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 大结局(上)

    “若我没有记错^,画舫一直向前,会看到大片荷花***!”荷花一簇簇,将水面遮掩^*,荷叶接天连地^,美不胜收*,适合观赏^^^,更适合……行凶^!

    “郡王妃好记性**,五百米外^*,就是荷花丛**,等到夕阳西下的时候^,满塘荷花全部盛开,清新高雅*,举世无双,就此沉睡在那美丽的荷花泥里**,也是人生一大乐事^?!?br />
    李幽兰微微笑着**,得意的目光透着说不出的阴森^,看的楚悠然后背发凉*^,全身的汗毛都快要竖起来了^,悄悄握紧了沈璃雪的小手^,心中满是懊悔:

    她独自一人,无所顾及*,璃雪却是有身孕的人*,如果出了事,就是一尸两命*,她自责*,后悔,以命还命都无事无补^,无论如何^,她一定要护住璃雪。

    “湛王妃与我们同游^*,不止是为了夸奖荷花景美吧^?”沈璃雪敏锐的听出了李幽兰话里有话*^^,轻轻握握楚悠然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

    “郡王妃果然是聪明人^,一猜就中,我今日前来是有一事不明^,想要请教郡王妃*^?*!崩钣睦际樟擦诵θ?^,目光凝重**。

    沈璃雪莞尔:“何事^?湛王妃但说无妨**!?br />
    “事情是这样的……”李幽兰轻轻说着*,目光有意无意,瞟向楚悠然*。

    沈璃雪会意^,看向楚悠然:“起风了*,麻烦你去船舱里帮我拿条小毯子过来*?^!?br />
    “璃雪*?!背迫唤艚粑兆×松蛄а┑氖?,美眸中满是担忧^,李幽兰神秘*^^,诡异的让人心慌^,她的秘事,她没兴趣知道**^,巴不得离李幽兰远远的。

    可璃雪有了七个月身孕,行动多有不便*,如果自己走了,李幽兰对她不利^*,她可没有多少反抗力。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你快去船舱?!鄙蛄а┣崆崤呐某迫坏氖直?,给予无声的安慰,清冷的眼瞳闪烁着点点自信的笑容*^^,莫名的让人信服,楚悠然到了嘴边的担忧之言转了个弯*,换了内容:“照顾好自己*,我很快回来^**^?!?br />
    微风轻起***,带来阵阵清新的水气^,楚悠然浅紫色的衣袂翩翩飘飞,快走几步,踏进了船舱*,画舫缓缓前行着^,金光闪烁的水面上荡起圈圈涟漪^*^^。

    沈璃雪望望李幽兰和湛王府三名侍卫,直接开门见山:“这里没有外人了,你有什么事,直说吧^?**!?br />
    “罂粟的解药是什么*?”连日来*,李幽兰饱受罂粟的折磨^^,刚开始毒发时^*,吃几颗极品解毒丸勉强能抗过去^,可渐渐的,她毒发的越来越频繁*,吃再多的解毒丸也于事无补*,全身的忽冷忽热*,忽痒忽痛都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震慑着每一根神经,将她折磨的生不如死^^^^。

    她受不了^,也等不及仔细研究解药了*,直接询问沈璃雪。

    沈璃雪一怔*,李幽兰将罂粟当成古代的慢性毒了*,以为有解药可以解除:“罂粟解药^?不知道?*!斌克诓皇瞧胀ǖ穆远?*,根本无药可解*^^。

    “你对罂粟那么了解,怎么会不知道它的解药^*?”李幽兰冷冷看着沈璃雪,美眸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不是不知道^*,是不想告诉她吧。

    询问别人解药,应该放缓声音恳求^,李幽兰却是言词凿凿的逼问她*^*,就像她欠李幽兰一样^*^,她说出解药是应该的,若是说不出来,就是她故意隐瞒*^。

    “我只是多看了几本书,上面大致介绍过罂粟的样子*,药效,没写解药**?!?br />
    李幽兰罂粟上瘾是被沈盈雪所害,与沈璃雪无关^,若是她诚心诚意*^,自己心情好了,说不定会告诉她解法*,可她的态度这么恶劣,自己说出解法,她也未必会相信,更不会念自己的好^,自己又何必热脸贴人家冷屁股^,自讨没趣。

    “你真的不知道?”李幽兰语气低沉**,锐利的目光一眨不眨的紧盯着沈璃雪的一举一动。

    “我骗你做什么?罂粟十分稀少^,书上的介绍也是虚无飘渺^,青焰根本就没有^,我都没见过真物*,哪会知道解药!?br />
    沈璃雪淡淡说道:“若是不信*^,你进宫请教陈太医,或者让人去请南疆鬼医^^,这两个人见多识广*,医术更是天下无双*,若是罂粟有解,他们一定知道?*!?br />
    在古代*,人们还不知道罂粟的诸多用途^*^,陈太医和南疆鬼医医术高超^^*,也未必知道它的解法*。

    罂粟是毒品^**,不如毒药见效快^,却比毒药更可怕^^^,想摆脱它很简单^,强忍住发作的痛苦*,过一段时间,毒瘾就会慢慢戒掉。

    不过^^,毒瘾一发会让人生不如死,许多人都受不了那种痛苦*,再次吸毒,周而复始*^,毒瘾越来越大,在现代,染了毒瘾的人基本都是送进戒毒所强制戒毒,极少有人能够凭借自觉戒毒成功**。

    李幽兰毒发时的痛苦,沈璃雪没见过^,却能想像的到^,否则*^**,她也不会来青水湖找沈璃雪询问解药^*。

    李幽兰目光一沉**,沈璃雪居然也不知道罂粟的解法,怎么办^?自己毒发时一次比一次痛苦^,毒素可能已经深入到了骨髓里*,如果再找不到解药,只怕时日无多。

    “李幽兰,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愚蠢了*,被沈璃雪三言两语耍的团团转^*?^!卑樗孀懦胺淼男ι?*,一名年轻男子出现在甲板上*,容貌普普通通^,目光却很锐利*,白色锦袍上绣着金色的藤蔓^*,枝枝叶叶遍布大半个锦衣,说不出的神秘*^,诡异!

    秦君昊*!

    沈璃雪一怔*^^,他不是回南疆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丞相府失势*,东方湛势力不够,暗中将他请回来了*?难怪她刚才看湛王府的画舫会感觉到沉闷*,压抑^,原来是他坐在里面*。

    “秦君昊^^^*,你什么意思?”李幽兰一张小脸瞬间阴沉下来,换作任何一名女子被人这么毫不留情的奚落,都不会有好脸色^。

    “沈璃雪能根据你毒发时的症状判断出你中了罂粟*,对罂粟肯定十分了解**^,怎么可能不知道解法**?”秦君昊瞟一眼李幽兰,满目嘲讽:“也就你这个蠢人相信她推脱的谎话^^?!?br />
    李幽兰怔了怔,抬眸看向沈璃雪*,眸中燃烧的熊熊怒火仿佛要将她焚烧怠尽^,愤怒之情溢于言表:是啊,沈璃雪对罂粟那么了解**,岂会不知道解法*,是她着急身上的毒*,疏忽了^,沈璃雪心狠手辣,见死不救*,想让她毒发身亡啊^。

    面对秦君昊*^^^,李幽兰的双重逼迫*,沈璃雪不慌不忙:“南疆蛊术最盛^,最精通下蛊*、解蛊的也是南疆人*,如果某天*,我看到一个人痛苦的死去活来*,根据他的症状判断他中了蛊^,那我是不是也会解蛊了?”

    秦君昊嗤笑一声,傲然道:“解蛊之术博大精深,需要许多复杂的材料和手段,岂是看看症状就能解除的……”

    话未落,秦君昊猛然意识到上了当,刚想转而言其他,沈璃雪没给他机会*,抢先开了口:“蛊术博大精深,需要专人来解*^,你怎知那罂粟不是博大精深^*^,不需要专人来解*?”

    她清冷的目光扫过秦君昊^**,李幽兰*^^^,连嘲带讽:“你们两个都精通医理毒药,专人专解方能对症下药*,救人性命的道理,还需要我来告诉你们吗*?”

    秦君昊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瞬间转换了十几种颜色,生平第一次^^,他被人奚落的无言以对:“沈璃雪*^,你不要强词多理^?!?br />
    “我不是强词夺理^^,而是就事论事*,如果看出症状*^,就知道解法^,那这世间就没有所谓的独家秘法^*,也不会有人被下毒或其他旁门左道害死了*^?!鄙蛄а┭源试湓?*^,气的秦君昊哑口无言*,一双大手紧握成拳*,可恶^,可恶^*。

    “沈璃雪^,你真的不知道罂粟的解法^^?”李幽兰报着最后一丝希望*,不肯死心^。

    “不知道?^^!鄙蛄а┮∫⊥?,回答的斩钉截铁*,罂粟发作时*,让人生不如死,随着发作的频繁和不断加深的痛苦**,李幽兰可能会铤而走险,自己配制解药。

    古代的毒^**,大致分两种*,一种是阴性毒,一种是阳性毒*,解药也是阴阳两性^,罂粟不属阴阳性毒药*^,无论她吃哪种解药,都无事无补^^,再严重些^,解药药量大^,毒性强^^,她被所谓的解药毒死^,倒是省了自己一番手脚^。

    “李幽兰,沈璃雪的聪明^,狡猾,你领教了不止一两次,还相信她的鬼话^*?”沈璃雪的嘲讽犹言在耳*,秦君昊气不打一处来^*,冷冷看着她:“罂粟的解法*,她一定知道一些*^,只是不想告诉你罢了*^^,抓回去严刑拷打,不怕她不招供?!?br />
    李幽兰蹙了蹙眉:“秦君昊*,她是东方珩的人?^!彼卜浅L盅嵘蛄а?,但东方珩手握四十万精兵,声势浩大*,极宠沈璃雪,若是他们抓了沈璃雪*,他绝饶不了他们^^。

    东方湛势力被削,正处于劣势^^,暂时不宜与东方珩硬碰硬^*^。

    秦君昊不以为然:“怕什么^^,把附近的知情人全都杀了,谁知道是咱们抓走了沈璃雪^?**!鄙蛄а┐Υ退鞫?^,他早看她不顺眼了,青水湖上人烟稀少,她又是独自一人^,就算她真的不知道罂粟解法*^,他也要把她抓回去,狠狠折磨^*,以报刚才羞辱之仇**。

    说着*,也不管李幽兰同不同意^,秦君昊目光一寒^,魔爪如离弦之箭**^,毫不留情的对着沈璃雪抓了过去^^。

    劲风呼啸而来^^*,沈璃雪坐着没动*^,牵牵嘴角^,正欲开口叫人^*,眼角闪过一道檀色衣袂^,一只素白的大手迎着秦君昊挥了过去*。

    “砰*?^!绷秸葡喽?,地动山摇,震的水面飘流^,船体动荡*,甲板上的李幽兰,侍卫全都踉跄了好几下方才站稳。

    秦君昊身为对掌人^*,被强大的冲击力震的后退三四步方才停下*,衣袂飘荡着,身形有些狼狈^,抬眸看向来人*,利眸中怒火燃烧:“南宫啸****?!?br />
    南宫啸一袭檀衣,妖孽俊美^^,风度翩翩,刷的一下打开了折扇,看着秦君昊眸中的愤怒与不甘**,他漂亮的桃花眼里闪烁着魅惑人心的笑:“秦太子,对有孕的女子下毒手^,可不是君子所为^!?br />
    “本宫从未说过自己是君子*!鼻鼐焕溲劭聪蛏蛄а^**,金色的阳光照在她身上^**^,晕染出一圈暖黄的光晕,朦朦胧胧说不出的美感。

    她美眸中折射出道道寒芒,如清冷锐利的剑刃^,所有假相在她面前根本无所遁形,她的聪明^,她的狡猾*,他领教了不止一次^,在她面前假猩猩的伪装君子^^,绝对是自讨苦吃^*。

    “她^*,本宫抓定了^!鼻鼐皇种缸派蛄а,坚定的语气铿锵有力^,势在必得^**。

    “大话谁都会说**,能不能抓到人*,就要看秦太子的本事了?!蹦瞎パ垌岽?,漫不经心的摇晃折扇*,明显没将秦君昊的威胁放在心上*。

    秦君昊身为南疆太子^***,第一次被人如此轻视^^^,胸中怒火燃烧*,微握的大手猛然张开,浑厚的内力在掌心凝聚*,高大的身形对着南宫啸暴射而去^。

    南宫啸挑挑眉^,这么轻易就暴怒了^,真是禁不住刺激*^^!

    凌厉的劲风近在咫尺^,他抬起眼睑^,手腕轻翻,刷的一下合上折扇,以扇为手,和秦君昊打了起来,刹那间^*,白色、檀色身影交错,手掌*,折扇来回穿梭^^,阵阵劲风顿起^,吹的人衣衫飘飞^*,狠辣*,快速的招式看的人眼花缭乱*^。

    秦君昊武功高强*,古怪招式如繁花层出不穷,而南宫啸招式简单^*,却力道强势**^,招招有效,片刻时间两人已过了数招*!

    李幽兰凝眸看着半空打斗的南宫啸^,秦君昊*,他们两人武功相近^,实力也相差不多^*,短时间内分不出胜负。

    秦君昊跑到甲板上,放言要抓沈璃雪^^,他来青焰之事已经暴露^^,聪明如沈璃雪*,肯定能猜到他此行的目的^*,若是放她回去*,东方珩一定会有防备*,他们接下来的动作定会举步维艰^*,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抓了沈璃雪,防止秘密泄露。

    思及此*,李幽兰悄悄向暗卫们使了个眼色*。

    三名侍卫心神领会,目光阴沉着^,放轻了脚步,悄然又快速的朝沈璃雪冲去^。

    沈璃雪关注着半空的打斗**^,也没有放松对李幽兰几人的戒备^,三名侍卫一动*,她就察觉到了*^,看着近在咫尺的三人,她嘴角扬起一抹冷笑^,他们居然想偷袭她^,愚蠢至极**。

    “子默^^^**!鼻謇涞纳粼诳罩衅?*,三名暗卫凭空出现*,拔剑对上了湛王府三名侍卫,激烈的打斗声响起^**,子默凭空出现在沈璃雪面前,手握长剑^,警惕的注意着四周的一举一动,护佑她的安全**。

    李幽兰一怔^^,随即释然,沈璃雪有了七个月身孕*^,以东方珩对她的宝贝程度*^,她身边一定有厉害的暗卫在暗中?;?,是她疏忽了,天真的以为沈璃雪只带了名丫鬟出府。

    沈璃雪转头看向李幽兰^^,微笑道:“湛王妃**,你偷袭的手法,不怎么高明呢*^?!?br />
    故意拉长的尾音透着无限嘲讽,李幽兰一张小脸瞬间黑的能滴出墨汁来:“沈璃雪^*,你少得意^*^,我李幽兰抓人*^,光明正大就可以**,用不着偷袭^?!?br />
    说着*^,李幽兰足尖一点,手握寒光闪闪的匕首*,径直刺向子默*^,子默武功高强,湛王府普通侍卫们十个八个一起上*,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李幽兰轻功高^,武功也算不错*,又精通毒术*^^,亲自出手^,打败子默应该不成问题*。

    子默目光微寒^,抬剑迎上李幽兰的杀招,和她打斗起来*,长剑^^,匕首一次次挥过^^,寒光闪烁着^,黑色,绯色的身影纵横交错^,看的人目不暇接。

    甲板上,圣王府三名暗卫对湛王府三名侍卫*,打的不可开交,半空中南宫啸与秦君昊的打斗也到了白炽化状态*,激烈的兵器交接声不绝于耳^,四周的温度也因他们满身的杀意渐渐降了下来^。

    沈璃雪素白小手扶着小腰**,悄然*、快速的退向安全角落***,她七个月的身孕,不宜与人交手^,不然动了胎气,受伤的是小宝宝*。

    顾着?;ぬザ乃挥锌吹?,一名黑衣人站在甲板边沿^^,悄无声息的伸手朝她抓了过来^。

    楚悠然在船舱里听到打斗声*,着急的走出来查看^**,踏上甲板*^,刚好看到黑衣人伸手抓沈璃雪*,目光骤然一变:“璃雪^,小心^!”

    话出口时^^**,她急速冲了过来,挡在沈璃雪面前*,那名黑衣人的手抓到了她的胳膊^^,看着她美丽*、惊慌的小脸,黑衣人利眸中闪过一道不耐烦的锐利冷芒,猛然用力向后一甩。

    “??*^!”她纤细的身体在半空中挥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扑通一声,掉进了深深的青水湖里^,溅起无数水花^。

    事情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快的让人来不及反应*^^,沈璃雪定睛看时^,楚悠然正在水里胡乱扑腾着^,浮浮沉沉:“救命……我不会……游水……”

    “悠然^!”沈璃雪目光一凝^,青色长鞭破空而去,落入水中,牢牢卷住了楚悠然的小腰*,沈璃雪正准备把她拉上来*^,甲板边沿的黑衣人突然来到沈璃雪面前,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拉着她急步走向甲板边沿^。

    男子力道很大^,箍的沈璃雪手腕生疼*^,她用力挣扎却挣脱不开,目光一寒*,左手凝聚了十成内力,狠狠打向男子**^,她准备救下楚悠然再教训黑衣男子的,没想到他抢先发难了,休怪她不客气。

    黑衣男子不闪不避,另只手迎着沈璃雪的掌力挥了过来^,不过,不是与她对掌*^,而是紧紧抓住了她另只手腕^,像铁钳一样*,紧箍在她手腕上^,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挣不开他的钳制。

    沈璃雪暗暗心惊^*^,她的武功在京城算是中上游^,和子默相差不多^^^^,在这名男子手中*,居然没有丝毫反抗力^,东方湛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厉害的手下:“你是谁?”

    男子抬眸看向沈璃雪^,他全身上下都笼罩在黑色中^^,只留一双眼晴露在外面*,温和中透着锐利与阴沉,似野兽那般势在必得的目光,熟悉的让沈璃雪震惊异常:“你……是你!”

    东方湛^^,他亲自出手了,难怪她挣不开他的钳制,他们的武功差了一大截*,她又有了身孕**,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郡王妃?!?br />
    “璃雪*?!?br />
    打斗中的子默*^,南宫啸都看到沈璃雪被抓*,就欲甩开对手^,前来营救,黑衣人目光微凝,抓着沈璃雪跃下了甲板,落于青水湖面上^^^,双足轻点着清水,快速向前飞去^*。

    数十名黑衣人从天而降^*,稳稳落在甲板上^,挡住了两人的去路,前后左右都传来几不可闻的落地声^,南宫啸转身一望**,黑衣人密密麻麻的站了一圈*,将他^、子默以及圣王府的侍卫们紧紧围在中间^^。

    “南宫啸**,本宫说过今天一定能抓走沈璃雪*,现在愿望实现了吧^?!鼻鼐坏靡獾拇笮ψ?,阔步走到南宫啸面前****,傲然的目光扫过子默四人:“你们几个,谁都别想活着离开这里^?^!?br />
    南宫啸看向青水湖面^,黑衣人带着沈璃雪急速飞行,片刻之后就会飞出他的视线,墨眉微挑:“秦君昊^^,想留下本世子^,也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么大本事*^!?br />
    紧闭的折扇猛然打开*,南宫啸手腕轻翻**,肆意挥洒*^^,扇子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黑衣人们的脖颈上飞速划过,刹那间^,鲜血喷薄欲出,黑衣人还来不及震惊^,已接连倒地^^^。

    南宫啸的扇子却是雪白一片,没有染上半点血迹,嘴角勾勒出一抹邪魅的笑,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他纵身跃下甲板*,朝沈璃雪追去,半空中飘着他得意的炫耀声:“秦君昊**,本世子先去救美人^,回来再和你教量?^!?br />
    鲜血在甲板上流淌^^^,顺着一道道凹槽^,悄然汇集*,渗到甲板缝里,浓浓的血腥喷在空气中无边漫延**,秦君昊怒气冲天^,恶狠狠的瞪了子默四人一眼:“全部杀了*^,一个不留*^^?!?br />
    黑衣人们目光寒冷如冰^*,挥剑斩向子默四人,他们四人也不甘示弱^,围在一起^,共同对敌,激烈的兵器交接声响起^,秦君昊没有过多理会^,转过身,腾空去追南宫啸:“南宫啸**,你站住?*!?br />
    几十米外*,黑衣人拉着沈璃雪急速前行^,足尖轻点着水面**^^,就像走在平地上^^,平稳又快速*。

    沈璃雪望望径直前行的黑衣人*,目光一寒,素白的指尖突然现出几枚银针,对着黑衣人的穴道狠狠扎了过去^。

    她是身怀有孕的女子^,东方湛不会把她怎么样^,但是**^,会拿她来要挟东方珩,到时*^^,东方珩就会陷入被动^,处处受制于东方湛*,这种情形^*,不是沈璃雪乐见的^^。

    手腕突然一痛^,沈璃雪的动作猛然顿下^,银针轻抵着穴道,却再也动不了半分。

    在她气愤的目光中^,黑衣人捏着她的手腕举到面前^*,看着那尖尖细细的银针^,在阳光下折射出淡淡的幽冷光芒*,黑衣人的眼瞳幽深^,锐利:“想不到你手腕被钳制*,还能偷袭我^?*!?br />
    沈璃雪趁着黑衣人出神^*^,挥掌打开他的手*^,快速后退一步,冷冷看着他:“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知道你抓我是为威胁东方珩*,我是不会让你如愿的*?*!?br />
    黑衣人眸中突然涌上一层怒气^*,在她心里^^*,他抓她只是为了威胁某人,不会有其他目的:“这可由不得你*^!彼麓?,他就将错就错好了。

    大步一迈^,黑衣人瞬间来到沈璃雪面前*,两指并拢,快速点向她的穴道^^*,她有了身孕^^,还能在他的钳制下偷袭他,聪明的出乎了他的意料,抓她回去前,必须小心谨慎^,不能再纵容她。

    沈璃雪目光微沉*,足下的内力瞬间撤去^*,准备落入水中*,她和黑衣人的武功相差太远,身孕又使她的动作笨拙了几分*,如果两人交手^,五招之内她就会被打败*,抓走。

    青水湖很大^,前面又是大片的荷花丛^**^,她水性不错,只要她钻进荷花丛里**,肯定能逃离黑衣人*。

    黑衣人的手指近在咫尺*^,沈璃雪足尖着了水^,正要下落^,小腰突然一紧^,若有似无的松香萦绕鼻端,莫名的让人觉得心安^,头顶传来熟悉的男声:“别做傻事*?!?br />
    她还来不及欣喜,耳边传来一声闷响:“砰!”两掌相对^,声势浩大,以三人为中心的四周腾起两三米高的水柱*,将三人牢牢罩在其中。

    漫天水雾里*,黑衣人看向沈璃雪^,她嘴角洋溢的暖暖笑容深深刺痛了他的眼睛**^,面对他*,她只有凌厉与冰冷^,看到东方珩,她的眼角眉梢全是笑容^,同样都是青焰皇室的男子,她对他们的态度却是天壤之别^。

    东方珩*,他宿命中的劲敌*^^,几乎抢走了属于他的一切!

    黑衣人胸中腾的燃烧起熊熊怒火*,强势的内力摧动清澈的湖水*,排山倒海般对着东方珩席卷而去*。

    东方珩目光微沉,快速且温柔的将沈璃雪推了出去:“接住璃雪?!?br />
    沈璃雪远离东方珩的瞬间*,他的袖袍随风轻飘,手指张合之间^,明明看不到任何东西,却有一道道凌厉的劲风自袖袍中挥出,冲散那些高涨的水浪**^,以最精准的手法,最快速的招式从四面八方攻向黑衣人。

    再看黑衣人*^,眼眸冷冽,每一招每一式透着说不出的优雅尊贵,但暗藏的杀机却能够瞬间致命,让人不敢轻视。

    高手与高手的对决*^,没有激烈的兵器交接^***,没有残酷的血腥杀戮^,却凶险异常*,艰难异常,只要稍有分神,就会被人抓到弱点^,一招落败^,就是死路一条^^。

    胳膊突然一紧,沈璃雪稳稳落地*,脚触到了实实在在的硬面*^^^,低头一望^,她正站在一艘三四米长的小船上*,船头很干净*,放着两只桨*,熟悉的男声在耳边响起:“璃雪,没事吧*?”

    沈璃雪回头,正对上林岩满是关切的眼眸^*,轻轻笑笑:“我没事,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就刚刚*?!绷盅椅⑽⒁恍?^,抬眸看向东方珩和黑衣人,他们两人皆是绝世高手,武功似乎不相上下^,短时间内难分胜负*^。

    转身再看画舫^,数十名圣王府暗卫从天而降^,落在最外围,与子默四人里应外合,对着那些黑衣人大杀大砍**,刹那间*,血珠飞溅^,滴落清水中*,晕染开一朵朵浅色的水花***。

    五六米外,南宫啸望望安然无恙的沈璃雪,暗暗松了口气^,猛然顿下动作,转身迎上飞身前来的秦君昊^^,妖孽的脸上洋溢着欠扁的笑:“秦太子,美人无碍*,本世子有时间和你仔细比试了?*^!?br />
    “找死?!鼻鼐槐锪艘欢亲悠?,正想找人发泄^,看到南宫啸*,目光一寒^^,凌厉的掌风对着他狠狠打了过来*。

    一时间^,青水湖上三处场地各自为营^,激烈的打斗^,看的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清澈的水面不时震起大片大片的水花*^*。

    一缕黑色的青色和着鹅黄色的衣角浮浮沉沉的显现,沈璃雪猛然想起*,楚悠然还在水里*^,那衣服和发丝都是楚悠然的:“岩表哥*,快救悠然*,她支撑不住了*?!?br />
    “悠然*?”林岩一怔^^*,他知道画舫是楚悠然的^,甲板上一片混乱**,他以为她进了船舱躲避*,没想到竟是掉进了湖里,心莫名的腾起一阵慌乱:“她在哪里^^?”

    “那边^!鄙蛄а┲钢赋迫宦渌牡胤?,隐约间,看到了她的衣服^*。

    林岩面色微沉*^,一手轻扶着沈璃雪,另只手挥出强势掌力打到水面上^*,小船借着水的推力如离弦之箭一般*,快速飘向楚悠然^。

    楚悠然在水里泡了两盏茶了*,她不会游水*^,本应该沉下去^*,但强势的掌力不断打到水面上^^,她也随着水波浮浮沉沉*,没有沉进深水里*^。

    小船来到她身旁^,林岩伸手将她捞了上来^^,她双眸紧闭昏迷不醒,身上的衣服*,头发早就湿透*,紧紧贴在身上,阵阵冷风吹过,她冻的嘴唇青紫。

    林岩脱下外衣盖在她身上,双手按着她的胸口,用力按压^,拍打,眸中闪烁着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焦急与担忧^*,悠然*,千万不要有事^*。

    楚悠然吐出一口口浊水^*,眼睑仍然紧闭着^^,气息微弱*,没有半分醒来的意思。

    林岩额头渗出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看着她紧闭的眼眸,心中莫名的升起一阵恐慌^^^^,轻拍着她的小脸,急声呼唤:“悠然^*,悠然*!”

    楚悠然嘴唇轻抿^,静静躺着^^,没有丝毫反应^。

    林岩略显粗糙的大手紧紧握了起来*^*,眸中寒芒闪烁^。

    “岩表哥*^,悠然掉落湖水的时间不短^,肯定喝了不少水*,她不苏醒*,应该是水还没吐干净*,你将她反转过来*,面朝下,将腹中的所有浊水都控出来^,她应该就能苏醒了**^?!?br />
    现代医学比古代发达许多^,对待溺水之人*,现代有一套非常不错的救治方法*^,楚悠然气息尚存**,绝对能救过来*。

    “真的?”林岩眼睛一亮**^,双手抓着楚悠然的肩膀将她翻了身,面朝下*,力道适中的拍打她的后背^。

    几口浊水吐出,楚悠然睫毛颤了颤*,慢慢睁开了眼睛^,朦胧的视线映入沈璃雪美丽^、焦急的容颜,她牵牵嘴角^,扬起一抹笑**,有气无力道:“璃……雪*!”

    “你醒了*!”沈璃雪暗暗松了口气*,暧昧的目光在林岩和楚悠然身上来回转了转:“多亏岩表哥及时赶到!”楚悠然昏迷不醒时**^*,林岩眸中闪烁着焦急与担忧,对她是有几分情意的,不过是他自己没有发现罢了^,经此一事,他们两人或许会走的近些。

    林岩**^!楚悠然一怔,用尽全力转身看去^^,林岩正站在她旁边*^,见她睁眼望来^,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看她的目光暗带关切:“醒了就好,身体可有难受的地方*?”

    “还好*,没什么大碍^?!背迫晃氯崆承?*,苍白的小脸浮现两片红晕:“多谢林公子相救?**!彼志攘怂淮蝆*。

    目光触及身上的青色外袍,楚悠然一怔^**,心中浮上几分羞涩与甜蜜,这是林公子的衣服,午后两人见面时**,他穿的就是这件。

    她樱唇动了动^,正欲开口道谢,却听“砰^^*^!”的一声^,水面涨起无数水花,震的小船剧烈摇晃,她虚弱的身体也随着摇摇晃晃。

    沈璃雪踉跄几下^,抬眸看去*,画舫上的黑衣人已经全部被杀^,圣王府侍卫们完胜,子默一掌打飞了李幽兰,她绯色的身影在半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重重掉进了茂密的荷花丛里**,溅起点点水花。

    “救命……救命……”李幽兰在荷花丛里露出头,胡乱扑腾着,惊慌失措的高喊,大片荷叶*^、荷枝被她抓断,残荷^***,残叶将她包裹其中^*,十分狼狈*。

    沈璃雪挑挑眉,古代千金们最精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也有像李幽兰这般精通武武功和毒术的^,但她们是贵族千金^,非常矜持^*,如果脱掉衣服在水中来回游,有失礼仪,不成体统*,故而,她们极少有人会游水*。

    黑衣人已经死光了,李幽兰的同伙只剩下秦君昊和东方湛*,他们两人都在和强有力的对手过招^,只怕无人能分神救她*,她会不会淹死在湖里*^?

    刚才她好像说,永远沉睡在美丽的荷花丛里做荷花泥是人生一大乐事^^,既然她那么喜欢,自己就遂了她的心愿^,让她沉下去做荷花泥*,不多此一举的救人了。

    侧目看向距离较近的秦君昊,他正和南宫啸打的不可开交*,看都没看在荷花丛时拼命挣扎的李幽兰一眼,更别提上前相救了^。

    反倒是南宫啸*,望望荷叶旁拼命扑腾*,狼狈不堪的李幽兰^,乐了:“哟^,黑衣人和李幽兰都输了,看来本世子要加快速度^,尽快拿下你秦君昊**?!?br />
    他漫不经心的语气暗透着轻视与不屑,仿佛没将对手看在眼里**,气的秦君昊怒火中烧:“南宫啸^^*,你少得意^,李幽兰输了*,是她没本事*^,本宫绝不会输给你?!?br />
    “还逞强*?秦君昊,你立刻就会输^^?*!蹦瞎バ镑鹊难垌⒚?^,嘴角扬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看的秦君昊后背发凉*^,意识到南宫啸可能要出毒招,他正准备躲闪,冷不防一记重拳狠狠打到了他肩膀上,肩膀火辣辣的疼*^,他整个手臂瞬间变的麻麻的^,没有任何知觉了。

    秦君昊心中大骇,他一直都紧盯着南宫啸,刚才居然都没看清他是怎么出招的,他留了后手,武功更高深莫测*,自己不宜再与他硬碰硬……

    正想着,他右肩膀又挨了扇子一击*,大半条右胳膊也没了知觉^。

    “南宫啸!”秦君昊狠瞪着南宫啸,怒气冲天,他是想打麻自己的胳膊^,让自己毫无反抗力*,他再像猫捉老鼠那样慢慢折磨自己^?真真可恶。

    “秦太子不必那么大声叫本世子^,本世子耳朵不聋*^,能听的到^?!蹦瞎ス首霾恢娜嗳喽?*,冰冷的眸底邪魅流转^^**,猛然挥出一掌,狠狠打向秦君昊^*^。

    秦君昊毫不示弱^**,目光锐利^***,带着满腔怒气迎上了南宫啸的掌风。

    黑衣人边和东方珩交手,边观察着整个战场^,黑衣人全灭*^,李幽兰落水**^*,都是小角色,他没放在眼里**^^,但是现在*,秦君昊被南宫啸暗算,功力发挥不出平时的一半,被他打的节节败退,险象环生*,落败是迟早的事*。

    南宫啸武功之高,出乎了他的意料^,秦君昊一败*,他会和东方珩联手对付自己,到时^,自己必败无疑^^*。

    强势的劲风袭来,黑衣人利眸微寒**^,没有躲闪^,而是抬手与东方珩对了一掌,凭借着东方珩内力产生的推力**,腾至半空中^,飘逸着身形*,快速向后退去^*,半空中飘来他冰冷的提醒:“秦君昊*,不要再恋战^,咱们走*^?!?br />
    黑衣人刻意改变了腔调*,声音低沉,暗哑*,路过荷花上空时^^,伸手抓起了掉落水中,狼狈不堪的李幽兰*,双足轻点着水面,急速前行*。

    秦君昊紧紧皱起眉头,他不愿落败而归*^,但他已经处于劣势^,如果现在不走,会输的更惨^*^^!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他找到了合适的时机*^,再教训南宫啸不迟。

    思及此^,他双足一点^,避开南宫啸的攻势*,向着黑衣人的方向飞去^,临走,还不忘威胁:“南宫啸*,你不要高兴的太早**,本宫很快就会报这两掌之仇*?*!?br />
    “本世子随时恭候秦太子的大驾^*?*!蹦瞎ッ挥凶犯蟐*,刷的一声打开折扇^^*,轻轻摇晃着^,妖孽的脸上洋溢着欠扁的笑^。

    秦君昊冷哼一声,正欲前行,余光看到了小船上的沈璃雪*,目光一寒,弹指打出一柄黑色小箭,径直朝她射了过去^,他是为沈璃雪才来的湖边*,他受了不轻的伤^^,沈璃雪怎能安然无恙^。

    “小心^!”南宫啸^,林岩看着那柄黑色小箭***^,刹那间变了脸色*,正准备上前营救,一道劲风突然汹涌而来^^^,打到了小箭上**,小箭瞬间调转了方向,往回飞去,秦君昊惊骇间*,还来不及躲闪*,那小箭已刺进了他的胸口。

    “噗?^!鼻鼐煌鲁鲆豢谙恃?^,面色苍白的毫无血色^^,转过身^,手捂着胸口,头也不回的快速向前飞奔*,他怎么忘了东方珩已经空闲下来**,他当着东方珩的面暗算沈璃雪,东方珩轻饶他才怪^^。

    “可恶,居然敢偷袭*?*!蹦瞎ド茸右缓?,就欲追赶^^^,半空中的秦君昊不知拿出了什么东西,喷洒出滚滚浓烟*,迷蒙着众人的视线,刺鼻的气味更是呛的人连连咳嗽**^^。

    捂住口鼻待浓烟散尽,天地间空荡荡一片^,哪里还有黑衣人^^,李幽兰**,秦君昊的影子。

    东方珩轻轻飘落在沈璃雪旁边,看着安然无恙的她,利眸中闪过一丝无奈:“不要再随意出府了*?^*^!?br />
    “嗯*?!鄙蛄а┑愕阃?,东方湛想要扳回败势,无所不用其极^,各种手段都会使用^*,京城表面平静^,实则暗潮汹涌^,凶狠异常,就算东方珩不提醒*,她也不会再随意出府。

    “你什么时候来的*?”子默和圣王府暗卫们有特殊联系^,但圣王府距离青水湖甚远,他们出事时^,子默就发信号,东方珩也来不了这么快。

    “早就来了^^^,一直在远处看着^,见这边打了起来*,就赶来救你?^!本┏蔷质平粽?,东方珩早料到沈璃雪出府不会平静,暗中随她来了青水湖,李幽兰,秦君昊*,黑衣人的出现*,和他预料的相差不多^*。

    沈璃雪被黑衣人抓走,他心急她的安危^,便现身救人,他带来的手下形成最大的包围圈*,将黑衣人全部歼灭,东方湛的损失,又多了一分^**^。

    沈璃雪眨眨眼睛,难怪东方珩只让子默带着三名暗卫?;に?*,敢情他是留了后招^*,亲自带人前来了*,不担心她会出事:“刚才那名黑衣人是东方湛,你怎么不追上去?”

    就算他是青焰湛王^,不能随便乱杀*,可以先将他秘密看押起来*^,等青焰局势稳定了,太子登基为帝,他能力滔天也回天乏术^^,更不能再趁乱做怪^。

    “东方湛很聪明,他既然设计抓你*,就会在不远处安排接应^!倍界窭⒚衈^,看着一个方向。

    沈璃雪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岸上腾起一阵轻微的烟尘^,那是大队人走过才会腾起的,东方湛果然安排了人接应,若是刚才他们冒然追赶^,一定会中埋伏*。

    “皇上十分信任东方湛,也非常维护他,如果他失踪了*,就算挖地三尺*,皇上也会不惜一切代价将他找出来,想要对付他,不可操之过急**^?^!?br />
    东方珩看着遥远的天际,墨色的眼瞳深不见底:想打败东方湛*,必须先让皇帝失去对他的信任与维护……

    “咳咳咳*?!币徽笄宸绱倒?*,楚悠然冻的瑟瑟发抖*,轻轻咳嗽起来。

    “还好吗*?”林岩蹲下来*,帮她紧了紧身上披着的外袍^^,眸中隐带着丝丝关切*,现在的他,只穿着白色里衣**,仍然俊美的让人移不开眼^。

    “我没事!”楚悠然小脸微红^^,抬头看向沈璃雪,美眸中满是愧疚:“璃雪*,都是我不好^,我不该约你来青水湖的**?!?br />
    “不必自责^,如果东方湛打定主意抓我***,就算是在圣王府*,他也会冒险一试^!蓖ü詹诺慕皇?,东方湛知道东方珩的势力高深莫测*^,短时间内*,不敢再轻举妄动^,他们也可利用这段时间*,思索对付东方湛的方法。

    “咳咳咳!鄙蛄а┎还炙?,楚悠然松了口气*,再次咳嗽起来*,嘴唇略显苍白^^^,小脸却隐隐泛红^^,这是感染风寒的前兆^^。

    “悠然,我马车上有干衣服^,你快去换换,穿着湿衣服被冷风一吹^^^,很容易感染风寒**^?!彼钦驹谝惶跣〈?*,距离岸边有很长一段距离**,楚悠然不懂武功,无法踏水飞过去,需要某人的帮忙*^。

    果不其然,楚悠然站起身^,却发现四面是水**,她根本无法上岸,怎么办^?急思对策间**^,林岩抓住了她的胳膊:“我送你过去^^*?*!?br />
    说着^,两人已凌空飞起^,踏着水面奔向岸边^,飞扬的衣袂在半空飘荡,挥划出优美的弧度。

    南宫啸挑挑眉,林岩居然抢在他之前,把美人送到对岸去了*,没给他这风流公子留机会啊,无妨,这里还有个大美人:“沈璃雪*,本世子救你一命**,你准备怎么感谢我*?”

    “请你到醉仙楼用膳怎么样^?”沈璃雪笑意盈盈。

    南宫啸额头瞬间浮现三道黑线:“你们母子的性命就值一顿饭啊^?*!彼牌耸媸实娜泶?**,跑来冷嗖嗖的青水湖边救人***,只换来一顿饭*^^,也太吃亏了*。

    “我再帮你想想云南王府摆脱质子命运的计策*?”沈璃雪清冷的眸中光芒闪闪,又加了条件^。

    “这还差不多?^^^!蹦瞎ヒ∫≌凵?,嘴角上扬起一抹优美的弧度^*,他最头疼的*,就是云南王府质子之事**,想破了头*^,也没想出好方法**^,有沈璃雪,东方珩帮忙想,事情就相对简单些了^*。

    “珩^,你是不是在悄悄布局对付东方湛*?”沈璃雪看向东方珩,他做事高深莫测,让人难以琢磨*^,面对诸多事情*,表面看着不动声色,暗中已经布置好了一切^,不到最后的关键时刻,谁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刚才的事情就是很好的例子^*,她怎么都没想到*^,他会在暗中跟着她来了青水湖边,还设了大陷阱等东方湛来跳^。

    “这个……”东方湛轻咳几声^*,目光四下飘散:“我不是有意隐瞒你……东方湛太狡猾,所以……”

    “东方湛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你要小心**^?!鄙蛄а┟理新枪厍?^,她有了身孕*,不能再帮他的忙*^^^,东方湛是他们的大威胁,一定要铲除**,无论东方珩做什么*^*,都是为了他们的未来着想,她不会指责*,更不会干涉。

    东方珩原以为会等来沈璃雪的一通埋怨*^,没想到她不但没怪他*,还关心他的安危**,心情顿时大好:“放心*,我有分寸……”铲除东方湛的计划^,一直都在暗中进行,时机成熟了*,就会公诸于世……

    夕阳西下^^,天空浮现大片红色的晚霞^,快到晚膳时间了*^,南宫啸看看你侬我侬的两人*,扬扬嘴角**,轻轻揉揉酸酸的胸口:“天色已晚**^,咱们上岸*,站稳了?!?br />
    说着*,白玉手掌一挥,强势的内力打向水面,小船借着水的推力,如离弦之箭一般^,飞速向岸边驶去,东方珩轻拥着沈璃雪,在霞光下宛若一对神仙眷侣*,映着一湖绿水,甜蜜,幸福,安静,祥和*^。

    反观湛王府***^,形势一片惨淡^*,李幽兰受了伤^,又受了寒**^,泡了热水^,喝了姜汤**,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刚开始还好**,身体慢慢回暖^**,渐渐的^,她小脸嫣红^,口干舌燥*,一阵阵奇痒从骨子里渗出*,瞬间到达四肢百骇^,顺着她的神经^*、血肉,疯狂肆虐。

    她猛然睁开眼睛^*,翻身坐了起来^*^,嘴唇苍白的可怕^,还流出了两行青鼻涕,素白的小手轻轻颤抖着,去拿床头的极品解毒丸,疲惫的眸中闪烁着道道愤怒与不甘:她不是普通的感染风寒^,而是罂粟毒发了。

    多天来*,她毒发过很多次,每次发作都会变的十分狼狈^**^,万一被人看到她这副模样^,她就无颜再见人,她一定要尽快找到罂粟的解药^,早点结束这生不如死的日子。

    一颗颗极品解毒丸塞进口中,却不起丝毫作用*,她身上的奇痒在神经中疯狂滋长,肆意凌虐着她**^^,她哀嚎着倒在床上*,痛苦的来回翻滚**,想要高呼,想要嘶吼,又怕别人听到,乌黑的墨丝披散身后,前肩,凌乱不堪*,牙齿紧咬着下唇*,渗出一颗颗血珠^,手指紧揪着被褥*,仿佛要抓出一个窟窿。

    再看秦君昊,身处豪华卧房^^,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斜躺在软软的床塌上,衣衫半敞^^,闻着熏炉中散出的淡淡清香**,他颤抖着大手,快速给自己胸口的伤势涂抹药膏****,阵阵清凉渗入肌肤,火辣辣的疼痛瞬间消散大半^。

    “吱^?*!蔽⒈盏姆棵磐瓶?**^,东方湛缓步踏进门槛儿,阵阵奇异的药香扑面而来*,他抬眸看向秦君昊手中的药瓶,关切道:“伤势如何^?”

    “小箭刺到了胸口,没伤到要害*,本宫死不了^?^!币└嘟丝谌扛哺?,止了血^,清凉的气息渗入肌肤^,伤势得到治疗与缓解,秦君昊放下药瓶,拿过旁边的白布条^*^,小心翼翼的围绕在伤口上。

    东方湛望望桌上的黑色小箭*,箭尖在夜明珠光的照射下闪烁着点点幽黑光芒,他目光一凝:“箭上有毒^*!”

    “没错,是本宫自己特制的毒^,只有本宫能解,如果沈璃雪中了箭^,十二个时辰内拿不到解药,必死无疑^,可惜被她逃脱了^!?br />
    秦君昊望着自己身上的箭伤*^,气的咬牙切齿:“东方珩害本宫重伤中毒*^,本宫一定要找机会抓住沈璃雪^,狠狠折磨!”

    他研制的药^,可不是普通的毒药,而是专门用来折磨人的***,中毒后^*,身体会有一丝丝的疼痛*,就像蚂蚁在咬^^,随着时间的推移^,疼痛会渐渐加深,半个时辰后^,就会变成被刀?^?持心前慊鹄崩钡奶弁?。

    如果得不到解药^*,疼痛会更次加深,像被凌迟那般让人承受不住*,疼的死去活来,满地打滚^^,生不如死**,就算服了解药,疼痛也会持续两三个时辰**^*,将人折磨的生不如死^。

    秦君昊的话^,愤怒之中带着颤音^,就是因为那药效在他体内到处乱窜,他全身疼的厉害**。

    东方湛锐利的眸中闪过一抹寒芒*,随即又消失无踪:“秦太子,咱们的对手是东方珩,害你中毒的也是他*^,你折磨沈璃雪有什么用?”

    “东方珩武功高强,忍耐力也非常人可比^,就算抓到了他,把药用到他身上**,以他青焰战神的能力,肯定能强忍着,一声不吭*^,哪还有折磨人的乐趣?*!?br />
    秦君昊目光诡异:“沈璃雪则不同^^,她是女子,又怀了身孕^^,经不起折腾,沾了这药^,绝对会疼的满地打滚^*,到时,本宫将她带到东方珩面前,让他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子痛苦不堪的疼痛至死,他肯定会痛苦的生不如死,这比给他下毒气折磨他更解气^?^!?br />
    “经此一事^^^,沈璃雪不会再出府^^,身边也会有武功高强的侍卫盺*;?,圣王府更是守卫森严**^,戒备重重**^,秦太子想潜进去抓人^,可不是容易的事?!倍秸课⑿?,深邃的眼瞳中却透着震人心弦的蚀骨冷意***。

    “湛王爷^,你难道忘记本宫是南疆太子了么*?我们南疆人精通各种巫术和蛊术*^,想悄无声息的抓来沈璃雪,不是难事?!?br />
    秦君昊嘴角扬起**,阴森的笑容看的人不寒而栗:“十二个时辰后本宫的毒素就会全部清除^,到时……”

    他的话没有说话^,眯成一条缝的小眼睛内闪烁着点点森冷的寒芒*,想也知道,他不会做什么好事*。

    东方湛沉下眼睑^,低声道:“东方珩吃瘪、受罪也是本王乐见的^*,不过,他手握四十万精兵,在朝中又拉拢着不少大臣^**^,势力不容小视^,而本王的势力被他悄悄处理了大半,已经不能再和他硬碰硬**,如果沈璃雪被折磨至死,他肯定能猜到是本王所为^*,到时^**,他一气之下指挥大军碾压,咱们定会全军覆没?^!?br />
    “这里是青焰京城^*,他身为安郡王,难道会不顾身份,乱用兵权残害你这青焰王爷^^?”东方湛的话,秦君昊将信将疑,在他南疆可没有哪个郡王敢这么胆大包天的无视皇权**。

    “东方珩宠沈璃雪,你又不是不知道,再加上她腹中的孩子也是东方珩一直都期待的,如果沈璃雪惨死*,孩子也会跟着一起死亡**,以东方珩的铁血手段*,他肯定会让所有嫌疑人都去阴间给她陪葬^**?!?br />
    不管有没有害沈璃雪*,只要是有嫌疑的^,一个都不放过^,如果沈璃雪真的惨死^,东方湛丝毫都不怀疑,东方珩会发起疯狂的血腥报复**。

    “你堂堂青焰湛王,身份**,地位都比东方珩高^^^^,却处处被他压制^^,过的也太窝囊了**!鼻鼐蝗鲜兜恼客?,一直都是意气丰发^,自信满满,运筹帷幄,凡事了然于胸,从什么时候开始^,被东方珩逼的这么狼狈*^^?

    “本王也想摆脱这种被动局面^,可惜青焰的兵权被他把握着*,不在本王手里,就算本王精心谋划,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和契机**,才能超越东方珩*?^**^!倍秸磕抗怊龅?*^,无奈的轻叹,眸中闪烁着道道森冷寒芒,仿佛走投无路,非常需要能者的帮助。

    秦君昊目光一凝^,嘴角扬起一抹微笑,这倒是个很不错的机会^^,嘴巴凑到东方湛耳边,刻意压低了声音:“湛王爷可有心角逐皇位?”

    东方湛看他一眼:“废话^,有哪个皇子不想做皇帝的?”九五之尊的宝座人人向往,他身为青焰湛王^**,能力又在太子之上,岂会坐视比他弱的太子登基。

    “本宫有个办法能帮湛王爷打败东方珩****,登基不帝^**,不过*,本宫有个条件^^**^!鼻鼐谎锎轿⑿?,笑容透着说不出的阴沉^^^,诡异^。

    东方湛仿佛没有看到,眼中隐隐闪过丝丝欣喜,急声询问:“什么条件,但说无妨^!?br />
    “湛王登基后,要将云南以南的国土全部让给南疆^^!鼻鼐荒抗庖徽?*,字字清晰*^,铿锵有力,听的东方湛紧紧皱起眉头:

    “秦君昊*,云南以南相当于六分之一的青焰^,距离江南只几路之遥,你要这么多国土^,分明是趁火打劫*,太狮子大开口?^*!?br />
    秦君昊不以为然:“湛王爷**,你和东方珩是仇敌,他一定会想尽千方百计阻止你登基^^,如果太子东方泓成了皇帝,你除了有湛王的虚名外^,得不到半点江山*,若是与本宫合作,就能成为九五之尊^^,掌握那六分之五的大好河山,总比什么都得不到强?!?br />
    东方湛低头不语,秦君昊说的这些,他都曾想过,五皇子已死^^*,四皇子和六皇子非常平庸,如果他败了^,太子独占鳌头^*,登基做皇帝的一定是他。

    见他在沉思*,秦君昊暗道有门*,继续分析^***,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再说了,东方泓登基^^,离不开东方珩的支持,到时,他成了大功臣,加官进爵*,成为青焰王爷^,而你曾和太子抢夺皇位^,太子一定会怀恨在心*^^^,青焰哪里还有你湛王的容身之地,他们随便找个理由,就能将你满门抄斩……”

    “秦太子言之有礼^?^!倍秸克妓髌?,点了点头,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眸中闪过一丝锐利^,瞬间下定了决心:“就依秦太子之言,事成之后^,本王送云南以南的国土给你^!?br />
    “好*^^^,湛王爷果然快人快语^,本宫就喜欢和爽快人合作**^^?*^!鼻鼐蛔旖青咦乓荒ü罴频贸训男?**^,缓步下了床塌*,来到书桌旁,拿起桌上的狼豪笔,在白色的宣纸上快速挥洒。

    他是东方湛的朋友*^,更是南疆太子,凡事要以南疆为先,东方湛陷入困难*^,需要他帮忙^,他会帮*,但是,他也要足够多的酬劳^^^。

    南疆是富裕之国,皇宫里金银财宝*,绫罗绸缎什么都不缺,多一点儿少一点儿对他来说没什么区别*^,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国土,国土大了^,势力自然也会壮大*^。

    所以^,他出兵助东方湛的条件不是那些金银俗物,而是国土,青焰镇守边关的军队兵强马壮^*^,南疆派兵攻打*,耗尽人力物力也寸步难行^,如果和东方湛交换条件,不费一兵一卒**,拿下六分之一的青焰国土,他就是立了大功*^,皇帝一定会夸奖他^*,他的太子之位^^^,也会坐的更加牢固*。

    当然了,东方珩势力强大,非常难对付*,想要打败他^,需要耗费不少的人力物力,他要云南以南的疆土作为交换,也不是特别过份^。

    “本王不是言而无信之人^,说给你国土^,就一定会给你的,秦太子不必多此一举的立字据**^?!倍秸靠醋潘β档谋秤?*,利眸中满是不悦*,换作任何一个人被怀疑人格**,都不会高兴。

    “湛王爷的人品,本宫信得过^,本宫写的不是字据,而求救信?!鼻鼐煌芬膊换氐幕卮鹱?*^^,狼豪笔继续在寒纸上挥洒。

    “求救信*?”东方湛一怔**^^,阔步走向桌前:“向谁求救?”

    “当然是南疆?!鼻鼐挥锲甙粒骸氨竟敫富拭孛芘扇饲比肭嘌婢┏?^^*,助咱们一臂之力?^^!?br />
    东方珩的势力再大^^,再强^,那也是在明处,他们南疆人悄悄在暗中行事,不停的给他制造恐慌和麻烦,让他防不胜防,很快就能扳回眼前的败势。

    东方湛看向宣纸,洋洋洒洒的写了一大张^,大致的内容是:秦君昊在青焰受挫^^*,请南疆皇秘密派人前来支援……

    “好了^?*!鼻鼐蛔詈笠槐世ち吮驶?*,信件书写完毕,放下狼豪笔,拿起写满的宣纸,轻轻吹干上面的墨迹**^,仔细看着上面的内容*^,嘴角扬起一抹微笑:“有了这封信^,湛王爷登基为帝便指日可待**?!?br />
    拿出他太子特有的玉印盖到署名上,挥手招来一只信鸽,秦君昊慢腾腾的折叠着宣纸*^*,平凡的脸上洋溢着点点得意笑容:东方湛登基之时^,就是云南并进他南疆版图之日^,他为南疆疆土的扩张立了大功**,太子之位就会更加稳定*^。

    “秦太子,多谢了?*!倍秸可铄涞捻猩了缸诺愕愫?,低沉的声音别有用意,秦君昊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听出来^,傲然道:“湛王不必客气^,你的事*,就是本宫的事……”

    “哧*!”利器刺进肉中的闷声响起**,秦君昊的动作猛然一顿*,慢慢低头看去,闪亮的匕首尖从他前胸冒了出来^,上面染满了鲜血^,胸口传来一阵阵尖锐的疼痛……

    身后,东方湛目光一寒,猛然抽回了匕首*,血光飞溅间*,秦君昊全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掏空^*,用不上丝毫力气,踉跄着摔倒在地^^,手捂着血流不止的伤口^^^,震惊的看着他:“东方湛^,你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当然是杀了秦太子**^^!倍秸烤痈吡傧碌目醋潘?,目光冰冷,毫无感情*^*。

    “为什么杀本宫^?”秦君昊震惊,他在帮东方湛,东方湛为什么要杀他^?

    “你可还记得夜千媚^^?”东方湛语气低沉,深邃的眸中闪烁着嗜血的厉芒*,仿佛要将人凌迟处死*。

    “那个失宠的西凉公主^^?你不是不喜欢她么^?”夜千媚是东方湛主动送给他的^,他知道东方湛对她没感情,方才毫不留情的一掌打死了她*。

    “她是本王同母异父的亲妹妹?!?br />
    东方湛轻飘飘的话像一记惊雷炸了下来**^,震的秦君昊半天动弹不得*^^,夜千媚是东方湛的亲妹妹,怎么会这样?

    东方湛的母亲是如何成为西凉皇嫔妃的?东方湛何时知道两人关系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东方湛和夜千媚是亲兄妹^,他杀了夜千媚^^**,东方湛便要杀了他为夜千媚报仇**^*!

    “东方湛***,夜千媚已经死了*,你杀了本宫,她也活不回来*^!”

    “本王杀你,不止是因为千媚,还为了璃雪^^,本王生命里有两个最重要的女人,一个是本王的母亲,另外一个**,就是沈璃雪……”

    东方湛低沉的话语惊的秦君昊又是一怔:“你……喜欢沈璃雪……她是东方珩的女人……”

    之前,他也曾对沈璃雪有过消想^^,可沈璃雪和他一直不对盘^^*,嫁给东方珩后,更和他成了仇敌,他便对她彻底断了心思**,没想到东方湛对她念念不忘,甚至于,为了?^;ど蛄а?*,对他下毒手。

    “如果本王登基为帝,她就会成为本王的女人^^^?!倍秸康纳衾淇?*,高傲,自信满满^,他成了青焰皇帝*,青焰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轻而易举就能拥有沈璃雪。

    “本宫不是不讲理的人,既然你喜欢沈璃雪^^,本宫不找她的麻烦就是*^?*^!鼻鼐环呕毫松簦?br />
    东方湛的匕首上不知涂了什么毒^^,捅进他身体的瞬间,将他毕生内力尽数化去^,无论他如何调息,丹田里都是空荡荡的*^,聚不起半点内力,全身也软软的**,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先顺着东方湛的话稳住他^,慢慢凝聚力气*,再伺机行事。

    “本王认识的秦太子小肚鸡肠*^,有仇必报**^,胸怀可没这么大度?!倍秸孔旖俏⑻鬪***,似笑非笑,秦君昊的脾性*,他了解的一清二楚^^,他说要对付沈璃雪肯定会想办法将她折磨的生不如死,暂时的妥协不过是在敷衍他^*。

    更何况^^^,自己捅了秦君昊一刀**^,重伤了他^,如果自己真的放了他,他缓过劲*,招来南疆侍卫**,第一个要对付的不是东方珩^,而是他东方湛。

    心思被拆穿,秦君昊无法再隐瞒**,面色阴沉下来:“湛王爷,你成为青焰皇帝后*^,大权在握**^,青焰美人都是你的,为了一个女人,失去我南疆的全力支持,可不划算?*^!倍秸康氖屏Ρ幌魅ゴ蟀?,已经无法和东方珩搞衡,没有南疆的帮忙,他绝对成不了皇帝*^。

    “多谢秦太子提醒,不过,本王已经想到了江山美人兼得的好方法**^,就不劳秦太子费心了?^*!倍秸啃Φ囊趵涫妊?,看的秦君昊心惊肉跳^,更加明白,东方湛不准备放过他:“东方湛^*,本宫是南疆太子*,如果你敢动手杀本宫^,南疆绝不会放过你?!?br />
    东方湛对他做了个禁声的姿势*^,嘴角勾起优美的弧度,笑的不怀好意:“害死秦太子的不是本王,而是东方珩?!?br />
    秦君昊头脑一懵,没反应过来:“你什么意思?”

    东方湛看向他手中的信件:“那上面不都写着了嘛,东方珩暗算秦太子****,刀刀刺中心脏,秦太子之死,东方珩难逃干系^!?br />
    秦君昊冷哼:“东方湛,你看清楚了*,这上面只写了让父皇派人来青焰协助本宫,可没说东方珩重伤本宫,如果本宫死在湛王府**,你难辞其咎^?^!?br />
    夜千媚之死在先*^,沈璃雪之事在后,新仇旧恨加在一起,东方湛恨毒了他^,绝不会轻饶他^^^,他一定要想办法自保*,这封未发的信件^*,就是他的筹码**。

    “秦太子不必担忧^,发到南疆的信件会着重写明,害秦太子重伤的是东方珩**?!倍秸可焓智拦诵偶?*,嘴角扬起的冰冷笑容让人不寒而栗^。

    饶是手段残酷的秦君昊^**,也忍不住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看着东方湛眸中的冷酷与绝情,咬咬牙关,继续拖延时间:“东方湛*,信件已经写完*,如果你再加内容上去*,很容易让人看出破绽?*!?br />
    “秦太子尽管放心**,本王会命人模仿太子的笔迹重写一封,重点突出秦太子和东方珩的矛盾^?!?br />
    东方湛轻飘飘的话^***,听的秦君昊气愤难忍:“我父皇管理南疆多年^,火眼金晴能辨真假^^^,况且,我们皇室之间传信**,都有特殊暗号^*,不是随便一封信就能骗得了^?!?br />
    “秦太子所谓的特殊暗号*,可是指专人印章?^!倍秸扛┥韃*,轻而易举从秦君昊腰间扯下了那枚玉章^,刚才他看的清楚,秦君昊写完信^*,盖上玉章后*,就说大功告成:

    “信的末端写上太子的名字*,再盖上这枚玉章**,南疆皇帝就会相信信件的真实性了?!?br />
    “东方湛*,这一切^*,都是你早就预谋好的*?*^!鼻鼐徽鹁?,气的说不出话来**,难怪一向高傲的湛王面对他的奚落没有生气,而是落魄的唉声叹气,言语之中透出需要外力帮助*^,他是设好的圈套,故意示弱,就等他钻进去了。

    运筹帷幄的青焰湛王怎么可能会被敌人打的心灰意冷*,是他太大意了,才会误中东方湛的圈套***,他真是天下第一号大傻瓜*^,被人耍的团团转*,还沾沾自喜的以为自己得了利*。

    “秦太子*,要怪就怪你太贪心,是你那不合理的要求*,让本王动了杀心**^?!倍秸咳窭捻姓凵涑龅赖篮ⅲ耗辖霰嘌?,青焰以云南以南的国土做为交换*,这么狮子大开口的不合理条件^,亏他想的出来*。

    东方湛是想做皇帝^,但他想做明君,不是割地求荣,被百姓们唾骂的无耻皇帝。

    “东方湛,纸包不住火^*,天下也没有不透风的墙^*,如果你敢杀本宫^,迟早会被人知道真相!鼻鼐槐ㄗ抛詈笠凰肯M?,威胁东方湛。

    东方湛在青焰的势力弱了一半**,最怕被人抓住把柄,暗害南疆之子之事一出^,他必死无疑,世间没人不爱惜自己的生命,秦君昊想赌一赌^^,东方湛想活不想死^。

    “多谢秦太子提醒^^,本王会妥善处理秦太子的尸体^,让那些南疆侍卫们看着就是被东方珩所杀?!倍秸靠醋徘鼐?,声音冷若寒冰:“等他们帮本王夺到青焰江山*,本王登基为帝^,手握青焰重兵,就不怕南疆*,也不怕任何人追究责任^!?br />
    “你**,好狠!”秦君昊狠瞪着东方湛*,咬牙切齿,一字一顿,胸中怒火燃烧^,东方湛不会放过他*,他真的要客死他乡么^*^?

    “狠也是秦太子逼出来的*^,如果秦太子没提出那么过份的条件,本王也不会想到杀你^^?*!倍秸磕抗庖涣較,锋利的匕首对着秦君昊的心脏狠狠刺了下去。

    秦君昊想要阻止匕首**^^,却全身软软的*,用不上丝毫力气,眼睁外姓看着那冷光闪烁的利刃全部没入心脏*,尖锐的疼痛在胸口弥漫开来**,鲜血流出伤口^,快速将大片衣衫浸透*。

    “东方湛!”秦君昊恨恨的瞪着东方湛^,咬牙切齿,眸中翻腾的怒火恨不得将他焚烧怠尽**。

    东方湛视若无睹*,瞟了他一眼:“秦太子,黄泉路上你走好^^,本王会吩咐人多给你烧些纸钱,让你在阴间继续做南疆太子^*!?br />
    锋利的匕首一下又一下****,准确无误的狠狠刺在秦君昊心脏上^^,带起大片大片的鲜血,洒了他和秦君昊一身^,他毫不在意,将所有仇恨都贯注在了匕首上,对着心脏继续狠刺:让你杀千媚*,让你害璃雪^^^,让你狮子大开口……

    秦君昊的心脏位置快要被刺成马蜂窝了^,鲜血流淌一地**,他面色苍白的可怕,意识也越来越模样^,眼神涣散着,狠瞪东方湛^^,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咬牙切齿:“你会……后悔的……”

    “本王决定的事情^,从来不会后悔?!倍秸恳蛔忠欢?,匕首再次刺进他心脏里,用力转了个圈,难以言喻的痛苦在胸中弥漫开来,秦君昊嘴角流出大串鲜血^,眼睛圆睁着,不动不动的死死盯着东方湛*。

    一直盯一直盯,满眼的愤怒与疲惫渐渐转为一片死灰时,他还在死盯东方湛^,仿佛要将他深深的印进脑海^^,做鬼也不放过他*^。

    东方湛望望他死灰般的眼睛^,蹙了蹙眉**,两指放至他鼻下,已经没有呼吸了,白玉手指在他衣服上磨了磨,擦掉血迹,慢腾腾的站了起来^,锋利的匕首刃上沾满了鲜血*,顺着刃**,一滴一滴滴落到冰冷的地面上**,点点冷光泛起,震慑人心^。

    东方湛瞟了秦君昊破败不堪的尸体一眼,眸中满是厌恶,乱刀捅死他,留他具全尸*,已是便宜他了*^^,低头看向手中的宣纸和玉章**^,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有了这两样东西^,信件的内容随他杜撰,他完全可以将秦君昊之死嫁祸到东方珩身上^,让南疆和东方珩结下不共戴天之仇。

    到时,南疆皇一定会求着与他合作^,主动将南疆侍卫们送来给他用,他拥有强大的势力,打垮太子、东方珩^,登基为帝指日可待^。

    不出东方湛所料^,南疆皇帝收到秦君昊的求救信后^,立刻派人来了青焰*,那人东方湛早就认识*,就是公主秦若烟*。

    湛王府地下密室的墙壁上镶嵌着夜明珠,将密室照的亮如白昼*,密室中央摆着一张大床^,秦君昊面色苍白的毫无血色,一动不动的躺在上面,他周身围绕着一块块寒冰^^,阵阵冷气无孔不入的钻进身体^^,秦若烟打了个冷战*,潜意识的紧了紧身上的衣服。

    看着毫无生机的秦君昊,她震惊的眼睛圆睁,半天后方才磕磕巴巴说出一句:“太子皇兄……他居然已经……这怎么回事……”

    回头看向东方湛*,东方湛无奈的摇头轻叹:“秦太子的信*^,公主看过了吗*^?”

    秦若烟目光一凝:“信上说他被东方珩重伤,难道是……”

    东方湛点点头*,重重叹息:“秦太子伤的太重^*^,本王找了许多青焰大夫,都没能救下他……”

    那封信模仿的惟妙惟肖^*,内容写的严而不露,暗暗指证秦君昊被东方珩重伤,他恨死了东方珩^,让南疆皇派人来青焰协助^^,险此之外*^,没再透露其他事情。

    他和秦君昊本就是盟友,信上又有秦君昊的太子玉章为证*^,南疆所有人都会以为秦君昊是死于东方珩之手,无人会怀疑到他**。

    秦若烟再次看向秦君昊*,得体的白色锦衣穿在身上,金色的藤蔓花在光芒的照射下折射出诡异的光芒,他心脏位置的花枝却被扎的稀巴烂*,衣服也被血染成了黑褐色^。

    仔细检查^*,血里没毒^,他是被人活活捅死的,好好的一颗心,碎成了马蜂窝,由此可见,他死的非常凄惨^,凶手的武功非常高强^,也十分痛恨他*。

    东方珩身为青焰战神^,统领千军万马,武功高深莫测*^,完全有能力杀了秦君昊^。

    “他和东方珩的矛盾,因何而起?”

    秦若烟风尘仆仆赶来青焰*^,进了湛王府^,歇都没歇就来看秦君昊*,发丝被风吹的有些凌乱,白色锦衣的裙摆上也染了许多灰尘,映着那漫延一身的七彩藤蔓花,说不出的神秘,诡异。

    她胸前饱满*^,小腰细细*,不盈一握^*,若是忽略她平凡的面孔^^,黑色的肌肤,倒不失为一名人间尤物*,转身的瞬间*,带起一阵浓郁的香风***,熏的东方湛紧紧皱起眉头^^,随即又恢复平静*,目光黯淡着语气低沉:“因为沈璃雪?^*!?br />
    东方湛熟知秦君昊的脾气*,他死于美人最不会引人怀疑^,况且,他要算计的人是东方珩,以沈璃雪为媒介*^,最合适不过^^。

    “皇兄调戏沈璃雪^,被东方珩看到了?”秦若烟和秦君昊一起长大***,知道他表面正经**^,内心风流,调戏女子更是家常便饭*,沈璃雪绝色倾城,非常养眼^^*^,他看到了*^,肯定会上前调戏。

    东方湛低头,秦君昊和东方珩的激烈矛盾是他编出来的,没有确切依据*^,他不能承认的太爽快**,也不能再添油加醋^,适时的沉默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果不其然,他的沉默不语在秦若烟看来,是默认了她的猜测*^,她小小的绿豆眼中迸射出森冷的寒芒,让人胆战心惊:“只是调戏一下沈璃雪*,又没有欺负她,羞辱她,东方珩何必下那大的重手?”

    “好像是秦太子调戏沈璃雪时^^,沈璃雪惹恼了他*,他要动手折磨沈璃雪^*,恰好被东方珩看到^^,东方珩一气之下就……”

    东方湛的话半遮半掩,却让秦若烟更加怒气冲天:“沈璃雪又没出事*^,东方珩生气*,狠狠教训秦君昊一顿就好^,怎么能杀了他?”

    秦君昊是身份高贵的南疆太子,就算犯了错*^,也应该由南疆皇帝发落^,东方珩不分青红皂白的杀了他*,分明是没将南疆皇室放在眼里!

    “东方珩极宠沈璃雪*,她又有了七个多月的身孕,是整个圣王府最重要的人,东方珩舍不得她受半点委屈……”

    “砰^!”秦若烟一掌打在旁边的桌子上,硬生生的截断了东方湛的话,看着坚实方桌中央新打出的大窟窿*,她美眸中怒火燃烧:

    “东方珩杀害秦君昊,你父皇都坐视不理吗?怎么着也应该给我们南疆一个交待吧***?!?br />
    秦若烟和秦君昊没有多深的兄妹之情^**,但他毕竟是她的亲哥哥,他死在东方珩手里*,她不能坐视不理。

    东方湛一袭湛蓝色的锦袍,剪裁得体*,身形修长挺拔**,领口与袖口绣着精致的云海图,腰速金缕彩带,风姿潇洒^,卓尔不群,举手投足间**^,说不出的优雅高贵:

    “父皇命本王全权处理秦太子之事,听他的意思,让本王调解南疆和东方珩之间的矛盾……”

    “我南疆太子被东方珩所杀,这不叫矛盾,叫仇恨,杀子杀兄之仇是能调解的吗*?”秦若烟怒气冲天,满目愤恨:“你去告诉皇帝**,如果想和平解决这件事情*,就让东方珩为太子偿命?!?br />
    秦若烟是女流之辈**,喜好男色,对朝中大事不感兴趣,不过*,她身为南疆人,非常维护南疆的名誉,东方珩残忍杀害秦君昊,是在向南疆挑衅*,只有杀了东方珩*^,挽回南疆的盛名*,方能消她心头之恨^。

    “绝不可能?!倍秸肯胍裁幌隵^*^,一口回绝:“东方珩掌握着青焰四十万大军,又用兵如神,是青焰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深受父皇器重***^,如果南疆要其他条件^,父皇可能会答应*^,杀东方珩为秦君昊抵命**^,想都别想,父皇宁愿和南疆开战^,也不会牺牲他这青焰战神?!?br />
    青焰和南疆相邻处时时发生摩擦^*,两国有时互看不顺眼*,开战是迟早的事^,不过^,想要挑起战乱,必须要有充足的准备和十足的胜算,这两国显然都没有把握吞并对方,彼此之间才一直维护着表面的和平**,没有戳破那层薄薄的窗户纸*。

    东方珩身为青焰战神,赫赫威名对百姓来说如雷贯耳,他就是百姓的?;ど?***,如果皇帝为了讨好南疆而杀了他*,百姓表面可能不会说什么,暗中定定会唾骂他,皇帝的一世英明将会毁于一旦^*。

    聪明如皇帝,有充足的国力**,又不惧怕南疆^^,岂会做这种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事情。

    “皇帝不杀东方珩^,是因为青焰国力强盛^,和南疆不相上下^,他得罪了南疆,也有恃无恐,如果形势险峻*,被逼上绝路^,在自己和东方珩之间做选择的话,他一定会杀了东方珩的?!?br />
    秦若烟笑的阴森恐怖^,纵使东方湛武功高强,镇定自若,也被她那诡异的笑容惊的后背发冷:“秦公主想干什么?”

    “当然是设计捉拿东方珩了^^?^!鼻厝粞探壳?*,低沉的声音自信满满,绿豆般的小眼睛内寒光闪闪,仿佛胜券在握^。

    东方湛心中冷笑^^,事情正顺着他的计划发展,秦若烟在他和秦君昊悲惨尸体的双重刺激下*,果然心生恨意^,想要对付东方珩。

    不过*,东方珩身经百战,洞察力^,应变力,指挥力都非常人可比**,青焰战神之称足以说明他能力非凡**^,所向披靡。

    秦若烟不过是一名爱好男色的风流公主^^,从不理南疆国事^^,更妄谈率兵打仗了*,若是冒然出手**,肯定会被东方珩打的溃不成军。

    东方湛还指望南疆侍卫们帮他夺权,绝不能轻易输给东方珩^^,他必须提醒提醒她:“东方珩身为青焰战神,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独自一人面对敌营千军万马,都可面不改色的应付自如^,秦公主想捉拿他可不容易?!?br />
    “放心,本宫自有办法对付他?*!鼻厝粞套旖俏⑻?^,扬起一抹神秘*、诡异的笑:“湛王爷就站在一边仔细看着吧*^,青焰京城很快就要变天了^^,东方珩杀了太子皇兄,挑衅我南疆国,真真是傲气冲天,目中无人,他很快就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巨大的代价?!?br />
    ------题外话------

    ~(>_<)~……大结局字数多**,没写完^,亲们先看结局上,结局下预计会在25号发布,到时是真真正正的大结局^,亲们再耐心等几天哈,龟速的偶爬去码字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222》,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222 大结局(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222并对腹黑郡王妃222 大结局(上)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22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