。

    “平身*^^,安郡王和云南王世子怎么样了?”太后笑容满面的询问着,皇帝负手而立,威严的目光看着沈璃雪^,没有说话*,身后的嫔妃,皇子自然也没有言语^。

    “回太后^,安郡王^,云南王世子都已经喝下解酒丸睡着了,不过……”沈璃雪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太后急声询问着,面色微微沉了下来*^**。

    “安郡王在战场上可能有旧伤,眉头一直紧皱着^^^^,臣女医术不精,诊不出郡王伤在了哪里……”沈璃雪轻声回答着*,语气低沉*,好像东方珩身上的伤很重很重。

    “来人^,请陈太医去长乐殿为安郡王诊治*!”太后沉了眼睑*^,沉声下了命令*。

    一名太监领命而去*!

    太后则扶着皇帝的手走上了去长乐殿的路:“哀家去长乐殿看看安郡王!”

    沈璃雪侧身站到一边**,让太后**,皇帝,嫔妃们先行*^^,东方湛走过沈璃雪身边时^*,看了她一眼^**,温润如玉的目光中***,透着丝丝别样的笑意*。

    沈璃雪柳眉微挑,湛王爷倒是个聪明人!

    五皇子,宫女***,太监都已离开^,送水果的宫女,放下果子也离开了,除了门口的守卫^,整个长乐殿只剩下东方珩,南宫啸两人,院内十分清静^。

    沈盈雪随便找理由骗过看守**,进了长乐殿,悄悄走进东厢房,阵阵松香萦绕鼻端,让人心旷神怡,沈盈雪深吸了几口,莲步轻移着****,小心翼翼的踏进了内室。

    内室大床上^,躺着一道修长,挺拔的白色身影^^,半透明的帐幔轻轻遮掩*,看不清那人相貌**,但沈盈雪知道**,那一定就是东方珩*。

    沈盈雪慢慢走近大床^^,望着床上沉睡的俊美男子^,心跳如鼓*,美眸隐隐蒙上一层水雾,终于可以近距离的接触安郡王了**,好开心啊^^,这一幕,以前只能出现在梦中^,今天终于实现了。

    沈盈雪美眸中闪过丝丝幽怨,东方珩,你可知道,我爱你,很爱很爱!可你为何总是看不到我呢?我是青焰第一美女啊,比沈璃雪美多了,也比她更配你,为什么你的视线从不在我身上停留^?是因为那纸婚约吗*?它束缚了你,让你不敢面对我?

    所幸,上苍垂怜,让你,我可以在这种情况下相见^,东方珩*,我愿为你奉献我的一切,过了今天^*,我就是你名正言顺的郡王妃,没人能拆散咱们****。

    沈盈雪纤手一扯,衣带解开,绯色的外衣缓缓滑下*,轻轻飘落在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077》,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077 渣女勾引安郡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077并对腹黑郡王妃077 渣女勾引安郡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07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