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天龙火凤

    容景和云浅月出了德亲王府,一路没说话^,回到荣王府^。

    此时天已经将晚^*,夕阳穿透紫竹林^,挥洒下星星点点的金光^,紫色的竹叶映着天边的云霞,分外美丽,华光异彩&。

    云浅月拉着容景停住脚步&,目光看向西方天空*&^*,问道:“这是火烧云吧?”

    容景看着西方天空云霞如火,似乎将云朵吞没*,含笑点头^,“似乎是有这样的说法&!?br />
    云浅月不再说话*,看了天边半响*^,收回视线^,对容景道:“青裳说曾经见过你练过一回剑&,当真是剑出销,紫竹林万页皆落*,是不是这样^?”

    容景眸光微闪^,“似乎是有过*?*!?br />
    云浅月伸手抽出他腰间薄如纸的寒冰剑,塞进他手里,又从自己身上抽出碎雪&^*^,拉开架势道:“来^,打一??^!”

    容景挑眉*,“你不累?”

    “不累^*!”云浅月摇头*。

    “伤了你我不舍得^&?&!比菥翱醋旁魄吃挛律?。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别说大话*,没准你是我的手下败将呢^*!”

    容景轻笑&,寒冰箭平平常常的向前刺去*,云浅月连忙挥剑迎上*,一招没什么力道地在两人间一晃而过&,云浅月刚挥出第二招,容景的第二招已经较她先至*^,她连忙躲闪*^&,她刚闪过&,容景的第三招已经反手挑了回来*,明明是轻轻松松的一剑,云浅月握着碎雪的手顿时一阵酥麻&^*,碎雪顷刻间落地^*,“铛”的一声轻响*,她的身子跟着后退了数步。

    “三招剑就掉了,谁是手下败将^?”容景拿着剑含笑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心中气急&,她什么时候这么无用了*?才三招就丢了剑,不过这个人是容景,她三招就丢剑也没什么新奇&,瞪着他恼道:“你就不知道让着我&?”

    容景挑眉^&,“你用让^?”

    云浅月顿时一噎,有些愤愤地看着他。夕阳西下,紫竹林的光影投注在他的身上^,他秀雅的身影端得是瑰丽艳华&&,如玉无双^。这个人无论是什么时候&,都是从容优雅的&*,明明是清瘦的身子,温润无害的模样,却偏偏让人觉得他有撼天动地之能,有着让人一眼就爱上的本事^*,“锦衣雪华玉颜色^*,回眸一笑天下倾?!?&,天下倾啊……她撇撇嘴*,垂下头&,看着碎雪可怜地躺在地上^*。

    容景笑着上前一步^&,他身上的光影将云浅月笼罩^^,笑问**^,“还来吗**?”

    云浅月抬脚一勾,碎雪从地上弹起&,顷刻间飞进剑销里*,她没好气地推搡了他一下&&,“来什么来!再被你三招给弄丢了剑吗&?”话落*,她气哼哼地向紫竹院走去*。

    容景笑了一下&,将寒冰收进怀里,抬步跟上她。

    云浅月忽然回身^&,碎雪顷刻间出销**&,直刺容景面门,容景停住脚步,并没有动作&。

    碎雪轻而易举地指在了容景面门一寸处&,云浅月瞪着他^&*,“怎么不还手?”

    容景眸光温柔对看着她&,温声笑道^^,“我怕惹恼了浅月小姐今日孤枕难眠***?*!?br />
    “你知道就好!”云浅月微哼一声^,收起碎雪^,抬步向前走去,转过身后嘴角扯开&^。容景从来不会让着她*&,但他会让她感觉到他的宠无处不在***。

    容景走在云浅月身后*,看着到她轻快的脚步,如玉的容颜笑意蔓开^^。

    回到房间^*,云浅月身子没骨头一般地窝在软榻上*,看着进门之后就坐到了桌前的容景问*,“怎么样*?你去了德亲王府一趟可有收获^^?揭开夜轻暖的面纱了吗*?她是真,还是假^?”

    “真假不好说&?*^!比菥叭缬竦氖智昧艘幌伦烂?,发出响声。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肯定地道:“我有一种感觉^,夜轻暖的真实下面定然是掩藏着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地方*&。暖城的六年*,定然不止是养病那样简单!?br />
    “自然&!她若是真简单*,弱不禁风,德亲王也不会让她回来?!比菥拔律?*。

    云浅月眼睛眯了眯^,“派人查了吗?”

    “早在我得知她回京之时就已经查过了*!”容景翻开一本密函^^,低头翻看&。

    “没查出什么来*^?”云浅月挑眉&*。

    “嗯^!”容景点头*,提起笔*&,批复。

    云浅月抿起唇**,她实在不愿意相信那样一个小姑娘是蒙着一层面纱的^*,她愿意相信她心地纯真,她记得她很小的时候爱玩*,可是三两步便昏倒*,德亲王府的人因为她的昏倒每次都慌慌张张地乱作一团^^^。离京六年住在暖城^,如今回来^,她依然如小时候一样,笑容如阳光**,性子活泼讨喜&&。

    “你坐在这里胡乱想法*,不如给他去一封信*,问一问&&?*!比菥凹魄吃掳胩觳凰祷癪^,抬头看了她一眼道*。

    “我哥哥&&?”云浅月问^&。

    “嗯*!”容景颔首*&,“既然五年前他将木剑送给他*,必定是有什么想法&,认识三个月,不可能转眼就忘^**,何况她还是德亲王府的小郡主*^?&!?br />
    云浅月想了一下&,点点头,起身站起来^,来到桌前提笔^*,信不长*,大体是客观地说了一下夜轻暖的情况^,并没有提及洛瑶&。写好*&,喊来凌莲**,让她送了出去。然后便坐在容景旁边看他处理密函&。

    一个时辰后^,容景忽然抬头看向窗外,温声道:“青姨回来了^^!”

    云浅月没感觉到她娘的气息,抬起头看向窗外^,外面并没有人,院中很是静谧&&。她眨眨眼睛&&,并没说话**。

    不多时&,窗外传来细微的风声^,一个人影轻飘飘落下。一身黑衣,蒙着面纱,正是玉青晴。青裳^、弦歌&*&、十八隐魂从暗中出来&&,刚要出手&,见是玉青晴,齐齐退了下去。

    “小景的功力越发的厉害了**,我还没踏足你的地盘*,你便知道我来了^?*!庇袂嗲缧ψ抛呓較^*,珠帘晃动*&^,发出清悦的响声,她声音如二十出头的女子,柔软婉约^。

    “我是闻到青姨带着的酒香了*!”容景温润一笑^,偏头对云浅月看了一眼道:“你不是喜欢青桂酒吗*?难道没闻到青桂酒的香味*?”

    “没你鼻子灵&?^^!痹魄吃驴聪蛴袂嗲绲氖?&&,见她手里提着一坛酒^&,显然封闭得很好&&,如今她进了房间*,她才能闻到极淡的青桂酒的味道^。难得容景的鼻子灵到人刚在墙外他就闻到的地步^&,不知道该夸他武功已经好到非人的地步,还是该说他本来就不是人*&。

    玉青晴走到桌前^,将青桂酒往云浅月面前一放&,笑道:“我得赶回东海^*^,月儿^,你去不去?”

    云浅月挑眉&,还没开口,容景温声拒绝&,“她不去^!”

    玉青晴懒洋洋地倚在桌子上*,歪着头看着容景笑道:“小景,这小丫头也没什么好&,你不必看得这么死*&。她日日住在荣王府,名声早败坏了*,你若不要他,天下没人敢娶她的&&?!?br />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

    “她即便嫁给了我&^*,我都不放心*,更何况还没嫁**?!比菥耙⊥?。

    “东海的老头子让我带她回去^^,下了死命令**^。怎么办&?”玉青晴和容景打着商量&,“要不你通融一下,青姨帮你好好看着她^*^,不让她到处惹桃花,再不出现昏倒在你家门口的事情*。如何&?”

    云浅月瞪了玉青晴一眼^^&。有这样的娘吗&&?

    容景依然摇头&,“不行&,我不信任你?**!?br />
    玉青晴默了一下^,似乎对自己的信用度被打折到这个程度很无奈*,解释道:“那次的事情是例外嘛,我去南梁&&,她去了南疆*,后来时间太长&,我怕夜天逸和夜轻染那两个小子起疑*,便回来接替她,才没看好她**,这回我让她寸步不离我^^^!?br />
    “在她的身上,出了事情没有例外&&,都是必须*^!比菥耙廊灰⊥?*。

    “去了东海有子书那个小子看着她&,她不敢作乱&?^!庇袂嗲缭俣仁酝妓捣菥?*。

    容景似乎寻思了一下*,须臾*,在玉青晴征询的眼神下,看了云浅月一眼*&,才慢悠悠地道:“正因为他在东海,我才更不放心&?*!?br />
    玉青晴彻底没了言语&^。

    云浅月瞪了容景一眼,又看了玉青晴一眼*,问道:“你急着回东海做什么^?”

    “洛瑶那个小丫头喜欢上了臭小子嘛,要我回去谈婚事儿&,而且也过年了^&,我连着有几个年没在老头子身边过了^*,这回他说我再不回去*&^^,以后就不用回去了!庇袂嗲缥弈蔚氐溃骸叭死狭?&,总要哄着嘛!”

    “哥哥喜欢洛瑶吗?”云浅月问^^。

    玉青晴眨眨眼睛^,“如今他也没说不喜欢不是^*?”

    “强扭的瓜可不甜,你别瞎掺和^^,洛瑶虽好&&^,但是还要以哥哥的喜欢为主?&!痹魄吃驴醋潘?,“在哥哥没允许做定数之前,你别擅自给他做主^^!?br />
    “小丫头^&,你爹是南梁的国师^*,娘这些年每年都跟着你爹住在南梁两个月&,在他身边比在你身边长多了*&,你虽然心里想什么我不知道,但是那个臭小子对女人挑剔得很。洛瑶这样的小丫头他若是不喜欢的话*,以后就没的喜欢了&?&!庇袂嗲绲?&。

    “夜轻暖喜欢哥哥的事情你知道吗^**?”云浅月问。

    “德亲王府那个小丫头吗&^?”玉青晴问。

    云浅月点头*,见她疑惑*,她将夜轻暖的事情说了一遍**,又特意说了她送给南凌睿一对木剑的事情^&,之后将这两日夜轻暖因为南凌睿拒婚啼哭^,闯进了金殿要将自己当做礼物送去南梁的事情说了一遍**。

    玉青晴听完后沉思了片刻**,对云浅月询问*,“小丫头^*,你知道夜氏每一代都有暗龙和暗凤吗*&?”

    云浅月一怔,摇摇头^^。

    玉青晴看向容景*^,“小景^^,你知道吧&&&?”

    容景点点头*,“始祖皇帝未夺得天下之前&,夜氏本来是高门世家*,发起于暖城*。早有争天下之心,拥有隐卫&,隐卫有两个令牌*,分别为暗龙令和暗凤令**,当年嫡系一脉只有三个子孙*,分别是始祖皇帝和他的一姐一弟。他的姐姐也就是后来被始祖皇帝追封为开国大长公主的女子,他的弟弟就是后来建朝后封赐的德亲王&^。当年的暗龙使是始祖皇帝&,暗凤使则是大长公主&,后来大长公主在一场战役中中毒身死了^,暗凤令便随着她一起埋入了皇陵&。始祖皇帝取消了暗凤使^,独独留下了暗龙使*&,也就是如今的夜氏隐卫?&^!?br />
    云浅月没听过这一段故事^,只知道始祖皇帝似乎是有个胞姐*,但是早早就死了,那时候他还未统一天下登基为帝*,后世的卷宗对那位女子的记载甚少^,甚至许多人都只记得德亲王&,而忘记这位芳华早逝的大长公主^。

    “其实始祖皇帝并没有取消暗凤令*&,而是私下给了德亲王府*!庇袂嗲绲?。

    容景眸光眯了眯^。

    “这件事情我也是偶然得知*^,天下知道的人聊聊无几^,夜氏隐藏这个秘密藏得很深*^^。大约是为了避免德亲王府一脉被重蹈大长公主惨死的覆辙*,亦或者是别的&,总之暗凤使从始祖皇帝至今一直在德亲王府?^!庇袂嗲绲?^。

    “怪不得德亲王府如此忠于夜氏&,百年来血脉相连&,不曾有异心&?!痹魄吃禄腥?。

    “暗龙使和暗凤使的持有者永远效忠于夜氏^&,祭血起誓,若有异心,便是永生永世不得超生*?!庇袂嗲缣玖丝谄鴁*&,“夜氏的人*&,其实都是疯子^^?*!?br />
    云浅月看着玉青晴*&,“娘的意思是夜轻暖持有暗凤使^?”

    “这个难说*!”玉青晴摇头&,“这个小丫头回来的时机不早不晚&,正是先皇去世&,朝野不稳之时^&^,而且回来就要与南梁联姻&,这中间的事情^,令人难以估测是何打算*^。所以^,这个小丫头即便手里没有暗凤使&,也不会如表面一般简单&^^?*?銮彝舭盗苟际窃诨实壑邪殉?*,如今夜氏到这一代出了变数^^^*,夜天逸虽然是摄政王*,手里有没有暗龙使也不确定^^*^,而暗凤一直就在德亲王府*^,需得女子持有才能发挥最大的效用*?&!?br />
    云浅月挑眉*,“为何女子持有暗凤令才能发挥最大效用^^?”

    “夜氏发??康氖橇奖疚涔γ厥?**,一本是天龙吟^^*,一本是火凤吟。天龙吟适合男子修习*^,而火凤吟适合女子^。百年前夜氏的大长公主所修习的就是火凤吟&*,始祖皇帝修习的天龙吟^。龙令统领暗龙一支&&,凤令统领暗凤一支^?!庇袂嗲绲溃骸叭舴堑蹦暧姓饬酱蟀凳?&,贞婧皇后也未必会被迫入宫&*,荣王也不必为天下百姓受夜氏制肘&^&?^&!?br />
    云浅月看向容景**,见他薄唇微抿^,她沉吟了片刻道:“如今夜氏能挑得起大梁的也就是夜天逸、夜轻染&^,老皇帝早将京城和西山军机大营的四十万兵马给了他&,不可能将暗龙令再给他,那么夜氏的所有权利都会落于德亲王府了&&。他会让皇室和德亲王府持平,暗龙令应该在夜天逸手里&&,他如今统领皇室隐卫*&,那么暗凤令若是在夜轻暖手里的话,她这些年在暖城难道在修习火凤吟&?”

    “火凤吟可以治畏寒之体*?!庇袂嗲绲?&。

    “还有一点我们也许都忘记了^?*^!比菥奥?&,“当年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人不止是丞相府的秦玉凝*,还有一个人,那个人因为早产^,致使德亲王妃险些丧命&&,她一直体弱^^*,所以未曾过生辰,几乎让人们都忘了她的生辰,后来六年前去了暖城&,也几乎让京城的人都忘了还有一个她的存在?!?br />
    云浅月一惊*,立即道:“是啊,我想起来了^,夜轻暖是和秦玉凝一样的生辰*,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我记得七八年前的光景,丞相府过生辰,很是热闹^&,夜轻暖很是羡慕,对我说过^,今日也是她的生辰?&!?br />
    玉青晴点头^*,看着二人道:“不错^!当年德亲王妃的命还是我救活的!”

    “娘&,她是真的摔了一跤导致早产吗^*?”云浅月问。

    玉青晴点头*,“是真的摔了一跤导致的早产^,险些没了命*。当时德亲王妃要我保住孩子*,说德亲王喜欢女儿*&,大约她命不该绝,后来我两个都保住了&^?*^!?br />
    云浅月蹙眉^^,“火凤吟需要什么条件修习&?”

    “修习火凤吟最首要的条件是需要极冷极寒之地*?*!庇袂嗲绲?。

    “暖城是天下有名的温暖之地*,这么说她不是了^?”云浅月挑眉^^*。

    玉青晴摇摇头**,“暖城虽然名曰春暖之城,但它在有一处天下至寒之地,叫做寒池。适合修炼火凤吟^^,这也正是我因为夜轻暖而想到暗龙令和暗凤令的原因&。这个小丫头&,实在是具备修习火凤吟的条件**。尤其修习火凤吟*,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女子为最佳^?&^!?br />
    云浅月眸光染上一抹沉暗&^,“火凤吟很厉害吗?比你给我的凤凰真经还厉害^?”

    玉青晴摇摇头^,“无法比较&,凤凰真经是真经化真身&,而火凤吟则是火凤燃真身。凤凰真经讲究的是天地四合的正法,而火凤吟求得是功法倒行^&,另辟蹊径*。我修习凤凰真经以来*,不曾遇到到火凤吟功法的女子,而火凤吟从不传夜姓意外的女子&?*!?br />
    “说到功法倒行**,另辟蹊径*。我记着夜轻染似乎是倒施功法&&?!痹魄吃驴聪蛉菥把?^。

    “嗯^!”容景点头&,眸光微黑*,“他能解开我的独门解穴&^*,用的就是倒行逆施*&。他修习的是暗龙吟^?!?br />
    “夜天逸除了拜在雪山老人门下外^,也修习的是暗龙吟&?!痹魄吃卵剩骸耙故夏训浪刀伎梢孕尴鞍盗?*?夜天倾和夜天煜没有吧*^?”

    “自古都是皇帝选中的帝王修习*,但辅助者也会修习&?&;噬涎≈械氖且固煲菁坛写笸?&^,辅助者是夜轻染的话*,他修习暗龙吟也不稀奇?*!比菥暗?。

    云浅月不再说话^。

    玉青晴道:“总之你们小心一些就是了&&&!夜氏用了百年筹谋一代代之后灭了慕容氏统一天下,如今又是百年繁华&^*,俗话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夜氏水深*&&,不是黎民百姓饥不饱食&&,官员腐败日日笙歌就能让它说倒就倒了的^*。有个德亲王府在&,就抵得过夜氏的半壁江山*?^&!?br />
    容景点点头*,温声道:“多谢青姨提醒&,我会小心看顾好云浅月&?^!?br />
    玉青晴点点头&,拍了容景肩膀一下,对云浅月问:“你真不打算跟我去东海*?”

    “东海太远,来回要两个月^&,如今爹被哥哥扣在了南梁^*,你要回东海&,云王府就剩下了爷爷和哥哥嫂嫂,我不放心&&&?銮夷愕蔽沂悄懵?^?说去哪里能抬脚就去哪里&?多少双眼睛盯着我呢!”云浅月摇头&^,“明年再寻找机会吧!你要回东海^*,顺便带一个人回去吧^!”

    玉青晴挑眉看着云浅月&,笑道:“臭丫头&,你不会让我带小景这个女婿回去吧^?”

    云浅月横了她一眼&,“不是!你帮我从刑部大牢救出夜天煜来,给他幻容一番^,带他去东海吧**!”

    “小丫头,夜天煜可也是夜氏的男人&^,你怎么对他这么上心*^&?”玉青晴问&^^。

    “他自小对我很好^&,后来也一直不错^^,况且我敬佩欣赏赵可菡那样的女子^&^,在她死前答应让他一直活下去^,不能言而无信&?^?銮椅乙膊幌M?&?!痹魄吃陆馐偷溃骸叭缃裉焓フ庖黄舐铰易饕煌?&,他的四皇子身份在哪里都不会安稳*,不如就让他去东海&。等过一段时间局势稳定了,他再另作打算^?^!?br />
    “小景*&,你同意?”玉青晴闻言看向容景^。

    容景点头**,“青姨带他离开我没意见&*&?*!?br />
    “好吧!”玉青晴见容景同意^,答应下来*,无奈地道:“你爹被那个臭小子扣在了南梁*,洛瑶和紫萝先走了一步^^,如今你不与我回去**,我带了个四皇子走&,路上到也有个说话的人*?^!被奥?,她起身站了起来,“我回云王府去看看你爷爷^,今年不能陪他过年了&&&!?br />
    “往年你都陪着爷爷过年&?”云浅月看着玉青晴*。

    玉青晴笑着点头^,“那是自然**&,往年虽然不能见你,但是这些年大部分春年都是在天圣过的&^。你爷爷是我公公^^*,我这个当儿媳的不能孝敬在身侧*,这一点还是尽量能做到?!?br />
    “那快去吧*!”云浅月摆摆手。

    玉青晴不再多说*,转身走了出去^&,身影一闪&,如来时一般,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紫竹院**。

    她走后&,云浅月才发现桌子上的青桂酒也被她带走了&,她顿时瞪眼*,“拿来的东西还拿走*&?”

    容景轻笑&^,“那坛青桂酒是青姨给云爷爷带的^^,你忘了吗^?云爷爷也爱喝青桂酒&?*!?br />
    “果然孝顺儿媳*!”云浅月愤了一句*。

    “青桂酒性烈,不适合女子喝^*。你若想喝^,让青裳从酒窖里给你搬出一坛女儿香吧!”

    云浅月立即眉开眼笑*,“好!”

    容景对外面吩咐了一句,青裳立即应声走了下去*&。不多时&&,青裳搬来一坛女儿香*,云浅月抱着酒坛惬意地坐在软榻上&,容景笑着看了她一眼,便继续处理手中的密函&。

    屋中静静,雪莲香融合着酒香。

    一日一晃而过。

    午夜子时&&,天牢传出消息&,发现四皇子从天牢里失踪*。据说天牢们紧锁*^,天牢内外并未发现任何暗道或者有人闯入的痕迹**,五千士兵坚守牢房&,三班看守制*,天牢始终未曾离开过人^。四皇子不知所踪^,甚是离奇*。

    夜天逸和夜轻染得到消息匆匆赶去了刑部大牢*,之后派人来荣王府请容景和云浅月。

    天圣京城里得到消息的文武百官都被从梦中惊醒&^。

    容景和云浅月未睡,等的自然就是玉青晴得手的消息*^,刚刚接到玉青晴得手的消息&,便又得到夜天逸派人传来的消息&&。二人对看一眼^,自然要做做样子,于是匆匆出了荣王府。

    来到刑部天牢,夜天逸和夜轻染、德亲王^*^、孝亲王、甚至冷邵卓^^、云离等人都已经在^。

    见二人来到&,夜天逸沉沉地看了二人一眼*,并没有说话^。

    夜轻染当先问道:“弱美人,夜天煜失踪得离奇,你是否给我们解释一下原因^*?这天下有谁能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刑部大牢弄出一个人去*?”

    “染小王爷当我是无所不能了^*?”容景眸光清淡&,“刑部天牢一直是摄政王的人在看守,从四皇子关进来*,我连一个边都没傍上*。染小王爷这话似乎不该问我&&,应该问摄政王&&*。天下间能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刑部大牢弄出一个人去也许不是没有*&,但能从摄政王手里弄个人出去可不容易。尤其是五千士兵看守牢房,士兵一个没少,牢房内的人却没了*,这事儿岂不是新鲜&&?”

    夜轻染皱眉*&^,上下打量容景&,没从他脸上看出什么^^,片刻后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一脸寒意,看向夜天逸,“你确定你不是监守自盗&?”

    夜天逸冷冽地看了她一眼^,嘲讽一笑*,“月儿,你以为我监守自盗*?我似乎没必要?!?br />
    “那可说不准&!”云浅月走进牢房里查看^,各处都好好的,夜天煜所在的这间牢房比她上次来时干净许多&,点着火炉^,牢房内暖融融的&,已经是差别待遇了*。她转了一圈后&,收回视线&,寒意退去**,忽然一笑:“失踪了也好**,免得我日日担心他在牢房里病死&?!?br />
    夜天逸眯了眯眼睛*^,“月儿*,若是天下间别人没有这个本事将人救出去^^*,我相信*,但是若那个人是你&,就另当别论了*^。你那日来看他,就有将他救出去的心&?&*!?br />
    云浅月扬眉,“是吗^?谢谢你看得起我^&!你若是有本事查出是我干的&,我愿意蹲在这牢房里坐牢。若是查不出来的话&^,我说我要保他一命^,摄政王^*&,我是不是应该找你反要人*&*?”

    夜天逸深深看了云浅月一眼*,对身后吩咐*^,“来人&!吩咐下去*&,从今日起^,封锁各个关卡,十日内*,行人一律不准放行&?&!?br />
    “是^!”一人应声&&,走了下去^*。

    云浅月想着夜天逸够狠,不吩咐彻查*,只吩咐封锁城门*,行人不准放行&^。那么她娘急着回东海就无法离开。不过她不管了,那个女人自然会自己想办法**。将夜天煜救出去,她也算是放下了一件心事^*。

    一行人出了刑部大牢,容景和云浅月上了马车&&^。

    弦歌刚要挥鞭离开,夜轻染忽然挑开车帘*,看着云浅月道:“小丫头*&,我也觉得他刚刚的那句话没说错&,别人没有本事,你就另当别论了&^?*!?br />
    云浅月淡淡看着夜轻染^,没说话^。

    “你将他救出去很好?&*!币骨崛竞鋈灰恍?*^,说了一句意味幽深的话**&,话落*,放下了帘幕^*,对弦歌摆摆手*^*。之后扬声道:“小丫头&,五日后科考&,你来观场吧!”

    云浅月没说话**,弦歌挥鞭离开&&*。

    马车走离刑部大牢,转过街道拐角&,云浅月寻思夜轻染那一笑和那句意味幽深的话*,偏头看向容景询问,“他什么意思?”

    容景靠着车壁坐着^^*,眼睛半开半合^^,“意思是他其实早就等着你出手救夜天煜了*,可惜的是没抓个现行&&,还是低估了你的能耐*?^!?br />
    云浅月“嗤笑”了一声^*,不再说话&。

    第二日&^,百姓们醒来之后^^*^&,都聚在城门口^*,方才知道昨日四皇子离奇失踪,京城戒严,只能纷纷回了驿站或者家里^,打消了出城的打算&&。

    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自然进不来*。

    云浅月午时收到了玉青晴的书信^^,她人已经在百里之外了&&。她想着到底是她娘*,夜天逸全城戒严的情况下都能将夜天煜带了出去*&。

    接下来一连五日*,京城都是如此&&,有些外来经商或者反家的人都急得跳了脚,但摄政王有命&,城门口除了守城的士兵外,还有御林军以及皇室隐卫*,百姓们也知道失踪了四皇子是大事儿&,只能等待解禁之日。

    五日后^^,是天圣三年一度的科考之日。

    这一日早,夜轻染便派人来传话^*,让容景和云浅月一起去考场^*。

    ------题外话------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51》,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五十一章 天龙火凤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51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五十一章 天龙火凤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51*&。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