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气昏渣母^,情敌对战

    雪园^**,灯火通明,太医已经离开*^,丫鬟们也遣下去一大半*,只留下几名心腹在内室伺候。

    沈明辉站在外室,来回走动着,偶尔停下脚步&^,透过半透明的珠帘^,望向内室中忙碌的雷氏,以及重伤躺在床上的沈盈雪,目光焦急。

    稍顷,雷氏擦着额头虚汗从内室走了出来&*,沈明辉急步上前,问道:“盈雪怎么样了&?”

    “盈雪折断的胳膊已经用夹板固定住&*,没什么大碍,服了药*,睡着了!”雷氏有气无力的回答着,眸中满是疲惫。

    沈明辉暗暗松了口气&,胳膊没事就好,仔细休养几个月,盈雪还是青焰第一美女&*,琴棋书画都可展现……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吵闹^,沈明辉刚刚放下的心*^&,烦燥起来,紧紧皱起眉头:“何人在外喧哗?”不知道二小姐胳膊有伤*,急需静养吗?

    一名丫鬟跑进房间*^,急声禀报:“回相爷&,夫人^,是大小姐……”

    雷氏擦虚汗的动作猛然一顿,微眯的眸中闪过一道阴郁。

    沈明辉一怔&,随即冷声道:“深更半夜^*,她来雪园干什么?”

    “我也不想来雪园,不过,刚才出了件大事,我不得不赶来这里找你们!”沈璃雪踏进房间^,嘴角轻扬起一抹笑,很淡^*,却冰冷蚀骨^。

    “什么大事值得你放弃休息时间,深更半夜跑来雪园?”雷氏淡淡询问着&,端了茶杯品茶,眸中的神色全都掩藏在袅袅的水气中*。

    “看过这几样……东西,爹和夫人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沈璃雪目光清冷**&,声音也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你在故弄什么玄虚?”沈明辉有些不耐烦*&,深更半夜,相府能发生什么大事?莫不是她又闯了祸**,伤了人&*?

    沈璃雪摆摆手*,几名侍卫抬着三具身体走了进来,说她们是身体*^,是因为她们都是人形,但穿着很诡异&,又全都昏迷了过去*,不知是死是活。

    “这是什么东西^?”沈明辉快速退了一步*&,眸中有着浓浓的惊骇,三具身体,一具穿着灰色衣服,衣衫破损处&,露出伤痕累累的肌肤,脸抹的蜡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布满了伤痕,头发凌乱不堪&*,根本看不出她原来的样子^。

    另外两具则一身宽松的白衣,衣服上布满了道道灰尘&,头发脏污凌乱,小脸更是苍白的毫无血色,几点鲜红的血散于苍白的脸上*&,更添几分恐惧……

    三具身体并排躺在一起&*,场面说不出的诡异,望着悲惨无比的三人&^,雷氏没有说话,眼眸轻轻眯了起来*&。

    “这三人是丁嬷嬷&,夏柔&,夏锦&^*,爹和夫人没认出来吗?”沈璃雪冰冷的目光在沈明辉和雷氏身上来回扫了扫^*,嘴角轻扬&,似笑非笑**^。

    侍卫们站在门外*,听的嘴角直抽搐,她们三人被他们打的面目全非,他们认人时*,费了很大力气*,沈丞相,丞相夫人只看一眼,当然不可能认出她们&。

    “丁嬷嬷,夏柔,夏锦^*!”沈明辉一字一顿*,惊讶的目光在三人身上一一扫过,不久前,她们完好无损的在雪园听命,怎么眨眼间就变成了这副模样,难道是……

    “是你*!”沈明辉凌厉的目光径直射向沈璃雪,刚才自己命丁嬷嬷&^,夏柔,夏锦打断她的胳膊*,她固执的反抗&,转身便将她们三人害成了这副模样,哼,她是在恨她们三人*&&,还是在恨自己?

    “璃雪&,丁嬷嬷&,夏柔*,夏锦是我和盈雪的丫鬟&,就算她们犯了错&,你也不能对她们下这么重的手^!”雷氏看着沈璃雪^,语重心长的教育着,一副你不懂事,就会胡乱打人的模样&^&。

    “爹^^,夫人,你们还没问事情真相,就将错误全部怪到我身上&*,未免太过武断*!鄙蛄а┛聪蛏蛎骰院屠资?,目光冰冷如霜:“还是说&,你们清楚事情的始末*,怪罪于我,想要欲盖弥彰*!”

    “你说的什么大逆不道的混话*?!鄙蛎骰砸慌淖雷?*^,桌上的茶杯被震的跳了跳,茶水洒了大半桌:茶色的水面&^,映出沈明辉愤怒的眼眸:“我是你的父亲,会用这种卑鄙无耻的方法陷害你吗*?”

    “老爷*,消消气^&,璃雪年龄小&,不懂事^!”雷氏抚着沈明辉的胸口,轻声劝解着&。

    沈璃雪冷冷一笑:“我无理取闹?你们不听我把话说完就妄下定论^,将所有错误都推到了我身上,被人冤枉,百口莫辩*&*,换作任何一人&,都无法忍受*^&^!?br />
    “我刚才的态度只是一种怀疑**,又没说不听你解释^!”沈明辉愤怒的目光略略闪烁,心里想着&^&,这个女儿真是诡计多端,三言两语就把自己套了进去,将事情拉向她指定的轨道……

    “事情很简单,我离开雪园回竹园&^,经过一处凉亭时^&,突然冒出了三只鬼,我非常害怕,就没控制住情绪,高声叫着*,将巡逻的侍卫们引了过去,侍卫们拿着木棍打鬼,将她们全部打倒后*,仔细查看,看清了她们的相貌^&,正是丁嬷嬷,夏柔,夏锦^!”

    沈璃雪淡淡说着,目光看向沈明辉和雷氏,丁嬷嬷^,夏柔*,夏锦都是奴婢,如果无人指使,肯定不敢装鬼吓自己*,这件事情和他们两人脱不了关系!

    “你说的可是事实?”对沈璃雪的话,沈明辉不太相信,好端端的,她们为何要装神弄鬼吓璃雪?

    “如果父亲不信&^,可问问侍卫们&*,他们赶到的时候*,丁嬷嬷,夏柔&*,夏锦三人正装神弄鬼准备害我!”沈璃雪淡淡说着&^*。

    沈明辉看向侍卫们,不等他询问&^,侍卫首领恭声道:“回相爷,大小姐所言句句属实*,属下们赶到凉亭时**^,这三个假女鬼正准备伤害大小姐……”

    侍卫们赶到凉亭前,丁嬷嬷**,夏柔,夏锦三人已经被沈璃雪的举动惊住&&,保持着同一个姿势,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从侍卫们的角度看去^,她们确实是准备害沈璃雪^。

    “大胆刁奴,居然敢暗害大小姐,把她们全部泼醒^,本相要亲自审问!”沈明辉目光阴沉着*,厉声下了命令。

    雷氏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冷冷扫了沈璃雪一眼^,眸中阴晴不定&。

    “哗哗哗!”一盆盆冷水迎面浇下,丁嬷嬷^,夏柔&,夏锦三人瞬间成了落汤鸡,昏沉的头脑被惊醒,阵阵冷风透过湿透的衣衫渗入肌肤,三人全身冷的彻骨**,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带着满身狼狈,茫然的坐了起来&^&。

    “大小姐,相爷&,夫人!”望着熟悉的环境^&,熟悉的人,丁嬷嬷三人惊的目瞪口呆,脑海中闪过昏迷前的情形^,三人更是震惊的难以言语^,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她们把事情搞砸了!

    “你们做的坏事,是自己招,还是让我说?”沈璃雪看着丁嬷嬷三人&,嘴角轻扬着,似笑非笑。

    看着她的笑容,丁嬷嬷三人只觉一阵冷气渗进后背^&,瞬间到达四肢百骇&,这位大小姐^^^,面对相府的每一个人,都会展露出这种明朗笑容,但她笑容越璀璨,害她之人的下场就会越惨^。

    “大小姐,奴婢不明白您的意思*^!”丁嬷嬷低低的说着*,低了头,不敢看沈璃雪的眼睛*^*,害人的事情*,绝不能承认*,一旦坐实害主罪名*,她们三人就死定了。

    “不明白?那我就再说的清楚点&,你们在凉亭里装神弄鬼吓我,是受何人指使唤?”最后一句*,沈璃雪加重了语气&&,寒意逼人,冰冷蚀骨^。

    丁嬷嬷身体一震,随即回过神&,不死心的狡辩:“奴婢们是路过凉亭,并非有意吓大小姐……”言外之意,是沈璃雪胆小,才会以为她们是鬼&,被吓到^*。

    “是啊是啊,奴婢们只是路过凉亭,没有吓大小姐的意思**^!”夏柔**,夏锦年纪轻^,没以历过这种场面^,被吓的不轻,凡事以丁嬷嬷马首是瞻^,丁嬷嬷说什么&,她们都随声附和。

    “丁嬷嬷在我身边二十多年&,夏柔*、夏锦也跟在盈雪身边五六年了,她们三人的品性,我非常了解*,她们不会做这种伤天害理之事*^?!崩资锨崆崴底?,声音不大,语气却十分坚定,也让沈明辉知道了她的心思*&*,她要保下丁嬷嬷三人。

    “璃雪*,会不会是你太累,看错了?”沈明辉微微皱起眉头&&,耐着性子询问,这个女儿,就会惹麻烦,这次居然拿雅容和盈雪的得力丫鬟大做文章^&,真是半点不省心。

    “我有可能看错,这么多侍卫,也都看错了吗?”沈璃雪挑挑眉,冷声反驳雷雅容和沈明辉**,在这么多人证面前*,他们居然想狡辩着反咬自己一口,真是无耻!

    “大小姐*^,您是主,侍卫们是仆,您的意思,他们当然不会忤逆……”局面有些偏向丁嬷嬷三人,丁嬷嬷的胆子也大了起来,暗责沈璃雪&^^。

    “丁嬷嬷是说,我买通了侍卫?”沈璃雪冷冷一笑*^,目光轻轻扫过门口面色微变的侍卫们:“且不说侍卫人数众多*^,全部买通需要花费极大的财力,物力,丞相,夫人都在^,他们才算是相府真正的主人^,侍卫们也与他们接触最多*,丁嬷嬷觉得,侍卫们是听我的*,还是听他们的?”

    丁嬷嬷面色微变:“或许^,只有一两名侍卫被买通了,其他人是被他们煽动……”刚才是她疏忽了&,不该将那么多侍卫牵扯进来,事情一复杂,局面就不太好收拾*。

    “禀相爷,夫人^&,卑职们?;は喔侵霸?&,绝对没被大小姐贿赂&^、买通,卑职们赶到凉亭时^,亲眼目睹丁嬷嬷三人^,装鬼害大小姐,绝对没有做假煽动!”被人冤枉,侍卫们义愤填膺*,侍卫首领身先士卒&,将实情上报沈明辉*,证明他们的清白。

    “丁嬷嬷,你们还有何话说&*^?”沈璃雪挑眉看着丁嬷嬷&,死到临头,还嘴硬,这次人证据在^^,看她们还怎么狡辩。

    “奴婢,奴婢……”丁嬷嬷眼睛转动着^,急思说词。

    沈璃雪看一眼阴晴不定的雷雅容^^^,淡淡道:“那个凉亭是回竹园的必经之路,无论你们去雅园^&,雪园,还是回你们的住处,都不会经过那里&^,不要告诉我,你们准备去竹园看我,或送东西^,我和侍卫们看到你们时,你们手里什么东西都没有***!?br />
    “大小姐开恩^,开恩?**!”人证具全,事情无法再欺瞒,丁嬷嬷跪在地上*,不??耐非笕腲*。

    沈明辉的面色,阴沉的可怕,沈璃雪是他的女儿,相府大小姐^,要教训*,也只有他能教训,丁嬷嬷,夏柔^,夏锦不过是低贱的奴才,私下动手教训璃雪*,分明是没将自己放在眼里^!

    “是谁支使你们这么做的?”沈璃雪冷冷望着三人*^,丁嬷嬷三人只是奴才下人,若是无人指使**,给她们一百个胆子^^,她们也不敢暗害自己*^。

    “没有人支使,是奴婢们看二小姐被大小姐重伤,心里有些气愤,方才装鬼吓大小姐的……”丁嬷嬷战战兢兢**^,磕头求饶*。

    自己承担了罪名,主子会看在自己忠心的份上,善待自己家人*^,运气再好些^,自己可免去一死**^^,如果真的供出幕后主使唤*^^,自己会没命,更会连累家人受害。

    沈明辉阴沉的面色渐渐缓和下来^,原来她们是为盈雪报不平^^,行为虽然激烈了些*,也是忠心护主^!

    “爹^,在相府^*^,下人蓄意伤害主人性命,会是什么惩罚^?”沈璃雪微笑着看向沈明辉,目光清澈,丁嬷嬷三人暗害自己,他不但不生气^,好像还很欣慰^*,自己就让他亲自重罚丁嬷嬷三人,看他还怎么欣慰*。

    沈明辉好转的面色^,瞬间又阴沉下来**,硬着头皮答道:“下人故意谋害主子^*,当然是死路一条!”这条规距不是他定的^^,而是青焰皇室定下的^^^。

    众目睽睽^,丁嬷嬷三人犯了这条死罪,就算他不怪她们,也不能救下她们^,忠心?;び┑难诀?,嬷嬷**,却不能留下^*!

    “璃雪^*,丁嬷嬷是我身边的老嬷嬷了**^,相府许多事情都是她在掌管^**,就算要判她死罪*,也要缓几天**,让她把相府的一些事情与人交接清楚……”

    雷氏突然开了口,语气十分坚定*,不是在商量事情^,而是在命令沈璃雪*,不能立刻处死丁嬷嬷^。

    丁嬷嬷心中一喜**,面上却十分悲伤难过:“奴婢有负夫人的重托*^,定会将相府大小事情细细交待给下一位嬷嬷^^,让她助夫人管理好相府^,奴婢在黄泉之下也可以瞑目了……”

    一番话说的凄凄惨惨,见者伤心,闻者流泪*^,就连刚才痛恨丁嬷嬷的侍卫们^,也动了几分恻隐之心^,纷纷看向沈璃雪*^,大小姐会同意放人吗*?

    沈璃雪微微一笑:“夫人,相府的事情是丁嬷嬷在主管*,别人协助,那协助之人对相府肯定也是了解的*^^,拿了账本就可以接管相府事情**,丁嬷嬷是您最得力的助手,她犯了错^*^,您更要严厉惩罚,方显您的公平大度^,和蔼可亲***^,如果耽搁了时间,丁嬷嬷趁机溜了,您会被贯上徇私舞弊**,包庇罪犯的罪名,到时^*,您的清誉,会毁于一旦……”

    雷氏^**^,丁嬷嬷都是人精,延缓处死的时间,让丁嬷嬷趁机逃命*,开玩笑,她可没那么愚蠢。

    众人看雷氏的目光^,多了几分思量,大小姐说的*,确有几分道理^,丁嬷嬷犯了重罪,不能姑息^*。

    丁嬷嬷的脸瞬间变的十分苍白,嘴唇哆嗦着*^*,身体轻轻颤抖,目光频频看向雷氏*,夫人会想其他办法救下自己吗*?

    雷氏的脸色瞬间变的非常难看,她的计策被沈璃雪看穿^,还堵的她哑口无言**^,丁嬷嬷是救不下了。

    “夏柔*,夏锦是盈雪的贴身丫鬟,最是熟悉盈雪的起居习惯*,如今盈雪重伤在身,暂且留下她们两人服侍,等盈雪好了*,再惩罚她们如何*?”雷氏的语气没那么强硬了*^,隐隐透着点商量的味道!

    “夫人**,夏柔,夏锦心性恶劣,装神弄鬼的吓唬人,我身体健康^*^,心思坚定*,没被她们吓住*,盈雪妹妹胳膊受了重伤,是禁不起吓的,万一她们两人伺候盈雪时装神弄鬼,盈雪的伤势肯定会加重……”沈璃雪轻轻说着*,如愿看到雷氏^,沈明辉越来越黑的脸*。

    沈盈雪被打断骨头*,没几个月是痊愈不了的,夏柔*,夏锦跟在她身边伺候*^^^,随时都可以‘立个大功’**,抵消罪过*,对敌人,要毫不留情的彻底打倒*^,否则^*,等她们翻了身,倒霉的可就是自己了,沈璃雪可没这么愚蠢,委屈自己给别人翻身的机会。

    丁嬷嬷,夏柔*^^,夏锦三人瞬间面如死灰,脑中不时回荡着一个声音**,她们要被处死*,要被处死了……

    沈璃雪看向丁嬷嬷三人,淡淡道:“我本想着你们是夫人和盈雪妹妹的丫鬟,只要承认了错误*,就罚你们半年月钱^^,没想到你们这么冥顽不灵**,一直拿脏水往我身上泼^,心性如此恶劣^,当真是留不得……”

    夏锦一怔,猛然抬头看向丁嬷嬷*,死灰般的眸中充满了愤怒:“都是你这个笨蛋闯的祸,大小姐询问时*^,你实话实说不就行了*^,干嘛撒谎^,我们的命都被你撒进去了……”

    “都是你,都是你害了我们……”夏锦扑到丁嬷嬷身上^,对着她连踢带打,丁嬷嬷年老体弱,又受了重伤*,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一张老脸来回转动着^^,歪过来,又歪过去:“我打死你*,打死你……”

    “你个小蹄子,出鬼主意的是你,东窗事发了**^^^,凭什么怪到我身上!”丁嬷嬷反应过来^,双手左右开弓,狂扇夏锦耳光,夏锦毫不示弱,两只小手张牙舞爪的拍打丁嬷嬷^*,场面极是混乱*^。

    “来人^,把她们拉开^*!”沈明辉喉咙一阵干涩,忍不住轻咳几声,面色阴沉着**,这些下人真是无法无天了……

    沈璃雪心中冷笑*,沈明辉也不想想^^,丁嬷嬷,夏锦被判了死刑**,马上就要没命了^*^,哪还会再怕他这个丞相。

    侍卫们走上前^*,将丁嬷嬷,夏锦拉开*,夏锦哭喊着^^,挣扎着^,求救的目光看向沈璃雪:“大小姐*,我招*^,我全部都招,求你放过我吧,指使我们害你的人是……”

    一块破布飞快的塞进了夏锦口中*,堵住了她即将说出的人名^,夏锦呜呜的叫着,拼命挣扎^,想要吐出破布*,说出真相^*^,挽回性命^^。

    夏柔看向沈璃雪^^,这位大小姐确实聪明^,一招离间计*,就让夏锦窝里反**,还准备将所有事情招供,她们都太小看这位乡下来的大小姐了*,低估了她的能力,才会被逼上绝路……

    沈璃雪冷冷望向雷氏:“夫人为何不让夏锦说出幕后主使?难道夫人在害怕什么?”

    “你没看到夏锦已经疯了吗*^^?她说的话,还能相信^^?”雷氏神情微傲**,冷声命令:“来人,将夏锦拖下去,杖毙*^!”背叛主子的下场*,就是死路一条!

    “多进来几个^^,把丁嬷嬷,夏柔一起拖下去杖毙!”沈璃雪漫不经心的说着**,对上雷氏凌厉的目光,故做不知道:“丁嬷嬷*,夏柔*^*,夏锦犯了同样的错误^,难道不应该用同一种刑罚?”

    雷氏面色平静,心中却翻起了惊涛骇浪,纤手紧紧握起*,指甲深深的嵌入肉中^**,沈璃雪早就知道自己不会让夏锦说出真相^^,她背叛了自己*,自己定会处死她^,而沈璃雪就趁机落井下石,逼自己用同样的方法处死丁嬷嬷和夏柔*!

    真是聪明的贱人!

    命令已下*,再无更改的可能,侍卫们走上前来**,将丁嬷嬷**,夏柔*^,夏锦拖了下去,丁嬷嬷,夏柔都是聪明人**^^,没有多说什么**,眼泪汪汪的看着雷氏:“夫人*^^,奴婢们犯错,与家人无关^,请夫人不要怪罪奴婢们的家人!”

    “我有分寸*!”雷氏冷冷说着^^,目光阴沉*,她得力的嬷嬷^,丫鬟又将再死几个^,长此下去^,她的心腹,肯定会被沈璃雪斩杀干净!

    夏锦心肠很直^,没有丁嬷嬷^,夏柔这般会看眼色,一心只想着自己活命*^,拼命对沈璃雪点着头^,眼眸中大颗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仿佛有很多话想对沈璃雪说*。

    沈璃雪目光望向一边*^,装没看到*,丁嬷嬷^*,夏柔从旁做证**,仅有夏锦的指证*,根本扳不倒雷氏*^,说不定还会被她反咬一口**,说自己陷害她^*,到时**,丁嬷嬷^*,夏柔就会成为功臣*,免去死罪继续做下人^,这可不是沈璃雪想要的结果^。

    “愣着干什么*,拉下去^,杖毙!”雷氏冷声下了命令*,冷冽的目光看向夏锦**^^,眸中闪过一丝嘲讽^*,为了活命^*,想出卖自己^^,愚蠢至极!

    丁嬷嬷三人被拖了下去^,片刻之后,外面响起阵阵板子以及三人痛苦的哀嚎声,沈明辉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雷氏的面色也非常难看,看沈璃雪的目光,犹如千年寒冰*,冰冷蚀骨,一介女流,在那种阴森恐怖的气氛下看到鬼,没被吓死,也没被吓傻,而是毫无畏惧的让侍卫将‘鬼’抓了起来**,自己和丁嬷嬷研究的计策,不但没能为盈雪出气^,还被她反将一军*,逼迫着自己亲自下令杖毙丁嬷嬷她们*。

    真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

    沈璃雪径直端了茶杯,气定神闲的以杯盖轻触水面上的茶叶,热气袅袅间**,沈璃雪沉了眼睑*,丁嬷嬷**,夏柔^^、夏锦死亡*^,沈盈雪胳膊重伤*^,雷氏肯定会有所顾及*^,短时间内***,不会再找自己麻烦。

    自己也要想个办法,尽早摆脱这种被动的局面,虽说自己不怕她们设计陷害^^,但天天被算计*,真的很烦人*。

    屋外的痛呼声彻底消失^^*,一名侍卫走进房间*,恭声道:“禀相爷*,夫人*^,大小姐^,被行刑的丁嬷嬷,夏柔^、夏锦三人已经杖毙^!”

    “把尸体扔到乱坟岗吧!”沈明辉有气无力的说着^,眸中满是疲惫:犯错被处死的下人,是没有资格被埋藏的。

    “是!”侍卫领命而去*^^。

    “夜深了,我就不打扰爹和夫人休息了,告退!”沈璃雪站起身^^,缓缓向外走去*,丁嬷嬷三人是雷氏的心腹^,如果她提前回竹园*,说不定雷氏会私下放水*^^,留她们一条性命**,她坐在雪园看刑^^,就是为了确保那三人真的被杖毙!

    一次失去三大心腹*,雷氏^,沈盈雪肯定非常气愤,又不敢轻易找自己麻烦,心里肯定非常郁闷……

    “夫人*!”身后传来一阵惊呼,沈璃雪回头一望,雷氏倒在了地上,眼睛紧闭着,面色苍白的毫无血色*,嘴唇也抿的紧紧的**^,不知是累昏的,还是气昏的^。

    望着倒地昏迷的雷氏*,沈明辉面色阴沉*,冷声道:“夫人劳累过度^,快请府医^!”仰头望向满天繁星,重重叹气,相府的倒霉事^,越来越多了*!

    东方珩,夜千泷回到圣王府^*,站在大片房屋前*,东方珩负手而立:“这些房子都是空的*^,你可随便挑一间居?*?^^!”声音轻轻的,淡淡的***,公事公办一般^,没有丝毫感情^。

    “我住那间!”夜千泷将所有院落扫视一遍,快步向一座小院走去^^。

    东方珩看了那小院一眼*^*,目光转向夜千泷^^,那间院落**,距离自己的院子最近,自己进出圣王府*,都要经过那座小院^^,如果璃雪来圣王府^,也要经过那座小院^^,夜千泷选中那里居*^,不是巧合。

    “夜千泷*^?”东方珩冷冷的呼唤^*。

    “什么事**?”夜千泷停下了脚步*,却没有转身。

    “你的玉佩!”东方珩手指轻弹*^,一枚绿色玉佩飞向夜千泷**。

    夜千泷伸手接下,温润的触感自掌心传来*,他修长的身躯微微一震*,随即,紧握着玉佩*,一言不发的大步向小院走去*^。

    东方珩墨色的眼瞳幽深似潭*^,见到璃雪时^,夜千泷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和自己回圣王府的路上,他却一言未发,可见*,除了璃雪外,他不喜欢与别人说话。

    他送璃雪的玉佩被自己还回*,没吵也没闹,拿着玉佩就走了*^,自制力^^,忍耐力很高^,这样的人,即便心思单纯^,也绝不是傻子,夜千泷,越来越让人看不透了。

    子默凭空出现*,恭声道:“郡王*^^,您今晚……”

    “住圣王府!”东方珩淡淡说着,大步走向夜千泷消失的方向*^。

    望着东方珩消失的身影**,子默嘴巴张了张,却什么都没说出来,千言万语化为一声轻轻的叹息*,黑色的身影瞬间隐没在暗黑的夜里^^。

    翌日*,东方珩走出房间时,夜千泷已经坐在小院门口了,手中拿着沈璃雪的丝帕*^,他的玉佩^,目光频频望向大门的方向。

    侍卫们请他吃早膳***,他不吃*,给他端茶,他不喝*,就这么直直的坐着*,看向圣王府的大门^,清澈的眸中闪着浓浓的期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太阳越升越高*,他期待的那道身影^,始终都没有出现**^,清澈见底的眼瞳中隐隐闪过几分失落。

    “东方珩,你在不在^,本世子有急事找你^**!”伴随着一道清朗的笑音,俊美如妖孽的南宫啸出现在圣王府二门*。

    “什么急事?”东方珩坐在凉亭里*,轻抿一口清茶,漫不经心的询问着^***。

    “就是关于……咦*,他是谁?”南宫啸看到了坐在门口的夜千泷*,绝色的容颜,清澈的眼眸^,如莲花般纯净的气息^^,让他无比嫉妒,一个东方珩已经快让他自惭形秽了*,如今又来了个和他差不多俊美的,这世间*,怎么这么多妖孽?

    “你叫什么名字*?”南宫啸瞬间来到夜千泷面前^^,笑嘻嘻的询问着*^^。

    夜千泷看了南宫啸一眼,没有说话,清澈的目光透过南宫啸**,看向王府门口^,璃雪怎么还不来^^。

    “你是哑巴*?”南宫啸眨眨眼睛,得出结论*,妖孽的容颜,俊美的让人移不开眼*^。

    夜千泷看也没年地南宫啸一眼,目光依旧望着门口*,一言不发*^。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南宫啸挑挑眉毛**^^,心中无比畅快,得意的轻摇着折扇,长的俊美又如何,是个哑巴,比自己这个正常人差了点儿。

    东方珩望了夜千泷一眼:“他才不是哑巴^!”他是在等璃雪*^,懒得理别人。

    “??!”南宫啸重新审视夜千泷*,不是哑巴,却不说话,自己说他,他也不反驳……

    南宫啸眼睛猛然一亮:“难道他是傻瓜?”

    不远处守卫的侍卫们听的嘴角连连抽搐*,不是哑巴^,就是傻瓜**,这云南王世子*^^,就不盼着人家好。

    “你,说对了一半**!”东方珩端杯品茶,眸中的情绪全部隐于袅袅水气中^。

    “东方珩^,你从哪里捡来这么个小傻瓜?”南宫啸迈步走进凉亭,坐在东方珩对面。

    在他的印象里,东方珩可不是慈悲之人^,这次居然大发善心*,捡了个小傻瓜回来,捡傻瓜也就罢了^^,还捡个这么俊美的^,让他这青焰第二美男子情何以堪*。

    “他不是本王捡来的*!倍界竦底臹*^,眸子如古井,平静无波,又深不见底*^。

    “不是你捡来的?那他怎么会出现在圣王府*?”南宫啸轻摇着折扇^,目光频频瞪向夜千泷*,容颜俊美*^,是个半傻^*,比自己逊色这么一点儿点儿……

    “璃雪^!”呆呆坐立的夜千泷眼睛突然一亮*,嘴角轻勾起一抹纯净的笑,站起身^,快速向门口奔过去^^。

    东方珩,南宫啸看向夜千泷奔跑的方向***,一袭水绿襦裙的女子走进二门,明媚的脸庞^,璀璨的笑容,正是沈璃雪***。

    “璃雪*!”夜千泷速度极快^,眨眼间就到了沈璃雪面前,伸手去抱她*^,清澈的眼眸^,纯净的笑容*,让人不忍拒绝*。

    “嗖*!”一只茶杯凭空飞来^,打向夜千泷的手腕*^,夜千泷躲避的瞬间,一袭白衣已经挡在了他和沈璃雪之间*^。

    抬头,正对上东方珩幽深的墨色眼瞳*,夜千泷怒气冲冲:“东方珩,又是你*!”每次他快要碰到璃雪时^,都会被东方珩搅和^。

    “夜千泷*^,过了一晚,你就不记得本王说过的话了吗^**?”东方珩冷冷的看着夜千泷*,沈璃雪是他的未婚妻,夜千泷不能亲近她**。

    “夜千泷!”听到这个名字*,南宫啸喝到口中的茶水瞬间喷了出来,呛的连连咳嗽*,邪魅的眸中满是震惊:西凉太子夜千泷就是面前这个傻瓜?

    “璃雪*^!”夜千泷可怜兮兮的看向沈璃雪。

    “东方珩,千泷性子单纯,你又不是不知道,就不要再欺负他了!”沈璃雪拉开东方珩^,出现在夜千泷面前。

    东方珩欺负夜千泷^?南宫啸满目震惊**,眨眨眼睛,仔细看,夜千泷看着沈璃雪笑容满面*,东方珩在一边站着*,面色阴沉的可怕,是夜千泷装傻算计东方珩吧^。

    想不到东方珩这青焰腹黑神,会被一名小傻瓜算计^^,若是传扬出去,他这青焰战神的名号恐怕要易主了……

    南宫啸得意的想着*,轻摇折扇^,不过^,东方珩*,夜千泷都站在沈璃雪身边,自己再想凑上去^,有点难……

    “璃雪^,你怎么才来*^,都要中午了?”夜千泷天不亮就在这里等了*^,坐了好几个时辰^,才等来沈璃雪^*。

    “相府有些急事,我刚刚处理完*!”沈璃雪笑着敷衍^,昨晚丁嬷嬷三人的事情^,闹到很晚才结束,她回到竹园时*,天都快亮了,本想着闭闭眼睛就来圣王府^,没想到一觉睡了过去,不久前刚醒^。

    “夜千泷^,璃雪已经来了圣王府^,那条丝帕,你该还给她了^!”话未落^,东方珩已抽出夜千泷手中丝帕^^,塞进沈璃雪手里**,同时,将一件戴到沈璃雪脖子上:“这个送给你^!”

    东方珩动作很快*^,沈璃雪根本来不及拒绝*,白色的丝线轻触着肌肤*^,冰冰凉凉的*^,沈璃雪低头一望**^,丝线最下端穿着一只展翅飞翔的水晶燕^,晶莹剔透^^,雕刻的栩栩如生*^^,猛然望去***,就像真的一样。

    “为什么送我这个?”沈璃雪不解的询问,这只水晶燕是以极品美玉雕刻而成*,价值连城^,整个青焰**,找不出几只来。

    东方珩轻咳一声:“这只白玉水晶燕很配你今天的衣服!”

    “璃雪*^,我的玉佩也送你!”说着^,夜千泷笑容满面的将玉佩塞向沈璃雪的小手*。

    沈璃雪轻轻一躲**^,避开了那块玉佩*^,夜千泷满目委屈:“为什么要他的水晶燕,不要我的玉佩?”

    “你的玉佩是西凉皇室所有*,不可轻易送人!”沈璃雪郑重回答着*^,至于东方珩的水晶燕^^,她也没打算收*^。

    “夜千泷,你在圣王府是不是住的很不舒服?*?*^?”南宫啸摇着折扇走了过来^*,妖孽的脸上带着欠扁的笑,他已经看出事情的始末了^,当然要横插一脚*^。

    “嗯,不舒服*!”夜千泷毫不客气批评着,每当他和璃雪见面的时候^,东方珩都会出来搅局****。

    “那你要不要去我的别院住几天?”南宫啸摇着折扇,嘴角勾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事情在往他预想的方向发展*^。

    “不去**!”夜千泷想也没想,一口回绝*^。

    “为什么?”南宫啸一怔,刚才他还回答的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变卦了?

    “你的别院里没有璃雪!”夜千泷毫不避讳,璃雪说他住在圣王府,就来看他,如果他去了别院,她就不会去看他了。

    沈璃雪一怔**,纤手揉揉额头,千泷还真是长不大的孩子。

    东方珩面色微沉,锐利的眸中隐有冷光闪烁^。

    南宫啸气的咬牙切齿,这个小傻瓜*,看不出来沈璃雪是特意来看他的吗?他去哪里*^,沈璃雪也会去哪里看他啊^,脑子怎么都不会转圈*,真是傻瓜*^。

    “珩堂兄*^,珩堂兄……”一声高呼突然响起^,一袭红衣的东方玉儿笑容满面的跑进院子*^^*,美丽的小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珩堂兄*^,皇叔回府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074》,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074气昏渣母*^^,情敌对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074并对腹黑郡王妃074气昏渣母^*,情敌对战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07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