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 放狗整渣男

    客厅,沈明辉端坐在主座上^,目光严厉*,不苟言笑。

    雷氏坐在他右侧^,仪态万方&,端庄贤惠^,沈盈雪,沈采萱&&,赵姨娘等人按照尊卑依次坐在下首,眸中有些彷徨*,又带着几分期待。

    沈璃雪缓缓步走进客厅,目光扫过沈明辉&,雷氏^,落在了沈盈雪身上,她胳膊伤的不轻,上药包扎好,缠着厚厚白布,看自己的眼神暗带着愤怒与怨恨*。

    在相国寺^,沈盈雪诬陷自己害她受伤,没有得逞&,难道又一状告到了沈明辉这里,后院男主人,女主人,嫡女^,庶女,姨娘在客厅聚这么齐,是为审判自己?

    “爹,夫人!”沈璃雪走上前&,微微福身。

    回到相府后,沈璃雪一直称呼雷雅容为夫人^,从没像沈采萱&,沈采云那般称她为娘^,不过,她也没纠正或追究,两人在称谓上相安无事。

    沈明辉淡淡答应着,看沈璃雪一眼:“坐吧!”

    “是&!”沈璃雪柳眉微挑,人聚齐不是为审判自己^,那又是为什么?

    带着重重疑惑,沈璃雪走到沈盈雪前面的嫡长女位子上坐下,对她望自己的愤怒眼神视而不见,径直端了茶杯品茶&。

    沈盈雪没有知难而退,反而凑了上来,连嘲带讽:“姐姐明明走在我的前面,怎么比我晚到相府^?”

    “妹妹坐马车,宽敞快速*,我第一次骑马,有些不太适应,中途歇了几次,落在了妹妹后面!”沈璃雪微微笑着*,别有深意^。

    沈盈雪气的咬牙切齿,贱人^*,明明是勾引安郡王耽搁了时间,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皇。

    “沈丞相!”伴随着一声清雅的呼喊&,一名五十岁左右的男子出现在客厅门口,一袭白袍纤尘不染&,白发轻束,白须冉冉,手持拂尘&,飘飘似仙。

    “大师,相府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沈明辉急步迎了过去,威严的脸上带着谦虚的笑*,严肃的眸中,却闪烁着苦涩不堪。

    沈璃雪一怔^&,沈明辉居然请人来看相府的风水布局^,他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迷信了?不经意望到了沈盈雪,却见她的目光停留在那道士身上,嘴角轻扬着一丝若有似无的冷笑。

    沈璃雪的眼皮跳了跳,心中升起一股很不详的预感,细细打量白袍道士,只见他满面和蔼^,仙风道骨,气度超然,猛然望去*,很像传说中的神仙……

    “相府布局旺官旺财^,沈丞相的官路应是一帆风顺*,不该有这么多麻烦事……”白袍道士捋着胡须轻轻摇头,满目不解:“最近相府可曾来过什么特殊的人&?”

    特殊的人?沈明辉沉了眼眸&&,将最近接触过的人一一排查^,轻轻摇头:“本相在朝中接触的都是往日同僚,下朝便回相府,基本没见过什么特殊之人……”

    “这就怪了?!卑着鄣朗糠鞒厩嵫?,拂过一角衣袂^,皱眉思索间,看到了嫡长女座位上的沈璃雪,目光黯了黯,问道:“这位小姐也是相府千金吗?”

    “她是本相的长女沈璃雪,刚从相国寺回来!”沈明辉看一眼沈璃雪,轻声解释着,眉头依旧紧皱,思索着相府走下坡路的原因。

    道士的目光牢牢的落在沈璃雪身上:“沈丞相,不知令千金的生辰八字是&?”

    “丙寅年九月初六?!鄙蛎骰运婵诒ǔ錾蛄а┑纳桨俗?,看道士的神色有些不对&,疑惑道:“难道这八字有问题?”

    沈璃雪端着茶杯品茶,美丽的脸庞隐在袅袅升起的热气中&,说不出的神秘,嘴角轻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似浅浅的嘲讽,她隐隐猜到他们的目的了&。

    白袍道士没有说话,径直看向沈盈雪:“这位千金也是沈丞相的嫡出千金,名叫沈盈雪?!?br />
    沈明辉脑中飞快的闪过什么,眼皮猛然跳了起来:“大师,难道是璃雪和盈雪有问题?”

    “也是,也不是!”白袍道士捋捋胡须,给出一个没棱两可的答案。

    “本相愚钝,请大师明言!”沈明辉急着知道答案,不想再多兜圈子,对白袍道士行了一礼*。

    白袍道士轻扬拂尘*&,高深莫测:“相府之所以接二连三出事,不是因为府内布局,也非生辰八字出事,是因璃雪和盈雪小姐名字相克!”

    众人瞬间哗然&,纷纷望向沈璃雪和沈盈雪,大小姐,二小姐名字相克?

    沈璃雪端着茶杯,暗暗挑眉&,她还以为道士会说她和沈明辉八字相克,命格不合呢,没想到居然是和沈盈雪名字相克,这世间,有名字相克之说?真是奇闻怪事*。

    “璃雪,盈雪,这两个名字竟然相克*^,愿闻其详!”沈明辉一记冷眼扫过*,窃窃私语的客厅瞬间安静下来*&,庶女,姨娘们的目光全都集中到白袍道士身上,静听他的答案。

    “所谓一山不容二虎,越是尊贵的府邸^,府内主人的名字越不能太过相似^,若两位千金叫雪璃,雪盈,最后的主字不同,倒也罢了,偏偏她们是叫璃雪,盈雪,最后一个主字都是雪,犯了大忌,相府才会节节失势……”白袍道士捋着胡须,说的振振有词。

    “自从璃雪姐姐来了相府之后,盈雪姐姐确实十分倒霉呢!”沈采萱恍然大悟般惊呼着:“先是无故落水,再是莫名其妙被男子欺负&,今天更危险,去相国寺拜佛求签*,居然被刺客刺伤&,险些丢掉性命……”

    沈盈雪没有说话,非常配合的轻轻抚摸自己包着白布的伤口,神情黯淡^,暗中*,傲然的冷瞟沈璃雪一眼,嘴角扬起一抹清高、挑衅的冷笑*,仿佛在说:“沈璃雪,这次你输定了?!?br />
    众人看沈璃雪的目光带了些异样,她与盈雪相克,给相府带来灾难了,自己出事*,不会就是她克的吧。

    就连沈明辉,看沈璃雪的眸中也染了几分怀疑,丞相府在青焰京城属尊贵的府邸,自己在朝堂一帆风顺,受人尊敬,雷氏将后院管理的井井有条*,各房姨娘*,庶女相敬如宾&,其乐融融,盈雪貌美无双^^,艳压京城,一直以来,都是高高在上,受人追求&。

    可自从沈璃雪来到京城后*,自己在朝堂连连出差子*,相府后院更是祸事不断,从没安静过,盈雪更是频繁出事,尊贵的相府千金,被一名乡下男子当众压着*,丢尽颜面……

    “敢问大师&,要如何破解?”沈明辉虔诚的请教着,找到霉运的原因,一切就好办了。

    “破解之法很简单,为某位千金改个名字即可&,让她们名字中的主字不再相同,相府的煞局也就破了!”白袍道士捋着胡须,侃侃而谈,目光看向沈璃雪,略略思索,试探道:“这位小姐是否带了沈氏家传之物*?”

    “璃雪是原配所出的嫡长女,带着沈氏家传玉佩!”沈明辉回答着*,半点没有隐瞒。

    “这就对了,高门贵族多有祖训,家传之物传男不传女,传嫡不传庶,大小姐身为女儿身,戴着不属于她的家传玉佩,主字又与嫡妹相克&&,方才将相府的旺局,冲成了煞局……”

    白袍道士意味深长的说着,高深莫测^,言语之间,很具说服力,本来对他有几分怀疑的,也完全被他说服了,恍然大悟般轻轻点头:“大师的意思^,沈氏家传玉佩*,一定要让嫡子来戴!”

    “没错*?!卑着鄣朗康阕磐?&,凝望沈明辉:“以沈丞相的面相来看,命中多子多福,嫡子肯定已有了!”

    得了白袍道士夸赞,沈明辉很是愉悦:“大师所言极准&,本相已有嫡子……”

    沈璃雪冷笑,沈明辉是青焰丞相**,家有嫡子,京城人都知道,这名白袍道士知道也很正常,他有必要这么喜悦吗*?

    “璃雪姐姐,你把玉佩交给烨磊弟弟**,再将名字改掉吧&,这样,咱们相府就会一帆风顺了!”沈采萱笑意盈盈的建议着,邀功的目光频频望向沈盈雪。

    其他人没有说什么,全部看着沈璃雪,眸中闪烁的期盼显示,他们很赞同沈采萱的意见&&。

    沈璃雪清冷的目光扫过沈明辉,沈盈雪,雷氏,白袍道士,她只听过八字相克,命格不合,还真没听说名字相克,玉佩不适合人戴的,看来&,沈明辉或雷氏,沈盈雪*,在打那块玉佩的主意,请来这白袍道士诋毁自己。

    “大师刚才说的是,我与盈雪的名字相克,我克她,她也克我,我回相府这一个月,出的事不比她少**!”沈璃雪放下茶杯&,冷冷凝望沈采萱:“我们相克^&,牵连到大家*,你们出了事情^,我们两人都有责任,你们不应该只让我一人背黑锅&&!”

    沈采萱面色一僵,有些尴尬,随即撇撇嘴,不服气的小声嘀咕:“我不过说了事实而已……”

    “说事实,就要说全,不要说一半,留一半*!”

    沈璃雪清冷的目光如同利刃一般猛然射向沈采萱,沈采萱只觉一股寒气透过眼瞳涌进骨髓&,瞬间传遍全身,身体一颤&,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千言万语卡在喉间,再也说不出半个字*,全身冷的发抖。

    沈盈雪悄悄瞪白袍道士,咬牙切齿,笨蛋&&,怎么说话呢,直接说沈璃雪克我不就行了,还我们相克*,现在被她抓住把柄,肯定会狠狠诋毁我^,真是愚蠢!

    “璃雪,客人还在,不许大吵大闹!”沈明辉皱起眉头,目光不悦&,盈雪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当着自己的面,也敢大吵大闹*。

    “难道我说错了?”对沈明辉的训斥充耳不闻*,沈璃雪厉声反驳着。

    沈明辉看着目光清冷的沈璃雪*,强忍了怒气道:“没错,不过……”

    “父亲身为一家之主^,要公平&,公证**,女儿受了委屈,发几句牢骚,身为父亲,理应劝解安慰*,而不是严厉训斥吧?!毕窈湍吧怂祷澳前?,沈璃雪语气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她是在埋怨自己没有安慰她吗?沈明辉面色一僵,老脸刹那间变了十几种颜色,嘴唇翕动着*,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沈明辉哑口无言&&,沈璃雪也无心与他多说,收回目光&,看向白袍道士:“我有几个问题一直想不通&,想请道长解惑?!?br />
    “小姐有事,旦说无妨!”道士轻捋着长长的白色胡须^,一副高深莫测&,飘飘神仙的模样^。

    沈璃雪微微一笑:“道长会看风水布局,能配众人八字^^,更能算名字相生相克^,是不是也能算出每个人将来的命运?”

    “这……占卜之术博大精深*,贫道只是略知一二*!”白袍道士捋胡轻笑^^,目光傲然*,一听便知他是在谦虚。

    “请问道长*,什么天干地支多少年一轮回?”沈璃雪询问&,面容平静。

    “六十年^!”白袍道士手持拂尘,语气傲然。

    “这六十年,分别叫什么名字?”沈璃雪再次询问*,目光清冷^,语气淡淡**。

    “甲子,乙丑……”白袍道士轻捋着白须,对答如流,眸中闪烁着傲然的神色。六十年的天干地支,难不倒他。

    顿了顿,沈璃雪嫣然一笑,明媚璀璨,在道士疑惑的目光中突然开口:“请问什么是地支**,什么是地支六冲?”

    占卜最基本的天干地支**,也是古代的生活常识,门外汉都能倒背如流,至于天干地支的具体名字^,稍稍用心便可知晓,白袍道士自然也能答出^。

    沈璃雪最后问出的地支**,地支六冲*,在现代被印成了书&,广泛传播,但在这古代,可是秘密,只有真正的占卜高人才会知晓,白袍道士是不是世外高人&,一试便知^。

    白袍道人的面色沉了下来&,冷声道:“大小姐,不要胡闹,贫道是为相府占卜,破解煞局的,不想回答这些无聊的问题!”

    沈璃雪嗤笑:“地支**^,地支六冲是占卜中相对高深的问题,但对仙师这种大能者来讲*,是很简单的问题^,也不是什么重大机密,仙师为何不愿回答*,还是说^,仙师根本不知道^?”

    最后一句^,沈璃雪压低了声音,听到白袍道士耳中,无限嘲讽,一张似仙的老脸白了红,红了青,瞬间变了十多种颜色。

    “璃雪姐姐,大师让你改名字*,是为了你好^,你不要恩将仇报,故意刁难^!”沈盈雪看着沈璃雪*,温柔的语气^,句句指责,这个贱人,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沈明辉看沈璃雪的目光,也满是指责,大师是自己请来的*,她为难大师,就是与自己做对^,不满自己让她交出玉佩&,改掉名字么?真是胆大包天^,敢暗中置自己难堪了。

    “名字相克^,改名字的可能是我,也可能是妹妹,妹妹身为名门千金,温柔大度^^,又懂尊重长者,肯定会抢着改掉名字,我还叫沈璃雪&,有什么可恩将仇报的!”沈璃雪嘴角轻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极浅^^,却带着蚀骨的冰冷。

    “你……”沈盈雪瞬间被气噎&,她不过是劝沈璃雪不要为难道士,沈璃雪居然借题发挥^,让自己改名字&,贱人,真是一刻都不停的算计自己??!

    众人全部收回目光,不敢再看沈璃雪,这位大小姐心思敏捷,手段高明,自己还是少惹为妙。

    沈璃雪微笑的目光扫过回避的众人&,最后又落在了白袍道士身上:“大师不愿回答地支**&,地支六冲,那我就换个问题,大师能占卜未来吉凶,可会为自己卜卦?”

    “想为别人占卜,必先学会为自己卜卦&,不过,为已占卜是有限制的^,贫道不才,最多能为自己卜出一年的吉凶!”白袍道士拂尘一扬,语气傲然!

    沈璃雪点点头&,微笑道:“那大师有没有卜到您今日是吉是凶?”

    白袍道士望望天空,轻捋着胡须&*,高深莫测:“今日阳光明媚,风和日丽,是吉兆!”

    “吉兆??!”沈璃雪再次点头&,嘴角轻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冷笑。

    “汪!”一条大黑狗突然冲进客厅,凶猛的扑向白袍道士,他丝毫没有防备,整个人被扑倒在地,惊声尖叫:“沈丞相,救命,救命??!”

    沈明辉*,雷氏,沈盈雪等人瞬间怔愣,这是怎么回事?

    大黑狗在白袍道士的头上拼命踩着,精致的头冠被踩歪,他那一头飘逸白发被踩成了鸡窝,纤尘不杂的白色衣袍也被黑狗的利爪抓成一条条破布*,模样极是狼狈,哪还有半点仙师的模样&*,手拿着拂尘,拼命拍打大黑狗,惊声高呼:“沈丞相,救命,快救命!”

    沈明辉回过神&,命令道:“来人,快把大黑狗拉开!”大黑狗太凶狠了&,他不敢上前,客厅里的又都是女家眷,他便命令外面的侍卫进来拉狗。

    “爹,人家大师刚才说,今日是他的吉兆,他肯定会由这条大黑狗因祸得福的,您拉开黑狗,岂不是毁了人家的吉兆*!”沈璃雪拦住进来拉人的侍卫&,扫一眼被大黑狗踩踏的不成样子的白袍道士&,千年难逢的吉兆,好好享受吧。

    沈璃雪笑容明媚,看到沈明辉眼中,就是狡猾的小狐狸*,偏偏这话是白袍道士亲口说的,他不能反驳,一口恶气堵在了胸口&,闷的心发慌,喉中隐有腥甜凝聚*,险些气的吐血。

    沈盈雪皱紧了眉头:“姐姐不要开玩笑了,这大黑狗这么凶狠,哪里会是什么吉兆,侍卫,赶快进来救人&!”沈璃雪是想着办法逼供,贱人果然聪明^,手段也是一等的厉害^,但愿这道士没那么废物。

    “大师是仙师&,他说的话,一定没错&!”沈璃雪敷衍着^,冷眼旁观眼前闹剧。

    “大师,所谓地支**,是指子丑合土,寅亥合木,戌卯合火^&,辰酉合金,巳申合水&,午未合日月,所谓地支六冲,是指子午相冲,卯酉相冲,寅申相冲,已亥相冲&,辰戌相冲,丑未相冲*!”

    沈璃雪顿了顿,看向白袍道士,美丽的小脸上,洋溢着璀璨的笑:“这些都是比较高深的占卜之学&&,大师真的因黑狗得福了!”

    沈明辉的面色瞬间变的非常难看,他已经猜到了事情始末,也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正欲阻止,白袍道士已抢先开口:“我招^,我招&?!?br />
    白袍道士拍打着大黑狗,高呼的声音都带了颤声:“我不是什么得道大师^,只是个半吊子的江湖骗子,有人给了我银子,让我来相府诋毁大小姐……”

    白袍道士话落&,那黑狗停了动作,不等侍卫来拉,自己快速跑出了客厅。

    白袍道士跌跌撞撞的站起身&,歪到一边的头冠掉落在地&,头发凌乱的四下散开,飘逸的白袍被撕成一条条,手中拂尘也被黑狗抓的不成样子,老脸也被抓出几道血痕,模样可谓是狼狈不堪。

    沈盈雪狠瞪着白袍道士,咬牙切齿,连条狗都打不过,真是没用的废物,那一百两银子,白花了。

    “大师一招供,那黑狗就跑了,看来,凡事真是人在做,天在看!”沈璃雪看着白袍道士似笑非笑:“那大师再说说^,是谁买通你诬陷我的*?”

    沈盈雪的心陡然高悬了起来,眼皮跳了两跳,恨恨的望着白袍道士,如果他敢招出自己,自己定让他死无全尸!

    白袍道士悄悄看向沈盈雪,接触到她阴狠的目光,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

    “大师,我让你说陷害我的坏人,你看盈雪妹妹干什么?”沈璃雪故做不知的怒声询问,随即,突然想到了什么:“别告诉我^^,指使你算计我的是盈雪妹妹?”

    “这……这……”白袍道士心虚着,悄悄看看沈盈雪,再望望沈璃雪,不知应该如何回答。

    “爹&,您最了解我的,我怎么可能做欺骗您的事情,一定是这江湖骗子为了脱罪,故意编造的谎言^,想要离间咱们一家人的感情*!”

    沈盈雪手指着白袍道士&*,声泪俱下的控诉着,泪水盈盈&,楚楚可怜,沉下的眸中,厉光闪闪&,恨不得立刻将白袍道士碎尸万段,若非碍于众人在场,她肯定走上前^,狠狠踢他几脚,没用的废物*,三言两语就被沈璃雪套出真相了,愚蠢至极。

    沈明辉没有说话*,冷冷望着白袍道士,面色黑的能滴出墨汁来:“江湖骗子,诬陷大小姐,诋毁二小姐,罪无可恕^&,来人,将他押去顺天府,按律治罪!”

    沈璃雪扬唇冷笑,自己被道士诬陷时,沈明辉不但不帮自己,还落井下石,如今沈盈雪被指证,他便迫不及待的将人关到顺天府,完全在为沈盈雪开脱^&,出气,呵呵!世间难得的‘慈父’,令人‘萧然起敬’!

    “沈丞相,饶命,饶命癪^?!”白袍道士跪倒在地,身体瑟瑟发抖,不停的磕着头,他已经五十多岁,没多少日子可活,得罪了丞相,顺天府肯定会好好‘关照’他的,他绝不可能活着走出大牢。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押走!”沈明辉被白袍道士吵的心烦意乱,厉声训斥,两名侍卫走上前来^,架着吓成一瘫烂泥的白袍道士,快速走出大厅&。

    大厅恢复宁静&,众人都没有说话*,气氛静的有些诡异,快要令人窒息。

    沈盈雪恨恨的瞪着沈璃雪^,眸中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贱人^,又让她逃过一劫&*,真是好运。

    “老爷,您消消气,别被那道士气坏了身子!”一直未曾说话的雷氏站起身,缓缓走到沈明辉面前,轻抚着他的胸口,为他顺气^。

    沈明辉深呼吸几下^,长长的叹息一声,看向沈璃雪:“那道士虽是半吊子,也略懂些周易占卜之术&,他说的话,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沈璃雪冷笑^,沈明辉最近连连失利,人也变的敏感,胆小起来,江湖骗子子说的话,他也相信……

    “那道士提的意见不过是改改名字,交交玉佩,无伤大雅,也不复杂^,璃雪啊,你就把名字改了,把玉佩交给烨磊吧!”沈明辉言语轻快,仿佛在说一件非常普通的事情。

    沈璃雪冷冷凝望沈明辉:“凭什么让我改名字,而不是盈雪改?”有好事,他第一个想到的是沈盈雪^,遇到这种坏事&,他就想到自己了&,沈明辉啊沈明辉,你可真是会偏心!

    “你是姐姐,要学会谦让妹妹!”沈明辉不以为然,仿佛沈璃雪改名字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古有孔融让梨之典故,为何不是盈雪谦让我?”沈璃雪凝望沈明辉,似笑非笑。

    “盈雪自小在京城长大,是太尉府外孙女*,京城出名的贵族千金,若是突然改了名字,难免会惹人非议,你自小在乡间长大&,京城贵族对你并不熟悉,你改名字,他们也不会太过在意……”沈明辉语气淡淡&,透着些许敷衍。

    沈璃雪目光冷冽,她已经回来一个月了,名门贵族们几乎都认识她&,也知道她和雷氏,沈盈雪之间的矛盾,如果她突然改名字&,怎么可能不惹人非议?

    她是武国公府的外孙女,武国公府已经没落,她的母亲也已经死亡&,沈明辉是看准她离了他不能活,才会这么百般偏颇,逼她改名字&。

    “事情就这么定了,璃雪这个名字就暂时不要用了*,改天我会想个好名字给你,绝对配得上你……”沈明辉斩钉截铁的下了命令&,毫无商量的余地。

    “那在父亲想好名字前*,我要用哪个名字来代替,思青还是念竹?(思念林青竹的意思)”沈璃雪目光冰冷*,嘴角扬起的浅笑,带着无限嘲讽^,璃雪之名不让用,还过几天再给她想新名字,这个爹,真是渣到家了。

    沈明辉的面色瞬间变的十分难看:“你在怪为父?”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他这么做,是为了整个相府的人好,她有什么资格怪他?

    “爹^,我和盈雪的名字都是你取的,我们相冲^,是你犯的错,与我无关,凡事^,要有个先来后到,我的名字取在前头,自然是不能改的,要改也是后面跟着叫的人改&!”沈璃雪语气坚定*,毫无商量的余地,改她的名字,做梦。

    “你……”沈明辉手指着沈璃雪,气的全身发抖,连声道:“逆女&,逆女……”

    “老爷**,消消气!”雷氏抚着沈明辉的胸口,看向沈璃雪^,目光严厉:“璃雪&,快向你爹认错!”

    “我说的都是事实,又没有犯错,为什么要认错?”沈璃雪冷冷说着,她才不会给这种渣爹认错。

    “你……你……咳咳咳……”沈明辉一口气没顺上来,呛的连连咳嗽。

    “爹别生气,璃雪姐姐年龄小,不懂事&,你别和她一般见识!”沈盈雪瞪一眼沈璃雪,轻声劝慰着*,语气中说不出的得意,贱人把爹气成这样,爹肯定恨死她了&,改名字,夺玉佩&,肯定会成功的*。

    雷氏扶着沈明辉坐到主座上^,端着茶杯递到他面前:“老爷,快喝口热茶*,顺顺气!”

    沈明辉快速抿下一口茶,平复了心情^,冷冷看向沈璃雪,眸中闪过一丝愤怒,强压着没有发作:“沈氏玉佩^,传子不传女,当初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才会把玉佩给了你,如今,烨磊已经九岁了,是时候将传家玉转交他了……”

    沈盈雪轻轻皱起眉头*,眸底闪过一丝不悦,爹居然不逼沈璃雪改名字了*,无妨^,以后有的是机会逼她,当务之急,先把沈氏家传玉佩要过来^!

    沈璃雪拿出玉佩,垂在面前细细观看,晶莹剔透的玉佩吊在红色丝线上微微转动,纯净的没有一丝杂质&&,真真是极品中的极品&,清冷的眼瞳成功看到淡雷氏,沈盈雪贪婪^,呆怔的目光,嘴角轻扬起一抹淡淡的弧度&,她们设这个局,是为了这块沈氏家传玉佩。

    沈明辉轻咳几声&,淡淡道:“璃雪,把玉佩给你母亲吧,让她交给烨磊&!”

    “母亲照顾爹呢,玉佩就交给我吧!”纤纤玉指对着玉佩快速伸来,沈璃雪手臂一躲,沈盈雪扑了个空*,面色非常难看:“姐姐什么意思,不想交出玉佩吗?沈氏家传玉佩传嫡不传庶,传男不传女,有烨磊弟弟在&,是轮不到姐姐保管玉佩的*!”

    沈盈雪斥责的言语中&,透着丝丝酸味,她堂堂相府千金,身份高贵,却碰都没碰过自家的传家玉佩,反倒是沈璃雪这个乡下贱人,天天戴着,真是侮辱了那纯净的玉佩&。

    “璃雪带着玉佩十几年&,有了感情**,突然间让她交出,她肯定难过,再让她多戴段时间吧^!”雷氏话猛然一听是为沈璃雪开脱,但细细品味,却是在指责沈璃雪贪着玉佩不想交。

    “璃雪,你真的不想交出玉佩^?”沈明辉压低了声音,目光阴冷^,手中茶杯发出轻微的声响,那玉佩本就该由沈家男子佩戴*,她一名女子戴了十几年,该知足了。

    “我不是不想交出玉佩,只是这玉佩是母亲临死前留给我的唯一念想&,我交出去了,想母亲时怎么办&?”沈璃雪悄悄看向沈明辉手中的杯子*,满目嘲讽*,他准备动用侍卫来逼迫自己,真是渣到了极点。

    沈盈雪撇撇嘴*,目光有意无意,望向晶莹剔透的玉佩:“姐姐,不想交就直说,不要找这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

    “要我交玉佩也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沈氏家传玉佩,沈璃雪根本不在乎&,但她不想痛痛快快交出去^,让雷氏,沈盈雪诡计得逞。

    “什么条件?”沈明辉,沈盈雪^,雷氏异口同声的询问着,目光急切。

    沈璃雪挑眉,这一家三口*,还真有默契*!

    “玉佩是我用来思念母亲的^,你们想要拿回去,就拿母亲的东西来换^,但那样东西要与这玉佩同等价值!”沈璃雪微笑着说出自己的条件,玉佩价值百万两银子,如果他们拿一样百两,千两的东西来换&,她岂不是亏死了,所以^,她提出等价交换。

    雷氏,沈盈雪期待的目光瞬间暗了下来,林青竹已经死了*,找她的遗物交换玉佩?璃雪分明是故意刁难。

    沈明辉的面色也阴沉的可怕:“十五年前那场大火,将你母亲的嫁妆全部烧毁*,别说是价值百万两银子的东西,就是一支发簪,一副耳环都不可能找得到!”

    “小时候^,我曾听母亲说,你们离开京城去青州时*,曾变卖了她一半嫁妆,那些嫁妆里,有一样稀世珍宝,价值百万两银子……”沈璃雪笑的璀璨、迷人,十五年前,沈明辉居然靠变卖妻子的大半嫁妆做盘缠路费,真是个废物男人!

    沈盈雪气的咬牙切齿,这个贱人,居然变相的折腾人。

    沈明辉咳嗽加重,大手握的更紧^,脸色也拉的更黑:“时隔十五年,那些变卖的嫁妆早已不知去向,那件稀世珍宝^,更是无从查起,不如我拿另一样珍品与你交换玉佩……”

    “您是青焰丞相,人脉较广,如果下心思追查一件事情,肯定能查到&,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更何况^,我要母亲的东西是为怀念母亲,您给的东西再贵重,与母亲毫无关联,我要它又有何用?”沈璃雪没心情和沈明辉讨价还价,她就要林青竹那些嫁妆来交换玉佩&。

    “名门贵族都喜欢珍藏宝物&,万一那件稀世珍宝被人收藏着,不肯出让,那玉佩岂不是要在你身上戴一辈子&?”沈盈雪不服气的反驳着&,暗讽沈璃雪想将玉佩据为已有。

    “除了稀世珍宝外^,我母亲还有许多嫁妆流落在外,你们只要聚集百万两银子的物品,这玉佩就是你们的&!”沈璃雪微微笑着*,目光真诚,她只要林青竹的嫁妆,等价交换,没说一定要那件稀世珍宝,不是故意刁难她们*。

    “你……”沈盈雪狠瞪着沈璃雪,美眸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林青竹的嫁妆变卖了十五年,东西都不知散落到哪里去了,想要聚集百万两银子的物品*,比登天还难,沈璃雪的要求,不是刁难是什么?

    他们设局算计沈璃雪^^,是想让沈璃雪痛苦、难堪的,没想到到了最后,她们被沈璃雪反牵制,痛苦&,难堪的人变成了他们&,可恶,可恶!

    自从沈璃雪来了相府&,她们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这个贱人,就是一只扫把星&,走到谁家谁倒霉&^。

    沈明辉面色阴沉的可怕,端茶杯的手,轻轻颤抖,如果璃雪直言说不交玉佩,他会以女不孝为名,让侍卫进来,强抢玉佩,可偏偏她提出了等价交换,不是不交,而是有条件。

    这么多年,他对不起她们母女在先,那玉佩戴在沈璃雪身上,算是补偿^,沈璃雪态度尚可,如果他敢强抢,会被众人唾沫,世人耻笑,什么时候,他堂堂青焰丞相,被自己的女儿牵着鼻子走了……

    一股恶气牢牢的堵住了胸口,沈明辉喘不过气,喉咙动了动^,眼睛一黑*,头脑顿时一片空白^,身体软软的倒向地面^^。

    “老爹……”

    “爹……”

    沈盈雪,沈采萱惊呼着,快速奔向沈明辉。

    沈璃雪‘不小心’踩到了沈盈雪的裙摆,沈盈雪站立不稳,重重砸向身旁的沈采萱*,将她砸倒在地,摔的眼冒金星,全身生疼*。

    沈采萱痛呼着**,下意识的猛然推压在她身上的沈盈雪,沈盈雪滚落一旁,正好压住受伤的胳膊^,惊声尖叫^,整个大厅瞬间乱做一团……

    沈璃雪放下茶杯,无视混乱的客厅,慢腾腾的向外走去,手中玉佩在阳光中闪着晶莹的光芒*,耳边响起杂乱的吵闹,沈璃雪冷冷一笑:真是一出无聊的闹剧,沈明辉最近心情很郁结^^,这么轻易就让自己气昏了^!

    沈璃雪顺着青石路来到后门,秋禾与一名身穿铠甲的男子正等在那里^^,那男子手中还牵着一条大黑狗,若是细看便会发现,那黑狗正是在客厅扑倒白袍道士那只。

    见到沈璃雪,秋禾与那侍卫快速行礼:

    “大小姐!”

    “沈小姐*!”

    沈璃雪笑着点点头,看向那名侍卫:“多谢小哥了!”

    “不敢当,卑职一切听从林将军吩咐&^!”侍卫微低着头&&,恭声回答^。

    沈璃雪在小桥上意识到事情不对,甩开丁嬷嬷后,先回了竹园,林岩率侍卫在附近监查寻人^,备了猎犬,沈璃雪便让秋禾去找林岩借条来,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真派上用场了&*。

    “林将军还在街上巡查?”沈璃雪轻声询问*。

    “是的!笔涛拦卮?。

    “麻烦小哥前面带路,我想见见他&,当面致谢!”沈璃雪礼貌微笑,雷氏,沈盈雪设局抢玉佩也就罢了,为何还要逼自己改名字&,难道自己的名字有什么玄机?

    十五年前,林岩才三岁,什么都不懂,但他跟在舅舅,舅母身边长大*,知道些什么也说不定*,自己去问问*。

    ------题外话------

    感谢亲们送的花花,钻钻,票票^,打赏以及默默支持,狂亲个,偶找时间列个清单出来^,感谢乃们&!群么个^!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070》,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070 放狗整渣男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070并对腹黑郡王妃070 放狗整渣男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07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