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 力挫湛王

    “请问湛王,安郡王青焰战神之名是如何得来?”沈璃雪嫣然一笑,如百花开放^^^,迷醉人心&^&。

    东方湛不明白沈璃雪为何会有此一问,据实回答:“战场杀敌,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立下赫赫战功,百姓,军士尊称为青焰战神*?^^^!?br />
    “既然青焰战神用兵如神&&,对兵法早已融会贯通&,依靠自身实力立下赫赫战功,还需要一名柔弱女子的辅助吗**?”沈璃雪微微笑着*,清冷的眼瞳冷若寒冰。

    东方湛温和的微笑^,沈璃雪比他想象中的还要聪明*,这么快就找到了突破口&&^,可惜,他不会如她所愿:“战场凶险异常&&^,难免有顾虑不到的地方*,女子心细如发^^^,从旁帮忙打点,总是好的?&^*!?br />
    “两军对阵**,考验的是心性和能力*,领军的将军们个个能力非凡*,思一会返三,安郡王守卫边关三年^,可曾出过差错&^?还有对西凉^,对南疆的各位将军*,可曾有过思虑不周^?”沈璃雪淡淡看着东方湛,言词犀利*。

    东方湛不急不恼,礼貌微笑:“本王只是提个建议,防患于未然*!”

    “战场是男人的地方^,环境恶劣*,条件艰苦&,是考验磨砺青焰男儿的最佳场所*,楚小姐不过是名弱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跑去边关凑什么热闹?”

    沈璃雪淡淡说着^,声音冰冷:“更何况*,湛王爷见过哪家的将军带着夫人去边关打仗?”

    大臣们相互对望一眼,边关兵强马壮&^,靠的是年轻男儿们的强势能力,女子柔柔弱弱,手无缚鸡之力^*&,去了边关也不能上阵对敌&^,还要人分神照顾她*,的确不像话^。

    东方湛微笑道:“楚小姐精通兵法&&&,若是安郡王悉心教导&,再加以磨砺^,说不定会成为一代女军师,我青焰也可大增军威^?!?br />
    “青焰战神去边关是为保家卫国*,在军中肯定事情繁多^,哪有时间分心教导楚小姐^?”沈璃雪冷笑^,保家卫国的战神不去带兵打仗^^,留在后方教导女子兵法^*^,是想让敌人笑掉大牙?

    “楚小姐很聪明*&,看了那么多兵法&,只要再多看看行军布阵**,很快就能为国效力^^?!倍秸课⑿ψ呕卮?^,心中翻起小小的波浪^&,无论他说什么*,沈璃雪都能找到理由反驳&*。

    “楚小姐从未去过边关*,精通再多的兵法&^^^,也没有实践过,都是在纸上谈兵&,她身体柔弱,不能上战场杀敌*&,只凭在后方观战^,何年何月才能将自己所学的兵法与实际结合*?三年*&*?五年&,十年*&^?还是二十年?”

    沈璃雪毫不留情的继续反驳:“有这份等候的时间,倒不如从军中挑选几名能力不错的士兵,教导培养^*,说不定将来能成一国将军&&&?^^!?br />
    东方湛看着沈璃雪*,温和的微笑&*,眼瞳凝深,她驳的他哑口无言^,真是聪明,不过&,他可不是轻易认输的人,故做不解的蹙了蹙眉:“安郡王妃和楚小姐不是好朋友吗&?怎么处处挑她的刺&?”

    东方湛在挑拨她和楚悠然之间的关系*!为了给她添堵&,他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我不是在挑悠然的刺*&,她身患重病^,尚未痊愈^^,需要安静环境的休养*,若是去了边关^,环境恶劣^&,又得不到好的照顾,她的身体根本吃不消*^?&*!?br />
    沈璃雪和楚悠然接触过许多次&,了解她的性格*,她是标准的大家闺秀^&,和诸多名门千金一样&,想着成亲嫁人&&&^^,相夫教子*,看兵法书不过是一时无聊,看来解闷*,从未想过去沙场征战^*。

    兵法要活学活用&,对敌之时^^,每一分每一秒都会有变化,运用兵法之人**,必须在战场上指挥或亲自施展&^^,才能发挥到最大的作用。

    楚悠然的兵法都是从书上看来的^^,从未实际应战过,没有实战经验*,就算布兵&,也会有很多缺点,需要不少的时间完善&&。

    再加上,她身体柔弱,不懂武功,如果上战场*,需要一定的士兵分神?&;?,无形之中就降低了兵法的施展能力^^^,真不如选个能力不错的少年多多培养^^^,既能杀敌又能布兵&。

    “战场杀敌&^,不是儿戏^,青焰战神和众多浴血奋战的将士商议军情^,一名没经历过打仗的弱女子从旁指点^,是让他国嘲笑我青焰战神没有军威,需要一名弱女子辅助*&,还是让将士们嘲笑悠然不自量力的胡乱指挥&**?”

    “湛王一心为国,想将悠然培养成对青焰有用之人*&,悠然心里敬佩^,不过*,安郡王妃所言极是&,悠然只是一介女流&,身体柔弱&^,没有什么大报负,只想着在内院里相夫教子,战场杀敌^&,浴血奋战^,若是我边关将士的壮举,我听着心里高兴,如果让我亲临那种场面,我肯定就没有那种气魄了?&!?br />
    楚悠然温柔的声音听的大臣们连连点头,女子嘛^&,就是要在家相夫教子^*^,做个贤妻良母&,管理好内院,照顾好夫君^^,带兵布阵*^,沙场征战&^,杀人流血这种事情*^,她们确实做不来&。

    看东方湛的目光*,多了几分思量,战场征战^*,战士们以命相搏*,抛头颅洒热血,完美的兵法是从实战中悟出来的&*,不是从书上看出来的^^,柔弱女子出现在那里^^,帮不了大忙&,可能还会扰乱军心&,不是明智之举,湛王爷一向英明&^*^,为何会提出这么愚蠢的方法^?

    东方湛微微笑着*,眼瞳幽深似潭:“厮杀的战场的确不适合柔弱的女子前往^*,是本王疏忽了^,安郡王妃身怀有孕&,需要静养*^,纳名侧妃进府&&,既能服侍安郡王^&*,又能照顾安郡王妃*&,一举两得的好事啊*?^!?br />
    沈璃雪冷冷看着东方湛&,他明知她和东方珩感情好*,还让她的好朋友楚悠然插到他们两人之间*,不但破坏了他们的夫妻关系,还让她有引狼入室的恨意^,因为,是她和东方湛交换条件&,划去楚悠然的名字*,他才能趁机将楚悠然推给东方珩。

    换言之&,东方湛在嘲笑她作茧自缚&,帮了所谓的朋友^,害了自己&*。

    呵呵*,东方湛想算计她*&,也没那么容易*,他有张良计&&,她也有过墙梯:

    “湛王爷&**^,楚小姐是皇后娘娘为您挑选的侧妃*&&,皇上也已经认可^*,您三番四次的向外推^&,可是对她不满意***?”

    皇后面色微沉,抬眸看向东方湛:“湛儿*,昨天本宫命人拿选妃的名单给你,你不满意怎么不说^?”楚悠然是她亲自为东方湛挑选的,东方湛当时不言不语*&,现在当着皇帝^,大臣们的面说不满意^,是存心置她难堪。

    “回皇后娘娘*,儿臣当时有急事,简单扫了一眼,没有细看^*&,刚才听到太监所念的名单^,才知道竟有楚悠然小姐,并非不满意娘娘的挑选**,还望娘娘恕罪^^?&!?br />
    东方湛安抚着皇后&,目光看向沈璃雪&*,她不是想让他划去楚悠然的名字么?怎么又将楚悠然推给他了*?准备牺牲朋友成全自己*?楚悠然被抛弃&,对沈璃雪一定有了恨意*,他娶回楚悠然后^,可以利用她对付沈璃雪&^。

    “罢了*^,湛儿的正&&、侧妃&*,要你自己喜欢才是最好的^*&,你不想迎娶楚小姐^**,本宫再为你换名侧妃*?^!被屎笊舸认?&,聪明人还是能听出她话中暗带的不悦^,忙忙碌碌十多天,精心挑选出来的侧妃被人当场嫌弃^,换作任何人^,心情也不会好^。

    “皇后娘娘亲自挑选的侧妃&&,自然是极好的*,刚才儿臣思虑欠佳^,才会出言让她嫁给安郡王**,如今得知青焰边关不需要女子插手,本王自当迎娶楚小姐为侧妃?^!倍秸课⑽⑿ψ?^,不着痕迹的夸奖皇后。

    皇后的面色缓和了些*,正准备教导他几句&,楚悠然突然跪了下来,清雅的声音在宴会厅缓缓响起:

    “湛王爷,臣女自知身份低微^,配不上湛王爷^,湛王爷不必勉强自己娶臣女^,臣女愿意请去,做回巡抚千金&&?&&^!?br />
    巡抚之女成为湛王侧妃*^,是前世修来的福份,楚悠然竟然想要退去^^*,若在平时&,众人肯定会指责她不识抬举**&,皇帝也会龙颜大怒&,降罪她父母亲人**。

    但刚才*,众目睽睽下^,东方湛百般推开楚悠然^,最后虽然同意迎娶她了^^,怎么看都像是被逼无奈不得不迎娶,楚悠然自愿请去,并非是抛弃湛王,而是湛王看不上她,她善解人意的主动离开,既保全了皇室的面子&,也没给东方湛找不快。

    众人只会感慨她的善良&,不会怪她&*,更不会责备她*。

    “楚姑娘聪明美丽&^^^,才华高绝&&,本王甚是欣赏*,楚姑娘请去,可是不喜欢本王?”东方湛还要利用楚悠然来对付沈璃雪,当然不会放她离开,便以身份来压她&,让她放弃请去的念头。

    “湛王爷说笑了*,您是青焰的湛王爷,有哪名女子不想嫁*?您身份高贵&,有权利弃掉自己不喜欢的人^,臣女不能嫁您为侧妃^,是自己没福份^,不会怪湛王的*,您不必勉强自己^?!背迫幻理痎&,言辞恳切。

    东方珩面色微沉:“本王喜欢你,娶你是心甘情愿*,并非勉强^&?!蔽拗呐?,居然想逃离他的手掌心,不自量力**。

    楚悠然美眸闪了闪:“恕臣女直言,若您真的喜欢臣女&,为何还要将臣女推给安郡王*&?”被沈璃雪驳的哑口无言了*^,才想着迎娶她^,分明就是被逼无奈嘛&*。

    “本王想为青焰培养一名女军师,保家卫国?!倍秸糠笱茏臹,他和沈璃雪交换条件*,他划去楚悠然的名字时,突然想到要反将沈璃雪一军^,就将她推给东方珩*^,想破坏他们夫妻之间的关系**^,呵呵^,这些都是不能说的秘密*****。

    “湛王爷,臣女只是看过几本兵书而已*^,又没在兵法上有多高的造诣*,您提议臣女去边关带兵,有些欠妥当*^?!?br />
    “臣女知道您性子温和,不喜欢臣女*,又不想伤臣女的心^^^^,才会将臣女推给安郡王,安郡王很优秀,却并非臣女的良人**^,您无奈之下**^^,才准备迎娶臣女,臣女自己没福份做湛王侧妃,真的不怪湛王爷!背迫坏纳羧崛崛跞?,再配上她那副楚楚动人的模样**,让人忍不住心生怜爱*。

    东方湛冷眼看着楚悠然,经她这么一说***,刚才皇帝^,皇后^^,大臣们看到的情形^**,就是他听到名单^,不喜欢楚悠然*,使出浑身解数推给东方珩*。

    学兵法,保家卫国**,放到一名弱女子身上^^,的确很欠妥当*,完全是推托之词嘛*。

    就算他再说喜欢楚悠然*,想要迎娶她^*,众人也只会觉得他是为了顾及她的面子,不让她伤心难过,方才勉强自己^*。

    昨天的楚悠然思想还有些单纯^^,思虑也很一般,怎么一夜之间,她变的这么伶牙俐齿,能言善辩了?难道是……

    东方湛目光一凝,转身看向沈璃雪。

    她正端着茶杯*,有一口没一口的轻品茶水,袅袅热气升腾,她的小脸有些朦胧^^,眼角眉梢间,全是凌厉^,猛然抬起眼眸看向他*,清冷的眼瞳中闪烁着点点冰冷的笑。

    东方湛瞬间明白**,沈璃雪早就猜到他会反将他们一将*,故而将计就计的设了圈套,只等着他的计策一出,他们的计策也随之而来**,巧妙的为楚悠然脱了困^,算计他于无形!

    真是聪明*!

    皇后望一眼皇帝**,见他面色平静*,眉头却微微皱了起来,似乎对这桩闹大的事情有些不满,朗声道:“湛王*,楚小姐郎无心妾无意,楚小姐自愿请去^,湛王侧妃之位暂时空出^*,本宫明天再挑选一名侧妃补上*^?!?br />
    寥寥几句为东方湛*^、楚悠然划清了界线*,从此后*,他是青焰湛王**^^^,她是巡抚之女^*,彼此之间^^,再无任何关系^。

    皇后用的理由虽是楚悠然自愿请去*,但宴会厅里坐着这么多重臣,家眷^,年轻男女,最晚半天^,实情就会传扬的人尽皆知。

    湛王不喜自己的侧妃^,要推给别人**,别人不要*,他硬着头皮迎娶**,未过门的侧妃善解人意的自动请离^^,楚悠然被嫌弃,名声可能会受点影响*,但受影响最大的却是东方湛。

    温文儒雅,从不舍女子伤心的青焰湛王,居然毫不留情的伤了女子的心*,还是以这么狠心绝情的方法^,事情肯定会传的沸沸扬扬,他的名声最少也会臭上几分**。

    “多谢皇后娘娘^,湛王成全^?!背迫坏锰宓母8I?,缓缓站起身*^,压在心里的大石头瞬间落了下来*^*,暗暗松了口气,事情终于解决了^。

    悄悄望向沈璃雪*^,美眸中闪烁着感激的笑**,幸好有璃雪帮忙。

    沈璃雪回她一个小心的微笑,提醒她这里是宴会厅*^*,不要过多的流露出轻松的喜悦之意*,否则*,定会引人怀疑^。

    楚悠然会意,面色微沉^,款款落座^,低沉了眼睑^,像隐形人一般,看着桌子上的饭菜*,不再发一言^^^。

    “京城还有哪些千金适合做湛王侧妃^^^?”皇帝的声音淡漠,威严,今天的宴会是确定太子正*、侧妃,没想到出了这种事,湛王侧妃空缺*^^,要尽早补齐。

    “回皇上,有好几家千金都适合做*^,臣妾这里是名单*,皇上请看^^*?!被噬衔⑿ψ沤槐拘〔嶙咏桓颂?。

    选太子*,湛王正、侧妃时^,有二三十家的千金入选,都是身份高贵的高官之女,每一名女子都很优秀^,皇后仔细选了又选,才确定了具体人^。

    楚悠然请去*,无妨,后面有的是千金可以替代^。

    皇帝接过小册子*,仔细翻看,微皱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巡抚之女,身份一般*,小册子上的任何一名千金**,身份都比她尊贵,随便揪出一人都有资格做侧妃^*。

    “安郡王**^,安郡王妃身怀有孕,渐渐的*,就会行动不便*,你也应该选名侧妃了*,不如,趁着皇后娘娘为本王挑选侧妃*^,也为你选一名?”

    东方湛温和的笑容中透着说不出的冰寒^^^*,楚悠然用计脱身了^^^,他失了对付东方珩,沈璃雪的筹码**,就要再树立一个**,他们想要一生一世一双人*^,他就便要塞个侧妃给东方珩*,拆开他们*。

    东方珩白玉手指轻捏着酒杯**,黑曜石般的眼瞳幽深似潭:“多谢湛王好意,本王和璃雪成亲三个多月就另娶侧妃^,是对她的不尊不重^*,本王和她的婚约是由父王和武国公亲自定下^*,本王不尊重她^,就是不尊重父亲和武国公*^?!?br />
    百善孝为先,不尊重父母的子女*,会被人唾弃,他不想被世人唾骂,自然不能娶侧妃*^。

    东方湛望一眼身材苗条的沈璃雪^,微笑道:“郡王妃有了身孕^,现在孩子小,感觉不到什么,渐渐的*,身孕凸显***,她的行动就会很不方便*,不能再照顾你,你娶侧妃,外人不会多说什么***,就算圣王,武国公站在这里*,也不会责怪你*^!?br />
    圣王*,武国公都休想成为他的挡箭牌*。

    “京城的名门千金^,容颜美丽,才华横溢,不比郡王妃差多少,安郡王可以享受齐人之福**^?*^!?br />
    皇后亲自挑选的侧妃*,东方珩不要也得要*^,否则^,就是抗旨不尊,就算他娶回去不看不碰的打入冷宫^,那他和沈璃雪之间的甜蜜感情也有了裂痕*。

    东方珩紧握着沈璃雪素白的小手,展于众人面前:“本王还曾答应过璃雪*,今生今世只爱她一人,不抬平妻*,不纳侧妃^^^,不收通房*,齐人之福青焰有很多人在享^,不差本王一个^*?*!?br />
    沈璃雪会心的微笑**,她就知道,他会这么说!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她不会与其他女子分享自己的夫君,有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恩爱父母,他也不会三妻四妾。

    众人瞬间哗然^^*,堂堂青焰战神,不抬平妻,不纳侧妃^,不收通房*^,真的假的*?一生对着一名女子*,都不觉乏味*?

    东方湛的面色僵了僵,随即恢复正常:“安郡王在开玩笑吗?莫说是青焰国的贵族男子*,即便是平民百姓,有钱的人家都会纳妾,安郡王一生怎么能只娶郡王妃一人?”

    东方珩望了东方湛一眼:“青焰没有律法规定男子一定要纳妾吧?”

    东方湛微微皱眉:“当然没有,不过……”

    “我父王和母亲就是一生一世一双人,本王为何不可?”东方珩冷声打断了东方湛的话*^^,锐利的眸中闪烁着幽冷光华*。

    是啊*,圣王爷也只娶了圣王妃一人,生活的很幸福呢^!许多贵妇满眼羡慕,安郡王遗传了圣王爷的性子^*,也准备一生只娶一名女子*?

    座位上的年轻女子们目光微微闪烁,安郡王是青焰战神,言出必行^,他说只娶郡王妃一人**,绝对会只娶她一人^*^^,至于圣王爷,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二十多年了,只娶了圣王妃^^。

    难道圣王府的男子都是这么痴情^^?安郡王已经成亲,他的大哥圣王世子还没定世子妃呢,若是自己没被选为太子*、湛王侧妃,是不是就可以嫁给圣王世子?

    “安郡王和郡王妃感情深厚^^,不愿纳侧妃^,不必勉强^?!被实劭匆谎凵蛄а?*,她的身形还很窈窕,没有半分怀孕的臃肿和笨重,容颜绝美**,京城少有女子能及^,东方珩迷恋她不肯纳妃*,可以理解^。

    等沈璃雪的身孕凸显了*,身材严重走形*,东方珩就会改观,到时,不必他们劝解*,他自己都会急着纳侧妃^^。

    转头看向皇后,皇帝沉声道:“尽快为湛儿选出侧妃*^,三天后是黄道吉日,太子,湛王一起迎娶正^、侧妃,礼部已经在紧锣密鼓的筹备**,朕要大宴群臣?!?br />
    “是*!被屎笥I?,美眸笑意盈盈^,接过册子仔细翻看,认真挑选着湛王侧妃^。

    沈璃雪笑意盈盈,和东方珩碰杯喝茶*^,仿佛在庆祝作战胜利^,清冷中带着深情的目光^,美丽小脸上洋溢的明媚笑容,深深的刺痛了东方湛的眼睛,大手紧紧握了起来,税利的目光阴沉的可怕:两人联合**,确实厉害*,这次让他们逃过一劫^,是他大意了*,下次他一定会仔细计划^,他们休想再幸运的逃脱。

    太子的正侧、妃已经定下*,东方湛的正妃和一名侧妃也定下了,这次小型家宴吃的是宾主皆欢^^,也算成功。

    午后三刻^^^,大臣,贵妇*^,女子们都休息够了,相继离开了皇宫,东方珩,沈璃雪也出了皇宫,楚悠然迎面走了过来*^,墨色的眼瞳中满是感激的笑意:“安郡王,璃雪^,多谢你们帮我解围?!?br />
    参宴之前,他们将宴会上会发生的所有事情都预想到了,一起制订了反将东方湛一军的计划*,计划很成功,她逃脱了湛王的魔爪*^*^。

    沈璃雪美眸一凝:“悠然^,如果我没有猜错*,东方湛盯上你了^*,你若是一直这么云英未嫁^^^,总有一天还会落到他手里,再想摆脱他^**,可就没那么简单了?^!?br />
    东方湛大败而归,赔了夫人又折兵,心中恼怒,下次再制定计划时*,肯定更加完善^*,更加狠毒,他们想要破解,也会更加费时费力。

    “我知道**,我正在想办法……”楚悠然低垂着头*,声音也细若蚊蝇^,青焰湛王势力庞大^,翻手之间就能捏死她*,她一直在思索,却想不出合适的办法*。

    “悠然^,你不是有心上人吗?赶快向他表白心迹,你成了亲^,东方湛就会有所顾及^,不能再明目张胆的对你出手了^?^^!卑谕讯秸?,唯一的办法,就是楚悠然成亲^。

    “我*^^,向他表白*?”楚悠然惊讶的看着沈璃雪,子女成亲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是矜持的官家千金***,大着胆子向男子表白,是不是太惊世骇俗了些?万一吃了闭门羹*^,就更丢人了。

    “或者^,你可以让你父亲试探试探那名男子的态度^,如果他也喜欢你*^,你们就赶快成亲?^!背迫皇枪糯Ы館,接受的是封建思想^,女子向男子表达爱意*^,对她来说的确是惊世骇俗了些,她一时半会无法接受,沈璃雪就又想了一个委婉的方法*^。

    楚悠然已经到了成亲年龄*,随时都可以嫁人^,无论用哪个方法都好***^,尽早嫁出去*,才是最重要的^。

    “那我回去后就向父亲提提^?*^*!背迫灰徽判×虫毯烊缦?^,谈到自己的婚事*,贵族女子们都会脸红心跳:“安郡王,璃雪,告辞*?!?br />
    楚悠然走后,东方珩,沈璃雪也走上了圣王府的马车,坐在宽敞、舒适的车厢里*,沈璃雪头靠着东方珩的胸口,微微蹙眉:

    “看东方湛的态度^*^,他承认了夜千媚是他的妹妹,应该是追上夜千媚了^*,夜千媚没随他回城**,可能是被他安置到了什么地方*^,咱们要不要派人查查看^^?”

    “本王已经命人去查了,很快就会有结果**^?!倍秸坷肟硐陕コ龀亲芬骨氖?*,东方珩就派了暗卫跟踪,可惜都被东方湛发现*,甩掉了**^,暗卫们追到南疆车队时,东方湛已经赶来京城。

    “沐国公被咱们抓到,牵连九族被灭*,东方湛知道淑妃是他母亲^,她死在咱们手里*,他心中肯定更恨咱们,他的报复会越来越疯狂*?^^!鄙蛄а┣崆崽玖丝谄?^^,抬眸看着东方珩:“我是不是不应该告诉他真相*?”

    “纸里包不住火*^,就算你不说*^,他早晚也会知道^*^,倒不如用它来帮帮朋友的忙?!?br />
    东方湛以前一直以为是圣王^,圣王妃的恩爱害死了李贵妃^,现在变成沈璃雪^,东方珩,还是死在他们圣王府人的身上*,没有太大的区别。

    “沈烨磊,你干什么?”尖锐,熟悉的女声传来*。

    沈璃雪一怔,是她!

    素白的小手掀开车窗向外望去,长且破旧的小巷子里^^,沈盈雪穿着一身粗布的浅灰色长裙,衣衫微微凌乱,发质枯黄,蓬蓬的^,就像稻草*^,用一根竹筷子绾成最简单的发髻^*,挺着大大的肚子^,一手扶着墙壁^^,一手扶着后腰^,满脸怒容的怒瞪着五米外的沈烨磊*。

    她饱满的额头上渗着细密的汗珠,嘴巴微张着*,急促的喘息*,显然刚才经过了一场激烈的撕扯^。

    沈璃雪皱眉:秦若烟已经离开青焰*,没有带走沈盈雪么*^?秦若烟性子古怪^,凡事只有三分热度,想必是折磨够了沈盈雪,懒得再理她*,临走前,就放她离开*,任她自生自灭了。

    再看沈烨磊^****,手里抓着一只钱袋*,快速打开**,倒出一大把铜板,不屑的撇撇嘴:“怎么只有这点钱^^?”

    “嫌少你别抢啊,把铜板还我?!鄙蛴┢宄宓呐捕沤挪缴锨癪^,就要拿回铜板。

    沈烨磊小身体非常灵活**,轻轻一转,远离了沈盈雪,理直气壮道:“姐姐八九个月的身孕,眼看着就快生了**^,我拿这些铜板给你买点好吃的吧……”

    “沈烨磊*,你少蒙我**^,你拿我的钱^,是想学那些纨绔子弟们进赌场挥霍*^*?^*!鄙蛴┘馊竦母呓?^**,配上那张被晒黑的小脸,就像街上的泼妇。

    “姐姐,别说的这么难听嘛,我是在为咱们将来的美好生活铺路子啊,你想想看*^*,我天天辛苦的做小厮,一个月下来就拿那么几个铜板,咱们何时才能过上好日子*?我随那些纨绔子弟们进赌场,和他们打好了关系^,将来谋个一官半职*^,你就是官员的姐姐了,说出去,多有面子……”沈烨磊淳淳善诱着,描绘未来的美好生活*^。

    沈璃雪微笑^,沈烨磊小小年纪^,就开始算计了^,真算计也好,假算计也罢^,反正是有了那份心思**,不愧是雷雅容的儿子*。

    沈盈雪不屑的嗤笑一声:“沈烨磊^,咱们被贬成了庶民**,用的是奴籍*^,知道什么是庶民不*^?就是青焰最低等的人^^,做官?你连科考的资格都没有**,做什么美梦呢?”

    沈烨磊一张小脸瞬间阴沉了下来:“就算做不成官*,我也可以去做生意**,才不要天天做下人,任人差遣*?^!?br />
    “就凭你,文章读不通,大字不识几个,还做生意*?赔死你*^?!鄙蛴┎恍嫉钠财沧欤骸罢客醺锎霾淮淼?,你就老老实实呆着吧**,多学点本事*^,再说大话不迟*?*!?br />
    “你劝我在湛王府做下人^*,是不是想方便你勾引湛王爷*?”沈烨磊瞟一眼沈盈雪高高隆起的肚子*^,满眼不屑:

    “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相府千金沈盈雪么***?拿镜子照照你现在的样子^*^,脸黑如炭,发枯如草*,眼睛呆滞无神^,还挺着个大肚子^^,就像街上的大妈*,湛王府里随便找出一名丫鬟都比你长的漂亮**^,高贵如湛王爷,怎么可能再喜欢上你?”

    “沈烨磊*^*,你不要看不起我**,我的脸型可是青焰第一美女,天天在外刷马桶才会晒成这副模样*,等我生下这个孽种,仔细打扮保养自己,一定可以再变回原来的样子*^?**!?br />
    沈盈雪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小脸^^,有些粗糙,不复当初的细腻如瓷,但是,她的脸型没变^^,仔细打扮打扮,一定可以恢复她水水嫩嫩,举世无双的美丽容颜^。

    她没了高贵的嫡女身份,还有美貌,一定可以嫁给贵族公子做姨娘小妾,再也不必受这种苦了^?!?br />
    ”你还是先把肚子里的孽种生下来^^,恢复了身材,再做美梦吧*?!吧蜢抢谕派蛴└咄Φ亩亲?^*,满目嘲讽:”哪个贵族公子愿意娶个大肚子的水桶腰回家*?*^*!?br />
    沈盈雪的小脸瞬间黑了下来,孩子是她被雷聪强暴的恶心产物,她恨死腹中的孽种了*,在驿馆里被秦若烟折腾时^,曾想过许多方法堕孩子^,可这孩子的生命力好像很顽强*,无论她怎么跑*,怎么跳*,孩子就是不掉*。

    昨天被放出来时,她也去看了大夫^,大夫告诉她,她很快就要生产^,再用堕胎药*,孩子会死^,她也有危险,她只得打消堕胎的念头,生下来吧,男的卖给生不出儿子的人家^,女孩就卖给妓院,得来的银两*,她正好可以用来保养^、打扮自己。

    ”时候不早了^,我要回湛王府做事了,姐姐^*^,你自便吧*^?*!吧蜢抢谑晔掷锏耐錨^*,撇撇嘴*,全部塞进了钱袋里***,转身欲走*。

    沈盈雪急行几步*^,抓住了他的衣服^,美眸喷火,愤怒的吼道:”把铜板给我^^,这是我仅有的一点儿钱了*,你都拿走了,我吃什么?喝什么*?饿死吗?“

    ”松手!“沈烨磊目光一寒*,不耐烦的转过身*^*,挥手去打沈盈雪。

    沈盈雪趁机抓住了钱袋*^^,咬牙切齿的用力拉扯:”把钱还我,还给我!“

    ”松手,再不松手**,休怪我对你不客气了?!吧蜢抢诤藓薜牡勺派蛴?,怒气冲天的大吼*^,他在赌场输了赚来的所有银子*,好不容易有了翻盘的本钱,岂能放手。

    沈璃雪摇摇头**,这姐弟两人^,在这么困难的环境里,应该相互扶持**,相互鼓励才是,他们倒好^,相互拆台,还大打出手**^。

    ”你不找他们报仇了^?“东方珩如玉的手指轻抚着沈璃雪柔软的墨丝*,如墨缎一般,柔软顺滑。

    ”我和他们^,也没什么深仇大恨,他们落迫至此^^,也没什么好算计的了,让他们这么水深火热的活着,已是最大的惩罚^?*!吧蛄а┬ψ乓∫⊥?,慢慢放下了车帘。

    ”?^!“沈盈雪怀孕八九个月,身形不及沈烨磊灵活^,一不小心,钱袋被拉扯走,她笨重的身躯重重的蹲坐到了地上^,撕心裂肺的疼痛快速漫延开来,手捂着肚子**,惊声尖叫:”疼*,疼*,好疼啊?!?br />
    ”别装了,我可不会上你的当*,我些铜板是我的了*?^!吧蜢抢诶浜咦臹^,慢腾腾的转过身,刚好看到沈璃雪放下车帘^,她明媚的笑容^^,深深的刺痛了他的眼^,看他落迫^,她在幸灾乐祸*^,贱人贱人贱人!

    怒吼一声*^,将钱袋往衣兜里一装****,急步追了上去:”沈璃雪^***^,你这个贱人^,有种别跑,你给我滚下来^^^*?!?br />
    马车里的沈璃雪皱皱眉:”沈烨磊不长记性吗^?被打了这么多次^,还敢对我大吼大叫*?^!?br />
    ”沈烨磊从小被娇生惯养^,养成了唯我独尊的坏脾气,一两次的痛打*,他是不长记性的^^!岸界衲钛垌骸弊幽?^,去让沈烨磊长长记性^?*!?br />
    他的妻子只是从沈烨磊面前走过*^,没招他*,也没惹他*,他居然不分青红皂白破口大骂^,真应该好好教训教训。

    马车停了下来**,轻微的破风声响起^,马车后方响起沈烨磊尖锐的惨叫声^,沈璃雪装没听见**^,窝在东方珩怀里^,闭眼休息^,沈烨磊身为小厮,脾气比少爷都大,是应该细细教教他规距。

    不远处的小巷里,沈盈雪蹲坐在地上,身下流出一大滩鲜血*,肚子传来尖锐的疼痛,她嘴唇苍白,额头直冒冷汗,虚弱的呼救:”沈烨磊,沈烨磊,你回来,快滚回来^^,救救我**!“

    回应她的除了寂静*^,还是寂静,鲜血越流越多^^,她倒在地上*,意识也越来越模糊,心里呐喊,我不想死^^,救命,救命啊。

    朦胧的视线中,走来一道高大的身影,他居高临下的望着她,她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喃喃呼救:”救……救我*!“

    高大身影冷声道:”我可以救你,但你必须臣服于我,按照我说的去做^?*!?br />
    ”我答应,我答应^*^,求你快救救我!“沈盈雪连连点头,眸中闪烁着点点希望*。

    男子冷冷一笑,抓起沈盈雪的胳膊^,快速飞身离去*^,空余半地鲜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99》,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99 力挫湛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99并对腹黑郡王妃199 力挫湛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9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