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 识破女儿身

    “以沐国公的脾性^,的确不会坐以待毙&*,不过,那些证据都是真真实实的,并非假造,沐国公想脱罪,也没那么容易*?!笔ネ醪榈搅缑蔚乃篮豌骞泄睾?^,时刻注意着沐国公的一举一动。

    兵部下发饷银,接触过的官员手头都不干净,清查到谁算谁倒霉*。

    “父王,沐国公贪墨那么多银两,又激起了民愤,照理说,人证物证俱在后&,就可以直接定罪了,为何皇上还要三堂会审?”沈璃雪初到西凉,对西凉皇帝不了解,猜不透他这么做的目的。

    圣王凝深目光:“西凉名门贵族以沐国公府和镇国侯府为尊^,多年来,两府一直在分庭抗争**,如果温国公一死,镇国侯府一家独大,或许会威胁到朝廷,聪明如皇帝&,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出现*?!?br />
    “最近几年,沐国公的势力有些庞大*,险些功高盖主*,皇帝对他有了些许的忌惮,沐国公一审被定重罪,皇上不闻不问*,可能是准备顺应民心除掉他&*,也可能只是敲打敲打他,让他认清自己的身份^!”

    西凉皇帝高深莫测,半年来*,圣王和他接触的不多*^,对他也不是十分了解,猜不准他是想借饷银之事斩了沐国公^,杀一儆百^,还是只是敲打敲打他。

    沈璃雪皱皱眉,皇上需要一个势力与镇国侯府抗衡,在新的顶尖势力崛起前,应该不会杀沐国公:“如果沐国公被无罪释放^,咱们所做的一切岂不是全都白费了!”

    “不会白费^?!笔ネ跣ψ乓∫⊥?&,黑眸中闪过一丝锐利:“本王从未想过借西凉皇帝之手处死沐国公!”

    沈璃雪不解的看着圣王:“父王的意思是&&?”

    “沐国公府害死梦儿^,本王只是猜测**,除了那只华盛和一些零散的痕迹外,没有直接证据&,接下来^&,本王要去验证&&*,如果梦儿并非沐国公所害^,本王不会再插手沐国公审理之案,如果梦儿真是死于沐国公之手,本王绝不会放过他们!”

    圣王低沉的声音听的人心底发寒^,眼瞳中闪烁的利光^,让人望而生畏^&。

    沈璃雪凝深了目光:“父王想如何验证?”

    圣王抬起眼睑^&,目光锐利:“进宫试探^&!”

    淑妃是沐国公府的智囊*&,沐国公有什么事情,总会和她商量,那只华盛又是经她之手交给夜千媚的^,如果柳如梦真是被沐国公府的人害死,淑妃肯定知道&**!

    沐国公被逼向绝路,沐国公府岌岌可危&^,淑妃心急如焚,如果再发生点让她心惊的事情*^,更容易露出马脚&。

    长乐宫*,淑妃斜躺在贵妃塌上*,深蓝色的宫装高贵、华丽&,纤纤玉手端着茶杯^,优雅的轻抿参茶,长长的指甲套微微翘起&*,尊贵迷人*^。

    沐涛低垂着头站在软塌前,不时偷看淑妃的面色,见她只是轻抿参茶,一言不发&&,好像都没看到他的存在,他性子耐不住了:“姑姑,你想训我就直接教训吧^,不要一声不吭啊……”

    淑妃美眸一眯,手中茶杯对着沐涛狠狠砸了过去。

    沐涛一惊,急忙闪身躲避*,只听:“啪^&!”的一声脆响,茶杯掉落在他身侧的地面上,碎成十几块,飞溅着散落,残茶蜿蜒一地*。

    “姑姑,你干什么&?”沐涛拍拍胸口*,若非他躲的快&,茶杯就砸他头上了^&&,就算不会头破血流^&,也会肿起一个大包,走出长乐宫^&,肯定会被人笑话^。

    姑姑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喜怒无常了,说砸人就砸人。

    “你还有脸报怨!”淑妃看着皱眉的沐涛,怒吼:“就因为你这毛燥的性子&,沐国公府都毁在你手里了?!?br />
    “姑姑,父亲贪墨饷银被抓,怎么能怪我&!”沐涛报怨着,伤心的揉揉胸口&,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淑妃顿时怒火中烧*,冷冷看着沐涛,陡然提高了声音:“你敢说那几十万两饷银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沐涛一惊,目光不自然的闪了闪^,分辨道:“京兆府,刑部的证据都指向父亲*,难道姑姑不相信那些证据*^,反而相信别人的谣传?”

    居然还狡辩!

    淑妃看着沐涛^,美眸中凝着冷芒如千年寒冰:“几十年来,沐国公府身为贵族之首*,一直行走在风口浪尖上&&,你可知道这朝中有多少人等着抓咱们府上的把柄&,想将咱们狠狠踩下去取而代之^?”

    沐涛低头&*,沉默不语,他从小在京城长大&,虽然是武官,整天舞刀弄剑,也能看透些朝政,官员们之间的明争暗斗*,他知道的清清楚楚,就沐国公府在朝中的地位而言^,就足以引起众官员们的忌妒&,暗中下绊子。

    “你父亲沉着,稳重,放眼大局,沐国公府又家财万贯,他绝不可能贪墨那几十万两银子让人抓住把柄,你常伴在你父亲身边&*,打着他旗号做了多少龌龊事^,别以为我不知道*^!”

    淑妃冷冽的训斥声在房间响起,一针见血的字字戳中要点,沐涛听的一阵心虚,不死心的狡辩道:“大哥也在父亲身边,你怎么不怀疑他^?”

    “你哥哥的性子随你父亲,沉稳安静,哪像你&,一天到晚就知道闯祸?!笔珏醋陪逄?,咬牙切齿的训斥着,恨铁不成钢:

    “若是你不赌,沐国公府住了几十年的祖宅怎会被人抢走*^*?咱们沐氏一族,又怎会成为文武百官^,京城百姓茶余饭后的笑料*^?如果你没有贪小便宜,你父亲怎会背上贪墨几十万两白银的罪名被抓大牢,受三堂会审?”

    沐国公一世英明,怎么会生出这么愚蠢不成嚣的儿子。

    沐涛做的错事&,明的^,暗的都被淑妃抖了出来&,他再也无法狡辩*,隐瞒^,羞愧的低下了头:“姑姑&,对不起&!”

    淑妃狠狠瞪了沐涛一眼:“现在说对不起还有什么用*^?你父亲一审被定了重罪*,若是二审^,三审不能翻案&,他就死定了^&?!?br />
    沐国公是沐国公府的顶梁柱*&,以贪墨饷银罪名被处死&,沐国公府也会被抄家,沐大公子的将军之职也会被罢免,到时,尊贵的沐国公府就要在西凉京城除名了*。

    “姑姑,你那么聪明,肯定能想到办法救父亲对不对*?!便逄慰闪桶偷目醋攀珏?,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她身上,整个沐国公府,除了沐国公外,就属淑妃最聪明,能救沐国公的,也只有她了^*。

    淑妃狠狠瞪了他一眼*,冷哼:“办法,我倒是想到了一个,不过&,还不成熟,需要再仔细酝酿酝酿,你父亲共有三堂会审,一审定了重罪*^^,二审若是不出意外,也是重罪^,想救他^,要在三审&,突然出招^,打京兆府和刑部一个措手不及^,你父亲就有无罪释放的希望!”

    “还是姑姑聪明,我就说姑姑一定能想到办法救父亲的!”沐涛暗暗松了口气,对着淑妃竖起了大拇指*。

    沐国公有救了^&,沐涛以后还是身份高贵的沐府二公子,不会沦为一无所有的贫民百姓或街边乞丐^,高悬的心放了下来,献媚的凑到淑妃面前&,压低了声音道:“不知姑姑想用什么办法救父亲&?”

    淑妃头转到一边&,扔出一句:“这是秘密&!”

    沐涛吃了瘪,紧紧皱起眉头:“对我也保密??&*?”他可是沐国公的亲生儿子&*,淑妃的亲侄子*^,淑妃还拿他当外人?

    淑妃冰冷的美眸看向窗外:“本宫的办法&,要在最紧急的关头救你父亲&*,这皇宫里时时都有耳目,若是只有本宫一人知道&,到了三审时刻,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如果告诉了你&,不小心被有心人听了去,秘密外泄,就救不出你父亲了!”

    “这倒是*,皇宫人多眼杂*,隔墙有耳^&&?!便逄瘟私獾牡愕阃?,不着痕迹的拍着马屁:“姑姑把秘密方法藏在心里,最合适不过……”

    淑妃瞪他一眼,没有说话*^,如果沐涛将拍马,闯祸的本领用到正事上,沐国公府岂会像今天这般被人逼入绝境。

    “娘娘!”小宫女敲门走进宫殿^&&,手里端着一盘香气四溢的点心,款款走到桌前,小心翼翼的放在桌子上^,看着面色冰冷的淑妃^^,目光沉了沉,欲言又止&*。

    淑妃心情不好,看着犹豫不决的小宫女,心情更加烦乱**,不悦道:“有话就直说&,不要吞吞吐吐的!?br />
    小宫女身体颤了颤,小声道:“禀娘娘&,奴婢刚才去御膳房端点心^^&,看到镇国侯府那位沈璃来了皇宫*^?!?br />
    “真的^?”淑妃目光一凝:“他来皇宫见德妃?”菊花宴后&,她派出大量杀手暗杀沈璃,杀手们全军覆没*,他居然还活的好好的,命可真大。

    皇宫不是谁爱进就能进的**,沈璃能畅通无阻的进来,足以证明他在镇国侯府身份不低。

    不过&,以往镇国侯府来的都是侯夫人^,现在怎么换成沈璃了&?再怎么说^,他也是外男,明目张胆出入嫔妃的宫殿^^&,未免太大胆了些&。

    “回娘娘,沈璃雪没去长信宫,直接去了太子殿下的乾清宫?*!毙」崆岬慕馐蜕煸谀谑?^。

    淑妃一怔,沈璃身为镇国侯府的远房亲戚&,和太子殿下之间隔着一个三皇子*,他进宫后应该先去看望三皇子才对&,怎么直接去了太子的乾清宫?

    “沈璃和谁一起进宫的**?”

    小宫女低头答道:“回娘娘^,他是独自一人进宫的,没与任何人为伍?!?br />
    如果沈璃和陆江枫一起进宫^,陆江枫去看三皇子*,沈璃见太子殿下*,事情倒还说得过去,他独自一人进宫,直接去见太子,事情有蹊跷。

    淑妃眼前浮现菊花宴那天^^&,沈璃和夜千泷亲密交谈^,嘴角上扬起一抹诡异的弧度,他们两人之间^,一定有秘密:“盯紧沈璃&*,他的一举一动*,都要及时向我汇报*^&!”

    “是&!”小宫女领命退了下去。

    沐涛听到沈璃这个名字后,眸中怒火翻腾^,大手紧握成拳,全身泛起的杀意越来越强烈,淑妃都察觉到了,瞪了他一眼:“这里是皇宫^^,你不要乱来!”

    “姑姑放心*,我有分寸!”沐涛轻抚着自己残废的右手,咬牙切齿:沈璃害他变成残废,他也绝不会让沈璃好过^。

    淑妃了解沐涛的冲动性子,知道他没听进她的劝告,他的手臂残废&,不是沈璃的对手^,就算起冲突^,也出不了多大的事,她完全不必担心^,也懒得再教训&。

    清亮的美眸透过半开的窗子望向湛蓝的天空&,不知沈璃找夜千泷所谓何事?

    乾清宫,沈璃雪一袭蚕丝白衣^,丝带束发,容颜俊美,坐在客厅里,慢条斯理的喝着茶&&*,清冷的目光打量着客厅里的摆设**&,檀木桌^&,檀木椅,黑檀木屏风^,简单&,庄重,又不失高贵*,太子的宫殿,果然高人一等。

    “璃雪!”熟悉的呼唤响起,一道黑色衣袂映入眼帘*,夜千泷大步走了进来,看到沈璃雪,绝色的容颜上洋溢着纯净的笑。

    “太子殿下!”沈璃雪放下茶杯^,站起身,就欲行礼,夜千泷修长的身形瞬间来到她面前,伸手扶住了她的手臂,清澈的眸中闪着点点笑意:“你我之间,不必这么拘礼!”

    沈璃雪美眸瞟向一旁的宫女们,夜千泷会意&,淡淡命令着:“都下去!”

    “奴婢遵命!”宫女们福福身,整齐有序的退出了出去&,客厅里只剩下沈璃雪和夜千泷。

    “璃雪^&,听陆江枫说你遇刺了,还好吧*^?”夜千泷担忧的仔细打量沈璃雪^&。

    “我没事!”沈璃雪不自然的笑笑,菊花宴第二天^,她约了夜千泷在镇国侯府见面*,没想到夜遇黑衣人刺杀&,滚落斜坡*,第二天一早被东方珩看到她和陆江枫……

    她急着向东方珩解释原因,回了别院^^,和夜千泷的约,被她忘到了九霄云外:“你等了很久吗^?”陆江枫回到镇国侯府的时候^,最少也中午了,夜千泷应该是一大早就去了镇国侯府。

    “也不是太久!”夜千泷看着沈璃雪,笑容干净,清澈:“你没事就好,进宫找我&,可是有事&?”夜千泷和沈璃雪接触已久,了解她的性子,如果找他聊天&,肯定是约到皇宫外面,她进宫来找他,肯定是有事相商。

    “我想找几本西凉的游记看看&,可是市面上没有卖的,不知道你这里有没有&?”沈璃雪看着夜千泷^,眼瞳清澈,微笑浅浅。

    “找书?文渊阁里有许多&*,我带你去!”夜千泷清澈的眼瞳闪烁着璀璨的光芒*^^,抓了沈璃雪的衣袖,转身欲走。

    “千泷,等等!”沈璃雪反拽住了夜千泷的衣袖:“你们皇室藏书的地方,我去不太好,你直接命宫女取来给我就可以^!”

    “文渊阁里放的就是一些普通书籍*,像诗词,游记*^,医术,皇室皇子,公主^,甚至一些有能力的大臣都可以进去阅读*,没什么不方便的,走吧!”夜千泷拽着沈璃雪的衣袖出了乾清宫,前往文渊阁,没注意到一名宫女紧随在他们身后出了乾清宫&,快速跑向长乐宫的方向。

    文渊阁里放着皇室藏书*,有专门的宫女负责打扫,里面很干净,淡淡的阳光透过格子窗照进房间^,温暖如春&,走在一排排的书架中间,闻着阵阵书香,就如同畅游在书籍的海洋&**,让人心神沉醉。

    沈璃雪仔细看过书架上的标签*,赞赏的点点头:“书架上的书都是分类摆放的**,想找哪种书^,只需看分类就可以*,想的真是周到!”

    西凉皇室对书籍们采用了非常不错的管理模式。

    “十多排书架,书有上万本^,如果不仔细分类管理,根本找不到想看的书!”夜千泷站在一排书架前^,仔细看了看分类&,抽出两本书,递向沈璃雪:“这两本都是游记&,你看看内容是不是你想看的!”

    “谢谢^!”沈璃雪接过书籍,轻轻翻开&&&,蝇头小楷印的很标准^,上面记录的西凉各地风土人情,地理环境,都相对详细……

    “璃雪,你最近都没回镇国侯府^,你住在哪里癪^&?”夜千泷看着书架^&,状似漫不经心的询问着,实则,仔细聆听着沈璃雪的答案。

    沈璃雪低垂着头,清冷的目光在书页上流连:“我和镇国侯府的人也不是太熟*^,总在那里白吃白住也不好,就在京城租了座院子居住?*^^!?br />
    夜千泷眨眨眼睛:“能告诉我具体位置吗?”

    沈璃雪抬眸望一眼窗子上映出的朦胧身影&&,朗声道:“近郊,别院**,那里种了许多枫树,枫叶全红了,连在一起&&,一片又一片^,非常好看*!”

    “真的*^?那我改天有空*,去你的别院看枫叶……”看着沈璃雪清灵眼眸闪烁的幸福暖意&*,夜千泷突然想到,沈璃雪已经成亲了*,是和东方珩一起住在别院里的&,声音一顿^,目光也黯淡了下来:“东方珩不会把我赶出来吧?”

    沈璃雪一怔&,随即笑道:“当然不会&,你是我们的好朋友^&^,他欢迎都来不及,怎么会赶你?!?br />
    夜千泷笑笑,笑容有些苦涩^,纤长的大手递给沈璃雪一本书:“这本也是游记……”

    “谢谢**!”沈璃雪接过书本,清冷的目光看向窗外,小宫女还站在那里,一动没动,嘴角扬了扬*,她是守文渊阁的小宫女么?

    “太子殿下,皇上召您去御书房&!”文渊阁外突然响起太监特有的尖细嗓音^。

    夜千泷微微皱眉:“父皇有没有说什么事&?”

    “回太子殿下&^,皇上没说原因,只让你去御书房!”太监的尖细的嗓音再次响起&。

    夜千泷眉头皱的更紧&**,父王怎么在这个时候召他去御书房&?

    沈璃雪清冷的目光沉了沉&,劝解道:“千泷,皇上找你,肯定是有急事^&&,你快去御书房吧&*!”

    “那你慢慢选书,我很快回来^!”夜千泷也知道大事为重*,看着沈璃雪,见她点头答应,他转过身&,出了文渊阁,阔步向前奔去,风中飘来他若有似无的询问:“除了本宫,父皇还叫了哪些大臣去御书房?”

    太监小跑着跟上夜千泷:“回太子殿下……好像就只叫了殿下一人……”

    宫女们都守在外面&*^,沈璃雪独自一人在大的离谱的文渊阁里来回走动,仔细看着书架上的书籍^。

    文渊阁对皇子,公主^&,大臣们公开,书架上的书籍虽珍贵,却不秘密*,沈璃雪仔细看了大半圈*,选了四五本各式各样的游记*,翻开来大致看看,一张书页从书里掉了出来^。

    沈璃雪挑挑眉&,书页散了?*??俯身捡起书页&,仔细翻看书本^^,这是从哪本书里掉出来的?

    五本游记都翻了一遍&,每本都装订的很结实*,没有散乱的现象&*,她蹙了蹙眉,奇怪^,书页找不到地方安放&,难道这页不是书上的内容*^,而是夹在书里的^?

    素白的小手拿着书页,举至面前&,正准备看看上面的内容*^,头脑突然传来一阵晕眩,她踉跄了几步,快速伸手扶住了书架&,身体里的力气仿佛瞬间被抽走*,提不起半分内力,眼前的景色也变的模糊起来,用尽全力呼唤一声:“来人*!”

    “沈公子有何吩咐*^^&?”一道窈窕的身影踏进房间,微笑着看向虚弱无力的她^,美眸中闪烁着点点冷芒。

    “淑妃娘娘*^&!”沈璃雪一怔*^,随即恢复正常:“娘娘被罚关半年禁闭,这才过了几天时间&&,您就无视惩罚,擅自离宫,如果被德妃娘娘知道你出了长乐宫,可是会加重惩罚的^?&!?br />
    淑妃看着沈璃雪,嘴角轻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沈璃*^,少拿德妃来押本宫^,今天,看到本宫离开长乐宫的只有你*,只要你不说^&*,别人又岂会知道^&?^!?br />
    沈璃雪挑眉看看着淑妃:“淑妃娘娘觉得草民会为您保守偷出长乐宫的秘密?”

    “你当然不会^,不过……”淑妃上下打量沈璃雪,笑容诡异:“沈璃,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全身无力,头脑昏眩,看人重影?&&??”

    沈璃雪目光一凝&,冷冷看着淑妃:“你做了什么手脚?”

    淑妃轻轻一笑^,恢复了以往的端庄大方:“也没做什么,就在角落的香炉里放了点沉香,闻的时间长了&&,会让人全身无力&,视线模糊*,直至陷入昏迷?!?br />
    沈璃雪转身看向角落,圆几上的紫金香炉里正徐徐向外冒着清烟,淡淡的清香迷人心神:“你可真够卑鄙无耻的&?^!?br />
    “彼此彼此?!笔珏⑽⑿ψ?^^,一步一步,慢慢走近沈璃雪,每走一步都掷地有声&,仿佛死神的脚步来临:“本宫被关禁闭都是拜你所赐&,今日讨些利息&^^,并不过份**?!?br />
    沈璃雪冷冷一笑:“如果你没有让沐涛强占宫女陷害于我^,又怎会被关禁闭?失宠,在后宫的地位一落千丈*,都是你自找的&?!?br />
    “随你怎么说,今天你休想逃出本宫的手掌心^!”淑妃笑的温柔诡异^^&,就像抓到了老鼠的猫咪,笑眯眯的看着到手的猎物垂死挣扎*。

    沈璃雪目光一沉:“如果只是为了报仇**&,你大可以在香炉里放毒烟,你放沉香*^,让我昏迷^,应该另有目的吧*?”

    “聪明^?!笔珏创揭恍?,美眸看着沈璃雪,她看穿了事情^,她也不再隐瞒:“沐国公一审被定了重罪之事,你听说了吧!?br />
    “如果你抓我,是为要挟镇国侯府放过沐国公^,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鄙蛄а┛匆谎凼珏?,嘴角扬起一丝嘲讽的笑:“我不过是镇国侯府的远房亲戚&,哪及得上消灭多年劲敌重要?^&!?br />
    淑妃挑挑眉^,神神秘秘的压低了声音:“镇国侯府可能不会那么看中你,不过*,夜千泷和你的关系不一般^,为了你的生命安全&,他一定会乖乖听话^,放过沐国公?*!?br />
    沈璃雪冷哼一声:“夜千泷心性单纯,藏不住话*,你就不怕他把事情捅到皇上面前&,让你们偷鸡不成蚀把米*?”

    淑妃看着沈璃雪^,嗤笑:“本宫看着夜千泷长大,比你了解他*,本宫敢担保,为了你的生命安全,他不会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还会倾尽所有人脉,保下沐国公*!”

    “夜千泷有那么大势力吗&?”沈璃雪来西凉半个多月,知道镇国侯府是三皇子的外祖父家&,沐国公是六皇子的外祖&,夜千泷这个太子身后&,似乎没有强劲的家族支撑^^*。

    “夜千泷有皇帝的支持*,一大批忠心皇帝的人都忠于夜千泷,他完全有能力救下沐国公!”淑妃目光凝重,一字一顿,皇帝身后那批忠臣都不弱,夜千泷这名白痴拥有那看不到的混厚力量,真是浪费了。

    看来西凉不是两两抗衡,而是三足鼎力&*,镇国侯府^*,沐国公府身为臣,斗的天翻地覆,以皇帝为首的暗势力^&,保存着实力*,从旁观战。

    淑妃对那股暗势力略有了解&,却不清楚人员是谁&*,抓她除了救沐国公外,还可以引出那些暗势力:“我在文渊阁失踪^,太子殿下这么厉害肯定会起疑,娘娘就不怕他查到真相&*&,惹祸上身*?”

    淑妃冷冷一笑:“这就不劳你费心了^,本宫早已安排好一切,事情绝不会透露半分^!”

    “娘娘**,有人朝文渊阁来了!”屋外响起小宫女焦急的禀报声。

    淑妃望一眼有气无力*,目光迷蒙的沈璃雪^,冷声道:“涛儿,事不宜迟,押他回长乐宫*!”

    “是!”伴随着低沉的男声^^,沐涛大步走进文渊阁&&,看着面容清秀的沈璃雪,恨的咬牙切齿,目光停在她拿书的右手上^&,眸中闪过一丝狠毒,沈璃废了他的右手^,他也要废了沈璃的右手才行。

    主意打定,沐涛目光一寒,左手五指如爪,对着沈璃雪的右手腕抓了过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折断沈璃的右手腕*,自己就报仇了。

    劲风袭来^,沈璃雪不慌不忙&,嘴角轻扬起一抹嘲讽的笑*,白衣轻转&^&,优雅的侧身避过沐涛凌厉攻势,手中的游记&&,狠狠拍到了沐涛后脑上。

    这一下*,她用了七八层功力,砸的沐涛头脑发蒙,身体踉跄几下,半天没反应过来。

    淑妃目光一凝,细看沈璃雪**,目光清幽冷漠,身姿俊美挺拔,嘴角轻弯起一抹弧度^,不需要任何的语言*^,已是对他们最大的不屑与嘲讽:“你没中沉香?”

    “在香里做手脚,这种手段太逊了^?!笔ネ踉阢骞卸狙?,沈璃雪便暗暗加了小心,走进文渊阁时,就在时刻注意着四周的气息&,岂会被轻易算计到。

    “沈璃,本宫真是小看了你*!”淑妃瞪着沈璃雪^,咬牙切齿。

    “是娘娘太自信^&*,低估了自己的敌人?*!绷秸叨哉?,轻敌便是自寻死路*^。

    “沈璃*,你也不要太高估自己,本宫设陷阱抓你时,就已经设想到了各种后果**,你逃脱沉香*,其实*,在预料之中*!”淑妃笑,明媚&,璀璨的笑容透着说不出的诡异^,看的人心底发寒。

    沈璃雪一惊^,除了沐涛&,淑妃还有后手……

    “刷!”几道身影突然窜进文渊阁,手持寒光闪闪的长剑,快速攻向她身上的几处大穴。

    沈璃雪眼眸一沉,抓起书架上的书本,对着那几名侍卫狠狠砸了过去^^。

    书籍众多,挡住了侍卫们的视线,他们肃杀的眼眸微眯&^,手腕一翻&,长剑在半空挥舞几下*,书籍被斩向碎片&,片片碎纸张漫天飞舞,飘落于地。

    沈璃雪在侍卫们分神的刹那间跃出了他们的包围圈&&,快速落到一名侍卫身后,挥掌打向他的后颈**^,夺下长剑&^。

    侍卫们一击不中*^,停稳脚步,快速转身^,再次攻向沈璃雪,出招快&,狠,准*。

    沈璃雪嘴角微挑,勾勒出一抹冰冷的笑,白色衣袂在半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红&,挥剑迎上了侍卫们的杀招,侍卫们人数多^,她不敢大意,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应战,手中长剑上下翻飞,挥舞的密不透风*,激烈的打斗声响彻开来。

    侍卫们将沈璃雪围在中间,目光严厉,配合默契的同时出动杀招^,沈璃雪身形灵活,招式凌厉^,银色光芒带着凌厉的杀机^&*,侍卫们不敢硬接^,一时间&*,身影交错&,剑影交织^,打斗成了僵局^,谁也奈何不了谁。

    淑妃望望门外湛蓝的天空^,目光幽深:“夜千泷应该快回来了&,必须速战速决!”

    “我明白!”沐涛站在门口,看着被侍卫们围在中间,快速挥舞长剑的沈璃雪,目光一寒^&,强壮的身躯对着她暴射而去*,废了他的武功&&,还害他在众多侍卫们面前丢尽颜色,他绝不会饶了沈璃。

    沐涛右手残废**,但他的身法,速度极快*,沈璃雪与侍卫打斗着*^,察觉不对时,沐涛已近在咫尺^^,眼看着长剑就要刺到她身上了^,沈璃雪雪眸微眯:

    沐涛是边关将军,蛮力十足,这一剑又用了全部的内力,她不能与之硬拼,挥剑打开侍卫们,纤细的身形快速闪向一边。

    沐涛锋利的长剑擦着沈璃雪的头发划过^,划断了她束发的丝带&,如瀑的墨丝徐徐散落,直直垂于身后,映着白色的衣衫*,清新的小脸,美丽不可芳物。

    淑妃美眸中都闪过一丝惊艳:“你……你是女的!”难怪夜千泷看她的目光那么温柔&,那么深情,她是女子^,很美丽的年轻女子。

    沐涛微微一怔^,难以置信的眨了眨眼睛,再次定睛看去*,三千青丝垂于沈璃雪身后*,美艳动人^。

    沈璃雪抬剑挡开侍卫^,望望自己肩膀上轻垂的墨丝&&,撇撇嘴,没想到被他们识破了身份:“没错,我的确是女的!”众人亲眼所见,她也不准备狡辩了。

    淑妃冷冷看着沈璃雪^,她设想过沈璃雪的许多身份*,却唯独没料到她是女扮男装:“你是安郡王妃沈璃雪!”

    “你怎么知道^?”沈璃雪侧目看向淑妃,仅凭她的女儿身份和名字,判断出她是安郡王妃,有些牵强&。

    淑妃看着沈璃雪,没有说话*,只是笑*,冷酷的笑,愤恨的笑。

    沈璃雪顺着她的目光低头一望,白玉水晶燕垂于胸前衣襟上,映着那一片雪白,更显晶莹剔透:“你认识圣王府避毒玉&?”沈璃雪没被沉香迷倒,就是靠了这只水晶燕*。

    淑妃从小在西凉长大*,然后入宫为妃*,没有去过青焰,怎么会认识圣王府的东西*^?

    “我记起来了^^,那天在酒楼,你夫君把我打成了重伤&!便逄魏藓薜牡勺派蛄а?,她那位夫君害他在众人面前丢尽颜面,她又害他右手残废,他和他们夫妻两人的仇恨*&,不共戴天&&。

    “沐国公府&,也是你和东方珩赢走的吧!”淑妃看着沈璃雪,语气不是询问^&,而是肯定*。

    沈璃雪避开侍卫们剑招*,笑容明媚^,璀璨:“是又如何*?愿赌就要服输^?!?br />
    “你们夫妻两个,把老子当傻瓜^,耍的团团转??^&!”沐涛听闻真相,怒火中烧^,拿着长剑^^,径直对着沈璃雪冲了过去:“老子先抓你&&,再去找你那卑鄙的夫君算账?^!?br />
    “只怕你没那么大本事?^!鄙蛄а┐蚩涛烂?,银光闪烁间,抬剑迎上了沐涛,激烈的兵器交接声再次响起。

    淑妃抬起眼睑,淡淡看着激烈打斗的沈璃雪,眼瞳深处透着说不出的冰冷与诡异:“沈璃雪**,如果本宫抓了你^,不止能威胁夜千泷*^,还能要挟青焰战神安郡王^!”更能威胁到他*!

    “只怕你没那么大本事!”沈璃雪冷冷一笑,抬脚踢飞一名侍卫&,寒光闪闪的长剑一横,抹掉了另一名侍卫的脖颈&,四名侍卫瞬间死了一半*^,沈璃雪压力顿减^,手腕一翻*^,长?;佣母涌焖?,所过之处,扬起漫天血红。

    “是么?”淑妃看着沈璃雪的杀招*^,笑的阴沉诡异:“那你睁大眼睛看仔细了&?*!?br />
    纤纤玉指突然握了起来^&,正欲对沈璃雪挥出*&,一道怒喝突然传来:“住手,你们在干什么*?”

    夜千泷修长的黑色身影瞬间来到屋内*,白玉手掌猛然挥出,打到了那两名侍卫和沐涛身上,三人都被打出四五米远,撞到书架上^,又被反弹回来*,重重掉落在地,口吐鲜血&,昏迷不醒。

    淑妃心中大骇,夜千泷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眼前突然,闪过一道黑色衣袂,只听:“啪!”的一声脆响^,淑妃纤细的身形被打倒在地,半边脸高高肿起,一座鲜红的五指山触目惊心,嘴角溢出一缕鲜血*,口鼻间全都弥漫着血腥味……

    夜千泷愤怒至极,这一巴掌用了很大的力气^^。

    “璃雪,你没事吧?”夜千泷看着沈璃雪*^&,清澈的眸中满是关怀与担忧。

    “没事*^?!鄙蛄а┮∫⊥?&*,沐涛右手残废*&,四侍卫武功一般&,她和他们交手的时间并不长&,没有受伤,夜千泷愤怒时*,用的力气不小,受伤的是淑妃他们&。

    淑妃轻捂着被打肿的小脸^,抬头瞪向夜千泷^&,美眸中怒火中烧:“夜千泷**,本宫是皇上的嫔妃,你的庶母^,你居然敢对本宫不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83》,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83 识破女儿身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83并对腹黑郡王妃183 识破女儿身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83。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