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 渣母渣女掉粥桶

    雷氏^,沈盈雪,赵姨娘^^,沈采萱坐马车来到布粥街时**,沈璃雪,丁嬷嬷和几名侍卫正站在粥桶前布粥*,衣衫褴褛的乞丐们,手拿破碗,排着还算整齐的队**,一个一个陆续上前,领过粥后*,喜笑颜开&^,对沈璃雪**、侍卫连声道谢&&。

    “夫人**!”看到雷氏下了马车&,丁嬷嬷急忙将勺子交给一名侍卫^&,快步走了过来^,目光灿灿的^,低了头不敢看她的眼睛&&。

    雷氏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不是早吩咐过等她来了再布粥吗^*?怎么提前开始了*?

    丁嬷嬷压低声音***&,添油加醋的将事情始末讲述一遍,摘清了自己的责任&^,将所有事情都推到了沈璃雪身上**,临了^,还加了一句:“奴婢想阻拦*&&,但没拦住&,大小姐威胁要赶奴婢出府^^^^,众目睽睽之下&&^,奴婢逼不得已才……”

    又是沈璃雪*!

    雷氏微眯了眼眸望去*&,沈璃雪盈盈立于粥桶前&,优雅&,熟练的为乞丐们盛粥^,温暖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明媚的小脸比天上的朝阳还要耀眼&,水绿色的衣袂随风轻飘^,美的如同画里走出的仙子。

    一阵寒酸味飘来,却是两名老年乞丐*^,相互搀扶着自她们面前走过,略带激动的议论声随之传入耳中:“那位相府千金心肠真好……”

    “是哪&&,长的也漂亮&,一定会有好报的……”

    沈盈雪气的咬牙切齿*^,粥是她们命人熬的*,马车*,车夫也是她们安排的&**,沈璃雪不过是坐了个软轿&,赶在她们之前跑来了这里,就揽走了所有功劳**^,成了乞丐们的大恩人,凭什么,凭什么癪^?^^?

    雷氏微微变了脸色&&,布粥*,是她为自己和沈盈雪扬美名所出的计策^*,没想到沈璃雪横插一脚&^,将此次布粥改成了她成名的踏脚石……

    “娘*,咱们去拆穿沈璃雪的虚伪面容!”沈盈雪美眸喷火,愤愤不平,拿别人的劳动成果当成自己的功劳*&,虚伪小人一名^&,定会遭万人唾骂&。

    “不可^^!”雷氏急声制止,她们是相府主人&,沈璃雪也是相府千金^,算起来^*,是一家人*,当着这么多乞丐的面*&,为了布粥相互指责^,就像泼妇骂街一般&,只会让别人笑话&*^,沈璃雪臭名远扬&,她们也好不到哪里*^,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蠢事^,还是不做为妙&&。

    “那咱们费尽心力苦心经营的一切^^,就这么拱手让给沈璃雪了^&!”沈盈雪美眸喷火^,眸底满是不甘与气急败坏。

    “当然不是&^!”雷氏微微笑着*,款款向粥桶走去:“现在布粥也不算晚*!”

    “夫人**,盈雪妹妹^,你们来了!”沈璃雪一边微笑着同雷氏^,沈盈雪打招呼,一边为乞丐们盛粥:“刚才我在盛粥,无法前去迎接,夫人^*,妹妹莫怪^^!”沈盈雪居然没跑过来吵闹^,真沉得住气!

    乞丐们纷纷望向雷氏,沈盈雪*^^,目光质疑^&,不似对沈璃雪的友善:同是一家人来布粥,为何绿衣的千金来这么早,她们来这么晚*?

    沈盈雪美眸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不是她们来的晚*^,是沈璃雪耍了阴谋&&,走在了她们前面……

    雷氏相对镇定许多,笑容和蔼:“璃雪布粥安民,我夸奖还来不及,岂会怪罪,在府里熬粥太久&*,有些累&&,来晚一步,没有耽搁布粥吧?”

    沈璃雪微笑:雷氏真是聪明&&,假意关切着自己&,还不忘间接告诉乞丐们^,这粥是她熬的,来晚是因为为熬粥耗费了心力!

    “布粥刚开始^*^,夫人没有来晚&*^*!”沈璃雪坐的软轿不比马车快多少,再加上丁嬷嬷的阻拦&*,时间十分紧迫^*^,她这一桶粥才布下五分之一不到……

    “盈雪&^,采萱*^,帮忙布粥吧*!”墙角闪过一道人影&,雷氏眸光沉了沉^&,未再多说什么&,领着沈盈雪,沈采萱走到粥桶前,接过侍卫们手中的勺子开始布粥&,虽然晚了些*,美名被沈璃雪抢走大半&^,但她们布粥的目的,可不仅于此……

    雷氏悄悄抬头*&,望向不远处的一扇窗子&,嘴角轻轻扬起一抹诡异的笑……

    那扇窗子后是一间装饰豪华的雅间**,坐在其中,可纵观好几条街道的情景^,一名四*、五十左右的中年男子静静立于窗子旁^^,俯视着雷氏等人布粥的情形&*,目光深不见底&,嘴角更微微上扬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相府家眷倒是乐善好施!”

    声音沉稳,平静&*^,让人听不出他话中的真正意思^*。

    “是??^!”东方湛站在对面,目光扫过布粥的雷氏^&,沈盈雪*^,沈璃雪&,回答的含糊其词,尤其是在看到沈璃雪明媚的笑容时,心中莫名的闪过一丝疑惑,这场布粥,真的可以顺利完成吗&?

    雷氏一向养尊处优&,没做过这种粗活,更何况&,她又是丞相夫人,身份尊贵&,不宜过度劳累,象征性的布了几碗粥&,做了做样子,就将事情交给嬷嬷,自己坐到一边休息了。

    沈采萱一向自恃清高&,最不是待见贫穷之人,为扬美名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来了这里,闻着乞丐们身上散发的阵阵恶臭,她都快要被熏昏了,见雷氏休息了,她也随便找了个理由,跑去雷氏身边服侍……

    反倒是沈盈雪&,盈盈玉立,礼貌得体&&,微微笑着一副标准的大家闺秀模样&,不厌其烦的为乞丐们盛粥,丝毫都未喊累。

    沈璃雪微笑,沈盈雪身为相府嫡出千金&&&,一向娇生惯养,从未干过活&&,今天怎么变的这么有耐心了?虽说她布粥时&,拿勺子的姿势不太对,盛的粥也是有多有少&,十分不均匀&,但也是在行善……

    一名乞丐走上前来,阵阵酸臭味飘散&&,礼貌微笑的沈盈雪紧紧皱起了眉头&&,眸底闪过一丝浓浓的厌恶,强忍着恶心为那人盛了粥,快速打发他离开……

    沈璃雪雪眸微眯:看来沈盈雪是讨厌布粥的,她这么卖力表现&,应该另有目的……

    雷氏坐在临时搭成的凉棚里&,轻抿着茶水,目光不时望望布粥的情形&&,一名十岁左右的小乞丐端着一只破碗跑到队伍中,领了一碗热粥,笑嘻嘻的端走了&&&,片刻之后,他又跑了回来&&&,挤进队伍里又领了一碗粥……

    雷氏皱皱眉,并未多言&&&,身旁的沈采萱忍不住了&&,急步上前&&&,雷氏想拦&&,已然来不及,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但愿她不要将事情闹大。

    沈采萱挡住小乞丐的去路,冷声训斥道:“小弟弟,一个人只能领一碗粥,你把粥都领光了,别人怎么喝?&??”

    沈采萱高昂了下巴,责备的目光狠狠射向沈璃雪&&,小男孩一次粥是在沈璃雪旁边领的&,另一次是在她那里领的&&,她没长眼睛,看不到有人领重了吗?

    “我领粥不是自己喝的&,是给重病的爷爷、奶奶喝&!”小男孩的声音脆生生的&&,带着丝丝怯意。

    同是乞丐&&&,彼此之间有些了解,附近的乞丐们都知道小乞丐的情况&,纷纷望向沈采萱&&&,眸中满是责备&,窃窃私语:

    “这人是真善还是装善&&,人家重病不能动,让孙子来领个粥都不成……”

    “就是,虚伪!”

    “我只是……只是……”沈采萱一张小脸红一阵,白一阵&&,绞尽脑汁也没说出合适理由&&,最后瞪了小男孩一眼&,狠狠跺跺脚,快速奔回了雷氏身边&。

    众人看雷氏的目光&,瞬间也带了异样,不会是那位夫人指使那千金前来训斥的吧&!

    沈璃雪故做无奈的笑笑:“采萱真是太冲动了!”她的所作所为将雷氏一行人的虚伪暴露在了众人面前,这扬起的是美名&,还是臭名,犹未可知啊&。

    沈璃雪明媚的笑容,看到沈盈雪眼中是浓浓的炫耀与挑衅,强忍了怒气&,压低声音道:“沈璃雪,这一切不会是你故意设计的吗?”

    “妹妹说的哪里话,我也是相府千金&,相府的名声关系到我的将来&,大庭广众之下算计你们对我有什么好处&?”沈璃雪毫不客气的反驳&。

    小乞丐爷爷、奶奶身体有病&,她不过是嘱咐那小乞丐多来领几次粥,其他的,可是什么都没做,若是雷氏,沈采萱心胸开阔些&,事情怎会闹成这样。

    “不是最好&!”沈盈雪恨恨的答应一声,悄悄将一些小颗粒撒进了沈璃雪面前的粥桶里,嘴角扬起一抹诡异&&,阴冷的笑。

    沈璃雪仿佛没有看到,拿起勺子将粥搅匀,几点粥沫不经意的掉落进沈盈雪的粥桶里……

    太阳越升越高,来领粥的人却丝毫都没有减少&&&&,沈璃雪累的手臂酸软,正准备去凉棚里休息休息&,几名乞丐相互搀扶着来到粥桶前,衣衫破烂,身体赢弱&,双目赤红,怒声道:“你们布的这是什么粥&&,我们喝了之后,不停拉肚子,都快虚脱了……”

    沈盈雪眼睛一亮,却故做不知的急声道:“这么多乞丐喝了粥都没事&,就你们肚子不舒服&,你们是不是吃其他东西了?

    乞丐恨恨的瞪着沈璃雪&,沈盈雪等布粥之人:”除了喝粥外,我们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

    ”这……“沈盈雪心里乐开了花,面上却故做为难:”我们熬粥时非常仔细&&&,照理说,不会混进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你们还记不记得是在哪个桶前领的粥?“

    乞丐们一怔,愤怒的目光猛然射向了沈璃雪:”听闻其他乞丐说,她那桶粥味道最好&&&,我们便排队去领,没想到那粥居然有问题……“

    沈盈雪心中冷笑,却故做不知的惊呼:”姐姐&&,是你熬的粥出了问题&?熬粥要仔细&,你没放什么不该放的东西吧!“

    ”熬粥的材料可是夫人分配给我的!“沈璃雪心中冷笑&,难怪相府各房各院的桶都贴了标记&,又规定谁熬的粥谁来布&,原来是为了算计自己&&。

    沈盈雪幸灾乐祸的目光宛若利刃落在沈璃雪身上:”材料分配给了你&&,你可以随意添去,别人可是做不了手脚的!“

    她熬的粥害人腹痛&,肯定会被人指责,唾骂&&,再严重些&,说不定会被暴怒的乞丐们狂打一顿&,哼,谁让她抢着跑来布粥街,抢自己功劳的,活该!

    乞丐们愤怒的目光狠狠瞪着沈璃雪:”小姐,人证物证据在&,你还有何话说&&?“

    她们果然真是早有准备&&,成足在胸,设好了圈套,只等着自己跳进陷阱&,一旦证实她的粥有问题,那她必定会受千人指责,万人唾骂,伪善的罪名她就一辈子都摘不掉了,并且,以沈明辉性子,定会痛恨她&&&,轻则赶出相府,再严重些,她可能要在相府的柴房里过一辈子了……

    望着乞丐们愤怒,骇人的表情,沈璃雪忽然轻笑:”我熬的粥绝对没问题,若是不信,我可以喝给你们看!“

    在沈盈雪幸灾乐祸,乞丐们严重怀疑的目光中,沈璃雪从自己粥桶中缓缓盛了碗粥&,慢慢喝下&。

    半盏茶,一盏茶&,两盏茶,随着时间的流逝,沈盈雪得意的笑容微微凝固,心急如焚&,她的粥明明有问题,为何她没出事?还是说&,她体质好,撑的时间长些……

    闹事的乞丐们相互对望一眼,面面相觑:他们明明看到一些乞丐喝了粥后拉肚子&&,有人悄悄告诉他们&,那些乞丐是在绿衣千金这里领的粥……

    ”相府熬了白米粥四桶,小米粥三桶,我这里布的是白米粥,另外还有三桶白米粥&,你们是不是记错领粥的地方了?“沈璃雪微微笑着淳淳善诱&,鱼儿就要上钩了。

    ”记错了,记错了&&,的确是我们记错了……“乞丐们讪讪的&,随声附和沈璃雪的话,掩饰尴尬,他们根本没从沈璃雪这里领过粥,听人说她的粥有问题&&,就义愤填膺的奔来问罪了。

    沈盈雪心中压抑的怒火腾的燃烧起来:”姐姐什么意思&,怀疑我的粥有问题吗&?“

    沈璃雪目光清冷:”我只说我的粥没问题,可没说怀疑妹妹……“

    沈盈雪咬牙切齿,四桶白米粥,有三桶是她和雷氏命人熬的&&,沈璃雪的没问题,那不就是间接指责她们的有问题。

    见乞丐们怀疑的目光纷纷望来,沈盈雪如法炮制&&,慢腾腾的从自己粥桶里盛了碗粥&,傲然道:”看清楚了!“这粥是她命夏锦监管着熬的,应该没什么问题。

    沈盈雪喝了口粥,顿时紧紧皱起了眉头:没有小菜,这白粥又没任何味道&&,难以下咽啊,真不知道沈璃雪怎么喝下去的!

    沈璃雪和乞丐们从旁虎视眈眈的看着,她又不能放弃&,只得硬着头皮,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白粥清淡如水,她很不习惯,每喝一口都要咀嚼半天&,看的乞丐们都替她着急&&,喝碗粥而已,怎么这么慢&?

    突然&,沈盈雪腹中传来一声轻响&,紧接着居然腾起阵阵痛意&,似有万马奔腾,沈盈雪一惊&,下意识的放下粥碗,捂住了肚子&。

    沈璃雪冷笑,这么快就发作了,面上却故做不知的询问道:”妹妹这是怎么了?腹痛吗?“沈璃雪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让附近的乞丐们听到&。

    前来讨公道的乞丐瞬间明白,狠狠的怒瞪着沈盈雪:”原来是你的粥有问题!“

    ”不是,不是的……“腹中疼痛,又被乞丐指责&&,沈盈雪心急如焚,她明明将巴豆下到了沈璃雪粥里&&&,为什么有问题的会是她的粥?

    ”她居然给咱们布有问题的粥!“乞丐的质问声引起了连锁反应,那些腹痛的乞丐纷纷围了过来,狠瞪着沈盈雪&,赤红的眸底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虚伪……伪善……无耻小人……“

    ”不是的……你们误会了……“他们虽是乞丐,但人数众多,围在一起&,场面甚是壮观,每个人都恶狠狠的盯着她,仿佛想将她生吞活剥&。

    沈盈雪久居后院&&,哪见过这种阵势,吓的有些发抖&&&,腹中还疼痛着&,她不知道要如何处理了,急声呼唤:”娘&,娘……“

    ”各位,有话好好说!“雷氏挤开人群走了过来,不悦的望了沈盈雪一眼&&,眼看着粥就要布完了,今日的善举会得到别人的赞扬,哪曾想临了竟出了这种事&。

    悄悄命侍卫们形成阵势,?;ぷ抛约汉蜕蛴?,雷氏优雅端庄的面向众乞丐,雍容华贵&,气质不凡&,微垂的眼睑,隐隐有种俯视众人的感觉:”白粥之事&&,是个误会……“

    冷眼望向沈璃雪&&,雷氏目光冰冷:事情肯定和她脱不了关系&,先处理眼前事情&,回府再和她算账&!

    ”我们亲眼所见&,还有什么误会&?“雷氏的高高在上,一副施恩的模样&,让乞丐们很不舒服&,怒气冲冲的指责着:”不想布粥就不要假慈悲……“

    ”就是,在布的粥里做手脚,害我们虚弱的都站不起来了……“

    ”兄弟们&&,少和她说废话&,砸了她那害人的粥桶……“

    吼&!一颗石激起千层浪&&,愤怒的乞丐们吼叫着蜂拥而上&,推开忙乱的相府侍卫&,冲到了惊慌失措的雷氏,沈盈雪面前。

    雷氏虽是丞相夫人&,却也久居内院,从未见过这种暴乱的情形,望着疯狂涌来的乞丐们,茫然失措拉了沈盈雪,转身就欲逃离,却被愤怒的乞丐们揪住衣服狠狠扯了回来,手一松,母女们瞬间被人挤开。

    ”我可是丞相夫人,你们敢……唔……“雷氏话未落&,已被人揪住头发,狠狠按进了粥桶里,雷氏喘不过气&&&,下意识的双臂胡乱抓,拼着力气抬起了头,端庄的脸上布满粘稠的白粥,白色颗粒顺着脸颊缓缓下落&&,模样极是狼狈……

    ”娘,救我,救我啊……“沈盈雪被几名乞丐合力高高举起,大惊失色的惊声尖叫着,美丽的小脸上布满了泪痕&,配上她那扶风若柳的身姿,一眼望去,甚是可怜。

    乞丐们愤怒到了极点,根本没人怜香惜玉,抓着沈盈雪,狠狠砸进了粥桶里:”扑通&&!“白粥四溅,沈盈雪脸上,发上,身上沾满了粘粘的白粥,模样甚是狼狈。

    但乞丐们还不解气&,将她提起来&&&,砸进去&,提起来&&,再砸进去&&,反复几次&,沈盈雪满身全是白粥,白色的颗粒顺着脸颊,衣服悄然滑落,那模样已不是狼狈一词所能形容的。

    更有好色的乞丐&&,趁着人多混乱,悄悄触摸雷氏&,沈盈雪的胸和屁股,柔软的弹性,让他们爱不释手,摸摸&,再摸摸,沈盈雪的哭喊&,雷氏的怒斥声夹杂在乞丐们的愤怒声中&,形成一曲杂乱的乐章……

    沈璃雪站在人群外,冷眼旁观沈盈雪&,雷氏被羞辱,嘴角轻扬着冰冷的笑:乞丐们腹痛&,并没有怀疑粥有问题&,就算怀疑了,他们也不敢前来挑事,偏偏沈盈雪故做聪明,让人煽动乞丐们前来找自己麻烦,那些喝了问题粥的乞丐间接被壮大了胆&&&,就群起而动手了。

    今天这种局面,可是她自找的,如果她不往自己粥里下巴豆,自己就不会悄悄将那些巴豆倒回她粥里&,现在她也不会这么倒霉了&!

    沈璃雪轻轻转身&,清冷的目光望向不远处的一扇窗子,雷氏坐在凉棚里休息时,总是不经意的看向那里,窗子后应该坐着一位或几位位高权重之人……

    沈璃雪静静站立着,衣袂轻动,嘴角轻扬&,墨色眼瞳中折射的锐利光芒仿佛洞察一切,窗子旁的东方湛莫名的眼皮一跳,距离这么远,沈璃雪应该看不到自己,可不知为何,他有一种被人看穿的感觉……

    注视着下方的混乱,中年男子眉头紧紧皱了起来&&,漆黑的眼瞳深不见底,冷声道:”回宫&!“真是一出无聊的闹剧!

    街道十分混乱&&,走廊只传来熟悉又沉重的脚步声&,没有人的说话声&,甚至于,连呼吸声都很轻微,气氛十分压抑&,沈明辉站在雅间窗前,目光冷冽,面色铁青,一股恶气堵在了胸口,上不来,也下不去&,堵的人心口生疼。

    他请求湛王请皇帝来此处用早膳&,是为让他们一观相府主人乐善好施,证明他沈明辉忠君爱国&,为君分忧&,在重大的国事面前,相府那些小事根本不值一提,皇帝不会忽略他让女儿顶罪之事,在国事上会更重用他。

    可是&&,皇帝看到了怎样的一幕?

    丞相夫人假慈善,她不到&,宁愿让乞丐们饿着,也不给开桶布施&,好不容易布粥了,那熬的粥又出了问题,乞丐们喝了,肚子疼,激起了民愤,将布粥的尊贵夫人拖着打,丢人啊,丢死人了&。

    此次布粥,的确扬名了,但扬的是臭名&,远扬整个青焰京城,他苦心布置的完美无缺的计划,怎么会变成这样?

    目光望到迎风而立的绿衣女子&,沈明辉目光一寒&,璃雪,这件事情,肯定和她脱不了关系!

    胸口一阵血气翻腾,沈明辉抑制不住,一口老血喷了出来,整个人软软的倒在了地上,意识消散前,听到侍卫们的惊呼:”沈丞相……“

    ”住手,都住手&!“顺天府眉头紧皱,满面正色,带着大批人马自街角飞奔而来&,乞丐们先是一愣,随即鸟作兽散:”官差来了&,快跑??!“

    乞丐们身体虚弱,逃跑的速度却是极快,片刻功夫&,满大街的乞丐消失的干干净净,丫鬟,嬷嬷上前&,将满身白粥,发髻凌乱,衣衫不整,狼狈不堪的雷氏&,沈盈雪扶了起来:”夫人,小姐!“

    雷氏身为丞相夫人&&&&,都是以端庄贤淑的模样示人,像今天这般狼狈的样子&&,丫鬟&,嬷嬷,沈采萱,赵姨娘还是第一次见,想笑&&&,却又不敢笑&,低了头为她清理脏污,面容十分古怪。

    ”你们是怎么护主的&,看到我和夫人被人欺负&,就不会上前帮忙吗?“沈盈雪受了委屈&,满腹怒气萦绕,堵的胸口疼,对着丫鬟,嬷嬷侍卫们发了出来。

    丫鬟,嬷嬷们相互对望一眼&,连大气也不敢出,当时场面太混乱&,就连身强体壮的侍卫们都被乞丐们挤到了一边,柔弱的她们哪能挤进来救主&。

    ”沈夫人&&,沈小姐&!“顺天府下了马,快步走了过来&,间接为丫鬟&,嬷嬷们解了围,望着满身白粥,狼狈不堪的雷氏,沈盈雪&&,面容十分古怪,怎么看都像是憋笑到要内伤了&&&&。

    好心好意前来布粥,却弄巧成拙&,让乞丐们追着教训&,这种千年奇事不但发生了,还让他看到了,顺天府轻咳一声,平复情绪,轻声道:”你们没事吧!“

    雷氏静静站立,任由丫鬟&&,嬷嬷为她擦拭满身粥污,雍容的气势不减:”多谢大人关心,我们没事……“

    ”大人&,您一定要将那些刁民绳之以法&,我们好心好意来布粥&,他们居然这般无法无天……“沈盈雪愤愤不平,怒气冲冲的报怨着&&。

    ”那是自然!“顺天府语气凝重&,精神却不甚集中&,明显是在敷衍!

    ”沈璃雪,是你害我&!“侧目&&&,沈盈雪看到了完好无损的沈璃雪,美眸中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

    ”妹妹,指证别人要有证据,不可信口雌黄&,胡言乱语&&,众目睽睽,你是被乞丐折磨&,和我有什么关系&&?“沈璃雪微微笑着,目光清新自然,眼瞳却幽深到了极致&&&,隐隐带着魔气,摄人心魄&&。

    沈盈雪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不敢看沈璃雪的眼睛,却也不想轻易放过她:”咱们同在这里布粥,我和母亲被乞丐整的这么狼狈,你却半点事情都没有,还说你没做手脚……“

    ”妹妹和夫人熬的粥有问题&,他们喝了腹痛,才找你们麻烦,我的粥没问题,他们当然不会教训我!“说着&,沈璃雪望了安然无恙的丫鬟,嬷嬷们一眼:”乞丐们虽野蛮,却不会波及无辜之人……“

    相府来了这么多人,不止沈璃雪&,沈采萱,赵姨娘等人也都是安然无恙的。

    沈璃雪!沈盈雪气的咬牙切齿&,照她的意思,自己和母亲被乞丐教训&,是罪有应得了……

    轻抿一口茶水,沈璃雪望一眼雷氏和沈盈雪,淡淡道:”夫人&,妹妹,你们这身装束,着实不雅&,还是回府换件衣服吧,这里的烂摊子&,我会命人收拾的!“

    沈璃雪侧目望向不远处那扇黑漆漆的窗子,里面的人都已经走了,雷氏也没必要再继续演戏了。

    雷氏悄悄望了眼窗子,眸底闪过一抹凝重&&,眉头紧紧皱了皱:”盈雪,随我回府!“她们现在太狼狈,气势上就已经输了三分&,再加上她们刚经历一劫,心绪烦燥,沈璃雪却一直都在气定神闲的养精蓄锐,若是现在与她交锋,她们几乎没有赢的可能&&。

    先回府洗漱&,装扮清爽了再教训她不迟&。

    雷氏的命令&,沈盈雪不敢反驳,狠瞪了沈璃雪一眼,强忍了怒气,和雷氏坐着马车离开,丫鬟,嬷嬷,沈采萱,赵姨娘也跟着回府了,顺天府则带着官差们前去缉拿闹事的乞丐们,整个布粥街就只剩下沈璃雪与几名下人&。

    交待下人收拾粥桶&&,打扫街道,沈璃雪坐到凉亭中悠闲饮茶&,清冷的目光微微沉了下来:

    京城乞丐越来越多,人心不稳都是事实&,若是不加安抚,说不定他们会在有心人的煽动下起暴乱&,雷氏&,沈明辉布粥是善举&&,可安抚民心&,就算那人知道沈明辉此举,是为抹去让庶女为嫡女顶罪的污点,扬行善亲民的美名&,他也不会多加评判,因为沈明辉着实为皇帝分了忧。

    如今&,雷氏弄巧成拙,不但没能安抚到乞丐们&&,还让他们有了暴怒情绪,更加不容易控制了,事情传到皇帝耳朵里,沈明辉就是错上加错,事情肯定不会善了&。

    嘴角轻扬起一抹悠美的弧度,沈璃雪款款起身,正欲离开凉棚,目光望到一名身穿黑色衣袍的男子坐在不远处的角落里&,目光望着那些被收起来的粥桶。

    沈璃雪蹙了蹙眉,早晨她坐软轿来到这里时&,那名男子就坐在角落里,由于他那与众不同的衣着&&,她还多看了几眼,没想到别的乞丐都走了,他还坐在那里,难道他有腿疾,不能走路?

    凉棚里放着一碗还算温热的粥,沈璃雪随手端了,快步走向那名黑衣男子&,嫣然一笑,如春花开放:”最后一碗了&,趁热喝吧&&!“

    ”谢谢&!“走近了,沈璃雪猛然发现,黑衣男子大约十七八岁&,长的极是好看,目光清澈如泉,不见半分杂质&,微微一笑&&,两颊浮现两个浅浅的酒窝,再配上他茫然的神色&,仿佛单纯不谙世事。

    他不像是乞丐,倒像是哪家丢失的单纯少爷!

    沈璃雪笑笑&,起身欲走,却被男子拉住了衣袖&,目光清澈的一眼能够望进心里:”谢谢你的粥,你等等&!“

    男子目光晶亮&&,嘴角扬着友好的笑&,放下粥碗,站起身,快速跑进一家铺子&&。

    沈璃雪扬眉&&&,原来他正常的很&&,根本没有脚疾!

    稍顷,男子从铺子里走了出来&&,手中捧着一包东西,身后,一名小二急冲冲的跟了出来,伸手去拉他的衣服:”公子&&,您还没付银子……“

    小二的手即将碰到衣服的瞬间&&,手腕突然被黑衣男子紧紧钳住,骨头仿佛要被捏碎般,痛的他直叫唤:”公子,放手,放手啊……“

    沈璃雪扬扬眉:看来&,他还是位高手!

    ”什么是银子?“黑衣男子松了手,目光清澈,茫然。

    ”银子就是你买糕点要付的钱&&!“小二轻揉着手腕,耐心的解释着,他可不敢再碰这位客人了&,力气真大,刚才手腕险些被他捏碎。

    ”什么是钱?“黑衣男子再次不解&。

    ”钱就是……就是……“小二急的团团转,却不知道要如何解释了。

    ”钱就是你拿了糕点,要付给别人酬劳,这叫等价交换!“沈璃雪走上前,将一块银子放进小二手里,无奈的望向黑衣男子:”下次出门买东西&,记得带银子!“

    ”是吗?那你送我粥,为什么没要银子&?“黑衣男子满目不解,不是故意找麻烦,而是真的不明白。

    沈璃雪:”……“

    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不知道,这人是常年闷在不知名的地方,不懂东西买卖,还是智商停留在了小孩子阶段:”你上街买东西时,都不付银子吗&?“

    ”以前都是别人给我送东西的,我没买过!“黑衣男子很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那给你送东西的人呢?“男子有着良好的修养,目光,笑容也很纯净&&,但有意无意间,总会散着一种高贵的气势&,身份定然不平凡。

    ”前天晚上我们走散了……“男子淡淡说着&,语气有些低沉&。

    ”你该不会是坐在那里等了一天一夜吧&!“沈璃雪皱眉&&,坐着等一天一夜,岂不是也饿了一天一夜&,这行为真是有点&&&,傻了&!

    ”嗯!“男子点点头,没人带着&,他不知道要做什么啊&。

    沈璃雪无奈扶额&,他的智商真的还在小孩子阶段:”我帮你找家客栈住吧,别坐在墙角等了&!“沈璃雪不爱多管闲事,但这个人实在是&,太傻了……

    京城繁华似锦&,沈璃雪也没走远&,就在墙角对面给黑衣男子找了家客栈,付了几天房钱&,又送了男子二十两银子:”这间房间可以看到整条街上的情形,你就在这里等你要等的人吧!“

    ”这个&,送给你&!“男子将手中包着糕点的纸包递了过来,笑容纯净,眼睛明亮&。

    沈璃雪一怔:”你进铺子买糕点&,是为了送给我?“

    ”是?&?!“男子点头,笑容璀璨&&,清澈的眸底也燃起了星星点点:”你送了我粥,我当然也要送你东西??&!“

    ”多谢了&!“沈璃雪微笑:他这叫礼尚往来,还是知恩图报&?

    接过男子手中的糕点,沈璃雪转身就欲离开&,男子急切的询问自身后响起:”你要去哪里?“

    ”回家!“说完之后,沈璃雪又有点自嘲,那相府,只是暂时的落脚点,算不得是她的家&&。

    ”家!“男子疑惑的嘀咕一声,仿佛对这个词很陌生:”我能一起去吗&&?“

    ”你还是坐在这里等人吧&!“沈璃雪微笑:雷氏,沈盈雪都等着抓她把柄,错处呢&,如果她带着这男子回府,少不得会被她们攻击,更何况&,这名男子也要等人,不好随便乱走&&。

    ”那你会来看我吗?“男子语气低沉&,仿佛有些伤心&,问出这句话时&,眸底暗带着丝丝期待&。

    ”等我有空&,就会来看你的!“沈璃雪敷衍着,男子身份可能不凡&,但他只是她偶然间认识的陌生人,她不准备长来往&。

    ”我叫千泷,你叫什么?“得到肯定回答&&,男子瞬间高兴起来&,情绪也不再那么低沉了。

    ”璃雪!“沈璃雪轻声回答着&,走出房间&,缓缓下了木质楼梯。

    身后&&,男子追到栏杆旁&,惊喜的急声提醒着:”璃雪,记得来看我!“

    天空,阳光明媚&,沈璃雪缓步走在大街上,嘴角微微上扬&,雷氏,沈盈雪被乞丐羞辱&&,心里肯定憋了很重的怨气,再加上&,沈明辉的计划被自己破坏&,他肯定也恨死自己了,如果自己现在回府,绝对会被围攻&&。

    自己多在外面逛逛,让他们先把怒气发泄发泄,等自己回去时,他们的气没那么重,就容易对付的多了!

    马上到午膳时间了,自己先找个地方用膳,再养精蓄锐,养好了精神,再回府和他们理论&!

    长长的道路两旁座落着许我豪华酒楼&,如意酒楼,鱼做的很好&,但听说汤的味道不是太正,来福酒楼,青菜做的不错,但听说肉太油了……究竟要去哪家用膳&&?

    还是去醉仙楼吧,虽然远一点,但贵在菜好吃&,汤好喝,反正自己也没事&&,就多走走了&,拿定主意&,沈璃雪正准备前往醉仙楼,一道熟悉的呼唤传来:”璃雪!“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060》,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060 渣母渣女掉粥桶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060并对腹黑郡王妃060 渣母渣女掉粥桶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06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