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 丽妃挑衅

    “大炮共有两尊&&,若是秦太子能心平气和的与本王商量&,本王会考虑送你一尊&?&!鼻鼐簧砦辖?,性子高傲&、偏激,又喜欢一意孤行,和他讲不通道理,继续吵下去&,也吵不出结果,东方湛便改用怀柔战术,以柔攻刚。

    “真的?”秦君昊将信将疑,东方湛真有那么好心?

    “本王何时说过谎?”东方湛幽深目光淡淡看着秦君昊:“咱们是合作人&,有福同享&,你帮我除去了劲敌&,我送你一尊大炮合情合理&?!?br />
    秦君昊和东方湛合作过许多次&,他出手的确大方,从不斤斤计较&,但大炮是世间珍品&&,可遇不可求&,他会忍通割爱?

    再说了&,大炮现在在皇宫&,又不在他手上&,大方的话,随他怎么说。

    “大炮是你送到皇宫门口的?”

    “没错?”东方湛点点头:“你被押到刑部大堂&,穆正南的证词对你很不利,父皇发现大炮被人调包&,派出许多皇宫暗卫在方圆几百里仔细调查,你的人堂而皇之的拉着大炮前往荆州&,很快就会被发现&&,若是本王不插手此事,大炮会被皇宫暗卫寻回&,而你,也会坐实偷盗大炮的罪名,轻则打入大牢,重则斩首示众?!?br />
    青焰皇帝不怕南疆,若是被他发现偷大炮的是秦君昊,他一怒之下&,绝对会斩了秦君昊&。

    大炮悄悄回归皇宫,可证明秦君昊与大炮失踪毫无关系,他可以反将穆正南一军&,名正言顺的杀掉出卖他的人……

    “是本宫太心急,思虑不周,湛王莫要见怪?&&!鼻鼐环呕毫颂?,青焰是青皇的天下&,他这南疆太子,在别人的地盘上与人较量,已失了三分优势&。

    若是再和东方湛决裂&&,他会更加举步维艰,东方湛送回大炮,也间接帮了他一次&,他们还要继续做盟友,关系不能闹僵了&&,适时的放低些姿态,给彼此一个台阶下。

    “计划失败,东方洵安然无恙,本王错失了立大功的机会,真真可惜?!倍秸恐刂靥酒?,心中暗恨秦君昊:

    大炮杀伤力极重,避无可避,若是灭了一个小镇,丢失大炮的东方洵会被千人唾骂,万人指责&&,肯定会被逼自尽&。

    京城武官们也不敢轻易请命出兵,他在满朝文武的顾及、沉默中主动请缨,披甲上阵&,将敌人杀的片甲不留&&,运着大炮凯旋而归,父皇会对他刮目相看,全国的百姓也会为他欢腾,他青焰湛王的气势会盖过太子&&,压过战神东方珩&,成为青焰年轻一辈的佼佼者&,是登基为帝的不二人选&。

    多么美好的将来,多么辉煌的前程&,却被秦君昊的私心破坏的一干二净,真真是可恶至极。

    “湛王为何不亲自将大炮送回皇宫?”就算没有杀掉东方洵,寻回失踪的大炮&,也是大功一件&,秦君昊想不明白,聪明如东方湛,为何有功不立?

    “大炮失踪不过一天,父皇派出那么多暗卫都没寻到,本王久居京城,却一下子就找到了大炮,别人会怀疑本王在暗中培养势力,更会怀疑本王和大炮失踪案有关系?&&!奔惫难盎卮笈?,立下大功&,却将自己推到风口流尖上,置于危险之地不是东方湛的风格&。

    “是本宫疏忽了,湛王可还有其他方法对付东方洵?”秦君昊不知道东方湛为何铁了心思要对付圣王府的世子和郡王,他也懒得问&,计策都是东方湛想出来的,他只需要配合着东方湛暗算人,然后拿好处就好&。

    “暂时还没想到?!倍秸壳那牡闪饲鼐灰谎郏壕训暮檬被捎霾豢汕?,他以为时时都有么?愚蠢至极&&&。

    “那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做&?”秦君昊刚从刑部大堂回来,不知道青焰的局势发展成什么样子了&,不敢轻举妄动。

    东方湛凝深眼眸:“东方珩回到京城&&,圣王府围的像铁桶一样&,本王的势力渗不进半分,经过大炮之事,父皇猜测有暗势力在悄悄活动,加强了京城的戒备,咱们暂时不宜轻举妄动?!?br />
    秦君昊了解的点点头,他之前是嫌疑人&,大炮平安归来,皇帝对他的疑心未必会消除&&,京城遍布皇宫暗卫&,他稍有风吹草动,就是自寻死路:“本宫最近也无事,就留在驿馆里休养生息?!?br />
    “秦太子,咱们合作&,就要有诚心诚意,相互之间完全信任,所有得胜而来的物品都可以对半分,本王希望,下次再有事时,你和本王商量,不要再自作主张&?!倍秸磕鼐?&。

    西凉沐国公府被灭九族,他失了强有力的合作人&&,没了登基的优势,秦君昊是南疆太子&,可为他增加一定的筹码,却也自私自利的让人讨厌&,他会看紧了秦君昊&,免得秦君昊再破坏他的绝妙计划。

    “那是自然?!鼻鼐凰斓拇鹩ψ?,不以为然:人都有私心,最心爱之物&&&,自己都求之不得,谁会心甘情愿的送给别人?

    合作伙伴完全信任?若东方湛对他真的信任&,就不会安插人手暗中监视他,更不会得知大炮被他运走了。

    东方湛&,秦君昊两人因大炮之事有了裂痕,也暴出了彼此间的防备与不信任&,就算继续合作,也不过是貌合神离的相互利用。

    东方湛几次计划事情&,对付的都是圣王世子和安郡王东方珩&。

    “圣王世子很聪明,也很有手段,想对付他,不容易&?!?br />
    东方洵押送大炮失职,威胁要将出了过错的侍卫们斩首&,侍卫们被逼着回想当晚的每一个细节,穆正南才会暴露&&,他这南疆太子也被押到了大堂。

    犯了重大的失职罪,没有自怨自艾,也没有杞人忧天,而是凭借自己高超的洞察力&,敏锐的感知到了出纰漏的环节,加以设计&,找出幕后主谋,真是不简单&&&。

    “他和东方珩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东方珩是青焰战神&,东方洵当然也差不到哪里&,本王绝不会放过他们?!倍秸恳蛔忠欢?,深邃的眸底迸射着浓浓的恨意,看的秦君昊都快要后背发凉:

    东方湛非常恨东方洵,东方珩两兄弟&,想要除之而后快,这次算计不成功,肯定还会有下次&,下下次,他就坐等着东方湛的计策,暗中配合,窝里斗什么的戏码最精彩了。

    “湛王要对付东方洵,东方珩时&,记得通知本宫一声&,本宫一定全力配合?&&!?br />
    “嗯&?!倍秸孔旖茄锲鹨荒ü钜斓男Γ骸氨就鹾芸炀突嵝枰靥拥陌锩?,秦太子可要全力准备&?!?br />
    “湛王想到对付他们的方法了?”秦君昊微微吃惊&,大炮案刚刚过去,东方洵还没回过神,东方湛的狠招已至&,真是片刻都不让人喘息,东方湛也是厉害,换作是他&,就没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到暗害人的方法。

    东方湛摇摇头:“具体方法还没有想好,不过&,有利的时机近在眼前?!?br />
    “什么时机&?”秦君昊能感觉到京城局势严峻&,却没看到什么算计人的合适时机。

    “东方珩的郡王妃沈璃雪有了身孕?!倍秸勘涞捻猩了缸庞睦涔饣?,东方洵&,东方珩武功高强&,能力非凡,他抓不到把柄,可以考虑从沈璃雪身上下手&,孕妇有许多弱点可供利用&。

    沈璃雪有孕,嗜睡&,朦朦胧胧中幽幽转醒,身体舒畅,神清气爽,睫毛颤了颤,正准备睁开眼睛看看什么时候了,一条温热的棉帕盖到了她脸上&,磁性的男声响起:“小猪,你终于睡醒了&?!?br />
    沈璃雪猛然睁开眼睛,狠瞪着帮她擦脸的东方珩:“你才是小猪。

    棉帕软软湿湿的,轻擦过脸颊,温温热热&,沈璃雪美丽的小脸更显白里透红,东方珩如玉的手指轻轻抚过&&,暖暖的温度透过指尖渗入肌肤&,他戏谑道:”马上就到午时(11点到13点),你睡了七个半时辰(15个小时),难道不是猪&?“

    ”这么久?“沈璃雪一惊&&&,坐起身,转头看向窗外,的确是快到午时了,她居然睡了这么长时间,真的要成猪了,有身孕的女子是不是都像她这么嗜睡&?

    小手一热&&,是东方珩拿着棉帕帮她擦试手掌,眼睑轻沉着&&,认真仔细,刚毅的面部线条柔和的如同诗画一般。

    ”珩&,你刚刚回京&,有许多事情要处理&,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枫松院?“换作以前&,他这个时间肯定在书房或军营&。

    ”今天皇宫设宴&,不重要的事情可以暂时搁浅&&?!岸界袂崆崴底?&,掀开被子&,脱下沈璃雪的睡袍,拿过一件浅紫色的湘裙穿到她身上,抱她坐到了梳妆镜前&&&。

    镜中的女子美丽出尘&,三千青丝如瀑,直直垂于身后,美眸盈盈如水&,脸颊白里透红:”好端端的,皇宫怎么突然要设宴?“

    ”青焰喜得两尊大炮,皇帝龙颜大悦&&,故而设宴庆祝?!吧蛄а┪诤诘姆⒃诙界袷种猩舷路?,片刻后&&,绾出一个精致的堕马髻,一对紫玉簪&,再配上几只珠花&&&&,画龙点晴&,紫玉耳环轻轻摇晃着&,与发簪、珠花相得益彰&,美人妆扮妥当。

    沈璃雪也非常喜欢这身衣装&,优雅&&,高贵&,又不失清新:”宴会设在什么时候?“

    大炮数量稀少&,十分珍贵&,别国一尊都没有&,青焰得了两尊,无形之中增强了不少的国力&&,皇帝龙颜大悦,的确会设宴庆祝&&。

    ”白天&,中午!“东方珩环抱着沈璃雪,下巴轻搁在她肩膀上,镜中的男子风华绝代,女子绝色倾城,站在一起,异常相配&,他一阵心神荡漾,性感的薄唇轻轻印到了她诱人的香唇上。

    沈璃雪一怔:”你怎么不早点叫醒我&?“东方珩一直在等她自然醒来,和她一起进宫&,都已经中午了&,很快就要开宴,他们这做臣子的&,赴宴会迟到,算怎么回事&&。

    ”你有身孕&,一定要睡足了&,怎么能强行叫醒?!岸界窀詹徘虢坦辖硪?,女子有孕很辛苦&,一定要吃好,喝好&&&,睡好,否则,对大人,孩子身体都不好。

    ”皇上设宴,咱们迟到了不好吧?!熬缛撼?,臣迟到,是对君不敬&,皇帝还不知会怎么想他们&。

    ”放心,皇上得到大炮,心情很不错&&,不会怪罪咱们的&?!岸界耱唑训闼阄橇宋巧蛄а┑拿夹?,抱着她大步向外走去:”半个时辰后才开宴&,咱们快马加鞭&,应该不会迟到?!?br />
    青石路上,来来往往的丫鬟们端着杯盘施施前行,见东方珩抱着沈璃雪阔步前行,纷纷福身行礼&,羡慕的目光频频望向沈璃雪。

    沈璃雪被她们望的很不自在,小脸染了一层蔷薇色&,粉拳轻轻捶捶东方珩强健的脸膛:”我自己能走&&,你快放我下来?!?br />
    ”你有身孕&&,要小心照顾?&&&!岸界裰萌糌栉?,抱着美人,径直前行&。

    沈璃雪无语望天:”孩子才两个月&,身孕都没凸显&,我走走路,不妨事的?!霸傩⌒囊膊恢劣谛⌒牡铰范疾荒茏甙?。

    ”进宫后再走路吧,你刚刚睡醒&,神智还不是特别清醒&,本王抱着你走安全些&?!?br />
    沈璃雪:”……“

    她洗过脸&,换了衣服,发髻也梳好了&,眼睛清明的不能再清明了,怎么可能神智不清?

    腹诽间&,东方珩抱着她出了圣王府大门&&&,坐上了前往皇宫的马车&。

    子默驾车很稳&,很快,两盏茶后就到了皇宫&&,宴会刚刚开始,皇帝也已经到了,见东方珩&、沈璃雪相携走进宴会厅&,微微皱眉:”安郡王,郡王妃为何姗姗来迟&?“

    君宴群臣,臣赴宴迟到,是对皇帝不尊,皇帝自然不高兴&。

    东方珩握紧了沈璃雪柔软的小手:”回皇上,璃雪有了两个月身孕,身体不舒服,微臣来晚愿自罚三杯,请皇上恕罪?&!?br />
    沈璃雪有身孕了?皇帝凝望沈璃雪,身姿窈窕、俏丽&,玲珑有致&,两个月的身孕,暂时也不会凸显。

    ”璃雪,快过来让哀家看看?&&!疤笪⑽⒁徽?&,喜笑颜开&&&,招手让沈璃雪过去。

    沈璃雪望望东方珩&,轻轻挣了他的手&&,缓步走至太后面前,福身道:”太后?!?br />
    ”快坐&?!疤罄派蛄а┰谒砼宰?,望着她平坦的小腹,和蔼的眸中盈着暖暖的笑意:”咱们皇室很久都没有婴儿降生了&,璃雪的身孕&,来的真是时候?!按认榈纳糁型缸诺氖?。

    ”璃雪的孩子,是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个孩子呢&&,非常珍贵&?!盎屎笮σ庥母胶妥盘蟮幕?,目光看向沈璃雪,成亲不久就有了身孕&,这样的女子是有福之人。

    ”娘娘谬赞&,太子殿下&,湛王都到了成亲年龄&,他们纳妃后&,太后很快就可以抱重孙了?&!吧蛄а┛吹贸?&,太后很喜欢小孩子,可皇帝的儿子们都不成亲,没有后代,她只好这么宽慰她。

    一语惊醒梦中人&,太后看向皇后:”泓儿的年龄也不小了,可有了合适的太子妃人???“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东方泓早过了成亲年龄&,却一直都不纳妃,他不着急,长辈们替他急。

    皇后无奈的轻叹:”回太后&&,泓儿身为太子,每天都协助皇上处理国事,暂时没空考虑选妃&?!?br />
    太后不悦的皱眉:”泓儿都二十岁了,太子府也需要有个女主人来打理,哀家明天就和皇上说说&,尽快为太子选妃?!?br />
    ”谢太后?!盎屎笮σ庥?,太子选妃,更是选势力庞大的姻亲,她的娘家虽然强势,却不能一手遮天,尤其是,东方湛能力非凡,越来越耀眼,渐渐压过了他的儿子。

    皇帝对东方湛的注意&,也多过了对太子&,太子必须再多争取一些名门贵族的支持,确保登基之路相对平坦。

    她早就想向皇帝建议为太子选妃&,一直都没找到合适的机会,沈璃雪有孕,是个很好的契机&,不必她开口,太后都想着为泓儿选妃了。

    ”湛儿也到了适婚年龄,皇后&,你多操心操心,为他也选几名侧妃?!岸秸?,东方泓都是太后的孙子,年龄相仿,她一视同仁,到了适婚年龄&,就一起选妃。

    ”是?!盎屎笮θ菘赊?,东方湛的侧妃&&,她一定会帮他‘好好’挑选&。

    夜千媚坐在下首,面色阴沉的可怕,她是皇帝御赐给东方湛的正妃,还没有成亲,那群老女人就当着她的面说为东方湛选侧妃,分明是没将她放在眼里&。

    哼,看西凉沐国公府被满门抄斩&,她的母亲&,弟弟被打成乱臣贼子,她在青焰也没有地位了么?一群势力小人。

    ”太后,湛王和千媚公主的婚事早就定下,只差迎娶,若是在同一天纳诸多侧妃进门,是不是不太妥当&?“说话的是丽妃,坐在下首&,离的不远&,太后和皇后的话,她全部听了进去,委婉的为夜千媚抱不平。

    夜千媚心中升起一阵暖意&,终于有个人不势力,帮着她说话了&,心里非常赞同丽妃的意思,嘴上却委婉道:”多谢娘娘美言,湛王是青焰王爷&,早晚会纳侧妃,千媚受些委屈无妨?!?br />
    ”正妃,侧妃同天进门,但尊卑有别,湛王的心思还是多在千媚公主身上,侧妃们只是娶进了门,具体还是要听千媚的安排?!?br />
    太后看了夜千媚一眼,随即又移开了目光,夜千媚太妖媚&,一双眼睛勾魂摄魄,就像是天生为了诱惑男人,她这个做祖母的,看着那双眼睛&&&,有时都会沉迷,年轻男子,还有谁能逃得过她的诱惑?

    湛王是青焰的皇族,身份高贵&,娶妻最注重的是女子的人品&&,夜千媚九族被灭,身份一落千丈&,无依无靠都不是问题,但太后不希望她的孙子沉迷女色,尤其是像东方湛这么优秀的子孙,当建功立业&,不能天天腻在女人堆里。

    夜千媚来京这么久&,太后也见过她不止一次,她留给太后的印象除了爱玩爱炫耀外,没有什么优点&,明显不是东方湛的贤内助,故而&,太后不喜夜千媚。

    夜千媚刚刚好转的面色再次阴沉下来,她刚才不过是客套几句,想让太后收回诚命&,哪曾想太后不思悔忙改,还借驴下坡&,想要名正言顺的为东方湛选妃,可恶!

    丽妃美丽小脸上浮现几分尴尬&,不自然的笑了笑:”太后思虑周到,是妾身疏忽了?!?br />
    夜千媚皱眉,丽妃也只是一名嫔妃,在太后那个老太婆的威压下&,她帮不到自己太大的忙……

    ”太后所言极是,正妃,侧妃同天进门,当家作主的还是正妃,千媚曾是西凉公主,肯定能合理安顿侧妃们?&!耙幻蟾就谎垡骨?&,附和了太后的话&&。

    夜千媚一张小脸黑的快要滴出墨汁来&,曾是西凉公主!那人在变相嘲讽她,现在是罪臣之后,不再是西凉公主。

    ”湛王的侧妃,都是大臣之女&,千媚可是西凉公主,在身份上压了她们一筹&,谅她们也不敢欺负千媚娘家远……“又一名贵妇笑意盈盈的说着。

    ”是啊是啊&,千媚公主肯定能将湛王府打理的妥妥当当……“更多的贵妇们附和着太后的话。

    贵妇们都是人精,最会察言观色&&,早就看出太后&,皇后不喜夜千媚&,若她还是西凉公主,她们也不敢多言。

    但如今,沐国公府谋反&&,九族被灭&,夜千媚的母亲,弟弟都被斩杀,西凉皇室已经不再承认夜千媚的公主身份&&,也可以说,现在的夜千媚就是一名逃离了制裁的重罪之人,平民百姓都不会娶她&。

    皇帝下圣旨赐婚&,不能轻易更改&,让她做正妃&,和侧妃们同天进门,是便宜她了。

    夜千媚纤手紧握&,面色阴沉的可怕&,沉下的眼睑中&&,寒光闪闪&,正妃,侧妃同天进门&,听她指挥&&,骗谁???

    她是无依无靠的孤女,青焰大臣们的女儿可都是有后台的&,万一哪个侧妃性子强悍&,仗着自己娘家的势力爬到了她头上&,她这孤女去哪里说理?

    整个宴会厅的女宾客们都在变相嘲笑她&,呵呵,是啊,她现在是低贱如泥的罪臣之后,不再是高高在上的西凉公主了,不嘲笑她,嘲笑谁。

    悄悄转头看向沈璃雪&,美眸中闪烁着道道厉光:这一切都是她引起的,如果她没有怀孕&,太后不会想抱重孙&&&,不会想为东方湛选妃&,她就不会受到这么大的羞辱!她被人嘲讽&,沈璃雪也休想好过&。

    贵妇们的嘲讽很委婉,也很过份,沈璃雪以为夜千媚会砸了桌子&,和贵妇们吵闹&,哪曾想宴会厅一直静悄悄的&,久久都没听到夜千媚的怒吼声。

    她挑了挑眉,夜千媚的性子一向很直,受不得半点委屈,刚才面对那么多嘲讽,她居然一言不发,是性子柔和了,还是在密谋什么?

    ”璃雪,你身体平时可好?“太后轻拍着沈璃雪的小手&,和蔼的询问。

    沈璃雪笑笑:”多谢太后关心&&,除了嗜睡些,吃的少些,和平时没什么不同&?!?br />
    ”双身子的人,需要多休息&&&,多吃东西,你可以少吃多餐&,确保自己和孩子身体健康……“太后是生过孩子的人,不着痕迹的讲着自己的生育经验&。

    ”是&?!吧蛄а┟靼滋蟮囊馑?&&,仔细倾听着。

    宫女们走过来,摆上刚刚做好的菜&,饭菜香气扑面而来&&,沈璃雪胸口一阵翻江倒海,快速用丝帕捂住嘴巴,吸着丝帕上的清新茶香&,才制止了呕吐。

    ”安郡王妃这是怎么了&?“丽妃不咸不淡的声音自身侧响起&。

    沈璃雪皱皱眉,敷衍道:”身体有些不舒服?!?br />
    ”郡王妃&,这里是宴会厅,皇上日理万机&,好不容易抽出空闲,和太后&,皇后,各位大臣,家眷们一起用膳&,你身体不舒服&,在这里呕吐,好像不太合适&?!把酝庵?&,要吐去外面吐,不要吐在宴会厅里&,弄的满厅臭味&,打扰别人用膳。

    ”多谢丽妃娘娘提醒&,我只是身体有些不舒服,不会吐在宴会厅里的,孕吐是有身孕,只有做过母亲或即将做母亲的人才明白其中的苦与乐?!?br />
    沈璃雪冷眼看着淑妃,宴会厅是用膳的地方&&,她绝对不会呕吐打扰别人用膳的兴致,本打算和太后说说&,找间宫殿休息&,哪曾想&,丽妃毫不留情的要赶她出去。

    悄悄望了男宾区的东方珩一眼&,他正一手持酒壶&&,一手拿酒杯,悠然自得的清饮美酒,不时抬头望她一眼:男宾和女宾隔着一段距离,沈璃雪和丽妃的谈话东方珩听不到,否则&&,他肯定会出手教训丽妃&&。

    太后面色微冷,外面天寒地冻的&&,璃雪是郡王妃,就算不能再宴会厅吐,也不能赶她去外面挨冻,后宫嫔妃一向知书达理的,丽妃怎么会这么嚣张跋扈&?

    丽妃气的咬牙切齿&&,沈璃雪呕吐,肯定会很恶心&,若是真的吐了出来,臭味会遍布整个宴会厅&,他们还怎么吃饭?

    外面天气冷,刚好能治孕吐,沈璃雪出去了&,大家才能尽情用膳,一举两得的事情&&,沈璃雪不但不领情,还毫不留情的嘲讽她没生过孩子,实在是可恶至极&。

    丽妃面色阴沉,明显被她气到了,沈璃雪也懒得再和她多做计较&,淡淡道”我身体不舒服&,先回宫殿休……“息字还未说完&&&,丽妃突然弯下腰,手捂着胸口,不停的干呕&,却什么都吐不出来&&&,美眸中快速盈满了水雾。

    沈璃雪目光一凝&,难道丽妃也怀孕了?

    ”丽妃娘娘,您怎么了?“宫女放下手中的托盘,轻拍着丽妃的后背&,为她缓解不适。

    众人的目光也集中到了丽妃身上,刚才还好端端的&,怎么突然间呕吐了?

    丽妃直起身体,美眸中盈着点点泪珠,声音虚弱,有气无力:”刚才闻到一股饭菜香气&,胸口突然非常难受,想要呕吐?!?br />
    皇后目光沉了沉&,笑意盈盈道:”难道丽妃妹妹有孕了&&?“

    ”这……妾身不知&?!袄鲥徽?,微低了头,美眸盈盈,含羞带怯。

    太后淡淡道:”嬷嬷,去请太医&&&,为丽妃看诊?!?br />
    ”是!“嬷嬷应声离开&,急步走到男宾区&,带了名太医过来。

    太医四十多年,面色沉稳&,急步来到丽妃面前,在众人的注目礼中&,手指轻按到了她手腕上&&,感受着手指下的脉搏轻珠滑动&,太医眼睛一亮,连连点头:”恭喜丽妃娘娘&&,您有身孕了&?&!?br />
    ”真的?“丽妃惊讶的半天回不过神&,她进宫多年一直盼着有个孩子&,肚子却一直没有动静&,皇帝的年龄越来越大,去她宫里的时候也越来越少,她对身孕都不报希望了,没想到却有了喜讯。

    太医呵呵一笑:”下官行医多年,绝对不会把错&,丽妃娘娘的孩子已经一个多月了?!?br />
    ”恭喜丽妃娘娘,贺喜丽妃娘娘&?!熬嗬肜鲥罱墓蟾久俏⑽⑿ψ?,齐声道贺&&&。

    ”谢谢&?!袄鲥指ё抛约浩教沟男「?&,美眸中满是笑意,她居然真的有身孕了。

    太后看丽妃的目光也多了几分笑意:”皇上已至中年,皇宫里也好久没有皇子降生了&,丽妃的身孕,确实是一大喜事?!?br />
    丽妃居然怀孕了!

    皇后&,嫔妃们的面色僵了僵,随即又恢复正常&&,笑意盈盈的向丽妃道喜&。

    丽妃喜笑颜开的回应着,美眸中满是将为人母的幸福,盼了几年的孩子啊,终于盼来了。

    太医将诊脉结果上禀&,皇帝龙颜大悦&,眼角眉梢都盈着淡淡的笑意:”找回大炮&,丽妃有孕,可谓双喜临门&&,传令下去&&,免除青焰百姓半年赋税?!?br />
    ”皇上英明&?&!叭撼嫉篮?&,整个宴会厅一片祥和&,气氛融洽,其乐融融&。

    ”郡王妃,本宫也有身孕了呢&&?&!袄鲥裘伎醋派蛄а?&,美眸中满是得意与挑衅,沈璃雪刚才嘲笑她没有子嗣,眨眼间,她就有了身孕,沈璃雪给他的嘲讽&,她要加倍还回去。

    ”恭喜丽妃娘娘了?!吧蛄а├衩参⑿?&,直觉告诉她&&,丽妃笑意盈盈,肯定没安好心。

    ”郡王妃手腕上戴的什么&&?“沈璃雪穿的是湘裙&,袖口开的大些,白皙的皓腕露在外面,一串紫色的玉珠串在手腕上&,映着浅紫色的湘裙,极是好看。

    手腕上的串珠散着淡淡的暖芒,沈璃雪望一眼&&,笑道:”是一串紫玉珠,珩送给我的&,说是经常佩戴&,对胎儿好&&?!?br />
    丽妃的目光暗了暗,喃喃道:”安郡王对璃雪真好&,送你紫玉珠保胎儿&,本宫胎儿有些不稳&,又没有紫玉珠相助,不知能不能保住&?!?br />
    丽妃是在逼自己将紫玉珠送给她么&&&?

    她是后宫嫔妃,怀的是皇帝的儿子,自己是郡王之妻,怀的是臣子的子嗣&&,

    强抢别人东西么?

    ”娘娘,你怎么了?“宫女的惊声尖叫拉回了沈璃雪的思绪,她抬眸看去,丽妃手捂着小腹&&,半蹲着,额头布满了冷汗&,鲜血染红了衣衫,流到地上……

    淡淡的血腥味在空气中无边漫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94》,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94 丽妃挑衅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94并对腹黑郡王妃194 丽妃挑衅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9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