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 田美人之死

    “孙公公,盈雪妹妹思念太后*^,可以入宫问安吗**?”沈璃雪微微笑着*,将问题抛给了孙公公*^。

    “未经宣召*,私自入宫*,是对太后的大不敬^!”孙公公望向沈盈雪^,目光严肃,眉头亦轻轻皱了起来^^,皇宫是天子居所*,岂是别人说进就能进的!

    “公公莫怪^,是臣女逾越了^*!”沈盈雪急忙道歉*^*,心中恨死了沈璃雪:不经宣召不能入宫,她当然知道*。

    原以为,沈璃雪被宣召入宫,心中定然十分得意^,她和自己矛盾很深^,自己提出进宫,她定会狠狠嘲讽自己^*,到时,父亲***^,孙公公就会怪她不知礼法*,近而讨厌她,在太后面前*,她也讨不了好,哪曾想她直接将事情推给了孙公公*,被孙公公教训的人^,变成了自己。

    沈明辉望了沈盈雪一眼*^,眸中闪现不悦**^,盈雪一向很有分寸的*^,为何今天会做出这种蠢事*?

    雷氏也微微皱起眉头*^,盈雪太心急了*^,沈璃雪可不是那么好算计的*!

    孙公公答应一声*,语气不悦*,却没有表现的太明显,转向沈璃雪:“璃雪小姐**^,时候不早了**,咱们进宫吧*!”

    永宁宫^,和蔼可亲的太后端坐在雕花红木椅上,衣领微微敞开^*,露出肩膀^^,沈璃雪小心的转动着一根根银针,或拔出^^,或重新扎上,身旁*,宫女嬷嬷们静静站着**,严阵以待。

    一柱香后**,太后苍白的面色微微红润^,气色也好了许多,沈璃雪将银针一一拔下^,收好,太后睁开眼睛,长长的松了口气,看向沈璃雪,目光中满是赞叹:“璃雪,你这针法是和哪位高人学的,针灸疗效比宫中太医们都好!”

    “在青州时,母亲一直体弱多病*,臣女便和一名郎中学了这针法*,为母亲缓解病痛,针法拙劣^*,比不得医术精湛的太医^!”沈璃雪轻声解释着*^,随便说了个理由敷衍,反正林青竹是真的体弱多病,她并没有说谎^。

    “在京城时**,你母亲的身体一向很好^,怎么突然间变的体弱多病了*?”太后和蔼的询问^,想到当年那个惊才绝滟,名满京城,健康美丽的女子,太后怎么都无法将她与体弱多病一词联系起来*^。

    “母亲抱着我从火海里逃出的时候^,什么都没带,全靠母亲刺绣,画画卖,我们才活到现在*,母亲是累病的……”沈璃雪有原主的记忆,知道林青竹母女这些年过的不容易,并且*,听林青竹无意间透露的信息**,她的病是坐月子没坐好所致。

    林青竹坐月子时^**,是在京城^,当时武国公府还没有败落,沈明辉只有她这一名正妻,她怎么会在月子里落?^?*^**?难道说……

    “这些年,苦了你们母女了!”太后轻轻叹口气^^^,望沈璃雪的目光满是怜惜^,若是没有当年那件事情,青竹哪里会受那些苦……

    “臣女苦些没什么^,只是可怜母亲^*,病入骨髓^,药石无医^*,过世时*,极痛苦*!”京城才华高绝的名门淑女*^^,年纪轻轻就被病痛折磨的香消玉殒,真是可怜又可惜。

    “禀太后^,皇后和丽妃娘娘前来问安!”太监特有的尖细嗓音在门外响起^。

    “这两个孩子*!”太后摇摇头,无奈的语气中略带丝丝欣慰*^,温声道:“请她们进来吧^,都告诉她们^,不必天天前来问安^*,她们还真是固执*?^!?br />
    轻微的脚步声响起*^,皇后一身凤袍^^,雍容华贵^*,丽妃一袭绯色宫装*^^,美丽妖娆,各自扶着宫女们的手*,一前一后款款走进永宁宫,面带微笑^,盈盈行礼:“参见太后^!”

    “平身吧!”太后温和的笑着*,坐到了主座:“赐座!”

    谢过太后^,皇后和丽妃扶着宫女们的手走向座位*,不知是不是沈璃雪的错觉,两人交错走过时^,眼瞳深处都闪了一丝光芒,速度快的让人来不及看清。

    沈璃雪目光清冷*,皇后和丽妃之间^,矛盾很深**。

    “臣女参见皇后**,丽妃娘娘*!”沈璃雪盈盈行礼*^,她是大臣之女*^*,当然要对后宫嫔妃见礼。

    “璃雪不必多礼!”皇后温柔浅笑:“听闻璃雪来为太后针灸,太后身体如何*?”

    “回娘娘,太后并无大碍***,只是气血有些不通**^^,时常走走*,通通气血,便可延年益寿*!”沈璃雪据实回答,后宫的女子们^*,闲来无事,都喜欢坐在自己宫殿里**^,天天坐着,气血不通,没病也坐出病来了。

    “太后气色真好*,看来璃雪医术不错,最近本宫有些不舒服^**,不如璃雪来为本宫把把脉,看看病情*!”丽妃伸出了细滑如丝的皓腕,笑的璀璨妖娆^,眸底隐有亮光闪烁^。

    “回丽妃娘娘^,臣女只会简单的针灸通气血^,把脉诊病之术**^,博大精深,臣女不懂*!”沈璃雪委婉的拒绝^^,丽妃先是算计于她,现在又提出让她看诊*,绝对没安好心*。

    “真的^?会针灸却不懂把脉?”丽妃眉头微皱^*,目光来回扫视沈璃雪,明显不相信她的说词。

    “臣女不敢撒谎!”沈璃雪蹙了蹙眉,要尽快查清丽妃陷害自己的原因才行*^^,时时隐藏着这么个莫名其妙的敌人,着实不好过*。

    “丽妹妹*^,璃雪不懂医术^^^,你身体不舒服*^,去太医院请名太医就好,何必为难她^!”皇后微笑着为沈璃雪说情,望丽妃的温和目光中,隐隐闪过一丝冷冽^*。

    “太后的病情*,太医们想不出好办法*,璃雪却治好了^,妹妹想着她医术精湛,只是想请她看诊罢了^,哪有为难她!”丽妃一副委屈的模样^,似笑非笑的目光望向沈璃雪**。

    沈璃雪挑眉^^,她在暗嘲自己^*,为了巴结太后^,专门学了针灸之术:“臣女为家母缓解病痛时学了针灸皮毛,通气血是巧对了太后的症状*,并非医术高超,娘娘错爱了**!”

    丽妃的脸色瞬间变的难看起来*,笑容僵硬*,沈璃雪在嘲讽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皇后却轻轻笑了*,淡淡扫了丽妃一眼:“丽妃妹妹多心了,璃雪是孝顺之人!”

    望着暗中针锋相对的皇后和丽妃^,太后微微皱起眉*^*,这两人,天天明争暗斗^,当着外人的面^,也不加收敛:“璃雪为哀家针灸*^,也累了^,童嬷嬷,带璃雪下去休息^!”

    “多谢太后体恤,臣女告退^!”沈璃雪谢过恩*^,随童嬷嬷离开了客厅^,皇后^**,丽妃内斗*^,居然想拿她做棋子^*^,无聊至极。

    沈璃雪在童嬷嬷的引领下^^,进了偏殿休息,早过了午休时间^*,沈璃雪睡意全无^*^,躺了两盏茶^,便起身出了偏殿^^,太后在休息*,沈璃雪不便打扰*,就出了永宁宫,准备在四周走走**,等太后醒来告辞离宫*^。

    御花园里的花开的十分鲜艳*^,但小路上静悄悄的*,偶尔有一两名宫女端着东西匆匆走过,悄声谈论:“这些食物送给田美人^**,合适吗?”

    “她都已经失宠^,被打进冷宫了^,这些饭菜*,很不错了……”

    田美人^*^!沈璃雪心神一禀*,不知东方珩安排的怎么样了,按说^*,自己今日进宫^,倒是悄悄去见田美人的好机会……

    “璃雪姐姐*!”熟悉的呼唤响起^*,沈璃雪转身望去**,苏雨婷微微笑着走了过来^,一袭胭脂色湘裙*,勾勒出她玲珑有致的身形^^^^,微笑清新自然*^*,让人移不开眼,走在她身边的男子^^,一袭明黄色锦袍^,高大英俊^^,气质沉稳^,正是太子东方泓*^。

    “苏小姐^!”沈璃雪微笑^,清冷的目光不着痕迹的在苏雨婷,东方泓身上来回扫了扫^*,这两人的关系好像不一般……

    “我来给太后请安*,遇到太子殿下*,就一起出来了^^!”苏雨婷轻声说着*^^,目光中满是赞叹:“听闻姐姐为太后针灸通气血,真是厉害^*!”

    “太子殿下^!”沈璃雪礼貌福身**。

    东方泓答应一声,面容沉静*^^^,目光深不见底。

    “妹妹过奖了^*,粗浅医术^,不值一提*!”沈璃雪微微笑着,苏雨婷这么急着解释^,是怕自己误会吗:“苏小姐是要回府吗?”

    “我要先去太子东宫一趟^,问太子殿下借几本书^^,若是姐姐无事*,不如一起去!”苏雨婷热情的邀请着^,目光真诚*^^,一举一动自然无比^^^,透着良好的修养^^。

    东方泓目光微凝,眉头皱了一下^^,瞬间又恢复正常**,没有言语^。

    “天色不早了^,我要向太后告辞回府,不能陪苏小姐去东宫了!”沈璃雪微笑^,东方泓很不喜欢她跟着*,她还不想跟着呢。

    “母亲在府里经常提起姐姐*,今日难得遇到,不如姐姐随我回温国公府做客!”苏雨婷微笑着^^,真诚邀请。

    “太阳已经西斜^,再去做客不太妥当!”沈璃雪婉拒:“在青州时^^,母亲经常向我提走夫人^,改日有空,我定当登门拜访*!”她看出来了*,苏雨婷似乎不想和东方泓单独相处,想拉她一起。

    “那姐姐陪我走走吧^,我有些事情想和姐姐说^*!”苏雨婷笑容僵了僵,退而求其次*,反正就是缠着沈璃雪不放。

    “沈璃雪!”若有似无的松香飘过*,东方珩走了过来**^,一袭白衣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下**,面容英俊*,目光犀利,冷酷,宛若阳光中走出的惊天战神,气势震人^^^,让人不敢正视^*^!

    东方珩*^*!沈璃雪一怔^^,他怎么会在这里***?

    “安郡王*^!”苏雨婷微微笑着,轻轻福身**,声音明媚动听^。

    东方珩淡淡答应着,声音轻不可闻,径直越过了她^^,苏雨婷的笑容微微凝滞^*^。

    太子礼貌微笑*^,目光幽深:“安郡王今日怎有空进宫?”

    “皇上有事*,召本王进宫商量!”东方珩礼貌的声音中透着淡漠与疏离^*,走到沈璃雪面前^,目光深不见底:“太后让本王送你回府^^!”

    “真的?”沈璃雪一怔*,看东方珩来的方向,的确是永宁宫。

    “太后倒是体恤沈小姐^*,未婚夫送未婚妻回府^,再适合不过”东方泓笑的意味深长,望苏雨婷一眼:“你说呢,雨婷^!”

    “是*!”苏雨婷敷衍着*,声音淡淡,目光闪烁**,笑容有些不自然。

    “时候不早了*,走吧*^!”东方珩收回目光^,稳步前行*。

    “太子殿下,苏小姐,告辞*^!”沈璃雪道别后*^,快步去追东方珩**,走出很远^,她还能感觉到苏雨婷望向她的目光^*^。

    “东方珩,苏雨婷和太子是不是……”沈璃雪没有说出下半句*,但她相信东方珩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十五年前^^,十多个百年名门贵族遭遇重创^,温国公府是极少数没被波及到的贵族之一*,在京城根深蒂固**,人脉极广*^,太子拉拢温国公并不奇怪^**^!”东方珩轻声回答着,目光深不见底*,风吹起白色衣角,在半空中挥划出优美的弧线**。

    “这么说^*^,苏雨婷要成为太子妃了**!”沈璃雪似笑非笑,太子是皇后所出*,继承皇位名正言顺却也需要一定的势力支持*,温国公府这方大势力*,他当然不想错过^,不过,看苏雨婷的样子***,喜欢的人可不是太子……

    东方珩沉了眼睑***,意味深长道:“朝中风云动荡,事事难料*!被实鄣男乃几呱钅?*,让人难以琢磨,苏雨婷会不会成为太子妃,现在下定论^,为时尚早。

    “东方珩*^^*,这不是出宫的路吧*^!”阵阵冷风吹过,透过薄薄的衣衫渗进肌肤^^^,沈璃雪蓦然一惊,放眼望去,四周居然杂草丛生了,环境很是陌生^**^,与出宫的清洁道路完全不同**^*。

    “你不是要见田美人吗^*?”东方珩突然停下脚步^^*,风吹起的白色衣袂飘到沈璃雪面前^,沈璃雪没料到东方珩说停就停,一时没收住脚,径直撞进了他怀里^。

    若有似无的松香萦绕鼻端,强有力的心跳声响彻耳边^,沈璃雪一惊**,快速与东方珩拉开了距离,美丽的小脸上隐隐染了一层胭脂色:“那个**,田美人在这里吗^^?”

    东方珩黑曜石般的眼瞳闪烁暗芒**,声音有些暗哑:“前面就是冷宫^!”

    冷宫^^,荒凉寂寥^,地势偏僻*,房屋颓败^,满院杂草丛生*^,田美人站在房屋前*^,望着面前的食物^^*,咬牙切齿*,以前她受宠时,她们上赶着前来巴结,好吃的*^^,好玩的^*^,恨不得全都送给她,如今^^,看她进了冷宫*,失宠了,居然给她吃这些发了霉的糕点^,宫里的宫女们,果然都是势利眼。

    身后响起轻微的脚步声^*^,田美人以为是刚才嘲笑过她的宫女又回来了,想也没想^,拿起糕点狠狠扔了过去:“势利小人*,拿走你这臭糕点,本宫不稀罕……”

    糕点滚过*,几只灰色的小动物窜上前来*,叼了糕点就跑,一双浅绯色的绣花鞋映入眼帘^*,在青黄色杂草的映衬下格外显眼*,田美人一怔***,那不是宫女的鞋^!

    目光顺着浅蓝色的湘裙向上望去^^,最后落在了女子美丽的面容上,咬牙切齿:“沈璃雪,原来是你!”

    “娘娘在冷宫住的可还习惯^^?”沈璃雪立于金色的阳光中,目光清冷^,似笑非笑^*,田美人着一身湖绿色宫装^,许是几天没洗的缘故*,衣服上沾了不少污迹^,头发凌乱着,双目赤红*,与之前那个妖娆妩媚的她简直判若两人……

    “沈璃雪^**^,你少来这里冷嘲热讽***,若非本宫大意,现在被关在这里的,就是你……”田美人狠瞪着沈璃雪*^,美眸喷火,咬牙切齿^*。

    “我明明没得罪和你们,为何你们要置我于死地^^^?”田美人恨沈璃雪入骨^,她也不准备和田美人多说废话。

    田美人不屑的嗤笑一声:“沈璃雪,你少装蒜,你是偷听到了我们谈的秘密,但你听的并不完整^,没有多少价值……”

    “秘密?什么秘密*^?”沈璃雪紧紧皱起眉头:“太后寿辰宴那天^,我只在宴会厅见过你和丽妃一面^^,然后^*,你们就陷害我了*,难不成,你们当着太后和众人的面谈了秘密*^,我离的近,就怀疑我听到了?”

    田美人面色一凝^*^,随即又嘲讽道:“沈璃雪^,你就别装了^,你敢说你膳后你去向太后问安,没有经过小木屋*?”

    “我膳后被一名宫女骗去见穆正南*,根本没去向太后问安*!”沈璃雪瞬间明白^,她应该是被人算计了:“那件事情闹的沸沸扬扬,娘娘应该知道才对!”

    田美人的目光瞬间凝重起来:“你说的可是事实*?”

    “若是娘娘不信,可去向太后求证,膳后^^^,她根本没召见我*^!”沈璃雪现在百分百肯定*^,自己被人陷害了:“娘娘可曾亲眼看到我走过木屋?”

    田美人嘴唇动了动*,却什么都没说^^,眼瞳深处隐有暗光凝聚!

    “娘娘是凭什么断定偷听秘密的人是我^?衣着*^,发饰,还是……”沈璃雪目光清澈^^^,旁敲侧击!

    田美人皱了皱眉头:“沈璃雪*,你不必试探了,本宫是不会告诉你的*,这件事情本宫会调查清楚*^,你可以走了*^!”

    “娘娘身处冷宫,还能插手外面的事情吗**?”沈璃雪嘴角微扬,目光清亮。

    “本宫自有本宫的办法*!”田美人微眯了眼眸^,胸口起伏不定*,显然气的不轻^*^。

    沈璃雪挑挑眉*,田美人态度坚定^,自己不宜逼迫*^,她和丽妃肯定还有联系,只要她将事情告诉丽妃,丽妃肯定会彻查此事^,陷害自己的人也讨不到好处^。

    沈璃雪撇撇嘴^,转身离开,走到院门口时^,沈璃雪目光闪了闪,抛出一记重磅炸弹:“娘娘,下次再望皇子们时^^,你记得收敛情绪,后宫人精这么多,说不定一不小心就会透露您与某皇子‘交好’的事情……”

    “沈璃雪^^!”田美人咬牙切齿的怒吼自身后响起,沈璃雪置若罔闻,大步前行,嘴角轻勾起一抹淡淡的笑*^,进了冷宫,脾气还这么大,这田美人还真是……不过*,就算查清事实*^^,她出冷宫的可能性也不大了……

    “沈璃雪^**,沈璃雪……”田美人怒吼着沈璃雪的名字**,胸中怒火翻腾,目光快速扫视*^^,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寻找东西来砸,突然^^,一道熟悉的身影背着阳光走到田美人面前,面容隐在阴影中^^,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但他的眼眸亮的骇人^,周身散发的凌厉寒气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田美人纤细的身体猛然一颤*,眼瞳瞬间圆瞪***,颤声道:“是你……”

    夕阳西下,沈璃雪走出冷宫时,东方珩正站在不远处的黄花树下^*,负手迎风而立,白色的身影仿佛萦了一层淡淡的金光,映着飘飘下落的片片树叶,如梦似幻*。

    听到声响*,东方珩转过身**,面容俊美无筹,目光深不见底:“谈完了^!”

    “嗯**!”沈璃雪点点头^*^,目光微笑,走过来*,与东方珩并肩走向皇宫外^^。

    “查清事情真相了^?”东方珩轻声询问,沈璃雪目光带笑的模样,他还是第一次见*。

    “没有!”沈璃雪摇摇头:“田美人很聪明,没透露太多东西*,不过*,最晚明天*^,丽妃应该就会着手调查这件事情了……”丽妃是后宫嫔妃,由她来调查**,比自己动手要方便的多……

    “?*?*!”一道凄厉的惨叫穿透云层^、响彻云霄^,震惊了距离冷宫不远的沈璃雪和东方珩^。

    沈璃雪一惊:“出什么事了*?”

    东方珩锐利的眼眸瞬间眯了起来***,周身萦绕着浓烈的肃杀之气:“惨叫声是从冷宫里传来的*^,田美人出事了!”

    揽住沈璃雪的小腰^^,东方珩凌空飞起^^*,沈璃雪眼前景色快速变幻**^,还来不及晕眩**^^,她双脚已着了地,侧目望去,两三只死老鼠倒在地面上*,四肢张开,七窍流血^,显然死时十分痛苦^。

    再向里望,房间门口^^,一名女子倒在地上*,脸朝下^,看不清她是生是死,乱蓬蓬的头发披散^,映着荒凉的地面*,说不出的诡异*。

    “娘娘*!”沈璃雪试探着走上前^**,田美人静静侧躺着,毫无动静^。

    沈璃雪慢慢伸出小手^,扶住田美人的肩膀^,将她翻过了身,顿时*,一张血腥的脸庞映入眼帘,额头破了一个大洞**^^,正汩汩向外流着鲜血,双眸圆睁着*,死不瞑目,满面震惊的模样仿佛经历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沈璃雪见多了死人,并不害怕*,小手轻轻探探田美人的脖颈^,对凝神查探的东方珩摇摇头:“已经死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几名宫女^,太监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看到死状凄惨的田美人,高叫着四下散去:“来人哪^^,死人了……”

    田美人虽被打进了冷宫*,但她毕竟还是皇宫的妃子*,死的不明不白^,不好对人交待*,皇后,丽妃,太子,苏雨婷等人都到了冷宫^,静静坐在一边,等仵作的验尸结果^^。

    “璃雪姐姐,你和安郡王不是早出宫了吗?怎么会在这里?”苏雨婷走上前来^,眸中满是关切,但她的询问声^,也将皇后*^*,丽妃的目光吸引了过来^,田美人死后^,沈璃雪是第一个出现在冷宫的人呢。

    “我见时间尚早,就让安郡王带我四处看看宫中风景*^,走到这附近时*,听到惨叫*^,便赶了过来**!”沈璃雪漫不经心的敷衍着,东方珩早命人支走了附近的宫女*^,太监,她进冷宫之事^*,没人看到,谎话随她怎么编*。

    “那真凑巧^!”苏雨婷意味深长的说着,眸光有些暗淡*,似乎在为田美人的死感到惋惜*。

    瞬间,众人怀疑的目光纷纷集中到了沈璃雪身上,田美人虽被关进冷宫^**^,但一直都好好的,为何沈璃雪一来*^,她就死了^**?事情有些蹊跷。

    沈璃雪冷冷一笑:“是啊*,田美人死的很凑巧**^,我一到附近*,她就出事了^^,那凶手很是残忍*^,连知情的老鼠都没放过!”

    沈璃雪的话与苏雨婷相近**^,但意思完全相反***,苏雨婷的话可暗指她害死田美人,她的话则说明,有人故意害死田美,嫁祸于她^^。

    众人顺着沈璃雪的目光望去*^^,果然看到了几只死老鼠,在老鼠尸体不远处,还零散的遍布着一些糕点末*。

    仵作捡起糕点仔细验过^,恭声道:“回娘娘*,糕点的确有毒*!”

    皇后的眼眸瞬间眯了起来,冷冷扫过站在一旁的宫女,太监们:“是谁给田美人送的点心*^?”

    “是……奴婢……”

    一名小宫女颤抖着站了出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瑟瑟发抖的不??耐罚骸疤锩廊税怨鸹ǜ?,奴婢送来时*,还悄悄尝了一口^,这糕点绝对好好的^^*,就算有毒*,也是后来有人放进去的^,与奴婢无关啊……”

    “除了你们,还有谁接触过田美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丽妃冷冽的目光望过宫女^**,太监后*,还淡淡扫了一眼沈璃雪^。

    “回娘娘,奴婢们听到惊叫跑进冷宫的时候**,看到了……”宫女望一眼沈璃雪*,快速低了头:“沈小姐正站在田美人身边*,还抓着她的肩膀……”

    “宫女们就守在冷宫外,就算璃雪从附近经过,也不可能赶在她们之前来到冷宫吧***!”丽妃望望田美人凄惨的死状^^,冷冷一笑:“还是说^^^,田妹妹额头的血洞^,是璃雪故意押着她撞上去的?”

    “娘娘,冷宫的事情*^,您应该知道一些吧*,您就这么肯定*,宫女会老老实实呆在门外守着*,而不是跑去其他地方玩乐?”沈璃雪望望糕点的残渣^,隐有片片枯萎的桂花:

    “我记得田美人曾说过**,整个皇宫^,她与丽妃娘娘最亲^,娘娘肯定也是知道她最喜欢吃桂花糕吧***!”

    “你什么意思*?”丽妃一拍椅子站了起来,美丽的眼瞳深处闪烁的寒光*,恨不得将沈璃雪生吞活剥:“怀疑本宫在糕点里下毒?”

    “我只是就事论事**,娘娘何必动怒^^!”沈璃雪蹙了蹙眉:为何自己一提毒^*,丽妃就像动物被踩到尾巴一样乍了毛*^,难道那糕点里的毒^*,真是她下的?

    “都别吵了*^!”皇后看够了戏*^^,手扶额头,故做无奈的出声制止:“听听仵作怎么说**^^!”

    沈璃雪抬头望去^*,仵作已经检查完了尸体*,正快步向这边走来:“禀皇后*,丽妃娘娘*,田美人是撞门死亡**^,现场没发现他人痕迹^***,应该是自?*?^!”

    沈璃雪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自己和田美人讲清那天的实情*^,她知道自己算计错了人^,肯定会想方设法再获圣宠才对,不可能撞门死亡……

    “本王和沈璃雪一起来的冷宫,可担保事情与她完全无关^!”东方珩缓步走了过来**^,锐利的目光让人不敢直视***^。

    “田美人是自尽**,与任何人都无关*^*!”丽妃微微笑着,妖娆妩媚的眼神不时瞄向东方珩*^。

    “时候不早了,本王奉太后之命*^,送沈璃雪回府,先行告退^**!”淡淡说着*,东方珩转向沈璃雪:“走吧!”

    “臣女告退!”行过礼**,沈璃雪未再理会冷宫里众人^^**,和东方珩一起走出了冷宫**。

    上了马车,淡淡香气弥漫^^,紧张的神情瞬间轻松不少,沈璃雪皱紧眉头:“东方珩*,你觉得谁是害死田美人的真凶?”皇后^,丽妃她们走进冷宫的时候,沈璃雪想套套谁是真凶,就没让东方珩帮她做证^,可丽妃**^,皇后,苏雨婷都非常聪明^**,她没套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暂时猜不到!”东方珩目光凝深:“不过,那人轻功极高^^!”他带着沈璃雪到达冷宫的时候,那人居然已经逃的无影无踪了^*^^。

    沈璃雪眼眸微微眯了起来:“那人是什么时候潜进冷宫的?”她和田美人在冷宫说话的时候,没察觉到那里有人。

    “在咱们走了之后!”东方珩一直站在冷宫外^,查探着五十米内的情形,他们第一次离开冷宫前**^,附近还没有高手^*。

    “他杀田美人是为了嫁祸于我吗^?”若真是如此,他的手法就拙劣了些。

    东方珩轻抿一口茶水,墨色的眼瞳在水雾中明暗不定:“仵作最后的查看结果是自尽*,应该是田美人知道了什么不应该知道的事情*,那人要杀人灭口^^^*!”

    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沈璃雪眉头微皱^,会是什么事情让她惹来了杀身之祸……

    “东方珩*^,东方珩……”

    熟悉的呼唤传来*,沈璃雪拉开车帘向外望去*^,南宫啸身骑快马,急急忙忙追了过来*^,邪魅的眸底冰冷流转^,沈璃雪眼皮跳了跳,不会是别院的事情闹的大**,他来找东方珩算账吧*!

    南宫啸来到车窗前,目光透过沈璃雪望向东方珩,目光有些闪烁*^,没有预料中的大叫大闹,而是不情愿道:“多谢你了?**^!?br />
    “你突然间怎么对他这么和善?”沈璃雪一怔,南宫啸和东方珩一直不对盘,见面就针锋相对*,上午时分^,东方珩刚刚算计过南宫啸^,他气愤难忍**,怎么到了傍晚^,他居然服软了^,还向东方珩道谢。

    “这里可不是说话的地方*^^,回圣王府吧!”仿佛早就料到南宫啸会来^,东方珩没有太大反应,淡淡说着拉下了车帘^,马车快速赶往圣王府^。

    同样的琼花树下,同样的小方桌^,同样的三个人^^,坐在同样的位置*^,却少了昨天的针锋相对^*。

    南宫啸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大口,目光极是复杂:“你让我喝琼浆玉液*,吃果子腹泄,都是为了制造条件**^,让我发现端倪*?”

    东方珩没有说话,眸中闪烁的高深莫测的光芒算是默认了:“你泡了一晚热姜水,都没听到屋外有异常声音^^?”

    南宫啸的面色瞬间变的有些难看,他不止一次听到轻微的脚步声^,以为是为他提热水的下人*^*^,便没有在意^*。

    东方珩望南宫啸一眼:“果然是安逸生活过惯了***,你连最基本的警觉都没有了……”

    “你在京城呆几年试试……”南宫啸嘴上不服输的争辩着,目光不自然的闪了闪,那座别院里的人*,全都是他的心腹,所以*,他才没有怀疑……

    “本王可没你这么愚蠢……”东方珩冷声反驳着*^,右手轻抚上了心口^,隔着层层衣服,他都能清楚感觉到那里的伤痕……

    “你们究竟在说什么^?”沈璃雪听了半天^,只能听明白最大概的意思*,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听不懂。

    “南宫啸别院里,有两名下人被下了蛊^^^!”东方珩望望面色阴沉的南宫啸**^,继续解释:“那蛊十分特殊,一雄一雌^,要找一男一女*,在月最圆时下到他们身上,养三个月*,在第三个月的月圆之夜,催动雌雄双蛊破体而出,结合后形成新的毒蛊,可控制人的心智……”

    顿了顿**^,东方珩轻声道:“今晚是第三个月的月圆之夜……”

    “新蛊出体就要寻到宿主,否则就会干渴而死^^,所以^,下蛊之人^,肯定是针对别院中某人来的*^^?^^^!贝斯坪苣雅嘌鴁^,培养出来的,绝对不会针对普通人,整个别院*,南宫啸身份最高贵。

    他算计南宫啸泡热姜水,南宫啸居然什么都没发现^,天亮后什么都不做,跑去街上邀请沈璃雪用膳,无奈之下^,他只好使用最后的杀招,让人打破美人头,露出带蛊的血……

    “难道那人要将新蛊移进南宫啸体内*^?”沈璃雪一惊^^,想不到世间真有这么歹毒的控人之法,如果东方珩没有发现端倪^**^,那今晚南宫啸就凶多吉少了^^。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南宫啸不满的嘀咕着^^,别院总管告诉他下人中蛊时^,他还以为是东方珩命人向他示威的*,直到查出那蛊中了三个月了,他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东方珩望了南宫啸一眼:“告诉你,你会相信吗**^?”

    南宫啸瞬间哑然^^^,他和东方珩矛盾颇深,如果东方珩将实情直言相告,他还真不会相信……

    “你是怎么发现的*?”南宫啸天天呆在别院^,什么都没察觉到,东方珩不过回京半月多,居然就将他别院的事情摸的一清二楚了。

    “本王一名朋友^^^,喜欢吹笛,无意间在你别院外吹奏了一曲,险些催动那两人体内蛊虫*,故而发现异常*!”东方珩淡淡回答着*^,轻抿一口茶^^,墨色的眼瞳隐在淡淡水雾中,异常深邃,让人琢磨不透:“那两个人死了没有^?”

    “还没有!”南宫啸面容阴沉*,邪魅的眸底冰冷流转:“我把他们秘密关起来了^,引那名幕后主谋现身*^^!?br />
    东方珩望望天空:“天已经黑了^*,你快些进宫找陈御医,赶在月圆前把你体内的毒解了……”

    “我中毒了吗?”南宫啸惊讶*,为何他没有半分感觉*^。

    东方珩淡淡望一眼南宫啸:“那新蛊需要药引才会跑进人的身体,你应该连续服用了一月无色无味的药物了^,药量很轻^^,不易察觉*^,等到发作时才会有症状显现……”不然你以为别院那么多人,那蛊为何单单要跑进你体内?

    “沈璃雪的银针也能解毒吧^*,让她给我针灸,我就不跑去皇宫浪费时间了*!”说着**,也不管沈璃雪是女子*,东方珩还坐在对面,南宫啸就要宽衣解带^**。

    “她不懂蛊**,解不掉你身上的药引毒!”东方珩瞪了南宫啸一眼,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真的^^^^?”南宫啸看向沈璃雪^,将信将疑^。

    沈璃雪点点头,目光清澈:“普通的毒我是可以解的*^,蛊毒我没接触过*!”

    “那好吧,我去皇宫!”南宫啸无奈的系好衣带^,双足轻点****,修长的身形瞬间飞出了圣王府^。

    “东方珩^,你要帮南宫啸吗?”敢以蛊控制明南王世子^^,那人肯定不简单。

    东方珩墨色的眼瞳中闪过一道暗芒:“我已经布好了局,只等月圆时请君入瓮了……”

    突然^,一阵悠扬的笛声响起,明明是悠美的乐声^,却听着十分刺耳**^,沈璃雪柳眉微皱:“这是什么声音^*?”

    东方珩刹那间变了脸色^^,抬头望去,半空中^^,一轮圆月散发着淡淡的光芒:“这是引蛊笛声,糟糕^,南宫啸出事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062》,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062 田美人之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062并对腹黑郡王妃062 田美人之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06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