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 湛王中计

    湛王府张灯结彩^,喜气盈盈^,前来贺喜的官员,家眷,络绎不绝^^,各式贵重礼物堆积如山,湛王府管家四十多岁^,精明能干^^^,站在门口^^^,笑容满面的迎接着客人。

    东方珩、沈璃雪送上礼物^,走进湛王府^,庄严^、高贵的府邸一片艳红^,随处可见喜气洋洋的丫鬟端着杯盘施施前行,小厮们急急忙忙的来来回回搬动礼物。

    东方湛一袭大红婚袍,俊逸非凡^^,温和的笑容彬彬有礼却未达眼底,手中牵着大红丝绸,在司仪的高唱下^,机械的和李幽兰拜天地^^。

    “湛王、李幽兰的婚礼很盛大?!笔锖熳盺,吹吹打打^,几十米的迎亲队伍^,比沈璃雪和东方珩成亲时的排场不差^^。

    东方湛看着拜堂的新人:“皇室王爷成亲,婚礼自然隆重?!被适胰⒄鷁,讲究的就是隆重^,若是寒酸^,丢的是皇室的脸。

    沈璃雪望了望雕花走廊:“东方湛对这次婚事^,好像不怎么上心?!崩钣睦枷不独蓟?^^,可走廊里摆的是山茶花、梅花以及丝绢做的琼花、富贵牡丹^,唯独不见兰花。

    还有府上的装饰^,都按照最喜庆^、最高贵的来设^,半点都没融入李幽兰的喜好^^^,再隆重的仪式,都是做给别人看的^^^,细节最能体验人心^^,东方湛显然没有用心去布置细节^。

    “娶非所爱^,他怎么可能会用心^^?!倍界裣不渡蛄а?^,作为新房的枫松院^^,几乎修整了一遍^,里面的装饰,摆设^^^,一景一致^^^^,基本都是按照沈璃雪的喜好而来,东方湛不喜欢李幽兰^^^,当然不会费心思去符合她的喜好^。

    “送入洞房^!”伴随着司仪的高唱声,东方湛^^,李幽兰礼成^,被众人簇拥着走了出来。

    踏出客厅门^,东方湛看到了东方珩和沈璃雪^^^,拜堂时^,宾客们围的里三层外三层^^^,他们两人一直站在门外^,透过人缝看到了他^,他没有看到他们^。

    “安郡王^,郡王妃前来参加本王的婚礼^,荣幸之至?^!倍秸课⑿ψ趴吞?,语气淡漠疏离^。

    “湛王爷客气^,恭喜湛王新婚之喜^?!倍界袂嵊底派蛄а^,客套的道贺^,白色锦袍和她浅蓝色湘裙极是相配^,暖暖的阳光在两人周围晕染着淡淡的光晕,朦朦胧胧说不出的美感,一眼望去^,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东方湛的眼睛被深深刺痛^,胸口无端的盈了一团怒火^^^,他一向偏爱蓝色锦袍,和沈璃雪的浅色衣衫也很般配,今天他大婚,不得不穿了红衣^,和沈璃雪的浅蓝湘裙站在一起,相克相驳^^。

    “湛王爷,吉时将过,你快带新娘入洞房吧!鄙蛄а┣辶榈纳羧缁戚焊璩?^,优美动听,淡淡看着李幽兰抓红绸的手紧紧握起^^^,手背上青筋脉络突出^^。

    大婚之喜,讲的是吉祥如意^^,过了吉时再入洞房^^^,很不吉利,难怪李幽兰着急^。

    “好^?!倍秸课⑿ψ?^,悄悄打量沈璃雪^,墨色的眼瞳清灵如水,樱红的嘴唇轻抿着^^,没有红肿,却过份娇艳,是被人久久吸吮所致^。

    天气冷,她的湘裙是高领的^,隐约间能看到她欣长的脖颈上印有一点儿红痕^^,那是欢爱时^^^,东方珩在她身上制造的痕迹^^。

    东方湛也是男子,出身皇室^,只在被东方珩算计时与女子行过一次夫妻之礼,并不代表他对此事一窃不通,胸口的怒气^^^,莫名的浓郁起来^。

    “恭喜湛王爷……贺喜湛王爷……”

    满座宾客都涌了出来,笑容满面的向东方湛道贺^^^,东方湛微笑着还礼^,漫不经心的拉着红绸,走向洞房^^,锐利的目光透过人群看到沈璃雪手扶了额头^^,脚步有些踉跄^^^,点漆般的眼眸^,有些疲惫^,像是精神不振的萎靡。

    他目光一凝^,悄悄对忙碌的管家传音几句,看着管家缓步走向东方珩,沈璃雪的方向^,他嘴角扬了扬,拉着红绸,快步走向洞房^,早点将新娘送回房间,他就可早些出来处理事情。

    “璃雪^,你怎么了^^^?”东方珩环抱着小娇妻^^^,如玉的手指轻抚她饱满的额头,体温正常,没有感染风寒^。

    “有些累^,想休息^?!鄙蛄а┩房吭诙界裥靥派蟐^,半闭着眼睛,好像十分疲惫,声音也越来越轻^,像是快要睡着了^。

    “除了想睡^,还有没有其他不适^?”东方珩白玉指尖轻轻摩挲她细腻如瓷的肌肤^^,温温润润的柔软触感让人流连忘返^。

    沈璃雪摇摇头^,小声嘀咕:“没有了^^,就是想睡觉^^^!?br />
    王府管家走了过来,看着闭眼^、皱眉的沈璃雪^,关切道:“郡王妃身体不舒服^?”

    “孕妇嗜睡^,没什么大碍^?^!倍界袂嵊底派蛄а?,无奈道:“咱们出来的时间有些长,你的嗜睡症又犯了^!?br />
    “还不都是因为你!鄙蛄а┬∪分刂卮妨舜范界竦男靥?^^^,蹙眉道:“孕妇又都嗜睡^,我也没办法^^?!?br />
    东方珩如玉的手指抹平她微蹙的眉头,轻声道:“还能去太子府道贺吗^^?”

    “我现在就想困^,全身没有力气^,怕是不能进太子府了^^!比思蚁财笱蟮某汕装萏?,沈璃雪在一旁闭着眼睛观礼^,也不像话:“我在马车上休息^,你自己进府道喜吧^?^!?br />
    王府管家略略思索,拱手道:“郡王^,郡王妃,马车走在路上,再平稳,也会有颠簸,孕妇需静心养胎,受不得半点振动,不如就让安郡王妃暂住王府客房^,郡王道完喜^,再来接郡王妃?!?br />
    “还没到午休时间,璃雪是孕妇,事情又多些^^,就不给湛王爷添麻烦了^?^^!倍界窭渖鼐送醺芗业奶嵋閊。

    管家礼貌的笑笑:“安郡王妃有孕,是青焰皇室的大喜事,湛王府服侍的丫鬟都是经过特殊教导的^,绝不敢嫌弃主子事情多,安郡王大可放心^!?br />
    沈璃雪是圣王府的郡王妃^^,是湛王府尊贵的客人,她闹的再离谱^,下人们也不敢忤逆她^,东方珩不想让她留在湛王府,才会故意挑刺^^。

    王府管家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八面玲珑,最精察言观色,办事利索,说服别人或许没问题,但东方珩是青焰战神^^,他说的天花乱坠^,也骗不了他:

    “湛王府的丫鬟初次服侍璃雪^,不知道她的喜好,万一出了错^,她控制不住孕妇脾气^,大动肝火,伤了丫鬟或伤了她自己都不好……”

    王府管家目光微凝,东方珩挑湛王府丫鬟们的刺,他可以尽情的解释,东方珩说怕沈璃雪动气,他还真的没招了,总不能说他能劝沈璃雪不生气吧。

    “圣王府离的也不远^,本王先送她回府休息,再去太子府道喜^^^?!倍界裼底派蛄а┑男⊙黕,轻轻转过了身^。

    王府管家无声叹息^^,王爷给他布置了任务^^,他若是完不成^,一定会受到惩罚,但东方珩是青焰战神^^^,铁了心要带着自己的妻子^,他一介管家^,没有理由,也想不出合适的办法阻拦……

    “璃雪……璃雪……”东方珩温柔的呼唤接连不断的响起,磁性的声音中透着些许无奈^。

    王府管家抬眸一看^,沈璃雪眼睑轻闭着^^,依偎在东方珩怀里睡着了,长长的睫毛卷卷翘翘^,呼吸声轻轻浅浅^,安然恬静的睡颜让人不忍亵渎^^。

    心中大喜^,真是天助他也^^!

    面上却是一副关切的模样:“郡王妃睡着了?!?br />
    东方珩白玉指尖轻轻摩挲着沈璃雪白皙^,红润的小脸^,见她睫毛颤了颤,却没有苏醒的迹象^,不由得皱眉轻叹:“站着都能睡着^,她就这么困^?”

    王府管家呵呵一笑:“郡王有所不知,孕妇嗜睡^,睡的多^,孩子也健康^^,郡王妃想必是站的累了,才会睡的快^^,睡的沉^^,颠簸的马车^^,不适合孕妇休息^?!?br />
    东方珩看着怀中睡的昏天暗地的沈璃雪^^,沉默不语。

    管家也不再说话^^,东方珩是聪明人^^^^,许多事情他只要稍稍点到,东方珩就能举一反三,如果他说的多了^^^,就算不露破绽,以东方珩的聪明也会怀疑他别有用心,适时的沉默是在以退为进^,引诱敌人上钩。

    “璃雪在哪间客房休息^^?”不知过了多久^,东方珩淡漠的询问响起^,对王府管家来说,宛若天籁之音^^,心中满是喜悦^,面上却平平静静道:“在东厢房^,安郡王这边请?!?br />
    东方珩抱起沈璃雪^,随着管家阔步走向东厢房^,宾客们有的去洞房看热闹^,有的去太子府贺喜^,有的去皇宫赴宴了^,东厢静悄悄的,管家和东方珩轻微的脚步声格外清析。

    沈璃雪悄悄睁开了眼睛^,俏皮的对东方珩眨了眨^^^,传音道:“管家没怀疑^^^^?”

    东方珩横她一眼^,传音:“你装的那么像^,连本王都险些被你骗了,管家岂会起疑,你这都是跟谁学的^^?”说睡就睡,还睡的那么逼真,让他来装^^,都装不了她这么像^^^^。

    “我是无师自通^?!鄙蛄а┳旖茄锲鹎城车男?,在相府和雷氏,沈盈雪他们斗了几个月,各种表情她都能信手拈来^,装睡也是小事一桩,经历过内院争斗的女子们都是演戏高手……

    “安郡王^,就是这间客房^?!惫芗掖蚩簧确棵?^,笑眯眯的说着^^,沈璃雪急忙闭上了眼睛,他回过头后,看到的是睡意沉沉的沈璃雪^。

    东方珩淡淡应了一声,抱着沈璃雪走了进去,外室摆着一套红木桌椅板凳^,高贵清爽,内室一张大床,一张梳妆台^,摆设简单^,大气^,没燃熏香,有金色的阳光透过窗子照进房间^,温暖舒适。

    东方珩轻轻将沈璃雪放到大床上^^,拉过一旁的锦被,小心翼翼的为她盖上,缓缓拉下窗帘^,屋子里瞬间暗了下来,就像傍晚^^,很适合休息,仔细检查过房间里的每一样物品^,确认没有问题,东方珩深深的望了沈璃雪几眼^^,方才依依不舍的走出房间^。

    管家是男子^,没有跟进房间^^,不过,他精通武术,耳力敏锐^^,站在门口等候时^,竖耳倾听着屋内的动静^,东方珩走到床前了……在盖被子……在检查房间物品……脚步声渐近……他正走来门口……

    倾听间^,东方珩已经踏出房间^,看着毕恭毕敬的管家^,沉声道:“本王半柱香后来接璃雪^,湛王爷大婚之日^,喜气洋洋,本王不希望湛王府出事^,毁了这新婚之喜,管家明白本王的意思吗?”

    言外之意,若是沈璃雪在湛王府出了事^^,他会毁了湛王府。

    “卑职明白^,安郡王请放心^,郡王妃住在湛王府,绝对毫发无伤^!惫芗疑髦氐谋Vぷ?^,言词诚恳^^,就差举手发誓了^^^^。

    “那就好^^?!碧粼缴礁?,再不去太子府贺喜,就来不及了,东方珩深深的望了一眼内室^,转过身^^,阔步前行。

    看他修长挺拔的白色身影走出院落,消失不见,管家暗暗松了口气^^,向前走了一步^^,站到正门口,悄悄望向内室,内室光线很暗^,里面的情形他看不真切,透过半透明的帐幔^^,隐隐可见大床上有个小小的凸起^,是沈璃雪在休息^。

    嘴角扬起一抹微笑,他急步走出了小院,沈璃雪留在客房休息了^,他的任务完成^,可以去向湛王爷复命。

    刚刚走出东厢,迎面碰到了东方湛^^^,此时的他已经换下了那身碍眼的大红婚袍,一袭湛蓝色的锦袍精致得体^^^^,衬的他身材更显修长,挺拔^^,容颜也英俊的让人移不开眼:“怎么样了?”

    “回王爷^,东方珩去了太子府贺喜^^^,半柱香后回来^,沈璃雪正在里面休息^?^!惫芗抑噶酥付嵝≡篰,眸中掩饰不住的精光乍现。

    东方湛心中微喜^,随即又沉下了眼睑:“东方珩怎么会同意沈璃雪留下的?”明知他对沈璃雪不怀好意^,还留人在湛王府^^,莫不是有什么阴谋?

    身为青焰湛王,东方湛计谋不俗^,思考^^^,顾虑的都比管家全面^^。

    管家呵呵一笑:“回王爷^,沈璃雪有孕在身^,非常嗜睡^,马车毕竟是马车^,再舒适也不及大床,东方珩不得不将她留在湛王府休息^^!?br />
    东方湛皱皱眉:“她才两个月身孕^^,怎么会这么困^?”

    从圣王府到湛王府,再到观看完他的婚礼^,最多也就半柱香^,一天十二个时辰^^,最少她也会清醒三四个时辰^,这才半柱香,她就困的睁不开眼睛了,事情有蹊跷。

    “王爷有所不知^^,孕妇身体弱,比一般人睡的多很多^^,若是前一晚再有激烈动作^^,第二天都会睡到很晚才起来,现在这个时间^^^^,正是孕妇的嗜睡期,到了傍晚才会好些^^?^!?br />
    管家是过来人^^,看到沈璃雪的嘴唇^,就知道东方珩^,沈璃雪昨晚发生了什么事,她困的站着都能睡着^,也就不奇怪了^。

    激烈动作^^!东方湛目光一凝,想到了沈璃雪娇艳的嘴唇,脖颈上的欢爱痕迹^,昨晚他们两人疯狂欢爱^,沈璃雪肯定还没休息够^^,就被拉来湛王府道贺^^,自然没什么精神^,是他多心了^。

    “没事了^,你先下去,不许任何人来东厢打扰^^!?br />
    “是^!”管家应了一声^^,急步走远,主子的事情^,他无权过问^,也不能过问^^,湛王府都是东方湛的,他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东方湛走进东厢^,一步一步^^^,慢慢靠近沈璃雪所在的小院^,小院中央,子默手持佩剑,稳稳的站着,锐利的眼眸四下观看^^,警惕的注意着四周的动静^。

    东方湛挑眉^,东方珩学聪明了^,不放心沈璃雪^,安排了子默?;に欢浴恢棺幽桓?^!

    他凝神细听^^,空荡荡的院子里传来几道深浅不一的呼吸声^,两名……三名……五名,有五名暗卫悄悄潜伏在院子里,随时听候子默的调遣^^。

    东方珩真是尽心^^,明里暗中安排这么多侍卫?^;ど蛄а,可惜^,只凭子默他们的本事^,拦不住他东方湛^。

    嘴角勾勒出一抹冰冷的笑^^,东方湛闪身离开正门^,来到了小院后面^,站在窗子下细细倾听^,轻轻浅浅的呼吸声在屋内响着^^,是女子在休息^^,轻轻推开窗子,挑开窗帘^^,他跳进了房间^,悄无声息的走向雕花大床^。

    帐幔是半透明的,能清楚看到柔软的锦被下躺着一抹俏丽的身影,她面朝里^^,背对着他,他看不清她的面容^^,床边放着的浅紫色湘裙^,阵阵清雅香气随着微风飘散^,窈窕的身段^^,乌黑的墨丝^,定是沈璃雪无疑^。

    东方湛挑开帐幔,小心翼翼的坐到了床边,白皙的手指慢慢伸出,轻抚女子柔软的墨丝^^,锐利的眸中闪烁着他都没有察觉到的柔情^,两人认识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和她靠的这么近^^^。

    没有推拒^^,没有恶言相向^,就那么自自然然的离的近近的^^^,他能清楚听到她轻浅的呼吸声^^,心跳声:“你知道吗^^^^?你是第二个让我放在心上的女子^^!?br />
    第一个是他的母亲^,三岁离他而去^,他的生活从此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夜千媚虽是他的妹妹^^,两人接触不算多^,当他知道她是妹妹时^,她已经死了,他对她有愧疚^,却没什么感情^^,而沈璃雪^,影响到了他的生活。

    大床上的女子沉沉睡着^,仿佛没有察觉到外人的靠近。

    东方湛笑笑^,看着女子,喃喃自语:“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吗^?在相府的假山前,你那么清新自然的从阳光里走来^,照亮了我满心的黑暗……”

    他接近沈璃雪^^,是因为她是东方珩的未婚妻^,武国公府败落,沈丞相向着沈盈雪^,沈璃雪没有任何优势^,他也以为沈盈雪会是东方珩的未来郡王妃^,才将重心放到了沈盈雪身上^^。

    打算算计了东方珩,再来细细研究带给他温暖的女子^,却不想,东方珩喜欢的是沈璃雪^^^,不等他有所行动^^,东方珩已经娶她回了圣王府。

    母亲死后^^,他活着的唯一信念就是报仇^,登基为帝,成为人上人^^,沈璃雪的出现^,让他的心有了不一样的情愫,可以说^,她为他黑暗的生活带来了一米阳光^^^,可惜^^,他却没有守住这一米仅有的阳光^,眼睁睁看着她和他擦肩而过^。

    “我不会放弃任何一样属于我的东西^?!倍秸康氖炙匙欧⑺可旖私醣焕颺^^,抓着女子的衣服用力撕扯,咬牙切齿道:“沈盈雪才是东方珩的,你是我的……”

    “啊……你干什么^?”大手触及肌肤^,阵阵冷意在身上晕染开来^^,床上的女子猛然睁开眼睛,尖锐的叫了起来^。

    东方湛的动作猛然一顿^,不对,这不是璃雪的声音。

    铁钳般的大手紧捏住女子的下巴,将她的脸转了过来^^,漂亮的瓜子脸非常熟悉^,美丽的眼眸中泪水盈盈^^^,惹人怜爱^,细腻的肌肤让人流连忘返^,和沈璃雪的肌肤不相上下,却不是她^。

    深邃的眸中迸射着浓浓的怒火:“怎么是你^?”

    东方湛怒气冲天^^^,手背上青筋脉络突出,力道大的仿佛要将女子的下巴捏碎^。

    “湛王爷^,你轻一点……轻一点儿……”女子挣脱不开他的魔爪,小手无力的拍打着他的手腕^^,苦苦哀求着^,美眸中的泪水越聚越多^^,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人忍不住心生怜爱^,东方湛却没丝毫的心软^^,怒道:“沈盈雪^^,你怎么会在这里?沈璃雪呢^?”

    “我也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咳咳咳……”沈盈雪见到的东方湛都是温文优雅^^,彬彬有礼的,这么狠毒绝情的他,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惊慌失措的连连求饶:“湛王爷……我的下巴要碎了……你快松手……”

    “告诉本王沈璃雪在哪里^,否则……”东方湛刻意压低的声音带着咬牙切齿的味道,利眸中寒光闪烁^^^,沈盈雪丝毫都不怀疑,若她不说沈璃雪的下落^,他会毫不犹豫的残忍杀了她^^。

    “我不知道沈璃雪在哪里^,真的不知道?!鄙蛴┬睦锷鹨徽缶鸮^,她只按照沈璃雪的计划,躺在这里等东方湛,哪里知道沈璃雪去哪里了。

    “看来^,你是嫌命长了^^^!倍秸磕抗庖缓?,大手移动了沈盈雪脖颈上,沈盈雪只觉脖子一紧^^^,扑天盖地的窒息袭上脑海,她嘴巴大张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也吸不进任何气息,她的肺里像炸了一样,沉闷的难受。

    她要呼吸^^^,要呼吸^^^!眼睛凸出^,两只胳膊胡乱挥舞着^,拼命挣扎^,将自己和东方湛的衣服扯的凌乱不堪。

    东方湛视若无睹^,冷冷看着濒临死亡的沈盈雪^,舌头长长的伸出,眼睛也暴出^,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毫不留情的污染他的视线^^^,他皱皱眉,大手猛然握紧^,敢和沈璃雪联合起来耍他^,去死吧^。

    “湛王爷^^,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走进宫赴宴……”紧闭的屋门突然被推开^,南宫啸慢条斯理的走了进来^,折扇轻摇,妖孽的脸上洋溢着欠扁的笑^,看到内室中的东方湛和沈盈雪^^,脚步猛然一顿^。

    “南宫啸^^,站门口干什么,挡着本皇子的路了^^?!蔽寤首硬宦谋ㄔ棺?,推开南宫啸走了进来^^,东方湛和沈盈雪紧挨着,在他的角度看过去^^,他们两人面对面^,正准备亲热。

    用力眨眨眼睛^,东方湛^^^,沈盈雪依旧亲密无间^^,五皇子急忙转过了身^,稚气的小脸通红一片:“不好意思皇兄,我不知道你在和嫂子……”

    正准备进屋的贵族男子们全都停下了脚步,嘴角抽了抽^^^^,湛王又娶正妃^,又纳侧妃^,可享齐人之福,但洞房花烛夜^^,应该去正妃那里^,在这里和侧妃亲热,有些欠妥……

    “湛王爷,这里是客房^,你怎么把侧妃娶到客房里来了?”南宫啸慢腾腾的摇着折扇子^^,不解的询问。

    经他这一提醒^,众人瞬间回神,侧妃们都在各自的小院,也可以说,集中在北厢^^,这东厢房是接待客人的地方,东方湛来这里^,是在和女宾客亲热……

    贵族公子们兴奋的火苗被点燃^^^,好奇的目光频频看向内室,湛王对每位女子都礼貌有礼^^,也可以说是淡漠疏离^^,一视同仁^,没有哪个女子能让他放在心上^^。

    如今,这名女子却能走进湛王心里^^,让他放下美若天仙的正^、侧妃,跑来客房和她亲热,啧啧^,是哪位女子这么有魅力^,能够得到青焰湛王爷的喜爱^^?

    东方湛目光一凝^,抓起沈盈雪提到了众人面前:“本王路过东厢房,听到这里有声音^,就进来查看,不想竟是她^^^?!?br />
    院中守卫的子默和圣王府暗卫们全都消失不见^,南宫啸,五皇子闯了进来^,聪明如他^^,岂会看不出自己被算计了^,若他将沈盈雪藏起来,只会是欲盖弥彰^,更容易让人怀疑他在客房是与女子亲热^,倒不如光明正大的将她展于人前,再随便给她安个罪名^,处死她^。

    “沈盈雪^?!鄙蛴┥砦嘌娴谝幻琅?,曾受到许多贵族公子的爱慕^,认识她的名门公子不在少数^^,听闻她和雷聪通奸的消息时^,他们很是惋惜了一番^^,后来丞相府、太尉府相继覆灭^,沈盈雪远离的他们的视线,他们也渐渐的将她忘记了,没想到她会在湛王的婚宴上^,以这么惊人的方式出现在众人面前^。

    “湛王爷^,你不喜欢我就说不喜欢,何必诬陷我^^?”沈盈雪瘫坐在地上^^^,哭的梨花带雨,里衣的扣子挣开几颗,露出浅黄色的肚兜^,以及大片雪白肌肤,看的贵族公子们一阵心神荡漾^。

    “本王诬陷你?”东方湛冷冷看着沈盈雪:“若本王没有记错,你已被贬为庶民,是如何进湛王府的^?”

    “我……我……”沈盈雪吱唔着,眼睛急转,思索脱困方法^^。

    “怎么^?回答不上来了^?是悄悄潜入湛王府偷东西么^?”东方湛低沉的语气暗带凌厉。

    众人四下望去^^,客房里摆设不多,却样样都是精品,随便拿出一件都价值连城,对庶民沈盈雪来说^,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现在的她十分落魄^^,急需银两^^^,趁着湛王府宾客多^^,混进来偷东西^,也很有可能^,若真是如此,她就太可恶了^,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众人愤怒^,指责的目光全部落到了沈盈雪身上^^,沈盈雪百口莫辩,再不解释清楚,就要没命了。

    “湛王爷误会了^,是我带她进来的!卑樗孀徘辶榈呐鵡,沈璃雪拨开人群走了进来,美丽的小脸上洋溢着温暖的笑^^,清冷的眼瞳透着淡漠与疏离,自然清新,不见半点疲惫和嗜睡^^。

    果然是她在算计他^^!

    东方湛目光微冷:“郡王妃可知庶民的含义是什么?”沈璃雪对他不仁^^,休怪他不义。

    “当然知道?!鄙蛄а┪⑽⒁恍Γ骸坝┣凹柑焐顺〈蟛,奄奄一息,我请圣王府府医治她的病^,她在我身边是病人,养好了病就会离开,没有什么主人身份^,今日得知湛王爷大婚,她求我说要来观湛王婚礼,我一时心软^,就答应了下来?^!?br />
    众人再细看沈盈雪,容颜细腻却苍白的毫无血色^,纤细的身体非常单薄^,好像一阵风都能把她吹倒,典型的得病之人^^,责备的目光中不由得带了几分怜惜^^。

    “湛王府的东厢房是给尊贵宾客休息的^,庶民没有资格踏进一步^^?^!鄙蛴└宜岱康拇瞊^,相当于府上的下人偷睡了主人的床^,是犯了大错^,重打或处死^。

    沈璃雪不好意思的笑笑:“刚才是我不舒服^,躺了一小会儿^,盈雪大病还未痊愈^^^,身体也很弱^,我休息好了,就让她也小躺了一会儿^,湛王爷莫怪^,若是王爷嫌弃她弄脏了大床锦被^,我立刻让人拉走^^,再给湛王爷送套新的来^!?br />
    众目看着沈盈雪^^^,身体赢弱^,楚楚可怜,不知不觉的^^,对她起了怜惜之心^^,只是小睡一会儿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必^?^!倍秸坷渖蚨狭松蛄а┑幕?^^,声音冷若寒冰:“本王不缺换床、换锦被的银子?!?br />
    “既然湛王爷喜欢盈雪妹妹^,何必处处挑她的刺^^?”沈璃雪望了东方湛半响,突然幽幽叹息^。

    东方湛锐利的目光猛的射向沈璃雪^,眼瞳深处怒火翻腾:“谁说本王喜欢她?”他喜欢的是她^,何时喜欢过沈盈雪。

    沈璃雪迎着他的目光^,轻声道:“在丞相府时,盈雪妹妹每每生病^,湛王爷都会送药材^,前去探望^^,风雨无阻隔^^,整个青焰都知道湛王对盈雪的情意……”

    “姐姐^^,别说了,是我不对,没有守住心中那一片净土^,湛王爷恨我^^,我不怪他!鄙蛴┮砸滦淝嵛孀判×?^,小声哭泣,纤细的身体轻轻颤抖^^,惹人怜爱^。

    众人恍然大悟^,东方湛还喜欢着沈盈雪^,她和雷聪通奸之事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每每看到她,他伤心痛苦^,才会嘲讽沈盈雪^。

    湛王爷真是痴情啊^。

    世间少有的痴情人^。

    沈盈雪^^,沈璃雪^^,一唱一和^,配合的真是默契^!

    东方湛冷冷看着两人^,胸中怒火翻腾,他当初为了打击东方珩,才故意做出喜欢沈盈雪的假相,没想到被沈璃雪利用,成为打击他的最佳理由^,可恶^^!

    “今天是湛王纳妃的大喜之日,既然喜欢盈雪小姐^,不如就一起娶了^,喜上加喜^!蹦瞎ヂ痪牡那嵋∽耪凵萟,妖孽的脸上洋溢着欠扁的笑^。

    “是啊^^^,湛王爷^,喜欢就娶了吧^?^^!泵殴笞宓哪昵崮凶用侨夹ξ母牌鸷?。

    沈盈雪已是雷聪的人^,配不上东方湛,但东方湛以前对沈盈雪的情意^^^,名门公子们都非常清楚,更在大婚之日,抛开身份高贵的正侧妃^^^,跑来东厢房看望沈盈雪,足可见他对她用情至深^,他们也不能做棒打鸳鸯的坏事啊。

    东方湛一张俊颜阴沉的可怕:“沈盈雪是庶民^^^,怎么能嫁进湛王府为侧妃^^?”

    “如果湛王爷不嫌弃^,盈雪为奴为婢都无所谓,只愿能陪在王爷身边,报答王爷对盈雪的大恩大德!鄙蛴┧档谋嗥郶,美眸中泪水盈盈,楚楚动人。

    贵族公子们对她的支持又多了几分:“湛王爷^^^^,娶了吧^,第一美女啊^,养府里做个小妾^,每日看着,也赏心悦目啊^?!?br />
    沈盈雪的脸被晒成了黑黄色^,沈璃雪用了现代的化妆技术,方才将沈盈雪打扮的和以前一样明媚动人,用来勾引东方湛,说服众人^,因为众人都爱美^^,送个美人给东方湛^,他们会劝他接受^,送个丑八怪^^^,他们都觉得恶心讨厌^,就会帮着东方湛抵制了^。

    沈盈雪今晚会留在湛王府^^,成为东方湛的妾,她卸妆后那张黑黄的脸是大妈还是夜叉^^^,就不关她的事了^^。

    “本王和沈盈雪没有任何关系,你们就不要胡乱猜测了?^^!倍秸颗?^,但当着这么多名门贵族公子的面,他不能发脾气^^,强忍了怒气,冷声说道^。

    “湛王爷^^,您和盈雪刚才真的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吗?”沈璃雪看着东方湛的衣服挑眉^。

    东方湛低头一望,他的衣衫被沈盈雪挣扎时抓乱^^,猛然望去^^^,就像是两人忘情时胡乱撕扯衣服^,想要融合^。

    沈璃雪早就猜到自己发现床上人是沈盈雪时^^,会大发雷霆,惩罚沈盈雪^,沈盈雪挣扎着,撕烂他衣服,他不会在意,也不会阻止,呵呵,事情的每一步她都算计到了,真是聪明^。

    众人看东方湛的目光充满了暧昧^,再望沈盈雪^,白色的里衣也被撕烂大片^,明显是迫不及待嘛,如果他们没有闯进来^^,他们两人肯定成了好事了^^。

    “姐姐,我已是庶民^,配不上湛王爷的^,我马上离开^^,不给湛王爷添麻烦……”说着^,沈盈雪强撑着准备起身^,双腿软软的^,使不上任何力气,刚刚起来一些^^^,又重重的落到了地上^,美眸中泪水盈盈^,可怜兮兮的看着沈璃雪:“姐姐,能扶我一下吗^?我没力气了?^!?br />
    软软的话听到众人耳中^,别有一番意思^^,她刚才和湛王亲热了吗^^?不然^^,不可能全身发软癪^?^!

    东方湛的脸黑的能滴出墨汁来,沈盈雪句句都在替他辩驳^^,却字辽都在强调他们两人的亲密关系^^^,贵族公子们被牵引着^,误会了他们两人的关系,若是沈盈雪离开湛王府,他会背上无情无义的罪名。

    “沈盈雪^^^,你留下^^?!鄙蛴┝粼谡客醺?,虽然碍眼,却可以成全他情深意重的美名^^^,过段时间,人们渐渐将她遗忘了,他就秘密杀了她^^!

    敢算计他,下场就是死路一条^!

    “多谢湛王收留^^^^!鄙蛴┯欣馸,心里却乐开了花^^,湛王接受她,她可以名正言顺的做湛王女人了^。

    轻轻摸摸自己的小脸^,现在还有些黑黄^,经过湛王府好饭好菜的滋养^^,一定可以尽快恢复她无双的美貌,到时,她一定可以获得湛王的独宠^^,荣华富贵^^,享受不尽^^。

    沈璃雪看着屋外明媚的太阳^^^^,长舒了一口气^,沈盈雪是东方湛用来离间她和东方珩感情的,她反将一军,把沈盈雪送来湛王府,天天呆在东方湛身边恶心他,这就叫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

    ------题外话------

    (*^__^*)嘻嘻……明天虐李幽兰,啦啦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201》,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201 湛王中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201并对腹黑郡王妃201 湛王中计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201^^^。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