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 湛王反击*^,璃雪设计

    金色的阳光如春水一般,透过华丽马车的窗帘,暖暖的倾洒在一身浅蓝色云绫锦的沈璃雪身上,陇着一层薄薄的光晕*,朦朦胧胧^,说不出的美感*。

    坐了小半个时辰的马车*,她身体有些僵硬,像小猫一样慵懒的伸了伸懒腰*^,慢腾腾的挑开车帘下了马车*,阵阵香草气息扑面而来,令人心旷神怡**&,她轻声赞叹:“雨后初晴的空气*,果然格外清新?&*!?br />
    身后,东方珩也下了马车&*,将一件牙白色的斗篷轻轻披到了沈璃雪身上:“外面冷&,小心着凉?*!?br />
    沈璃雪清灵的眼瞳透过东方珩,望向高耸入云的大山:“珩,爷爷需要的药材*,就在这座山上&?”

    “是的^^?&!倍界竦愕阃?*,如玉的手指轻系她领口的斗篷带,若有似无的松香带着淡淡的冷意*,熏人欲醉^^。

    上山的羊肠小道十分崎岖,又有些泥泞*,沈璃雪蹙了蹙眉:“路有些难走?^^!?br />
    东方珩望向湿漉漉的泥路**,地面水份很多,很软,根本撑不了什么重量,一脚踩下去&,肯定会有半脚泥:“本王早说过让侍卫们来采药&*^,是你坚持自己来^&,现在又嫌弃路不好走了*?*!庇锲锿缸判┬砦弈?,丝毫没有责备的意思*&^。

    “京城下了十天大雨&^,我天天闷在府里*,都快闷出病来了*&,借着采药顺便出来走走,散散心*&?&&!彼底?&,沈璃雪挽了东方珩的胳膊&,缓步走向山上^。

    点点泥泞溅到了浅蓝色的靴子上,柔软的蓝色鞋面染成了黄褐色&,她毫不在意&&,缓步前行:“珩&,东方湛最近几天可有什么特殊举动?”

    东方湛大婚私会女宾客^,李幽兰新房果身秀^,被批世风日下*,伤风败俗,小半个时辰就传遍了整个京城&&,成为京城百姓们茶余饭后的笑谈&&。

    沈璃雪坐着马车一路走来&&,无论是年轻、中年男女,或是七^、八十岁的老人们&,最津津乐道的*,就是这一话题。

    这一次**,东方湛^^,李幽兰^,乃至整个湛王都臭名远扬*,身败名裂了。

    强劲有力的手臂突然搭在了她肩膀上&&^,纤细的身体被揽进温暖的怀抱里&&,若有似无的松香萦绕鼻端^&,东方珩低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最近十天都在下雨,文武百官也好&*,京城百姓也罢,基本都闭门不出*&^,东方湛找不到合适的机会^,一直很安静&,不过&,咱们也不要掉以轻心^*,他可不是坐以待毙的人&*!?br />
    “我知道&^*?*!倍秸恳跸占檎&,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名声被毁^^,他绝不会轻易认输^**。

    “前面有个水洼^,无法行人&&^,咱们走这边***^*?!倍界窭孔派蛄а┳呱狭肆硪惶跹虺π〉?*^&,刚走了几步*,头顶上方突然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剧烈声响^。

    “什么声音^?”沈璃雪停下脚步^*,抬头看去&*,高耸入云的山上有东西在剧烈滚动着,震的地面都在颤抖&,近了&,更近了&,她看清那是一颗颗大大小小的石头,石块夹杂在沈稠的黄褐色土壤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着他们快速滚落下来&*。

    沈璃雪瞳孔猛然一缩:“这是……泥石流……”

    “泥石流&?”东方珩皱眉&,不明白沈璃雪的意思^。

    “就是山体滑坡?*!蹦嗍魇嵌皇兰偷乃荡?**,东方珩这个古代人不懂*&,沈璃雪就说了最通俗的称呼^^^。

    “咱们走!”东方珩知道山体滑坡的冲击和厉害&&,看着那滚滚而来的大石块*,没有多做停留*,紧揽着沈璃雪的小腰,快速飘向远处*。

    两人落到树上的刹那间&,滚滚的泥石流自眼前汹涌而过^,巨大的冲击力扫平所有障碍*,向着山下飞速倾泻&,撞的大树摇晃^&,地面颤抖*。

    沈璃雪望望泥石流快速滚落的方向:“那里是什么地方&^?”

    东方珩立于树上,举目远眺&,墨色的眼瞳微微凝深:“好像,是个村庄?^!?br />
    “村庄^!”沈璃雪一惊&,天气已冷,农田里没什么事情做了**,刚下过雨的道路很泥泞,村民们大多数都闷在家里&,滚滚泥石流倾泻下去&,会将整个村庄埋没。

    “子默,通知城内巡逻的侍卫们来救人?!倍界衽闵蛄а├床梢&,除了赶车的子默外,根本没带侍卫&*^,泥石流已经冲到山下村庄*,少说也埋没了上百人,只凭他们三人的力量*,根本无法救援。

    “是&!”子默双足轻点^,腾至半空中&*,向着京城的方向,急速前行&*。

    泥石流已经停止流泻^,东方珩抱着沈璃雪从树上飞了过来,落到平坦的官道上:“咱们去小村庄里看看&?!?br />
    “好?&!绷饺说牧α克淙?,但帮一些是一些。

    村庄就在山下*,被泥石流全部掩埋&,房屋几乎全部倒塌,放眼望去*,除了山石^,就是湿土^&,不见半个人影。

    沈璃雪看着满地大石^&,思量着着手的地方:“附近没有半分人气^&,真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生还?”

    东方珩仔细望望四周:“这里是村庄的边缘,屋少人也少,最中央人多&,应该有人生还&?&^!?br />
    “想进去救人^,必须先从泥石流里开辟出一条道路&**^,只凭咱们两人,根本做不到&^?&^!蹦嗍鞑愫芎?^,东方珩&&、沈璃雪手中又没有工具,短时间内根本辟不出道路&。

    “帮手应该快到了&?&*!倍界裆舸判缘纳糁型缸拍?&&,泥石流太大*,破坏力极强&&,需要众人齐心协力才能救人&。

    沈璃雪转身望向远处的官道,一条跳跃着的灰色长线快速向他们移来,渐渐的^&^,灰色长线离的近了,隐约可见大致的形状:“那是……马匹?”

    东方珩点点头*,墨色的眼眸微微凝深:“最少也有上百匹^?&&!惫婺=洗?&&,整齐有序^,是有人在策马急驰^*,行动一致^^,奔腾的幅度也相近,是训练有素之人:“是前来救援的士兵们?!?br />
    “子默的速度倒是很快&^?^^!鄙蛄а┟理新窃奚?*^,这才半个时辰,就叫来了士兵们帮忙&&*。

    “子默的速度^,一向很快?**!倍界窈陉资愕难弁猩了缸徘寤涿。

    灰色线条越来越近^,沈璃雪看清,策马急驰的的确是青焰士兵^,而且&^,走在最前面的^,除了子默外*^,还有他们的老冤家东方湛^&。

    金色的阳光下^*^,东方湛一袭湛蓝色的披风*&,上面绣着精致的云海图&,下摆上更是描绘着白色的祥云图案^&^,湛王府的丑事被传的人尽皆知,府上的小厮,侍卫们出门&*&&,都会被人在暗中指指点点*&,他的目光有些许憔悴,却不见丝毫颓废^^。

    “安郡王*,郡王妃?!倍秸康目炻硗T诙界?,沈璃雪面前*&,淡淡和两人打着招呼。

    东方珩看他一眼&,没有说话*。

    沈璃雪眼眸微沉^,不咸不淡的应着^。

    东方湛也不生气&,温和的目光看向厚重的泥石流,猛然一凝:“山体滑坡的很严重*^,下面一定压了很多人&,快些清理大石和泥土&^*?&!?br />
    “是^?&!笔鹿匦悦?&,众士兵不敢怠慢,目光严肃^,全部翻身下马,涌到了泥石流旁,有的拿着盾牌当工具,铲起一堆堆湿泥^*&,扔到远处^&,没盾牌的就来来回回搬石头,遇到大石**,两三人一起搬*,累的满头大汗,也没人叫苦叫累,士兵们忙的热火朝天*,很快就清理出一条直通村里的小路&^。

    士兵们仔细搜索着,从一堆堆的泥石流下救出一名名满身泥泞的百姓^,有年轻男女*,有年幼的小孩&,还有五六十岁的老人&,有昏迷不醒的^^^,有重伤清醒的*&,也有死亡的……

    东方湛站在一旁^,有条不紊的指挥着,受伤昏迷的放在一起&*,请了附近的大夫来为他们治伤^^,死亡的放在一起,准备安葬^,锐利的眼瞳中闪烁着浓浓的威严与自信&,凡事都安排的井井有条&^,湛王非凡的指挥能力尽显。

    沈璃雪皱眉看着子默:“城里那么多巡逻士兵*,你怎么把东方湛叫来了*?”

    他们好不容易将东方湛打压下去&,如果他清理泥石流^*,救出村民之举传出&,风头很劲^,完全可以压制住原来的丑事翻盘&,他们之前所做的努力全部都白费了*。

    子默满目愧疚**,拱手道:“回郡王妃&,卑职是在赶回京城的官道上遇到湛王爷的&&^&,并非有意请他*&,卑职本打算绕过他进京找人,哪曾想^,他看到了卑职脚上的泥泞*,猜出了几分实情^,一路赶来这里,也是他自己摸索的&,卑职没有带路?!?br />
    东方湛还真是观察入微!不过^^,事情好像有些不对*&。

    沈璃雪沉了沉眼睑:“你们相见的官道^&,距离京城多远*&?”

    子默想了想道:“二十里左右&&?!?br />
    沈璃雪目光一凝“也就是说&^,你从山脚起程回京时^,东方湛也带着士兵们出了京城^,赶来这里^?^&!?br />
    子默征了征:“差不多?!彼那峁Ρ嚷砜煨?^,山脚距离京城五十里,他用轻功飞了三十里^^,和东方湛骑马二十里用的时间相差不多^^。

    东方湛带的士兵们一直在城内巡逻的&,无缘无故跑来城外干什么^^?还一跑就跑了二十里&,事情不对*!

    沈璃雪看着自信满满的东方湛^,缓步走上前*&,暗暗试探:“湛王爷只用了两刻钟就从京城赶来这里^^,速度之快&,让人佩服^?!?br />
    东方湛转过身,礼貌微笑:“郡王妃说笑了^&,本王的马再快*,也不可能用两刻钟跑完泥泞的五十里*,子默回京报信时^&,在半路遇到本王&,本王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赶到&?^!?br />
    “是吗*?”沈璃雪轻轻笑着^,墨色的眼瞳清冷一片,不见丝毫笑意:“湛王爷一直都在城里巡逻*&,怎么会突然间到了城外**?”

    “接连十天大雨,郊外低洼处可能会有积水的地方^,本王担心雨水成灾,特意带着士兵们前来巡视^、查看*?^!倍秸课⑽⒁恍?&,温和有礼^,卓尔不群^。

    “湛王爷真是辛苦*?*!鄙蛄а┛醋哦秸?^&,清冷的眼瞳如天山积雪^^,心中却想^,回去后一定要仔细查查&,以前下雨后*,东方湛是不是也会带人到城外巡视,查看&*。

    “食君禄*^,为君事^,不敢言辛苦?&*!倍秸课挛挠欣瘢骸翱ね蹂桶部ね踉趺椿崂凑饫??”

    “我们来采药……”沈璃雪漫不经心的敷衍着^*,话还未落^&^,又一阵剧烈的轰隆声响起*&,一小股泥石流从山上滚落,对着小村庄倾泻而来^&。

    东方湛目光一变&,陡然提高了声音:“山体又滑坡了,救到人的,没救到人的&,都快点出来?!?br />
    泥石流下还压着很多人,但又一波泥石流将至^,必须保证士兵们的安全&,否则&&,他们也被压进去*,谁再来继续救人&*。

    “是*!”士兵们面容凝重^&&&,或背,或抬着满身泥巴的村民们急步向外奔,小路并不宽*,并排只能走三个人*&&,后面的士兵们有些滞留&&,滚滚的泥石流已经到了头顶上方&。

    东方湛看着那长长的*,被困在中间的士兵队伍,锐利的眼瞳瞬间凝深&,急声道:“快出来^*&,都快出来^!”

    沈璃雪也挑了挑眉*^,泥石流近在眼前^,士兵们独自一人逃离尚有可能^,带着重伤的百姓,逃掉的可能性极小*,如果扔下重伤的百姓&*^,却有些不近人情&,不知东方湛带的这支队伍&^,都是哪种人品*&?

    轰隆声近在咫尺^^,乌云般的泥石流倾泻下来^,士兵们不慌不忙&^^^,沉着眼眸,背着,或拖着受伤的居民^,运用轻功*,踩着身旁泥石流中凸出的大石&^,急急忙忙向外冲*&,人一多&,整个场面有些乱*&。

    道路中*^,一名满身泥巴的小男孩子被拥挤的人群撞进旁边的泥土里^^,疼的哇哇大哭^,两行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在泥泞的小脸上冲出两道清晰的小河^&。

    东方湛望一眼小男孩&^&,锐利的眸中闪过一丝不耐烦^,那丝不烦就如闪电一般,一闪而逝*,沈璃雪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不着痕迹的试探:“湛王爷&*,那孩子离你很近*^,快救下他^^?!?br />
    清灵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让附近的百姓听到**^,那些受了重伤^&*,还有神智的百姓们的目光全都落到了东方湛身上^。

    东方湛目光一凝&,毫不迟疑的飞身跃起*&,瞬间来到小男孩子面前**,长臂一伸&,将小男孩抱进怀里,正准备跃回原位*,滚滚的泥石流倾泻而下*,重重的砸到了东方湛后背上。

    “王爷*?^*!迸员叩氖涛烂歉吆糇?,心急如焚,想要上前救下东方湛&,但泥石流已到**,大颗石头纷纷掉落,他们根本无法靠近*^*。

    后背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浓浓的泥巴臭味扑面而来^,一块又一块大石砸在身上^,疼痛难忍,东方湛紧紧皱起眉头^,山体刚刚滑坡^,力道还不是特别大,他可以自救^。

    聚气凝神^&,内力快速汇集于丹田*,用尽所有力气,猛然一点^,他高大的身形跃出泥石流,快速掠向安全地*,双脚落地的瞬间*&,双腿一软,修长的身躯重重摔向地面&^。

    “湛王爷&**,湛王爷……”士兵们急忙涌上前*&,七手八脚的扶住了他:“大夫&*,大夫*,快来看看湛王爷的伤……”

    沈璃雪清冷的目光透过人缝,看向被围在最中央的东方湛:“他被泥石流砸到^&,伤的不轻*&^?!?br />
    东方珩看向东方湛,嘴角扬起一抹笑^&,极淡,却透着说不出的嘲讽:“如果他看到孩子掉落在地时,就冲过去搭救^&^,根本不会受伤&**!?br />
    沈璃雪一怔:“你的意思是&,他根本不想救小男孩^,被我逼的不得不救&?!?br />
    东方珩点点头^^,东方湛带着侍卫们来到这里后^&,就将泥石流前的区域全封了&*,不让东方珩&^,沈璃雪靠近&,他清闲着,一直都在注意东方湛,小男孩被撞飞后*,东方湛根本没打算救他。

    沈璃雪沉了眼睑^&,看来*,东方湛眸中那丝不耐烦是真的,并非她的错觉&。

    余光看到东方珩绣着精致暗花的白色袖袍轻轻鼓起&^,如玉的手指快速变幻着形状&^,一道强势的内力挥出^,泥石流中的一颗大石突然改变方向,对着下方想要跃出的侍卫重重砸下&。

    士兵被砸落地面*,头破血流^&^,受了重伤&&,再也没有力气跃起,满目惊恐着,很快被倾泻而下的泥石流掩埋^,大石速度极快^,若非沈璃雪见到东方珩的手势**^^,也不知道这是他故意为之^&。

    “珩,他们是朝廷的士兵^,不是东方湛的私人侍卫&,你杀他们干什么*?”

    东方珩面不改色^,袖袍下手指形状变幻^*,道道强势内力飘飞&,又有两三名士兵被泥石流砸在了下面:“那些人可不是普通士兵&&,而是湛王府的顶尖侍卫*&,他们还有个隐蔽的名字叫死士&?*!?br />
    “死士*!”沈璃雪惊讶的看向泥石流*,被大石砸中的士兵^*^,身法非常灵活**,轻功也比普通士兵高了很多*,他们的面容和士兵同样沉静*,目光也同样清亮^,只在使用武功时,满目肃杀*,像是完全变了个人。

    “东方湛在士兵中安插这么多死士干什么*?”

    “不知道!没安好心就是了*&^*?^!倍界袷址ū浠?,又有几名死士被石头砸死^。

    沈璃雪无奈的扶扶额头:“你把他们都杀了&^,泥石流停下后谁来救人&^&?”压在泥石流下的村民才救出一半*^,还有一半在下面呢*。

    “子默已经传了消息到京城^,泥石流停下&,援兵应该也能到了**?^!彼祷凹?^,东方珩宽大的袖袍快速鼓起,翩翩飘飞,泥石流瞬间密集,将小道路上的士兵们全部压在了下面*^。

    沈璃雪挑挑眉*&,队伍里的死士几乎全被东方珩清理干净了^,东方湛知道了*,肯定会气炸肺吧。

    士兵群中*,东方湛睫毛颤了颤,幽幽的睁开眼睛**,声音有气无力:“山体滑坡停了吗*?”

    一名士兵快速回头看了一眼:“回王爷&,已经停了?&^!?br />
    “那就快去救命人^?^!倍秸康纳艉艿芮?,仿佛随时都会昏倒^**,他却挣扎着,想要站起身继续指挥&。

    士兵们担忧的看着他:“王爷,您受了重伤,需要休息……”

    “本王无碍^?*!倍秸坑镁∪?&,在侍卫们的搀扶下慢腾腾的站了起来&,目光望过一名名侍卫,心里格登一下:“其他士兵呢&?”

    士兵们目光一痛**,低下了头&,指指厚厚的泥石流层:“没逃出来*^,被砸在下面了^?*^!?br />
    “什么?那么多人&&,都被砸在下面了?”东方湛一惊^,头脑一痛*,几欲昏厥*&,手摸着胸口^*,剧烈咳嗽起来。

    士兵们急的大喊:“大夫&,大夫……快来看看湛王爷……”

    东方湛咳嗽着&,猛然侧目看去,东方珩站在五米外,抬头望天^,一副飘飘似仙**,置身事外的模样&^,他胸中瞬间涌上一团怒气*,微张的大手紧紧握了起来:

    那些士兵不是普通的士兵^*,他们完全能从刚落的大石流土中逃出来,是东方珩*^,一定是他看出了端倪,趁机杀了那些死士*!

    “得得得^&!”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侍卫们侧目一望&,是顺天府带着大批侍卫赶到了^,看着满地的伤员^^,死尸^&,以及一眼望不到边的泥石流&,他猛然一怔:“安郡王,湛王爷&,这是怎么回事*?”

    东方珩突然转过身&,迎着东方湛的目光看了过来^*,墨色的眼瞳闪烁着幽冷的清华:“山体滑坡^*&,砸了很多人^*,太阳已暖*&,山上的泥土也被固定*,不会再滑坡,可以放心救人**?!?br />
    东方湛冷眼看向远处的大山^,太阳越升越高^*,环境也渐渐变暖^,土质坚硬了&&,他也知道绝不会再滑坡^,刚才是他大意了*,只顾着救人*,没细想山体会再次滑坡^,让东方珩钻了孔子,借着山体滑坡&*,害死了他那么多死士^。

    “湛王身体不适,不如先回王府休息*&,这里有本王看着^^?^!倍界裆羝骄?&,目光淡淡^*,让人猜不出他心中所想&*。

    东方湛冷冷看着东方珩:“多谢安郡王好意^*,本王无碍&^*,可以继续指挥,倒是安郡王^,娇妻有了身孕,不宜在外吹风^^,天色越来越晚,你们还是早些回府休息&*,不会受冻着凉^*&,也不会妨碍到本王做事?^^!?br />
    做事要有始有终^&^,村里的村民还没有全部救出&*&,他岂能半途离开&*。

    “多谢湛王提醒&&,有湛王和顺天府在&,一定可以救出被困的村民^,本王就不打扰了^,先行一步,告辞^?&!倍界褡?,拥着沈璃雪的肩膀&,缓步前行。

    沈璃雪不解的看着他:“咱们真的就这么走了^?”村民们才救出一半*&&^,还有一半没救出来呢^。

    “山体不会再滑坡,顺天府带了很多人^,再加上东方湛带来的士兵&,完全可以救出村里的百姓*,咱们留下也帮不上忙^&,还是回府等消息吧*?&&!?br />
    其实*,东方珩更想说的是&,从山体开始滑坡到现在,已经过去一个时辰了^*^,被埋在下面的村民*,早就凶多吉少*&,他们留下&,也救不出活人了^。

    目送东方珩*,沈璃雪离开**,东方湛看向众人*&,目光是少有的锐利^、凝重:“趁着天还没黑&&,快点救人?&^!?br />
    “是!”人命关天*,顺天府没再多问^^,带着侍卫们铲开大石碎土,解救村民^。

    留下两名士兵照顾湛王&^^,其他士兵也拿起盾牌加入了救人的行列^,一行人一忙^,就忙了一天一夜&*。

    清点过村民活着的人数*,尸体数&^,两者相加,整个村的人确认无误^,再清点士兵们的尸体,和活着&*,重伤的士兵相加^,数量正确*&*,侍卫们暗暗松了口气。

    操劳了一天一夜的湛王也长长的舒了口气*,嘴角带着淡淡的笑,体力不支的昏厥过去&,人世不醒,整个村庄**&,再次乱成一团^^。

    阳光明媚的晴天&*,沈璃雪坐在茶馆雅间的窗子前^^,淡淡看着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的湛王府:“听说陈太医为东方湛诊治的结果是身受重伤&,操劳过度*^,身体虚弱,需要喝药调养,多多休息*^?!?br />
    “被山上的大石头砸中,换谁都会受重伤*^?^!倍界袂崦蜃挪杷?*,袅袅热气上浮,墨色的眼瞳中仿佛萦了一层朦胧的水雾&&。

    沈璃雪挑眉看着王府门口来来回回的成年男子们:“东方湛救出村里男女老少几十口人&&,立了大功,盖去了他原来的丑闻^^,朝中文武大臣几乎人人夸赞^,尽皆前来拜访*,风头很劲&^,真可谓是东山再起^?^!?br />
    东方湛亲自率兵*,解救一村村民*,自己为救一名孩童受了重伤^,还不肯回去休息&&,带伤守在村庄前&,直到最后一名村民的尸体被找到,方才放心的昏过去*,这等大无畏的精神^^,有谁能及?

    他大婚当天和女宾客洞房^,无妨,你情我愿的事情^,又是在自己家里*&,没选对时间才会被抓到,成了丑闻。

    李幽兰在新房果身秀&&?也无妨&^*,新房就是用来睡觉的,人家累了想休息,是那些名门公子们不问青红皂白的闯进去&&,坏了人家闺誉。

    谁没做过错事^*,谁没有年少轻狂过*,谁没有冲动过&?有什么能比得上人命重要*?

    他以往犯的所有小错,在这等壮举面前全都不值一提*。

    “听子默说^*,皇上都亲自来湛王府看了他^,夸他心细如发^*&,爱民如子……”

    东方珩凝凝目光**&,没有说话&,继续听沈璃雪讲解:

    “还有*,今天早晨&,那些被救的村民伤势好转,全都来了湛王府,跪在门外**,感谢湛王的救命之恩,附近的人都被惊动了*,全都过来看热闹&,以往嘲讽东方湛的百姓*&&,也全都给他歌功颂德了?^!?br />
    现在走在大街上&,随处可见人们对东方湛的夸赞*^,他风头极盛,盖过了皇室所有皇子*,几乎要和东方珩这青焰战神齐名了&。

    东方珩抬眸看着沈璃雪:“你觉不觉得,这次山体滑坡有些奇怪*?”

    “有吗&*?”沈璃雪皱眉:“连续下了十天大雨,山上积水多&&,土质松软*,造成滑坡&,并不奇怪^&&?^!?br />
    虽然泥石流是在天晴后才出现,不排除下雨时已经形成&&,雨后有人登山或做其他事情**,震动声惊起了山体滑坡&。

    “你知不知道掩盖流言的最好办法是什么*?”东方珩继续询问^*。

    “当然是爆出另一条更强更有力的流言,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新流言上^^,自然而然就会忘记旧流言了……”沈璃雪的话锋猛然一顿&^,看东方珩的眸中满是震惊:

    “你是说*^,山体滑坡*,舍身为已的救助村民*,都是东方湛故意安排的*?”目的&,就是要以他的功德^,盖去他的耻辱。

    东方珩蹙了蹙眉:“本王也只是猜测,没有确切证据?*!?br />
    沈璃雪睁大眼睛看着东方珩:“山体滑坡,非同小可^,人力能推动得了吗*&?”

    “本王记事起,青焰下过许多次大雨,暴雨**,却从未有过山体滑坡,这次的泥石流出现的太突然,又恰好发生在东方湛的丑事后面^,巧妙的盖去他的丑闻,让人不得不起疑……”东方珩墨色的眼瞳闪烁着清华冷芒*^。

    沈璃雪皱皱眉:“东方湛以前有雨后出城查看积水的习惯吗*?”

    “巡逻军是今年才有的*,持续十天的大雨^,也是巡逻军成立后破天荒的第一次下&,东方湛更是第一次带兵出城查看积水*&,以往他就守着湛王府那些侍卫,人数不是很多&,有出城看积水的心情,也没有那个条件?!?br />
    东方珩没有任何线索*,也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山体滑坡是东方湛故意为之,但他总觉得,事情不对劲,山体滑坡来的太巧了&&&,好像专为东方湛脱困似的&。

    沈璃雪眼眸闪了闪&,嘴角弯起一抹浅浅的笑:“山体滑坡是自然也好*&^,人为也罢*&&,都为东方湛脱了困*&,正了名,让他成为风头正盛的正人君子&,咱们可以再想个办法,把他的名声搞臭^,让他再做回无耻小人?^!?br />
    东方珩瞟一眼沈璃雪:“你又想到什么鬼主意了^^?”

    “我想的是对敌办法&^,怎么能叫鬼主意&^?^^!?br />
    东方湛是爱民如子的翩翩君子&,会得到百官的拥护&,百姓们的爱戴&,再加上皇帝的偏爱*&&,极有可能会登基为帝&&*。

    东方珩,沈璃雪和东方湛是有仇的^,如果东方湛成了皇帝**,他们两人离死也不远了&*,所以*^,他们必须防患于未然^^,将东方湛整治的身败名裂&*,让他没有登基为帝的资格*,或者在他登基前,铲除他&!

    毁掉他的名誉*&,让他永无翻身之日&,只是个开始**。

    东方珩轻抿一口茶水:“先说说你的对敌办法*^?^!?br />
    “这个嘛,需要某个人的配合&*?&!鄙蛄а┕钜煲恍?,清冷的目光透过窗子,望向窗外。

    东方珩转过头,顺着她的指向望去&^^,看到湛王府后门停了一辆豪华马车^^,一袭绯红色罗裙的女子踩着凳子走上去^^&,快速放下了车帘*,转身的瞬间,他看清了她的容颜,正是李幽兰。

    李幽兰在新房里果身秀,清白的身躯被诸多名门公子们看去*,受尽了众人的嘲笑,一直足不出户,安静的呆在湛王府里,对外面的传言*^,耳不听为净*。

    如今*,东方湛立下功劳&&^,有关她的恶劣传言都被他的壮举压制,众人看到她^*,眼中不再有嘲讽,不屑^,满满的笑意让她大了胆子&,准备出门透透气^。

    豪华马车在热闹的大街上缓缓行驶着^*,她微闭着眼睛*,轻轻呼吸新鲜空气,虽然只有半月没出来*,她却在悲伤中感觉像过了好几年&&^。

    表哥立了功,正了名,自己也跟着正名了*,可以名正言顺的出入各大府邸*,参加各式各样的宴会&,总有一天&,她会将东方珩&&,沈璃雪欠她的&&,十倍&,百倍的讨回来&。

    想到东方珩*,她就满腔怒气&^*,她哪一点比不上沈璃雪,他不喜欢她也就罢了&,还将她推给别的男人*,害她一直心有忌惮*,知道自己正名了^,也不敢张扬^,出门更是小心翼翼的&*&,坐着湛王府的马车^&,都不敢挂湛王府的标记,唯恐被不怀好意的人围攻^。

    陷在自己思绪中的李幽兰没有看到,子默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马车外^&,将圣王府的标记挂到了湛王府马车上*,手腕用力间,车厢内的李幽兰察觉到了不对*,猛然扯开窗帘&,娇喝道:“什么人?”

    ------题外话------

    (*^__^*)嘻嘻……谢谢亲们的花花,钻钻&&,票票^,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203》,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203 湛王反击,璃雪设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203并对腹黑郡王妃203 湛王反击*^,璃雪设计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203&^。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