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 沈烨磊之死

    热闹的大街上熙熙攘攘*^,各色行人来来回回的走动着*,马车一米内却是空空荡荡,不见半个人影*。

    没人*&?难道刚才只是自己的错觉^?

    李幽兰皱起眉头&,再次仔仔细细的观察附近的行人*&,脚步稳健^^,身体强壮,却没有武功*、内力^,基本都是普通老百姓*^,没什么特殊之处**。

    高度戒备瞬间放松下来&,她自嘲的笑笑,果体事件对自己影响很大,整天闷在湛王府里&,听着外人的指指点点&,心绪也渐渐变的很不稳定,遇到点风吹草动&,就变的疑神疑鬼了。

    都是东方珩,沈璃雪害她的,找到机会^,她一定要狠狠打击他们&。

    车帘徐徐放下*,将李幽兰美丽、狠辣的面容全部遮掩,沈烨磊从侧面小巷走过来时,只看到了她精致的发髻^,浅紫色的发簪^,美丽的紫色珠花戴在乌黑的发上&,高贵清新,像极了沈璃雪*^,再看马车标记,正是圣王府的。

    左右看看,没见到子默的影子,沈烨磊再无顾及^*,小眼睛瞬间怒火燃烧,扯开了嗓子,对着马车大骂:“不要脸的贱人*^,卑鄙无耻,用尽手段抢别人夫君*,做了王妃,高高在上又怎么样,掩盖不了你那下贱的人品……”

    隔着车厢*,叫骂声却非常清晰,马车内的李幽兰瞬间惨白了脸色:用尽手段抢别人夫君!他是在骂别人&*,还是在骂她引诱东方珩?

    名门公子们闯进新房时,东方珩已经离开了&,她引诱东方珩的事情只有她和东方珩知道,难道东方珩传扬出去了?

    沈烨磊还是孩子&&,童音尖锐,骂声犀利,行人从他的骂词中品出了八卦的味道*,纷纷停下脚步,围拢过来&,好奇的目光在他和马车上来回扫视。

    沈烨磊很是得意,众人都在注意他呢,就像当初在相府&^,他是尊贵的主人*^,高高在上,行人也好,仆人也罢*,都对他恭恭敬敬&。

    找回了当初做少爷的感觉,沈烨磊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高昂了下巴&,对着马车^&,骂的更带劲:

    “卑鄙无耻的贱人*,被禽兽养大的啊*^,那么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你自己作死不够,还连累自己的亲人,简直就是不要脸的害人精,走到哪里^,害到哪里……”

    众人的目光望向马车&,马车很豪华&,却没有标记,不知是哪个名门贵族府上的,里面坐的又是哪位千金?勾引别人夫君^,害死自己亲人*,这消息真够劲爆,又有新鲜事可以议论了^。

    马车里&&,李幽兰一张小脸瞬间黑了下来^,她在新房果体秀,身败名裂&,丞相府,湛王府&,甚至整个东方皇室的名誉都因她受损,外面那人,分明就是在变相骂她不知羞耻,害人害已。

    她就知道,表哥做了好事^*,正了名&,并没有说服所有人,有些无耻的小人,仍然在拿她的事大做文章^,不肯轻易放过她……

    沈烨磊见马车里久久没有动静^,喜上眉梢&,心里更加得意,自己骂的这么狠毒&^,沈璃雪一声也不敢回*,安郡王和那名凶狠的侍卫肯定都不在^。

    想到子默*&,他不由的打了个冷战,那人真是太凶残了*,上次也不知打了他哪里^^,明明没有伤痕*&,他却觉得全身都像针扎一样^,痛的要死,在床上躺了好多天,方才好转&^。

    那人严厉警告他*,不许再辱骂沈璃雪*,否则,让他不得好死,可他只要看到沈璃雪^,就会想起悲伤的家破人亡&,想起他从高贵的少爷^,变成低贱下人的悲惨遭遇&,胸口凝聚着一团怒气,不骂出来,他憋的心里难受。

    “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么不要脸的贱人,克父克母克弟克妹,你把亲人都克死了,借下他们的命*,由低贱的野丫头飞上枝头做凤凰吗*?痴心妄想的贱人&,你充其量也就是只黑乌鸦,难看的要死&,恶心的要命……”

    被子默一通教训,沈烨磊也学聪明了*,没有指名道姓&,只是对着马车骂,就算子默突然出现^,也治不了他的罪*,他可没说骂的是沈璃雪*。

    “你在骂谁&?”马车里,李幽兰一张小脸阴沉的可怕&,素白的小脸紧握成拳,一字一顿^,怒声质问*。

    围观众人的目光猛然一亮,纷纷落在马车上*,那位千金受不住了^*,开始反击了&^,要有精彩好戏看了^,不知是哪家千金&,居然做出这么惊世骇俗的事*。

    李幽兰满含量怒气的声音刻意压低,沈烨磊正在兴头上&,没有听出不对,洋洋得意的回了一句:“谁这么不要脸&,我骂的就是谁?!毙闹邪蛋档靡鈄,胸口的一口恶气终于出了,真是畅快淋漓啊,沈璃雪那个贱人,终于被他骂的哑口无言了&,哈哈哈!

    他本是丞相府的嫡子,身份高贵**,享尽荣华富贵,父母都宠他^,爱他^,他一直都活在蜜罐里。

    自从沈璃雪来到相府*,所有的一切都变了^,母亲被烧死,父亲被革职、斩首^^,丞相府被抄家,他堂堂相府嫡子&,无家可归&,还被诬陷是野种,受尽了世人的唾弃和白眼*,更被人当成奴隶贬卖,是他一生中最大的耻辱。

    她就是他们一家的灾星,将他们害的惨不忍睹,她自己倒好,凭借那下贱的手段,巴上了战王爷*,住进战王府,成了高高在上的郡主^,更在及笄后嫁到了圣王府,成为人人羡慕的安郡王妃^,天天在他面前晃来晃去*,得意的炫耀她那高贵的身份。

    她之所以爬那么高^*,肯定是借了他们一家人的好运气,他真恨不得拿一把锋利匕首^,划花她那张丑陋的嘴脸*,挖出她那颗黑心,踩成十八瓣,为自己和父母报仇。

    现在的他势单力薄*,无法与沈璃雪争斗,只能用这最原始的方法&,给她找晦气^,见她一次,骂她一次*,诅咒她断子绝孙,不得好死*。

    听沈璃雪的语气,她气坏了,说不定会下车找他理论^,无妨^^,他是孩子*,她已经成亲,是大人了^,如果她敢当众打他^***,他刚好可以再狠狠嘲讽她,将那些有的^,没有的破事*,烂事都栽在她身上,泼她一身臭水,让她身败名裂,人人喊打,再也没脸出门见人^。

    马车帘轻轻垂着^^*,里面的人没有下来的意思,急促的呼吸声昭示^,里面的人很生气,很生气^*^。

    沈璃雪耐性真好,被他骂的这么惨^*,还没有下车教训他的意思,那他就再加把火*,逼她出来:“贱人,你就是个灾星^*,卑鄙无耻的害了一个又一个,你怎么不去死啊^*,你死了^,天下就太平了……”

    “砰*?^*!辈贾频某盗北缓莺菟?,一道绯红色的窈窕身影急急冲了下来^^**,一记清脆的耳光狠狠甩在了沈烨磊脸上。

    他小脸被打偏过去^^,鲜艳的五指山跃然显现,嘴角溢出一缕鲜血,嘴巴里满是浓郁的铁绣味,呵呵,沈璃雪终于受不住*^,出来教训他了么^,他一定要将她做的丑事公诸于众*,让她臭名远扬*,身败名裂*,小眼睛内怒火翻腾,狠狠瞪向来人:“你这个贱……”

    熟悉、美丽的小脸映入眼帘,他愤怒的怒斥戛然而止*^,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李幽兰?怎么会是她^?他刚才仔细看过*,这是圣王府的马车癪*?^!里面坐的应该是沈璃雪才对*,难道李幽兰和安郡王偷情,被自己抓到了^?

    转身望向马车,车厢外空荡荡的*^*,没有圣王府的标记*,也没有湛王府的标记?眸中满是震惊*,怎么会这样^^?他刚才看的清清楚楚,圣王府的标记稳稳挂着啊*。

    “无知的贱民*,让你再胡言乱语^***?!崩钣睦济理缁?,素白的小手对着沈烨磊的小脸左右开弓^^,响亮的耳光声在大街上回荡着^,久久不散。

    她勾引别人夫君*,身败名裂,那又如何?她算计不周,被人反将一军^^^,牵连了父母家人又怎样?亲人都没指责她,一名下贱的庶民居然不分青红皂白*^^,毫不留情的骂她,他算什么东西?

    “误会,王妃**,一切都是误会!鄙蜢抢谝徽判×潮淮虻钠从制?*,火辣辣的疼,头脑昏沉,眼冒金星,目光惊恐着^^*,不停求饶着^^,连连后退。

    李幽兰清脆的耳光^*,依旧毫不留情的狂扇烂打在他脸上^*^^,误会^*?刚才得意洋洋的骂她时^,他怎么不说是误会*?现在被她压制**,毫无反抗力了^*,才求饶^,说是误会^,哼,无耻小人玩的小把戏^*,她才不会上当。

    “王妃^,快住手啊,咱们都被人算计了?^!鄙蜢抢诘男×潮淮虻母吒咧灼?,都快没有知觉了,想躲,又不敢躲,哭泣着,哀声求饶。

    李幽兰出了大丑,心情一直很郁结*,胸中闷了十多天的怒气^^^,被沈烨磊的叫骂挑了出来^,如一道长虹,浓浓郁郁,还未发泄完,岂能停得下来:下贱的庶民*^*,居然敢嘲笑她,让他再嘲笑她!

    手上的巴掌越翻越快,接连不断的打在沈烨磊脸上,啪啪的清脆声响听的路人都心惊胆战*,这女子真强悍^,会不会把人打死啊**^。

    “王妃,咱们真的是被人算计了^?*!鄙蜢抢诳谥械奶馕对嚼丛脚?,眼睛也越来越模糊*,小脸完全没有知觉了,随着李幽兰的狂扇*,机械的来回转动着*,再打下去*^,他会没命的^。

    沈烨磊咬咬牙*,狠狠心**,双臂往头上一抱^*,转过身,朝着拥挤的人群飞速狂奔,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李幽兰不会轻易放过他^*,他必须尽快逃离这个疯子般的臭婆娘*,人多的地方拥挤*,他人小*,跑的快,可以见缝就逃*,李幽兰是大人*,绝对追不上他^^。

    李幽兰胸口剧烈起伏着,喷火的美眸冷冷看着抱头鼠窜的沈烨磊*,嘴角勾勒出一抹冰冷的笑,居然敢逃,想用这种办法甩开她,痴人说梦**!

    双足轻轻一点,窈窕的身形瞬间腾起^,绯色的衣衫在半空中挥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轻轻飘落在沈烨磊面前**^,盈盈美眸居高临下的藐视着弱小的他***,仿佛在看一条小臭虫:“再逃啊^**^^!?br />
    “王妃……我不是有意的……真的不是有意的……”沈烨磊猛的停下了脚步*,看着李幽兰邪恶的眼眸,惊恐的连连后退^,这臭婆娘是个疯子*,疯子。

    “逃啊^,你怎么不逃了?”李幽兰美眸一寒^**,素白的小手狠狠打到了沈烨磊脸上。

    伴随着清脆的耳光声,他小小的身体被打的原地旋转两^、三转,方才停下^**,耳朵嗡嗡作响^*,眼冒金星^*^,看人都重影,嘴角溢出鲜血^*,含糊不清的解释着:“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都是沈璃雪那个贱人**,害他认错了人,被李幽兰这疯婆娘打成重伤,再次到沈璃雪,他绝对要将她骂个半死。

    众人看的嘴角直抽搐*,这女人真强悍,打人毫不留情啊*,谁娶了谁倒霉^^。

    不是有意^,都将她骂的这么惨^,若是故意^^,她还不得被他骂死了^**!

    李幽兰怒气冲脑*,思绪也是一根筋^*^,没有想到其他方面*,一心只以为沈烨磊要害她出丑,凌厉的巴掌对着沈烨磊又打了下去*。

    突然^^^*,胳膊一痛,好像有股无形的强势的力道打到了她的胳膊肘上,她的手掌被那强势力道带着*^,不受控制的狠狠打向沈烨磊,他小小的身体被打飞出四*、五米远*,重重的撞在了一家商铺的墙壁上^*,刹那间*,头破血流*,愤怒的眸喷着浓浓烈火^*^,恨恨的瞪着李幽兰,身体软软的倒了下去^。

    看热闹的人群瞬间静了下来*,数十双眼睛全都集中到了沈烨磊身上,看他就那么躺着,一动不动**,心中暗暗猜测:他是活着*^,还是死了*?

    李幽兰怔了怔,随即喝道:“别装死了,快起来?!?br />
    沈烨磊受伤安静*,她胸中的怒气也消去大半**,她是身份高贵的湛王妃,不能和这低贱的庶民一般见识*,刚才真的是气糊涂了*。

    那小孩在装死么!

    一名年轻男子大着胆子走了过去*,小心翼翼的拭了拭沈烨磊的呼吸*,面色瞬间大变:“他死了*^,杀人了!”

    “啊啊啊……死人了*^,死人了……”短暂的寂静后,人群沸腾起来^,高声尖叫着,纷纷后退^,看李幽兰的目光满是惊恐:“她杀人了^*^,杀人了……”

    血泊中的沈烨磊眼睛圆睁着**,死不瞑目*^,头部还在缓缓向外渗血,将他的粗布衣服全部染成了红色^^^^,李幽兰看着,满眼都是震惊^,她刚才用的力道并不大,他怎么可能被撞死**,怎么可能**^*?

    “这位姑娘,你杀了人,请随我们回顺天府?!被当涞纳粼诙呦炱館,李幽兰一惊*^,转身看向来人*^*,身形高大^^^,面容英武^,头戴官帽,一身戎装^*,是顺天府的捕快*。

    “他是自己撞死的^,不关我的事^?!?br />
    “围观的百姓亲眼看到你杀人*^,还会有假?”捕快铁面无私,冷酷无情*,拿出一把铁链,冷声道:“姑娘是自己走,还是让我们押回去^*^?”

    “我没有杀人,真的是他自己撞死的……”李幽兰急声解释着**,心慌意乱*^,急思脱困的方法:

    众目睽睽^*,沈烨磊死在她的手里,若她表明自己湛王妃的身份,捕快们的确不会再过多为难她,但百姓们就会知道,湛王妃当街杀人,绝对会非议湛王府,连带着李丞相府,乃至整个青焰皇室的名誉,都会受损^。

    东方湛以性命相搏**,好不容易才有了起色的名声*^^,被她毫不留情的破坏了**,他肯定会恨死她的^。

    不如*,她先随捕快们回顺天府^*^*,车夫回湛王府报信,东方湛一定会秘密将她救出来的^,如此一来^*,她虽受了些苦***,但能保住湛王府的名誉*。

    思及此,李幽兰的态度缓和下来:“人不是我杀的,但我愿意随你们回顺……”

    “湛王妃?*!鼻辶榈呐蝗幌炱?*^^,截断了李幽兰的话,她一惊*,转头看去,沈璃雪从人群里缓缓走了过来*,精致的发髻^,明媚的小脸^,浅蓝色的美丽湘裙,衬的她如仙子一般飘逸,出尘,吸引着百姓们的目光*^^。

    樱桃小口轻启**,吐出她最讨厌的字字句句:“湛王妃,出什么事了*?”

    众人惊讶的目光瞬间落到李幽兰身上,她是湛王妃?新婚当天在新房里果身被看了清白的那位?

    她的大胆露骨^,惊世骇俗^,让百姓们好一番震惊*,十多天过去,那股余热也渐渐的淡了^,没想到*,她又来了一出更让人惊骇的,当众杀人^**,真真是心狠手辣*,与众不同啊。

    李幽兰瞬间面如死灰*,完了^*,身份被拆穿了*,她根本无法再委屈救全的保全湛王府*^^,表哥肯定会被自己连累^,湛王府刚刚恢复的名誉又将彻底瓦解,都是那个贱人^,害惨了自己,也害惨了整个湛王府*。

    愤怒的目光猛的射向沈璃雪,咬牙切齿:“沈璃雪*^,你少在这里假猩猩的装好人*^!”

    沈璃雪满头雾水:“湛王妃*,你说什么呢?我不明白你的意思*?!?br />
    “沈璃雪,你少装算*,这一切根本就是你故意算计的……”李幽兰瞪着沈璃雪**,美眸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如果她没有出现*^,自己已经去了顺天府*^,沈烨磊的尸体被运走^,事情完结*^,哪还会有这么多人围观着*,议论湛王府往日的丑事*,都是她,破坏了自己委曲求全的计划*^^^,可恶^,可恶^!

    “湛王妃杀了人^*,我们要带她回顺天府***^,麻烦姑娘让一让***?^!辈犊焐衾淇?,一副不畏强权,公事公办的模样。

    沈璃雪看着李幽兰,故做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她杀人*^?这怎么可能^*^*,你们是不是弄错了^?”

    “围观的百姓都看到了^^,岂会有错***!彼底?*,捕快押着李幽兰转身欲走。

    “等等!”沈璃雪上前一步,挡住了他们的去路:“这位大哥**,幽兰是身份高贵的湛王妃,若是说抓就抓*^,不太合适**^,她杀人……或许有什么误会^,不如^^,去请湛王爷,顺天府一起勘察,定夺这件事情,如何?”

    李幽兰一惊^,急忙拒绝:“不必,我愿进顺天府大牢***,任大人审讯……”顺天府来这里^,是当街审案^,所有证据拿出来*,她的罪名,无处遁形*,堂堂湛王妃,当街杀人^,整个青焰皇室的脸面都被她丢尽了,东方湛肯定会恨死她^,她在湛王府,岂会再有好日子过*。

    冷面捕快沉下眼睑,湛王妃的身份的确很特殊**^,犯人带进顺天府,也是交给杨大人处理^,目睹她杀人的证人都在大街上,请杨大人来这里审案,有现场的证人^,可以速战速决:“也好^?!?br />
    他不顾李幽兰撕心裂肺的急呼*^*,转身看向另外两名官差^,冷声道:“你去湛王府请湛王爷,你去顺天府请大人?!?br />
    “是^^!”官差领命,快速散开^,奔向湛王府和顺天府。

    沈璃雪微笑着看向湛王府的方向,李幽兰当街杀人**,湛王府刚刚恢复的名声再次被抹黑^*,不知东方湛知道了,会是什么反应?

    湛王府宾客来来往往^^*,络绎不绝,时至中午,客人方才少了些*^^,东方湛也轻松下来,走进了戒备森严的书房*,屏退左右,只余他和李丞相^^**。

    李丞相看东方湛的目光满是赞赏:“你这招山体滑坡的主意^^,出的真是巧妙,不但盖去了原来的丑事*^,还加强了你的声势**,你在文武百官中的呼声*,已经渐渐盖过了太子*?**!?br />
    “名声恢复,的确值得庆贺*^,可惜*,我安插在士兵中的死士都被东方珩杀了*!”东方湛神色有些郁结^。

    城外五十里的村庄*,住着好几百人*^,泥石流突降*^^,砸死了一大半人*,重伤的那一半*,也变的无家可归*,皇帝非常重视这件事情,命人好好安葬了死者*^,又拨出专人帮他们重新建造家园*^^。

    至于救下这些百姓*,立了大功的东方湛和士兵们^^^,全都论功行赏^,东方湛已是王爷*,不能再提升官职,便赏了黄金白银,珍奇古玩^^,立功的侍卫们^,大大小小的都赏了官。

    他让死士混进士兵里*^,就是想让他们借着山体滑坡之事立功,做个小官^^,分散到大大小小的营帐里,悄悄了解机密^,或拉拢下面的兵士,哪曾想,被东方珩发现了端倪,毫不留情的全部都给杀了。

    他花费了许多心血才培养出的暗卫,还没派上用场^*,就命丧黄泉*,真真可恨。

    “皇帝的身体还很硬朗**,短时间内不会退位*,你可以慢慢培养自己的势力,不必急于一时,死士也可以见缝插针的在军营里安置^,当务之急^,多做些有功之事*,让皇帝和大臣都认可你的能力……”李丞相目光凝重^,淳淳善诱。

    “外公放心,我已经有计划了*?*^!倍秸抗创揭恍?,自信满满*,山体滑坡**,他立大功^^*,只是个开始。

    “那就好*?^!崩钬┫噢坜酆?,笑逐颜开*^^,他的外孙,是世间少有的人中之龙*^^,他果然没有看错***,随即,眸中染了几分凝重*^,顿了顿*^,道:“山体滑坡的真相,不会传扬出去吧*?”

    “外公放心**,将山体引滑坡的是本王的死士,他们宁死也不会透露半分秘密的*^?!背纱笫抡?^,不拘小节*,牺牲小村庄几百口人,成全他登基为帝的大业*^,说明他的心够狠,够冷,也够硬*,有足够的资格做皇帝。

    李丞相高悬的心放下了一半:“看东方珩的举措,准备正面与你为敌了,他背后除了圣王府外,还有一个战王府,你千万要多加小心,不可鲁莽行事*^!”

    圣王府**,战王府都是皇室王府,势力庞大,不容小视^^,但他李丞相府和湛王府联合起来*,势力也不弱,若是真的较量,谁输谁赢也犹未可知*。

    “我知道^!倍秸康愕阃?^,黑曜石般的眼瞳深不见底^,东方珩身为青焰战神*,才思敏捷,能力非凡^,自己的确不宜正面与他为敌,先将心思放在争夺皇位上,等自己成了皇帝*,整个青焰都是自己的^*,随便找个理由就能捏死他。

    “你也要严于律已,不要再做傻事了?!崩钬┫嗫醋哦秸?*^,慎重叮嘱。

    “知道^*?!倍秸柯痪牡姆笱?*,明显没听进他的话**。

    惹来李丞相苦口婆心的劝解:“湛儿,你纳了正妃*,侧妃^*,又有青焰第一美女做侍妾^,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世间女子^,就是相貌不同而已^^,其他的都一样*,你又何必执着于一名永远也摘不到的花*?”

    东方湛不耐烦的皱起眉头,敷衍道:“我对沈璃雪已经死心了*^^^?!?br />
    “若是真的死心**,你大婚那天*^,岂会闹出那么多丑事*!崩钬┫嗪尢怀筛值牡闪硕秸恳谎郏骸氨鹑瞬恢?^,我可是清楚的很*,幽兰在新房里……是不是你指使她去算计东方珩的^?”

    “是幽兰自愿的?*!笔虑楸焕钬┫嗖鸫?,东方湛也不再隐瞒,慢条斯理的说着**。

    李丞相怒气冲天:“她是你的妻子^,你怎么能把她推给别的男人**^?”

    “她喜欢的是东方珩,我这做表哥的成人之美,有何不好^^?”东方湛淡淡看着李丞相,仿佛在说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幽兰是未来的青焰皇后***,怎么能和你之外的男子有亲密接触^?就算你不在意,礼法也不容许**^^!崩钬┫嘁逭恃?,字字铿锵有力^,眼眸愤怒的快要喷火^。

    东方湛白玉手指执起茶壶,缓缓倒茶,热气徐徐上浮*,遮去了他眸中的神色:“幽兰不稀罕皇后之位^^,只想和东方珩厮守^?!?br />
    “那你呢*^?准备让沈璃雪做皇后**?你这是要和东方珩换(和谐)妻吗**^?”李丞相胸口萦绕了一层怒气:正妻身份尊贵,不是姨娘^,小妾怎么能够随意交换^,这两个胡闹的无知小辈^^,气死他了,真是气死他了!

    东方湛蹙蹙眉:“外公*,我和幽兰都不是小孩子^,我们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您就不要再瞎操心了?!?br />
    李丞相目光一凝^,试探道:“你和幽兰^,还没有夫妻之实*?”

    东方湛轻品着杯中茶水^,慢条斯理的道:“我将幽兰当妹妹,她将我当哥哥^,兄妹做真正夫妻*^,您不觉得尴尬吗?”

    “你**^^,你们……”李丞相手指着东方湛,气的说不出话来**。

    他将孙女嫁给外孙^*,以为他们两人会同心协力^,相互扶持,一步一步,登上那九五之尊的宝座*,成为青焰最尊贵的人*^,他李家也可光耀门楣^^。

    哪曾想*^,他们的心思还是在情情爱爱上^^*,不会放眼着大局^^*^,和他完全不是一个心思***,年少无知^,真是年少无知*,一天到晚,就想着儿女私情^^。

    “王爷^*^,王爷……”书房门外突然响起一阵焦急的呼唤。

    东方湛放下茶杯,冷声道:“什么事^?”

    侍卫站在门外^^,拱手道:“回王爷^,顺天府官差来报*,王妃杀了人^,被抓当场,正在街上接受审问^^!”

    “什么**?”东方湛目光一凝,深邃的眸中闪烁着锐利暗芒:“在哪里***,带本王前去^?!?br />
    金色的太阳缓缓升到正中^,午膳时间到了*,围观的众人里三层*,外三层**,丝毫都没有离开用膳的意思^^^,湛王妃杀人的案子啊^,百年不遇,千万不能错过了*^。

    “得得得*!”急促的马蹄声响起*^,众人消沉的精神瞬间被提起***^,抬头望去,东方湛策马急驰,湛蓝色的披风随风飘扬*,潇洒飘逸*。

    李幽兰眼睛一亮^^,表哥来了,自己有救了!

    随即又暗了下来^**,湛王府的名誉又被自己毁了*,表哥一定会恨死自己的^。

    懊恼间**,东方湛已来到她面前*^,翻身下马,动作干脆利落,俊美无筹的容颜略显憔悴,嘴唇也苍白的毫无血色,显示他的重伤还没完全恢复*^^。

    冷冷望了李幽兰一眼,东方湛锐利的目光落到满身鲜血**,已经没有气息的沈烨磊身上:“湛王妃杀了他?”

    “是的^?!彼程旄丫搅?*,仵作也验完了伤^,一直在等候东方湛的到来:“他是撞破了头死亡^*^^,众目睽睽*^,湛王妃将他打到了墙壁上*^^^?*!?br />
    东方湛转头看向李幽兰^*^,李幽兰只觉一阵冷气将她重重笼罩,强势的压力压的她喘不过气,额头冒出一阵冷汗*,她杀了人,凶名远扬*,湛表哥一定不会轻饶她^,怎么办*?怎么办^**?

    “幽兰*,沈烨磊忤逆你了?”没有预想中的暴风骤雨*^^,东方湛的声音温柔中带着淡淡的安慰^^。

    李幽兰心中的害怕瞬间消去^*^,委屈的眼泪刷刷的流了下来:“沈烨磊骂我,骂的很难听,我气不过^,才会打他……”

    东方湛看向围观的众人:“可有此事*^?”

    他温和的目光^,温暖的笑容很具感染力^*,当即便有几名路人出来做证:“确有此事*,那小孩子骂的可难听了……”

    “就像泼妇骂街……对着湛王妃的马车,骂的那叫一个欢快……”

    “多谢各位做证*?!倍秸课潞偷男π?^,转身看向顺天府:“杨大人,案子已经真相大白*,不必再审了*?*^!?br />
    顺天府一怔:“湛王爷何意^^*?”

    “杨大人有所不知^,沈烨磊乃是湛王府买来的小厮*^,他辱骂湛王妃**,是以下犯上*,杖毙*,凌迟处死^,都不为过^,幽兰失手打死他*,也不算犯法……”东方湛微微笑着***,温文尔雅^,卓而不群*^。

    什么?沈烨磊是湛王府的小厮!

    围观的众人皆是一惊!

    顺天府也吃了一惊,凝眉思索片刻,低声道:“湛王爷,不是下官不相信您*^,凡事讲究证据^^,您可有证据证明沈烨磊是湛王府小厮*^?”

    众目睽睽下*^,沈烨磊被李幽兰打死*^,事情闹的很大**^,若是仅凭东方湛一句话^,他就放了人*,众人会对他有意见,事情是真的还好说*,万一是假的**,沈烨磊并非湛王府小厮,到时*^,倒霉的可是他^。

    “不知这个能否做为证据?”东方湛微笑着递给顺天府一张纸。

    顺天府打开来看,目光猛然一凝:“这是……沈烨磊的卖身契!?br />
    “没错!”东方湛礼貌微笑,沈烨磊是夜千媚买来的,他一直都没关心过^,也没注意沈烨磊在府里具体做些什么,听闻他被李幽兰打死,他就去夜千媚的房间里寻找,还真找到这张救命的卖身契了*。

    顺天府让官差们仔细验过^*,确认是真的卖身契*^*,高悬的心瞬间放了下来,笑着将卖身契还给了东方湛:“原来是一场误会^,下官失礼了!”

    在小村庄一起救人时*^,他对这位英勇的湛王爷是有几分钦佩的,不想与湛王为敌*^,方才准备等湛王来了再审问李幽兰^,没想到事情这么简单就解决了*^。

    “不知者无罪?!倍秸课⑿ψ攀栈芈羯砥鮚^*,笑容温暖如春*。

    李幽兰看着扶起她的湛王府丫鬟,还有些怔怔的*^,回不过神*^^,事情这么快就圆满解决了^?她不必进顺天府大牢*?沈烨磊是湛王府下人^?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事情也解决的太顺利了**,顺利到让她感觉不真实*。

    “恭喜湛王妃!鄙蛄а┐尤巳豪镒吡顺隼?*,浅浅的笑容温暖*、明媚。

    “多谢郡王妃*?*^!崩钣睦贾郎蛄а┕罴贫喽?,她一出现,李幽兰就高度戒备^,没有对她明嘲暗讽或者反唇相讥,小心翼翼的客套着^,不求有功*^,但求事情不要再节外生枝。

    “沈烨磊以下犯上^,湛王妃受惊了*!”沈璃雪温柔的关切着,她早知道沈烨磊是湛王府的小厮**,更知道东方湛一来,李幽兰就会没事,她想要的结果,从来不是李幽兰进大牢^*。

    众人的嘴角微微抽搐*^,沈烨磊破口大骂,最多是嘴上沾了便宜,李幽兰却是毫不留情的将人打死了^,像她这么强悍的女子也会受惊?

    下人忤逆主子是不对,她身为高贵的湛王妃,可以让湛王府的侍卫教训沈烨磊啊*^,直接自己冲出来了,对着沈烨磊狂扇耳光,那声音响的哟,他们这些路人都觉得疼。

    还丞相府嫡女呢,那修养,那人品真真是强悍*,泼辣到让人不敢恭维!

    湛王爷身为她的夫君,怎么都不管管她那泼辣的性子^,就任她这么胡作非为***^,湛王府的脸面,都被她丢尽了^,湛王再不管她,总有一天会将湛王府搅翻天^^*^^。

    李幽兰一张小脸瞬间黑的能滴出墨汁来*,看沈璃雪的目光愤怒的快要喷火,咬牙切齿道:“沈璃雪*!”

    “我说错什么了吗*^?”沈璃雪眨眨眼睛,清亮的眼瞳要多无辜有多无辜^^^。

    看的李幽兰更加咬牙切齿*^^,贱人^^,就会装清纯,欺骗路人!

    众人看李幽兰的目光多了几分嘲讽^,堂堂湛王妃*^^,居然这么泼辣*,真是有辱斯文^!湛王爷娶到这种泼妇是他的不幸*^^,他不管教,任她为所欲为,就是整个青焰的不幸了^^!

    众人看李幽兰的目光多了几分嘲讽^,堂堂湛王妃*,居然这么泼辣**^,真是有辱斯文*!湛王爷娶到这种泼妇是他的不幸**,他不管教,任她为所欲为,就是整个青焰的不幸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204》,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204 沈烨磊之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204并对腹黑郡王妃204 沈烨磊之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20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