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乐于清闲

    夜轻暖闯金殿之事被夜天逸和夜轻染封锁^^,对外没透露出半丝风声。朝臣也无人敢对外言说,毕竟这关乎德亲王府小郡主声誉,无人敢触夜轻染眉头。

    次日,夜天逸为三国准备的贺礼从京城出发*,分别送去南梁、南疆&、西延。

    三国登基联盟引起的风波过去,朝野上下都平静下来。

    但文武百官和心思通透的人心中都清楚明白&,这不过是暂时的平和^,三国新帝刚刚登基^,需要稳定朝局,而天圣遍地灾害苦困,都不宜兴兵,否则便是两败俱伤结果,所以才暂时达成了一种默契,天圣退了一步^,让三国自立,换得了暂时的平和。

    虽然朝局安定下来,但是夜天逸依然私下里吩咐人储备粮草,天圣的所有能叫得上名姓的富户都记录在册,定了两种方案,一种先以自愿的方式上缴国库&,一轮下来之后,再用国库的饷银比市价高一些来收购^。这样两轮下来,所征缴收购的粮饷应该足以应对明年的战争^。

    关于粮草之事,夜天逸并未让容景插手,他自己监察^,用他自己信得过的官员和隐卫派往天下各地州县。这些人全听他一人指派,每一个环节都有隐卫监视,避免了粮草外流。

    基于粮草之事^^,所以,夜天逸繁忙起来^。

    而夜轻染休息了两日之后,便开始准备几日后的科考,朝中官员接连流失^,许久未曾注入新鲜血脉^,一旦朝中出了事情,一帮平时弹劾了这个弹劾那个的老臣反而没了话^,半丝用场也派不上*,朝中人才不够&。所以,之于粮草之后,选拔人才为朝中注入新流成了迫在眉睫之事*,也不次于粮草对天圣朝廷的重要性,于是夜轻染也繁忙起来。

    夜天逸和夜轻染二人一个主粮草,一个主科举选拔人才。这两项都是天圣皇朝赖以生存的大计&,自然不能旁落他人之手,比如容景*。于是,二人忙得不可开交,容景这个前些日子给忙得觉都睡不上的人反而闲了下来^。

    容景乐于这样的清闲,索性每日上了朝之后便也不去议事殿了,而是直接回了荣王府。

    云浅月自然也乐于这样的清闲,每日里与容景窝在紫竹院养身体,兴趣好时二人一个弹琴一个吹箫,荣王府的紫竹院日日飘荡出琴箫合奏的声音*&,偶尔还伴随着云浅月的轻吟浅唱,渐渐地,京中不少人都在荣王府紫竹院的琴箫刚响起时就跟着唱和起来。更有甚者跑去了荣王府的墙院外倾听。

    一时间因为二人的琴曲和音,天圣京城一改数月以来的压抑气闷,变得轻松热闹起来。走在大街上^,还能听到从各府里飘出的歌声&。甚至有人还在街上唱和两句,而京中的酒坊歌坊酒楼茶馆^^,更是飘扬出乐器和歌声。

    这样过了几日,夜天逸到没什么言语,夜轻染看不惯了^,闯入了紫竹院。

    彼时*,容景和云浅月刚弹奏完一曲,正盖了薄被躺在窗下的躺椅上晒太阳,二人偎依在一起,一人手里拿了一本书,见夜轻染闯进来,容景挑了挑眉^^,云浅月懒洋洋地看了夜轻染一眼。

    只见夜轻染短短数日瘦了许多,本来他之前一直忙于科举筹备之事,就十分劳累*,再加上德亲老王爷突然病逝,他虽然也和云浅月一般对自己的爷爷表面顶撞*^,但心里一直敬重他爷爷,如今德亲老王爷突然急死,他心里沉痛比德亲王这个做儿子的还要重数倍,为他守了三日墓,回来病倒昏迷休息没两日便拖着病继续筹备迫在眉睫的科举之事*,所以,相较于容景和云浅月将养了几日极好的气色来看,对比之下,他几乎不成人形。

    云浅月暗暗叹息一声&&,夜氏只出了两个大才可用之人^,一个就是夜天逸,一个就是夜轻染了。如今夜氏的江山全然靠这二人顶大梁,不知道他们还能顶个几时*?

    “弱美人,小丫头,我都要累死了^,你们倒是会躲清闲*!”夜轻染脸色不好地看着二人,“先皇大丧不满百日^^*,爷爷才死不满十日*&&,你们到兴起了琴箫靡靡之音&。这是故意让我心里难受吗*?”

    “人死如灯灭*,死的人已经死了*,没办法再让他活过来&&&,而活着的人为死的人痛苦最是不智&&,你生前敬重皇上姑父^*,尊敬爱戴德亲老王爷,该你尽的忠尽了^&*^,该你尽的孝也没落下&,这就够了?!痹魄吃露硕碜?,摆摆手,“琴箫是雅事,百姓们被这些日子接连的事情弄得压抑,人人惶恐,就需要这样的放松一下^,我们也是为了摄政王分忧嘛*,不算什么大错,你这样闯进来,难道要将我们两个人抓进刑部大牢不成&^?”

    “恐怕抓不过来,京中的百姓们数以万计,天下的百姓们数以百万计?^!比菥拔律?。

    夜轻染冷哼一声,一屁股坐在了不远处的木椅上,看着容景道:“有些人忙得睡不上两个时辰,有的人日日闲庭看花,惬意至此,弱美人,你也好意思!”

    容景扬眉*^,慢悠悠地道:“朝中如今大事除了粮草之事便是科考之事,有摄政王和染小王爷能者多劳^,我自然乐于清闲&?*^!?br />
    “你这个丞相当得也未免太清闲*^!币骨崛竞崃巳菥耙谎?。

    “这也是没办法之事^,这两件大事摄政王不放心交给我来做*^,染小王爷心里清楚得很*^*,又何必跑来这里诉苦**?”容景声音慵懒,“若是染小王爷不抓我们进大牢&^,就赶紧去忙吧*!否则摄政王该说你偷懒了^!?br />
    夜轻染心中自然清楚这两件大事不能交给他*,被堵了个无言*,哼了一声&,转头对云浅月道:“小丫头&,你身体好些了吧?”

    “嗯^,还好*?!痹魄吃碌阃?。

    “你去德亲王府一趟吧!劝劝我妹妹,她日日在房中哭,我怕她眼睛哭瞎了?!币骨崛咎崞鹨骨崤行┓趁撇灰?&,“谁说什么话她如今也听不进去,一心认准南凌睿了&&,非要去南梁不可。你最会劝人,也许能将她劝住*^?*!?br />
    云浅月忽然“嗤”地一声笑了*,挑眉*,“和着在你眼里我成了最会劝人了^?我怎么自己不知道?”

    “你的优点多了,自己不知道也没什么奇怪*?!币骨崛酒鹕碚玖似鹄碸^^,“我妹妹就喜欢你&,你说的话她都听*。比如那日你们在送四皇子妃入皇陵回来之后说的话*,我如今与她说不行,她便用你的话反过来说我?!?br />
    云浅月想起那日她与夜轻暖说了一番话&&,没想到如今惹了麻烦了。

    “那日还说了什么^,你记得清楚吧?小丫头^,我对你的好你可不能忘了,别告诉我你不帮忙??!”夜轻染丢下一句话,转身向外走去,走了两步回头又对容景道:“别以为你真没有什么事情,科考的时候你是要在场的?&^!?br />
    容景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夜轻染出了紫竹院^。

    云浅月看着夜轻染清瘦的背影走了个没影,回头对容景询问&,“你说我要不要去德亲王府一趟?”话落&,她见容景不语,又道:“那日我看到了我送给哥哥的那一对木剑有一把拿在夜轻暖的手中,而她喜欢了哥哥五年,说不想放弃,为了哥哥回来了京城,我便动了心软&,想着哥哥若是喜欢她的话,也没准是一场姻缘&。你知道的,我本来对外界的那些因素都不在意*,什么国仇^,什么家恨*,或者谁与谁隔着跨跃不去的沟壑,在我的心里都抵不过两个人的喜欢。所以,便宽慰了她&。如今看到不一样的洛瑶,和她的决然,而且也不知道哥哥喜欢谁*,我到没了主意。不知道再该不该去一趟*!?br />
    “你那不是宽慰,是鼓励吧?”容景瞥了她一眼。

    云浅月抿唇,有些后悔,“我本来不想插手哥哥的事情了,但是没想到又找上了我。心软真是最要不得**?&&!?br />
    “夜轻暖也姓夜,身体里流着夜氏的血液^*,看似天真无邪^,其实对于自己想要什么最是清楚。即便你不心软鼓励,她既然下定决心从暖城回来^,就不会轻易放弃^?!比菥暗?。

    “七公主也姓夜*,她喜欢了容枫十年^,不是也放弃了^^?”云浅月蹙眉*^。

    “七公主不同,她见证了文伯侯府那一场灭门血案^*,清楚地知道与她身上的迷香有关^,更清楚地知道给她放迷香的人是她的母妃&,她若是不伪装痴傻,明妃怕是连亲生女儿都可以舍了,但她毕竟是明妃的女儿,毕竟是害死文伯侯府满门的人,容枫不牵连她&&,已经是最好^,她知道自己再不能求更多*^,所以^^,才放弃&*,选了云离^?*!比菥拔律溃骸俺沟追牌莘?,发现了云离的好^&,如今便与他一心一意&。这与夜轻暖不一样^*,她虽然多年离开京城*,身在暖城^&,但是毕竟是德亲王府的小郡主,德亲王和王妃的爱女&*&,在暖城衣食无忧*&,不曾真正受过苦,自然不会轻易放弃*?^*!?br />
    “这样说我即便去德亲王府一趟&^,也没用了^?”云浅月问^。

    容景“嗯”了一声^&。

    “那算了,还是不去了!反正我也不想去?!痹魄吃轮匦驴拷菥暗幕忱?&,“我以前没发现洛瑶的好&*,如今发现了,便也和爹娘一样**,想要哥哥娶的人是她。万一夜轻暖若是去了南梁&^,而哥哥真正喜欢的人是她的话,那么比起来洛瑶,两个人还真是麻烦得多了^?*&?銮?&&,夜轻暖虽然天真&,但我总感觉这天真是蒙着一层纱的,万一对哥哥不利^,我岂不后悔&?说来也可笑&,我以前一直自负觉得没有什么人是我看不透的&,因为我心理学修了满分**^^??墒侨缃褚桓鲆骨崛救梦铱床煌?,他这个妹妹竟然也是让我看不透的主&。难道说德亲王府的人都是让人看不透的?有这样的说法吗&?”

    容景眸光微闪&*,笑了一下,“可以去一趟德亲王府?!?br />
    “嗯?”云浅月仰脸看着他。

    “我陪你去*!”容景温声道。

    云浅月眨眨眼睛*,“按照夜轻染所说^,去劝说夜轻暖放弃去南梁?”

    容景笑着摇头,“有时候距离面纱最近&,才最容易揭开面纱。你不是觉得她的天真是蒙了一层面纱吗^?那就去揭开试试^&&!?br />
    “感觉而已&!我那日也试验过了,实在找不出伪装的痕迹?^!痹魄吃碌?。

    “那就是与生俱来的!与生俱来的面纱才更要去揭开?&!比菥罢酒鹕?,伸手拉起她*。

    云浅月也跟着站起身*,觉得他说得有理*,于是二人出了紫竹院。

    荣王府门口*^,弦歌已经备好马车,二人上了马车,马车向德亲王府行去。

    车上,云浅月忽然想起刚刚提到的明妃,问道:“明妃查到下落了吗^?”

    容景摇摇头&,“没有!”

    “什么人隐藏了她,竟然让你连她的身份也查不到?”云浅月疑惑^。

    容景伸手弹了她额头一下*&*,无奈地叹道:“云浅月,我受人推崇是好事儿,但你对我推崇就不见得是好事儿了^^,何时在你的心里&,我竟然成了那无所不能之人了?”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扑哧”一声笑了,“那也是你给我的错觉。你将我控制在手心里,密不透风&,我的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你说你在我的心里怎么可能不无所不能&?”

    容景好笑地道:“那是因为那个人是你^,关于你的事情,我恐防知道得少了抓不住你^&。谁叫你太不让人省心了&!但是对于别人&*,我却没有手眼通天那么大的本事能掌控所有的事情。明白吗**?”

    云浅月心里顿时如酿了蜜一般的甜,因为是她,这个虽然被掌控,但半丝也不觉得难受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儿^?她自己研究了一下**,觉得大约被这样爱着是个女人都会觉得幸福的吧&^!点点头*,笑道:“明白了**!”

    容景笑着看了她一眼*,见她眉眼弯弯*^,他的眸光也跟着暖了下来&,如滋润了春水*。

    马车来到德亲王府门口停下^,容景和云浅月下了车。

    德亲王府的大管家已经等在那里*,见二人来到连忙迎上前,恭敬地道:“刚刚小王爷传回来话,说浅月小姐会来王府看小郡主,老奴特意等在这里*,没想到景世子也来了^?!?br />
    “我左右无事*,便也过来看看小郡主?!比菥暗恍?^。

    “小郡主不吃不喝已经几日了^,王爷和王妃轮流的劝也不管用。小郡主最是喜欢景世子和浅月小姐,希望您二人能劝说住小郡主?!贝蠊芗姨玖丝谄?^^,头前引路,“景世子请^*^,浅月小姐请!”

    容景和云浅月跟在德亲王府大管家身后向府内走去。

    穿过前院&,来到后院一处雅致的院落,院门前的牌匾上写着“烟水阁”三个大字^。

    德亲王妃带着两个婢女站在门口,见二人来到&,连忙上前^,低声道:“景世子,浅月小姐,辛苦你们跑一趟^,轻暖这孩子啊,这些年没在我们身边管着,如今性子上来,没想到这么烈性^*,我可真怕她出什么事情。你们两个来了劝劝她*,她回来这些日子,言语间都是对你们的喜欢&&,你们劝说她的话^^&,也许比我们管用*?&&!?br />
    容景微微一笑*,“我们进去看看!希望能管用?!?br />
    云浅月看了德亲王妃一眼^,她虽然生在京城&,长在京城&,但是对朝中各府这些命妇夫人接触得极少&^,一是她名声一直纨绔不化*,不得这些夫人们的喜欢,二是她本人也不往京中夫人小姐们的圈子里挤,所以这些年与德亲王妃也不曾说上几句话,便点点头道:“我也很喜欢轻暖,尽量劝说^,若是劝说不来^,还请王妃不要怪我们?!?br />
    德亲王妃自然连连点头,感谢地道:“景世子和浅月小姐能来一趟我就高兴了!劝不妥也不敢怪^?*^!?br />
    容景笑笑*,云浅月不再说话,二人走了进去。

    烟水阁被数百名德亲王府的隐卫把守,几乎一步一岗,固若金汤,比刑部大牢甚至还要严密几分。里面安静,伺候的婢女小厮都小心翼翼地做着活,无人说话*。

    容景和云浅月走到院中&,里屋一位大约三十四五岁做妇人打扮的女子走了出来^*^,给二人见礼,“挽香见过景世子^*,浅月小姐,小郡主正在房中*?!?br />
    容景笑着点点头&。

    云浅月打量了一眼这名女子,她记得似乎是夜轻暖的奶娘&,此人在六年前跟着夜轻暖去了云城&^。保养得极好,皮肤如春水滋润一般细腻&,若不是看她眼角&,还看不出来像个三十多岁的女子。

    挽香见她打量她,对她一笑,“奴才是小郡主的奶娘*&,浅月小姐大约不记得了!我陪小郡主离开时浅月小姐也才不大,六年的光景,都成大姑娘了?!?br />
    云浅月笑笑&*^^,“六年光景过去^&^,我虽然长大了&,但挽香姨依旧如此美丽,是让我有些认不出来了*?^!?br />
    “半老徐娘而已^,浅月小姐可别夸奴才*!”挽香捂嘴一笑&&,须臾&,叹了口气,“那日小郡主回来就与奴才说浅月小姐鼓励她争取*,脸上一直挂着笑^*,晚上做梦都笑醒了*,奴才从来没见过小郡主那么高兴过?*?墒敲还饺漳狭旱劬芑榈南⒋?,我便知道要坏事儿,小郡主最是天真**,又喜欢南梁帝五年^^,如今南梁帝拒婚&,她自然承受不住。将自己关在房里哭了两日之后*,听说摄政王要送贺礼去南梁,便跑去了金殿要将自己作为礼物送去南梁,几乎都忘了自己是郡主的身份了*&。王爷责怪奴才没看好她,却哪里知道小郡主的性子上来的话,就是连我这身边一直从小看着她长大的人也看不住呢&!”

    云浅月点点头^^*,那日夜轻暖的高兴她的确也是看在眼里的^。

    “小郡主一心要去南梁*,谁也劝不住。景世子和浅月小姐也许还管用些。你们进去吧^*!”挽香不再多话^*&,领着二人向里面走去&。

    云浅月也不再说话,拉着容景一起走进去^&。

    “是景哥哥和月姐姐来了吗*?”夜轻暖的声音从屋里传来,有些哑嗓,听声音也嗡嗡的&,像是鼻子不通气。

    “是我们!”云浅月应了一声。

    “你们要是来劝我的就回去吧**^&,要是来让哥哥放了我的,就进来?^!币骨崤粑蘖?。

    云浅月并没有言语*&,继续往里面走去^&。

    “你们一定是来劝我的&&&,我不会听你们劝的**^!币骨崤惶魄吃滤祷?,声音再度传出来&&&,“云姐姐,你那日也说了,说我既然决定了,放不下他^&,就试试^,人总要为自己活&*。有些人放弃了很多^,得到金钱&*、权利&、地位&,声名*,但那些其实都是虚的*^,情感才是最真挚的东西。成了,我就好好抓住幸福&,不成的话,就此忘了他。你忘了你对我说的话了吗&&*?如今反过来要劝我放弃吗^&^?”

    “我竟没想到你记性这般好&,将我说的话记得如此清楚?!痹魄吃滦α诵?,拉着容景进了外间的客厅*,并没有往里面走^,这里毕竟是夜轻暖的闺阁*,她自然不会拽着容景进去,便找了一处椅子^^,拉着他坐了下来^*。

    挽香进来给二人斟了杯茶。

    夜轻暖没声片刻&&,吸着鼻子道:“云姐姐&,你喜欢景哥哥^,自己争取,如今虽然没嫁给景哥哥*,很幸福对不对?这几日我听着从紫竹院飘出来的歌声,也觉得你说得对。我喜欢南凌睿*,一直忘不了他&,为什么不去试试?我去金殿的事情,是争取自己的爱情&,没有不对是不是?”

    “那日我与你说那一番话&,是因为知你喜欢南凌睿*,而南凌睿也没表态的情况下,让你争取*&^,并不是让你钻牛角尖*。我喜欢容景,容景也喜欢我**^,我才争取^,争取之后*^^,所以幸福^。而你喜欢南凌睿与我不同,他拒婚^^,大约不是喜欢你,一厢情愿的喜欢累人累己?^!痹魄吃碌溃骸拔夷侨崭嫠吣?^,成了,就好好抓住幸福,不成的话&&*,就此忘了他^。如今不成,也正是你忘了他的时候&,若是强求^^,就错了。感情从来就没有强求的*&。我今日不是来劝你*^,而是想与你说说这个意思。免得你哥哥以为是我怂恿了你^,恨起了我*^?^!?br />
    夜轻暖忽然从屋里冲了出来^,帘幕挑开^,她看着云浅月,几日不见,已经折腾得不成人形&^,眼睛红肿不堪,脸色苍白,身子似乎需要扶着门框才能支撑*,水汪汪的眼睛如今尽是血丝,咬着唇瓣看着云浅月,“云姐姐,是这样吗*?可是我没见到南凌睿,我不甘心*。万一他见了我**^,喜欢我呢!万一他只是因为我是德亲王府小郡主的身份而不愿意要我呢!我可以为了他抛除身份&,我本来可以偷偷去南梁,但是我不想被我的身份束缚住,所以就甘愿跑去金殿*^,不顾身份,抛除身份将自己当做礼物送去南梁。那样我就只是一个礼物&,而不是德亲王府的小郡主了*&。我孤注一掷*,这样的话,他若是喜欢,我们不就可以在一起了吗&^^?”

    云浅月怔了一下,冷静地道:“万一你孤注一掷后他还是不喜欢你怎么办*^^?或者根本就不喜欢你呢&?到时候你该如何?”

    “那我就回暖城**,忘了他*?!币骨崤ё糯桨甑?^。

    “可是你已经是天圣送给南梁的礼物了!到时候回不回暖城由不得你了^?!痹魄吃碌?。

    “他对我不会如此心狠的*?!币骨崤蜕?。

    “为何你肯定南凌睿对你不会如此心狠&?只凭你手中他给你的一把木剑和你们在暖城认识的三个月吗&?”云浅月挑眉&,“那你知道不知道叶倩手里也有一把他送的木剑?”

    夜轻暖面色一变。

    云浅月看着她的神色*,显然她并不知道。继续道:“你哥哥说得对,南凌睿风流遍天下,他送给女人的东西大约不计其数。一把木剑*,真不算什么&*?!?br />
    夜轻暖眼中的泪又涌了出来,垂下头,似乎强自忍着泪道:“云姐姐*,我知道洛瑶公主与你论剑一日之事,你对她心里是敬佩的吧?她喜欢南凌睿对不对&?而她解除了与景哥哥的婚约^&,与你如今成了交好的朋友&,她身份是东海国公主,尊贵无比,比我来说,她才是最适合南凌睿的那个人是不是?若是南凌睿娶她的话&,那么更不惧怕天圣了?!?br />
    云浅月眼睛眯了一下^,看着她道:“洛瑶公主和南凌睿如何,那是他们的事情,我还没有到去管别人的事情上瘾的地步。今日若不是你哥哥去荣王府找我^,我也不会来^&^。如今南梁自立^,说句中肯的话,你的确不比洛瑶适合,这所有人心里都明白的事情&*?!?br />
    “连你也这样说*,可是适合不等于喜欢??!”夜轻暖眼泪流了下来。

    “适合的确不等于喜欢^,但是喜欢也不等于爱&。我可以告诉你,南凌睿是一个心里永远清楚自己要什么的人&。他若是真爱一个人,不会理会世俗或者身份或者地位或者中间隔着什么万丈沟壑,但他若不爱一个人*,那么就会果断放弃*。就如当年的叶倩和后来的蓝漪。如今他既然拒婚,那么对你就是没有情意?!痹魄吃缕鹕碚玖似鹄?,轻声道:“我就说这些吧^!不是来劝你&,而是想让你看清事实^。这天圣京城里的女子,我喜欢的没有两人,以前的赵可菡死了,夜清芜嫁给了我哥哥,算上她们两人^&,也就是个你而已&*^。有一句话叫做强扭的瓜不甜,你还没及笄,如此年轻,南凌睿也不是天下间最好的男子,不一定非他不可^。暖城阳光明媚&,四季如春,而天圣京城看见晴天的时候少之又少&&*,不适合你^,你还是回暖城吧&!”

    夜轻暖抬头看了云浅月一眼,眸中泪水蒙蒙,不再说话。

    容景也站起身&,淡淡道:“你将自己当做礼物送去南梁,可想过你的父王和你的哥哥?可想过你姓夜**,身上流着皇室的血统*?可想过天圣皇朝和德亲王府的声誉?”

    夜轻暖看向容景,身子微微一震*。

    “三国自立,南疆和西延以南梁为首,脱离天圣,这本来就是对天圣皇权的挑衅*,摄政王和身为大将军的你哥哥让一步本来就等于打落了牙齿和血吞^,若是再加上送去一位小郡主的话,你想想,让天下百姓如何看怏怏大国的天圣^*?夜小郡主&,你虽然还差一岁不到及笄*^,但已经也不是小孩子了^?!比菥盎奥?,拉着云浅月的手向门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温声道:“夜轻暖,轻暖*,生命里暖少,你的确应该活在暖城?!?br />
    话落,他拉着云浅月走出了房门^。

    云浅月再未说话,今日她说的话已经够多。

    夜轻暖怔怔地看着二人离开了烟水阁&,眼泪蒙在她眼帘处&,晶莹剔透*,似乎如眼前蒙了一层珍珠。

    挽香送容景和云浅月出去,回来见她依然倚着门框站着,对她低声道:“景世子和浅月小姐走了,小郡主用膳吗?”

    夜轻暖伸手抹了抹眼泪,眼泪被她抹到了袖子上,没出声*,点了点头*。

    挽香立即走了下去&。

    德亲王妃进来烟水阁的时候&,见夜轻暖坐在桌前用膳*,顿时欢喜得眼泪在眼圈处打转^,又对夜轻暖劝说了一阵*^^,见她一直不说话&,便叹息地走了下去&,总之她吃饭了就好,她也宽了心,对云浅月和容景感激了几分。

    容景和云浅月一起前往德亲王府,以及二人走后夜轻暖吃饭了的消息很快就被传给了夜轻染*,夜轻染从兵部回了德亲王府^,对挽香问了一番那二人对夜轻暖说的原话后^,沉默了片刻,看了依然一言不发的夜轻暖一眼^,没说什么,撤销了烟水阁的隐卫^*。

    夜轻暖恢复自由,再未提一句要去南梁做礼物之事*。

    ------题外话------

    假期过一大半了吧?积攒到票票的美人们给我打打劲&&,否则我也想出外放风了==^o^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50》,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五十章 乐于清闲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50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五十章 乐于清闲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5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