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 璃雪有孕

    沐国公谋反失败,被判腰斩,行刑当天&,万人空巷,刑场被围的里三层外三层,寒风呼啸中,沐国公,淑妃被斩成两截,鲜血流了一地&。

    沐国公府被灭九族&&,老弱妇孺无一幸免&,盛极一时的百年望族,眨眼之间就在西凉京城除了名&&,各怀心思的大臣们被震慑,不敢再有异心&,西凉京城平静下来。

    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晶莹剔透的水珠在树叶上来回滚动&,近郊别院的空气很是清新。

    冬青掩映中,沈璃雪端着两碗伤药走进卧房,这是一间较大的主卧室&,里面放着两张床塌,分别躺着圣王&&,圣王妃&。

    他们的双眸都紧闭着,面色苍白&,轻轻浅浅的呼吸声此起彼伏&,东方珩坐在中间,默默看守着两人&。

    “珩&,药熬好了!”沈璃雪放下托盘&,将其中一碗药递给东方珩&。

    东方珩站在圣王床前&,看着昏睡的父亲,轻声呼唤:“父王&,喝药了!”

    肃清叛乱后,皇上命皇宫所有御医为圣王,圣王妃会诊&,历经一个对时&,想尽各种方法,终于保住了两人的性命&,圣王伤的比圣王妃重&,却比圣王妃先清醒&&&。

    两人都受了极重的伤,需要照顾&,不能再睡同一张床塌,圣王不愿圣王妃离开他的视线,东方珩便命人在房间放了两张软塌&,让他们同住一屋。

    墙角的圆几上燃着极淡的安神香&,能让病人、伤者极好的睡眠,休养伤势,每次沈璃雪送药来,必须先叫醒圣王&。

    圣王眼睑动了动,慢慢睁开了眼睛&,目光疲惫&&,却很深邃,在东方珩的轻扶下缓缓坐了起来&,看着另张床塌上昏睡的圣王妃&,利眸中闪过几分黯淡:“梦儿还没醒吗?”

    “娘被李诗诗用药控制了五年&,在皇宫时虽然清醒了,但她体内还有药在沉淀&,重伤激发了药效,清除了那些药物&&,她才会完全清醒?!?br />
    沈璃雪盛了一小勺汤药&,递到圣王妃唇边&,小心翼翼的喂她喝下&&,一缕褐色的汤药顺着嘴角流下,她急忙拿出丝帕,擦拭干净&。

    汤药是皇宫御医专为清除圣王妃体内的药物特配的&,喝了几天&,她的面色好看了不少&&,再连续喝上一段时间&&,应该就会清醒了。

    东方炎是习武之人&,身强体壮,伤势好转的快,虽然还不能下床走动&&,但端&、拿东西已经不成问题,接过东方珩手中的药碗一饮而尽,苦涩的药味在口中弥漫开来,阵阵热气也流入了胸腔,医治伤势&。

    “六皇子如何了&&?”看着东方珩&,东方炎突然想到了淑妃所出的六皇子,母亲,舅舅谋反,整个母族被诛九族,他的下场,只怕也不会好。

    东方珩眼睑一沉:“和沐国公&,淑妃一起斩了&&?!绷首右丫?,聪明伶俐&&,多年的皇宫浸染&,他懂得很多事情&,常年长于淑妃身边,他的性子也是随了淑妃的。

    母族被灭族,他表面不说,心里肯定愤怒至极,若是留下他&,将来定然会是夜千泷的心腹大患,皇帝疼爱夜千泷,会为他肃清所有敌人,六皇子被斩&&,在意料之中&。

    东方炎目光沉了沉&,为了守住西凉江山&,为君之人必须心狠手辣,对忤逆他的人毫不留情&,就算是亲生儿子,也绝不能放过,尤其是像淑妃那种性子的人&,留下来&,必然会是心腹大患&。

    轻微的敲门声响起,子默推门走了进来:“王爷&,郡王,青焰飞鸽传书!”

    东方珩已经将圣王&,圣王妃还活着,但受了重伤的消息飞鸽传书给圣王府东方洵&,这传回的书信,可是询问他们病情,向他们问候的?

    东方珩拿过纸条,展开一看,深邃的目光猛然一凝。

    “出什么事了?”东方炎看着东方凝重的面色&&,不解的问道&。

    “大哥让我立刻回青焰&,没写什么事&&,只说十万火急?&!倍界窈陉资愕难弁畈患?&。

    圣王望向纸条,上面的字迹苍劲&、飘逸,正是东方洵书写:“你大哥一向沉稳,他催你回青焰,肯定是京城发生了大事,你这就收拾收拾,赶快回去?!笔ネ?&&,圣王妃重伤&&,需要静养不能颠簸,不能随东方珩一起回青焰。

    “你和母亲都重伤着&,我不放心&!”这是西凉近郊的别院,不是青焰圣王府&&,他怎么能扔下重伤的父母,独自离开&。

    沈璃雪目光凝了凝,放下空空的药碗,仔细为圣王妃拉了拉被子&,转身看向东方珩:“我留下来照顾父王和母亲,你先回青焰&?&!?br />
    京城事情紧急&,耽搁不得,父母重伤必须留人看守,她和东方珩可以暂时分开&&。

    东方珩一张俊颜瞬间黑了下来:“你一名弱女子&&,在西凉京城能有多大能力?&!?br />
    圣王,圣王妃伤的极重,没有一两个月养不好身体,从西凉京城到青焰京城,路途遥远,最少也要半月到二十天的时间,如果东方珩和沈璃雪分开做事&&,最少也会有两个月不能见面&。

    两人新婚不久,又是恩爱夫妻&,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如果两个月不见&,肯定会思念成疾。

    沈璃雪对东方珩的激烈反对深感不解:“沐国公被斩,西凉京城已经安定下来,短时间内不会再起叛乱,我留在这里照顾父王和母亲,有何不可?”

    他们来西凉时&&,带了不少暗卫,东方珩离开&&,会带走一半暗卫&,留下另一半?&&;なネ?,圣王妃,太平的西凉京城,不会有大事发生,东方珩在担心什么?

    “父王是青焰圣王,为西凉平叛有功,和燕王的关系也算不错&&&,他伤势好转后,肯定会有不少西凉大臣前来看望&,你一名女子出去接待,多有不便?!倍界袼姹闼盗烁隼碛?,留璃雪在西凉&,他独自一人回青焰,睡冷冰冰的床塌,开什么玩笑&。

    “那我先推掉他们&,等父王伤势完全好了再让他们来探望&?!惫糯怂枷胗行┓饨?&,内院女子接待男宾客,有些逾越,伤的是圣王&&,朝中官员来看望者居多,她不能接待&&,只好委婉的推掉&。

    “办法可行是可行,不过&,朝中官员们都是有傲气的&,人家带着礼物和心意来了&,你一句话就把人赶走了,换作是谁&,心里也会不舒服?!?br />
    东方珩的反驳很委婉,也很直接&,一针见血&,无论沈璃雪找出哪种理由,他都能想到不好的方面,总而言之一句话&,东方珩要留下来和沈璃雪一起照顾圣王圣王妃,不能分开做事。

    圣王看着僵持不下的东方珩&,沈璃雪,嘴角微微上扬:“本王伤势好转许多了,过几天就能下床&&,照顾梦儿,不需要你们再劳心劳力了,你们人一起回青焰&?&!?br />
    东方珩的情绪隐藏的很深,但东方炎是他的亲生父亲,又是过来人,很快就看穿了自己儿子的真正意图,说来说去,无非是不想和自己的妻子分开,他也曾年轻过,知道新婚夫妻喜欢腻在一起&,他这做父亲的,不能在这件事情上给儿子找不快。

    东方珩黑曜石般的眼瞳中闪烁着清冷的光华,目光沉了沉,没有说话,有父王出面,不需要他再对沈璃雪言传身教&。

    “父王,您两处伤口都在胸口,最少也要一个月伤口才能愈合&,这才过了几天时间&,距离您下床还早着呢……”沈璃雪不明所以&,继续坚持已见。

    “西凉京城已经太平,本王对西凉也算有功&,咱们青焰和西凉关系又不错,皇帝,太子都会派人照顾本王的&,你们不必担心?!笔ネ醺陌滴烂且不崃粝吕匆话?,足够照顾他们两人的&,伤势需要自己慢慢愈合,东方珩、沈璃雪留在别院,也帮不上太大的忙,还是早些回青焰&,解决京城大事。

    “这样……”沈璃雪还是有些犹豫&,古代人最重孝道&,公公、婆婆重伤,她这个做儿媳的离开,合不合适?

    “事情就这么决定了,天色还算早,你们快去收拾收拾,早些回青焰!”东方珩的话&,沈璃雪未必会听,但公公的意思&,沈璃雪必须遵从&&,儿子劝不下沈璃雪,圣王就帮他劝劝&。

    “好&!”圣王让他们一起回青焰,沈璃雪也不再坚持&,点头答应下来,和圣王告别后&,端出空空的药碗&,回自己房间收拾东西。

    东方珩的檀木马车就像是小型的起居室,吃的&,穿的,玩的,应有尽有&,沈璃雪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就多拿了几件自己和东方珩的日?;幌匆路?&,平时喜欢戴的首饰,走出了房间&。

    东方珩也和圣王告完了别,交待过暗卫们注意事项&,轻拥着沈璃雪的肩膀走向门口。

    子默已经套好了马车,站在大门口等着,见东方珩&,沈璃雪出来&&&,急忙撩开了帘子:“郡王,郡王妃请?&!?br />
    沈璃雪缓步走到马车前,素手轻扶着车棱&,正准备上去,身侧响起一道熟悉的呼唤:“璃雪&!”

    沈璃雪侧目一望&,平坦的大道上&,夜千泷骑着快马,快速向她奔了过来,一袭黑色锦衣随风轻舞&,墨锦般的乌发用紫金色的玉冠轻轻束起&&,神彩飞扬。

    东方珩蹙了蹙眉,深邃的眸中闪烁着不悦&,却没有言语,他们就要离开西凉&,远离夜千泷,就让夜千泷靠近璃雪一次,当着他的面,谅夜千泷也做不出出格的事情来。

    “璃雪!”夜千泷在五米外翻身下马,急步走了过来,许是一路急赶&,他饱满的额头上渗出细细密密的汗珠,看到沈璃雪后,清澈眼瞳中闪烁的焦急瞬间消失无踪,还好,还好,他没有来晚。

    “你要回青焰?&!?br />
    “是&!”沈璃雪点点头,嘴角浅浅的笑容是对朋友的礼貌:“千泷,你找我有事?”

    “我……来送送你!”夜千泷看着沈璃雪&&,清澈眼瞳中的笑容凝重,真诚,璃雪是青焰安郡王妃&,而他是西凉的太子,他留不住她&,也不能留她。

    “多谢&?&!鄙蛄а┗匾哉娉系奈⑿?,转身看了看别院:“父王和母亲伤势较重,不宜颠簸,暂时会留在西凉……”

    “平定沐国公府,圣王爷,安郡王功不可没,我会好好照顾圣王,圣王妃的!”夜千泷郑重承诺着,笑容清澈温暖&,不杂任何杂质&&。

    “多谢你&?!鄙蛄а┩炜崭咝奶簦骸扒с?,时候不早了,我们先走了&,你多保重?!?br />
    西凉皇帝有意让夜千泷为帝&,为他安排了许多谋士,教他治国之道,沐国公府已经铲除&&,夜千泷在皇宫没了劲敌,再加上皇帝的庇护&,他一定可以成功登基为帝&,沈璃雪不必再担心他&&。

    夜千泷看着沈璃雪,重重点头:“多保重&,一路顺风!”眼眸中闪烁着难掩的苦涩。

    沈璃雪装没看到,径直上了马车&,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她是青焰人,总归要和东方珩一起回青焰,夜千泷是西凉未来皇帝&,会留在西凉造福百姓&。

    他们是朋友,以后还会相见,暂时的离开&,不必太过伤感。

    东方珩看了夜千泷一眼,随着沈璃雪上了马车&&,待两人坐稳&,子默坐到车前,一扬马鞭&,车子驶离原地,缓缓前行。

    马车渐行渐远,沈璃雪也离他越来越远,夜千泷清澈的眸中隐带了几分不舍&,嘴唇动了动,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右手伸进左衣袖里&,拿出了一只木雕,雕刻的是一名女子,穿着美丽的百褶裙,梳着精致的堕马髻,饱满的额头,美丽的脸庞栩栩如生,正是沈璃雪。

    夜千泷轻抚着雕像精致的眉眼,看向檀木马车,刚才,他准备将这只木雕像送给沈璃雪做礼物&,可是&,看到她身旁站着的东方珩&,他改变了主意&,没将木雕拿出来&。

    圣王&,圣王妃之间的深厚感情动人心弦&,东方珩身为他们两人的儿子&&,肯定也是重感情的,沈璃雪嫁了他,一定会很幸福,会受尽呵护&。

    夜千泷抬头看向湛蓝的天空&,万里无云,最适合大鹏搏击长空&,嘴角浮现一丝浅浅的笑,只要她一生幸福,他便别无所求&,璃雪&,多多保重&。

    马车驶离别院&,在平坦的官道上快速前行&&,车厢里平平稳稳,感觉不到丝毫颠簸&&,东方珩如玉的手指持起茶壶倒了杯茶&,隔着袅袅热气,他悄悄抬眸,看向对面的沈璃雪。

    沈璃雪也正看着他,清冷的眸中闪烁着丝丝冷冽:“东方珩,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

    东方珩放下茶壶,正色道:“沐国公叛乱那天,我曾回医馆找你,医馆里很乱,你和子默已经离开了……”

    沈璃雪点点,看东方珩的眸中隐带了几分戏谑:“然后呢&?”

    “然后……我就满城寻找,得知你进了皇宫&,就和父王设计&&,将沐国公引了出来……”

    “还撒谎!”沈璃雪抓起一片小软垫,对着东方珩的俊脸按了下去:“你分明是在医馆没见到我,循着暗卫留下的记号知道我准备进宫,就派人将陆江枫引去了皇宫,让他用沐春风之术对付淑妃,暗中?;の?&&,皇帝,夜千泷,你们再引出沐国公,一举歼灭……”

    “你怎么知道&?”东方珩抬手挡下了小软垫,伸手将沈璃雪抱在了怀里&,他的计划天衣无缝&,当事人陆江枫都没察觉到不对,璃雪又是怎么知道的&&。

    “还不是你那十名厉害暗卫?&!鄙蛄а┩房孔哦界竦男靥?,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在皇宫里打斗时,我察觉到好几阵若有似无的急风,气息很熟悉&,正是你那十名最厉害的暗卫&,你是怕我会出事,特意派了他们潜到我身边的吧&&?!?br />
    “看来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倍界窆首鑫弈蔚那崽疽簧?,蜻蜓点水般在沈璃雪额头落下轻轻一吻:“当时京城很乱,我和父王都在牵制皇城守卫军,只好派暗卫们过去?&;つ??!?br />
    至于陆江枫&,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让他进宫对付淑妃,救下皇帝&,太子,还是大功一件,他也没有吃亏&。

    “璃雪&,那天&,大夫是如何诊断你病情的&&?”东方珩一直都没忘记&&,沈璃雪去医馆是因为身体不舒服&。

    沈璃雪蹙了蹙眉:“别提了,大夫刚刚把完脉,还没告诉我身体状况如何&,那些皇城守卫军就冲进来了……”

    “你怎么不早说&?”他们住的别院里天天来御医&,早知道沈璃雪没有看完诊&,就让御医为她把把脉&&。

    “我这几天身体很好,没出什么状况,当时想呕吐,可能只是肠胃有些不舒服,没什么大碍&?&!笔ネ?&,圣王妃重伤,沈璃雪一直在照顾他们&,没怎么关注自己的身体,好像她也就那一次想吐&,其他时候没出过问题&。

    风吹起一角车帘&,一道雪青色的衣袂在风中轻轻飘飞&。

    沈璃雪一怔,拉开车帘向外望去,初冬的天气非常寒冷&,树上的叶子基本都掉了,光秃秃的,在风中轻轻摇晃&&,平坦的地面一望无际&,到处都是黄黄的一片,浓浓的生机隐藏在地面下。

    “怎么了?”阵阵冷风灌进马车&,东方珩抱紧沈璃雪微颤的身躯,下巴轻搁在她肩膀上&,锐利的目光透过窗子&&&,望向空荡荡的外面,在某个小山包那里停了停,随即移开了目光。

    “我刚才好像看到有人站在那边的高坡上&?&!毖┣嗌囊埋且换味?&,和陆江枫的衣服料子非常相似&。

    东方珩仔细看了看四周&,故意忽略了小山包:“马车已经远离了京城,附近除了土地&,就是植物&&,没有半个人影,你是不是看错了&?”

    沈璃雪仔细望过一圈,的确没看到半个人影,身体有些发软,无端的升起一阵困意,她慢慢放下了帘子,紧靠着东方珩闭上了眼睛:“可能是我眼花,看错了&,我有些累&&,先睡会儿&&,马车停下用膳时,你记得叫我!”

    “好!”东方珩答应着,侧身去暗格里拿丝被,浅蓝色的丝被展开时,怀中已经响起了均匀的呼吸声&,东方珩低头看去,沈璃雪眼睛微闭着,长长的睫毛卷卷翘翘,安然恬静的睡颜让人不忍亵渎。

    眨眼之间她就睡着了,是很累吗?

    阵阵冷风透过微开的窗子吹进车厢,东方珩伸手关严了小窗,收起小桌和茶壶,茶杯,抱着沈璃雪躺在了毛毯上,拿过一条丝被盖在两人身上,轻轻闭上了眼睛&,连日奔波劳碌&,他也有些累了,趁着赶路&,多休息休息,养精蓄锐,京城那边&,还有大事等着他们。

    马车在平坦的大道上快速行驶,所过之处,腾起阵阵狼烟。

    一袭雪青衣衫的英俊男子站在凸起的小山包上&,面朝着马车离开的方向,圣王,圣王妃之事已经圆满解决&&,她回了青焰,就不会再来西凉了,他和她之间本就是毫不相干的两个人,为何得知她不会回来&,他感觉到失落?

    一名侍卫急步来到男子面前,双手抱拳:“三少爷&,皇上宣您进宫!”

    “可有说什么事?”陆江枫淡淡询问着,依旧面朝马车离开的方向&。

    “听传旨太监的意思&,皇上想封您为少傅,让您指导太子殿下!”事情是侍卫猜测的,看那太监的样子&,八九不离十。

    陆江枫挑挑眉&,皇上在为太子培植谋士:“我可不懂治国之道!”

    “西凉京城皆知&,三少爷才华高绝&,是难得的奇才&&,您为少傅&,最能指导太子!”太子需要学习的不止是治国之道,还有心机谋略&,以陆江枫的才华,最能教导夜千泷。

    马车渐行渐远&&,直至消失不见&,陆江枫再敏锐的耳力,也听不到半分声音了&,可他没有动&&,就那么静静的站着&&,‘看’着地面渐渐平息的狼烟&。

    许久之后,地面完全平静下来,再也找不到马车跑过的半分痕迹&,他突然转过身&,越过侍卫,阔步前行:“走吧,进宫&!”

    夜千泷是西凉太子&,也是她的好朋友&,他身为西凉子民,会尽自己的一分力,辅佐太子治理好西凉&,再见面&,他们也可以成为好朋友。

    繁华的街道人来人往,热闹非凡,一辆檀木马车在人群中缓缓行驶&,一侧的车帘打开,露出一张明媚的小脸&&,看着林立的商铺&&,熙熙攘攘的人群&,沈璃雪眨眨眼睛:“青焰京城依旧繁华似锦&&,和咱们离开前没什么两样&!”

    东方珩望一眼窗外:“大哥飞鸽传书所说的大事,应该是指朝中大事,百民百姓们并不知晓,街道&,商铺依旧繁华?!?br />
    沈璃雪放下车帘,偎到东方珩怀里,微闭了眼睛:“很快就到圣王府&,咱们很快就会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br />
    看着沈璃雪略显疲惫的小脸,东方珩蹙了蹙眉:“璃雪&,你是不是又想睡?”

    “坐马车太累了,我总觉得自己睡不够&,车到了圣王府,你记得叫醒我?&!鄙蛄а┮馐峨?,声音含糊不清&。

    从西凉到青焰,马车行驶的很平稳&,就像在房间里&,没有丝毫颠簸,一天十二个时辰&&,东方珩有八、九个时辰是清醒的&,沈璃雪则恰恰相反,十二个时辰里有九个时辰在睡觉,她是习武之人&,身体没理由这么弱&,到了圣王府,让南疆鬼医为她诊诊脉。

    “吱!”行驶的马车突然停了下来&,外面响起一道尖锐的童音:“你是怎么驾车的&,没看到有人吗?”

    “我的车驾的很平稳&,是你自己撞上来的……”子默的声音低沉&,冰冷,毫不留情&。

    “笑话,我一个大活人&&,又不是活的不耐烦了&,好端端的干嘛往你车上撞?”尖锐的童音得理不饶人。

    “这就要问你了&,为什么站在道路中间,等我的马车经过时,故意撞了上来&?&&!?br />
    “啊啊啊,你诬陷我……来人哪&,救命啊……大人欺负小孩子啦……”马车外响起撒泼打滚声。

    沈璃雪被吵醒,却没有睁开眼睛,含糊不清的问道:“出什么事了&?”

    东方珩强劲有力的手臂轻揽着沈璃雪香软的娇躯,让她睡的更舒服些,光洁的下巴轻搁在她头发上:“出了点小事情&,子默能解决……”

    “救命啊&,大人欺负小孩子……呜呜呜……”尖锐的童音再次响起,如一道魔音直达沈璃雪的耳膜,她迷离的思绪瞬间清醒&,猛然睁开了眼睛,是他!

    素白小手拉开东方珩环在她身上的胳膊,上前一步,挑开了帘子:“我下去看看&&!”

    马车前,一名八九岁的小男孩倒在地上&,边打滚边哭&,一身宽大的布衣沾满了尘土&,小脸上也满是灰尘,被泪水一冲&,黑一道&,白一道的&,就像一只脏兮兮的小花猫:“救命啊……还有没有天理了……大人欺负小孩了……”

    行人围在一边,看着马车和小男孩子&&,指指点点:

    “怎么回事&&?”

    “小孩子撞到马车了……”

    “是故意撞上去的,还是不小心被马车撞了&?”

    “不清楚……”

    沈璃雪下了马车,看向那花猫般的小男孩&,柳眉皱了皱&&,轻唤道:“沈烨磊&?&!?br />
    小男孩动作一顿&,哭泣声也戛然而止&,转头看了过来&,面前的女子一袭香妃粉的罗裙&,乌黑的发松松绾成简单的发髻,几只珠花轻轻点缀,衬的那美丽的小脸更加明媚动人&。

    看着这张熟悉的脸&,沈烨磊胸中怒火腾的燃烧起来&,快速站起身&&,指着沈璃雪骂道:“沈璃雪,你这个贱人……”

    “啪&!”一记耳光狠狠甩到了沈烨磊脸上,毫不留情的打断了他的话,子默冰冷的目光锐利如刀&,安郡王曾言&,敢对郡王妃不敬&,耳光伺候。

    沈烨磊瘦瘦的小脸被打偏过去,半边脸颊上瞬间浮现一座鲜红的五指山,嘴角溢出一缕鲜血&,小身躯颤了颤,借势蹲到了地上&,恨恨的瞪着沈璃雪,连打滚边惊声高呼:“大家都看到了……大人欺负小孩子啦……不要脸,不要脸啊……”

    沈璃雪微笑&,雷太尉,沈明辉犯了重罪&,满门抄斩,沈烨磊年龄尚小,不到问斩年龄&&,便以罪臣之后,被贬卖为奴,看他这身打扮,应该是哪家的小厮&,不至于沦落到当街诈骗&。

    他假装撞车,诬陷子默,肯定是被人指使的:“沈烨磊,你是哪个府上的小厮?”

    沈烨磊小眼睛咕噜噜的转了转&,大声哀嚎:“被马车撞的是我,又不是我主人,你找他干什么&?”

    “你是小孩子,什么都不懂,出了事,我们当然要和你的主人商谈!”马车刚刚回京,连家门都没到&,就遇到这么一个下马威,那人安排沈烨磊诬陷子默,是想往圣王府泼脏水,让圣王府落得欺负弱小的恶名&,沈璃雪岂会如他所愿&。

    沈烨磊轻擦着眼中的泪水,哭泣道:“主人名讳高贵,我不敢提&?&!彼且幻『⒆?,被马车撞倒了&,以小孩子的名义和圣王府争论&,行人都会向着他,可狠狠整治沈璃雪。

    他的主人可是大人,如果让主人和沈璃雪商谈这件事情,绝对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他哪还能整治得了沈璃雪,让她丢尽颜面。

    “在青焰,名讳高贵到让人不敢提的,屈指可数,难道你的主人是当今皇上?”沈璃雪故意猜测&&,怜悯的看着沈烨磊,沈烨磊受雷氏,沈明辉熏陶,还是有些小聪明的&,从他嘴里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必须剑起偏锋,方能得到自己想知道的消息&。

    皇帝住在皇宫里,周围的男子,除了太监&,就是侍卫&&,沈烨磊这罪臣之后&,没资格当侍卫&,做做太监倒是有可能&&&。

    沈烨磊看着沈璃雪怜悯的目光,气的双眼冒火&&,他堂堂丞相府少爷,太尉府外孙&,就算成了罪臣之后,也要顶天立地的活着,怎么可能去做太监:“沈璃雪,你听清楚了&,我是堂堂正正的男子汉,我的主子是湛王,不是皇上&!”

    话出口&&,沈烨磊猛然意识到自己上了当&,恨恨的瞪着沈璃雪&,气的咬牙切齿,可恶,居然变相套他的话。

    “不知湛王爷现在何处&?”沈璃雪清灵的声音加注了内力&,透过空气,快速在街上传播&&,清冷的目光猛的射向一间窗子&,她早就察觉到窗子后有人盯着街上的一举一动。

    眼前衣袂轻飘&,一道修长的身影轻轻落到沈璃雪面前,容颜俊美,一身湛蓝色的长袍剪裁合体,身形更显挺拔,领口与袖口都用极细的银丝绣着精致的暗花&,腰束金缕彩带,身姿潇洒,卓尔不群,正是湛王东方湛&。

    看着沈璃雪明媚的容颜&,清冷的目光,东方湛笑容温和&&,她回来了,和离开时一模一样,没什么变化:“出什么事了&&?”

    沈璃雪指指倒地不起的沈烨磊:“湛王府的小厮和圣王府的马车不小心相撞了&,湛王以为&&,应该如何解决此事?”

    湛王瞟一眼脏兮兮的沈烨磊:“湛王府小厮安然无恙&,圣王府的马车也没撞坏,事情到此为止,郡王妃意下如何&?”

    “如此甚好!”沈璃雪礼貌微笑,东方湛买沈烨磊回府做小厮,真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

    “沈烨磊,你走路不长眼睛吗?圣王府的马车你也敢撞&?”伴随着气愤,娇俏的女声,夜千媚袅袅婷婷的走了过来&,高傲的小脸上噙着得意的笑,金色的湘裙在阳光下闪烁着点点金光,美丽的金色华盛熠熠生辉。

    “呜呜呜&,不关奴才的事,马车上没挂圣王府的标记,否则,小的就是撞飞,撞死&,也不敢找圣王府安郡王妃的麻烦?!鄙蜢抢谇崮ㄗ叛劬?,伤心哭泣,暗暗嘲讽沈璃雪是心狠手辣的刺头,他惹上了是自寻死路。

    沈璃雪挑挑眉&,指使沈烨磊撞马车的可能不是东方湛&,而是夜千媚,他们两人一唱一和,把圣王府说的嚣张霸道,不可一世&。

    西凉沐国公府被灭九族的事情已经过去许多天了,这件事情又十分轰动&,传扬的极快&,一路走来&,沈璃雪听到许多人都在谈论,夜千媚肯定也知道了&。

    诬陷自己和圣王府,是想为沐国公府报仇么?还是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这招式也太幼稚了些&。

    “我的马车上的确没挂圣王府的标记,不过&,驾车的子默是安郡王的暗卫&,经常跟在他身边做事,烨磊见过他许多次&&,应该认识他才对&,怎么会不知道这是圣王府的马车&&?”言外之意,沈烨磊看到子默才突然撞到车上&,诋毁圣王府的名誉&&&。

    沈烨磊的目光不自然的闪了闪,吱唔道:“马车行驶的那么快,我哪看得清驾车人的模样?!?br />
    “沈烨磊&,你可知道,冲撞安郡王,安郡王妃马车&,出了事端,是会被杖毙的?!笔虑榧热皇且骨牟呋?,绝不止是诬陷沈璃雪这么简单。

    沈烨磊人小&,脾气却很暴燥&,他故意撞了别人的车&,还恶人先告状&,诬陷圣王府&,圣王府侍卫一气之下,将他打死,就是在众目睽睽里背了一条人命,走到街上,就会被人指指点点。

    沈烨磊猛然一怔:“真的?”他以前是高高在上的少爷&,从不关心下人的生活,不知道青焰会有这么多对下人苛刻的要求。

    “不信你可以去顺天府问青焰的律法&?&!鄙蛄а┩耆隙?,夜千媚在利用沈烨磊,她想让自己杀沈烨磊,自己就偏不杀,点醒沈烨磊&,让他这火暴的小脾气&,去和夜千媚斗一斗吧。

    “多谢郡王妃不杀之恩!”沈烨磊悄悄望了夜千媚一眼,将她脸上的愤怒不甘尽收眼底&,小手紧紧握了起来&,可恶的夜千媚,沈璃雪,欺负小爷&,利用小爷&,他日小爷得势&,绝不会放过你们。

    “小小年龄,要学会得饶人处且饶人&,火暴的脾气&,强硬的态度&,得理不饶人的小性子,最要不得?!鄙蛄а├淅渌底?,眼前突然一阵天晕地转&,身体一软,不受控制的直直倒向地面&&。

    “璃雪!”坐在车厢口的东方珩一惊&&,瞬间来到她面前,伸臂扶住她下落的身体&,急声呼唤:“璃雪,璃雪&!”

    沈璃雪双眸紧闭着&,面色微微苍白&,毫无反应。

    东方湛、沈烨磊皆是一怔:怎么回事?她怎么突然之间,说昏就昏了&?

    子默急声提醒道:“郡王,前面有家医馆&!”

    东方珩横抱起沈璃雪&&&,阔步走进了医馆里:“大夫&,快看看璃雪的病情?!?br />
    “里面请&!”医馆里没什么病人&,见东方珩抱着昏迷不醒的沈璃雪进来&&,大夫急忙让他们进了内室。

    东方珩小心翼翼的将沈璃雪放到床上&,大夫拿了脉枕,仔细为沈璃雪诊脉,感觉着手指下的脉搏轻珠滑动,大夫目光微凝&,再次细诊。

    看着大夫凝重的面色,东方珩锐利的目光微凝:“大夫,璃雪病情如何?”

    大夫收回手,轻轻捋捋胡须,微笑道:“呵呵&&,恭喜公子&,夫人并无大碍,她的脉是喜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90》,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90 璃雪有孕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90并对腹黑郡王妃190 璃雪有孕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9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