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 下媚药

    “痛,肚子好痛!”小腹痛如刀绞*,丽妃双手抱着腹部^,额头渗出豆大的冷汗^,美丽的小脸都痛的有些扭曲*^。

    “丽妃娘娘流产了^!”夜千媚望着那满地的鲜血^^,满目惊恐着,惊声尖叫^。

    众人低头望去*,一缕缕鲜血顺着丽妃的裙角流下来^,滴落在青石地面上^,眼中满是震惊与不解: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就流血了^*^?

    皇后站起身^^,端庄娴雅,有条不紊的指挥宫女们:“太医,快叫太医……你们几个……快扶丽妹妹到那边躺好……”

    宫女们以最快的速度搬来几张餐桌,拼凑成一张简易的小床,铺了几层衣服^^*,小心翼翼的抬着丽妃躺到小床上^。

    鲜血顺着衣角快速流淌^,丽妃面色苍白^*,虚弱无力,嘴唇翕动着,不停低喃:“太医,救救我的孩子,一定要救救我的孩子……”

    太医急步走了过来,轻握着丽妃的手腕把脉,感觉着手指下的脉搏越来越弱,他的目光也越来越凝重^*^。

    “太医,丽妹妹怎么样^?”皇后轻声询问^。

    太医收回手指*^,拿出了银针包****,闪亮的银针扎入穴道,血流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他摇头轻叹:“回皇后娘娘,丽妃娘娘的胎儿本就不太稳,血又流的很急,孩子保不住了?*!?br />
    什么^?她的孩子没有了**?

    丽妃只觉轰的一声**,身体瞬间僵硬,入宫几年^,一朝有孕,她欣喜若狂,短短一刻钟的时间*,她能清析的感觉到太后重视她^^*,嫔妃们让着她,皇帝宠着她,事事以她为先^,她如入天堂。

    她还没享受够孩子给她带来的希望与喜悦^*^,眨眼之间,孩子就消失不见*,她失去最引以为傲的身孕^*,从高高的云端*,直直坠落坚硬的地面*,摔的粉身碎骨。

    目光呆滞着*,面如死灰^*,怎么会这样*?

    “沈璃雪^^,你不想送紫玉珠给丽妃娘娘,可以直说,为何心狠手辣害死她的孩子*?”夜千媚气呼呼的怒瞪着沈璃雪^,义愤填膺般高声怒吼***。

    “夜千媚*,你不要血口喷人?*!鄙蛄а┣謇涞难弁淙缋霸潞骸袄鲥锬锏暮⒆恿鞯羰盺,我离她最少也有三步远^^,众目睽睽之下^,我怎么悄无声息的害她?”

    “娘娘刚才好好的,戴上你的紫玉珠*,孩子就没有了*,你敢说不是你做的手脚?”

    夜千媚唯恐别人不知道丽妃的孩子是沈璃雪害死的^*^,尖锐的怒斥声陡然抬高,响遍宴会厅的每一个角落:“你当我没看到你交出紫玉珠时的愤怒与不甘吗^*?你恨丽妃娘娘抢了你的紫玉珠,就心狠手辣的害死了她的孩子?*!?br />
    众人狐疑的目光全都望了过来,紫玉珠是安郡王送给郡王妃保胎的^,丽妃要来保自己的胎,是夺人所爱***,做的过份了*^,沈璃雪短暂的犹豫,她们也看在了眼里^^,说她由此生恨*,暗害丽妃的胎儿^^,不是没有可能。

    沈璃雪冷冷看着夜千媚:“那串紫玉珠在我手腕上戴了至少也有半个时辰了,我安然无恙*,足可见紫玉珠没有任何不妥……”

    夜千媚冷哼一声,傲然道:“这就是你的高明之处^,你戴着的时候*,紫玉珠是干净的,你褪下手腕**,送给丽妃娘娘时*^,做了手脚……”

    “夜千媚,你见过哪家孕妇随身戴着暗害胎儿的药物的^?”沈璃雪清冷的眼瞳冷若冰霜:“更何况^,丽妃娘娘刚刚戴上紫玉珠*^^,就出事了^,就算放了东西,也不可能这么快起效……”

    众人赞同的点点头,青焰子嗣为重^,有身孕的女子都会特别注意,穿的衣服*,戴的首饰都要经过仔细的检查^*,确认无毒无害*,沈璃雪身怀有孕,戴着害胎儿的药物害自己孩子么?真的说不通。

    “青焰京城谁人不知安郡王妃医术高超**,你特制上一副毒药,事先服下解药,戴着那紫玉珠三天三夜都不会出问题,只是可惜了没有解药的丽妃娘娘*,孩子就这么无辜被害了……”

    夜千媚轻声叹息着,手中丝帕轻轻拭了拭眼角*^,一副伤心***、同情的模样。

    “夜公主说的真是惟妙惟肖,好像亲自做这种事情*,连我都要忍不住相信,自己真的在紫玉珠上做了手脚了……”沈璃雪看着夜千媚**,嘴角微挑*,似笑非笑。

    夜千媚一张小脸瞬间阴沉下来^^,狠瞪着沈璃雪^*,厉声怒斥:“沈璃雪^,你不要含血喷人*,刚才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丽妃娘娘除了戴上你的紫玉珠外^,什么都没接触过,足可证明就是你的紫玉珠在害她^,你也是要做母亲的人*^,居然这么心狠手辣,就不怕你的孩子会遭报应吗?”

    “宴会厅里那么多人*,丽妃娘娘没接触别人,不代表别人没接触她*^?!鄙蛄а┑醋乓骨模骸凹热灰构骰骋晌业淖嫌裰橛形侍?**,就让太医仔细检查检查^?!?br />
    “好啊*,等紫玉珠查出问题时*^*,看你还如何狡辩?!币骨母甙恋睦浜咦?,俯身去摘丽妃手腕上的紫玉珠**,暖暖的阳光透过格子窗照进房间**,她白皙的小手泛着莹润的光泽**,细若凝脂。

    沈璃雪美眸一凝*,莲步瞬移*,在夜千媚手指碰到紫玉珠的刹那间*^,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夜公主^^,太医检查紫玉珠*^,又不是你检查^^,你碰紫玉珠做什么^?”

    “我帮太医摘下来而已**,有什么不对?”夜千媚目光微闪*^**,语气高傲*,底气稍稍有些不足*。

    “太医就站在丽妃娘娘旁边,他自己会摘,就算男女授受不亲,还有宫女在^,您是西凉国尊贵的公主,这种事情*^,怎么能麻烦你*!鄙蛄а├淅渌档溃?br />
    “更何况^^**,紫玉珠只有我和丽妃娘娘碰过*,太医检查后,谁是谁非一看便知^^^,如果千媚公主也接触紫玉珠^^,出了事^,是我的错,还是千媚公主的错?”

    “我和丽妃娘娘无冤无仇*,甚至于^*,我们还是朋友*^,我岂会害她^?你是怕紫玉珠查出问题,故意栽赃陷害我吧^^^?!币骨拿理缁?*,陡然提高了声音^,尖锐^*,凌厉^^^,怒气冲冲^。

    看着沈璃雪玻璃般清透的清冷眼瞳,没来由的一阵慌乱*^^,仿佛心底的秘密被她看穿。

    “碰过紫玉珠*,就有嫌疑*,夜公主不想沾染事非^,就老老实实站着别动^,等候太医的检查结果?^!鄙蛄а├淅渌底?^,眼瞳冷若幽潭^。

    “等就等^*!币骨氖淙瞬皇湔?,转头看向太医*^,冷声道:“太医^^^,紫玉珠上放了什么东西?”

    一串紫玉珠共有二十颗*,太医拿在手里,仔细检查^,莹润的紫色在阳光的照耀下就像水晶葡萄^,美丽的让人窒息*,太医望着紫玉珠*,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沈璃雪目光微凝:“太医^^,串珠可有涂抹什么害胎儿的药物?”这串紫玉珠^*,并不是东方珩送她那串**,而是一串普通的紫珠*^,她褪下紫玉珠时,趁着丽妃不注意,悄悄掉包了。

    她穿着浅紫色的湘裙*,戴着紫色发簪*,耳环^,珠花**,用着紫色的丝帕,全身都是紫色*^,调包进行的很顺利*,无人发现。

    皇宫的太医们见多识广*,他仔细检查紫玉珠时*,发现这不是真正的紫玉珠,犹豫着要不要说出此事,沈璃雪适时的询问,他茅塞顿开^,他是在检查珠子上有没有药物,其他的**,不必理会:“回郡王妃*,串珠很正常^,没有任何问题^?!?br />
    众人了解的点点头:紫玉珠没问题,丽妃流产和安郡王妃没有关系*,那她又怎么会好端端就流掉孩子的^?一个多月的胎儿^^,再不稳*,也不可能说没就没了?

    “紫玉珠没问题,那一定是你递珠子给丽妃娘娘时,在她身上做了手脚?!币骨牡勺派蛄а?,毫不留情的控诉*,她一定要让沈璃雪坐实暗害丽妃胎儿的罪名^。

    “众目睽睽之下*,我送紫玉珠^,半分都没碰到丽妃娘娘,丽妃娘娘流掉孩子,的确是有人在暗中做手脚^,不过^^,那人不是我?^!?br />
    沈璃雪微微笑着^*,墨色的眼瞳中却折射出幽暗的冷芒,看的夜千媚心里发寒^,沈璃雪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自己一定要先下手为强^*,将事情栽到她身上^*^。

    夜千媚嘴唇动了动**,正欲怒斥沈璃雪^^*,沈璃雪突然抓紧她的手腕伸到了太医面前:“太医看看^,这只手可有问题^^^?”

    夜千媚大惊,小手瞬间紧握成拳^,拼命挣扎着,却挣不开沈璃雪的钳制^,美眸中怒火翻腾,厉声怒斥:“沈璃雪^*,你干什么^?”

    “夜千媚,若是你心里没鬼^,为何不敢让太医检查你的手掌?”夜千媚俯身摘紫玉珠时*,阳光刚好照在她手掌上*,掌心非常细腻*,就像涂抹了什么药粉之类的东西**,沈璃雪方才阻止她碰紫玉珠^。

    让太医检查她的手掌*,是为验证自己的猜测*,没想到她这么大反应^。

    “男女授受不亲**^?^*!币骨哪抗馍了?,随便找了个理由*^^^。

    沈璃雪冷冷看着夜千媚:“太医是大夫,在他们眼里*,只有病人,没有什么男女之分^^,更何况^,只是看看你的手掌而已^**,又不做什么亲密动作^,夜公主的激烈反对,只会让人觉得你心里有鬼^*^?*!?br />
    众人觉得沈璃雪言之有礼,疑惑不解的目光看向夜千媚^,皇帝威严的目光似乎也落到了她身上^,夜千媚一阵心慌意乱,故做镇定道:“我……我能有什么鬼?沈璃雪,你不要胡乱冤枉人^,我和丽妃娘娘可是……”

    “千媚公主的手上^,有麝香气息*^?^*!?br />
    太医蓦然开口*,轻飘飘的话像一道惊雷炸了下来^,震的众人半天动弹不得^。

    夜千媚手上有麝香*?害了丽妃娘娘孩子的人是她!她为了掩饰自己的罪行^^^^,贼喊捉贼*,诬陷安郡王妃***,真真是可恶至极^^*,不要脸到极点*。

    夜千媚心急如焚**,小脸红一阵白一阵*,事情居然被拆穿了,但她绝不能承认:“太医*,沈璃雪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诬陷我^**?我和丽妃娘娘是好朋友^,岂会暗害她的孩子^^?”

    “千媚公主暗害丽妃娘娘的原因,下官不知*,但下官从公主的指缝里闻到了涌出的麝香气^,气息很淡,量较少^,但闻的时间长了,却足以害死胎儿!”

    太医们经砠^^;煊谝┒牙?^^,对药香十分敏感^^^,只要有淡淡的气息,就能分辨出是哪种药材*,不一定非要掰开夜千媚的手仔细检查:“若是公主怀疑下官^*^,可再命太医仔细查看^?!?br />
    太医目光真诚,胸怀坦荡^,又是当着皇帝和诸多太医的面*,他定然不会说谎**。

    丽妃胸中的怒火腾的燃烧起来^,锐利的目光猛的射向夜千媚,咬牙切齿:“枉本宫将你引为知已^^,为你报不平*,你居然为了一已私欲暗害本宫的孩子*,真真是禽兽不如?!?br />
    她的孩子,才一个多月*^*,她这个做母亲的刚刚发现他的存在,还来不及为他做任何事情,他就消失不见了,他死的好冤?^^^!

    夜千媚用力揉了揉额头,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丽妃娘娘*,我的座位距离你的座位有三**^、四米^,我手掌上的麝香气息极淡,透过十多个人飘到您那里时,都没有多少杀伤力了,更何况*,您有身孕又是刚刚才宣布*^,我一直没出过宴会厅,如何弄来麝香害您的孩子*^?”

    “若是夜公主的麝香是一开始就带进宴会厅的呢^^?”沈璃雪微微笑着,墨色的眼瞳中弥漫着漫天冰寒。

    夜千媚恨恨的瞪着沈璃雪:“好端端的^*^,我带麝香来宴会厅做什么^?”

    “因为^,宴会厅里的孕妇不止丽妃娘娘一个^,昨天中午我回京时查出身怀有孕*,大半条街道的百姓都知道,你就在对面的酒楼里用膳^*,肯定也是知道的*?*^!币骨牡镊晗悴皇呛鲥?,而是害沈璃雪的^*,丽妃离的近**,中招了**。

    “我和你冤无仇^,为何要害你的孩子^*?”夜千媚目光闪烁着*,不死心的狡辩*,众目睽睽之下*,沈璃雪只抓了她的手腕^*,没动她的手掌,她不能再将麝香之事推到沈璃雪身上。

    害死丽妃胎儿,罪大恶极,她又没了西凉国估后盾^*,皇上一气之下,肯定会将她斩首示众^,她才十几岁,正值青春大好年华,她不想死,不想死啊*^,要如何才能脱罪呢?

    无冤无仇*?

    淑妃*,六皇子斩首,沐国公府被灭九族*,有沈璃雪^,东方珩的一分功劳*,其他人可能不知道事情原委,夜千媚肯定清楚*,沈璃雪和她之间的仇冤大了去了。

    “夜千媚^*,是你害死了我的孩子*^,我杀了你^^!”丽妃想到冤死的骨血,美眸喷火^,对着夜千媚扑了过去*^,她流血过多^^^,身体虚弱*,离床后,没能扑到夜千媚*^,而是扑通一声栽到了地上*,摔的全身疼痛,眉头紧皱着,昏死过去^。

    “娘娘……丽妃娘娘……”宫女们蜂拥而上*,七手八脚的抬起了丽妃^。

    “送丽妃娘娘回宫……太医*,快开药方……”皇后临危不乱,有条不紊的指挥着*,丽妃流产^,失血过多^^,急需服药休息,送回宫殿^,是最好的做法^。

    宫女们抬走丽妃,拿走桌子上染血的衣物,撤下桌子*,快速清理着宴会厅里的血迹。

    众人嘲讽^**,指责的目光全都落到了夜千媚身上*,沈璃雪和她有什么恩怨,他们不知道^**^,丽妃流产后^^,她迫不及待的将罪名推到沈璃雪身上,足可见她和沈璃雪矛盾重重,若说她手掌上的麝香是为害沈璃雪准备,完全说的通。

    “夜千媚^**,你可知罪?”皇帝目光锐利*^,不怒自威。

    夜千媚受不住他冷冽的注视^*,双腿一软**,扑通跪到了地上*^*^,纤细的身体轻轻颤抖:“皇上,千媚没害丽妃娘娘,千媚都不知道手上的麝香是怎么来的*!?br />
    “手长在你身上*^,别人还能瞒着你偷偷抹上去么*?”皇帝目光冰冷*,明显不相信夜千媚的谎言^^。

    “皇上饶命,千媚真的没有带麝香?!币骨母┥碛诘?,头磕的咚咚作响*。

    皇帝不为所动*,厉声道:“来人*^,将夜千媚拉出去*,斩了?^!?br />
    西凉沐国公府已灭^*^,淑妃^^,六皇子也被斩首,西凉皇帝不再认夜千媚这个女儿,她嫁给东方湛^^**,也不能再给他任何帮助,皇帝更不希望她做东方湛的正妃,丽妃流产^^,倒不失为一个除去她的好契机^^*。

    “是!”两名侍卫走进宴会*^,一左一右的抓了夜千媚胳膊^^,向外拖去*。

    夜千媚拼命挣扎着*,不想被拖走^^*,长长的指甲在青石地面上划出几道深深的痕迹*,她凄厉的惨叫声响彻整个宴会厅:“皇上*,饶命,饶命啊^,千媚没害丽妃娘娘,真的没有……”

    她还年轻,她不想死^^,真的不想死癪?!求救的目光看向东方湛,他静静坐着^,优雅的端着酒杯轻抿*^,深邃的目光看向一处*,仿佛没察觉到她的求救**。

    大臣,家眷们看着她*,虽有惋惜,却没有半分同情^,狠心害人者*,终将不会有好下场^^,况且*,她害死的又是皇室子孙*,皇上绝对不会放过她*^*。

    沈璃雪挑眉看向悠闲品酒的东方湛^,真沉住气,夜千媚马上就要被斩了,他不准备搭救么^*?

    正想着*,一道熟悉的男声突然响起:“这是什么味道^^?”

    沈璃雪转头看去^,秦君昊一手持酒壶,一手拿酒杯^,眉头微皱着,仿佛闻到了什么不好的味道*。

    大炮已经寻回,没有直接证据证明秦君昊偷了大炮**,青焰皇帝就没有揭开那层薄薄的窗户纸,像往常一样招待秦君昊*,大炮的庆功宴,也给他下了贴子*^,心里早就对他戒备了起来。

    有味道吗^?

    大臣^*^,家眷们蹙了蹙眉头^***,深深呼吸几下*,没闻出空气中有何不同^*。

    参宴的御医们眉头却都皱了起来,仔细闻了片刻^*^,相互对望一眼^*,揭晓答案:“皇上^^,空气中有麝香气息?^*!?br />
    众人震惊***,空气里有麝香?这又是怎么回事^*?

    太医深深呼吸着,循着香气缓步前行*,越过重重人群*,来到了房间的小角落,角落的雕花圆几上,放着一尊金色的得炉,阵阵香气飘出**,在空气中快速扩散“禀皇上**,麝香是从香炉里飘出来的*^^?!?br />
    夜千媚眼睛一亮*,拼命挣扎着*,惊声高呼:“皇上**,那香炉离千媚很近*,肯定是飘出的麝香气息萦在了千媚手上……千媚冤枉*,冤枉啊……”

    沈璃雪扬唇冷笑,燃香的角落离夜千媚两、三米远*,确实很近^,不过,夜千媚手上的麝香气息很浓,身上却没有多少,若麝香气息真是炉香所致**,气息应该遍布全身才是*,不可能只集中在手上***。

    东方湛刚才没有出手救夜千媚^*^,并非是想要放弃她,而是虚晃一枪,让秦君昊出手救人*。

    东方湛是皇帝的儿子***,丽妃肚里的孩子也是皇帝的孩子,他的未婚妻害死了他未出世的弟弟^^,他再替未婚妻求情*,别人肯定会怀疑他是幕后主谋。

    青焰京城知道东方湛^^^,秦君昊联手合作的人并不多**,秦君昊闻到麝香救人*^^,只是出于偶然,并非受人指使*,更和他青焰湛王爷扯不上任何关系^^,真是聪明*。

    “是谁燃的香?”皇帝威严的目光扫过宴会厅,森冷的寒芒让人不寒而栗^,众人全都低下了头,不敢与他对视^*^。

    “是……是奴婢^*!”一名小宫女从角落中战战兢兢的走了出来^,扑通跪到了地上,纤细的身体轻轻颤抖^。

    “你可知自己该当何罪?”皇帝看着小宫女*,咆哮如雷。

    “皇上饶命,当时公公催的急,奴婢一时慌张^^,拿香时^*,一不小心混入了少量的其他香,奴婢不知那是麝香,皇上饶命*,饶命啊*^?^!毙」耐啡缧〖ψ拿?,细弱的身躯抖如筛糠*。

    “丽妃胎儿因麝香丧命^,安郡王妃的孩子肯定也受了伤害^,你犯下致命错误*,罪无可恕^,拉出去,斩首*?*!被实劾渖铝嗣?**,冷眸中闪过道道锐利光芒**。

    那两名侍卫放开夜千媚*^^^,急步走向小宫女^。

    “皇上^*,饶命,饶命?*?!”小宫女哭的梨花带雨,颤抖着身体被侍卫们拖了下去,片刻后*,一道利风刮过*^,哭声戛然而止。

    小宫女死了^,但丽妃的孩子永远也回不来了^,皇帝余怒未消*^,宾客们谁都没有说话^,低头想着刚才的事情,宴会厅里静的连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到*,气氛诡异的让人窒息*。

    沈璃雪蹙眉:麝香属大寒之物^,孕妇闻的多了,轻则身体不适*,重则流掉孩子,庆祝宴上有许多女家眷*^,难保哪个就身怀有孕^,宫里的宫女们都是经过重重选拔的^,不可能在宴会厅的香里混入麝香,犯这么致命的错误^*。

    小宫女没有辩驳^,痛痛快快的承认了*,肯定是被人收买,找来做替死鬼的^^。

    “千媚无罪^**,宴会继续^^!被实弁媳涞纳粼谘缁崽夯合炱?^。

    大臣,家眷们全都松了口气*,宴会厅里的空气继续流通。

    “多谢皇上^^?!币骨母咝男乃布浞帕讼吕?,长长的舒了口气^,轻轻擦拭着额头的冷汗^*,愤怒的目光透过鹅黄色的衣袖,狠狠瞪向沈璃雪*^,沈璃雪害她担惊受怕**^,险些去了鬼门关,她绝不会轻易放过沈璃雪。

    衣裙飘飞间*^,宫女们拿走有麝香的香炉^,换上一炉新香**,香气扑鼻的各种美味佳肴也摆了上来。

    夜千媚坐回原来的座位,微笑着和周围的女眷们闲聊,笑容中明显加了几分小心**,众人也是避重就轻**,聊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明明是宴会^^,却失了应有的韵味。

    太后身体弱,回了宫殿休息*^,皇后也离开宴会厅照看丽妃。

    饭菜上齐,阵阵香气弥漫*,沈璃雪胸中又是一阵翻江倒山,以丝帕紧紧捂住了嘴巴,美眸中闪过丝丝无奈:宴会上美味的鸡鸭鱼肉居多^,腻味很重,她闻到就想吐。

    “璃雪,身体不舒服**^^?”眼前飘过一道白色衣袂^,是东方珩走了过来,强劲有力的手臂轻揽着她的小腰^,如玉的手指抚摸着她的额头**^,深邃的眸中满是担忧^。

    夜千媚发难时,他本想过来帮忙的^,想到这只小狐狸很狡猾*,从来不会吃亏*,他就耐着性子坐等着*,结果如他所料*,小狐狸赢了,虽然没能除掉夜千媚,也让她尝到了绝望的味道^^,她心有余悸,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掀风浪。

    “这里香气太浓了^?*^!鄙蛄а┠米徘匙仙乃颗两粑孀趴诒?,美眸中弥漫着一层水雾*,胸中翻江倒海,但她早晨没吃东西^,刚才也是什么都没吃,胃里空空的^,想吐,又吐不出来,很难受*^^。

    “那咱们去未央宫休息*^?!毖缁崽锔髦址共讼闫桥ㄓ?^,东方珩闻着都有些腻,更别提身怀有孕的沈璃雪了。

    他轻揽着她的肩膀,将她护在怀里^^,在走道上缓缓前行着,走出了宴会厅,白色的衣袂和她浅紫色的湘裙融入暖暖的阳光中^,极是相配^*^,众人看的又是羡慕^^,又是忌妒^。

    夜千媚目光闪了闪,缓缓起身*,袅袅婷婷的走向宴会厅外^,路过秦君昊时,丝质的衣袖一甩*,一阵香风飘扬着^,一团纸条丢到了他桌案上*^。

    秦君昊挑挑眉^,侧目凝望夜千媚走出宴会厅*^,悄悄打开纸条看了看^^^,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笑^*,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望望周围的客人都在用膳,聊天^,无人注意他^*,他起身离开了宴会厅**。

    东方湛看了看秦君昊远去的背影,目光凝了凝*,没有说话,继续低头^,饮酒*。

    未央宫装饰豪华*,东方珩以前参宴时^,经常在这座宫殿休息*,院里的景致,屋内的装饰都很符和他的喜好。

    沈璃雪有孕在身**^,又大半天没吃东西,腹中饥饿*,东方珩便让宫女端来了八宝粥^,莲子粥^*,南瓜粥*,很清淡,也很适合孕妇食用。

    沈璃雪简单吃了几口**,就饱了*,命人端了出去^*^,阵阵睡意袭来**,她朦朦胧胧着,想要休息*。

    “你很困^?”东方珩抱着沈璃雪坐到了大床上,见她点点头*^,如玉的手指轻轻捏捏她粉嫩的脸颊:“真是小猪^*,刚醒没多久^*,又想睡觉^?^*!?br />
    “没办法*,谁让我有身孕了*,现在也快到午休时间了*,休息一下^,并无不妥^!鄙蛄а┢财沧?,解开衣扣^,脱掉外衣*,滚进了锦被里*,头沾着枕头^*,阵阵睡意袭来*,上下眼皮直打架,她轻轻闭上了眼睛^。

    东方珩坐在床边^^,如玉的指尖轻滑过沈璃雪细腻如瓷的美丽小脸*,早知道怀孕这么辛苦*^,他们就过几年再要孩子了。

    “珩^,你不午休吗**?”沈璃雪的声音低低的*^,闷闷的^,快要睡着了。

    东方珩躺在了沈璃雪身侧,不过是躺在被子上面的,沈璃雪在被子下面:“我在想事情?!?br />
    沈璃雪睫毛颤了颤*,睁开了眼睛:“是东方湛和秦君昊的事情**^?”夜千媚在香炉里放麝香^,害死了丽妃的孩子*,犯了死罪,东方湛身为皇帝的儿子^,夜千媚的未婚夫,身份特殊*,不能为夜千媚求情,众人的目光也紧盯着他**,他不能做任何手脚^*,夜千媚本是死路一条。

    哪曾想^,关键时刻,秦君昊出来搅局^,说服了小宫女做替罪羊,夜千媚得以逃过一劫*^。

    西凉沐国公府已灭*,淑妃*,六皇子也斩首示众,夜千媚公主之名,名存实亡,对东方珩***,沈璃雪造不成多大的影响。

    不过,这件小事情却准确的反映出,东方湛*,秦君昊合作的非常愉快^^^,配合的也极是默契,东方湛不方便出手的事*,秦君昊可以代他去办*,这样的两人联手*^,实力不容小视。

    大炮失踪案^*,秦君昊牵扯进来了^^,东方湛肯定也脱不了关系,他们在对付东方洵么?

    “你有孕在身*,就别想那么多事情了*^,好好休养身体^,生个白白胖胖的女儿*,东方湛,秦君昊的事情^,我来解决?^!倍界窀┥?^^^,蜻蜓点水般在沈璃雪额头轻轻一吻*^。

    “你喜欢女儿^?”沈璃雪睁大眼睛看着东方珩^*,古代人一般都是喜欢儿子的^,因为男子可以传承子嗣^。

    “咱们的女儿肯定长的像你,聪明*,可爱,我也能顺便看看小时候的你是什么样子!?br />
    东方珩对小沈璃雪的印象^***,仅限于她满月时*^,那软软的一小团,再见她,已是十四五岁的大姑娘了,她孩童时的模样,他没见过,狐狸般狡猾的大眼睛^*?聪明?可爱?还是其他样子的?

    “生个儿子也不错,应该是你小时候的模样^^?!鄙蛄а┍欢界窆闯鑫尴藁孟隵,捏捏他一侧的俊脸,深邃的眼睛*,诗画般优美的面部线条,英挺的剑眉^,高挺的鼻梁^,青焰第一美男子小时候肯定也非??砂甞,再加上他腹黑的性子*,绝对是个小魔君^,如果他们的儿子像东方珩,圣王府可就热闹了^。

    看着沈璃雪清亮眼眸闪烁的疲惫^,东方珩隔着被子抱紧了她,俊颜轻触她细腻如瓷的半边侧脸:“你先睡会,三时刻钟后^*,咱们回府休息^^?!?br />
    “好^^^?*!鄙蛄а┑愕阃?^*,闭上了眼睛^*,孩子还小,距离出世有好几个月^,是男是女犹未可知^^*,他们现在想像他的模样*,为时尚早了些^^^。

    怀中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东方珩低头一看,沈璃雪睡着了,长长的睫毛卷卷翘翘*,美丽的小脸白里透红*,安然恬静的睡颜让人不忍亵渎。

    轻轻俯身,性感的薄唇印到她香甜的唇瓣上*,莹润的唇就像樱桃^**,香香软软,清甜可口,不知不觉的,他想要更多^,轻巧的启开她的檀口*,轻轻吸吮着独属于沈璃雪的味道*。

    沈璃雪喘不过气,眉头紧紧皱了起来,睫毛颤了颤*,像要睁开眼睛。

    侍卫的禀报声突然在外响起:“安郡王,皇上请您去御书房?!?br />
    “知道了*?^!倍界袂孜堑亩饕欢?^,不悦的皱皱眉^,依依不舍得离开沈璃雪^^。

    璃雪有孕*^,非常嗜睡^^,短时间内不会清醒*,皇帝找他,应该只是一些小事^*,不会耽搁多长时间*^,他回来再叫醒璃雪即可^**。

    东方珩心里想着*,翻身下了床*^,细细为她拉好被子*,确认她翻身也不会冻着,东方珩整了整衣着,缓步走出房间^,前往御书房*^。

    未央宫主卧房的内室很大*,雕花大床也大的离谱,熟悉的气息远去*,沈璃雪独自一人^*^,睡的很不安稳**,睫毛颤了颤,慢慢睁开了眼睛*,内室里空荡荡的^,东方珩不见了踪影*。

    珩呢*?难道是去哪里处理事情了*?

    疑惑间*^,只听:“砰!”的一声*,紧闭的内室门被人大力推开^,一道白色身影阔步走了进来^。

    沈璃雪一惊*,急忙侧目望去^,秦君昊白色锦袍上的藤蔓花在淡淡的阳光下折射着诡异的光芒,看的人心底发寒*,瞳孔猛然一缩*,警惕的坐了起来^,冷喝道:“秦君昊^,你来干什么?”

    秦君昊站在门内*,微微一怔,留纸条约他来未央宫的明明是夜千媚**,睡在房间里的,怎么是沈璃雪*?

    沈璃雪正在午休**,外衣已经脱下*,里衣松松的扣着扣子^,露出片片绯红色,如瀑的墨丝有些凌乱**,清冷的眼瞳还有着淡淡的迷蒙**,凭添着说不出的妩媚^^^,精致的锁骨,细腻如瓷的肌肤*,由于气愤微微起伏的胸口……

    秦君昊突然间有些口干舌燥,体内腾的升起一阵热浪*,瞬间袭遍全身。

    该死的*!他被人下了媚药,还是烈性媚药^,发作后,必须要与女子交合*,拖的时间越长*,他受的折磨就越多*,未央宫的位置偏僻些,附近没有宫女**,他已经来不及去找其他女子解媚药^。

    秦君昊在心里暗暗咒骂了几句***,身体不受控制的向里走*^^。

    沈璃雪心里越加不安^,见秦君昊随手关上了房门^,眼睛迷离着^,步步逼近,心头一紧*,冷声道:“秦君昊,滚出去*^^?^!?br />
    秦君昊看着沈璃雪樱红的唇^*^,口干舌燥的更加厉害^,一阵热流在体内不断翻腾*,他难受的无以复加^,紧盯着快速穿外衣,准备掀开被子翻身下床的沈璃雪^*,更加的心猿意马,再也顾不得其他*,飞身扑了过去。

    沈璃雪双脚刚刚落到地毯上^,身后突然袭来一股强大的力道,她一惊,快速转身^,秦君昊抱了个空^,半倒在床上*,眼神更加迷离**^,她随手抓起床上的枕头*,对着他劈头盖脸的砸了下去*。

    枕头砸到秦君昊脸上^,却被他一把抓住^,用力甩到了一边*,大手紧紧抓住了沈璃雪的手腕*,眼眸中闪烁着浓浓的情欲:“沈璃雪*,你逃不掉的^^?!?br />
    “未必^?^*!鄙蛄а├淅渌底臹,纤手扬起尖锐的银针*,狠狠扎到了秦君昊手腕上**。

    秦君昊仿佛没有感觉到疼,翻身坐起^,欺向沈璃雪。

    沈璃雪一惊*,快速后退*,重重的撞在了墙壁上^,后背生疼^*,头昏眼花,浓浓的酒气喷洒在脸上,秦君昊挡住了她的去路,手腕也被他紧抓着^^,挣脱不开^,她抬眸瞪向近在咫尺的祸首*,厉声道:“秦君昊^^,谁指使你来这里的*?”

    “无人指使^*,我自愿来的?!碧迥谟鸱?,秦君昊快要忍不住了**^*,看着沈璃雪一张一合的香软红唇,他眼睛迷蒙着*,口干舌燥的更加厉害^。

    沈璃雪嗤笑一声:“秦君昊^,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中了媚药^*,难道那媚药是你心甘情愿喝的?”

    ------题外话------

    (⊙o⊙)…貌似到下旬了^*,弱弱的问下^,亲们有票票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95》,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95 下媚药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95并对腹黑郡王妃195 下媚药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9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