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 皇帝大怒&,斩首

    黄粱,李言,王强&?不就是害死那名民妇女儿的人么?这次人赃并获了&?

    不出沈璃雪所料,那名十四五岁的女子撞开年轻男子们,跌跌撞撞的下了马车,猛的跪在马大人面前&,哭的悲悲惨惨:“大人,这五个人想强暴民女&,求您为民女做主?!?br />
    “臭丫头,少胡言乱语!”李言怒气冲冲的跳下马车,挥手打向那名诉苦的年轻女子。

    马大人微微皱眉&&&,身旁的侍卫伸手钳住了李言的手腕,大手在女子脸颊三厘米处停下,强势内力带起一阵急风,吹的女子乌发飘飞,身体颤抖,清秀的小脸上满是惊恐。

    “干什么?想在本官面前杀人灭口?”马大人冰冷的眸中折射出两道锐利的寒芒,不怒自威&&。

    “大人言重了&&&,这臭丫头勾引了我们,还说我们强暴她,我一时气愤&,才会下了重手&,大人莫怪&?&!崩钛耘庾判?,态度恭敬&,慢腾腾的抽回了手,目光平静无波,好似有恃无恐&。

    “若是本官没有阻拦,你这一巴掌下去,就打死人了?!甭泶笕丝吹那宄?,他那一掌用了十成内力&,完全是想置女子于死地,当着他的面&,这么明目张胆的杀人,真是无法无天了&。

    李言不以为然&,笑嘻嘻的赔不是:“是我莽撞了&,以后一定小心!”

    马大人锐利的目光冷冷扫过黄粱,王强,李言五人&,身着便装&&&,却掩饰不住他们满身的煞气,目光平静,态度高傲,仿佛天不怕地不怕&。

    若说刚才李凡和那名中年女子各持一词,他难辨真假,那现在他几乎可以肯定,是这五人强暴了人家清白的女儿&,还恬不知耻的倒打一耙&,编造谎言说人家勾引他们&,真是颠倒黑白,无法无天:“麻烦五位随本官去趟刑部&?!?br />
    刑部&,关押的都是重犯,死犯,要犯,只要进了刑部的人,极少有活着出来的&&,马大人让他们五人去刑部&,是想给他们定罪么?

    李言目光一凝&&,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收敛了笑容:“大人&&,刑部掌管朝中大事,女支女勾引男子不过是一桩小事,刑部来管,是不是太大材小用了&?况且,是她主动引诱我们&&,就算要去刑部,也应该是她去?&!?br />
    “朝堂设刑部&&,为国也是为民,本官遇到了不平事,岂能坐视不理,五位是施暴者也好,受害者也罢&,都是案中人,随本官回刑部&,将案子审清了,对大家都好,请吧?!?br />
    马大人例行公事的话带着强势的命令口吻,听的那五人都微微变了脸色:“大人&&,实不相瞒,我们子时还要守夜,现在随您回刑部审案,怕是赶不及子时的值守&&?!?br />
    黑漆漆的夜里&,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侍卫们的值守容不得半点差错&,马大人掌管刑部,对这点很清楚,李言妄想以此威胁马大人,让他放行&。

    不料&,马大人根本不吃他们那一套:“你们都在京城任职&&,代表着京城的士兵风气,事情一定要弄清楚了,不然&,被有心人宣扬你们强暴良家女子,会抹黑整个青焰军队,你们都在哪里任职,本官命人去通知你们的首领,让他暂调其他人顶替,只是一夜而已,不会出差错的?!?br />
    李言五人的面色瞬间阴沉下来&,马大人态度强硬,毫不相让&&,是对他们五人起了疑,若他们真的进了刑部,还能不能活着出来?

    马大人身边带着五、六名侍卫&,个个武功高强&&,就算他们拼尽全力跑了&,还有家人在京城,也有职位在军中,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还会坐实他们强暴良家女子的罪名。

    马大人软硬不吃,誓要将他们绳之以法&,他们正值大好年华,不想成为没有自由的阶下囚,想安然无恙的离开,只好拿出最后的撒手锏了。

    “马大人,不是卑职不肯随您回刑部,实在是,我们都是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之人,于新大人特意交待&,每晚子时后一定要去守卫,不能擅离职守?!?br />
    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怎么这么巧?马大人紧紧皱眉&。

    军中士兵强暴良家女子,会被判刑、坐牢&,那他们就不能再守卫京城、皇宫&,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之人本就稀少&,皇帝专门安排了于新负责调动,一下子关了五个&,对京城肯定会有影响&,若是不关他们,这案子要如何了结&&?

    望着马大人阴晴不定的面色&,李言五人相互对望一眼,眸中暗暗闪烁着得意的光芒,他们就知道,搬出这个理由,绝对能压制得住马大人,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的人,可是有很大的特权呢。

    “马大人,这五名侍卫身份特殊,但百姓的案子也不能疏忽,事情扑朔迷离,一时之间难辨真假&,距离子时还有段时间,不如您带他们进宫面圣,看看皇上的意思?!?br />
    沈璃雪清灵的话像一盆冰水,将李言五人从头到脚浇了个透心凉&,得意的面色瞬间阴沉下来,跪在地上的女子,柔柔弱弱&,楚楚可怜&&,他们五个却是威武霸气&,让人望而生畏,这么明显的对比&,想也知道事情真相如何,进宫见到皇上,他们哪还能讨得了好&。

    “郡王妃言之有理&&,五位&,请随本官进宫一趟吧?!甭泶笕饲徂圩藕?&,笑容和蔼,案子牵扯到了特殊的人&,他拿不定主意,可以请皇上定夺&。

    李言,王强五人相互对望一眼&&&,眸中闪过一丝焦急,怎么办&?进了宫,他们凶多吉少啊&,可若是不进宫&,强行逃离&,他们现在就会被杀。

    刑部的侍卫们站在两旁&,将出路全部堵上了,他们逃不掉&,也不能逃,只得硬着头皮随马大人进宫&,走出小巷后,恨恨的瞪了马车一眼,出主意害他们陷入尴尬境地的,就是马车上的女子&&,可恶至极&。

    沈璃雪不以为然&&,嘴角弯起一抹诡异的笑,这五人生辰特殊,身份也特殊&,幕后主人更不是简单角色,她何不利用他们的特殊职位做做文章&&,打压打压幕后主人的嚣张气焰。

    天色尚早&,皇帝正在御书房看奏折,听闻马大人有急事禀报,宣了他进来&。

    五名身强体壮的男子&、一名娇小玲珑的女子,站在马大人身后一字排开,皇帝备感不解:“马爱卿&,这是怎么回事&?”

    马大人上前一步,拱手道:“回皇上&&,微臣散职回府的路上,看到这五名男子在马车里欺负这名女子&,他们五人乃是阳年阳月阳日阳时所出,身份特殊,微臣不知该如何定判&,特来请示皇上?!?br />
    皇帝犀利的目光如利刃&,猛的射向王强,李言五人:“居然有这种事情?”身为青焰侍卫,是为守护秩序,让百姓们可以安居乐业,他们倒好&&,仗着权势欺压百姓,无法无天了&。

    李言上前一步&&,急声道:“皇上明查,是她勾引我们五人,不是我们五人强暴她……”

    年轻女子性子软弱,进了皇宫&&,见到皇帝,吓的说不出话来,听闻李言的侮辱,羞愤难忍&,猛的跪到了地上,咬牙道:“禀皇上,民女乃是农户清清白白的女儿家&,恪守礼法&,绝不会勾引别人,一个时辰前,民女回家&,路过小巷&,被他们五人拖到车上&,意图强暴……”

    “她胡说,皇上&&,当时我们五人结伴去喝酒,她拦了我们的马车,意图勾引?!崩钛缘闪伺右谎?,截断了她的话,将所有责任都推到了她身上。

    “若我勾引你们&,是主动投怀送抱&,你们哪会急切的撕烂我的衣服?!迸用嫒萸嗌?,眼圈通红&,眸中闪烁着盈盈的泪光,又愤又怒,恨恨的瞪着五名男子&,身体轻轻颤抖&&。

    小手紧揪着胸口衣服,那粗布衣衫都快要烂成布条了&,十分凌乱&,勉强遮住她的身体,可见那五人对她多么的残暴。

    李言瞟她一眼,傲然道:“那衣服是你自己撕烂的,我们可没碰过,你坐到我们中间的时候,马大人来了,刚好看到那一幕&,误会了卑职们&?!?br />
    马大人只看到了他们和女子暧昧,没看到前面的事情,他的话,不能成为铁证,女子只有一张嘴,他们可是有五张&,她说的再巧妙&&,再有理,也辩不过他们&。

    “你们强词夺理&,颠倒黑白,明明是你们强行我&,撕烂了我的衣服?!迸雍莸勺爬钛?&,美眸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她是农家女子,言语笨拙,说不过见风使舵、八百玲珑的李言,嘤嘤哭泣着&,伤心绝望&。

    “姑娘&&,说话凭良心,你想要五百两银子,我们几个拿不出来,你打也好,骂也罢&,没必要这么缺得的状告我们强暴&,让我们坐牢受罚吧?!?br />
    李言无奈的叹息听的女子怔怔愣愣:“我什么时候给你们要银子了&?”

    “姑娘,别装傻了,你当时给我们要五百两银子的话&&,我们哥几个都记得清清楚楚&,不是我们不给,而是我们每年的俸禄才几十两,真的没有一百两银子给你?!?br />
    李言摇头叹息,一副被逼无奈的模样,气的女子眼圈通红&,愤怒的娇喝:“我没说过这句话,你们诬陷我&?!?br />
    “这句话只有我们五个人听到&,你不承认,我们也没办法?&!崩钛杂质且簧鞠?,眼神萎靡&,仿佛被人陷害&,挣扎无果,任人宰割&。

    年轻女子气的咬牙切齿&&,眼泪再次不争气的掉了下来:“你们欺负我不算&,还诬陷我,究竟还有没有良心?”

    “姑娘&,事情错在你,不在我们……”

    皇帝威严的目光扫过争持不休的李言和年轻女子&&,李言五人身强体壮,对付一名弱女子不费吹灰之力&,如果只是五人和女子共处一辆马车,事情立刻就会真相大白&。

    可是现在&,李言又说那年轻女子故意勾引他们,敲诈他们钱财&,事情就有些复杂了&,双方各执一词,真假难辨,若是没有更确切的证据,事情不好判:“李爱卿&,事发时&,可还有其他证据或证人&?”

    “回皇上&,那条小巷又黑又偏僻,附近没什么人,他们和女子还没有发生事情,也没有所谓的证据&,不过……”马大人望望李言五人,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马爱卿但说无妨&?!被实鄣统恋纳敉缸潘挡怀龅耐?。

    “微臣想请两人进宫,一男一女&,他们来了,李言和这名女子的事情&,基本就能真相大白&?!甭泶笕艘蛔忠欢?&,目光凝重&。

    皇帝略略思索&&,吩咐道:“赵吉!”

    “奴才遵命?!闭怨殖址鞒?&,领命而去。

    李言&,王强五人相互对望一眼&,心中皆是咯噔一下,马大人请的是什么人&?真的能查清事情真相吗&?微张的大手慢慢握起,心莫名的紧张起来。

    半柱香后&,一名男子在赵公公的引领下走进御书房,看着男子熟悉的脸庞&,李言&,王强几人暗暗纳闷,马大人请李凡来做什么&?另外一人又是谁&&?

    疑惑间,眼角映入一道瘦弱的身影&,粗布衣服穿在身上,非常朴素&,枯黄的头发仔细梳过&,还是有几缕凌乱的飘散着,凭添一抹哀伤与苍凉&&,再看女子的脸庞,瞳孔猛然缩紧,怎么是她!

    中年妇女第一次来皇宫,被宫里的美丽景致惊的目瞪口呆,小心翼翼急步紧跟着,战战兢兢的走进御书房,不敢抬头。

    前面的太监停下了脚步&,她颤抖着身体&,正准备磕头行礼,目光看到了两米外的李言等人&&,顿时怒火中烧&,吼叫着朝他们扑了过去:“你们这些禽兽不如的奸官,还我女儿,还我女儿……”

    中年妇女见到了仇人,气不打一处来,对着他们愤怒的咆哮着,毫无形象的又抓又挠。

    皇帝,马大人,太监,侍卫都在一旁看着&,李言,王强不能仗着会武功痛打中年妇女,边躲闪,连急声解释:“你认错人了,打错人了?!?br />
    “就是你们五个,化成灰我都认得?!敝心旮九鹕鹛?,毫无顾及,使上了全部的力气,拼命厮打李言,王强五人&。

    整洁的衣服被抓成一条条&,破破烂烂,齐整的墨发也被挠的有些凌乱&&,御书房很大&&,但在皇帝面前&,他们不能大幅度的躲闪,被中年妇女紧揪着衣服&,狠狠蹂躏&,真真是狼狈不堪&&。

    赵公公望望皇帝阴沉的面色&&,对着打成一团的六人吼道:“大胆民妇&,居然敢大闹皇上的御书房,活的不耐烦了&&?!?br />
    中年妇女一惊,猛然想到这是皇宫,急忙松了手,跪倒在地,身体止不住的颤抖:“民妇粗俗&,冒犯了皇上,皇上恕罪,皇上恕罪&?!?br />
    “大闹御书房&,你可知该当何罪&?”皇帝居高临下的看着中年妇女,目光冷冽&,不怒自威&。

    “民妇冲撞皇上&,是民妇不对&&,只要为我女儿报了仇&,民妇随皇上处置,上刀山下油锅,民妇都不会有半句怨言&?&!敝心旮九肿诛?&,无怨无悔的誓言听的皇帝微微一怔:“你女儿……死了?”

    “是?!敝心旮九鹜?,双眸含泪&,一指李言,王强几人&&,愤怒的低吼:“是他们强暴了民妇的女儿&&,还冤枉她勾引他们&&,逼得她羞愤自尽&&,含怨而死,到现在眼睛都没闭上&?!?br />
    “这位夫人,你认错人了&&,我们不认识你?!崩钛粤巢缓煨牟惶娜鲎呕?,心中暗道,想不到她居然状告到了皇帝面前,早知如此&,当初就一不作二不休,直接杀了她,也少了这些麻烦&。

    “不认识我&&,那你们总认识他吧?!敝心旮九浜咭簧?,指向李凡:“你们和他串通一气&,诬陷我的女儿&,逼她自尽&,可怜我女儿才十四岁,被你们这群禽兽不如的东西糟蹋&,侮辱……”

    “这位夫人&,本官之所以断定李言&、王强五人无罪,是因死你女儿勾引他们五人时并不是处子,还向李言他们敲诈五百两银子&?!?br />
    李凡反驳着中年妇女的话,心里却是一阵阵发虚,赵公公请他来皇宫时&&&,他就感觉事情不对,没想到是那村姑之死惊动了皇上,怎么会这样&?

    “仵作被你们收买了&,诬陷我女儿&,她是清清白白的姑娘家&,怎么可能不是处子&&?!敝心旮救瞬蹲派?,歇斯底里的怒吼。

    “仵作是这么报给本官的,本官当然要做为依据断案?!崩罘材抗馍亮松?,将事情推到了仵作身上&,把自己摘了个一干二净&&,惊动了皇帝的案子&,是大案&,要案&&,兄弟情谊虽然重要,却远不及自己的性命,他还是明哲保身的好。

    皇帝犀利的眼眸冷冷扫过李言&,王强五人&&,一名女子勾引&、敲诈他们有可能&,两名女子相隔十天,再次勾引&,敲诈&,就是天方夜潭了&,事情真相,已经可以窥见&。

    “扑通?!币幻颖煌平榉?&,摔了个四脚趴地&,看清女子的容貌后,李凡的面色瞬间变的煞白,女仵作,她居然也被请来了这里&。

    “皇上&,这是在她家里搜到的东西&?!币幻涛雷呓榉?&,将一只小木箱放到皇帝面前,快速打开&,一层雪花银闪亮了众人的眼睛&。

    妇女女儿惨死一案,牵扯到了仵作&,赵公公请李凡和中年妇女时&,马大人也命侍卫去了仵作家里&,调查仵作,发现不对,立刻揪来皇宫。

    皇帝的面色瞬间阴沉下来,冷冷看着女仵作:“你从哪里得来这么多银子&?”

    仵作跪倒在地,战战兢兢道:“回……回皇上&&,这是草民祖上留下的……”

    “一派胡言?!被实勰抗馊窭?,声音冷若寒冰&&,吓的仵作不敢抬头:“你祖上三代都是平民百姓,生活尚算富裕,就算攒钱也攒不了这么多……”

    “还有……还有小的的俸禄……加起来,差不多……”仵作的身体抖如筛糠,依旧嘴硬,不肯吐口&,身为仵作&,他深知受贿的严重性,怎么能够承认&。

    “仵作的俸禄,一月一两银子&,除去日???,剩不下多少&,就算你从出生到现在,不吃不喝也不可能有这么多银子&,你究竟收了何人的贿赂?还不从实招来&?!?br />
    最后一句,皇帝加重了语气,周围的温度瞬间降了下来&&,仵作只觉一阵冷气自后痛渗入,快速到达四肢百骇&&,冷的蚀骨&,更惊的她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

    “草民……草民……”额头冒出一层虚汗&,她颤抖着身体&,眼睛急转&,思索最佳答案,不经意间与皇帝相撞,他锐利的目光如一柄利剑&,仿佛瞬间戳破所有假相,让人无所遁形。

    她的呼吸猛然一窒&,小鸡啄米般不??耐罚骸盎噬先拿?,是他们五人给了草民银子&&,让草民做假证诬陷那名姑娘的&?!?br />
    皇帝想心思缜密,洞察一切,她现在招供,还有一丝希望,若是等皇帝彻底怒了,她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果然是你们五个?!被实凵哪抗饷偷纳涞搅送跚?&,李言五人身上,声音冷若寒冰:“阳年阳月阳日阳明出生&,生辰特殊,朕信任你们,将你们安插到军中&&&,委以重任,是为?&&;ぐ傩?,守一方安宁,不是让你们仗着特权,胡乱害人?!?br />
    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的人少是少,但是,也能够占全所有的要塞,少一个两个&,三个五个都没问题,这些人以为自己生辰特殊,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么?未免将自己看的太重要。

    “皇上饶命&,卑职知错了&?!蓖跚?、李言王人慌忙跪了下来&。

    先是被他们强暴&,羞愤自尽的女子母亲在此,再有险些被他们强暴的女子为证,再加上仵作的亲自指证&,足以定他们的罪&,他们再反抗&,也是无谓的挣扎,皇帝一气之下&,说不定会将他们全斩了。

    倒不如大胆承认,让皇帝的气消一消,他们也算是立过功的&&,对青焰做了些许贡献&,皇帝判他们的罪名,也要综合考虑&,革去官职也好&,贬成庶民也罢,应该会留他们一命。

    “王强&,李言,黄粱五人不思进取,以权欺人&,强暴女子&,害人性命&,罪无可恕&,推出去,斩首!”皇帝威严的声音在御书房里久久回荡着,宣布着五人的命运&。

    怎么……怎么会是斩首?

    李言&,王强等人嘴巴大张着,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他们也是立过功的,难道皇上不考虑他们的功劳么&?

    他们不知道,皇帝重视天灾,顺带着也重视他们,但他们仗势欺人,害死百姓,皇帝对他们有了厌恶和警惕,更加明白&&,依靠好生辰得来了高官的人会骄傲自满,会不知天高地厚。

    李言&,王强都有功劳&,一般情况下不会被处死&,但皇帝想杀鸡儆猴,镇镇那些阳年阳月出世,身居高位,目空一切的人,故而,他们五人注定要成为牺牲品。

    李言,王强短暂的错愕后,也想明白了其中的利害关系&,枪打出头鸟&,他们犯了大错&,皇帝想拿他们开刀&&,震慑其他阳年阳月出生的人。

    “皇上饶命&&,卑职知错了?!蔽迦斯蛟诘厣?,头磕的咚咚作响&,满目懊悔&。

    皇帝视若无睹&,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门外的御林军走上前来&,一左一右的架起五人&,快速拖出了御书房。

    “皇上,饶命啊……卑职再也不敢了……”五人后悔的哀嚎声一阵接着一阵&,皇帝目光阴沉,充耳不闻&,做错了事,就要接受惩罚&。

    “刷刷刷&?!奔干嵯旃?,院子里的求饶声戛然而止&&,天地间仿佛一下子静了下来,淡淡的血腥味飘散&,御书房里的众人看看皇帝阴沉的面色&,谁都没有说话,气氛静的有些诡异。

    “仵作收人贿赂&&,诬人清白,关入大牢二十年?!被实弁系纳粼俅蜗炱?&,众人趁机长舒了一口气&&。

    那名女仵作煞白的面色微微好转,高悬的心也稍稍放了下来,还好还好&,只是关押二十年,没有判她斩首:“谢皇上开恩&?!?br />
    在女仵作的尾音中,中年妇人缓缓开口:“皇上,民妇女儿大仇得报,民妇愿听皇上处置,不过&&,李凡李大人收受贿赂,也参与害民妇女儿,还请皇上明查?!?br />
    皇帝锐利的目光落到了李凡身上:“李凡,可有此事&?”

    李凡瞬间惨白了面色&,磕磕巴巴道:“回……回皇上……微臣……”

    王强,李言五人和仵作都参与了害那名女子,但是&,王强他们是阳年阳月生的,皇帝为了震慑其他特殊生辰之人,故意将刑罚判重了,仵作不是那个生辰,刑罚判的非常公正&,他也是阳年阳月出生啊&,如果承认收了贿赂&,皇帝一气之下&,会不会把他也斩了&?

    王强&,李言几人已死,收受贿赂之事那臭村妇也只是猜测,没有证据&&,自己不承认,她也拿自己没辙:“回皇上,微臣只是根据仵作的检查的结果来判案&&,并没有收受贿赂&?!?br />
    “李凡&&,你撒谎&!”中年妇女瞪着李凡&&,眼眸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

    “夫人&,如果一名女孩子尚未及笄&&,却已经不是处子,足以证明此人水性扬花&,她勾引五名男子,敲诈他们的钱财,完全说的通&,本官下的定判并没有错&&,当然,仵作说了谎,我没有察觉到,是我的失职?!崩罘膊换挪幻?,言词凿凿,大义凛然&,连他自己都快被自己说服了。

    “李大人&,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只要是做过的事情,就算隐瞒的再好&,再隐蔽,总有一天会露馅&,我们身为官员&&,为民判案,首先要做到公平公证,在皇上面前不撒谎,你敢对天发誓,你半点贿赂都没收吗?”

    马大人阅人无数,哪个人是哪种性子&,他稍稍接触一下&,很快就能了解&,李凡给他的感觉就是油腔滑调,不学无术,李凡做为七品县丞,肯定不会好好判案,结交狐朋狗友倒是他的特长&,王强,李言他们和李凡很像是一丘之貉,请他判案&,岂会不送贿赂?

    李凡目光闪烁&,他是相府嫡长孙,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对天发毒誓&,是对自己冷酷,残忍,可若是不发,马大人&、皇帝就会怀疑他,怎么办&&&&?

    各种利弊在脑海中快速闪过&,李凡做了一番天人交战&&,咬牙道:“我李凡在此发誓,并未收王强他们半点贿赂&,若有撒谎,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誓言全部都是虚的,骗骗人而已,皇帝想听&,他就发上一遍&,虽说小小的诅咒了一下自己&,绝对不会成真&&,比被皇帝砍头要轻松的多了&。

    马大人看着李凡,嘴角轻轻牵起,微微的笑容透着说不出的森寒与冷冽&,看的李凡后背发凉&,正欲问马大人笑什么,后者抢先开了口:“来人,把东西端上来?!?br />
    一名侍卫快步走进御书房&,手里端着一只托盘&,上面放着各种珠宝首饰,在夜明珠光下折射出璀璨的光芒&。

    李凡踉跄几步&,险些栽倒在地,眼睛直直看着托盘里的东西&,满眼震惊&,怎么会?他们怎么会找到这些东西的&?

    马大人很满意李凡的反应&,淡淡看着他:“李大人,这些珠宝都是在你的别院找到的&,据你别院的下人交待&,这些就是王强他们送给你的贿赂,你还想狡辩吗?”

    李凡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额头渗出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头磕的咚咚作响:“皇上饶命,卑职一时糊涂,又看到仵作的检查结果&&,觉得事情不会出错,才会宣判,皇上饶命&,饶命……”

    普普通通一句话&,却非常巧妙的将责任推到了仵作身上,将他的责任推了个七七八八,就算皇帝要怪他,也不会砍他的头。

    “你可知朕最讨厌收受贿赂的官员?”皇帝语气严厉,锐利的眸中折射出道道寒芒&,不怒自威。

    看的李凡心惊肉跳&,头磕的更加响亮,声音中也带了些许颤音:“皇上恕罪,臣再也不敢了,求皇上再给微臣一个机会&?!?br />
    “李大人,你不止判刹了案子,刚才还撒了谎,犯了欺君之罪!”

    马大人轻飘飘的话像一道惊雷,炸了下来,震的李凡半天动弹不得,是啊&,他撒谎了,欺骗皇上了,皇上一定不会放过他的&,怎么办?怎么办&?

    “皇上&,李丞相在外求见&?!碧嗵赜械募庀干ひ粼谖萃庀炱?,李凡眼睛一亮,爷爷来了&,他有救了&!

    皇帝瞟了门外一眼:“告诉李丞相&,朕在忙&&,没空见他?&!?br />
    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像一盆冷水&,对着李凡兜头泼下,将他从头到尾浇了个透心凉,嘴唇哆嗦着,身体忍不住一阵阵发抖,皇上不肯见爷爷,是想重罚自己么&?会像对待王强他们那样斩了自己吗?

    怎么办&&?自己究竟要如何自救&&?

    心绪烦乱间&,皇帝威严的声音自头顶响起:“李凡收受贿赂&,枉判冤案,不配为父母官&,革去官职,贬为庶民&&,流放边疆,今生不得回京?&!?br />
    皇帝的声音很冷很冰,在李凡听来,却宛若天籁之声,贬为庶民,流放边疆&,没关系&&,没关系&&,给他留了一条活路啊,他还能活着,真好&,真好。

    看着李凡瘫倒在地&&,却面露喜色,皇帝只觉一阵厌恶&,李凡是李丞相的嫡孙&,湛王的表哥,他有些顾及,念在李凡收了贿赂,没有直接害人,他才给李凡这么重的刑罚,看那些阳年阳月出生的人还敢不敢仗着身份为所欲为&。

    不经意的&,皇帝心中浮上一股十分骇然的感觉,这些阳年阳月出生的人,大批涌入朝中,军中&,不会是有人故意设计的吧?

    随即,这种想法又被打消,作法问天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进行的&,不能做手脚&,是他想多了,不过&,他的确应该派人多观察一下这些人&,免得再出差错&&&。

    若是他们将青焰搅乱了,虽然避免了天灾&,却惹来人祸,可就得不偿失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217》,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217 皇帝大怒,斩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217并对腹黑郡王妃217 皇帝大怒&,斩首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21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