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毒害太深

    议事殿内&,众人都放下了手中的活,不由凝神听起来&。

    一曲落&,琴音歌声歇止,一位酷爱音律的大臣赞道:“真是好词好曲&,听声音像是浅月小姐所唱^!?br />
    “嗯,是她?!崩渖圩康阃穅,他靠近窗边*,听得最是真切。

    “先皇四十五大寿时浅月小姐一曲《凤求凰》就令人神思俱往,如今这一曲不知道是什么名字^,当真是好曲,虽然直白*,但直击人心*?!蹦俏淮蟪荚薜繼。

    “情爱之曲而已!”德亲王瞥了冷邵卓和那位大臣一眼*&。

    “德亲王此言差矣,情爱之曲,也有情之大义*。意在曲,不再情!蹦俏淮蟪家⊥?。

    德亲王脸色冷然,“总之是情爱之曲而已,登不了大雅之堂?!?br />
    “她大约只是一时兴起而已*,应该也未曾想过要登大雅之堂,德亲王无需如此多虑?!崩渖圩坎焕洳蝗鹊牟盗说虑淄跻痪?。

    德亲王刚想驳回去,夜天逸从外面走了进来^,他住了口。

    夜天逸面无表情地扫了一眼议事殿内的众人,并没有说话,进了东暖阁。

    他进入后,殿内的众人都不再说话,各自继续忙手中的事情?*?墒谴蟛糠秩艘廊痪镁么忧僖舾枭欣换厮夹?。

    今日,本来是十一公主的生辰,但是先皇大限不足三月,不能兴喜庆之事,她的生辰只能悄悄自己在宫中摆一桌宴席。邀请公宫中未出阁的公主们一起热闹。此时宫中的公主们正都在十一公主处。

    云浅月的琴声和歌声传出时&,众公主正在叙话^,都纷纷停止了说话,凝神静听&。

    公主们自小都学习礼仪音律*^,自然是听到这样的琴曲眼睛都亮了,尤其是都未出阁,对琴曲中大胆言情诉爱觉得惊心却有着直击心灵的力量,不由得一时间都听得痴了。

    一曲落&^,十一公主羡慕地道:“浅月小姐定然是在为景世子弹琴,当真羡煞人*^?!?br />
    “是啊,以前一直觉得云王府的浅月小姐配不上荣王府的景世子,可是如今种种事情显现,浅月小姐都让人惊艳不已,我觉得天下间再也没有谁比他们更般配的了*?&!笔鞯繼。

    “我也觉得是呢^!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仿佛别人都不存在,眼中只有彼此。这样的琴曲最适合他们&!本殴鞯?。

    “但愿我们将来也能找到一位如意郎君^,可以琴瑟和鸣?!卑斯饔浅畹靥玖艘痪?。

    “不过是一首淫词艳曲而已*!还不值得你们如此推崇?*!绷骱鋈焕浜咭簧?,寒着脸道:“她未婚女子之身,却不要脸地住进了荣王府,还弹出这等曲子&^,也不怕天下人耻笑^?&!?br />
    众公主都看向六公主,知道她和云浅月结怨&,都噤了声*。

    “如此大气没有半丝淫邪污秽的曲子*,怎么能是淫词艳曲?六姐,你做不出来,唱不出来,弹不出来,就要说别人?依我看着就挺好^。妹妹客居荣王府&,一直清清白白*^,天下人都欢喜她与景世子真心相爱,何来耻笑之说?依我看,这曲子不出明日便传遍天下*,人人来唱^,自古情深意重^,有何错之有^?”七公主脸色微沉地反驳六公主。

    “清芜,你忘了你姓什么?到底是谁的妹妹&?”六公主沉下脸。

    “嫁夫随夫*,我姓云。六姐姐从祖嗣祠堂出来之后不但没修身养性,这脾性和火气却是越来越大了,实在不好?*!逼吖髀氐?。

    “我脾性不好也用不到你一个外人来教训!别以为你嫁入了云王府就有了撑腰的了。云王府照云浅月这个嚣张的样子,指不定哪日犯了罪,被诛灭九族,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也得跟着陪葬?!绷魃艏饪?。

    “若是云王府有难,我身为云王府的儿媳,自然与云王府与夫君一起受难,这个六姐姐就不用提醒了*。应该我提醒一下六姐姐眼睛别总盯着别人,还是关心自己的婚事儿为好^。本来南梁和天圣联姻,应该你是最合适婚龄之人,可是七哥和德亲王选中了德亲王府的小郡主,为什么&^?自然是六姐你的名声不好,品行尖刻,别说南梁睿太子不娶,东海玉太子不要,就是这京城府里的大家公子也都对你敬而远之&。你就不曾反思?”七公主不咸不淡地道。

    六公主腾地站起身,勃然大怒,“夜清芜&,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再说一遍也是如此!”六公主端坐在椅子上看着她,即便被怀孕折腾得脸色有些白,但略施脂粉,神色平静端庄*&,看起来比六公主要稳重高雅&^。

    “我今日撕了你个贱蹄子*!”六公主走上前,扬起手就要打七公主&。

    七公主坐着不动^,门外有两个婢女冲进来,一左一右轻轻松松架住六公主,看其速度和身手都是身怀武功之人*。正是云浅月拨给西枫苑的人^。如今七公主怀孕了,她贴身侍候的人更是出类拔萃选出来的。

    “你们放开我!下贱婢子,敢动本公主^,要你们的脑袋!”六公主挣脱不开&,恼怒地叫嚣*,“来人,将这两个下贱婢子拖出去打杀了?!?br />
    外面有六公主带着的人冲了进来,就要对那两名婢女动手。

    那两名婢女轻轻挥手,进来的人便被打了出去*&,惨叫声一片。

    六公主怒目而视,“你们反了不成?”

    架着她的两名婢女无动于衷。

    “夜清芜,你敢对你姐姐动手*&,你学的诗书礼仪都喂狗了?”六公主瞪着七公主。

    七公主坐在椅子上,自始至终没动一下,淡淡道:“六姐姐太暴躁了&!我的诗书礼仪暂且不评论,但你大喊大叫,大吵大闹,出言污秽*,对亲妹妹动手^,这就是你的诗书礼仪?”

    “叫她们松手&!”六公主挣脱不开,恼怒地看着七公主&。

    “今日是十一妹妹的生辰*,我不想生事搅了她的好日子,六姐姐也不要再生事了*?!逼吖鞯鲆痪浠?,对那两名婢女摆摆手*&。

    那两名婢女立即放开了六公主,但没有离开,而是退回了七公主身侧&。

    六公主沉着脸活动了一下手臂,冷冷地看着七公主&,“七妹妹好本事,当了云王府的世子妃就是不一样&,连两个下人都是身怀高强武功?!?br />
    “这是月儿怕我受人欺负,特意给我选的^?!逼吖鞯繼。

    六公主冷笑一声*,“云离将云浅月这个妹妹当成了宝贝,怕是比你这个世子妃还在意吧&?你得意什么&?”话落^,她坐了下来,“都说高门大院里尽是龌龊之事^,指不定云离也喜欢云浅月呢!云浅月招惹男人的本事谁不知道?你别太拿自己当回事儿了!”

    七公主气得站起来,扬手就给了六公主一个巴掌*,“啪”地一声脆响*,极为清脆。

    六公主的半边脸顿时肿起来一个红包*。

    六公主尖叫一声,站了起来,捂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七公主,“你竟敢打我!”

    “为姐不尊*&,不敬^,不爱&,口出脏言,心思龌龊不堪,我不打你打谁?”七公主冷冷地看着六公主,“云离是我夫君,云浅月是我小姑,你这样侮辱他们^,你若不是我亲姐*,我便打杀了你又如何&?”

    “你还想打杀了我?夜清芜,你本事了??!别仗着你有两个会武功的婢女,便能无法无天,我是堂堂公主&,如今是七哥掌权为摄政王&,你想要杀我,还没那个能耐!”六公主大怒,“这个皇宫轮不到你一个嫁入了云王府的外人放肆&^?*!?br />
    七公主眼睛眯起^,对身后一挥手。

    两名婢女顷刻间抽出宝剑,齐齐架在了六公主的脖子上,冰凉森寒的剑身带着浓浓的杀气。谱一出销,整个殿内的空气似乎都寒了一分。

    六公主面色一变,但还是佯装镇定,“夜清芜,你敢杀了我,七哥要你好看*&!”

    “是么?”七公主浅浅一笑,“我若是不怕七哥要我好看呢?刑部天牢我住了一个多月&^,后来还是七哥去亲自接了我回来。我今日若是杀了你,顶多再住的是刑部天牢而已^,没准杀了你之后月儿就进宫*,我能安然无恙回到云王府呢!不是连六姐姐你也说月儿张狂嚣张,云王府如日中天么?盛名之下^,这等杀人越货之事,也是小事儿而已^?!?br />
    六公主脸色一白,愤怒地道:“夜清芜,我以前竟然看错你了,你才是那最狠之人,母妃失踪了数月&,你跟无事人一样,如今要杀亲姐,你好本事??!这些年我怎么竟然没看出来我们皇室还养了个白眼狼,口口声声是云王府的人&,那你如何还站在皇宫,坐在这里&,别忘了,你站的地方,坐的地方,脚踏的天圣京城每一寸土地都是夜氏的*?!?br />
    “是夜氏的土地又如何?百年前,云王披甲上阵杀敌数十次,更曾于乱箭之中救回奄奄一息的始祖皇帝,其它忠君之事不胜枚举^。若没有他,始祖皇帝没准不得天下之前便已经死于乱箭之中。夜氏的天下不是始祖皇帝一个人打下的**,而是荣王、云王*、德亲王、孝亲王&,四大王府和百万士兵用血肉之骨打下来的。我嫁入云王府,是云王府的儿媳,我愿意用自身回报云王府忠君之心。有何错之有?六姐姐,身为夜氏女儿,做得当是为夜氏争荣之事,可是你呢?你所作所为自己可曾思量&?”七公主言辞犀利地看着六公主&,“别以为顶着公主的光环你便高贵了”

    “你……”六公主一句话也反驳不出来。

    “我怀有身孕,今日又是十一妹妹生辰,不想杀人,让六姐姐见见血吧*!”七公主坐下来,淡淡道。

    “是*!”两名婢女齐齐出手^,六公主的脖颈顷刻间一左一右被划了一道口子。

    六公主疼得大叫一声,脖颈两侧顿时有鲜血冒出来,她伸手去捂^,两手都是血^,她面色大变,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来人*,送六公主回宫,请太医去六姐姐的宫中看诊*?!逼吖鞫酝夥愿酪痪?。

    侍候六公主的人立即进来,大气也不敢喘,连忙将六公主抬着走了出去。

    众公主们都惊呆了,鸦雀无声。

    “众位姐妹^,清芜不是心狠手辣之人,今日六姐姐侮辱我夫君小姑,我忍无可忍。若是换做你们*,她这等尖酸刻薄之人&,是否也与我一样予以惩治?”七公主看向众公主&。

    众公主对看一眼,对于平日里六公主跋扈也是不喜不满*,而七公主待人要和善得多,更何况云离与云浅月虽然不是一母同胞*,但也是血脉相连,六公主这样的确言语污秽,若是云浅月在这,今日没准就真杀了她,景世子也是不饶她,纷纷点头,“七姐姐(妹妹)说得是!”

    七公主笑了一下^,不再言语。众公主们在宫中也都是见惯争斗流血之事,很快就镇定下来,走了六公主,反而更是和睦起来,一时间和乐融融^。

    不止是皇宫议事殿、以及十一公主处,京中各府邸也都听到了琴音琴曲。各府的夫人小姐甚至丫鬟婢女小厮们都纷纷听入了神。这个时代对女子虽然开放,但是也有着根深蒂固的束缚思想^。云浅月那样的女人是独一份的特例,而大多女子还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出门的话都有一众随从,这样的琴曲,激发了她们对内心的渴望和幻想,有聪慧者,记住了词曲^,在云浅月琴曲落下之后,便开始吟唱起来。

    一时间&,京中各处飘荡着歌声。

    而荣王府紫竹院,云浅月弹罢一曲之后,回头笑问容景,“如何?”

    容景轻笑,眸光温柔,“明日我上朝,大约会收到堆积如山弹奏你的奏本?!?br />
    “你只想到会收到关于我的弹奏?”云浅月挑眉&,想着刚刚她刻意没收敛内息,琴音和歌音自然传了出去,朝中那些刻板的老古董们自然看不惯听不惯,不过她不觉得能弹劾出她什么&,无非是淫词艳曲之类的^,对她来说不疼不痒。

    “过来*!”容景笑着对云浅月招手^。

    云浅月站起身,走了过去*。

    容景伸手拽住了她的手,将她拽上了床,贴在她耳边低声温柔地道:“只为你袖手天下怕是做不到,但我能给你一片乐土?!?br />
    云浅月扯开嘴角,佯装矜持地问:“那片乐土多大?”

    “大小不好说,但你容身够了^?!比菥靶Φ?。

    “好吧!那小女子终身就托付给公子了,公子一定不要辜负妾身?!痹魄吃潞眯Φ氐?。

    容景低头吻向她的唇^,含住她红粉娇嫩的唇瓣*,柔声道:“定不负卿卿拳拳之意?!?br />
    这一日,荣王府其乐融融^,温馨处处,柔情意浓。

    这一日,天圣京城万人争相传唱不知名的曲目。

    这一日,皇宫议事殿气氛压抑,无人大声交谈,本来该请示容景的奏折,都送去了东暖阁给摄政王*。摄政王一日未出东暖阁&。

    这一日,德亲王府还出现了一件大事儿,夜晚时分*,德亲王府老王爷突然没了脉息死去^。此事瞬间轰动京城。

    摄政王夜天逸得到消息急急赶去了德亲王府,夜轻染从军机大营飞奔回京。

    消息传到荣王府,云浅月愣了一下,不敢置信^,“德亲老王爷身体不是一直很好吗?”

    “是啊*,一直身体很好*。我过去看看,你要不要去&^?”容景起榻,温声问云浅月。

    云浅月思量了一下,点点头,“我跟你去吧!”

    容景点头^,二人着衣,不出片刻出了紫竹院*,在荣王府门口坐上马车,向德亲王府而去。

    来到德亲王府时^,门口已经停了数辆马车*&,里面的女眷已经哭声一片&。

    德亲王府的大管家见容景和云浅月来到,立即将人请了进去^,一边走一边红着老眼道:“老王爷今日下午还吃了许多^,听到浅月小姐的琴音歌音还批评了两句,明明好好的*,不知道为何到了晚上就突然没了气息……”

    “摄政王和染小王爷都懂得医术*,可是查看了^?”容景温声询问。

    德亲王府大管家立即道:“查看了,竟然都查不出原因*,没有中毒*,也没有任何被重伤的迹象*^,老王爷身体一直硬朗,如今天寒了,外面路滑,他出房门在府中遛弯的话身边都是跟着人的^。这一年来也没得什么病啊灾啊的^,谁也没想到怎么突然就没了*。景世子*,您进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个原因?!?br />
    容景点点头*^,“好,我去看看*!”

    大管家再不多话^*,领着容景和云浅月向里面走去**。

    来到后院德亲老王爷处^^,门口已经聚了不少人^^。有朝中的重臣,其余则是府内的人*,都跪在院中哭泣,众人见容景来了,都纷纷避开路^。

    容景携着云浅月走进屋中*,只见德亲老王爷躺在床上*,夜天逸和夜轻染*、德亲王三人站在床前^,德亲王妃^*、夜轻暖都哭红了眼睛站在远处**,其余庶出的没资格进来,都跪在院中^^?*!熬笆雷?^,你快过来看看,父王这是得了什么瞊?*?还是被人所害?”德亲王见容景来到*,连忙急急地道^。

    “弱美人*^,我和摄政王都查不出来原因**,你看看看*!币骨崛镜难劬Ψ汉?*。

    夜天逸看了容景和云浅月一眼**,没说话。

    容景颔首^,携着云浅月来到床前^,几人都让开了路^^。他给德亲老王爷把了把脉**,又各处查看了一下^,须臾^,摇摇头,“奇怪,似乎心跳是在一瞬间停住*^,却全身没有任何病痛和被伤害之举^*^。这样的事情当真稀奇^!?br />
    “连你也看不出来吗*?”夜轻染看着容景*^。

    容景摇摇头^*,“我也看不出来^?!?br />
    夜轻染眉头皱起,“爷爷一直都好好的^^,怎么会无缘无故去了*?是否是南疆的术^?或者是楚家主夫人所用的灵术*?除此外*,真是别无解释?*^!?br />
    容景摇摇头*,“染小王爷应该知道*,无论是多么高强的术*,都会有痕迹留下^。南疆的咒术杀人*,是以虫养血而施术,或者最高明的水术也不是无??裳?,即便南疆的各大禁术,也能探查得出**?*?墒钦飧雒挥衈,而灵术更不可能*,灵术用的真气精气***,若是有人施用的话^^,他的面色也会改样^*,可以如今连面相的模样也没改^?!?br />
    “的确是这样*^!”夜轻染咬了下唇^*,“难道就查不出爷爷死因了^?”

    容景偏头看云浅月*,“你见多识广*,可是能看出什么来?”

    屋中几人目光都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知道他指的见多识广是她两世的见识,她看了夜轻染一眼*,抿了下唇道:“或许我能知道原因^!”

    德亲王直直地看着云浅月^,“浅月小姐^,你能知道原因^?”

    云浅月点点头^,看着死去的德亲老王爷淡淡道:“他应该是猝死*!奔谌硕伎醋潘?*,她继续解释道:“猝死是指自然发生*、出乎意料的突然死亡*,也叫急死*。症状是心音消失、呼吸停止^、瞳孔散大*?!?br />
    夜轻染一惊^,“爷爷的确是眼瞳扩大?;褂姓庵植??怎么闻所未闻^?”

    “这种病其实在民间很常见^,一般仵作验尸也验不出来,所以一般都成了疑案*。其实这是因为人体本身某些功能突然停止运行^^,比如说是心肌梗塞^,冠心病*。只不过平民百姓们人命如蝼蚁^*,不被高门望族和贵族大员所重视而已,所以,一直无人研究这等病症^。民间流传一种说法叫做天亡*,就是指这个了^。德亲老王爷就是这样^?!痹魄吃碌?。

    众人对看一眼*^,都无人说话**。

    “猝死分为许多种^,有的人在之前没有任何先兆*,而有的人会有精神刺激或剧烈的情绪波动^^,有多人之前会出现闷痛*、呼吸困难、心悸**、极度疲乏,死时*^,会有昏厥和抽搐^,呼吸迅速减慢^*,变浅^,以致停止*。心音消失,脉搏消失,瞳孔散大*?*^!痹魄吃禄奥?,又道:“德亲老王爷近身侍候的人若是都看到他死前有这等症状的话,便是猝死了*?^!?br />
    “不错,是这样**!”德亲王点点头?^*!懊幌氲骄谷换褂姓庵植?*,父王他如此硬朗*,怎么会……”德亲王妃哭了起来^**。

    “我刚刚回京*,还没陪爷爷几日呢**!”夜轻暖走到床前,抱住德亲老王爷的尸体,哭着喊^,“爷爷……”

    “既然是猝死,便着钦天监择吉时^,料理后事吧*!”夜天逸沉声道*^。

    德亲王和夜轻染沉痛地点点头^*。

    德亲王府很快就搭建上了灵堂*,德亲老王爷年岁本来就大了,寿衣等物事儿都是早就有准备的^,古人都行早准备身后之事,所以^*,他虽然是急死^^,但是德亲王府到不显忙乱*^*,井条有序地准备起来。

    容景和云浅月待搭建好灵堂^^,给德亲老王爷上了柱香^,便离开了德亲王府。

    马车上^,云浅月叹了口气,“世事无常**,人命之事^^,真是旦夕之间^?*!?br />
    容景将她抱在怀里,低声道:“所以你要爱惜自己*,?;ぷ约?,好好将养身体^*,你要知道上次你昏倒在我门前*,将马累得口吐白沫而死*,我吓到何种地步了^*?*!?br />
    云浅月点点头,回抱容景的腰^,“我知错了*,再没有下次^?*!?br />
    容景“嗯”了一声^*,玉容在昏暗车厢里淡而浅**,“云爷爷身体也不好,德亲老王爷死了,他心里必定难受^*,我们去云王府一趟吧!”

    云浅月点头*。

    马车来到云王府^,容景和云浅月下了车,径直向云老王爷的院子走去。

    天色已黑^,云老王爷的院子漆黑一片^^,没掌灯,云浅月心下一紧^,刚要喊^,见玉镯从屋内迎出来*,她立即问^,“怎么回事儿*^?爷爷呢*^?怎么没掌灯*?”

    “景世子^*,浅月小姐!”玉镯给二人见礼*^,连忙道:“老王爷听说了德亲老王爷的事情,心里不舒服^*^,犯了头疼,吩咐奴婢不要掌灯^,如今在房中坐着呢*^!”

    云浅月松了一口气。

    二人进了屋^^,果然见云老王爷坐在床上^,云浅月走到桌前掌上灯*,不满地道:“糟老头子*,做什么如此吓人^^?我还以为你等不得抱重孙子和重外孙子了呢^*!”

    “臭丫头^,你们两个怎么来了*?”云老王爷脸色不好,瞪了云浅月一眼*,似乎也没多大力气,对容景问^*,“你们刚刚去了德亲王府?那个老东西怎么没的^^*?”

    “是猝死,也就是天亡**^?!比菥敖魄吃碌幕敖馐土艘槐?^,话落道:“这种事情虽然百姓中居多^^,但是这些年来天圣京城还是只此一人^*!?br />
    “这个老东西*,死得也真是突然*。我还以为我们四人众人我先死在头边*,没想到是他。到被他赶了个先**?!痹评贤跻盍艘痪?*。

    云浅月顿时恼怒地瞪了他一眼*,“你活得好好的^,拐杖打人有力气的呢*!有本事你活个万寿无疆**,这种事情抢什么先*?”

    云老王爷忽然乐了^*,骂道:“臭丫头*,人老总有一死**。这是早晚的事儿,哪里有什么万寿无疆?”话落*,又对她道:“你们不用担心我,还是早早的想办法摆平夜天逸那小子大婚才是正经,我老头子好抱重外孙子^?!?br />
    云浅月哼了一声没说话^。

    容景笑着点头,“云爷爷说得是,我会尽量快一些*?^!?br />
    云老王爷满意地点点头,对二人摆手,“你们回去吧!我没什么事情^*,不过是没了一个老东西而已^^*。我们这种老东西活着也没什么大用处了,死了也未天圣节省些粮食?!?br />
    “从你这张嘴里,没好话吐出来,我告诉你*,你给我好好地活着^*,否则被想看重外孙?!痹魄吃潞崃怂谎?,拉着容景往外走^。

    云老王爷笑着骂了一句。

    二人出了云老王爷的院子,正巧碰到七公主和云离来。

    今日宫中十一公主处发生的事情容景和云浅月自然得到了消息*^*,云浅月到没说什么*,从六公主嘴里能吐出好话才怪了,不过她赞赏七公主**,终于不再是以前隐忍的小丫头了^*,云王府世子妃和她当家主母的身份让她成长了^。而容景眸光沉了一分,说了一句^*,“六公主是该嫁了*!”

    “景世子^,妹妹!”云离大约也知道了十一公主处的事情,脸色较寻常不是太好。

    七公主给容景见了礼*,便拉住了云浅月的手**^,对她道:“爷爷怎么样*?我们听说了德亲老王爷的事情^,担心爷爷*,便过来看看**?!?br />
    “爷爷没事儿,好着呢*!活个千秋万载的*^?!痹魄吃碌?。

    七公主宽了心*,看了云离一眼^*^,见他没说话,对云浅月又道:“今日在宫中十一公主处的事情你知道了吧**?你哥哥从听说后脸色就一直难看^。我劝了他一番^*,也不管用*^,如今你来了^**,你是妹妹*,说说他^?*!?br />
    “六公主就是个疯子,你理会她做什么?你是我哥哥*,我们虽然不是一母同胞*,但是血脉相连^?!痹魄吃律锨耙话裗^,伸手捏了捏云离的脸*,“来^,笑一个*^,板着个脸真难看^^!你再这样下去^*^,嫂嫂该不待见你了^^*!?br />
    云离扯了扯嘴角,无奈一笑**。

    “这就对了嘛^^!”云浅月缓缓道:“给你说个故事。有一个人叫做苏东坡^,他与禅师论道时突起玩心*。对禅师说在他眼中^,禅师就是一堆牛粪。而禅师并未大怒,反而一笑*,说在他眼中*,苏东坡就是一朵鲜花^。佛家有云*,心中有即眼中有。就如六公主*,她心里龌龊肮脏*,才有如此话语,比牛粪而不如。我们又何必与心里装着大粪的人一般见识*?更何况嫂嫂已经教训了她*,再有下次的话,见血便是小事儿^^,我看她可以不用活了?!?br />
    云离眉眼的沉郁散开^,笑着点点头^,“是我愚钝了*^,妹妹受累^?!?br />
    “受累的不是我**,而是嫂嫂^^。你心情不好*,她也忧心**?!痹魄吃滦α艘簧?^,拉着容景离开,“你们进去吧*,爷爷还没睡^*,我们回府了!”

    云离和七公主点点头,目送容景和云浅月联袂离开。

    上了马车^,容景忽然轻笑^,“云浅月,何时荣王府成了你回府了?”

    云浅月愣了一下,忽然伸手扶额*,叹道:“受你毒害太深?^?!没过门竟然先将你家当家了*^,这可不是个好现象**?^^!被奥?^,她询问道:“要不我下车^^?不能总是住去荣王府了!”

    容景好笑*,抱住她,“算了^,你能有这个意识也不枉我日日为你辛苦暖床^?^!?br />
    ------题外话------

    国庆节苦兮兮更文^,手里有票的亲*,我需要乃们的动力,么么哒^^!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47》,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四十七章 毒害太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47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四十七章 毒害太深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4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