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 穆渣身死*,郡王禁裕

    “这……”穆正南一时语塞^,面容尴尬*,他总不能告诉别人,他拉马料时,经过秦君昊书房的后窗,偷听到了秦君昊和别人的谈话&&,起了高升的心思,才会协助秦君昊。

    目光不自然的闪了闪:“秦太子的确没有亲口对草民说过这些话……”

    “马大人,本宫与你们的大炮失踪案毫无关系,与这位穆正南更是毫不相识^,本宫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将大炮失踪之事栽赃到本宫身上*^^?^!?br />
    穆正南承认没有听到秦君昊的亲口承诺,他的话也没必要再继续听下去&*,秦君昊转身看着马大人^。

    马大人眉头微皱:“秦太子的意思^,穆正南在诬陷你*^?”

    “没错!”秦君昊沉声说道,语气微傲&。

    马大人转头看向瘫坐在地上的人:“穆正南&,你怎么说^?”

    “大人明鉴*^,草民是青焰的布衣平民**,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若不是有人指使,草民为什么要冒着杀头死罪迷昏王侍卫等人*,换掉皇上重视的大炮*?”

    穆正南微低着头&,言辞恳切:“秦太子许给草民的利益很诱人*,草民才会一时糊涂*&,做下这种错事&&?!?br />
    他供出秦君昊时,就知道秦君昊会矢口否认&^,只是没想到秦君昊会这般翻脸无情&,将所有罪责都推托到了他身上^,撇清自己*^。

    秦君昊不仁&,休怪他穆正南不义*!盗取大炮*^,事态严重,青焰皇帝也正在气头上,只有将所有的罪责都推到秦君昊身上,将自己置于被迫、从属地位,才有可能保住性命!

    “一派胡言^!”秦君昊冷冷看着穆正南^,“南疆与青焰素来交好,本宫身为南疆太子^*,偷取青焰大炮,岂不是在向青焰宣战&,破坏两国的友好关系&?若本宫真的好战,偷到大炮后会急急赶回南疆,回来青焰京城做什么?等着被你指证,被青焰皇帝抓吗*?”

    穆正南咬牙切齿的道:“草民亲耳听到秦太子与人密谋偷取青焰大炮^*^,绝对不会弄错?!?br />
    秦君昊挑眉看着穆正南,连嘲带讽:“穆公子真是好口才^,谎言说的像真的一样*,你说本宫图谋不轨^,请问另一位密谋者是谁&^&?”

    穆正南义愤填膺的气势瞬间萎靡下来^,低声道:“隔着墙壁……我没看到那人的模样!”

    “那声音呢?是男的,女的^,老人&,还是年轻人*&?要不要本宫把认识的朋友们都叫过来*,说上几句话*,让你一一辨认?”秦君昊继续追问*。

    “我……我也听不出他的声音?*^!蹦抡虾薜闹蹦パ溃骸澳侨说纳袈韵圆岳?,是刻意压低,并改变了真实声调的&&?&!?br />
    他当时为了防止被秦君昊发现*,离的远些&,隐约间听到几句关键词*&,听不出另位密谋者的真实声音。

    “没看到长相^,也听不出声音,就凭这样的供词*,你就想要污蔑本宫*,会不会太愚蠢了些^?”秦君昊心绪平静^,穆正南想凭自己那三寸不烂之舌定他的罪,痴心妄想。

    “秦太子真是深谋远虑,想必早就熟知了我的性子^,才会那般算计我*,可惜我没有秦太子这样深沉的谋略,否则就会悄悄上前看清那人的长相,今日也不会口说无凭!”

    穆正南明白,他被秦君昊利用,算计了,冷冷的笑道:“我刚开始听到你们谈话的时候&,是准备将事情上报官府的^*,是秦太子许诺的利益太诱人^,我才一时迷了心窍*,帮着秦太子暗偷大炮^^!?br />
    敌国太子暗偷青焰大炮*,被他撞破告密,一举擒获&,就是立了大功^,最少也会封他个七^*^、八品官&&,他再努力经营经营,肯定能慢慢向上爬,坐到更高的位置上,岂会像现在这样,被定成通敌卖国*,盗取国家大炮的重犯,随时都会没命*。

    他当初就不该相信秦君昊那无耻小人的话^,不然^,也不会落得今天这种下场*。

    秦君昊算计他&*,他就将所有事情都推到秦君昊身上&,如果能够找到大炮,他也算是将功补过^,可减免罪行*。

    思及此,穆正南也不再和秦君昊对质^,抬眸看向马大人:

    “大人*^,草民原在驿馆喂马&&&,身份卑微^,一直想要高升,秦太子正是看准了这点&^,故意在草民经过书房时谈论偷取大炮之事*,许诺三品官位,草民被迷了心窍*,方才去了太原客栈*,见下半夜守卫的人中有老乡王靖*,就利用同乡之情敬了他们下了药的酒,将他们几个都迷昏后,草民协助秦太子的人偷出了大炮*^,并放了烂铁充数?&!?br />
    穆正南善于伪装,这件事情又是千真万确*,他说的言词恳切&,不见半分假意*。

    马大人了解的点点头*&,冷眼看向秦君昊:“秦太子有何话说*?”

    秦君昊挑眉看着穆正南:“你如何确定偷走大炮的贼人是本宫派去的*?”

    “他们穿着、打扮和秦太子非常相近&,绝对是南疆人^?!备鞴缢撞煌?*,衣着也各不相同^,穆正南看的清楚*,运走大炮的人就是南疆装扮&。

    秦君昊不屑的冷哼:“穆公子,衣服是死的^^,人是活的^&,各国人都可以穿*,如果你穿上南疆的衣服,就是南疆人了吗^?”言外之意*,贼人穿南疆衣服不能做为指责他的证据&。

    “这……”穆正南再次语塞,心里却恨的咬牙切齿^,秦君昊早将一切都算计好了&**,半分证据都没给他留下**,存心推了他出去做替罪羊*,可恶,可恶*&!

    “穆公子好像不服气?!鼻鼐惶裘伎醋拍抡希骸澳悄憔退邓悼茨切┤顺な裁茨Q?&,本宫把认识的人全部叫过来&,让你一一分辩如何?”

    “秦太子做事严谨&,偷走大炮的人全都身着黑衣,面戴黑巾,又是夜晚&,光线极暗&&,根本看不清容貌?!辈焕⑹悄辖?,每一步都计划的天衣无缝&&,急功近利的他就像个傻瓜一样&,被秦君昊玩弄于鼓掌之中&&,找不出半分对自己有利的证据&。

    “没看清容貌&,仅凭那身南疆衣服就判定小贼是本宫的人,穆公子是实话实说&&&,还是唯恐天下不乱,想要挑拨南疆和青焰的关系&?”秦君昊神情居傲,嘴角扬着冰冷的笑:“若是青焰和南疆打了起来&,有不少国家受益,你是被哪国的使者收买了&?”

    “好好好!”穆正南气极,一连说了三个好字,怒极反笑:“时至今日,我才发现秦太子计谋真是深沉&,三言两语间,不但推脱了大炮之事&,还反将一军&,诬陷我与人勾结暗害你,呵呵&&,真是好手段&,我穆正南自愧不如……”

    “穆公子,本宫只是就事论事而已,怎么说本宫也是南疆太子,代表着整个南疆,岂能任人冤枉着,一言不发&,若你说大炮是本宫所偷&,请拿出证据……”秦君昊慢条斯理的说着&&&&,不慌不忙。

    “证据都被你毁掉或掩盖了&,我还怎么拿……”穆正南咆哮如雷,震的人耳膜嗡嗡响。

    马大人烦燥的揉揉额头,秦君昊,穆正南各持一词,争持不休,又没有新的证人或证据出现&,事情扑朔迷离,他也不知道该相信谁了了。

    事情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僵局&。

    抬眸望望天空,太阳已经西斜,很快就要天黑了,不再适合继续审案。

    马大人一拍惊堂木,正准备宣布案子搁浅,明日再审,一名侍卫急步跑了进来:“大人,大人……”

    马大人皱眉:“什么事&?”

    许是一路急跑的缘故,侍卫额头布满了汗珠&,眼眸中却盈着浓浓的喜悦:“禀大人……大炮……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什么&?大炮回来了?”众人俱是一惊,这是怎么回事&&?丢失的大炮怎么会自己回来的&?

    “此话当真?”马大人难以置信的询问&。

    “千真万确?!笔涛乐刂氐牡阃?&,目光凝重:“就在皇宫门口……兵部亲自检验过,正是失踪的大炮……”

    马大人凝深目光:“谁送回来的&&?”

    “这……卑职不知?&!笔涛烂H坏囊∫⊥罚骸熬菸?,守宫门的侍卫们看到眼前飘过一道黑影,正准备叫人去追&,转身便看到大炮出现在拐角处?!?br />
    侍卫轻飘飘的话像一道惊雷,炸的穆正南半天动弹不得,身体踉跄着后退几步&,眸中满是震惊:

    这怎么可能?秦君昊身为南疆太子&&,偷走青焰大炮,是为强壮南疆国力&,怎么可能再送回来?

    “马大人,大炮已经回来&,现在可以证明本宫的清白了吧?”秦君昊也怔了怔,随即恢复正常,微沉着眼睑&,慢条斯理的询问&。

    “大人,秦君昊被押来大堂,心中有鬼&,害怕在他那里搜出大炮,皇上会重罚他&,不得已才交出了大炮……”穆正南抢在马大人前面开了口。

    如果秦君昊是清白的,他之前的激烈陈词就是诬陷,意图挑拨青焰&&、南疆两国关系&&&&,秦君昊不会放过他,马大人也不会轻饶他&,可他说的都是实话&,千真万确的大实话啊&&&。

    秦君昊不屑的嗤笑:“穆公子&,本宫一直都在大堂,如何命人交出大炮?”

    “你是南疆太子&,有数不清的属下&,可以事先吩咐他们,看到大堂情形不妙,就交出大炮,撇清关系……”大炮回归&&,所有人的视线都转到大炮上去了,谁还会关心是哪个人偷了它。

    秦君昊这招暗度陈仓,不但洗清了他的嫌疑&,还将他穆正南推到了风口浪尖上,真是一箭双雕的好计策。

    “穆公子说的绘声绘色,就像亲自策划了这件事情&,看来&,你没少做过这种事情?!鼻鼐谎垌崽?,满目嘲讽:“穆正南,这世上&,不是每一个像你这么龌龊?!毖酝庵?&,穆正南是龌龊之人,就把所有人都想的和他一样龌龊。

    “秦君昊&,你不要强词夺理&&&,我亲耳听到你们密谋偷取大炮,岂会有错&?你还有个合作人&,他看到情形不对&&,怕牵扯出更多的秘密,方才交出大炮&,平息事情?!?br />
    是他太大意了,忽略了秦君昊不是一人在行动,他有厉害的合作人&,有武功高强的手下&,而他穆正南是独自一人&,哪能斗得过势力雄厚的南疆太子&。

    秦君昊挑挑眉&&,慢条斯理的道:“马大人,青焰律法规定&,诬陷太子是何罪名?”

    马大人略一思索:“斩立决!”

    “青焰平民穆正南,诬陷本宫&,意图挑拨南疆和青焰两国关系&&,又该当何罪?”秦君昊继续追问&&&。

    “五马分尸&?&&!甭泶笕松砦滩看笕?,对青焰律法最是了解,尤其是那些重罪的刑罚&,倒背如流,张口就能回答出来。

    斩立决?五马分尸!

    任何一个刑罚&,都足以要人命,秦君昊铁了心要置他于死地&。

    穆正南震惊的无以复加,扑到马大人桌案前,歇斯底里的大喊:“马大人&&,大炮真是秦君昊与人合伙偷的&,您相信我……”他没有诬陷秦君昊,没有挑拨南疆和青焰的关系&。

    两名官差急步上前&,一左一右的架住了穆正南&,他拼命挣扎着,愤怒的嘶吼声响彻整个大堂。

    马大人抬眸看着穆正南:“穆公子&,空口无凭&&,凡事讲究证据&,你可有证据证明秦太子偷了大炮?”身为刑部大人,他必须以证据来断案&&,来服人。

    “证据都被秦君昊销毁了&&,我暂时找不到?!蹦抡享猩了缸沤辜庇胂<剑骸奥泶笕?,您派人去秦君昊的驿馆里仔细查找&,肯定能找到蛛丝马迹?!?br />
    马大人凝深眼眸&,秦君昊是心思缜密之人&,就算大炮真是他偷的&,所有证据都已被销毁,蛛丝马迹也都被抹灭了。

    “马大人&,本宫身为南疆太子&,来青焰是为两国之友善,可不是来听青焰平民们诬陷的!”最后一句,秦君昊加重了语气,眸中闪烁着冰冷的寒芒。

    如果马大人不处罚穆正南,就是有意挑衅他太子之威&,堂堂南疆太子,在青焰被一名平民欺负,是可忍孰不可忍。

    青焰和南疆国力相当&&,谁也不怕谁,但因一件小事就挑起两国战争,弄的战火纷飞,民不聊生&,实在不应该&。

    马大人目光一凛,抓起一块木牌扔到了地上:“将穆正南押下去,五马分尸!”

    穆正南只觉轰的一声,大脑顿时一片空白&&,五马分尸?他要被五马分尸,怎么会这样?

    回过神时,两名官差正用力拖着他,急步向外走&,大堂外,站着五匹马。

    看着马上套的那闪烁寒光的刑具&&,穆正南震惊当场,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焦急的大喊:“马大人,我说的都是事实,秦君昊留在青焰没安好心,这次是偷大炮&,下次可能就偷玉玺了……”

    偷取大炮,罪名滔天,穆正南只是一名名不见经常的小角色,秦君昊一只手指就能捏死他,没必要为了杀他,设这么大的圈套&。

    穆正南一再指证秦君昊偷大炮,他肯定是被自己逼的没办法了,才不得不交出大炮,自己害他到手的熟鸭子飞走了,他恨死了自己,就状告自己诬陷他&,挑拨南疆和青焰的关系,狠狠置他于死地&。

    这么简单的原因,自己都能想通,马大人身为刑部大人,肯定也能想通&,可他为什么不救自己&&&,不帮自己呢?

    穆正南不知道,马大人阅人无数,早看出他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这次为了荣华富贵&,帮着南疆太子偷青焰大炮&,下次为了自己高升&&,可能会冒着生命危险去偷青焰的玉玺。

    这种唯利是图的小人,留在青焰也是危险因素,早死早肃静。

    “马大人,马大人……你相信我,相信我啊……”

    在穆正南悲伤的哀嚎声中&&,他的两手,两脚和脖颈被套上了刑具,冰冷的刑具箍的很紧,他拼尽全力也没能挣脱开,在他惊恐的目光中&,五名侍卫分别跨上了那五匹马。

    大手一扬缰绳&&,快马向着五个不同的方向狂奔而去,穆正南高大的身躯瞬间被生生撕裂成五段,鲜血&&&,碎肉散落一地&,浓浓的血腥味在空气中漫延&,头颅像圆球一样,咕咕噜噜的滚动着,停在了门边,面朝上,眼睛睁的大大的,眸中闪烁着浓浓的惊恐&、愤怒与不甘。

    秦君昊看着染满鲜血的头颅&&,嘴角轻扬起一抹几不可见的冷笑,敢算主计他,找死&!

    “秦太子当真不认识穆正南?”

    马大人例行公事般的询问响起&,秦君昊头也没回,漫不经心道:“本宫是南疆太子,岂会关心一个在驿馆喂马的青焰平民?&!?br />
    “秦太子知道穆正南是喂马的,对驿馆里的下人还是蛮关心的嘛?!甭泶笕擞锲?。

    秦君昊扬扬嘴角:“这个身份是他自己说的&,本宫记忆力好些,记住了而已!”

    “秦太子被人诬陷,着实令人同情,不过&,秦太子,您也要好好反省自己&,是否做错了事情&?!辈杂欢⑽薹斓牡?,穆正南放着青焰这么多官员不诬陷,偏要诬陷他这南疆太子,他本身肯定是有问题的。

    “受教了?&!鼻鼐坏哪抗馑布湟醭料吕?,青焰这位马大人并不怕他,刚才将穆正南五马分尸,并非碍于他的威压,而是早看穆正南不顺眼,借着他的话&,趁机除掉穆正南而已&。

    呵呵&,大炮已经送到皇宫&,穆正南不能再指证他偷取大炮,留着穆正南也是无用&,像他那般唯利是图的小人,当然是有一个除一个,肃清青焰的风气&&&。

    想不到他堂堂南疆太子,深谋远虑&&,竟会被青焰的官员利用,可恶,可恶!

    “退堂!”案子审理完毕,罪人伏法,无罪之人释放,马大人拍下惊堂木&,天边也收敛了最后一丝亮光&,夜幕彻底降临。

    东方洵无罪释放,沈璃雪,东方珩松了口气,他们刚从西凉回来&&&,一路风尘仆仆&&&,舟车劳顿&,沈璃雪又有了身孕,回去的路上就睡着了,再醒来时&,她被东方珩抱在怀里,走进了枫松院。

    东方珩低头看着怀中眼神迷蒙的小娇妻,想着她孕育着两人共同的孩子,锐利的眼瞳中闪烁着柔情蜜意:“天色已晚,你想吃什么&,我吩咐厨房做?!?br />
    沈璃雪摇摇头:“我很饱,吃不下东西,喝碗汤就好&?&&!?br />
    莲子粥是沈璃雪最喜欢喝的&,味道香浓&&&,对身体也好&,往日她能喝一碗&&,可现在只喝了小半碗,就没了胃口&&。

    得知他们要回来,秋禾和燕月被天都将被子拿出去晒,沈璃雪沐浴后,躺在柔软的锦被里,暖暖的太阳味道萦绕周身,极是好闻,沈璃雪小脸埋在枕头里,准备入睡&&。

    突然&,被子一侧被掀起&&&,东方珩躺了进来,伸臂将她抱在了怀里,若有似无的松香夹杂着热水余温扑面而来&,极是好闻,沈璃雪动了动,娇小的身躯全部偎进了他怀里&,睡意也消去些许:“珩,你觉得大炮是谁偷的?”

    “秦君昊?!倍界窆饨嗟南掳颓岣樵谏蛄а┪诤诘耐贩⑸?,眼瞳凝深:“穆正南唯利是图,若非秦君昊以利相诱,他也不会上当,不过,秦君昊比穆正南聪明,看到事情不对,就将大炮交了出去&,贵重的大炮失而复得&&&,皇帝心情喜悦,就不会再继续深究&,秦君昊平安逃过一劫,穆正南却遭殃,被五马分尸?!?br />
    沈璃雪蹙了蹙眉:“大哥护送大炮,事情绝密,只有少数几人知道,秦君昊是南疆太子,皇上对他有防备,更不可能泄露这么机密的事情给他&,他是如何得到消息的&&?”

    当然是与人合作&,从某个位高权重之人那里得到的&!

    他合作伙伴的名字&&,东方珩知道&&,沈璃雪心里也清楚,只是没有直言说出来&,和南疆太子合作,偷取自己国家的大炮,那人想干什么?害自己国家么&?还是另有图谋&?

    “秦君昊在青焰住了这么久,人脉广泛,十多天后得知大炮之事&,并不稀奇?!?br />
    东方珩低头,蜻蜓点水般在沈璃雪额头落下轻轻一吻&&,白皙的肌肤细腻如瓷,泛着点点珍珠的光泽&,看着他一阵心神荡漾,不知不觉着&,他的吻落到了她的眉眼,脸颊,香软的樱唇上&,渐渐加深,激烈纠缠,难舍难分。

    东方洵的飞鸽传书写的很急&,他们半月来快马加鞭的赶路&&,沈璃雪身体疲惫&,睡的时间极长,东方珩没有打扰她,再加上照顾圣王&,圣王妃时,两人也都在忙,细细算算,有二十多天没有肌肤之亲了。

    香软的小身体柔若无骨,抱在怀里极是舒服&,东方珩忍不住想细细品尝她的味道,如玉的手指轻轻扯开了她睡袍的丝带&&,轻抚她细若凝脂的肌肤&&。

    东方珩的吻激烈如暴风骤雨,沈璃雪喘不过气,一张小脸嫣红如霞,盈润的玉臂轻攀着他的脖颈,身体软如一汪春水,浅浅的喘息渐渐变成急促的喘息,破碎的低吟溢出唇边:“珩……嗯……珩……我……喘不过气……”

    迷离的美眸盈了一层淡淡的水雾,惹人怜爱,真的快要不能呼吸了。

    “雪儿&!”东方珩低叹一声,放开那两片让他欲罢不能的樱唇,深深浅浅的吻落到了她脖颈上&,白皙的肌肤瞬间晕染出一朵朵鲜艳的红梅&&。

    如玉的手指巧妙的褪去她丝质的睡袍,顺着光洁的肌肤滑到她凝脂般的后背上,轻轻扯开了绯色肚兜的带子。

    沈璃雪美眸迷离&&,胸前一凉,她还来不及惊叹&,滚烫的吻落到了胸前的肌肤上&,在她身上点燃一簇又一簇的火焰,身体软绵绵的&,柔若无力,仿佛已经不是她的&,半点都不听使唤:“珩&?!钡偷偷暮艋酱潘挡怀龅年用?。

    东方珩身躯滚烫,轻咬着沈璃雪的耳垂低喃:“雪儿?!?br />
    沈璃雪头部传来一阵晕眩&&,睡意突然间浓烈,思绪迷蒙的她猛然想起&,自己有了近两个月的身孕&&,眼看着东方珩就要和她融为一体,她猛然睁开眼睛,推开了东方珩&。

    东方珩毫不防备&&&&,被她推到一边,意乱情迷的眼眸瞬间清醒,疑惑不解的看着裹紧锦被的她:“璃雪&&,你怎么了&?”

    “三个月内的胎儿不稳定,咱们的孩子才两个月&&,没过三月的危险期,咱们暂时不能同房&&?!鄙蛄а┣岣ё抛约浩教沟男「?,幸好刚才她及时醒了过来,否则,孩子可能会有危险。

    东方珩的面色瞬间沉了下来:“谁说的?”白天在医馆时&,那名大夫明明没交待这件事情&。

    “医书上都是这么写的&?&!鄙蛄а┦於烈绞?,胎儿三个月内不稳定这种事情在现代时基本是常识,许多人都知道,她身为医者&,自然也清楚。

    “真的?”东方珩的俊颜黑的能滴出墨汁来&,女子怀孕后,居然还有这么多禁忌,他怎么从没听说过?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做什么?&!鄙蛄а┘衿鸬袈湓谝慌缘亩嵌?,睡袍,一一穿上,也拿起东方珩的白色睡袍&&,披到了他身上:“孩子还小,禁不起折腾,你体谅下了?!?br />
    沈璃雪笑意盈盈,却满目正色&,没有半分开玩笑的意思&,东方珩胸口萦绕着浓浓的怒气,如玉的手指隔着睡袍&,轻轻抚了抚沈璃雪平坦的小腹&,咬牙道:“这个小坏蛋&&,来的真不是时候?!痹缰涝懈居姓饷炊嘟?,他就等上十年八年的再要孩子。

    呃&!沈璃雪错愕,脸颊染了一层蔷薇色:“不是你说爷爷想抱重孙,让咱们多努力的吗?”得知她有身孕时,珩的喜悦是从心里散发出来的&,很喜欢这个孩子&&,现在怎么又说不喜欢他(她)了&?

    他是想和娇妻多缠绵,方才拿爷爷的话压压她&,还想着借孩子绑住她&&,阻止其他男子插到他们两人中间&。

    哪曾想&,有了孩子,有这么多禁忌,璃雪又事事以孩子为先&,为了孩子要他禁欲&&,不能再夜夜和她亲密接触,不需要别人插足,他都靠边站了:“爷爷身体还很硬朗,过几年再抱重孙也是一样的&?&&!?br />
    “璃雪,在西凉时,咱们不知道你有身孕&&,在一起很多次&,现在再行房,对孩子影响应该也不大吧&?!倍界癖Ы羯蛄а?,轻吻着娇妻的眉眼&&&,不着痕迹的潜移默化。

    在西凉别院,两人夜夜缠绵,孩子没受到半分影响,现在璃雪的身孕也没有凸显,就像当初不知道那样缠绵&,应该也不会有太大影响。

    “当时刚刚有孕一月,孩子还很小,行房影响不大,现在都两个月了,孩子渐渐长大&,再有激烈事情,他肯定会受影响的?!?br />
    当初沈璃雪不知道自己有身孕&,方才任由东方珩带着她疯狂,现在想想都后怕,如今得知身怀有孕,她更要多加小心,东方珩不懂医术,她懂,她要细细劝他,为了孩子健康&,打消现在行房的念头。

    “现在他才两个月&,还有七八个月才能长大,然后&&,你还要坐月子,本王最少也要苦熬八个月?!倍界窠粢ё派蛄а┑亩?,利眸中隐有怒火翻腾&,八个月,两百多个日日夜夜,每晚抱着娇妻入睡&&,却只能看不能碰,那种痛苦他要怎么熬?

    “医书上说,三个月后,胎儿稳定,可适当行房,你用不着熬这么久,一个月即可?!鄙蛄а┬×陈窠界窕忱?,纤细的手臂紧紧抱住了他的胸膛,倾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她轻轻闭上了眼睛,嘴角微微上翘,暖暖的幸福将她环绕。

    东方珩重重叹息一声&&&,埋首在沈璃雪馨香的颈项处,贪婪的嗅食着独属于她身上的味道:一个月&,三十天&,对他来说度日如年&。

    那个小坏包&&,就不能过几年再来吗&&?两人才成亲几个月,幸福甜蜜的日子都没过几天,他(她)就来搅局&,夫妻间恩爱缠绵都被他(她)搅和了&。

    怀中的娇躯香香软软,只是抱着,东方珩都有些心猿意马,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转头望望&,沈璃雪已经睡着了&&,美丽的小脸白里透红,长长的睫毛卷卷翘翘&,樱红的嘴唇轻抿着,微微红肿&,安然恬静的睡颜让人不忍亵渎。

    睡袍的衣领微微敞开&,露出欣长的脖颈,轻轻浅浅的吻痕遍布着,是东方珩的杰作。

    以前看到这些痕迹,东方珩总会微笑,因为这代表璃雪是他的&,只有他能在她身上印下这些痕迹。

    但现在看到,那些吻痕不再是胜利的标记,而是对他的小嘲笑,一个月内&,他不能在她身上留下这些痕迹了,至于一个月后还能不能,都要看她腹中小宝宝的状况。

    他堂堂青焰战神&,所作所为要被一个还没出世的小家伙左右,真真郁闷。

    香软的娇躯在怀&,东方珩睡意全无,又不能亲近娇妻,强忍着不断奔腾的欲望,看着窗外漆黑的夜:秦君昊与人合谋偷取大炮&&,却被穆正南逼迫&,不得不交出来,煮熟的鸭子飞了&&,他绝对郁闷到了极点&,回去后,肯定会大发雷霆……

    不出东方珩所料,秦君昊逼死了穆正南,面色阴沉的离开了刑部大堂,回到驿馆&&,怒气冲冲的飞起一脚,狠狠踢开了房门。

    房间里&,一道修长的湛蓝色身影站在窗前&,背对着他而立&&,听到剧烈的声响却没有回头&,冷冷道:“你回来了?&!?br />
    秦君昊一怔&&&,甩手关上了房门,皱眉看着湛蓝身影:“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为何背着我暗做手脚&&?!闭坷渡碛白?,英俊的容颜,儒雅的气质,温和中透着阴冷的眼眸,赫然便是东方湛:“你还记得咱们当初是怎么说的吗?”

    秦君昊挑挑眉:“咱们的计划是偷走大炮,让东方洵背上失职之罪&,再用大炮轰打一个人烟稀少的小镇,令东方洵的失职罪加重,逼他自尽,然后,湛王会率兵夺回大炮,立下大功,取得皇帝信任……”

    “真难为秦太子还记得本王的计划&?!倍秸磕抗獗?,连嘲带讽。

    “湛王交待的事情,本宫一直都记得?!鼻鼐蛔旖乔嵫镒诺男?,神秘,诡异,如同他白色锦袍上绣着的金色藤蔓花。

    “是么&?按照计划&&,攻打小镇前,大炮会放在太原&,你悄悄命人拉去荆州是什么意思&&&?”大炮在太原丢失&,所有人都以为,偷走大炮的人会急行赶路。

    东方湛便反其道而行,直接将大炮藏在了太原,只等着选好炮轰的小镇,算计死东方洵,哪曾想,上午时分&,他留在太原的人飞鸽传书&,大炮被秦君昊的人悄悄拉走了。

    “本宫已经看好了一个小镇,准备炮轰&,故而拉大炮前往?&!鼻鼐晃⑽⒁恍?,不慌不忙的对答如流,心中暗骂,真是一群废物&&,连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

    “找好小镇&&,你怎么不和本王商量一句&&,就私自行动?这里是本王的青焰,不是你的南疆&,轮不到你来发号施令,胡乱做决定,还是说,你想偷偷将大炮运出青焰,拉回你南疆&?”

    最后一句,东方湛陡然提高了声音,温和的眸中折射出道道寒芒,径直看进秦君昊的眼睛里&。

    他怎么忘了,秦君昊是南疆人&&,有着一统天下的野心&,大炮那么厉害的武器,秦君昊肯定会起贪念,据为已有&,幸好他多防备了一层&&,否则&,大炮就会被拉到南疆,炮口对准的不再是青焰小镇&&&,而是青焰京城&。

    “湛王爷&&,东方洵可是圣王世子&&,本宫与你合谋算计他,需要担很大的风险,若是哪天东窗事发&,本宫也会受牵连&,拿你一尊大炮做交换,并不过份?&!贝厦魅酥渌祷?,不需要拐弯抹角,东方湛已经猜到了事情的经过&,他也没必要再隐瞒,直言不讳的和东方湛辩驳起来。

    “商议计策时,本王曾明言,一定会给你相等代价的好处……”暗害圣王世子类似于残害手足,被皇帝知道,绝对会大发雷霆,秦君昊且他除掉东方洵,他绝不会亏待秦君昊。

    “金银珠宝&&,绫罗绸缎,绝色美人青焰有的,南疆都有&,本宫不稀罕&,只有那尊大炮,南疆还不曾有过……”秦君昊是南疆太子,从小生长在富贵荣华的皇宫里,见多识广,只有那些稀世罕见的物品,才能让他感兴趣&。

    “就算你想要大炮,可直接与本王商量&,为何偷偷运走&?”东方湛看到飞鸽传书时,都快要气疯了,他最信任的合作人,居然挖他的墙角,幸好当时秦君昊没在他面前,否则,他一气之下,肯定会一掌拍死秦君昊。

    “大炮这种极端武器,可遇不可求,我怕湛王舍不得给,才会先斩后奏?!贝笈诩浔?,世间就没有几尊,能够增强国力,每一任皇帝都会当成宝贝,东方湛身为青焰湛王,肯定也希望自己国家多几尊大炮,他给东方湛说了&,东方湛就会割爱相让吗?开玩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93》,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93 穆渣身死,郡王禁裕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93并对腹黑郡王妃193 穆渣身死,郡王禁裕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93&&。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