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 五皇子回京,明争暗斗

    夜幕降临,湛王府丫鬟们来来回回忙碌着,布置晚膳&。

    沈盈雪缓缓走进餐厅,忐忑不安的目光扫过一张张座位&,落在了主座下首的位置上。

    逢年过节,或每月的初一&,十五&,湛王府的主人们都会聚在餐厅,一起用晚膳&&,今天正是十五&&,聚餐的日子。

    浓浓的饭菜香气扑面而来,让人垂涎欲滴,沈盈雪捏紧了手里的小药包&,款款走向李幽兰的座位。

    丫鬟们忙着端菜,端粥&&,无人注意她&。

    她悄悄拿出小药包&&,哆哆嗦嗦的拆开&&,颤抖着手臂将包里的粉末倒进了李幽兰的粥里,手心里紧张的全是汗。

    粉末沉进粥里&,与粥融为一体&,看不出丝毫异样&,她长长的松了口气&,这才惊觉,她后背的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

    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太紧张了!

    自嘲一笑&,擦擦额头的虚汗,她轻轻转过了身,正对上李幽兰锐利的眼眸&&,那似笑非笑的目光仿佛洞察一切,她的心跳瞬间慢了半拍:“王……王妃&!”她什么时候来的?自己怎么没感觉到&?

    “沈盈雪,你在我的粥里放了什么东西?”李幽兰凌厉的声音暗带着滔天怒气,听的人心底发寒&。

    她看到自己下药了&,怎么办?怎么办?

    沈盈雪震惊着,全身发软&&,脚步踉跄着&&,险些栽倒在地,目光微微闪烁,说话也是磕磕巴巴:“没……妾身……没放任何东西……”

    她绝不能承认,否则,以李幽兰的心狠手辣&,绝不会轻饶了她。

    “没下东西&?那你鬼鬼祟祟的站在我座位前做什么?”李幽兰嘴角微挑&,勾勒出一抹浓浓的嘲笑。

    “妾身……”沈盈雪眼睛转了转:“帮忙摆膳……”

    “撒谎!”李幽兰素手一扬&,狠狠打到了她脸上,清脆的声响听的身后的侧妃&,丫鬟们身躯皆是一震,低垂了头&,连大气也不敢出:湛王府后院属正妃管,她教训侍妾天经地义,她们不能管,也不想管。

    “王妃饶命&&,妾身真的没有撒谎&&?!鄙蛴┌啄鄣男×潮淮蛑?,鲜红的五指山显现&,嘴巴里充满了浓浓的铁绣味,她置之不理&,跪倒在地,不?&?耐非笕?。

    “少狡辩!”李幽兰冷着脸,一脚踢开沈盈雪&,端起了那碗粥。

    沈盈雪是东方湛的侍妾,最先讨好的人应该是东方湛才对&,弃东方湛不顾,只摆她的粥&&,分明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这是一碗银耳莲子粥&,甘甜清香&,李幽兰仔细闻了闻&,没有闻出丝毫异常&,嘴角扬起的弧度渐深,还是极品药&,无色无味&,她都闻不出来&&。

    摘下乌发上别着的银针放了进去。

    沈盈雪狼狈的滚到一旁&,看着李幽兰慢慢拿出银针&,心提到了嗓子眼,丽妃曾说,那药很特殊,用银针试不出来,她说的话一定要是真的啊,一定要是真的……

    银针离开银耳莲子粥&,晶晶亮亮的表面浮了一层透明的水&,在烛光下折射着浅浅的光芒&&,却没有变色。

    沈盈雪高悬的心瞬间放了下来,还好&,还好&,丽妃没有骗她&&,她可以逃过一劫了&!

    李幽兰却是挑了挑眉头&,伸手将粥碗递到了沈盈雪面前:“喝了它&?&&!币朊谎槌龆?,不代表真的没毒,也可能是毒太厉害,验不出来,她不想自己冒险,只好委屈沈盈雪了&。

    “王……王妃……这是您的粥……”沈盈雪一怔,磕磕巴巴的说着蹩脚理由&&,粥是放了东西的&,她怎么能喝?

    李幽兰勾唇一笑:“你不是口口声声说你是清白的嘛,那就喝了它&,证明它是没毒的?!?br />
    粥碗递到沈盈雪唇边,带着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架式&&&,沈盈雪丝毫不怀疑&,如果她不喝粥,李幽兰会让人强灌给她。

    在众人的注视下&,她颤抖着小手&,接过了粥,目光凝了凝,视死如归般端到嘴边&&&,仰头喝了下去&,丽妃说&&,这药喝一次两次不起作用,要天天服用才会起效,她喝一次,应该没什么大碍。

    这么干脆利落的就喝下去了!

    李幽兰看着那见底的粥碗,紧皱的眉头微微舒展&,沈盈雪刚才背对着她&,她并没有看到沈盈雪是不是真的做了小动作,下毒只是她的猜测。

    沈盈雪喝了粥,嘴唇红润了,脸庞也多了几分绯红,除此之外,倒是没什么特殊症状。

    素白的小手按到沈盈雪脉搏上,感受着手指下的轻珠滑动,很正常,没有什么异状,是她多心了&。

    看着李幽兰轻松下来的神色&,沈盈雪知晓自己的嫌疑已除,高悬的心放了下来,想到自己所受的委屈&,美眸中瞬间盈满了泪水&,欲说还休&,楚楚动人:“王妃&,妾身真的没有下毒?!?br />
    李幽兰横她一眼:“你是王爷的侍妾&&,服侍好王爷即可&,摆膳这种小事情&&,轮不到你来做&?&!毖酝庵?,是她逾越了规距&,做了不该做的事&,才会被怀疑&,被打也是她自找的&&。

    “妾身知错?&!崩钣睦际歉吒咴谏系耐蹂?,颠倒是非,身为侍妾的沈盈雪无力反驳,只得打落牙齿和血吞&,自认倒霉&,心里却是恨的咬牙切齿&。

    李幽兰洞察力敏锐,她原本想着就此收手,以假话敷衍丽妃,没想到李幽兰也仗着身份欺负她,一个个的都看不起她是吗?她就做点惊天动地的事情,让她们看看她的厉害&&。

    “怎么回事?”东方湛踏进餐厅&,看到的不是正、侧妃端庄&,贤淑的迎接&,而是围在一起看热闹&,剑眉微微皱了起来。

    “一些小误会,已经处理完了,王爷请入座用膳&?!崩钣睦伎焖僬酒?,笑意盈盈的亲自为东方湛拉开了座位&,侧妃们也袅袅婷婷的走到各自座位上&,迎接东方湛&。

    东方湛看了倒在地上的沈盈雪一眼&,没有说话&,阔步走到桌旁坐下,一言不发的拿起筷子用膳&&。

    沈盈雪慢腾腾的站起来&,坐到最不起眼的位置上&&&,低头吃菜,委屈的泪水一行又一行&,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东方湛&,李幽兰全都视若无睹,径直用膳。

    若有似无的龙涎香飘散,一名侧妃心神微乱&,悄悄抬眸看向东方湛,他用膳不快不慢&,一举一动都优雅的让人移不开眼,侧妃芳心乱跳,看他碗中青菜较多&,以公筷夹了一块红烧肉放进他碗里:“王爷日夜操劳,多吃点肉,补补身体?!?br />
    东方湛没有说话&&,径直夹菜,用膳!

    侧妃心中一喜,他没有拨开她夹的红烧肉,就表示会吃下去。

    进府多日&&,她们的吃&,穿,住&,用都是最好的&,但是,王爷对她们虽然温和&&&,却总是不冷不热的,每天都忙的不见踪影,她们想找都找不到人&,今晚良辰美景,不可多得的好机会&,千万不能错过。

    另一名侧妃也想到了太后的训诫&&,眼睛眨了眨,夹了青菜给东方湛:“没看到王爷不喜吃肉嘛,适合自己胃口的,才是最好的?&!?br />
    “王爷天天操劳,只是吃青菜&,身体全累坏的&,适时的需要多吃些肉&&?!辈噱旨辛巳獾蕉秸客胫?&。

    “王爷又不喜欢吃肉,你强塞那么多肉干什么&?”这名侧妃紧皱了眉头,夹菜给东方湛&。

    名门贵族都是子嗣为重&,她们并非只是在夹菜&,还是在赢东方湛的心&,他吃了谁夹的饭菜,就表示对谁有好感,今晚就有机会和湛王一度春宵。

    侧妃们你来我往&,不消片刻,东方湛小小的碗里堆满了红烧肉和青菜&&,映着白色的米饭&,颜色极是漂亮。

    看着色香味俱全的饭菜&,他却没了半分胃口&,眉头紧紧皱起,猛的放下筷子,大步走出餐厅&,空气中传来他冷漠的声音:“本王吃饱了&,你们自己用吧?!?br />
    侧妃们动作一僵,看着那满满尖尖,只动了几筷子的饭菜&&,美眸微沉&,东方湛不是吃饱了&,是被她们气饱了。

    王爷在外劳累半天&&&,回府后,她们还争风吃醋&&,王爷肯定气的不轻&&。

    “王爷?!奔泻焐杖獾牟噱劬ψ俗?&&,放下筷子,急步追了出去&,绯红色的衣袂飘飞,带起一阵香风。

    贱人,她肯定是去迷惑湛王爷了&,沈盈雪美眸喷火,口中饭菜当成了侧妃,咬的咯咯作响&,若不是她手上有厚茧&&,不能服侍湛王爷&&,哪轮得到姿色平平的她们作威作福。

    余光看到李幽兰&,面不改色,慢条斯理的吃菜、喝汤,心中升起一股无名业火&,她是湛王正妃,应该在意湛王爷&,不许其他女人靠近他才对&,她倒好,侧妃都追去门去了&,她还浑然不在意&。

    “王妃,您还在这里坐着,侧妃她就……真是太过份了?&!崩钣睦际钦客跽?,完全能压制得住侧妃&,她身份低微,对付不了侧妃,就挑拨李幽兰去对付。

    李幽兰是在丞相府长大&,沈盈雪那点小心思,她一看就明白,居然还想利用她,不自量力:“今晚月色很美&,侧妃为王爷开枝散叶,也没什么不好&?!?br />
    沈盈雪的小脸瞬间黑的能滴出墨汁来,自己的夫君就要上其他女子的床了,她居然不在意,真是奇葩:“王妃,妾身身体不适,先行告退?!?br />
    李幽兰不阻止侧妃,她自己想办法解决。

    出了餐厅,沈盈雪一路急奔,转过弯后,看到了水塘边的东方湛和侧妃。

    “有事&?”东方湛温和的眸中透着淡淡的寒冰,例行公事般的询问,冷漠的没有一丝感情&。

    “王爷,白天时&,太后召集妾身们入宫训诫,为东方皇室开枝散叶,今晚月色极好……”侧妃美眸盈盈&,欲说还休的娇俏模样惹人瑕思,娇滴滴的声音听的人骨头酥了。

    东方湛居然不为所动&&,眉头微微皱了皱:“本王今晚有要事处理?!?br />
    冷冷扔下这句话,他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大步向前走去,独留侧妃一人呆呆的站在原地&&&,纤细的身体轻轻颤抖着,美眸中盈满了委屈的泪水&。

    沈盈雪站在走廊后&,高兴的差点大笑出声&,不自量力的贱人啊,居然敢勾引湛王爷&,吃憋了吧,碰壁了吧,活该,湛王爷可不是谁想勾引&,就能勾引得了的,没有自知之明的贱人。

    湛王爷刚才说有要事处理&,肯定是国家大事&,自己就不去打扰他了,回房保养手掌,争取早日恢复嫩白如玉。

    沈盈雪没吃什么饭&,也不觉得饿,洋洋得意的回了房间&,却不知,东方湛并没有回书房处理事情,而是出了湛王府&,一路急飞,轻轻飘落到一间闲置的屋顶上,从他的方向,能清楚看到枫松院窗子上映出的情形。

    一道纤细的身影坐在床上&,拿着针线好像在缝制什么&,女子恬静的侧脸映在窗子上&,惹人瑕思&,玲珑有致的身形更让人浮想连翩&,光线朦胧,他看不清女子的容颜,却知道,那就是他心里想念的那个人&。

    独自一人坐在内室么?

    足尖一动,东方湛正欲前行&,窗子上突然出现了一道修长的身影&,坐到女子身边,将她拥进怀中。

    他动作猛然一顿&,利眸中无端的杂了一层怒气&,东方珩回来的还真是时候。

    沈璃雪旁边的人&,确实是东方珩&,不过,他不是刚刚回来,而是刚刚沐浴完,头发也擦干了,白色的睡袍松松的穿着,露出强健的胸膛&。

    拿过沈璃雪缝制的小衣服,大致比了比,只比他的巴掌大一点儿:“这么小的衣服,能穿吗?”

    不能怪他担心,他很久没见过小婴儿了,不知道这么点儿的衣服能不能装下婴儿&。

    “婴儿都是小小的,做了大衣服,他穿着也不合身啊?!鄙蛄а┑伤谎?,拿过小衣服,继续缝制&,她做衣服前,特意请教过有经验的妇人&,婴儿的衣服,基本就是这么大。

    东方珩轻揽着沈璃雪&&,下巴搁在她肩膀上&,目光看着她手中的小衣服,细细柔柔的&,婴儿穿着&&,肯定非常舒适,不过:“你是不是缝反了?你见谁家的衣服把线露在外面的?”

    沈璃雪美丽的小脸瞬间黑的能滴出墨汁来:“婴儿的衣服很娇嫩,他们的衣服,线都是在外面的,如果线在里面,容易划伤肌肤&?&!?br />
    东方珩处理国家大事手到擒来,对婴儿的事情却是一窍不通&,再看下去&,估计也会挑出一大堆不是问题的问题:“你明天还要上朝,快睡吧&,别捣乱了?!?br />
    “孕妇需要多休息,你也别熬夜了&&,明天再做衣服?!倍界褡急附胂?&,衣料放到床头桌上,沈璃雪避开他的魔爪,将针线移到了一边:“再有几针就缝完了,耽搁不了多长时间的&&,我做完这件衣服再休息?!?br />
    “咱们认识一年,成亲也有好几个月了,你都没给本王做过一件衣服,这小家伙才四五个月,距离出生还早,你就迫不及待的为他做衣服了&?!倍界袢缬竦氖种盖岣ё派蛄а┞∑鸬母共?,磁性的声音中暗带着酸味。

    沈璃雪好气又好笑,东方珩和她腹中的孩子,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你连自己儿子的醋都吃?”

    东方珩闭了眼睛&,不说话&,还没出生,就抢走了一大半的沈璃雪,若是出生了,肯定会把她整个人都抢走,早知如此,他才不会这么早要孩子。

    最后一针缝完,沈璃雪剪断了针线,收好箩筐&,放到床头桌上&,身侧的某人下巴搁在她肩膀上,不言不语,好像在生闷气,她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过身来,抱住了他的脖颈:

    “我早想为你做衣服了&,怕自己针线太难看,上不得台面&&,才会拿婴儿的衣服练习&&,现在练的很娴熟,我明天就去选料子,为你做衣服&?!?br />
    “真的?”沈璃雪做第一件婴儿服时,东方珩就在一边看着&,针线均匀&,动作娴熟,比绸缎庄的绣娘做的都好,那也叫上不得台面。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干什么&?”沈璃雪不懂针线,不过,原主懂,她有原主的记忆&&,对针线无师自通&,小婴儿是她两世为人的第一个孩子,她想给他全部的母爱,当然是亲自做衣服。

    至于东方珩,两人成亲后&,一直在忙,她抽不出空闲做衣服&,后来有空了,也有孕了,着实忽略了他,做件衣服&,当作补偿。

    这还差不多&!

    东方珩眸中的醋意退去&,强劲有力的手臂箍紧了沈璃雪的后背,性感的薄唇轻轻印在了她樱红的香唇上。

    沈璃雪眨眨眼睛,看着他深邃的眼瞳:“珩,你最近早出晚归&,都在忙什么?”半个月来&,他是不到半夜不回府,今晚是回来最早的&。

    “还不是湘西大旱之事?!倍界竦底?,轻柔的吻落到了她眉间&。

    沈璃雪目光一凝:“五皇子有消息传来了&?!?br />
    “更确切的说&,是随行的大臣们传来了消息?!倍界裆铄涞捻猩了缸庞幕涿ⅲ骸拔寤首拥酱锵嫖骱?,除了正常的布粥,散银&,赈灾外,将灾民组织在了一起,发放工具&&,让他们开凿水道,挖水库&,存水,引远处河水前来灌溉&,湘西的大旱很快得到了控制&&,那些被饥饿逼成的流民匪寇,也被五皇子高明的手段折服,主动丢弃兵器投降&,加入了挖水道之列……”

    “五皇子真是难得的人才?&&&!鄙蛄а┭劬σ涣?,由衷赞叹&,在这落后的古代,能想到挖水道&、引水灌溉解决旱情,非常了不起&。

    难得的人才&?东方珩墨色的眼瞳中闪过一抹嘲讽:“他是将你的治洪之法用到治旱上了&?!?br />
    半年前&&,沈璃雪出治洪之法,挖水渠,将水泄到无人居住的岭南&,解江南之洪灾,五皇子如法炮制,挖水道,从远处引水灌溉,解湘西之旱情。

    “那他也很聪明了&,同去的大臣都没想出这个办法不是?&!贝蟪济锹勰炅?,论资历&,都比五皇子厉害&,却都落后了五皇子一步,足可见五皇子是心思通透之人,当然,如果是湛王,或太子前往湘西赈灾,应该也能想到这种方法。

    “经此一事,五皇子的声望如日中天了吧?!?br />
    东方珩利眸凝深:“看大臣们上报的折子&,五皇子很是威风,离开湘西时&&&,百姓们无不列道欢送&,对他极是钦佩&?!?br />
    沈璃雪一怔:“五皇子要回京&?”

    “湘西的旱情极大程度的缓解&&,水道已经挖通,干涸的良田得到灌溉&,已经播下了种子,很快就能收获,有专门的官员在那里布粥,五皇子留在湘西也没什么事了,自然是回来京城复命,若是不出意外&,最多三天,他就能来到京城&?!?br />
    论功行赏肯定会有,说不定还会提前封王,青焰皇宫不再是太子和湛王的平分秋色,而是太子&,湛王,五皇子的三足鼎立。

    “五皇子多年来一直在伪装,没有对敌的经验,他这么高调的回到京城&,声望又如日中天,肯定会招惹事端?!?br />
    沈璃雪不理国事,却知道五皇子和太子是亲兄弟,无论谁做皇帝,叶国公府的利益都不会受损,但东方湛却是他们的对立面,多年来&,和太子斗的天翻地覆&,绝不允许再冒一个强势对手出来,和他抢皇位,尤其是&,这个人还是太子的亲弟弟,万一他们兄弟联手&,他就会完全处于劣势。

    “他们兄弟之间的事情,随他们怎么折腾,咱们就不要担忧了&&,夜深了,咱们休息&?!被饰徽?,历代相传,谁也改变不了,他们着急,也无济于事。

    东方珩如玉的手指不知何时解开了沈璃雪睡袍的玉扣&,轻轻褪下了她的丝质睡袍,性感的薄唇噙着她香软的樱唇,辗转吸吮。

    沈璃雪娇躯轻轻一颤&,凝脂般的手臂紧紧攀着他的脖颈&&,回应他的吻&,东方珩正值血气方刚之际&,禁欲一月已是极限,危险期已过&,只要没有太剧烈的动作,孩子就不会有事&,沈璃雪不反对与他亲密。

    东方珩得到鼓励,渐渐加深了吻,灵舌轻巧的启开她的贝齿&,在她擅口中不断开疆扩土&,强健的胸膛,渐渐滚烫,如玉的手指顺着丝滑的肌肤&,游到了她的后背上,轻轻扯开了绯色肚兜的带子,

    东方珩的吻激烈如暴风骤雨&,沈璃雪险些喘不过气&,小脸嫣红,浅浅的呼吸也渐渐变成了急促的呼吸&,胸前肚兜飘落在地,春色无边,惹人瑕思&&&&。

    东方珩锐利的眼瞳瞬间凝深几分&&,轻柔的吻落在她胸前,晕染出一朵朵红梅。

    温馨&,情深的一幕映到了格子窗上,东方湛站在屋顶,看的一清二楚,大手紧紧握了起来,利眸中闪过一抹怒意,东方珩当着他的面要沈璃雪,是故意刺激他么&&?

    内室里&,春意浓浓,沈璃雪小脸嫣红如霞,迷离的眼瞳像蒙了一层水雾,朦朦胧胧,惹人怜爱。

    东方珩余光望到格子窗,锐利的眼瞳猛然一凝,挥手打落了墙壁上的夜明珠&,明亮的房间瞬间陷入一片黑暗。

    沈璃雪还来不及疑惑,小嘴已被封住,身体也是一紧,被东方珩强劲有力的胳膊紧紧箍在怀里,拉着她一起坠入越来越深的迷蒙里。

    夜幕的黑暗&,遮不住满室的春意盎然,坚固的雕花大床吱呀吱呀响,仿佛在演奏一曲欢乐的交响曲。

    东方湛站在屋顶,看着那漆黑的窗子,墨色的眼瞳越凝越深,离的远,他听不到任何声音,却知道此时的两人正在做着夫妻间最亲密的事情&,嘴角扬起一抹笑&,极浅却带着说不出的苦涩&。

    白玉手指拿出一只小竹笛,放到唇边轻轻吹奏,悠扬的笛声在寂静的夜里迅速扩散开来。

    竹笛通体青色,颜色非常黯淡&,显然经过了一定的岁月,笛声却婉转悠扬,悦耳动听&,如诉如泣的讲诉着一段凄美的故事&。

    迷蒙中的沈璃雪渐渐清醒&&,侧耳倾听着美妙的笛声,暗暗赞叹,真是个不可多得的音律高手,不知他是何方高人……

    身下突然传来一阵疼痛&&,她娇柔的身躯险些散架&,狠狠瞪着身上的罪魁祸首&,美眸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东方珩&&,你不能轻一点儿吗?”

    “谁让你走神的&?!倍界竦屯芬У搅松蛄а┘绨蛏?&&,算是给她走神的小小教训&。

    沈璃雪痛的闷哼一声,身体软绵绵的&,被他紧抱在怀里,承受着他的浓浓爱意&,想捶他几拳,却有气无力,恨恨的瞪着他:“你不觉得笛声很好听&&,很适合胎教吗?”

    当然&,前提是把凄美的乐声换成相对快乐的名词名曲&。

    “胎教?”东方珩听不明白她的现代词汇。

    “就是教育胎儿&?!鄙蛄а┘虻ザ笠慕馐停骸疤盘ザ诟怪刑嗔擞琶赖睦稚?,出生后会很聪明&?!闭馐窍执颐堑贸龅慕崧?,沈璃雪还没实验过&,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那我明天吹箫给你们母女听,不要再听这烦人的笛声了?&!鄙蛄а┎恢赖焉撬档?&,他却知道,深更半夜&,不去陪他的正妃&、侧妃,跑来自己和璃雪的枫松院外吹笛子,真有闲情逸致,可惜,他们没兴趣听。

    东方珩白玉手掌捂住了沈璃雪的耳朵,性感的薄唇紧紧封着她微肿的樱唇,同时,也加快了速度和力道。

    沈璃雪禁不住他的温柔攻势,渐渐沉沦,抛却外界笛声&,在巫山云雨中和他一起攀登一座又一座高峰&,直至耗尽最后一丝力气&&,筋疲力尽的沉睡在他怀中。

    五皇子赈灾归来,立下大功,京城百姓竞相传颂,一时间,默默无闻的五皇子一跃成为皇子中的新贵,与太子&&,湛王平分秋色。

    五皇子的接风洗尘宴&,热闹非凡,沈璃雪坐在席间,看他端着酒杯,周旋在文武百官之间&&,长袍得体&,玉冠束发,脸上的稚气已经退去大半,取而代之的是温和&,得体的微笑&,深沉&,锐利的眼眸和太子&,湛王十分相近&。

    争夺皇位的皇子&,又多了一个&。

    “五皇弟,恭喜你&&?!倍秸孔呱锨?,端着酒杯敬五皇子,温和的微笑暖如春风:“五皇弟的治旱之策真是绝妙&,本王佩服至极?&&!?br />
    “三皇兄过奖?&!蔽寤首游⑿ψ呕鼐矗骸拔夷侵魏抵呤遣慰剂税部ね蹂闹魏橹?,不值一提,三皇兄的才学,武功都在我之上,若是三皇兄前往湘西&,肯定能想出比这更好的办法?!?br />
    沈璃雪的治洪之策在前&&,朝中大臣人尽皆知,五皇子的办法一看便知是参考了她的,若是五皇子拒不承认,自欺欺人&,众臣会笑他虚伪,他大大方方的承认,众臣反倒说不出什么了。

    毕竟&,治洪之策近在咫尺,他们没想到变通,五皇子想到了&,足可见他的聪明。

    百姓们更不管你是治洪之策&&,还是治旱之法,只要缓了旱情,那就是好方法&,治旱之法是五皇子提出来的,有功之臣自然也是他&。

    沈璃雪微笑,立了大功,不骄不躁,谦虚有礼&&,五皇子果然也不是简单角色&,上面有两位优秀的哥哥&,所有的光芒都被夺去&&&,他多年的隐忍,只为等待这一刻暴发吧&。

    “恭喜五弟……”太子也走上前去敬五皇子酒,目光平静&,礼微笑。

    “多谢皇兄&&?!蔽寤首游潞偷男θ葜型缸偶覆豢杉牡胧枥?。

    宴会一片热闹融融。

    阵阵酒气夹杂着饭菜香气萦绕周身,沈璃雪有些晕眩&,简单吃了些饭菜&,扶了秋禾的手,提前退出了宴会厅,坐着马车,赶回圣王府。

    想到五皇子在宴会厅上的种种表现,她无声浅笑&,现在的五皇子完全就是皇位争夺者的姿态,哪里还有半点当初的稚气,他和太子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再抢皇位&,事情有些残酷&。

    “抓刺客,快抓刺客……”尖锐的惊呼声传来,沈璃雪神游九天的思绪瞬间被拉回,挑开帘子&,问道:“出什么事了&?”

    驾车的是子默,他四下望望&,没发现任何异常:“回郡王妃,卑职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好像听到有人在喊抓刺客&&?!?br />
    话刚落,一道修长的黑色身影从旁边的小巷里冲了出来,挡在了道路中央。

    子默一惊&,急忙勒紧缰绳,快马提起前蹄,长嘶一声&,稳稳停下,车厢也平稳了。

    沈璃雪定睛看去,挡在路中央的是名男子,身穿黑衣,面戴黑巾,身形修长&,额头隐隐冒出一层冷汗,桃花般的眼睛有些熟悉。

    马车停顿的瞬间,男子已来到车前,抓住车棱就要上车。

    “什么人&?”子默上前一步,手中长剑对着男子刺了过去。

    男子避开子默的长剑&,伸手摘下了脸上的黑色面巾:“是我&&?!?br />
    眼若桃花&,晶莹璀璨,妖孽的容颜俊美的让人移不开眼,轻轻扬起的嘴角,洋溢着欠扁的笑&&&,若是忽略他胳膊上的带着伤口,倒不失为一幅优美的美男图&。

    沈璃雪挑挑眉,戏谑道:“南宫啸,你去哪家摘桃花了,被人打成这样?”

    “抓刺客,抓刺客&!”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尖锐的抓刺客声传来,南宫啸目光一凛,挑起帘子就欲进车厢:“让我躲躲,等会再告诉你事情真相?!?br />
    沈璃雪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袖,目光凝重:“车厢太小&,布局简单&,所有的东西都一目了然&,万一他们搜车,你一定会被发现&?!?br />
    脚步声越来越近,眼看着就要冲出小巷,来到面前&&,南宫啸不想连累沈璃雪,利眸微眯:“我去别处躲躲?!?br />
    “四面八方都有侍卫&,道路全被封住&,你逃不掉的?&!?br />
    沈璃雪平静的话使得南宫啸凝深了目光:“那怎么办&&&?”逃不掉,躲不开,等着被人抓么?

    沈璃雪清冷的目光上下打量南宫啸&,鼻梁高挺,唇呈粉红&,墨发如缎,容颜俊美,肌肤顺滑的让女人都羡慕,忌妒&。

    嘴角弯起一抹戏谑的笑:“我想到好办法了&&?!?br />
    低声对秋禾耳语几句,在秋禾瞪大的眼睛中,她伸手将满目疑惑的南宫啸推进了车厢里&。

    侍卫们恰在此时冲出小巷,将马车重重包围,为首一人上前一步&,昂头看着子默:“刚才有名刺客逃到这边来了&,你们可有看到&?”

    “没有?!弊幽D旮诙界裆肀?,沾染了他的傲气,面对侍卫审讯般的询问&,眉头微皱&,声音冷若寒冰&。

    “刷刷刷?!奔嘎肥涛廊坑肯?,将道路全部堵死&,相互对望一眼&&,冰冷的目光全都落到了道路中央,唯一能藏人的马车上,一步一步&,慢慢靠近马车。

    子默面若寒霜:“你们干什么,看清楚了,这是圣王府的马车,坐的是圣王府安郡王妃&?!?br />
    侍卫们一怔,抬头望去,圣王府的标记迎风招展&,前行的脚步猛然顿了下来&,心思急转&,青焰战神他们得罪不起&,安郡王妃的马车不能搜查,可主人给他们下了命令&,务必捉到刺客,怎么办?

    走在最后面的一名侍卫目光沉了沉,转过身,飞速向回跑去。

    沈璃雪坐在车帘后,听着外面侍卫们一道道低沉的呼吸声,柳眉微皱,侍卫们碍于圣王府的威严,没有硬冲进来&&,不过,他们也没有离开。

    抬头看向南宫啸,他到底得罪了什么人,居然被这么多武功高强的侍卫追赶?

    “堂嫂?&!闭胱?,轻微的脚步声响起&,年轻男子略显稚气的声音也自外面传来&。

    沈璃雪一怔,居然是他&!

    挑开帘子看向来人&,沈璃雪牵牵嘴角&,扬起一抹礼貌的微笑:“五皇子?&!?br />
    她知道南宫啸武功高强,能伤到他的绝不是简单角色&,追赶他的侍卫不是普通府里的侍卫,却怎么都没料到,和他结梁子的会是五皇子,接风洗尘宴还没有结束&&,他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堂嫂,刚才有名刺客跑到这边来了,杀人如麻,十分凶狠&,侍卫们正在全力捉拿,堂嫂能否让侍卫们搜查一下马车?”

    东方澈微微笑着&,温和有礼,见沈璃雪低头不语&,目光不悦&,他又急忙道:“不是怀疑堂嫂,是想确保堂嫂的安全……毕竟,那名刺客太凶狠了,无论是对堂嫂,还是对普通百姓来说,他都是个大威胁……”

    “五皇子言重了,刺客向此逃匿,圣王府马车也刚好经过这里,那刺客的确有可能趁机上车避难,搜查车厢是应该的!”沈璃雪轻轻一笑,扶着秋禾的手下了马车&,慢腾腾的走到一边&&。

    好几路侍卫都在一旁虎视眈眈,她不知道具体经过&,但凭这阵仗&,也知道发生了大事&,五皇子怀疑她的马车上有刺客,就算她不同意搜查,五皇子也会想到其他办法让她同意,倒不如她自动下车&,还能打消一些五皇子的怀疑。

    “多谢堂嫂体谅&?&!蔽寤首游⑿ψ虐诎谑?,几名侍卫走上前,挑开了车帘&。

    车厢里铺着软软的毯子,正中放着一张小方桌&,上面摆着一套茶具,一只白瓷茶杯里盛着清茶,徐徐冒着热气,清香怡人,车壁上是一些小暗格,里面放着琴棋书画等物,格局很小&,无法藏人&。

    车角,车尾&,车顶&&&&,车底,侍卫们仔细看过&,没发现刺客!

    五皇子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明明看到人跑来了这里,怎么会找不到&?

    一名侍卫站在车厢里,无意间拨开了毯子,眼睛猛然一亮:“五皇子,这里有个大暗格?!?br />
    ------题外话------

    (*^__^*)嘻嘻……好戏即将登场……谢谢亲们的花花&&,钻钻&,票票&&,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210》,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210 五皇子回京&,明争暗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210并对腹黑郡王妃210 五皇子回京,明争暗斗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21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