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 谋朝篡位&,天灾惊现

    透心彻骨的冷意在四肢百骇扩散开来,丽妃顿觉脖颈一阵窒息&&&,是粗使嬷嬷们勒紧了白绫&,她呼吸不畅,一张小脸涨的通红&,胸中更像炸了一样,沉闷的难受&。

    李幽兰站在一旁,笑的明媚璀璨&&,不怀好意:“丽妃娘娘&,您与五皇子偷情一事,早就传遍大街小巷&,青焰百姓人人唾骂,与其这么窝囊的活着,还不如早死早投胎&&,说不定下辈子就能和五皇子光明正大的做夫妻了&&?!?br />
    “李幽兰,我杀了你&?!崩鲥逄?&,眸底燃烧着两团熊熊怒火,拼尽全力朝李幽兰冲了过去。

    李幽兰微笑着看着她&&,不闪不避,两名粗使嬷嬷走上前来&,一左一右的架住丽妃的胳膊,将她死死的按在了地上&&,另一名嬷嬷面无表情的再次勒紧白绫。

    丽妃美丽的小脸涨成了猪肝色,拼命挣扎着,却挣不脱粗使嬷嬷们的钳制,脖颈勒的火辣辣的疼,肺部因呼吸不到新鲜空气,沉闷的像大石压顶,眼前一阵阵发黑,死亡的气息扑开盖地的袭来,她心生恐惧&,死死瞪着李幽兰,怒喝:“李幽兰,你会后悔的&!”

    丽妃脖颈被勒&,声音极小,李幽兰只看到她嘴巴张张合合,没听清她说了什么,皱眉道:“你说什么?”

    “杀了我&,你会后悔的?!崩鲥羯逞?&,清晰的一字字仿佛是从牙缝里蹦出来。

    李幽兰不以为然,嗤笑道:“我李幽兰杀人,从来不会后悔&&&?!?br />
    “不……你会后悔……你一定会后悔的……呵呵呵……”丽妃牵起嘴角,扬着阴森诡异的笑,眼瞳中也闪烁着让人猜测不透的诡异光芒&,看的人心底发杵。

    “丽妃,你少玩花样,我可不是被吓大的?&!崩钣睦际秦┫喔牡张?,湛王府的正妃&,身份高贵,地位超然&,遇到天大的难事,也会迎刃而解&,哪里需要求一名与皇子偷情,被判坐牢二十年的阶下囚。

    丽妃久居深宫,攻于心计,她吓唬自己,无非是想让自己放过她&&,自己岂会上她的当。

    抬眸看向粗使嬷嬷&,李幽兰目光一寒,傲然道:“时候不早了,快点解决她?!?br />
    “是!”拿白绫的粗使嬷嬷低沉着眼睑,瞬间加大了手中的力道。

    丽妃纤细的脖颈再次勒紧&,嘴巴大张着&,却吸不进半点空气,小脸涨成了黑紫色&&,美丽的眼眸渐渐充血&,她恨恨的瞪着李幽兰&,嘴唇快速蠕动,没有任何声音,李幽兰却看明白了她的口型&&,她反反复复一直在说一句话:“你会后悔的&,杀了我你一定会后悔的&?!?br />
    李幽兰心思一沉&,她和丽妃只是口头合作过一次&,除此之外,再无任何关联&,她自问没有把柄落在丽妃手里&&,丽妃活着对她已经没用了,她有什么可后悔的?这个老谋深算的女人,肯定是在故弄玄虚&。

    “丽妃,无论如何今天都会成为你的忌日&,你就不要再做无畏的挣扎了&,安心的死吧,我会为你多烧些纸钱,让你贿赂贿赂阴间的判官&,下辈子也可以投胎到富贵人家&?!?br />
    丽妃恨恨的瞪着李幽兰&&,绝望的眼瞳喷射着愤怒的火焰,她就那么死死的看着李幽兰&,仿佛要将她深深的印进脑海里,做鬼也不放过她。

    不知不觉间,火辣辣的脖颈突然感觉不到疼了,沉闷的胸口也没了知觉,明亮的眼前渐渐模糊,随时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高傲的脑袋垂了下来&,身体也软软的倒在冰冷的地面上。

    粗使嬷嬷们拭了拭丽妃的呼吸&,松了手:“王妃&,她已经死了&?!?br />
    李幽兰淡淡答应一声,低头看向地上的丽妃,她趴在地上&,脸朝着李幽兰,眼睛圆睁着,好像在瞪她,被白绫勒死&,非常痛苦,她的嘴角却扬起一抹笑&,很浅&,却很诡异&,仿佛在说:“你会后悔,你一定会生悔的&!”

    一阵冷风吹过&&,李幽兰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心中升起一股很不好的预感,她和丽妃并没有太多交集,为何丽妃死了&&,她突兀的感觉到了害怕,是的,害怕,虽然只有很细微的一丝丝,她还是敏感的感觉到了&,她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把丽妃的尸体处理好&,不要露出破绽?&!?br />
    一个死人&,毫无知觉&,也无所作为,还想伤她么&&&?她倒是很想看看&,死人丽妃能玩出什么花样&。

    “丽妃死了&?”消息传到圣王府时,沈璃雪正坐在软塌上缝衣服&&,白色锦缎上的云海图拼成一片完整的图案,映着窗外的阳光&,高贵、优雅中透着出尘的虚无飘渺&,她顿下动作,抬眸看向东方珩:“怎么死的&?”

    “上吊自尽?!倍界窠舭ぷ派蛄а┳讼吕?&,白玉手指轻抚着缝制大半的白色锦衣&,漫不经心道:“狱卒们交待,丽妃进大牢后,神情恍惚&,趁着他们不注意&,拿腰带吊死了自己?!?br />
    沈璃雪嗤笑:“如果丽妃想死,早在皇帝发现她和五皇子的奸情时,就会撞柱死亡,哪还会安然无恙的进大牢,是杀人灭口吧?!?br />
    东方珩微微一笑&,不置可否:“我让暗卫仔细查过&,丽妃的脖颈上有两道深紫色的勒痕?!币坏朗巧系趵粘隼吹?,另一道,自然是被别人勒的&。

    “人是李幽兰杀的!”沈璃雪的话不是询问,而是肯定&&,丽妃进大牢前&,对李幽兰使眼色,到了晚上就自尽了&,想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皇上是什么态度&?”

    一日夫妻百日恩,丽妃是皇帝的宠妃,不明不白的死了&&,聪明如皇帝肯定能察觉到不对。

    “无动于衷&,听之任之&?!崩鲥臀寤首油登?&,皇帝怒极,早想杀她了,皇后求情,皇上才从轻处罚&,她死在大牢,是罪有应得&,皇帝哪里还会过问&。

    沈璃雪叹气,皇帝明知丽妃死的蹊跷,却不追究,看来,对丽妃偷人之事,愤怒至极&,世间也没有哪个男人能容忍自己妻子给他戴绿帽子,皇帝的绝情可以理解:“五皇子有什么动静&?”

    东方珩见沈璃雪的樱唇微干&,拿过桌上的茶壶,为他们两人各倒了一杯茶,淡淡茶香四溢&,迷人心田:“他现在是刑部大牢的阶下囚&&,二十年的刑期刚开始,能有什么动静!”

    沈璃雪轻抿清茶&,晶莹的樱唇樱红水润&,清冷的眼瞳深若古井:“五皇子隐忍多年&&,刚刚展露头脚,就被东方湛狠狠打压,他心中肯定不服&,绝不会这么轻易就放弃&?!?br />
    二十年的时间太长,等他出了大牢&,新帝肯定登基为帝了,哪还轮得到他指点江山,他的宅院里有那么多侍卫看守&&,一定有秘密,以他的野心,绝不会在大牢里坐以待毙&。

    “五皇子出不了刑部大牢,就不会有所作为?&!北械娜绕煨焐细?&,遮去了东方珩眸中的神色&,若是他出了大牢&,那就另当别论了。

    “皇后,太子,叶国公那边没动静吗&&?他们可是五皇子最亲的人&?!鄙蛄а┓畔虏璞?,拿着针线缝制衣服,明媚的小脸沐浴在阳光中,细腻如瓷&,长长的睫毛如蝶翼一般&,在眼睑上投下两道浓浓的阴影,让人心生爱怜&。

    东方珩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摩挲她优美的脸形,指腹传来暖暖的温度,指尖下的肌肤如一捧雪&,仿佛随时都会化去,他一阵心神荡漾:

    “皇后,叶公国一心希望太子登基,五皇子横空出世,出乎了他们的意料&,还没弄清楚五皇子的实力,他就被关进了大牢,得失来的太快,他们还未完全适应&,皇上也正在气头上,就算他们想救五皇子,也不会操之过急,等上一段时间&,皇上气消了&,再为他求情不迟&&?!?br />
    “皇上最近心情很不好吧&&?&!鄙蛄а┳旖俏⑻?,似笑非笑&,亲生儿子和自己宠爱的嫔妃偷情,换作任何一个男人,心情都不会好&,这也是妻妾成群的恶劣后果。

    “皇上心情的确不好,不过,不只是因为五皇子和丽妃偷情,还因为作法问天的失败&,没有算出天灾,皇上一直都在担心&?!?br />
    东方珩轻飘飘的话使得沈璃雪挑了挑眉,不以为然道:“作法问天是东方湛用来算计五皇子的,中间一定会被打断&,失败是必然的?!被实勰敲创厦?,都没看出端倪么?还在纠结这个问题。

    “雷劈龙椅&&,梦境不寻常,身为青焰皇帝,他要为青焰的万千百姓着想&,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找出真正原因,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钡本终呙?,旁观者清&,皇帝是做梦之人,身陷局中&,当然不及他们这些旁观看的透彻。

    沈璃雪动作一顿:“你的意思,他还会再举行第二次作法问天?”

    “没错?!倍界竦愕阃?。

    沈璃雪目光微凝:“定在什么时间?”

    “十天后的黄道吉日&?!蔽硕ㄕ饣频兰?,钦天监颇费了一番心思,测算许久&,才得出最佳日期&&。

    “东方湛是什么态度?”沈璃雪看着东方珩&,清冷的眼瞳凝深。

    “当然是支持皇帝的决定&?&!彼腔实鄣亩?,很了解皇帝,又想角逐皇位,当然会顺着皇帝的心思做事&。

    沈璃雪好看的柳眉微微皱了起来,五皇子已经被捉进大牢,没必要多此一举的再来一次作法问天&,以东方湛对皇帝的了解,完全可以找个其他理由敷衍皇帝&,撤销这次作法问天,他却支持皇帝的决定,事情有些奇怪。

    “于新是东方湛的人,咱们不得不防?!被实酆痛蟪济撬淙淮优怨劭此鞣?&,却都不懂术法&&,他作弊&&&,他们也看不出来&。

    “放心,在青焰京城,东方湛只是王爷&&,还不能一手遮天&&?!背玫氖虑?,他能解决,不想沈璃雪怀着身孕还分神担忧。

    东方珩轻拥了沈璃雪在怀,白玉手指隔着衣服轻抚她隆起的小腹:“再有四个月,这小家伙就能出生了吧?!?br />
    “差不多?!笔禄程ナ前匆辉?8天岁&,十个月是280天,正常的话&,是九个月多点出生&,再晚些,到十月,她的孩子已经五个月了,再有四个月,应该差不多。

    “终于快要出世了?!倍界裣掳颓岣樵谏蛄а┘绨蛏?,看着腹中胎儿,好一阵感叹,孩子越长越大,沈璃雪的行动也越来越不方便,两人的夫妻之事&,也少了许多&,每晚抱着娇妻入睡,却只能看,不能碰&,对他来说是一种难挨的煎熬。

    再过五个月,沈璃雪出了月子,他就不必再受这种煎熬,可以毫无顾及的在一起了&,无论孩子是男是女,他十年内,都不会再要第二个,先过过美好的二人,呃&&,是三人世界再说。

    “珩,这次作法问天,我就不去了,你自己小心?&!备咛ǜ浇凶?,但不及枫松院舒适,沈璃雪的身孕已经五个月,久坐,久站&,身体都不舒服,她可不想再腰酸背疼的看那烟雾弥漫的高台&。

    “放心,我会小心谨慎?!本┏强此破骄?,实则暗潮汹涌,五皇子横空出世,与东方湛,太子角逐皇位,让事情更加复杂多变,东方珩早就暗加了小心。

    东方湛让于新再次作法问天,是在悄悄实行什么计划&&,他当然不会大意。

    时间一天天过去,阳光明媚的午后&,五皇子所在的刑部大牢里来了名客人&。

    皇后一身金色宫装,端庄、高贵&,看着小牢房里简单的一床一桌&,闻着墙壁,地面散发的阵阵霉味,看五皇子的目光越发心疼,又恨铁不成钢:

    “澈儿&,你是皇室皇子,想要什么样的女子没有,为何要和丽妃……她是你父皇的女人&,你怎么那么糊涂?”

    短短几天的时间,东方澈脸上的稚气完全褪去,取而代之的是皇室子弟特有的高深与凌厉&,他就那么淡淡看着皇后&,却让人感觉到无形的冰冷与压力:“我和丽妃偷情&,你真的不知道原因吗?”

    皇后一怔&,错愕的看着五皇子,他们偷情,她怎么会知道原因?

    “从小到大,你的心思都在东方泓身上,小到衣食住行&,大到请导师少傅&&,你几乎都会亲自为他挑选,可是我呢?需要夫子的时候&,你在为东方泓的事情奔波,需要武师的时候&&,你在为东方泓的事情考虑,夫子,武师都是父皇指派的,你问都不问&,我就像一个没有母亲的孩子,自生自灭&?!?br />
    五皇子清亮眼瞳中愤怒燃烧着熊熊怒火,看的皇后怔忡不已&,半晌后方才喃喃道:“澈儿,你是母后的儿子,母后怎么会不关心你&?&!?br />
    东方泓是她的第一个儿子,也是皇室的嫡长子&&,太子&&,未来的一国之君&,她想将他培养的优秀些&,方才对他用尽了心思。

    东方澈是她的小儿子,将来会是青焰王爷&,有东方泓这个亲大哥撑腰&,就算没什么本事,也会富贵一生,所以,她对他的要求没那么高,平时也是随着他的性子成长,对他忽略了些。

    五皇子清亮的眼中满是嘲讽:“你全力栽培东方泓&,是想培养他做未来皇帝&,你不正眼看我,是觉得我没那么大本事,不配做皇帝?!?br />
    “澈儿&,你和泓儿是亲兄弟&,他是你一母同胞的亲哥哥,成为青焰皇帝?;つ悴缓寐??”东方泓是嫡长子&&,皇后也和青焰皇室祖先们的观点一样&,嫡长子继承皇位,嫡次子受哥哥的?;ぞ秃昧?。

    五皇子不屑的嗤笑&&&,从小到大,他都是自己闯过来的,何时需要东方泓的护佑&。

    “你对母后不满&,可以直说,为什么要招惹丽妃,她是你的庶母??&?”虽然丽妃和五皇子没有血缘关系,但她是皇帝的女人&&,五皇子与她有染,就是乱(和谐)伦,是皇宫最大的禁忌,他怎么可以这么糊涂&。

    “因为她能从父皇那里打探到我想要的消息?!蔽寤首犹裘伎醋呕屎螅骸澳愦痈富誓抢锏美吹南?,只会告诉东方泓,从来不会说给我听?!?br />
    “澈儿,皇位争斗,变幻莫测,也凶险异常,母后希望你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不想你卷入这些是是非非?!?br />
    太子是他们叶国公一脉,而湛王是李丞相府一脉&&,争斗了十几年&&,彼此之间各有胜负&。

    随着皇帝的年龄越来越大&,皇位的继承者最近几年也会定下来,所以,皇后才会将自己得来的各种消息告知东方泓&&,让他多做准备&,赢东方湛,却从没想到,她的无心之举会引起东方澈的误会&&。

    五皇子冷笑:“你是觉得我没能力,才不想让我卷进皇位争斗吧?!?br />
    “与东方湛面对面争斗&,需要担很大的风险,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泓儿为了叶国公府一脉&,被逼无奈,不得不争,你是五皇子,年龄尚小,完全可以避过去,母后是不想让你冒险啊?!?br />
    东方泓&,东方澈都是她的亲生儿子,哪有母亲不爱自己孩子的,她对两个儿子是同样的感情&&,东方泓身上的担子重&,她多帮了他一些,东方澈年龄小,也没什么担子&&,她才会对他放纵了些,但她对他的关心,绝对不少。

    东方澈嘴角牵起,扬起一抹笑,很浅&,却很冷:“说了这么多,你无非是想告诉我,你关心我&,爱护我,可是,你的实际行动却让我知道&,你最关心的,还是东方泓?!?br />
    她是他的母亲,却从未想过他想要什么,也从未问过他缺什么,将他扔到一边不闻不问&,一心帮着她的大儿子建功立业,他的能力,他的势力,全都是他自己一点儿一点儿积累起来的。

    她一厢情愿的觉得东方泓应该做皇帝,他应该做王爷,却从未想过,他也是她的儿子&,也是嫡子&,为何他就没资格做皇帝?

    “澈儿!”皇后呆呆的看着东方澈,她眼中的东方澈,一直是个单纯&,可爱的孩子&,会对她撒娇,会买好吃的糕点哄她开心,会无知的做错事情,眼巴巴的等着她去收拾残局&。

    可是眼前的他,褪去了往日的单纯,取而代之的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冷酷、绝情,那张脸是那么熟悉,可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却是那么陌生。

    “你走吧,不要再来看我了?!倍匠豪淅涞南铝酥鹂土?。

    皇后身体踉跄着,险些栽倒在地,无形的心痛弥漫全身&,美眸中盈了一层水雾,她的儿子,不想见她&,在赶她走。

    “走吧&?!蔽寤首幼?,背对着墙壁,不再理会皇后。

    看着他消瘦的身形&,倔强的脾气,皇后眼中的泪水抑制不住的流了下来,都是她的错,忽略了自己的儿子:“澈儿,你再委屈几天,母后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br />
    东方澈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就那么静静的站着,仿佛没有听到皇后说的话。

    皇后又是一阵心酸,她的儿子&,不想理她了,快速擦拭着脸上的泪水&&,快步走出牢门&,前行的脚步,踉踉跄跄着,有些狼狈&。

    急促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直至消失不见&,五皇子转过身&,看到了一旁放着的食盒&&,轻轻打开,浓浓的饭菜香气扑面而来,令人垂涎欲滴。

    红烧肉,清蒸鱼,麻婆豆腐&,每一样菜式都是他最喜欢吃的,皇后对他这个儿子&,也是用了心思的&,可是,再精致&,也只是一桌饭菜&,他需要的&,不止是这么微小的关怀。

    “五皇子!”空荡荡的半空传来一声恭敬的呼唤,很小很低&,只有五皇子能听到。

    五皇子四下望望无人&,压低声音道:“何事&?”

    “回五皇子&,后天皇宫会在高台作法问天?!笨瘴抟蝗说睦畏?,响着暗卫的回答声&。

    五皇子挑挑眉&,还作法问天:“和上次的规定一样吗?”

    “是的&&,仍然是于新作法,皇上和大臣们从旁助阵&?&!卑滴赖纳?,再次刻意压低,附近牢房关押的囚犯耳力再好也听不到&。

    五皇子点了点头&,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这霉味熏天&&,暗无天日的牢房,他早呆烦了&,作法问天么,倒是个不错的机会&。

    良辰吉日&,阳光明媚,万里无云,为防再出差错&&,皇帝下了命令&&&,高台附近不许再站人,高高的祭台上&&&,于新再次作法问天&,皇帝和文武百官从旁观摩&。

    随着于新手中符纸的不断倾洒,高台再次被薄薄的烟雾包围&,阵阵火光喷出&,天空渐渐暗下&,一层层黑云在半空凝聚,微微的风从高台飘过,带来一阵乒乒乓乓的打斗声。

    大臣们面色微变,好端端的&&,怎么会有打斗声?

    猜测间,侍卫的惨呼声传来:“啊……有刺客……”

    “嗤&&!”一道寒光闪过,漫天血光飞溅,鲜红的血染到了作法的高台上,一道又一道夺目刺眼。

    “光天华日,何人如此大胆包天,敢闯进皇宫杀人&?”

    “是我!”在众臣震惊&&&,气愤的目光中,五皇子一袭红色披风&,手持寒光闪闪的长剑&,踏着那满地鲜血,一步一步&,走上高台。

    几天不见,他脸上的稚气早已退去,眸中闪烁着无边的冰寒,光洁的下巴上隐隐长出一层青色胡须,消瘦的身形迎风而立&,凭添了几分强势与苍凉,衣衫上染了不少鲜血&,分不清是他的&,还是敌人的&,阵阵风吹过,浓浓的血腥味在空气中快速漫延&&。

    皇帝走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怒道:“孽子&,你不但私自跑出大牢,还带兵在皇宫乱杀乱砍,想干什么,造反吗?”

    五皇子是如何逃出来的,怎么进宫的&,都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他带了许多士兵将高台团团围住了。

    皇帝为了防止再有人打扰作法&,特意遣走了附近的侍卫,只留少许侍卫守卫&,没想到被五皇子趁机钻了孔子&&。

    “父皇真是聪明&,一眼就看穿了儿臣的意图,您说的没错,儿臣冒死逃出大牢,带兵闯进皇宫,就是想请您退位让贤,将皇帝之位交给儿臣来坐&&?!?br />
    五皇子轻飘飘的话惊的皇帝怒气冲天:“住口,朕还好好的,你就想要谋朝篡位,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父皇?”

    “这附近已全是儿臣的人&&,正因为儿臣心里有您,才这么心平气和的与您商量&,否则&&&,儿臣大可以直接杀了父皇&,抢到玉玺,直接登基为帝&!”五皇子掌控着所有局面&,底气十足,

    黑衣侍卫们解决完了周围的守卫&,快速聚拢过来&,簇拥着五皇子&,密密麻麻的侍卫连成一片,每个人身上都染了许多鲜血&,气势汹汹,不比满朝大臣们的气势差多少,远远望去&,五皇子还真有点君临天下的味道。

    身后&,于新还在作法问天&,漫天的黑云凝聚成一道浓浓的黑雾,对着高台倾泻下来,这是法事当中最关键的时刻&,绝对不能打扰,上一次就是失败在这里&,皇帝不希望它再次失败,横身挡住五皇子&&,冷冷看着高台下那密密麻麻的侍卫们:

    “朕一直以为,你是朕所有儿子中最单纯的,却没料到&,你会是心机最深的一个&,伪装十几年,骗过了所有人&,还在暗中培养了这么多厉害势力?!?br />
    “赢者,诡道也&&,想要成为君者,更要有足够保命的底牌&?&!蔽寤首涌纯醋约荷砗蟮拇笃涛?,眉眼之中说不出的自豪:“这是儿臣自己费尽千辛万苦培养出来的,没有借任何人之手&,儿臣是否资格做皇帝?”

    东方泓&,东方湛的势力都借助了别人之手培养&,只有他的势力,完完全全是靠他自己,多年的辛苦&,多年的心血&,就是为了今天,登基为帝,君临天下。

    在皇帝心里,最优秀的儿子是东方泓&&&&,东方湛,从来轮不到他东方澈,再加上他与庶母偷情&&&&,惹怒了皇帝,青焰的皇位就更加轮不到他了&。

    他不想坐牢二十年,更不想受尽苦楚,所以&,他准备放手一博&,带领自己精心培养的侍卫们闯进皇宫,用最直接,也最有效的办法&,逼宫,直接登基为帝&,将青焰江山全部掌握在自己手里。

    “不,你不够资格做皇帝&?&!被实劭醋盼寤首?&,连连摇头,犀利的目光暗带着训诫:“你的心太浮燥,太急切,心机有时够深,有时候也够愚蠢&?!?br />
    “你!”五皇子手指着皇帝&,气的咬牙切齿:“儿臣原本想着&,念在咱们父子一场,登基之后&&,奉您做太上皇的&,可您居然一意孤行&,不肯传位,休怪儿臣心狠手辣?!?br />
    话落,五皇子手中长?;踊鲆坏婪胬暮?,对着皇帝刺了过去。

    皇帝看着暴射而来的长剑,静静的站着,不闪不避&&。

    东方珩墨色的眼瞳幽深似潭&,宽大的朝服衣袖突然鼓起,强势的内力弹射而出,打到五皇子的手腕上,手中长剑应声而落&!

    谁?是谁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打落了他的剑?

    五皇子震惊着,锐利的目光在大臣中快速扫视&&,落到了东方珩身上,利眸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安郡王,是不是你&?”

    他怎么忘了,朝中大臣,不全是那些只会耍嘴皮子的笨蛋,还有个极难对付的青焰战神&。

    “五皇子,这里已经被御林军包围了,你和你培养的精英们一个都逃不掉&&,放下兵器投降&,皇上会念在你们父子一场的情份上,放你一条生路&?&!倍界裆舻?,黑曜石般的眼瞳闪烁着幽华冷芒&,让人不敢直视&。

    “你少骗我,这里全在本皇子的掌握中&,御林军们一时半会儿的可赶不过来……”

    五皇子吼声未落&&,一阵激烈的打斗声传了过来,回头一望&,是他培养的侍卫们和皇宫御林军交了手&,半空中飞来一道修长的身影,径直落到皇帝面前&&&,俯身行礼:“儿臣救驾来迟,还望父皇恕罪?&!?br />
    熟悉的青色身影,熟悉的英俊脸庞,熟悉的清朗声音赫然是太子东方泓&。

    五皇子怔了怔&,随即放声大笑&,隐有点点水雾温润了眼角&,他带兵逼宫&,他的亲哥哥带着侍卫们来救驾,真是讽刺。

    同样为了皇位,他们却走了两条完全不同的路,哥哥的光明正大&,救驾立功,名正言顺,他则是逼宫的乱臣贼子,赢则富贵终生&,输则丢掉性命!

    既然如此&,那么&,他要赌一次!

    捡起地上的长剑&,对着东方泓狠狠刺了过去,他就不信了,他赢不了东方珩&,还打不赢东方泓&。

    “五弟?!倍姐嗌矶愎寤首拥慕?,紧紧抓住了他的手腕&&,看他的目光充满凝重:“三千御林军全部到此,你别闹了&&,快向父皇认错?!?br />
    五皇子目光森寒,狠狠瞪着太子&,用了十层内力,却没能挣脱东方泓的钳制,利眸中怒火翻腾,正欲怒吼:“滚开&,别挡我的路!”

    又一阵激烈的打斗声响起,一道湛蓝色的身影带着上百侍卫加入战团,那些侍卫和御林军合力&,将五皇子培养的侍卫们打的节节败退,一名名黑衣侍卫倒在地上&,血流了一地,浓浓的血腥味在半空中漫延。

    御林军们越战越勇,五皇子的黑衣侍卫们却接连倒在血泊里,越来越少&,看着所剩无已的黑衣侍卫们,五皇子震惊的无以复加&&,喃喃道:“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他精心培养的侍卫们&,就这么弱么?被人打的连连后退。

    “儿臣救驾来迟&,还望父皇恕罪&?!倍秸炕翰阶呱细咛?,俯身行礼&,地上打斗激烈,血流成河&,他湛蓝色的锦袍却纤尘不染,淡淡的龙涎香飘散,迷醉人心。

    看着对峙的太子&,五皇子,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皱,太子居然赶在他之前来了高台救驾&?还阻止了五皇子的杀招&。

    最后一名黑衣侍卫被杀,五皇子辛苦多年的势力全部土崩瓦解,五皇子身体一颤&,瘫坐在地,呆滞的目光看着那满地的鲜血,他多年的心血就这么没有了,怎么会这样?

    “禀皇上,刺客一千五百人,全部斩杀&?!币幻涛栏蓖沉熳呱锨袄?,恭声禀报。

    皇帝摆手让副统领退下&,犀利的目光看向五皇子:“东方澈,你可知罪&?”

    五皇子就那么呆呆的坐着&,不说话&,也不动,嘴角扬起苦涩的笑&,他的心血,在皇宫御林军面前,那么不堪一击,他的确是太托大,也太自信了。

    “东方澈!”皇帝加重的声音&,暗带着浓浓的怒气,逼宫篡位,是皇室的大忌&,五皇子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父皇,五弟他已经知错了,求你饶他一命&?!倍姐谎凵袂榇糁偷奈寤首?,跪地为他求情&。

    “皇兄,半个月前,五皇弟犯错&,父皇顾念父子之情,饶了他&,可他是怎么回报父皇的?若是你,我没有赶来,父皇现在就凶多吉少了?!倍匠菏腔屎蟮亩?,就是东方湛的敌人&,好不容易抓到五皇子的大把柄,他可不想轻易饶过他。

    “五皇弟只是年少气盛,做了错事,没有杀父皇的意思,请父皇网开一面,饶他一命?!倍姐投秸空范嗄?,对东方湛谈不上百分百了解&,也能猜到他此时的心思,五皇子能伪装这么多年,培养这些势力&,是有一定本事的&,也是东方湛登基之路上的大障碍,他当然会想尽办法铲除。

    “照皇兄这么说,所有谋朝篡位的人,只要没有杀皇帝之心&,就可以原谅了&?”东方湛嘴角微挑,似笑非笑的看着太子&&&。

    若他敢说是字&,就是置皇室尊严于不顾&,谁有兵力都能巅峰的皇室&,哪还有尊言可言,若他说不是,那就是间接承认了五皇子的罪名&,五皇子大逆不道&,谋朝篡位&,按律斩立决&&。

    大臣们相互对望一眼,面面相觑,五皇子是皇帝的儿子,他篡位&&,可以说是家事,也可以说是国事,事情大小&&,轻重&,全看皇帝怎么判,他们这些做大臣的&&,多说也无益。

    “虎毒不食子&,五皇弟是父皇的亲生儿子&,对父皇也没有伤害之意,他培养的势力也都被杀&,以后对父皇没有任何威胁了,再杀了他,未免太过残忍,请父皇三思……”东方泓看着东方澈&,字字句句为他求情。

    东方澈低沉了眼睑,一言不发&,瘦弱的身躯在风中更显消瘦。

    “父皇&,五皇弟他……”

    “都别说了&&&!”皇帝摆手打断了东方泓&&,东方湛的争吵&,犀利的目光看向五皇子:“念在你年幼无知&,朕不杀你&,贬为庶民,流放湘西,永世不得回京&!”

    “多谢父皇开恩&?!倍姐腥玖艘徊阆采?,没判死罪,就是好事&。

    东方湛皱皱眉头,看一眼意志消沉的五皇子,没有多说什么&,目光微微凝深&。

    “皇上&,作法问天完毕,答案现了!”于新清朗的声音响起,众人这才发现&,天空已经恢复了刚才的晴朗&,湛湛蓝蓝,万里无云。

    好奇的目光齐齐望向那张写着天灾的宣纸……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213》,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213 谋朝篡位,天灾惊现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213并对腹黑郡王妃213 谋朝篡位,天灾惊现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213。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