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 抓捕渣男

    侍卫们全都矢口否认,不代表他会束手无策,想不出解决问题的方法&&。

    东方洵的目光,温和之中透着说不出的冰寒,圣王世子的傲气与尊贵尽显。

    十名侍卫禁不住他的注视,缓缓走出,站到了队伍最面前:“是卑职!”

    天气寒冷&,长夜漫漫&,为保证看守大炮的人有足够的精神&&&,东方洵命侍卫们一晚分两班&,上半夜和下半夜各有五人看守&&。

    “你们看守大炮时,可发生过什么不寻常的事情?”最后接触大炮的是这两队侍卫,其中一队侍卫肯定有问题&。

    侍卫首领陈良,也在这十名侍卫之内&,上前一步,恭声道:“回世子,卑职们看守时,一直紧盯着大炮,没出任何问题&?!?br />
    东方洵淡淡应了一句&,抬眸看向另一队侍卫&,那五人急忙低垂了头,异口同声道:“卑职们也是,一直紧盯大炮,没发生任何异常&&?&!贝笈诒涑衫锰?,真是匪夷所思&&&!

    东方洵温和的眼瞳深处&,一抹幽冷光华悄然闪烁:与外人勾结,偷走朝廷大炮,是杀头的死罪,换作是他,也不会承认&。

    “马大人,这十名侍卫可以拉出去斩首了?!?br />
    东方洵轻飘飘的话像一道惊雷&&,炸了下来&&,震的众侍卫们半天回不过神,斩首,怎么会判斩首&?

    “世子&,大炮丢失,您要给皇上一个交待,可以带人仔细调查事情,追回大炮,卑职们失职,没有护好大炮&,但罪不至死,您杀了我们做交待是草菅人命&?!?br />
    一名叫王靖的侍卫看着东方洵,眸中暗带着浓浓的愤怒,反正都要死了&,他也没什么可怕的,争一争,还有一线生机&,若是一言不发,就真的被斩首了。

    “本世子杀你们&&,是为了你们好?&!倍戒嫔骄?,声音淡淡。

    “为我们好?”王靖眼眸中满是嘲讽:“您身为圣王府世子,为了掩饰自己的错误,滥杀我们这些无辜侍卫是为我们好&?让我们的家眷失去亲人,被人指责唾骂,是为我们好?”

    侍卫们看东方洵的目光也暗带了愤怒,大炮丢失&,东方洵不去想办法寻找,却想杀了他们给皇上做交待,真是心思狡诈,不可理喻&。

    东方洵挑挑眉,这名侍卫倒是聪明,轻轻松松就挑起了其他侍卫对他的敌意&&,十名侍卫团结起来,的确比单一的对抗他要强有力。

    王靖幽暗的目光扫过愤怒至极的侍卫们&,他们和他一条心&,都不想无辜被杀&&,有九名侍卫在暗中支持,他的底气一下子足了起来,目光再次落回东方洵身上:“世子&,您负责护送大炮&,大炮失踪,您受的惩罚最重吧?&&!?br />
    东方洵淡淡看着王靖:“你想说本世子杀你们,是为推卸自己的责任&?”

    王靖没有说话,眸中翻腾的锐利与愤怒仿佛在说:“难道不是&?”

    “大炮被人偷梁换柱,本世子和你们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万一它落到了坏人手里,被用来攻打京城,百姓、守城侍卫们都会死伤无数&&&,咱们的罪名就不再是单纯的失职罪?&!?br />
    “皇上一气之下,肯定会将咱们斩首示众&,到时&&,咱们就是罪臣之身&,全家人都会跟着遭殃&,倒不如趁着事情还没有闹大&,自己主动承认错误,引咎自尽,能保住自己的家人,也能落个忠心为国,勇于认错的好名声?!?br />
    东方洵微冷的目光看过十名侍卫,语气淡淡,却字字珠玑,听的侍卫们俱是一惊&,他们一直以为这只是单纯的失职罪&,最多革去侍卫之职,贬为庶民。

    却没有细想&,他们丢失的不是金银珠宝,也不是贵重药材,而是能杀人的大炮,万一偷走大炮之人存了不良心思&,两尊大炮对准京城狂轰乱打&,繁华的京城毁于一旦,皇帝龙颜大怒,肯定会迁怒于他们这些弄丢大炮之人,东方洵的话&,并非危言耸听&&。

    “斩首的确让你们失了性命,却是对你们家人负责,对你们家人开恩,若是活着,东窗事发后全家都会受牵连&,你们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要有责任&,有担当,忍心自己的父母亲人因自己犯错而被斩首?”

    侍卫们全都低下了头,他们犯的错,当然不能连累到家人&,可是,事情真的没有转环的余地了吗&&?

    “世子,大炮在太原丢失&,离的并不算远&,您可以带着卑职们去寻找大炮,将功赎罪,而不是窝囊无能的引咎自尽?!蓖蹙缚犊麓?&,字字铿锵有力,理直气壮的反驳东方洵的话。

    东方洵抬眸看向王靖:“大炮已经丢失一天,被运去了哪个方向都不知道,你要到哪里去找?”

    “这……”王靖一时语塞&,偷走大炮之人,肯定一路急行,最少也跑出了近千里&,他们没有丝毫痕??裳?,更妄谈找回大炮了。

    “世子,卑职们死后,您会照顾好我们的家人吗&&?”王靖思索片刻,低下了头,声音也变的低沉,绝决&,就像在咬牙准备赴黄泉。

    东方洵嘴角弯起一抹微笑&,轻轻摇摇头:“大炮丢失,最大的责任在本世子,你们先走一步,本世子带你们的尸体进宫面圣,让皇上饶过你们的家人,安葬好你们的尸体,然后,本世子会在皇上面前引咎自尽&&?!?br />
    侍卫们瞬间哗然,满眼震惊,圣王世子要和他们一起死&?真的假的?

    王靖的面色沉了下来&,他以为,东方洵为了宽慰他们,让他们心甘情愿去死&&,肯定会说帮你们照顾好家人&,到时&&,他就可趁机对东方洵发难&,指责东方洵是为推卸责任&,才将他们斩首,却怎么都没料到,东方洵会说要和他们一起死。

    “世子此话当真&?”他们现在就会被斩,东方洵要到皇宫里才会自尽,他死不死&,他们也不知道。

    东方洵微笑:“刑部马大人和诸们官差们都可做证&,本世子说话算话?!?br />
    侍卫们默然,刑部马大人性子耿直&,刚正不阿,有他做证人&,就算东方洵贪生怕死,他一状告到皇帝面前,东方洵也会被逼着自尽&。

    “你们家有老小,本世子也有&,爷爷听闻我被抓,肯定又犯了重病,失踪五年的父母两个月后就要回京,可惜我见不到他们了&,我的死&&,能给他们带来平安&,也值得?&!倍戒舻?,并没有煽情的字眼&,却听的人心里发酸&。

    侍卫们全都沉默下来&,无人再怀疑东方洵赴死的决心&&,可是,他们还年轻&&&,还有大好的生活等着他们,他们不想死啊。

    “洵世子思虑得当&,下官佩服&?!甭泶笕丝炊戒哪抗饴窃奚?&,看事情独特&&,全面&,深谋远虑&,不愧是圣王府世子&&,龙颜大怒时,后果不堪设想,舍弃个人性命,保全一家老小,精神可贵&,勇气可嘉&&。

    大手拿起一块令牌,干脆利落的扔到堂下,朗声道:“来人&,将十名侍卫拖出去,斩了&?!?br />
    失职之人全部引咎自尽&&,皇上的怒气会消去大半&,就算将来京城被大炮轰打,皇上也不会再追究其家人的责任,他也是有家之人,非常重视自己的亲人,侍卫们想要舍已救亲人&,他当然要成全&。

    “是!”立于大堂两旁的官差们朗声答应着,身负长剑&,面容严肃的缓步走向震惊中的侍卫们&,每走一步都掷地有声&,仿佛死神的脚步渐渐来临&。

    侍卫们面色大变,这不是在开玩笑,他们即将被问斩,想到死亡这可怕的字眼&,他们的身体不知不觉的轻轻颤抖起来,真的要被斩了吗&?他们不甘心&&,不甘心??!

    眸中映出两道衣角&,是官差走到了王靖面前,架了他的胳膊&,用力向外拖:“王侍卫&,准备上路吧&,你一家老小&,皇上会派人照顾的?!?br />
    大堂外早有侩子手拿着大刀等候&&,寒风呼啸而过,王靖咬紧了牙关,额头渗出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大堂里有很多官差,圣王世子东方洵&,安郡王东方珩也都在&,他根本逃脱不掉,可他还年轻,不想死,真的不想死??!

    刽子手里的大刀锋利,坚韧&,在阳光下折射着淡淡的冷光,一刀砍下去&,肯定鲜血飞溅,目光看到那九名面如死灰&,眼中却闪着无限眷恋的侍卫朋友们&,王靖咬咬牙&&,狠狠心,高声道:“世子……在太原守夜那晚,卑职发现了异常?!?br />
    沈璃雪坐在听审椅上&,嘴角微微上扬,清冷的眼瞳中也带了浅浅的笑意,侍卫们是抱着失职罪较轻&,不会被斩首的心理才敢肆无忌惮的偷换大炮。

    东方洵也深知这一点,才设计说要斩了他们&,为了活命&,知道些内情的人一定会说出真相&,圣王府世子虽未涉足朝堂&&,能力倒是不俗。

    “什么异常?”东方洵故做惊讶的皱起眉头,听闻要被斩,王靖的反应非常激烈,他当时就怀疑,王靖有问题。

    马大人,官差,众侍卫们的目光也落到了王靖身上。

    王靖叹了口气,沉声道:“卑职下半夜看守大炮时&,遇到了一名老乡&,他做生意路过太原,请卑职五人喝了杯酒……”

    “看守大炮,事关重大,你们也敢喝酒?”东方洵面色微沉&,目光锐利如剑。

    四侍卫低下了头&,一言不发。

    “只是一杯酒,卑职们都有些酒量,觉得喝不醉,就都尝了尝&?&!蓖蹙傅恼缟驳筒豢晌?,一路上&&,东方洵都禁止他们喝酒,这对他们这天天喝酒的人来说&&,是一种痛苦的煎熬&,闻到朋友酒壶中的酒香,他们实在忍不住,在朋友的殷勤劝解下,才小尝了一杯&。

    “那一杯酒,让你们都喝醉了吧&?”聪明如东方洵,已经猜出了事情的大概&。

    “卑职们喝酒后,是有些疲惫,不过&,也就闭了闭眼睛,没有睡着?!北昭?,睁开,不过瞬间的事情&,大炮怎么可能会被偷走,王靖觉得这个小插曲并不重要&&,方才没有提及。

    “你们喝的酒里,可能是被人放了东西&&,闭眼睁眼间,已经过去了一刻钟、半个时辰,甚至更长时间&?&!倍戒垌畲ι了溉窭?,侍卫们并没有被人买通,而是被人算计了:“你那位老乡是谁&?”

    “他叫穆正南……”

    穆正南&&!沈璃雪目光微凝&,怎么会是他&?

    东方珩深邃的目光也凝了凝,没有说话,大炮失踪一事,交给东方洵解决就好。

    东方洵和穆正南没有任何接触,不认识到他,淡淡道:“穆正南现在在什么地方&&?”

    “据他自己说,他在青焰各地做生意,没有具体的落脚点,卑职也不知道在哪里能找到他&?&!蓖蹙秆弁心艘荒ㄅ?,穆正南没给他留下任何有用的信息&,就像是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了一般,大炮极有可能被穆正南偷走了,他将人当朋友&,那人却利用他,可恶至极!

    东方洵微微蹙眉&&&&,茫茫人海&,想找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穆正南,有些困难……

    “两个月前,我曾在南疆公主秦若烟那里见过穆正南&,大哥&,马大人不妨派人去驿馆找找&&?&!鄙蛄а┣嵘嵝?&。

    秦若烟曾说过,一日是她的人&,就终身是她的&,穆正南做了她的男宠,又没什么本事&,绝对逃不出秦若烟的手掌心,他迷昏侍卫们,偷走大炮,事情不简单。

    “穆正南和秦若烟是什么关系&&?”东方洵见过秦若烟几面&&,她留给他的印象是举止轻挑,色心颇重&,他们要去秦若烟的驿馆找穆正南,首先要弄清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

    “我是一次用膳时,从窗前看到穆正南和秦若烟相携着并肩前行,至于他们的关系&,我也不是特别清楚?&!鄙蛄а┑幕八档拿焕饬娇?,却让人浮想连翩。

    马大人眼眸深沉着,一拍惊堂木:“来人,去驿馆抓穆正南?&!?br />
    穆正南在京城没什么朋友,他成为秦若烟男宠之事,知道的人更是少之又少&,秦若烟玩烦他后,将他贬去喂马,他出现在京城的时间就更少了&,他的侍卫朋友才没对他的商人身份起疑。

    沈璃雪心思起伏间,侍卫们已押着穆正南走进大堂:“禀大人&&,穆正南带到&&?&!?br />
    沈璃雪挑眉看着那道熟悉的身影,几个月不见&,穆正南除了面色憔悴些外&,没什么变化,他居然这么轻松就随侍卫们来大堂了,难道心里真的没鬼&?

    “穆正南,我杀了你?!蓖蹙概纫簧?,冲开官差们的押解&,双眸喷火&&,对着穆正南直直冲了过去。

    “王靖?!蹦抡弦痪?,抓着一名官差挡在身前&,左躲右闪着王靖的攻击:“有话好好说,你这是做什么?”

    “老子被你害的差点没命,还有什么好说的&?”有官差挡在中间&,王靖打不着穆正南,胸中怒气更浓,咆哮震天&。

    “王靖&,你说什么鬼话呢&,我何时害过你&?”穆正南躲在官差身后&,不敢冒头&。

    “你少装算&,在太原客栈那晚,你在酒里下了药&,迷昏了我们五人&,偷走了大炮&?!蓖蹙负莸勺拍抡?,怒气冲天,想到他们被他害的险些斩首,他就恨不得将穆正南碎尸万段。

    “王靖,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那酒是你们自愿喝的&,我可没逼你们,况且&&,你们喝酒后&,神智很清醒,哪里有被迷昏?!蹦抡戏春敛豢推牟底?&,王靖处在发疯状态&,他有些害怕,依旧躲在官差身后&。

    “你撒谎!”王靖怒吼着&,看准机会&,一拳打到了穆正南胳膊上&,穆正南脚步踉跄着&,不由自主的松开了官差的肩膀&,整个身体暴露在王靖面前,王靖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雨点般密集的拳头毫不客气的落到了他身上:

    “让你偷大炮,让你陷害兄弟们,我打死你……”

    穆正南一介文弱书生&&,被打的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重重的拳头落在身上&,就像大石不停砸落&,疼的他呲牙咧嘴,拼尽全力高吼:“王靖,你是猪脑袋啊&,如果大炮真是我偷的,我早就远走高飞了,哪还会跑来京城等你们来抓……”

    王靖挥到半空的拳头猛然顿了下来,是啊,偷到大炮后&,一般人都是有多远&,走多远&&,怎么会跑来京城自投罗网:“我冤枉你了&&?”

    “当然是冤枉了!”穆正南用力推开王靖&,轻揉着自己受伤的前胸,胳膊&,不时的倒吸冷气&,这个没脑子的武夫,力气可真大。

    沈璃雪看向穆正南,如果他不在驿馆&,或者拒捕&,就是心里有鬼,偷走大炮的可能性很大&,可他心甘情愿的跟着官差们来了刑部大堂&,倒让人摸不清他的虚实了。

    “穆公子是商人&?”东方洵淡淡看着穆正南&,一袭锦衣剪裁合体,面容英俊&&,目光略带疲惫&&,面色微微有些憔悴,周身萦绕着若有似无的书卷气,怎么看都不像商人&&。

    “也不完全是?!蹦抡衔⑽⑿ψ?,不卑不亢:“承蒙秦公主看得起草民&&,草民在驿馆做了管家&,专门负责秦公主和秦太子的衣食,昨天路过太原&,草民是去给秦公主买最美丽的蚕丝锦衣了?&&!?br />
    东方洵目光淡淡:“穆公子没有偷走大炮&?!?br />
    穆正南皱起眉头&,正色道:“我一介草民,没见过大炮,更不会用,要那东西做什么?”

    “穆公子请侍卫们喝酒&,只是出于同乡下之情&&?”东方洵询问&。

    “是的&?!蹦抡系愕阃罚骸安菝裉潘腔褂惺乱?,就请他们每人喝了一杯,酒量再差的人,也不可能一杯酒就烂醉&,草民见他们喝酒后神智都非常清醒,方才放心离开?&!?br />
    秦若烟明明厌烦了穆正南,贬他去喂马了,怎么可能还提他为驿馆的管家?

    他一举一动都非常自然&,没有丝毫异常&,若非深知他的性子,沈璃雪都要打消对他的怀疑了:“穆公子身上这件锦衣也是蚕丝的吧,价值千两银子&&,你身为管家&,月俸并不多&,怎么会和主人穿同样衣料的衣服?”

    穆正南循着声音望去&,看到了沈璃雪&,美丽的小脸白里透红&,乌黑的发松松绾起&,优雅高贵,绯色的珠花和摇曳的树叶形耳环相得益彰,衬的她更加绝美出尘&,眸中闪过一丝惊艳,几个月不见&,她出落的更加美丽,迷人了&。

    周身的温度隐隐降了下来&,穆正南一惊&&,余光看了东方珩,急忙低下了头:“草民带回蚕丝锦衣,公主高兴,就赏了草民一件&?&!?br />
    蚕丝锦衣&!

    王靖眉头皱了皱,眼睛猛然一亮:“醉酒后,我闭眼又睁眼时,曾看到一角深紫色的蚕丝衣袂……”那衣角转瞬即逝,他就没在意&。

    另外四名侍卫目光一凝&,恍然大悟般手指着穆正南道:“那天&,他穿的就是深紫色衣服&,那衣料很不错,我们还多看了几眼?!?br />
    王靖回大炮所在的房间时,穆正南明明走了,他睁开眼睛&,看到了深紫色衣袂&,说明穆正南后来去过他们所在的房间……

    穆正南的眼瞳瞬间凝深,随即又恢复正常,不以为然道:“喝酒之人&,很容易眼花&?!?br />
    王靖看着穆正南,冷哼:“睁眼后&,我神智清醒的很&&,绝不可能看花眼?&!?br />
    穆正南皱起眉头:“深紫色是今年最流行的颜色,京城也有许多人穿&,就算你真的看到了衣角,那人也未必是我?&!?br />
    “那可是下半夜,客人都在休息&&,谁会跑进我们房间转悠?”王靖毫不客气的步步紧逼,偷走大炮的贼人近在咫尺,证明他清白的机会就在眼前&,生死攸关的紧急时刻&,他绝不会掉以轻心&。

    “王靖&&,我知道大炮丢失,你们犯了失职罪,会被惩罚&,会丢官掉职,会被贬为庶民,你们是顶天立地的男人,做错了事情&,就应该受罚&,怎么能够为了脱罪,胡乱将罪名栽到我身上?”

    穆正南愤愤不平的高叫着&,就像被人冤枉,受了天大的委屈,心里却翻起了惊涛骇浪,酒里的药下的很巧妙,人喝下后&,无论过多长时间&,他们都会觉得,自己不过闭了一瞬间的眼&。

    丢失大炮,犯了失职罪&,最多也就丢丢官职&,王靖再伤心难过,也不会怀疑到他身上才是,可是现在&,他怎么像疯狗一样,紧咬着自己不放?

    穆正南不知道,东方洵对侍卫们下了杀令,王靖和侍卫们为了活命,都在努力回想太原那晚发生的每一个不寻常之处,抓住线索,就是抓牢了救命稻草&,岂会轻易放开&&。

    “你没偷大炮&,深更半夜跑去我们房间做什么?”王靖冷冷看着穆正南&&,想蒙混过关,可没那么容易。

    “我早说过&,没去你们房间,那道衣角不是我的&?!蓖磐蹙负椭谑涛阑骋傻哪抗?&,穆正南无奈叹气:“你们都不相信我的话,那你倒是说说看&,我一介布衣平民&,要大炮做什么?”

    侍卫们都被酒迷昏了&,没人看到他做了什么,只要他咬死了不说,别人就不会知道。

    “你偷大炮,自然有你的理由,我哪猜得到&?!蓖蹙溉肥嫡也坏侥抡贤荡笈诘睦碛?,但他清清楚楚看到穆正南的深紫色衣角了&,大炮绝对是被穆正南偷走的。

    穆正南面色阴沉,王靖死不讲理&,抓着大炮失踪之事&,就往他身上栽&&,虽说大炮失踪真的和他有关,但他绝不能承认&,强忍着怒气&,不耐烦的嘀咕道:“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br />
    王靖傲气的目光猛然一凝,穆正南这是在变相骂他,一介武夫,脾气暴燥&,没有才华&,还喜欢唧唧歪歪&,穆正南是斯斯文文的文者&,和他这个榆木说不通道理。

    胸中的怒火腾的燃烧起来:“世子&&,卑职非常确定是穆正南偷走了大炮&?!蹦抡细宜邓唤怖??他就不讲理给穆正南看看。

    “王靖,你不要血口喷人&?&!蹦抡弦痪?,狠狠瞪向王靖,怒气冲天&,心里怎么都想不明白,刚才还没棱两可的王靖怎么突然间改变主意,肯定了他的罪名&?

    东方洵微微一怔,随即恢复正常:“王侍卫确定是穆公子偷了大炮&?”

    “千真万确&,卑职以项上人头担保,穆正南偷走了大炮&,到了皇上面前&,卑职也这么说?!崩盟耐缰?,骗他喝下放了东西的酒,大炮失踪,他受累&,还连累了他的四位朋友&&,穆正南一句歉意的话都没有,还骂他是不讲道理的武夫,他为什么还要对穆正南客气&,死也要拉他做垫背。

    “世子,他信口雌黄,刚才他明明说只看到了草民的衣角,不能肯定是草民偷了大炮的?&!蹦抡霞奔苯馐妥?,额头渗出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

    他觉得自己的计划实施的很完美&,天衣无缝,王靖不会怀疑到他,方才大大方方的回了京城,早知道王靖这么不讲理,他就去外地避一避&,绝对不会回京&。

    “王侍卫被你灌了酒,思绪迷蒙&,睁开眼睛时,头脑也不是特别清醒&,他可能是真的看到你的相貌了,一时间没记起来,现在想清楚了&,改了口供,也没什么不对?!?br />
    穆正南是文弱书生,给东方洵的印象却是奸诈&,狡猾&,说的每句话都是虚虚实实&,让人真假难辩。

    王靖是武夫,性子耿直,却满身正气,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他说看到穆正南的衣服了,那穆正南极有可能真的去过房间&。

    东方洵身为圣王府世子,在没有确切证据的情况下,不会偏颇任何一方:“穆公子一再叫喊冤枉,王侍卫也拿不出更加确切的证据,事情真假难辩……”

    穆正南嘴角轻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大炮要么是他偷的,要么不是他偷的&,圣王世子这话,说了等于没说。

    王靖目光凝了凝&,他的话前后矛盾,世子还相信了一些,看来,他是真的想救下他们这些侍卫:“穆正南,你想要大炮&,就光明正大的出来和我们打一架&,偷偷摸摸的下药,偷梁换柱,算什么英雄好汉&,卑鄙无耻的小贼……”

    王靖一再挑衅,穆正南再好的耐心也要被他磨没了&&,怒吼道:“你怀疑我偷大炮,就去我的住处搜搜,看能不能找出大炮来?!?br />
    王靖瞟穆正南一眼,不屑的轻哼:“大炮数量稀少&,也异常贵重&,皇上大怒之下,已经命在人暗中寻找大炮下落,没有哪个小贼会蠢到把大炮放在自己家里,等着被官差抓?!?br />
    “你!”穆正南手指着王靖&,气的说不出话来,粗鲁的武夫&&,死不讲理。

    “王侍卫,穆公子各持一词,真假难辨,本世子有个分辨真言假言的好方法&,不知可不可行?”东方洵看着屋外明媚的阳光&,淡淡开口。

    “什么方法?”

    “世子请说&?!?br />
    穆正南和王靖异口同声的询问着,话落&,两人狠狠瞪了对方一眼,移开了目光。

    “滚钢钉床&?!卑樗孀哦戒诺纳?,一张镶着长长钢钉的钢钉床抬进大堂:“据闻&,钢钉床有一定的灵性,如果说的话是真的&,可平安从钢钉床上滚过&,如果说的话是假的,会被扎死在钢钉床上&,两位可愿一试?”

    长长的钢钉有半米高&,锐利的尖散着幽幽的寒光&,扎进肉里&,肯定痛的生不如死,别说是滚了&,远远的看着&,都让人毛骨悚然。

    穆正南不由自主的紧了紧身上的衣服&,眸中闪过一丝怯意。

    “穆正南,你去滚钢钉床&,如果你能平安滚过去&&,我王靖立刻向你磕头道歉?!蓖蹙概淖判乜?,毫气万丈。

    “为什么让我去?王侍卫不是很想证明自己没撒谎吗&?为什么不去滚钢钉床?”穆正南冷冷看着王靖&&,滚钢钉床&,开什么玩笑,那么多尖锐的尖,趴到上面就会被扎的半死,更别说滚了。

    “穆正南,偷大炮的嫌疑人是你&&&,不是我,你滚钢钉床最合适&?&!彼祷凹?&,王靖已来到穆正南面前,揪起他的衣领,拽向钢钉床:“废话少说,快去滚?!?br />
    马大人嘴唇动了动&,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皇上把案子交给他,要的是审理结果&,不是过程,只要不出人命,结果越快出来越好&。

    案子审到现在,越来越扑朔迷离,他也不清楚要怎么审了&&,王靖抓着穆正南撞钢钉,是想早出结果,穆正南虽然瘦弱,还是能经得起几遍钢钉的。

    “王靖,你干什么?”王靖的手臂强劲有力,穆正南激烈的挣扎着,依旧挣脱不开他的钳制&,眼看那银色的尖刺近在咫尺,他面色大变&,焦急如焚的惊声高呼:“放手&,快放手?!鄙衾锿缸潘挡怀龅目只?。

    “慌什么,滚了钢钉床&,就能证明你的清白了?&!蓖蹙缸ё拍抡系搅烁侄ご脖咴?,抓着他就要往钢钉上扔&。

    穆正南是文弱书生,身体本就柔弱&,趴到上面就是重伤,哪能滚得过这钢钉床,他拼命挣扎着&,却挣不开王靖&,身体不受控制的下落&&,眼看着就要倒在钢钉上了,森森寒气带着淡淡的血腥味扑面而来,他渗的头皮发麻&,胸中一阵翻江倒山&,惊声尖叫道:“我说,我说……大炮是我偷走的&,是我偷走的……”

    沈璃雪挑挑眉&,大炮还真是被穆正南偷梁换柱了&。

    东方洵嘴角扬着浅浅的笑,不出所料。

    王靖甩手将穆正南扔到了地上&,不屑道:“早承认不就没事了?!?br />
    穆正南瘫倒在地&,身体轻轻颤抖着&,惊魂未定,那钢钉床寒意闪烁&&,太可怕,真是太可怕了&。

    马大人一拍惊堂木,厉声道:“穆正南,是谁指使你偷大炮的,你们把大炮放到哪里了&?”

    穆正南身体颤抖,有气无力道:“回大人&,是南疆太子指使草民偷梁换柱的&&,草民只负责迷昏王靖和四侍卫&&,把真大炮拉出来交给秦太子&,将一堆烂铁放进去充数,大炮在秦太子手里&,被放到了哪里,草民真的不知?!?br />
    “所言属实&&?”马大人冷冷看着穆正南。

    “千真万确,望大人明查?!蹦抡系纳硖逡廊辉诓?,供出秦君昊&,他就是得罪了南疆,秦君昊绝不会放过他&,但如果不供出秦君昊&,他就会被钢钉床扎死&&,死相凄惨。

    相比之下,还是得罪秦君昊结果好些&,因为秦君昊暗偷青焰大炮&&&,意图不轨&,皇帝肯定会将他赶出青焰&&,自己在青焰找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他未必找得到自己,自己还有一线生的希望&&。

    马大人抬眸看向官差们&,冷声命令道:“来人,去驿馆&,请秦君昊&?!?br />
    沈璃雪看着快速消失在阳光中的官差,雪眸微眯:秦君昊是南疆太子&,偷取青焰大炮,肯定是要运回南疆&,若是被皇上知晓&,绝对轻饶不了他,南疆和青焰的关系,即将恶化……

    秦君昊没什么嗜好,每天徘徊的地方无非是酒楼,驿馆,官差们很快就找到了他,带到大堂&。

    “找本宫前来,所谓何事&?”秦君昊缓步走进大堂&,神情高傲,目空一切&,白色的锦衣上绣着金色的藤蔓花,诡异,神秘。

    “驿馆的管家指证秦太子偷了青焰大炮,太子可知罪?”马大人没说丝毫废话,直接开门见山&。

    “驿馆有管家吗?”秦君昊皱眉看着马大人,语气高傲,避重就轻&。

    “驿馆平时有专人打理,的确没有所谓的管家,不过,秦太子不是任命了一个吗&?”马大人一指穆正南:“就是他&?&!?br />
    秦君昊瞟了穆正南一眼,挑眉道:“他是谁?本宫从未任命过什么驿馆管家,你们弄错了吧&&?”

    马大人微怔:“秦太子不认识穆正南&?”

    秦君昊摇摇头&,看穆正南的目光满是疑惑:“不认识,本宫没见过这个人?!?br />
    马大人锐利的目光转到了穆正南身上,正色道:“穆正南&,究竟怎么回事?”

    他住在驿馆&,秦君昊也住在驿馆&,低头不见抬头见&,秦君昊怎么可能不认识他&?假装不认识他&,是想将所有责任都推到他身上吗&?

    穆正南无端的冒出一阵怒火,他是青焰人&&,本是不愿帮秦君昊偷青焰大炮的,是秦君昊许了极重的利益&,他才冒险帮了秦君昊的忙&。

    如今东窗事发,秦君昊想跳到圈外&,将责任全部推到他身上,痴心妄想:“秦太子,您曾经说过,青焰大炮稀世罕见,谁偷走大炮,就是有功之臣,重重赏赐,加官进爵……”

    秦君昊淡淡看着穆正南&,冷声道:“本宫亲口对你说过这些话?”

    如今东窗事发&&,秦君昊想跳到圈外&,将责任全部推到他身上&&,痴心妄想:“秦太子&,您曾经说过,青焰大炮稀世罕见&,谁偷走大炮&,就是有功之臣,重重赏赐,加官进爵……”

    秦君昊淡淡看着穆正南&,冷声道:“本宫亲口对你说过这些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92》,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92 抓捕渣男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92并对腹黑郡王妃192 抓捕渣男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9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