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 挑拨离间^,渣女内斗

    阳光明媚的早晨,永宁宫一改往日的清冷*^,坐满了莺莺燕燕*,环佩轻响,五颜六色的漂亮衣衫交织在一起*^^,形成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太后轻抿了一口清茶^,慈祥的目光扫过太子府**、湛王府正侧妃:“前几天南疆送来一件珍品&*,哀家自己看着也无趣,召你们一起来观赏观赏^?!?br />
    以往南疆也送过不少珍品*&,太后看过后^*,直接命人收起来了,这次居然召集太子府,湛王府正侧妃前来观赏&,肯定是非常特殊的珍品&,不知那究竟是什么^?

    正侧妃们好奇的目光频频看向高桌上以布蒙着的物件。

    一名宫女走上前&^^,小心翼翼的揭开了盖布,一道耀眼的光芒射了过来&^,光华璀璨,引的众人的目光都微微眯了些许^,以手遮了光华,仔细看去&。

    这是……

    正侧妃们都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更有甚者^,倒抽了一口气*,以丝帕轻捂了自己的嘴巴*,才没有失态的惊呼出声*。

    沈璃雪看向高桌上的物品&,那是一对紫玉麒麟&*,纯紫玉雕刻而成^,尊贵不凡*,栩栩如生&*,暖暖的阳光照射&,它折射出一道道的光影^&,璀璨夺目^^,轻灵中带着贵气&,尊贵中又含着超脱的意味^,举世无双。

    见过战王府&*&,圣王府诸多宝物的沈璃雪也在心中暗叹,的确是难得一见的珍品&&。

    太后看着正侧妃们眼中的赞叹,唇角带着一抹欣慰的笑:“这是紫玉麒麟^,据传**,得者会福寿安康&,子孙满堂^!?br />
    沈璃雪微笑&*,麒麟除了代表高贵外&,还有多子多孙的含义*^,太后召集太子府&,湛王府正侧妃们前来,并非单纯的观赏^^,还在间接提醒她们,该生个重孙给她抱了*。

    正侧妃们都是聪慧女子&,也都明白了太后的意思&&,清亮的目光全都黯淡下来*&,悄悄抚了抚自己平坦的小腹*,成亲数日^&,她们也想孕育子嗣*,可这种事情,需要看机缘&,她们无法左右^。

    太后看着正侧妃们,微笑道:“麒麟送子*^&,有缘者得之^&,哀家要它无用,送给你们这些年轻女子最是合适?!?br />
    太子府,湛王府正^、侧妃们黯淡的目光隐隐雀跃*^^,她们也都知道麒麟送子一说^,这对麒麟这么高贵不凡,若是得到**^,说不定真的能送子^。

    再者说&&,太后亲自赏赐的玉麒麟^,意义非同一般^,可令她们的地位更加坚固&,不知她们谁能有这殊荣,得太后看中*。

    “麒麟只有一对^,你们有好几个人*^?!鄙痛筒缓盟?^。

    太后‘为难’的蹙了蹙眉:“不如这样*&,你们哪人最先有了身孕*,就是和麒麟有缘,哀家会赏赐这对紫玉麒麟^*!?br />
    沈璃雪险些笑出声,太后这是着急抱孙子*^,拿紫玉麒麟刺激这些孙媳妇们呢&。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太子&,湛王自身的实力**,背后的势力都不相上下*,若是哪方先诞下子嗣&^,就等于加大了登基为旁的筹码&,正侧妃们肯定会更加努力的怀孕&。

    太子府的正^^、侧妃们满目欣喜**,太子对她们都很不错&*,只要她们再温柔些&,主动些&*,孕育子嗣不成问题^*。

    湛王府的侧妃却是满目黯淡*&,湛王天天在忙,成亲到现在^,根本没去过她们的院子&,她们挂着湛王侧妃的头衔&&,却还是处子之身,连房都没圆,哪能生得出孩子*。

    身为侍妾的沈盈雪没有侧妃们的垂头丧气***,看着那对紫玉麒麟*^,双眼放光^,紫玉麒麟太高贵,太迷人了^,也象征着身份&,她一定要得到*。

    她是湛王侍妾&*,身份低微,若非太后下召,她根本没资格进宫*^,现在虽然进了宫*,也没有座位^,只能和丫鬟们一样站在李幽兰身后,真真是折辱了她第一美女的名声。

    低头看着自己那双小手*,十指纤纤*,骨节分明&,手掌心的茧子却破坏了那份莹白如玉的美感*,莫说是湛王^^,她自己看着*,也觉得碍眼*。

    她抬眸&,狠狠瞪了沈璃雪一眼&*,见死不救的贱人^,可恶至极^*。

    同样悄悄观察沈璃雪的^*,还有李幽兰&&*,她和东方湛是假夫妻^,对太后许诺的紫玉麒麟不感兴趣。

    仔细看着沈璃雪美丽的小脸^,肌肤细腻&*,白里透红^,肤色极好&,和丽妃所说的&,用了石榴籽香膏的症状完全一样,她用了那么多天&,就算量再少*,药也应该渗进肌肤里*,对胎儿有了影响^&,她怎么一点儿反应都没有?是药膏失效了么*^*?

    好像有人在暗中观察她^,是沈盈雪,还是李幽兰?

    沈璃雪猛然抬头&&,迎着目光传来的方向看去&,李幽兰&,沈盈雪都来不及躲闪*,被抓个正着&&*,目光不自然的闪了闪&&,快速转头看向一边,心中暗自懊恼*,可恶^,居然被她抓到了。

    沈璃雪勾唇冷笑&*,她们两人的目光*&,都暗透着愤怒与不甘,明显没安好心,想暗算她么*?她就给她们制造个机会&,方便她们暗算&。

    故做难受的扶住了小腰*^,好看的柳眉也紧紧皱了起来。

    太后教导孙媳们时^,也在关注沈璃雪*,最先发现了她的不适*^,关切道:“璃雪身体不舒服*&?”

    “回太后,只是腰有些酸&^,没什么大碍?!鄙蛄а┣崆嵝π?,目光有些疲惫^,端端正正的坐了半柱香&&,她的腰真的有些酸了*^。

    “有孕之人&,最容易腰酸了?*!碧罂醋派蛄а┧母鲈碌纳碓?&,这个孩子是青焰皇室年轻一辈最早的一个,也是圣王府第一位重孙,绝不能出任何差错:“你先回府休息*,千万别累着了?!?br />
    沈璃雪进宫时^,东方珩经常来接她回府,毫不掩饰对她的宠爱**,皇宫宫女&,后宫嫔妃有好些羡慕&^、忌妒的*,太后看她的慈祥的目光里也略带了几分戏谑*^。

    沈璃雪美丽的小脸浮上几丝蔷薇色:“多谢太后,璃雪告退^?!?br />
    沈璃雪是习武之人&,动作利索^,但四个月的身孕,她不敢大意^^,轻扶着秋禾的手**,在正侧妃们的注目礼中,慢腾腾的走出了永宁宫,

    李幽兰美眸微眯^,沈璃雪难得出圣王府*,必须在她回府前弄清她没有小产的原因*,再对症下药&&&,不然*,她回了圣王府^*,龟缩着不出来,就很难算计到她了^。

    沈盈雪看着沈璃雪渐渐远去的身影^&,满目愤恨^,得意什么,不就是怀个身孕么*,她之前也怀过*&*,若不是出了意外&^,儿子都抱在怀里了。

    当然&&,那个孩子是雷聪的^^,她不稀罕&,掉了就也无所谓***,休养了几个月^*,她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可以再次怀孕*^,这次**,她要怀湛王的孩子。

    见太后*&,正侧妃们的注意力都在紫玉麒麟上^&,没人注意她^^,沈盈雪小心翼翼的退出丫鬟群,悄无声息的出了永宁宫&&,沿着青石路&,朝沈璃雪消失的方向追去。

    自己再求沈璃雪最后一次^,若她肯帮自己最好&^,若她不帮忙*,自己就去找皇宫御医配药膏。

    除去手上的茧子*,有了湛王的宠爱,怀上身孕^*,得到紫玉麒麟&,母凭子贵成为湛王妃*&^,到时^,定要狠狠嘲讽沈璃雪*,让她无地自容。

    沈盈雪跑的极快,不消片刻就追上了沈璃雪^,看着她手扶小腰&,款款前行的小心模样,不悦的眉头*,四个月身孕而已&,哪用得着这么小心*^,真是娇气&&,她四个月身孕时^&,还在小河边刷马桶,干粗活呢^^。

    清清嗓子&^,正准备呼唤沈璃雪^,一道柔美的身影从旁边的小道上走了出来:“是安郡王妃么&?”

    轻轻柔柔的声音听的人骨头都快酥了^^,沈盈雪一怔^,急忙躲进了一旁的冬青丛里&*,千万不能让外人察觉到她半路从永宁宫跑出来了*。

    冬青一丛又一丛,枝繁叶茂&,将她完全遮掩*,她透过借着枝叶的缝隙^,悄悄向外望^*。

    来人一袭湖蓝色的宫装,高贵大方^*^,美眸盈盈^^,笑意浅浅^,正是丽妃,她看沈璃雪的目光^*,温柔中透着说不出的凌厉:

    小脸光洁*、细腻&^,白里透红,阵阵香气中夹杂着极其微量的甜味,是石榴籽的味道*,她天天使用自己送的香膏^,怎么还会安然无恙^?

    “璃雪参见丽妃娘娘^?^!鄙蛄а┪⑽⒏I?&&,行了一礼&,她也没料到会在这里遇到丽妃*&,她满身疤痕^&,难看至极*&&,应该在永华宫闭门不出才是&,怎么会有闲情逸致在皇宫里逛?

    “璃雪不必多礼^?&!崩鲥中榉?,微微笑着,不着痕迹的试探:“璃雪的面色真好*,本宫都有些羡慕了?&!?br />
    “托娘娘鸿福**,璃雪使用了那盒香膏*,面色才会白里透红^?&*!闭嬲南愀嘣绫簧蛄а┤拥揭蔚慕锹淅锶チ?^。

    她桌子上摆的*,是东方珩为她寻来的极品香膏*,效果不比丽妃那盒差&,再加上膳食的调养&,她的面色比怀孕前还好&。

    她用了香膏*&,没有流产&&,面色却越来越好^!

    丽妃胸中升起一阵无名业火*^,这可不是她的本意&。

    石榴籽是她亲自下到香膏里的,怎么会没有效果^?量太小,还是沈璃雪抗力太强*?看来*&,她不能再依靠那盒香膏,必须想其他方法算计沈璃雪^*。

    “璃雪进宫看望太后*?”

    阵阵微风吹过^,丽妃额前的发丝被风吹乱,她轻轻理了理&&,素白的小手展现在沈璃雪面前&*,手背上虽然也有疤痕*&,但是淡了很多很多&^,几乎看不出来了&*。

    难怪她敢在皇宫闲逛,伤势快要痊愈,再也不需要遮丑了*!

    “娘娘^,我记得毒解时,御医宣布您手上会留疤***&?”沈璃雪看着那素白小手&,心中暗道,是谁这么大本事&^&,帮她除掉了疤痕*?

    “是啊&*,太医们确实是这么说的?!崩鲥崆崮﹃抛约汗饣氖直?,美眸中满是冷冽^,听到太医的诊断时&,她想死的心都有了&,满身疤痕&,丑陋无比,她还拿什么资本存活^,幸好,她命不该绝:

    “给本宫下毒之人,心思歹毒,若是被本宫揪出^*^,绝对饶不了她^&!崩鲥а狼谐莸淖缰渥?^,别有深意的看了沈璃雪一眼^&。

    “娘娘不是摘花时,误碰到了毒草吗*?”沈璃雪目光闪了闪&,故帮惊讶*,丽妃当着她的面指桑骂槐,是怀疑她是下毒之人了**。

    “当然不是!”丽妃目光阴沉**,她的确爱逛御花园^^,几乎每天都会摘一两朵漂亮的花^,为何平时没事*&,就那天中毒了*^?问题明显不是出在花草上:“是有心人故意算计*,本宫才会中了毒?&!?br />
    “真的&?”沈璃雪皱皱眉,满眼愤怒*^,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那人真是胆大包天^&,居然敢害娘娘^^,抓到她绝不能轻饶?&!?br />
    身旁^*,秋禾嘴角抽了抽^,把丽妃害的满身疤痕的不正是郡王妃么,她还给丽妃出谋划策^,她是笃定丽妃抓不到她吧*^。

    “那是自然*?^!崩鲥醋派蛄а?&,一字一顿^,暗带着咬牙切齿的味道^。

    “娘娘的疤痕是如何除去的?”沈璃雪微微笑着&*,不着痕迹的试探*&。

    丽妃嘴角微微挑起^^,傲然道:“算起来*,也是本宫幸运^,无意间遇到了一名神秘的大夫&,帮本宫除去了身上^^,手背上的疤痕!”

    她要风风光光的活着^,整死设计她的贱人沈璃雪&。

    “哪位神医这么厉害&&&?”沈璃雪眨眨眼睛,清澈如小鹿般的眼神*,看的丽妃怒火中烧,她居然还在装无辜*,可恶的贱人^!

    “这个嘛……本宫答应过不能透露他的名字^,璃雪不要见怪?^!?br />
    丽妃和李幽兰合作之事**^,绝不会告诉第三个人^,透露自己身边有神秘神医,是准备勾起沈璃雪的好奇心*,以她的性子&^^,肯定会派人调查那名神秘神医^,她有动作&,就会有破绽&,丽妃抓住之后&,就会狠狠打击她^。

    “隐世高人,性子难免会有些古怪&&,璃雪明白*?*!鄙蛄а┣崆嵝ψ?&*,没再继续追问*。

    这下换丽妃惊讶了*,沈璃雪不是应该刨根问底^,旁敲侧击的打探那名神医的来历吗*?她再适时的透些消息给她&,间接的设个陷阱^,将沈璃雪套进去^*^,抓到她的把柄,狠狠打击^&*,她怎么像对那神医不是特别感兴趣的样子**,不对^,事情不对。

    沈璃雪轻轻笑着*,和平时没什么两样*,若是细看便会发现*&^,她嘴角微微扬起&^,笑的很是……诡异^!

    没错*,的确是诡异*,就像她知道了某件十分隐蔽的事情,却故意隐瞒**,没有告诉丽妃&&。

    沈璃雪怎么会有这么高深莫测的笑容^?她究竟知道了什么&&?

    “丽妃娘娘&,璃雪站的时间久了,就会腰酸*&,必须先走一步^,不能再陪娘娘聊天了^&?&&!鄙蛄а┦址鲎判⊙?&,美眸盈盈^,神色略显疲惫*&^,就像是站的时间久&,真的累了&*。

    “你怀着身孕&,累了的确应该回府好好休息^?&!崩鲥姆骋饴?&&,猜想着沈璃雪笑容中的深意,也无心设计她了^*,随口答应放她回府。

    “璃雪告退*^?*!鄙蛄а┛羁钚辛艘焕?^,扶着秋禾的手缓缓前行*^,清冷的目光淡淡扫过沈盈雪藏身的方向^,嘴角勾勒出一抹深沉的笑&*^,冬青后面那位应该不会再纠缠她了**。

    沈盈雪透过冬青枝叶缝隙&,看着沈璃雪渐渐远去的背影**,的确没有追赶的意思了,丽妃*&*,沈璃雪的谈话她全部听到*^,丽妃有位神秘大夫帮忙^,除去了皇宫太医们都束手无策的疤痕*^,若是她能找到那名太医,让他为自己配副药膏*,岂不是也能很快除去手掌上的茧子。

    沈璃雪对那名神医不感兴趣*,没有细问,她不知道神医的名字,相貌^,住址&,要到哪里去找^?

    直接问丽妃&&?

    她是身份高贵的娘娘*,自己只是一名身份低下的侍妾,突兀的出现在她面前,她会非常鄙视自己,说不定会让人将自己乱棍打走*,更别提告诉自己神医的下落了^&。

    看丽妃的模样^&,似乎很不高兴&,自己这个时间上前^,无疑于自寻死路*,怎么办**?怎么才能找到那名神医^?

    沈盈雪看的没错&&,丽妃一心沉浸在沈璃雪高深莫测的微笑里*,猜测着她的用意^^,却百思不得其解&^,心绪烦乱^,心情也十分烦躁*。

    轻微的脚步声响起&^,旁边的小路上走来两名绿衣宫女*,许是隔着冬青丛&,她们没有看到丽妃,边走边聊:“你端的是枣泥糕,还是红豆糕&?”

    “当然是枣泥糕了,玉美人吃红豆糕过敏&,我再端红豆糕给她*&*,岂不是自寻死路^&?!币还汾首?**。

    “枣泥糕*、红豆糕很相近*^,又都不冒热汽了&,你又没品尝^,怎么知道这是枣泥糕^,不是红豆糕*^&?”另一宫女满目疑惑:“我看它就像红豆糕,你还是仔细些^,千万别弄错了*&?**!?br />
    “放心了,赵大厨亲自告诉我这是枣泥糕*,绝对不会错?^!惫孕怕?*。

    另一名宫女撇撇嘴:“他和你无亲无故,你就这么相信他&^?”

    “他在御膳房专做糕点*,什么桂花糕*^^,荷花糕全都出自他之手&,他只要瞟上一眼就知道是哪种糕点^,绝不会弄错的……”

    宫女清亮的声音中满是赞叹:“就像小德子他们说的那个什么唐门*&,自己秘制的毒*,外人分不清*,也解不掉&,只有他们自己人最清楚……”

    “那倒是^*,自己制作的东西,自己最清楚明白……”

    宫女轻飘飘的话像一记警钟^*,狠狠的敲在了丽妃身上,眼睛一亮^*,茅塞顿开&,是了&,自己制作的东西,自己最清楚明白^^,自己调制的毒,自己有解药^,自己留下的疤痕^,也只有自己能清除&^!

    给她下毒&*,害她全身留疤痕的不是沈璃雪&,而是李幽兰!

    呵呵&,难怪皇宫御医们束手无策的疤痕&,李幽兰轻轻松松就解决了,敢情那毒药是她下在自己身上的。

    自己中毒前*,李幽兰就天天往皇宫跑^,讨好太后,嫔妃^,太后对她态度一般&&,嫔妃们对她也是不咸不淡的*&,她送来的小礼物嫔妃们照收不误*,却没人答应与她合作*&。

    她找不到突破口,就将主意打到了自己身上&,先给自己下毒^,让自己留下满身疤痕&,伤心的生不如死,再以好心人的身份^,给自己送来去疤痕的药^^&。

    自己绝处逢生*,肌肤恢复&,定会对她感激不尽,觉得自己欠她一份大人情,就会同意与她合作&^,真是卑鄙无耻的好计策&*^。

    李幽兰是青焰京城出了名的毒术高超^^,配制出太医们解不掉的毒**,制造出去不掉的疤痕*,根本就是小事一桩&,自己真是愚蠢,被她骗的团团转*!

    救自己的神医&,是害自己的元凶*,自己错将豺狼当成大恩人&,对她感激涕零&&&,沈璃雪也正是想到了这一点^&,才会露出那么诡异的笑容吧*,她在嘲笑自己有眼无珠**,是非不分呢*。

    等等&,李幽兰会武功**,轻功也非常不错^*,那天在永华宫外偷看到自己和殿下偷情的人**,会不会就是她^?

    丽妃心思一紧,光洁的额头冒出一层冷汗,她悄悄给自己下药&,误打误撞到了自己和殿下的亲密无间?

    那天之后&,她的生活一直很平静^,除了李幽兰外^*,没人找她^^&,也没人拿那件事情威胁她&*^,可见^,别人都是不知道那件事情的**,唯一的嫌疑人&,就是李幽兰了*^。

    她是湛王正妃,需要自己帮助,方才没有拆穿自己*^,万一她哪天不需要自己了^*,只需要爆出自己的殿下的亲密事*,自己就完了&&&,怎么办*?怎么应付她^*^?

    五十米外&*^,相对偏僻的角落里&,秋禾将两个大银锭分别放进两名绿衣宫女手里^。

    绿衣宫女看着银灿灿的银子^,喜笑颜开&,不住道谢:“多谢安郡王妃,谢安郡王妃**?^!敝皇撬盗思妇浠岸?&,就得到这么大锭银子,真是赚了。

    沈璃雪摆摆手*^,两名宫女会意&*,千恩万谢着^,快步离开了角落^^。

    秋禾走上前来*,眼中闪着疑惑与不解:“郡王妃,她们那几句话,真的能起作用吗&?”只是几句无关紧要的话而已&,没牵扯到人^^,也没牵扯到事。

    沈璃雪嫣然一笑^^,如百花开放*,清冷的眼瞳看着丽妃所在的方向:“丽妃久居后宫*,疑心病重&*,那位神医出现的太是时候了&,咱们给她敲了警钟*,她一定会起疑,绝对会再起内讧^^,接下来,咱们就端杯热茶&,等着看好戏便可?^!?br />
    帮丽妃的人是谁&,沈璃雪不知道**,不过&&&,那人帮着丽妃^,就是她的敌人,他们两人联手&&,沈璃雪可能会处于劣势*,于是*,沈璃雪就改用离间计&,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让她们自己斗的天翻地覆&,她在一旁^,坐收渔人之利&。

    秋禾没有沈璃雪的缜密心思*,她讲的暗语^*,秋禾听的云里雾里,不过&,她说丽妃与人内斗*,她倒是听明白了*&&,花点银子*,雇人说几句话,就能挑拨敌人内斗,真是厉害。

    大大的眼睛眨了眨&,她透过虚空^&,看向丽妃所在的方向^,丽妃什么时候才会与人内斗*^?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到那戏剧的一幕了&。

    这边的青石路上&&,丽妃的面色红一阵^,白一阵*^,时而愤怒^,时而欣喜&,时而惊慌失措**,看的沈盈雪满头雾水&*,她这是怎么了^?不过须臾的时间,怎么又是喜又是悲?

    沈盈雪拨开一棵冬青,想要看的更真切&,不料她抓的太用力^,冬青枝卡的一声折断了*^,轻微的声响惊动了丽妃,她锐利的目光如利剑一般,猛的射了过来:“什么人&?”

    糟糕&,自己被发现了*!

    沈盈雪一惊^,转身欲跑,不料*,宫女们从前方蜂拥而来*,将她团团围住,反剪了双臂扭送到丽妃面前^^。

    “丽妃娘娘&&,是她在偷听^?&!币幻ζ蟮墓莺蒗吡松蛴┑南ジ且唤?^^。

    沈盈雪不受控制的扑通一声跪到丽妃面前&,巨大的耻辱顿时弥漫整个心间,狠狠瞪了那名宫女一眼&,咬牙切齿,等她得势了*,一定要狠狠教训这不长眼的贱人。

    下巴突然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沈盈雪微低的头被迫抬起^,怒气冲天的眼睛正对上丽妃漆黑的眼瞳:“你是……沈盈雪***?&!?br />
    沈盈雪是相府千金时*^,经常进宫参宴*,丽妃见过她许多次&,再加上她又是青焰第一美女^,出尽风头^,多日不见,丽妃依然能认出她^^*。

    “是……是……”看着丽妃那深不可测的眼眸^&,沈盈雪胸中的怒气瞬间消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害怕与不安&。

    “你在监视本宫*?”丽妃美眸一凝^,冷若寒冰&。

    “不是**,不是……妾身没有监视娘娘……”沈盈雪惊慌失措&,急切的解释:“妾身听闻丽妃娘娘得了神秘药膏&,除疤无痕,妾身是想打听打听那位神医的下落,求个药膏,除去手掌里的茧子&&*?!?br />
    唯恐丽妃不相信^,她展开两只小手&,在丽妃面前来回晃动&。

    找神医^^,求药膏&!

    丽妃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饶有兴致的看着沈盈雪,容颜美丽,肌肤细腻&,与那粗糙的手掌的确格格不入,求个药膏抹手无可厚非*,可惜&*,她认识的那位神医会配毒害人,会制解药坑人&,却不能将人的手毒出茧子,只怕也配不出除茧子的药膏&&。

    “沈盈雪,本宫听闻,你是湛王的侍妾**?”

    沈盈雪怔了怔&&&,咬牙道:“是^&!”

    “侍妾的身份很低贱呢^&!崩鲥裘伎醋派蛴?,笑意浅浅^,美眸中暗带嘲讽^^。

    沈盈雪低头*,沉默不语*&,纤手紧紧握了起来&,她又何尝不知侍妾之位低到了尘埃里&,她一直以这身份为耻*,站在人前都抬不起头来&&*,她发誓*,总有一天^&,她会彻底甩掉这卑微的身份^,再次做回人人尊贵的人上人*。

    “你想不想做湛王妃^*?”丽妃突然靠近沈盈雪*,刻意压低了声音*,那轻轻柔柔的声音&,酥酥的&,听到耳中&&,带着浓浓的蛊惑*^。

    沈盈雪瞬间怔忡^&&,自己想做正妃之事没有说出来^,丽妃怎么知道的^?看着丽妃似笑非笑的眼睛&^,她慌乱的眨了眨眼睛^,猜测&,丽妃应该是在猜测*,自己绝不能露出破绽,否则*,事情传到李幽兰耳中^,自己就死定了。

    思及此&*,沈盈雪摆出一个自以为得体的笑容:“娘娘说笑了^,盈雪是罪臣之女*,不敢奢望正妃之位&^^?*!?br />
    丽妃看着沈盈雪&&,嘲讽的笑:“少装清高^,若你真不想做正妃&&&,刚才就会脱口而出**,岂会考虑了这么长时间才说出这么违心的答案^?*!?br />
    “娘娘明查**,妾身真的没有非份之想*&?&!鄙蛴┑痛棺磐?^&^,强调自己的意愿,底气却非常不足*^,心思百转千回,目的被丽妃拆穿了&,自己要不要承认&^?

    “沈盈雪^,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可愿与本宫合作?”对视的刹那间,丽妃就已看透了沈盈雪^^*,她是个向往荣华富贵的虚荣女子^&,这样的人,很好掌握。

    沈盈雪一怔&&*^,合作?丽妃想和她合作?她没听错吧:“妾身不明白娘娘的意思*&^?&!?br />
    “很简单^^*?*^!崩鲥庸种心霉桓鲂≈桨?,递到了沈盈雪面前&,诡异的笑容看的人心惊胆寒:“你将这包里的东西^*,每天下一些在李幽兰喝的汤里*,最晚半年*,本宫就能让你成为湛王妃^?*!?br />
    她和李幽兰是盟友*^,李幽兰握着她的把柄,暂时不会对她发难*^,但难保哪一天^&,李幽兰就突然变卦^*,打她个措手不及*。

    为了自保^&,她必须要先下手为强^,给李幽兰点厉害尝尝,让李幽兰有顾及^^,不敢拆穿她*。

    沈盈雪的面色瞬间变的煞白**,慌忙摇头:“娘娘……妾身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李幽兰的毒术出神入化&,只要有点带毒的气息,她就能闻的出来,自己在她喝的汤里下毒*,根本就是自寻死路^,她可不想这么早就香消玉殒&^。

    丽妃紧紧皱起眉头**,看着瑟瑟缩缩的沈盈雪&,美眸中满是嘲讽*,真是没用的胆小鬼,下点东西就怕成这样:“放心&,这不是慢性毒^,而是一种非常特殊的物件*,李幽兰察觉不到的*?**!?br />
    “不不不……”沈盈雪摇头加摆手^&,满目慌乱:“妾身不能害人*^,不想害人……”

    给精通毒药的人下毒,开什么玩笑^,只要她敢动^,小命当场就会被李幽兰抹杀&,哪还能再做湛王妃^,丽妃故意耍她吧&^。

    看着沈盈雪的瑟缩样&,丽妃不悦的皱起眉头^^*,真是个扶不起的阿斗^,贪生怕死,还妄想富贵:“沈盈雪^,皇宫也好*,湛王府也罢^&,都是人吃人的地方,你不害别人^,别人就会害死你*,你不想和本宫合作也无妨&&,本宫再另寻他人,至于你……”

    丽妃顿了顿*,冷声道:“知道了本宫的秘密^&,本宫当然不能再让你继续活下去……”

    沈盈雪一张小脸**&,瞬间苍白的毫无血色*^,纤细的身体颤抖着&,头磕的咚咚作响:“丽妃娘娘,求您饶了妾身&,妾身什么都不会说的&&,妾身发誓……”

    “本宫只相信死人&,来人&,把她拖下去^,活埋了*?!崩鲥崞囊痪浠?,决定了沈盈雪的命运**,她怔仲着*,半天没回过神^^,活埋,多么残酷的刑罚,以前她只是听说过&,没想到今天用到她身上了&。

    震惊间,两名宫女走上前来,拖着沈盈雪快速走向人烟稀少的小路,沈盈雪瞬间回神,纤细的身体瑟瑟发抖&,哭的悲悲惨惨&&&,满脸泪痕,苦苦哀求:“娘娘……求您,求您了……放过妾身吧……妾身真的什么都不会说的**!?br />
    丽妃不为所动&,她已经向沈盈雪摊了牌,沈盈雪不做她的盟友*&,就是她的敌人,她可不会允许敌人带着她的秘密活在世间。

    四周静悄悄的,没有宫女^^,也不见太监*^,沈盈雪想找个人求救都找不到^,拼命挣扎着^,却挣不脱有力的宫女们*。

    黑漆漆的小门近在咫尺,透过半开的门缝,她看到了里面的暗不见天,隐隐还闻到了里面散发的阵阵恶臭^,只那一眼*,她便能想象到自己的下场有多悲惨,心里莫名的生起一阵惧意^,惊慌的大喊:“我答应……我答应与娘娘合作……”

    两名宫女松了手&&,沈盈雪纤细的身体失了支柱&,重重瘫坐在地*,大口的喘着气,看着天空明媚的太阳*,她很难相信自己从鬼门关逛了一圈&,阵阵风吹过&,全身冷飕飕的,她这才发现,后背的衣服已被汗水湿透了*。

    “这才对嘛*,识时务者为俊杰^^!”丽妃袅袅婷婷的走到沈盈雪面前*,笑意盈盈的伸手扶起了她^,将那包东西递到沈盈雪手里:“放心*^,这真的不是毒药*,本宫以人格担保,李幽兰察觉不到任何不妥,半年后&,你会如愿以偿的成为高高在上的湛王妃&?*!?br />
    湛王府守卫森严*^,李幽兰又非常小心谨慎*,丽妃找不到其他破绽*^,方才想到了从沈盈雪身上下手。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她相信^,只要有足够的利益*,沈盈雪一定会答应与她合作*,事情和她想象中的差不多^*^,非常顺利的制服了沈盈雪^。

    安慰式的轻轻拍拍沈盈雪的手背*&,丽妃笑的和蔼可亲:“盈雪*,接下来看你的了^*&?&!?br />
    “我不会让娘娘失望的&?*!鄙蛴┑痛棺磐?^,眼圈微红&^,嘴角扬着苦涩的笑,事到如今^&,她已经没有选择的权利了*&&。

    紧紧握着那小小的纸包,仿佛握紧自己未来的命运&,纤纤玉手轻轻颤抖,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为自己将来的美好生活赌一次^&!

    ------题外话------

    (*^__^*)嘻嘻……谢谢亲们的花花,钻钻,票票,么么*&,这三只渣渣很快就要玩完了……啦啦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209》,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209 挑拨离间&,渣女内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209并对腹黑郡王妃209 挑拨离间&,渣女内斗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20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