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八 自己找死你怪谁

    “陌陌*!”浅眠的沈璃雪突然睁开眼睛坐了起来,额头蒙了一层细密的汗珠&,环视一周^,不见东方陌,心中咯噔一下,焦急的寻找:“陌陌呢&?”

    “陌陌在后面马车上和南宫啸*,玉儿下跳棋。 ”东方珩放下手中信件,坐到了沈璃雪身边*,轻揽着她的肩膀,为她擦拭额头上的汗珠:“你怎么了*?”

    “南宫叔叔又输了^,贴纸条*,贴纸条……”东方陌清脆的童音带着欢快传来,沈璃雪蓦然想起,起程至今的半个月里,东方陌几乎都坐在南宫啸的马车上,没日没夜的与东方玉儿一起对战南宫啸。

    陌陌没事就好&。

    沈璃雪松了口气,高悬的心慢慢放了下来,想到刚才的一幕^,一向冷静的她心有余悸:“我做了个噩梦?!?br />
    东方珩猜到噩梦和东方陌有关,漆黑的眼瞳如一汪幽潭,深不见底:“放心,陌陌不会有事的?!?br />
    沈璃雪点点头,陌陌马上四岁,回京后请先生来战王府教他文才和武略*,平时出门上街再格外小心,陌陌应该不会出事。

    “东方陌*,你耍诈&?!蹦瞎テ卑芑档暮鹕炱?,震的人耳膜发疼:三人对战伊始^^,南宫啸一人横战东方玉儿与东方陌,连连获胜^,可不知从哪天开始,南宫啸战败一局,就像江河决了堤,一发不可收拾那样*,败迹一天比一天多,从昨天开始&,他战一局,输一局,由连胜将军变成了连败将军。

    “我哪有耍诈^^,明明是南宫叔叔技不如人^,输了不认账^?!倍侥暗靡獾耐衾碇逼砠,小下巴高昂着,仿佛在无声炫耀^^,看的南宫啸十分恼火,伸手朝他抓了过去&,想要打他几下小屁股,消消他的傲气。

    东方陌嘻嘻一笑,小身体一闪,轻巧的避过了南宫啸的魔爪&,挑开帘子跳下了马车,刚好落在小虎背上,几只跳棋从衣袖里滚了出来,‘扑扑扑’的掉落在地^。

    “东方陌*,还敢说你没耍诈?!蹦瞎ナ痔舫盗?,妖孽的俊脸上横一道竖一道的贴满了纸条,被风一软,飘飘摇摇,那模样甚是滑稽,白色纸条后,他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却平静无波&,似笑非笑的模样让人望而生畏。

    “小虎,快跑?!倍侥把燮ぬ颂?,骑着小虎快速向前奔:他使诈害南宫叔叔输惨了^,如今被人赃并获*,南宫叔叔绝不会轻饶他&,他必须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东方陌,你逃不掉的?!蹦瞎バΦ男岸褚斐?,四岁的小屁孩,班门弄斧的算计他,他一定要好好教训小屁孩一顿,否则,他就不叫南宫啸。

    足尖轻点^,就欲飞身前去追人,不料坐在车厢里的东方玉儿不紧不慢的开了口:“南宫啸^,你堂堂云南王,欺负一名四岁孩子,也不嫌丢人?”

    南宫啸回头斜瞟东方玉儿:“东方玉儿,你还好意思教训本王*,如果不是你暗帮那个小滑头使诈,本王怎么会输棋&^?!?br />
    “二十多岁的大人,居然还看不穿一名四岁孩子的诡计*,活该你输棋?!倍接穸⑻舻牧?,高傲&、不屑的眼神仿佛在说:“我就是帮陌陌作弊了,你能怎么样?”

    南宫啸怒火中烧,他早就发现不对了好不好,因为东方玉儿,东方陌一唱一和的配合默契,他才没抓到把柄,由常胜将军变成了常败将军:“东方玉儿,本王今天就让你知道作弊骗人的下场是什么^?!弊凡簧现髂?,他就教训教训帮凶,让他们长长记性^^。

    东方玉儿不屑的撇撇嘴:“谁怕谁*?!笔滞笠环?,青色长鞭瞬间飞出衣袖,呼啸着凌厉的劲风,对着南宫啸那张欠扁的俊颜狠狠甩了过去。

    “不自量力&?!蹦瞎デ岷咭簧?,手中折扇对上了长鞭,刹那间&,激烈的打斗声响起,武器相撞声噼里啪啦的不绝于耳,坚实的马车上扬起一阵阵烟尘,木片飘散*,木屑纷飞……

    东方陌漆黑的眼睛眨了眨,无视那激烈的打斗,和东方珩,沈璃雪打了招呼,骑着小虎继续前行,南宫叔叔和玉儿姑姑打斗,每次都是和局,谁也不会受伤^*,不必担心&,在马车上闷了半个月^,他是时候出来跑跑,透透气了。

    “陌陌,别跑远了?!鄙蛄а┨糇懦盗?,慎重的叮嘱,马车已经进入京城范围*,再走五十里,就能入京&,无人敢明目张胆的在天子脚下惹事,她还是不太放心陌陌

    “知道,我很快就回来^?!倍侥盎踊有∈謂,继续骑虎飞奔,耳边呼呼的风声刮过,吹的他小脸红扑扑的,眼睛更显漆黑明亮:天黑就能到家了,可以去吃醉仙楼的美味食物了……

    “陌陌*!”温和且熟悉的呼唤响起,东方陌身体一震,抬头望去,十米外的石头上站着一名青衣男子,年轻、英俊的容颜与他脑海中的某人对应,温和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

    “大伯*?!倍侥把劬σ涣?,跳下老虎&,飞奔进东方洵怀里,抱着他的脖子撒娇:“大伯^,我好想你?!?br />
    “大伯也很想陌陌?!倍戒ψ琶侥暗男∧源?&,一年不见,小家伙长高了,变沉了&,望望他身后空荡荡的大道,疑惑道:“怎么只有陌陌一个人^,你父王和你娘呢?”

    “他们坐马车,走的慢些,都在后面呢?!倍侥笆瞧镒爬匣⒐吹?,奔跑的速度比马快^,侧目望到了地上竹篮里的草药,他漆黑的眼睛眨了眨:“大伯,你是来给曾祖父采药的吗&?”

    老圣王身体不好,东方洵亲力亲为给他采药的事情东方陌也知道。

    “也不全是&,既来接你们,也来给爷爷采药!倍界衿鸪淌?&,曾飞鸽传书于东方洵*,他估摸着他们差不多要到京城了^^,方才来了附近的山上采药。

    东方珩,沈璃雪很快就会赶来,不必担忧,东方洵的目光落到了小虎身上:“陌陌*,你怎么会骑着老虎的?”

    京城的小孩子多喜欢坐马车,平稳,爱好习武的会骑马,像东方陌这样骑老虎的*,他还是第一次见,老虎是百兽之王*,想要训服它,使其成为坐骑,难于登天*。

    “它叫小虎,出生不久母亲和兄弟都死了,外公捡它回家时,恰逢我和父王,娘亲到青州*,见我和它投缘,外公就把它送给我了*?!倍侥凹蚣虻サゼ妇浠?,讲明了事情前因后果。

    东方洵了解的点点头,得虎为坐骑,他这个侄子是有福气的人,望着东方陌玉雪可爱的小脸*,他想起了自己在这里等人的目的&,微笑道:“陌陌今晚一定要在圣王府用膳&,不然,曾祖父该去战王府找陌陌了?!?br />
    老圣王就东方陌这么一个曾孙,离京一年,他想念的很,得知曾孙回来,肯定想在第一时间见到,如果东方陌不去圣王府^,老圣王绝对会去战王府看人^。

    “圣王府有荷香鸡吗?”东方陌眼瞳漆黑如墨**,回京后,他最想吃的就是荷香鸡了&&,如果圣王府有荷香鸡*,他当然去吃。

    “这个……不太清楚?!倍戒形慈⑶?,内院之事都交由王府管家处理,虽然管家每天都会把菜单拿给他,他却没怎么在意过,不知道晚膳有没有荷香鸡。

    看着东方陌嘟起的小嘴巴,他悠然一笑,神神秘秘的压低了声音道:“有野味,你喜不喜欢*?”

    东方陌眼睛一亮:“什么野味?”战王府人人都知道,他除了娘亲的糕点,最喜欢的就是野味了。

    “就是,那个野味^?!币豢判∈悠究辗善館^,稳稳落于东方洵手中,轻轻掂了掂*,弹指射向远处的草丛,打中一只快速飞窜的动物,翻了两翻,动物蹬腿不动了。

    “大伯好厉害,我去捡野味?!倍侥奥涞睾?^,欢呼雀跃着跑向草丛:晚膳有野味吃,真好。

    东方洵微笑着看他远去,片片青青黄黄的草随风飘摇*,隐隐现出一株株他要采的草药,足尖一点*,掠向草药,此时的他并未注意&&,草药在大石后^&,他采药时会被挡住身体*。

    东方陌欢欢喜喜的跑进草丛&,弯下身体正准备捡野味&,冷不防一只手快速伸出,抢走了地上的野味&^。

    “你干什么?”东方陌气呼呼的瞪向来人,却在看清他的脸后一怔:“万钱庄?!?br />
    “原来是陌陌小友?!蓖蚯首鼍鹊母吆?^,小眼睛中的兴灾乐祸却丝毫没有惊讶的意思。

    “这只野味是我大伯打的,还给我?!蓖蚯以谇嘀?,他不去苍圣学院就学,跑来这里的原因东方陌没兴趣知道,他只想拿回属于他的野味*。

    “打猎规定,谁先抢到猎物,就属于谁&*,这猎物是我拿捡的&?!蓖蚯米乓拔?,得意的在东方陌面前来回摇晃:他就是不给他*,让他看得见^,抓不到,看他吃瘪的样子,开怀大笑&。

    “万钱庄,你少骗人了*,打猎规定的是,活动物谁先出手打到算谁的,你捡到这只动物时,它已经被打死了*,它属于打它之人,而不是你这个半路杀出的捡物之人&*?!?br />
    东方陌身为战王世子&,几乎每年都参加皇室举办的打猎,在青州时&,战王打猎也带着他,打猎的规定^,他早就了然于胸。

    万钱庄挑挑眉,死陌陌,知道的还蛮多,若非那位叔叔刚才教他应变之策&,他还真不知道要如何应付死陌陌:

    “就算如此,这动物身上可没插你大伯的箭,也没有其他你大伯所属物的标记&,你怎么证明这野味是你大伯打的?”

    东方陌狠狠瞪了万钱庄一眼,高声道:“大伯*,你再打一只动物吧^&^!贝蛄允址ú煌琟,动物的伤痕也不同,再用石头打一只野味,对比较一下它们的伤痕,就能确定它们都是东方洵打的了。

    身后寂寂静静^,没有东方洵的回答声&&,也没有脚步声,东方陌疑惑不解的转过身,大石上空荡荡的,没了那道挺拔身影,咦,大伯人呢?

    “陌陌小友&&,你那打猎的大伯呢?”万钱庄看着空荡荡的道路,得意的笑出了声,人都不见了^,看谁来给他作证。

    “他去给我曾祖父采药了,等他回来^,我就有证据证明这只猎物是他打的?!倍侥靶∠掳透甙?,说的理直气壮。

    “好,等就等^?!蓖蚯膊患弊呕厝?,拿着猎物在面前晃啊晃的,故意刺激东方陌。

    东方陌横他一眼^,转身看向一边,胸口怒气渐渐消去,他感觉有些饿了*,小手伸进衣袖&,摸啊摸的,拿出一个纸包,快速打开&,露出几片虎爪型糕点,每片糕点的圆形弧上都点缀着一片小花瓣,极是漂亮,他拿起一块,塞进了嘴巴里,慢慢咀嚼,漆黑的眸中闪着点点光亮:不愧是娘亲做的糕点,凉的热的味道都极好。

    糕点是由桂花所做,颜色有些暗,和泥土的颜色相近,万钱庄眼睛闪了闪:“陌陌小友,你吃的这是什么糕点&?”说着,伸手抓向糕点。

    “你干什么?抢了我的猎物,还想抢我糕点???”东方陌打开魔爪*,两只小手抓着纸包*,快速往中间合拢^。

    “我不会抢你的,只是看着糕点的形状稀奇,你让我欣赏欣赏嘛?!蓖蚯プ胖桨囊唤窍胍猑。

    “不行不行,这是我娘给我做的糕点,不能让外人欣赏……”万钱庄是奔着他的东西来的,欣赏着糕点,就会情不自禁的全吃光。

    东方陌年龄小,身体小,力气也小*,拉不过万钱庄,眼看着纸包被扯烂一个大口子&,糕点很快就会被抢走,他眼睛转了转*,一手抓着纸包&,一手捏着糕点快速往嘴巴里塞:他都吃光&&,看万钱庄怎么抢。

    万钱庄不急不恼,诡异一笑,趁着四手纷争&,场面混乱*,视线受阻^,将自己自制的一枚‘桂花糕’放进了纸包里,同时,捏出了一块真正的桂花糕,眼看着东方陌吃下最后一块糕点&,他也趁着混乱,坏笑着将捏出的糕点塞进了嘴巴:

    自己调换了一块糕点,数量准确,死陌陌再聪明也会上当,当然,这块真正的糕点必须毁尸灭迹,不然死陌陌出了事,看到剩下的糕点,一定会找他麻烦……

    等等,这糕点的味道怎么这么苦,这么涩^^,有股腥不拉几的臭味,还沾牙……

    万钱庄用力吐了口唾沫**,落地一片黄褐色^,他瞬间面色大变,他明明把泥土糕点放进了纸包,应该是死陌陌吃到才对,怎么会是他^&?

    “万钱庄&,抢不到我的糕点,你也犯不着吃泥巴啊*,真真是……唉……”东方陌吃完了糕点,拍了拍小手上的糕点沫*,看着满嘴泥的万钱庄,十分同情的摇了摇头*,漆黑的眼瞳中闪烁着点点幸灾乐祸。

    “死陌陌^,你装什么装,那块糕点,明明是你故意调换给我的?!蓖蚯逄?,想要大骂东方陌&,可泥巴中包裹的贻糖将他的牙齿牢牢粘在了一起,他啊啊的叫了半天,却说不出一个清晰的字符,胸中怒气越聚越多,快要爆炸*。

    “万钱庄^,你不会是吃泥噎到了吧,真是可怜啊,我去给你找水漱口,不然*,被泥堵了喉咙,变成哑巴就不好了!倍侥罢UQ劬?,满目关切&。

    你才是哑巴^&,你全家都变哑巴!

    看着东方陌玉雪可爱的小脸,万钱庄眼眸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怪叫一声,凶神恶煞的冲着东方陌扑了过去:他吃了泥巴,难受欲呕,罪魁祸首死陌陌也休想好过。

    东方陌不慌不忙*,小身体一侧,双臂抱胸,傲然道:“小虎^,替我招呼招呼他?!?br />
    “吼^!”百兽之王的吼声响起,万钱庄抬头看到一只凶狠的老虎头*,热热的气息喷洒在他脸上,虎脸上的黄白黑毛清晰可见&,随着清风轻轻飘摇,他知道自己不是做梦,面色大变着&,怪叫一声,快速后退:天哪,哪来的大老虎??*!

    “吼吼吼!”小虎乘胜追击&,还算庞大的身躯快速前扑。

    万钱庄也顾不得教训东方陌了,连滚带爬的向后跑去,边跑边含糊不清的呼救:“救命啊*,救命……”

    东方陌抱着胳膊迎风而立,再让你抢我的猎物,偷换我的糕点*!

    娘亲做的糕点,他几乎天天吃&,闭着眼睛都能分辨出哪是娘做的,哪是下人做的^,万钱庄居然想以假乱真,不自量力*。

    “陌陌,出什么事了&!”东方洵采完草药&&,从大石后跃了过来,他离的远*,没听到东方陌和万钱庄的谈话,但大片塌卧的草让他猜到^,刚才一定有事发生。

    “没什么,大伯^,咱们回圣王府做野味吧*?!倍侥凹衿鸬袈湓诘氐牧晕?^,目光闪闪^。

    “好?!倍侥捌桨参奘?,东方洵也不打算追根究底,小陌陌想吃野味*,他们就先回圣王府,随后派人告知沈璃雪,东方珩即可。

    “大伯,这只野味好吃吗&?”

    “你尝尝就知道了^,绝对合陌陌的口味**?^!?br />
    东方洵,东方陌两人一虎聊着天走远,山的另一边走出一道年轻的身影&,英俊的脸庞&,儒雅的气势,赫然就是苍圣学院里那位怪叔叔。

    望着骑老虎的那道小身影,他目光微凝*,东方陌人小鬼大,十分聪明,想从他这里打开缺口^^,不太容易,他要另外想办法吗^?

    离京一年&,圣王府有些许的变化,东方陌抓着东方洵的手指走在光洁的青石路上&,漆黑的眼睛眨啊眨的&,不时的东看看,西望望^。

    过往的丫鬟^,小厮,侍卫们不时的悄悄瞟过来一眼&,看的最多的除了东方陌^,还有他身后那只老虎*,老虎在山里常见,京城的人却没怎么见过,眼下小世子带回一只,他们自然好奇的多看几眼。

    “世子^,小世子*?!笔ネ醺芗矣帕饺俗吡斯?,笑着行了一礼,眼角眉梢间全是喜色:“世子,张侍郎携张姑娘到访*!”

    东方洵笑容一凝,面色瞬间苦了下来&,温和的眸中满是无奈:走了个王姑娘*,又来个张姑娘,爷爷时时忙着张罗,比他还着急。

    “他们是什么人???”东方陌眨眨眼睛,可爱又呆萌。

    “回小世子&&,张侍郎是朝中官员,很清廉的人,张姑娘才学不错&,故而,老王爷请他们过府一叙……”管家说的很委婉,晚宴的主角是东方洵和张姑娘&,东方陌能不能听懂&,都无所谓^&。

    “这就是常说的相亲吗?”东方陌曾听东方珩,沈璃雪聊过相似的事情&,听懂了管家的意思:大伯刚才还好好的,听到张侍郎&、张姑娘就不高兴了,难道不喜欢那位姑娘?

    “咳咳^?!惫芗也蛔匀坏那峥燃干?,请张姑娘过府&,的确为了和东方洵相亲,但没必要这么明白的说出来,小世子人太小了,心里藏不住事情啊。

    “小世子,老王爷正等着您呢,请走这边?!?/P>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8》,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番外八 自己找死你怪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8并对腹黑郡王妃番外八 自己找死你怪谁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