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 捉姦当场

    “沈璃雪,说再多的废话^*,你也逃不掉^?!鼻嘌嬲缴穹丫⌒幕⒌降呐?*^,与众不同*,平时,东方珩?;さ暮苎厦?^,秦君昊也清醒着*^*,做事严谨*,不敢逾越界线。

    如今**^*,他中了媚药,神智迷蒙*,色心色胆也跟着壮了起来,沈璃雪落单**,附近没人^,品尝美人的绝佳时机^,他绝不会轻易放过^。

    至于夜千媚*,等他办完好事^*,回去再和她算账*^^^。

    玲珑的娇躯近在咫尺,沈璃雪特有的清新香气扑面而来*,秦君昊瞬间欲火焚身^,色爪迫不及待的抓住沈璃雪的衣服,就欲撕烂。

    沈璃雪目光一寒*,挥掌打开秦君昊的咸猪手*,怒道:“秦君昊,我是东方珩的妻子^,你敢碰我一下^**,他肯定会杀了你*?*!?br />
    秦君昊是南疆太子,武功高强,沈璃雪不是他的对手*,未央宫的位置偏僻些^,附近没有宫女、太监*,她惊声高呼也叫不来侍卫**,必须先拖延时间,再想办法自救^。

    秦君昊强忍着欲望仰头大笑:“沈璃雪*^^,若是让东方珩知道你失身于本宫,你就是人人唾弃的残花败柳*,他岂会再视你如珍宝^^?”

    秦君昊的确忌惮东方珩**,但沈璃雪是青焰郡王妃**^,视贞节大如天,重如命,他强占她之事隐瞒下,他逍遥自在的继续做他的南疆太子*,沈璃雪也可安然无恙的做郡王妃^,皆大欢喜^*。

    若是丑事传扬开来*^^^,东方珩怒不可遏的追杀他^,他大不了回南疆*^,在他的地盘上^*,东方珩心中再愤怒*^,也不能轻举妄动*。

    沈璃雪可是青焰人,避无可避*,背着夫君失身他人**,会被千人指责*,万人唾骂,下场比他凄惨百倍^^^。

    沈璃雪是聪明人*,肯定会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

    他笃定她不敢张扬此事,方才大胆调戏她^!

    沈璃雪冷眼看着秦君昊:“秦太子^,如果我们真的出了事^*^,我会全部告诉东方珩*^,让他为我讨回公道*,在我眼里^,名节不如公道重要*?!?br />
    纸里包不住火^,再隐蔽的事情,也有东窗事发的时候*,被人欺负了***,就要讨公道**^,哪能遮遮掩掩*,欺骗自己心爱之人*,让罪犯兴高采烈的逍?^?旎?**。

    “东方珩的性子^,你很清楚*,你确定事发后*^^,你还能安然无恙的走出青焰*^?”

    呵*^,沈璃雪竟然不在意自己的名声^*,名节*,有意思**!

    “那完事之后*,本宫杀了你*^^^,就无人知晓这件事情了**?!鼻鼐坏纳舻统?、暧昧,透着阴冷与嗜血^*,半吓唬半震慑,若是沈璃雪聪明*,配合他隐瞒事情,他会放她一条生路*,若她不识抬举*,休怪他心狠手辣!

    沈璃雪冷笑*,玷污了良家女子*^,为防事情败露*,杀人灭口*^,秦君昊真是有够心狠手辣^。

    欲火一遍又一遍侵袭全身^,秦君昊呼吸滚烫^,看着面前清冷如月的沈璃雪,征服欲大起,就像是被欲望驱使的野兽*^,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想要征服面前的女子。

    色爪抓住沈璃雪的衣服*,狠狠一扯^,布帛撕裂*,露出她圆润的雪白香肩^,更大程度的刺激着秦君昊脆弱的神经^,眸中色光闪闪,恶狼扑食般对着沈璃雪扑了过去,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为了这美人^^,被东方珩追杀他也认了**。

    沈璃雪目光寒冷如冰,她搬出东方珩震慑秦君昊,并非害怕他^,而是为了准备足够的手段对付他^*。

    化身为色狼的秦君昊近在咫尺*,她冷冷一笑*^^,猛然抬起了手掌*,素白的指尖寒光闪烁^,对着恶狼的喉咙狠狠刺了过去……

    未央宫外阳光明媚,冬青摇曳^**,夜千媚站在一棵大树后**,倾听着未央宫内激烈的打斗声^,笑的阴冷得意*,花枝乱颤^。

    秦君昊是南疆太子^,武功高强^,沈璃雪一介女流,又怀着身孕,绝不是秦君昊的对手*,最多一刻钟,沈璃雪就会被他压在身下玷污***。

    秦君昊中了烈性媚药*,神智不清醒*^,也不会有半点的怜香惜玉,受欲望驱使,他会和沈璃雪疯狂欢爱,沈璃雪肚子里的孩子两个月^*,正在危险期*,一定会被秦君昊折腾的流产^^。

    她失身^^,会受千人指责*,万人唾骂^**^,没了孩子*^,也没了继续留在圣王府的筹码^*,东方珩会对她厌恶至极,一气之下^^,绝对会休妻。

    青焰战神的弃妻,还有哪家人敢娶**?沈璃雪会在别人的指责****,唾骂中孤寂终身*,生不如死^^。

    哼*,这就是她算计自己**^,害死自己母亲,弟弟^^,外祖父九族的下场。

    未央宫里的打斗声渐渐弱了下去^^,夜千媚看着房门紧闭未央宫*^,笑的不怀好意^*。

    光天化日^,青焰安郡王妃与南疆太子在青焰皇宫偷情^,啧啧,真是不知羞耻**^,若是传扬出去,肯定会震惊京城,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事发后**^,沈璃雪那狼狈**^^,凄惨*,生不如死的模样了。

    呵呵^,众人指指点点着,她羞愤交加**,十多种颜色在她脸上交替闪过*,她的表情,绝对精彩^。

    “夜公主的笑容真灿烂^^^,可是遇到什么开心事了*?”一阵清风刮过^*,一袭浅紫色湘裙的美丽女子笑意盈盈的出现在她面前*。

    望着女子明媚的脸庞,璀璨中透着冰寒的笑容,夜千媚瞪大了眼睛,惊恐的连连后退:“沈璃雪……怎么是你……”

    未央宫里的打斗已经停止,沈璃雪应该在宫殿里被秦君昊无情的糟蹋才是^^,怎么会出现在她面前^*,还对着她笑*,笑容透着说不出的诡异与凌厉,看的人心底发寒^。

    “夜公主觉得站在你面前的不应该是我^?那应该是谁*?秦君昊么?”沈璃雪嘴角微挑,似笑非笑*。

    夜千媚目光闪了闪*,含糊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br />
    心中暗骂:秦君昊中了媚药^,应该比平时厉害才是,怎么这么轻易就被沈璃雪打败了?难道是媚药太烈*,他分神压制^,被沈璃雪钻了孔子**?真是没用**。

    “秦君昊中了媚药^^,在未央宫里色性大发,我觉得*,给他下媚药之人,肯定就在附近监视着他,没想到,我一出宫殿,就看到了夜公主?!鄙蛄а┪潞偷捻型蝗徽凵涑隽枥鞯暮?,仿佛洞察一切^^,让人无处可逃。

    “是又如何**?”夜千媚一惊,随即恢复正常,四下望望,附近没人***^,她咬牙切齿道:“你害死了我所有的亲人,我给你个小小的教训,难道有错?”

    “你想杀我^,可以明刀明枪的宣战**^,我绝不会退缩,用下媚药这么下三滥的手段^,真是有够卑鄙无耻^^?!鄙蛄а┣謇涞难弁淙艉?。

    “本公主就喜欢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你能怎么样?杀了本公主么^?”夜千媚不屑的轻哼^**,挑衅的看着沈璃雪:

    “你懂武**,本公主也懂*,你有了身孕*^^,和秦君昊较量了这么久,内力损耗不少,腹中胎儿也因你的剧烈打斗有些不稳吧*^,你若是再与本宫交手**^,不但会输,还会流掉腹中胎儿?!?br />
    青焰和西凉一样*,都是子嗣为重,夜千媚笃定*,沈璃雪为了腹中胎儿,不敢再和她交手^**,肆无忌惮的嘲讽沈璃雪*。

    仇人近在咫尺,却不能亲手教训,沈璃雪肯定气愤,郁闷到了极点,哈哈哈!

    沈璃雪冷冷看着夜千媚*,突然一笑:“多谢公主关心*^^^,教训夜公主,用不着我亲自出手^*?!?br />
    话落,子默和五名黑衣暗卫凭空出现^,将夜千媚重重包围^^,阻去了她所有退路。

    夜千媚震惊的瞪大了眼睛,咬牙切齿道:“你……早有准备**?^^^!?br />
    “珩去御书房前^^*,留了他们几人在暗中?;の??!鄙蛄а┬θ蓁玻骸扒鼐痪褪撬羌溉撕狭ψテ鹄吹腲^?*!?br />
    秦君昊中了烈性媚药,武功比平时还高*,沈璃雪根本打不赢他,和他说那么多*,是想套出给他下媚药的人,没想到他油盐不进,不肯吐口^,沈璃雪也懒得再和他废话**,叫出子默和暗卫们^^,合力制服了秦君昊*。

    “你想怎么样?”夜千媚恨恨的瞪着沈璃雪,美眸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

    东方珩对她真是在意^*,离开一小会儿的时间*^,也派武功高强的暗卫?;に?^*,自己太大意了*^^,低估了她的魅力*^。

    自己想让她身败名裂,生不如死,她愤怒至极,会杀了自己么^?自己死也不会让她好过*。

    看着夜千媚急转的眼睛,沈璃雪微微一笑^^,神神秘秘的压低了声音:“公主自己闯的祸**,自己解决^?!?br />
    “什么意思?”夜千媚先是满头雾水^,随后,眼睛一亮*,咬牙切齿的怒瞪着沈璃雪:“贱人*,你敢?!?br />
    沈璃雪勾唇一笑^,这世间*,还没有她不敢做的事:“子默,送夜公主进未央宫*^!?br />
    “是^!”子默目光肃杀*,大步走向夜千媚^。

    绝不能被他们抓住,不然*^,她下场凄惨*^^。

    夜千媚心急如焚,双足轻点*,就欲飞身离开^*。

    五名暗卫目光如冰*,铁一般的长臂伸出,狠狠按到了夜千媚的肩膀上*,她还来不及出招^,已被拿下,心中大惊着**,嘴巴一张^^,就欲喊救命**^,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一点儿声音。

    震惊间*,子默来到她面前,揪着她的衣领**,像拎东西一样*,拖着她走向未央宫**,动作粗鲁,半点都不怜香惜玉。

    脖颈被衣领紧勒着,夜千媚疼的直皱眉头,穴道被点^,她动不了半分*^,也骂不出一个字符^,心中恨的咬牙切齿,贱人贱人贱人*^,她做鬼也不会放过他们。

    眼前突然一暗,男子被迫压低的嘶吼声传入耳中,夜千媚抬头一望*,秦君昊被两名暗卫死死按在地上,像野兽一样拼命挣扎着,双目赤红*。

    看到她后^***,他狠厉的眸底居然闪烁着浓浓的喜悦*^*,就像饿了许久的野兽找到了猎物,心中震惊异常,秦君昊盯上她了^^^^,怎么办,怎么办***?

    子默摆摆手**^,那两名暗卫松开了秦君昊,同时,子默也解开了夜千媚的穴道,三人快速飘出了宫殿*,郡王妃交待,单一的强取豪夺没意思^^,两人激烈的争斗*,更有看头**。

    秦君昊中媚药有段时间了^,全身兽血沸腾,欲望早已高涨^,迫不及待的要找女子纾解*,获得自由,像恶狼一样,低吼着^*,如饿似渴的朝夜千媚扑了过来。

    淡淡的腥臭味扑面而来,夜千媚紧紧皱起眉头^,爬起来^^^,急步跑向大门,秦君昊烈性媚药焚身*,体质就像野兽*,不眠不休的交欢^*,会把人折腾死的^。

    沈璃雪站在门口*^*,看着面色惊恐,急速前奔的夜千媚,以及她身后满眼情欲,穷追不舍得秦君昊,微微一笑:“夜公主*^,好好享受你自己作的孽吧**?!?br />
    在夜千媚愤怒、绝望的目光中^,暗卫们抓着房门,砰的一声紧紧关上*,还上了锁*^。

    “砰砰砰!”夜千媚气急败坏的狠狠捶打房门**^,怒吼冲天:“沈璃雪^,开门,快开门……啊……秦君昊……你干什么……”

    ‘哧哧哧**!’伴随着阵阵激烈的布帛撕裂声,夜千媚尖锐的高叫声响彻大半个未央宫:“秦君昊^,你看清楚……我是夜千媚^,不是沈璃雪……”

    “夜千媚*!本宫找的就是你……”秦君昊怒喝着,布帛撕裂声更加激烈:“你骗本宫喝媚药*^,本宫正准备找你算帐……没想到你主动送上门来了……沈璃雪逃了……你来帮本宫解媚药……”

    “秦君昊……臭死人了……滚开……”夜千媚训斥着,宫殿里响起乒乒乓乓的打斗声*^。

    “贱人,找死*?*!鼻鼐慌茸臹,打斗声更加激烈**^。

    沈璃雪揉揉额头,秦君昊中烈性媚药*^,色胆包天**,武功大增,夜千媚可不是他的对手……

    “??!”正想着^*^^,夜千媚凄厉的惨叫声穿透云层,响彻云霄^。

    秦君昊野兽般的低吼声透过紧闭的屋门传了出来:“不愧是……西凉公主……肌肤细腻如瓷……与众不同……”

    “秦君昊……卑鄙无耻……混账……龌龊……”

    太阳暖暖的照射着,夜千媚尖锐的叫骂渐渐弱了下去^,最终变为情不自禁的暧昧低吟**,淹没在激烈的交战声中,男子高亢^*^,兽性的低吼声一阵又一阵*,带着纾解的满足与兴奋*^。

    沈璃雪听的一阵反胃的恶心^,胸口翻江倒海*,走到一边*^,手扶着树,不停干呕,小脸嫣红如霞,眼睛盈满了眼眶,却什么都没吐出来。

    子默目光一沉:“郡王妃^^,卑职去请太医**?*!?br />
    “不好了……不好了……未央宫出事了……”湛蓝的天空下^,宫女尖锐的高叫声响彻大半个皇宫*,午休的嫔妃和宾客们都被惊动,也震惊了正在御书房内商谈事情的众人**^。

    皇帝眉头紧皱*,目光威严^,冷声道:“怎么回事^?”

    “儿臣不知,安郡王*,未央宫不是你休息的寝宫么?”太子看向东方珩*,却见他站的位置空荡荡的^**,哪里还有她的影子,窗外*,一道白色衣袂快速远去。

    “去未央宫看看究竟出什么事了*^*?^!被实勖纪分宓母?^,站起身*^,阔步向前走去^,太子,五皇子等人急步跟上。

    东方湛目光凝了凝**,随着众人的脚步,缓步前行*。

    东方珩出了御书房*^,面色阴沉着,一路急奔^^,来到未央宫时,宫殿门口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不少人。

    年轻男子们眼睑低沉^*,目光尴尬^,女子们俏脸通红^,含羞带怯着,正准备转身离开,见到阔步前来的东方珩*,面色瞬间大变:“安……安郡王……您怎么在这里*?”

    东方珩脚步一顿**^^,锐利的目光扫过震惊^**,错愕的众人*,他在这里很奇怪吗*^?

    突然**,男子的粗喘和女子的低吟声响在耳边^^,东方珩目光一凝,循声望去*^,看到了紧闭的未央宫宫殿门**。

    “未央宫是安郡王和郡王妃的午休居所^?!被煸谌巳褐械睦钣睦纪蝗豢?*,声音不大不小*,足够院子里的所有人都听到*^。

    众人一惊,都听出了她的话外音**,安郡王站在他们旁边^,那宫殿里缠绵的是安郡王妃和其他男子*。

    “安郡王妃那么喜欢安郡王*,绝不会背着安郡王和其他男子偷情*?^!蔽ǹ直鹑瞬恢牢囱牍锿登榈娜耸巧蛄а?,李幽兰惊声高呼*^。

    给别人的感觉却是欲盖弥彰^*,沈璃雪没偷情*^,宫殿里怎么会有男女欢爱的声音*?还那么激烈,那么忘情。

    “你真的这么相信璃雪^?”东方珩转过头^*,目光沉沉的望着义正词严的李幽兰,深邃眸底闪烁着凌厉的幽冷厉光^,看的人心底发寒。

    李幽兰只觉后背涌进一股浓烈的寒气*,瞬间到达四肢百骇*,冷的蚀骨***,心里升起一股难以名状的惧意,嘴角扬了扬*,牵起一抹不自然的笑:“当……当然……我一直把安郡王妃当做好朋友的……”

    “嗯……嗯……啊……”女子暧昧的低吟突然提高,清析的钻入众人耳中,贵族千金们听的脸红心跳^*,悄悄打量面色阴沉的东方珩:

    他那么宠爱沈璃雪^,沈璃雪居然不知羞耻的背着他偷情,真真是不要脸到了极点*,他肯定很伤心,很难过*^*,堂堂青焰战神,第一美男子,别人求都求不来^*,沈璃雪得到了*,却不好好守着*,枉顾常伦和其他男子偷情*,不守妇道的无耻贱人*^^。

    “安郡王*,我相信璃雪是清白的^,在宫殿里偷情的肯定是宫女*、侍卫们*,把门破开吧,证明璃雪的清白*!”李幽兰看着众人眸中的怀疑与愤怒*,心里暗自高兴*,面上却是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为沈璃雪辩驳。

    她膳后回宫殿休息时*,亲眼看到秦君昊走进了未央宫,很久都没有出来*,里面还传来了若有似无的打斗声**。

    如今*,房间里响着的暧昧低吟*,肯定是秦君昊在强占沈璃雪,只要门一打开*^,沈璃雪在秦君昊身下承欢的无耻模样就会展现在众人面前*。

    东方珩被戴了绿帽子,怒气冲天,轻则休了沈璃雪**,重则将她沉塘浸猪笼*。

    几名年轻男子站在门口**^,跃跃欲试*,只等东方珩一声令下*,他们就会踢开房门,安郡王妃与人偷情^^,丢的是东方皇室,圣王府的脸^,非同小可^,一定要弄清楚了。

    东方珩淡漠的看着那紧闭的未央宫宫门*,一言不发*^。

    “李姑娘对未央宫的事情了解的真是清楚?*!币坏狼謇涞呐蝗幌炱館^。

    熟悉的声音让李幽兰身形一怔**,猛然抬头望去,沈璃雪站在阳光下^^,越过重重人群^,缓缓走了过来*^^^,浅紫色的衣袂随风轻飘**,美的不似凡人*,望着李幽兰震惊的目光***,她轻轻一笑:“我出现在这里^^,李姑娘很意外啊*^^^?!?br />
    李幽兰牵牵嘴角^,扯出一抹僵硬的笑:“郡王妃没事,我很高兴,郡王妃不是在未央宫休息么*^,怎么会从外面回来*?”

    “我正在孕吐期**,刚才吐的很难受^**,就去看大医了,太医给我开了几副药!鄙蛄а┕首鑫弈蔚奶鞠⒆臹^,指指子默手中的药包^。

    李幽兰恨的咬牙切齿**,怎么这么巧!

    “嗯嗯啊……”女子暧昧的低吟再次响起*^,沈璃雪一怔^^,故做惊讶道:“这是怎么回事^?”

    “砰?!蔽囱牍锏牟皇前部ね蹂?*,那几名年轻男子们再无顾及,迫不及待的踢开了紧闭的宫门。

    众人好奇的目光透过大开的门口向里望去*,夜千媚躺在地上^,全身赤果^*^,眼眸微闭着^*,美丽的小脸上带着性欲的潮红**,嘴巴微张^,吐出一个又一个令人销魂蚀骨的音符,泛着淡淡粉红色的身躯上紧压着秦君昊强健的身躯*^,两人紧密的结合在一起,做着最原始的动作^*。

    巨大的撞门声惊醒了深陷情欲里的夜千媚,她微闭的眼睑猛然睁开,目瞪口呆的众人映入眼帘,胸口沉闷的难受,身下传来阵阵刺痛,她侧目一望*,秦君昊紧压在她身上^^*^,毫不怜惜的攻城掠池**,刚才发生的一幕幕浮现眼前,她惊声尖叫:“?***?!”

    柔弱的胳膊快速推开秦君昊,夜千媚满目惊恐的捡起散落在地上的破衣服^,胡乱遮住自己的脸和满是青淤的身躯*,准备进内室躲避*。

    “还想跑^,回来……”秦君昊的媚药还没有完全解除*^,神智有些不清*^,伸手抓住夜千媚的胳膊^*,再次拉到身下,狠狠蹂躏^。

    “滚……滚开……”夜千媚美眸喷火,用力拍打着秦君昊,却撼动不了他半分^,伤痕累累的身躯被迫打开****,迎接他的再次强势进入^*,眼泪如雨,顺着眼角快速滑落。

    “西凉公主夜千媚,怎么会是她?*!币蝗巳铣隽艘骨?,轻捂着嘴巴惊声高呼。

    众宾客的目光集中到男子身上*,再次惊讶的高呼:“那个男的是秦君昊秦太子……天哪,他们两人怎么会……”

    李幽兰面色苍白^,银牙紧咬:明明应该是沈璃雪和秦君昊在里面的,怎么会换成了夜千媚和秦君昊……

    沈璃雪冷冷看着眼前的一幕^,若非东方珩留下了子默和暗卫们*,她逃不出未央宫***,现在被人这般围观^^,丢尽颜面的人就是她了^*^^。

    秦君昊中的媚药极烈,欢爱这么久都没有解除*,如果被抓住的人是她,被糟蹋不说^,她腹中的孩子肯定也保不住^*,夜千媚是想将她和孩子一起除掉*^*,才会下烈性媚药^*,她让夜千媚自食其果^,并不过份。

    “这是在干什么**^?”皇帝越过人群,阔步走了过来,看着宫殿内糜乱的画面,气的全身发抖:“去提桶冷水,浇醒他们?**!?br />
    青焰湛王的未婚妻和南疆太子在皇宫偷情^,青焰皇室的脸面都被他们丢尽了*。

    冷水当头浇下*,沉浸在情欲之河的秦君昊一个激灵,瞬间清醒了过来^^*,望着满脸泪痕*,满身欢爱痕迹,被他折磨的柔弱不堪的夜千媚^*^*,挑挑眉^,漫不经心道:“媚药解了^?!?br />
    他活动活动筋骨,全身舒畅,抓起散落在地的衣服,毫不犹豫的站起身****,远离夜千媚,没有半分留恋**。

    转过身,他看到门口站满了人^,皇帝站在最前面,看他的目光威严*,冷冽:“秦太子,不说清楚事情真相^,就想一走了之?”

    “这个嘛……”秦君昊抬眸一望,看到了沈璃雪^,他和夜千媚欢爱是她策划的。

    目光触到她身旁的东方珩,微微一凝^,若是实话实说,东方珩肯定能猜出事情真相^,到时*,他在青焰就无立足之地了……

    “是沈璃雪,她让暗卫们抓了本宫*^,关到未央宫被秦君昊糟?!币骨哪米牌评貌豢暗囊路糇约?,手指着沈璃雪,哭的梨花带雨^^^,声嘶力竭的控诉着:她守了十几年的清白之躯就这么被毁了**,卑鄙无耻的贱人***^。

    沈璃雪冷冷看着夜千媚:“夜公主^,饭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说^*^,无缘无故^,我陷害你做什么*?再说了,你和秦太子都是大活人*,就算我将你们关在一起^,你们也可以洁身自好啊?*!?br />
    贱人,居然装蒜!

    夜千媚看沈璃雪的目光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秦君昊中了媚药^,疯狂的强迫我^,我哪里还能再洁身自好?!?br />
    “真的^?”沈璃雪故做不知的皱起眉头:“未央宫里干净的很,没燃什么媚香之类的催情物*,秦太子是怎么中媚药的?”

    “他是……”夜千媚愤怒的指责声戛然而止*,沈璃雪在套她的话,贱人^^,真是聪明,目光闪了闪**^,大哭道:“我怎么知道秦君昊怎么中的媚药,沈璃雪*^,你害我失了清白^^,我和你拼了!?br />
    说着*,夜千媚穿着破烂的衣衫**,美眸喷火的就欲扑向沈璃雪^^*^,却被侍卫们紧紧拉住^^*,她愤怒的咆哮声响彻整个未央宫:“沈璃雪*,我杀了你^?^^!?br />
    沈璃雪揉揉额头^,夜千媚铁了心想将她拉下水,她才不会如夜千媚所愿,转头看向秦君昊:“秦太子应该知道自己是怎么中的媚药吧*^!?br />
    夜千媚一张小脸**^,瞬间苍白的毫无血色,她给秦君昊送纸条时^^,借着飘飞的衣袂*,偷偷在他酒里下了烈性媚药*,秦君昊若是将她供出来*^,聪明人就能间接猜到事情真相,她失身^,不但不会引起人们的同情**,还会被千人指责,万人唾骂^。

    秦君昊看着沈璃雪**^,嘴角微微上翘*^*,扬着暖暖的笑^,眼瞳清冷如腊月寒冰,仿佛在说:“你敢把事情推到我身上,我就将你做的丑事公诸于众^,让你在青焰再无立足之地*?^!?br />
    “本宫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走在皇宫里*,突然感觉身体不舒服^,就随便进了一座宫殿*,宫殿里没人,本宫身体难受的厉害*,恰在此时,一名女子推门走了进来^,本宫神智不清,受欲望驱使*^^,迷迷糊糊的*,就和那名女子发生了事情……”

    未央宫是东方珩*,沈璃雪的居所^,秦君昊无缘无故跑来这里^*,别人会觉得他没安好心**,想要糟蹋青焰安郡王妃*^,那就是色胆包天,直接对东方皇室宣战*,他人还在青焰,这么说,对他半点好处都没有。

    倒不如说的含含糊糊,认下强占夜千媚的罪名^,她是湛王的未婚妻*^,也是无父无母*^^,被人抛弃的孤女,皇帝对她并不重视^,对他的惩罚不会太重^。

    夜千媚高悬的心瞬间放了下来^,暗暗松了口气,还好*^,还好,秦君昊没有供出她,不过,他也没的指证沈璃雪。

    “秦太子对夜公主可是真心?”皇帝看着秦君昊**,冷冷询问*^。

    “本宫和夜公主只有这一次风流,以前也没怎么接触过^,谈不上什么真心不真心^?*!鼻鼐货玖缩久?,不知道皇帝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秦太子强占了她的清白之躯,应该给她一个合理的交待***?*!被实畚竦奶嵝裗^^。

    秦君昊恍然大悟*,夜千媚已经失身于他,不能再嫁给东方湛为妻*,他们之间那纸婚约^,需要他来打破:“本宫会给夜公主一个名份?**!?br />
    “如此*,甚好?!被实弁艘骨囊谎?^,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

    夜千媚是西凉的罪臣之后^^*^,皇帝不想再让她成为湛王的正妃**,但圣旨已下,不能收回,他一直都很郁闷。

    夜千媚被秦君昊强占*,失了清白^,是解除两人婚约的最好契机^!

    “我不嫁秦君昊,死也不嫁?!币骨南氲阶约郝淼纳撕?,满目惊恐^,他就像野兽一样**,丝毫不懂怜香惜玉*^,她的身体都快被他撕裂了,嫁给这么粗鲁的男子*^,她哪有幸??裳?。

    皇帝威严的目光猛然的望向夜千媚:“夜公主已是秦太子的人*^,还想再嫁其他男子吗?”

    “我……我……”夜千媚一时语塞^^,东方湛是青焰湛王,需要金枝玉叶来配**,她是个被人用过的残花败柳,早就配不上东方湛了^,皇帝绝不会让她再嫁东方湛。

    秦君昊是南疆太子,会离开青焰^,东方珩*^,沈璃雪身份尊贵^*^,聪明绝顶^,能力非凡**,想打败他们,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她必须留在青焰,伺机为自己和母亲*,弟弟报仇:“我愿出家为尼*^?!?br />
    秦君昊顿时怒火中烧*,宁愿出家为尼*^^,也不愿意嫁他做偏妃*^,夜千媚的骨头还真硬:“青皇*,夜千媚失身本宫,就已是本宫的人,她和青焰皇室再无任何瓜葛^^,她的嫁娶^*^,还望青皇不要插手*^,让我们两人解决?!?br />
    “好,朕不插手你们年轻人的事情!逼睬逡骨暮颓嘌婊适业墓叵?*^,皇帝求之不得,自然顺着秦君昊的意思:“夜公主毕竟是西凉公主*,秦太子莫要委屈了她*,她现在的身份有些特殊*^,秦太子最好问过南疆皇帝的意思*^,再给好安排名份**?^!?br />
    秦君昊面色一僵^,青焰皇帝是在变相赶他离开么**?

    沈璃雪微笑*,秦君昊胆大包天的偷取青焰大炮*^^,青焰皇帝早就看他不顺眼了*^,一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赶他走,夜千媚失身于他,给了皇帝赶人的绝妙理由*^。

    秦君昊和东方湛合作的天衣无缝**,两人联手,势力颇强^,不容小视*,沈璃雪设计秦君昊强占夜千媚*,除了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外,还想挑拨东方湛和秦君昊之间的关系^。

    夜千媚是东方湛的未婚妻,就算他不喜欢她,她也是他的所属于,他最信任盟友,一句招呼都没打^,突兀的就强占了属于他的女人^,他心里多多少少也会有些不舒服*^,两人间的友谊必定会出现裂痕*,合作起来^,也不会再像以前那么得心应手^。

    没想到皇帝做的更绝*,直接赶秦君昊走^,呵呵^*^,秦君昊一走^,东方湛在京城就少了一条强有力的臂膀**^,不会那么频繁的做坏事害人了。

    “千媚没做成朕的儿媳*,朕也将她当成女儿看了,事情拖的久了,对她不好,秦太子选个合适的日子^,起程回南疆^^^,商量着给她个名份吧?*^!?br />
    “皇上*^,千媚愿意出家为尼,真的愿意^?!币骨男闹姓鹁?,跪倒在地*,头磕的咚咚作响*,她不要嫁秦君昊**^,死也不嫁。

    皇帝看着地面上渗出的血迹*,无奈的轻叹一声:“千媚*^*,你很年轻,正值青春大好年华,出家为尼^^,青灯古佛,不是你一名小姑娘应该过的生活^,相信秦太子^,他会照顾你一生一世的?!?br />
    “皇上……”夜千媚直起身体^^*,泪水盈盈的看着皇帝*,满眼委屈^^^。

    皇帝摆手制止了她要说的话^,冷声道:“事情就这么决定了,摆驾回宫*?!?br />
    “摆驾养心殿*?!毙√嗪芑岵煅怨凵?^,看出皇帝不想再理会此事*,急忙一甩拂尘*,尖细的嗓音传遍未央宫。

    “恭送皇上!痹谥谌说淖8I?*^,皇帝阔步走去养心殿***^。

    热闹看完^^^,众人也三三两两的离开^,不时回头望望瘫坐在未央宫内的夜千媚,满眼鄙视^,嘲讽:放着英俊潇洒的青焰湛王不嫁^^^,偏要去嫁南疆那相貌平凡的太子**,没有眼光。

    “咱们也回府?!倍角崂孔派蛄а┑男⊙?*,转过身,缓步前行,如玉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沈璃雪略显苍白的小脸:“你身体不舒服*?”

    “还好^?!鄙蛄а┮∫⊥?,嘴角轻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有事的不是她^^^,而是站在未央宫门口没动的三位。

    东方湛站在门口,像雕像一般,一动不动。

    秦君昊站在屋内*^,一幅漫不经心的模样,望望瘫坐在地,面如死灰的夜千媚,挑挑眉*,悠然道:

    “湛王爷*^,本宫是被人算计了^*,被逼无奈,才不得不迎娶夜千媚,我知道你也不喜欢他*^,她嫁了本王*^,不影响咱们之间的友情*^,你们有什么悄悄话可以慢慢说,本宫找人算个良辰吉日^,准备回南疆?!?br />
    青焰皇帝已经下了逐客令*,他不能再死乞白赖的留在京城***^,可离开青焰后***,他又不能立刻就回来……

    秦君昊走出宫殿门,消失不见^,夜千媚的神智渐渐恢复^,扶着门框慢慢站起身,楚楚可怜的看着东方湛:“湛王爷,是沈璃雪设计我,你一定要为我讨回公道……”

    “啪?*^!币患窍炝恋亩夂莺菟Φ搅艘骨陌啄鄣男×成?,她的脸被打偏过去,鲜红的五指山瞬间显现*,嘴角溢出一缕鲜血。

    东方湛愤怒的咆哮声响在耳边:“谁让你用这种方法算计沈璃雪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96》,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96 捉姦当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96并对腹黑郡王妃196 捉姦当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96*^^。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