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皇帝大怒*,杀丽妃

    吉时到,作法开始*^,于新手持长剑和道符*,口中念念有词^,不时喷出一片片火光,高台上烟雾缭绕,于新*^,祭坛,皇帝和文武大臣全都淹没在薄薄的烟雾中,朦朦胧胧看不真切*^^*。

    沈璃雪是现代人^*,本不信鬼神之说^^,但她穿越到古代,经历离奇^^,古代的内力^,轻功又神秘莫测^,她对世间万物都多了几分好奇^**。

    皇帝梦到雷劈龙椅,梦境奇特**,解决的方法也奇特,直觉告诉她这次作法问天有蹊跷,方才生了观前来一观之意,不过,她坐的地方离高台太远^,又有烟雾遮挡,根本看不清于新是怎么作法问天的。

    天色尚早,法事也不知何时才能结束*,沈璃雪揉揉发酸的后腰^^^,慢腾腾的站了起来*,准备在附近走走*^,前方响起东方湛的询问:“法事什么时候结束**?”

    侍卫恭声道:“回湛王,据于大人说^,至少需要半个时辰*^?!?br />
    半个时辰就是一个小时^**,现在才过了一盏茶(十到十五分钟),距离法事结束还早着呢^^,她小腰发酸,不能久坐^,也不宜久站^。

    沈璃雪扶着秋禾的手慢腾腾的走出人群*,却见东方湛也离开原地*,沿着青石路*,缓步向着一个方向走去*。

    东方湛不观看法事^**,要去哪里^?虽说站在他的方向*,什么也看不清^,不过^,他是青焰湛王**,想要角逐皇位,就应该安安稳稳的守在这里**,等候法事结束,让文武百官看到他对黎民百姓的诚心**。

    “三皇兄^*^^,你去哪里?”看着东方湛渐渐远去的身影,五皇子也备感疑惑^^,他就那么施施然的走了,不想在父皇面前表现了吗^?

    “去看看皇祖母^,许久没见她了**?*!狈缰写炊秸客肺潞偷幕卮鹕?*^^。

    百善孝为先,东方湛看望太后^,是表孝心,没有跟完法事^^,众臣不会多说什么*,况且^,呆呆的站在这里*^,看那烟雾弥漫的高台^,真不如去永宁宫陪太后喝喝茶*^,聊聊天^^^^。

    太子目光微凝^,悠然道:“本宫也许久没见母后了^^,五弟要不要一起去坤宁宫^?”

    “我住在皇宫,天天见母后^,就不去坤宁宫了^?!蔽寤首永裂笱蟮乃底?,目光阴沉,母后的心思都在东方泓身上*,和东方泓一起去坤宁宫,他是个彻彻底底的透明人***,半点不受重视^,何必自取其辱的去看人家母子情深^*^。

    “那本宫先行一步^^?!倍姐韃^*,缓步前行*,青色的衣袂轻轻飘飞^,整个人更显英挺^,俊美。

    秋禾看着两人空荡荡位置^,疑惑的瞪大了眼睛:“太子^,湛王爷居然都走了**^!?br />
    皇帝和百官在高台上辛辛苦苦的站着^^,看法事^****,太子,湛王悠然自得的跑去宫殿里喝茶^、聊天^^,被皇上知晓^,肯定会发脾气吧^^?

    “放心,法事结束前*,他们都会赶回来的**^*?*!碧?,东方湛都是聪明人*,想着办法在皇帝面前表现他们的才能与优点*^,绝不会做对自己不利的事情^^^。

    法事期间*^,离开一小会儿去看看许久不见的长辈是人之常情,皇帝知道了,也不会怪罪他们^*。

    再者说^*^,这地方又干又硬,站的久了*,全身酸疼^,傻瓜才会放着舒适的宫殿不去,站在这里干等法事结束**。

    呃^,五皇子好像还站在原地*,看那漫天云雾的高台法事^!

    沈璃雪揉揉发酸的小腰,扶着秋禾的手^^,慢腾腾的在青石路上走动^,偶尔抬头望望高台***^^,橘黄的火光绕在烟雾里,一阵比一阵强烈。

    于新长剑挑着道符**,口中念念有词,火光喷洒,薄烟弥漫间**,明媚的天空渐渐暗了下来^,一片片黑云向着高台聚集过来^,一道道惊雷^^、闪电在黑云里酝酿*^。

    皇帝微微变了面色,他梦里劈中龙椅的雷电,似乎就是这个模样^。

    黑云越聚越多*,越压越低*^*,渐渐凝聚成一道浓浓的黑雾^,朝着高台倾洒下来*,于新急忙铺好了白色宣纸**,两边辅以道符协助*,自己手持长剑*,看着黑雾,默念口决。

    黑雾层层滚滚,眼看着就要倾洒到高台上**,皇帝,大臣们的心也都高悬了起来,心中暗自猜测,这么声势浩大的黑云,会预示什么天灾^*^?

    突然,天空惊现一道亮光*,浓浓黑雾以人眼看得到的速度*^,快速消散于天地间*,湛蓝的天空万里无云,金色的阳光倾洒*,温暖人心*,皇帝的面色却阴沉了下来:“怎么回事^?”法事眼看着就要成功^,怎么突然间失败了**?

    于新快速掐指计算*^^,目光也沉了下来:“回皇上^*,皇宫西南方有污(和谐)秽之事^,扰了微臣做法***?!?br />
    皇帝目光一凝*^,他梦里的闪电,也是来自西南方**,西南方**^,是不祥的方向。

    吉时已过^,法事失败,不能再继续进行*,皇帝一甩衣袖*^,急步走下台阶^^,向着西南方阔步前行^**,太监们急步跟上^^。

    大臣们站在高台上*,面面相觑,大白天^^,皇宫里居然有污(和谐)秽之事,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

    湛蓝的天空万里无云*,漫天的烟雾已经消去^*,巍峨的高台清清楚楚,沈璃雪站在青石路旁^*^,看着急步前行的皇帝,挑挑眉,还没到一个时辰,法事提前结束了么*^*?湛王^*,太子去了宫殿还没有回来,这里只有四皇子,五皇子*,六皇子……

    目光看到皇子们空荡荡的位置**^^,微微一怔,咦,皇子们怎么都不见了?难道各自回宫殿了?皇帝的面色很不好**^,看不到皇子们的身影*,会不会大发雷霆?

    皇帝步下台阶,对侍卫*,太监,宫女们的行礼视而不见^*,也没看皇子们的位置一眼,面色阴沉着^,阔步前行。

    沈璃雪满目疑惑^*,皇帝急色匆匆的^*^,是想去哪里*?

    小腰一紧,侧脸贴到了温暖的胸膛上^**,若有似无的松香萦绕鼻端^,沈璃雪抬头看向东方珩:“是不是出事了?”

    “法事失败了*^^,皇上是去抓破坏法事的罪人^^?^!倍界窨醋趴焖僮咴兜幕实?,黑曜石般的眼瞳闪烁着幽华冷芒*,破坏法事^,罪名不轻,不知那名罪人是谁^?

    “皇上要去西南方!”沈璃雪看出了皇帝的意图^,微微一怔。

    “怎么了?”东方珩不解:“西南方有什么问题吗^**?”

    “那是丽妃永华宫所在的方向?**!鄙蛄а┑偷退底?*,眼角闪过一道蓝色衣袂,快速转头看去:

    东方湛沿着青石路慢条斯理的走了过来*^,湛蓝的天空下^,他神色怡然*,笑容比明媚的阳光还要耀眼,深邃的眼眸闪烁着璀璨的光华^,仿佛胜券在握。

    距离法事完毕^^,还有一小半时间,他回来的可真够早的,仿佛早就知道法事不可能成功*^。

    “璃雪*^,我扶你走走!”东方珩强劲有力的手臂轻拥着沈璃雪的肩膀,另只手臂则扶了她的胳膊^*,墨曜石般的眼瞳深不见底*。

    沈璃雪眨眨眼睛*,明白了东方珩的用意,点头应道:“好!”像散步一样,轻靠着东方珩,顺着青石路向西南方走去^,心中暗暗猜测^^,出事的人是谁呢*?皇帝又会如何惩罚他们*?

    皇宫宫殿居多,有住人的,也有空的**^,西南方向第一座住人的宫殿^,就是丽妃的永华宫。

    两名身穿枣红比甲的宫女站的笔直^,忠心耿耿的守在门外,见到皇帝*,面色大变,急忙跪倒在地*,正欲高喊:“参见皇上^**?!绷矫嘧呱锨?,紧紧捂住了她们的嘴巴*。

    皇帝面色阴沉^,一手负于身后*^,一手垂在身前*,径直越过宫女们*,阔步走进了永华宫*^。

    宫女们瘫坐在门口^,看着走到门口的皇帝,呜呜的高叫着*,美眸中满是惊恐与绝望。

    “嗯……”女子暧昧的低吟声自屋内响起^,如小猫低呜^,缠缠绵绵,魅惑人心,皇帝刹那间变了脸色,一脚踢开房门^^*,大步走了进去。

    浓浓的奢靡气息扑面而来,熏人皱眉。

    内室地面上^,男子的外衫,里衣**,女子的罗裙,肚兜^*^,裘裤***,凌乱的散落一地^,惹人瑕思。

    “你们在干什么^^*^?”皇帝愤怒的吼声穿透云层**,响彻云霄**。

    大床上^^,赤身裸体交叠在一起的年轻男女被吼声惊醒^*,快速分开,雕花大床由于两人的剧烈动作震的晃了晃^^,半透明的帐幔四下翩飞,为这暧昧的春光凭添了几分飘逸的情调^^^。

    “皇……皇上……”丽妃抓过一旁的锦被,盖住自己不着寸缕的身体^^^,看着床前怒气冲天的皇帝**,惊的目瞪口呆,由于情欲而嫣红如霞的小脸,瞬间变的惨白*^。

    “父……父皇……”年轻男子望着皇帝愤怒的眼眸,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这个时间*,父皇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法事提前结束了**?

    “混帐!”皇帝望着年轻男子熟悉的容颜^,血气上涌*,利眸中怒火翻腾,愤怒的耳光毫不留情的狠狠打到了男子脸上。

    他最宠爱的妃子,疼爱的儿子,居然背着他苟合**,庶母、儿子乱(和谐)伦**,给他戴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混账,混账!

    “啪啪啪^!”五皇子一张俊颜被打的偏过来,又偏过去^,清脆的声响听的屋外的太监们都不寒而栗^*^。

    “父皇息怒,事情是误会,误会……”五皇子脸颊红肿,都快没有知觉了^,嘴角溢出一缕鲜血,嘴巴里充满了铁绣味^,含糊不清的急声求饶*^,心思急转*^^,思索着最适合的解决方法**。

    “朕亲眼看到的事情^,还能有什么误会^?!被实垡唤盘叩刮寤首?,甩手一巴掌打到了丽妃脸上^**。

    丽妃纤细的身体被打下大床,狼狈的跌坐在地上^^,丝被滑落*,露出满是吻痕的身体。

    皇帝眼中的怒火燃烧的更浓*^^,手指着丽妃^^^,五皇子*,气的全身颤抖:“你们一个是后宫嫔妃,一个是皇室皇子,居然苟合*,还有没有一点儿羞耻心^,皇室的脸都被你们丢尽了!”

    “父皇*,儿臣刚才只是路过永华宫,不知怎么的,头脑一昏,就变成现在这种模样了,有人算计儿臣**,一定是有人算计儿臣^?!?br />
    五皇子急于挽回事情^*^,也顾不得穿衣服了*,赤果着身体,紧紧抓着皇帝的衣角*^^,急切的解释,锐利的目光快速扫视**,落在了角落中的熏香上,眼睛一亮:“香*,一定是有人在香里做了手脚,故意设计儿臣**^,父皇,你千万不要上了奸人的当**!?br />
    被皇帝抓奸在床**,事实胜于雄辩^^,如果他说丽妃勾引他,将事情推给丽妃,自己受的惩??赡芑崆嵝?*,但也间接坐实了两人的奸情^,皇帝绝不会轻饶他。

    倒不如装傻^^,说成是被人算计*^,如此一来^^,皇帝的怒气会消去很多*,也会对他们两人从轻处罚。

    “是啊,皇上^^,妾身也不知怎么回事^^,好好在内室坐着,头脑一昏**,意识就模糊了*^,再清醒,就变成了这样*,肯定是有人在算计臣妾和五皇子^,请皇上为妾身做主?!?br />
    丽妃久居深宫,最会察言观色^,揣摩人心*^,五皇子想扮成受害者^*,推开所有责任^,她自然会顺着他的意思,将谎言说圆了^^,明哲保身,对他^,对她都好。

    “还想骗朕!被实叟豢啥?,一脚踹开了五皇子*,他强健的胸口印下一个清析的脚?。骸罢馐抢鲥墓?,你身为皇子**,若是没有奸情^^^,跑来自己庶母的内室做什么?”

    “父皇息怒^**,儿臣是被人算计才会……”

    “住口^***?!被实劾渖蚨狭宋寤首拥幕?,看他的目光,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半个时辰前,你在高台下看法事,谁有那么大的本事,在所有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给你下药^,把你骗来这里设计陷害^?”

    “这……”五皇子一时语塞^^,若说他是在高台下站的累了^^,就顺着青石路前行*,不知不觉走来了永华宫,皇帝肯定会反驳他,这么多宫殿不去,偏偏走来永华宫*,分明是心里有鬼……

    “皇上明查*,臣妾和五皇子真是被人陷害的,臣妾冤枉**!”丽妃见五皇子被堵的哑口无言,目光闪了闪*,抓过地上的衣服,胡乱的裹在身上,哭的凄凄惨惨*。

    男人都喜欢怜香惜玉,女子一哭,男人就会动容,就会心软,皇帝年龄又大了,更容易动容**,自己哭的凄惨些,伤悲些^^,皇帝应该会对她起怜惜之心*!

    丽妃不知道,法事失败,皇帝胸中本就有怒火*,又抓到五皇子和她苟合,胸口怒气顿时倍增****^,她的哭哭啼啼,不但激不起皇帝的怜惜,还让他的心情更加烦燥。

    “事到如今**^,你们居然还敢联合起来骗朕,好好好!”皇帝怒极,一连说了三个好字^。

    身为青焰皇帝,他处理多年的国家大事*^,见多识广^,对许多人和事,都有自己独特的判断,他闯进房间多时,除了情欲的奢靡气息外^*,没闻到香里有任何异味,他们两人意识非常清醒,谎言说的比实话还顺,当他是瞎子看不出他们的异样吗?

    “五皇子^^、丽妃不顾廉耻^***,肆意苟合,来人^^^,将他们关进大牢*^,择日问斩^^^*!”

    皇帝怒气冲天的话惊的五皇子^,丽妃头脑一懵*^^*,身体瞬间僵硬^,呆呆的瘫坐在地,半天没反应过来*,皇上要斩了他们^?怎么会这样?

    侍卫们大步走进内室*,面无表情的抓着五皇子,丽妃的胳膊^**,就欲押出内室*^^,一道惊慌的女声传了过来:“皇上*^,皇上开恩……”

    帘子挑开^,现出一名三十多岁的美少妇^,金色的宫装绣着美丽的凤凰,九尾凤簪在乌黑的发髻上摇曳生辉,保养得当的小脸是满是担忧与焦急,正是闻讯赶来的皇后*。

    此时的五皇子,被侍卫们紧紧押着^,衣衫胡乱的穿在身上,露出大半个胸膛,胸口那只脚印益发清晰^,玉冠不知丢到了哪里,发丝凌乱凌乱的披散在身后^^,显得十分狼狈^^,再也不见平时的英明果敢。

    皇后十分心疼,美眸中染了一层水雾,扑通跪到了皇帝面前:“皇上,澈儿他是一时糊涂*,求您开恩,放他一条生路?!?br />
    “母……母后……”五皇子看着为他求情的皇后^^*,眼角微微温润*,他一直以为*,皇后的心思在太子身上*^^,根本不在意他*,没想到,他出事,第一个为他求情的^^^,会是皇后^。

    “你来的正好!被实劭醋呕屎?,怒气冲天的狂吼:“这么多年,你是怎么教儿子的**?知不知道他做了什么?”

    “皇上,澈儿还是孩子,无论他做错了什么事^**,都是臣妾这做母亲的没教好,您要罚*^*,就罚臣妾^,求您饶他一命*^^!被屎蟮偷偷陌笞?,语气诚恳。

    五皇子嘴唇动了动*^,鼻子一阵酸涩,心中涌上一股暖流*^^。

    “他背着朕,和朕的嫔妃苟合**^,如此大逆不道之事*,会惹天下人耻笑**,你让朕怎么原谅他?”青焰皇室的颜面都让他们丢尽了*^^,斩首、浸猪笼**^^,都不足以解恨。

    皇后看向五皇子*,身形消瘦,脸上的稚气尚未退去,清亮的眸中弥漫着一层死灰^,惹人心疼,他是她身上掉下的肉**,才只有十六岁,还有大好的未来等着他^,她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死**。

    “臣妾愿意代他受过***,请皇上成全^?!被首雍玩慑登?,大逆不道*,若是不处置五皇子^*^,青焰皇室,尤其是皇帝^,定会成为百姓们茶余饭后的笑料^*^。

    五皇子是皇后十月怀孕生下的儿子*,他被斩首^,她做不到坐视不理,身为母亲,她愿意代自己的儿子接受任何惩罚。

    “母后!”五皇子眼角凝了几分水润^,声音有些哽咽。

    皇帝犀利的目光如剑刃^,猛然的射向皇后:“怎么?你觉得朕是昏君*?是非不分,黑白不明?放过有罪之人*^^,惩罚他无辜的母亲?”

    “臣妾不是这个意思*^^,臣妾贵为青焰皇后*,也是个普能的女人,普通的母亲,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生儿子被他的亲生父亲处死……”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澈儿还是个孩子,不了解人情事故*,难免会犯错……您是青焰皇帝*,也是他的亲生父亲^*,应该给他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而不是一刀斩了他,让他再无赎罪之时……”

    皇后看着皇帝,一字一顿*,说到动情处*^^,声泪俱下,听的众人无不动容,心中连连叹息^*^^。

    皇帝也有些动容*,暴虐之气消散大半*,抬眸看着东方澈^,消瘦的身形*,稚气的俊颜^,和他印象中的相同,又不同*^。

    “皇上*^,虎毒尚且不食子^,无论他做错了什么,他都是您的亲生儿子**^,求您看在他多年孝心的情份上,饶他一命……”皇后低低的说着,对着皇帝深深的行了一礼^*^。

    皇帝重重的叹了口气,多年来*,他的注意力一直在太子和湛王身上^,的确忽略了这个孩子*^^,子不教,父之过,东方澈犯错,他这个做父亲的^*,也应该负一定的责任^^。

    “朕可以放过五皇子,丽妃,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将五皇子*,丽妃关进大牢,期限二十年^?**!?br />
    “多谢皇上?!被屎缶вǖ拿理猩凉凰肯采?*,关进大牢二十年也好,三十年也罢*,终归是保住性命了,能活着**,就有希望*^!

    “多谢皇上**?!崩鲥晡炊?,颤抖着身体跪地谢恩,高悬的心渐渐放了下来**,刚才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自己死定了^**,所幸皇后赶了过来*^,救下了五皇子**,也救下了她。

    关进大牢,无妨^,她会想办法,争取早些出来的*。

    “谢父皇*!”五皇子跪地行礼^,眼睑微微沉下**,让人看不到他眸中的神色*。

    永华宫围了一大群好奇的年轻人*,李幽兰,太子妃也都在其中,看着被侍卫们押出来的丽妃,五皇子^,她们先是一怔,随即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美眸圆睁着*^,满目难以置信。

    五皇子,丽妃,这也太离谱了^^。

    丽妃双臂被反剪^,微低着头^^,缓缓前行,走过李幽兰身边时,悄悄对她使了个眼色^,李幽兰怔仲的瞬间^^,她已经越过李幽兰,缓步前行^。

    沈璃雪远远的站着,看那对被人围观,身形狼狈的偷情男女*,摇头叹息:“姜果然还是老的辣^^!”

    东方珩强劲有力的手臂拥紧了沈璃雪的肩膀,戏谑道:“此话怎讲^?”

    “法事中断^,皇帝来永华宫捉奸,绝对不是偶然,而是有人故意安排的*^!”沈璃雪看向远处的东方湛*,他就那么静静的站着,优雅高贵,卓尔不凡^,嘴角扬起一抹笑*^,极浅*,却透着说不出的诡异,仿佛诡计得逞:“若我没有猜错*^*,他就是幕后主谋,于新是他的人*^!”

    预言天灾,让于新设坛作法,却明言*,皇子不可上高台*,那么*,太子,湛王,五皇子必然会在高台下观看法事。

    半个多时辰的法事,他们看不真切,一定会烦乱**,湛王率先取巧*,前往永宁宫*^,一则看望太后^^,表孝心,也能从太后那里探些皇帝的口风^,太子效仿他的做法^,去坤宁宫找皇后。

    五皇子和皇后的关系不及太子和皇后亲切,自然不会去坤宁宫,以他的聪明*,也不会傻傻的站在那里等法事结束,那么*,他就会来永华宫找丽妃,从丽妃这里打探皇帝最近的事情^。

    于新收到东方湛的信号后^^^,故意中断法事,断言是被西南方的污(和谐)秽之事打断^^,皇帝怒气冲冲,赶来永华宫*,便会将偷情中的丽妃和五皇子抓个正着**。

    真是完美的计策,一环扣一环**,设计的滴水不漏,东方湛不但心思缜密,对东方澈也了解的非常透彻^^*,能清楚的算出他走的每一步*,不过^,东方湛怎么知道五皇子和丽妃有奸情^^?

    她偷看到两人偷情时,没察觉到附近其他人,后来*,也只将事情告诉了东方珩**^,没有外传^,东方湛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横空出世的新贵,比不上根深蒂固的旧势力?*^!倍界竦纳舭荡汾?。

    “那当然^,强龙不压地头蛇嘛*?^^!蔽寤首诱庑鹿蟛懦鍪蓝嗑?,就被东方湛给打下去了,足可见毫无经验的新贵和强势的势力没得比^,东方湛登基为帝的强势对手还是太子^^,五皇子经验太少^^,人也太少^^,经历的事情更是少^,不能成为东方湛的对手^。

    “五皇子是有野心的人*,凡事以大局为重*,法事只有半个时辰,他在高台下耽搁了一小半时间,来到永华宫时*^*,还剩下一半,他为什么不直接问事情,而是要和丽妃偷情,他就没想过法事会提前结束^*,他们会被皇帝抓到吗^?”

    “应该是东方湛做了什么^,让他们干柴烈火,难舍难分**^^*!倍界竦醋哦秸?,他的手段快**,狠,准,不出则已,一出必然会有人出事,倒霉,现在的他*,角逐皇位*^,对同父异母的兄弟毫不留情,他日,他登基为帝,一定会对付自己,手段肯定会比现在还要残忍^、狠毒*。

    “东方湛倒是厉害,不动声色就除去了一名劲敌****!闭庋娜薧*,是天生的能者^,如果他们之间没有那么多矛盾^^,应该是很不错的朋友。

    “他更厉害的手段**,还在后面^?!倍界窨醋湃饶值娜巳?,蓦然开口*^,墨色的眼瞳深不见底^。

    沈璃雪略略思索^,压低了声音道:“你指丽妃*?”丽妃和李幽兰之间的小互动**^^,别人没看到,沈璃雪却注意到了*。

    圣王府的暗卫更是查探到^^,她们两人之间曾有合作^,以她们两人的性子来看*,一人出事入狱^,另外一人,也休想独善其身^。

    “没错^!”东方珩墨色的眼瞳闪烁着幽华冷芒***,东方湛做事,干脆利落^^^,丽妃之事,很快就会有结果。

    夜晚子时*,丽妃所在的大牢来了位不速之客*,雪青色的裙摆上绣着一朵朵美丽兰花^*^,精致的流云髻点缀着琉璃发簪,美丽大方^^,端庄优雅^,正是李幽兰。

    闻着大牢内散发的阵阵潮湿和恶臭,她微微皱起眉头,打量着脏兮兮的四周**,眸中浮现一抹厌恶,真是脏乱*,这哪里人住的地方。

    丽妃看她一眼,慢腾腾的站起身,拍掉身上的干草,抚平裙角上的褶皱*,傲然道:“你终于来了^^,快想办法救我出去^?^*!?br />
    “丽妃娘娘*,你看清楚,这是刑部大牢**,不是湛王府的客房*,我怎么救你出去*?”李幽兰不屑的嗤笑^^,被皇上亲自判了刑的阶下囚*,还当自己是高高在上的丽妃娘娘么?

    李幽兰漫不经心的敷衍使得丽妃皱着眉头:“李幽兰,你的夫君是湛王,权利滔天^,随便找个死囚来代替本宫即可,别告诉本宫*,这么小的事情他做不到^^?!?br />
    “表哥能力非凡,这件事情他当然做得到,不过^,我们为什么帮你^?”李幽兰挑眉看着丽妃,似笑非笑的神色^^,惹的丽妃很是不悦:“咱们是盟友,难道不应该互帮互助*?”

    “所谓盟友^,是建立在互惠互利的基础上^*,娘娘已是阶下囚,二十年之内*^^,对我们不会再有任何帮助,我们的盟友关系,也应该到此为止了?*!?br />
    李幽兰声音朗朗^,气的丽妃险些吐血:“李幽兰,你想过河拆桥*?”

    “我过河拆桥?”李幽兰猛然抬起眼眸,森寒的目光看的人胆战心惊:“你是五皇子的人,却隐瞒不说*^,还装腔作势的与我们合作^,将我们骗的团团转*,现在遇难了^,却说我们过河拆桥**,你还有没有良心*?”

    丽妃有些心虚,目光不自然的闪了闪:“我和五皇子只是郎有情,妾有意^^,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你们的事情,我也从没告诉过他?!?br />
    李幽兰只让她帮忙对付沈璃雪*^,对五皇子的登基没有丝毫帮助^,她也就没说^。

    “好了*?*!崩钣睦及谑执蚨狭死鲥幕埃骸耙郧暗氖虑?^,都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从今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互不干涉?**!?br />
    丽妃美丽的小脸瞬间黑的能滴出墨汁来:“你就不怕我将你做的那些龌龊事都抖出来**^?”若在以前**,她和李幽兰决裂便决裂了^^,可是现在^,她被关进大牢,正是需要人帮忙的时候,李幽兰与她决裂^^,就是在抛弃她。

    “怕只怕你有那份心思^,却没那个机会了^!”李幽兰璀璨的笑容透着说不出的诡异*,看的人全身发冷。

    丽妃心里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你什么意思^^?”

    “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其实啊*^,你和五皇子偷情被抓^,都是我表哥^,也就是湛王,一手策划的……”

    丽妃震惊的瞪大了眼睛:“怎么会?”

    “还记得我给你配置药膏*,去疤痕之事吗^***?我仔细看过了你手上的疤痕,前段时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五皇子身上也看到了同样的疤痕,就怀疑,你们两人有联系^,然后,表哥就设计了今天白天那出戏^,你们果然中计了……”

    丽妃震惊的抬眸^,正对上李幽兰满是讥诮的笑:“你房间门口,放了两盆花^,单纯的放*^,没有任何不妥*,但是放在一起,相互催化^,那就是猛烈的催情药……”

    丽妃恍然大悟,难怪一向警觉的五皇子没有察觉到皇帝的靠近*^^,原来是中了花产生的催情药,才让他们的私情被抓个正着:“你今晚来大牢*,就是想对我说这些么^*^?”直觉告诉丽妃,李幽兰来大牢的目的不简单。

    “湛王算计五皇子之事**^,都是秘密,绝不能让多余的人知道,娘娘久居皇宫*,应该知道,什么人最能保定秘密吧*^*?”李幽兰笑的明媚璀璨*。

    丽妃头脑一懵**,全身发冷,潜意识的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什么人最能保定秘密**,呵呵*^,当然是死人*!

    李幽兰身后走出几名粗使嬷嬷,面无表情的朝她走了过来*,丽妃胸中的怒火腾的燃烧起来,李幽兰来大牢时*,就已经拿定主意,要杀她灭口:“李幽兰,杀了我,你会后悔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212》,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212 皇帝大怒,杀丽妃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212并对腹黑郡王妃212 皇帝大怒,杀丽妃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21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