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解除婚约

    洛瑶身上温婉尊贵的气质被她体现得淋漓尽致。

    云浅月挑了挑眉*,看着洛瑶并没有开口。

    洛瑶扫了一眼容景的马车*,见只下来云浅月自己*,没见到容景,她看着云浅月淡淡一笑,“云浅月,好久不见^!我来履行和景世子的婚约&,你没有意见吧^?”

    “有意见&!”云浅月看了她一眼^^,向荣王府内走去。

    洛瑶抬步跟上她^,“怎么个有意见法&?浅月小姐似乎还不是景世子的什么人吧*!”

    “一纸过了时的婚约而已,百年已过&,洛瑶公主难道以为能凭一张废旧的纸决定什么?”云浅月嘲笑地看了洛瑶一眼,“洛瑶公主难道嫁不出去&?非要扒着这一张废旧的纸?”

    “婚约过了百年&^,也是婚约*^,不会因为过了百年就不是了&。纸旧了,也没有作废的道理,荣王百年前前去东海取了东海的镇国之宝,救了祯婧皇后,东海对荣王对天圣有恩,如今虽然百年已过,但恩情可是没过&,难道浅月小姐愿意让人说荣王府忘恩负义?”洛瑶口气温婉,但话语却不温婉,“履行婚约的人从出生起就决定是我*^,这与我息息相关,跟我嫁不嫁的出去没关系,如今我来履行婚约,景世子若是做背信弃义之人的话,那么就等着受天下人嗤笑吧!浅月小姐不会连这个道理也不懂吧^?”

    “我是不怎么懂&,也没洛瑶公主有才华*,兵法谋略无一不精,我只知道君子有成人之美^,也知道有些事情时过境迁就已经尘归尘,土归土,若是为一个约定,强硬地拆散有情人,讨人不喜,便是不智*。男人有智,女人也当有智*,否则白读了那些诗书*,白学了那些道理了?!痹魄吃碌?。

    洛瑶闻言忽然笑了,“照浅月小姐这样说婚约就无效了&?当年东海公主的约定不值一钱?君子成人之美,那么谁来成全君子?你又怎知我是拆散有情人?你对景世子有情,难道我就没情*?说不准我嫁了景世子的话,我们能琴瑟和鸣呢!”

    云浅月忽然也笑了,停住脚步看着洛瑶^,盯着她看了片刻问,“你是认真的&&?”

    “自然”洛瑶点头。

    “婚约是父母之命^,媒说之言吧?你独自而来,是否落低了身份&?”云浅月笑问。

    “当年荣王前去东海跪着在圣殿求索了避邪珠都不觉得落低了身份,我拿着婚约站在这里^,怎么会落低了身份?”洛瑶扬眉。

    云浅月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忽然道:“我父王前去恭贺南梁睿太子登基,顺便商议德亲王府小郡主和南梁太子的婚事?*!?br />
    洛瑶眸光一缩*,声音忽冷,“你告诉我这个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让你知道一下而已^^?!痹魄吃录绦蚋谧呷?,对荣王府门口的守卫吩咐,“关门!闲杂人等一律不准放进来!”

    “是!”门口的守卫齐齐应声。

    大门“砰”地一声关上,洛瑶被关在了门外&。

    洛瑶回过神来顿时大恼,“我是东海国公主&,这就是你们荣王府的待客之道?”

    “谁知道你是不是冒充东海公主*^?如今容景没回来^,荣王府我当家&,你要是想和他琴瑟和鸣,就等他回来再说吧^,当然*,如果你能让他履行婚约的话*?!痹魄吃麓哟竺爬锩娲鲆痪浠?。

    洛瑶瞪眼,怒道,“云浅月,你怎么如此野蛮?景世子喜欢你也是奇怪!?br />
    云浅月当没听见,不再理会她。

    洛瑶站在原地^,看着紧紧关闭的门,脸色不好。

    “哈哈哈哈……”对面墙头上忽然传来一声大笑,紧接着落下一个人,是一个模样俊俏的少年,他围着洛瑶转了两圈,笑得见鼻子不见眼睛地道,“我就说你来荣王府没好果子吃吧!怎么样?如今信了?”

    洛瑶沉着脸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少年盯着她的脸,“你是因为云浅月将你关在门外生气?还是因为她说南梁睿太子和德亲王府小郡主结亲生气?”

    “要你管!”洛瑶瞪了他一眼*。

    “的确不用我管^,但我就爱看你生气的样子^,觉得无比享受*?!鄙倌昕醋潘?,似乎她越气^,她越乐*,“比你那一张死板的脸好看多了^*!?br />
    “别忘了我是你姐姐^^^!”洛瑶脸色难看^。

    “你不是不认我这个弟弟吗*?”少年挑眉。

    “谁说穿了男人的衣服你就是男人了?没有半丝女人的样子^!比云浅月还不如?!甭逖砝肟偻醺?。

    少年正是罗玉^^,哼了一下,“你有女人的样子?还不是不得男人的喜欢?从南梁受了委屈跑出来*,没出息^,你不是有本事吗*?得罪你的人不都是没好下场吗*?怎么这回为南凌睿在南梁做了那么多,如今灰溜溜地逃了出来**?没将他大卸八块了再光明正大地走*?”

    洛瑶不答话,继续向前走。

    “你不会是喜欢上南凌睿了吧?”罗玉追上她*^^。

    “你最好闭嘴*!”洛瑶冷冷地看了罗玉一眼^。

    “原来你是真的喜欢上南凌睿了^!哈^^,那个风流太子……”罗玉大乐。

    洛瑶脸色寒了下来,“谁说他是风流太子?你不了解他少在我面前胡说?*!?br />
    “啧啧^*,这就维护他了?新鲜啊*,我们家的洛瑶美人从小到大维护过谁?连子书哥哥都没得你维护过!”罗玉新鲜地看着洛瑶*,“他不是风流太子谁是?以前是南疆叶公主和他的情事天下皆知,后来是太子府三千粉黛,据说各个貌美如花,再后来是烟柳楼的素素*^,据说他在天圣京城的时候日日与素素厮混,之后还扬言要带云浅月去南梁*,后来在回南梁的途中看上了蓝家的家主*,后来见你美色比蓝家主好^^,又看上了你*,如今竟然不知足又勾搭有夫之妇的楚夫人^,他的劣行简直是罄竹难书*?^!?br />
    洛瑶忽然停住脚步^*,看着罗玉,怒喝一声^^,“紫萝*,是不是想要我封住你的嘴?”

    罗玉翻了个白眼,“戮中你的痛脚了*?”

    洛瑶狠狠地瞪着她^*。

    “姑姑给你选的良缘*,子书哥哥帮你做的媒*,你说他不风流,如此维护他?有本事让他娶你??^^^!有本事让他一辈子娶你一个??拿着婚书跑来荣王府算什么?”罗玉哼了一声,不理会洛瑶难看的脸色**,“别怪我当妹妹的没提醒你*,别太高傲了***!你凡事都要求十全十美^^^,不见得你就好了。别人娶的是妻子**^,不是娶个全能的雕像,你日日木着一张脸对人*,谁看了谁都倒胃口^*。南凌睿见过的女人多了,你想收住他的心*,你以为用你和容景的婚约刺激他就管用?”

    洛瑶一瞬间有一种被戮中心事的恼怒*^,“谁说我木着一张脸了?”

    “没有吗?你看看现在的你*,成什么样子*?”罗玉从怀里拿出一面镜子*,一把撩开洛瑶的面纱^*,对准她*。

    镜子中映出一张面沉如水的容颜,杏眸圆瞪*^,满是恼怒。

    洛瑶撇开脸,挥手打开镜子^,“看我笑话你开心是不是?父皇如何教导的我们*?让我们互敬互爱^。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姐姐?!?br />
    罗玉将镜子收回怀里*^,眼皮翻了翻^^,“从小到大你不是就看我不顺眼**?”

    “谁叫你不好好受教了?日日往外面跑^^,跟个疯小子似的?!甭逖闪怂谎?。

    “你想变成模子雕刻的木头**,我可不想^,外面的大千世界^***,好玩的多了,比你那些诗文兵法什么治国之策强多了*^。你看我不顺眼,我还看你不顺眼呢!”罗玉越过洛瑶向前走去^。

    “你要去哪里*?”洛瑶面色稍霁*。

    “你刚刚想去哪里^^,我就想去哪里*^!甭抻裢芬膊换氐氐?。

    洛瑶瞪了她一眼*,不说话,抬步跟上她*。姐妹二人离开了荣王府**。

    荣王府大门内*,云浅月并没有离开**^,将二人的话听了个清清楚楚*,见二人离开^^,她笑了一下^,摇摇头*,向府内走去**。

    荣王府的人见了她都恭敬地见礼,她如走在自家的院子^^^。

    回到紫竹院,进了房间*,懒洋洋地躺回床上*,今日在刑部天牢看到夜天煜不过一个月就变成了那副样子,让她心中的震骇不亚于赵可菡死在她怀里^。她想着人真是不能失败*,一步错,满盘皆输*。如今这一局棋^,和未来,她和容景的^,都不能出一步差错^。

    不知何时**,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天已经黑了^*,身边躺了一个人,房中并没有掌灯,但熟悉的气息和怀抱让她很快就知道这个人是谁**,当然^,这间他的房间,除了他谁又能进来^?她动了动身子^*,偏过头看着容景。

    窗外有隐隐的月光射进来*,他一双清泉般的眸子温润地看着她^*,见她睁开眼睛,温柔地询问*,“醒了^?”

    云浅月“嗯”了一声**,问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不久^^^?!比菥暗?*。

    云浅月伸了个懒腰,问道:“知道洛瑶来了吗*^^^?”

    容景笑着点头*,“知道^!”

    “这个女人**,不知道她是聪明还是傻*^,明明已经喜欢了哥哥^^,偏偏拿着婚约出现在这里。自视甚高,尽做蠢事^^?!痹魄吃伦鹕韃**。

    “她出身在东篰;适?*,见惯宫中阴谋诡计^^,心机手段^^,又熟读兵法谋略*。怎么会是愚蠢之人^^*?”容景笑着摇摇头,“不明不白地待在南梁*,南梁宫中有皇后,南梁的皇后可不是一般的皇后*,而她在太子府无名无分*^,却还要受宫中的管制和规制??上攵馄渲械脑涤?*。太子府以前有三千美色*^,凡是在太子身边的美人,都会被另眼相待*。她得知自己竟然喜欢上了他^,她虽然是东海公主*^^,但是南凌睿在南梁至今并未正经地公开过她的身份,她如何能不负气出走?”

    “到也是这个道理!”云浅月点头*^*,随即烦闷地道:“若不是我故意提了哥哥和夜轻暖有可能的婚事儿^^,看到她眼中的情绪*^,知道她对哥哥在意了*,否则我当时就想将她扔出去,拿着婚约上门来抢人^,当我是好欺负的吗*^?”

    容景轻笑,“怪不得连睡觉也脸色不好*,感情是醋了*?^!?br />
    云浅月冷哼一声^*,怒道:“荣王为了救贞婧皇后跑去了东海,回来人救活了,也不能在一起^^^,只看着她在夜家的皇宫里,到头来还累及子孙*。以后我嫁给你^,不去祠堂给他上香叩头?!?br />
    容景本来勾着的嘴角笑开,笑声愉悦*,摸了摸她孩子气的脸^,笑道:“好^!不给他去上香叩头*^?!被奥?,吻了她脸颊一下,低低地笑道:“但是也得你先嫁给我^,才能去我们荣王府祠堂**,到时候你在牌位前面对他们说‘看*^^,谁说荣王府的男人娶不到云王府的女人?’,之后对他们贬低一番再走出来,多威风?!痹魄吃隆班圻辍币恍?*,瞪着容景无语^。这人……

    容景将她拉着怀里^^,低头温柔地吻她。片刻后,对她询问^,“葵水来了?”

    云浅月一怔*,摇头,“现在没有,大约就这两日吧^!”

    “我算计着也是这两日*^^!比菥班洁煲痪?。

    云浅月看着他^,“你计算我的葵水做什么*?”

    “不想再被你弄一身,所以*,你葵水来的时候,多穿一些*^*?!比菥暗繼。

    云浅月咳了一声**,想起第一次她来葵水,弄了他一身的事情^,有些好笑,又有些无语,还有些脸红,但幸好她天黑*^^,看不到她脸红^^,恼道:“明日我回府不就得了***!”

    “不行^!我会睡不着觉的?^^!比菥氨ё潘⊥穅,柔声道:“这两日总算又长了些肉?^!?br />
    云浅月打了个哈欠**,伸手摸了摸他,嘟囔一句****^,“你还是没肉^^?!被奥鋇,问道:“楚夫人的事情今日早朝商议得如何了^^^?”

    “群臣谏言,楚夫人干涉天圣三个附属国的内政,总要对天圣有个交代。于是摄政王命人去楚家传了旨意*,请楚家主和楚夫人来京?*!比菥暗繼。

    云浅月皱眉,“然后呢?”

    “去的人今日已经启程了^!”容景道^。

    “再然后呢^?你打算怎么办?”云浅月挑眉^*。

    “没有然后*^*,也不打算怎么办!十大世家虽然入世**,但也不曾受朝廷管制?**!比菥暗溃骸八倬透媒?*?如今的天圣已经不是以前的天圣了*!?br />
    云浅月点点头^。

    “明日你等在府中,洛瑶再来的话^,你就让她进府吧!”容景温声笑道:“你拿了她的剑,总要还给她。我与她的婚约*,也要解除^^?!?br />
    “凭什么不是你等在府里*^?”云浅月不满地瞪着他。

    容景“唔”了一声,“我与玉太子书信相交数月,总不好对他的妹妹下手!”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难道我就好下手*?”

    “不想我和她琴瑟和鸣,你自然要好好下一番手*^,让她再不拿婚约说事儿?!比菥疤上?***,环抱住云浅月的身子*,拍拍她的后背,柔声道:“睡吧!明日好有精神论剑?!?br />
    云浅月用鼻孔哼了一声,重新闭上眼睛。

    第二日*,容景醒来^,云浅月也跟着醒来^,容景穿戴妥当,见云浅月躺在床上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他走过来,俯下脸在她唇瓣落下一吻*^,柔声道:“今日只能赢,不能输^*?!?br />
    云浅月瞪了他一眼*,“我会将你买个好价钱的!”

    容景轻笑^,转身走了出去*。

    云浅月在床上又躺了片刻^^,才起身*,梳洗妥当**,用过早膳***^,外面青裳的声音响起^*,轻声道*^^,“浅月小姐,洛瑶公主又来了荣王府*,说早先在您手里寄存的剑*^,该物归原主了!”

    云浅月忽然一笑,问道:“昨日容景吩咐你了吧^?将那把剑从云王府取来了吗****?”

    “取来了**!如今就在奴婢手里^!”青裳道**。

    “拿进来^!”云浅月对外面道*^。

    青裳捧着一把宝剑走了进来^,放在云浅月面前^^。

    云浅月抽出宝剑^*^,一道华光闪过^*,宝剑出销^,剑身凉如水,她看了一眼^,合上剑*^,笑着道:“这样的事情怎么能在云王府悄悄解决呢*?怎么也要天下皆知^*!被奥?,她站起身*,对青裳道:“走^^,去京城最繁华的主街上*^?!?br />
    青裳笑着跟在云浅月身后^。

    二人来到荣王府大门口*^,洛瑶和罗玉已经等在那里^。洛瑶依然如昨日一般打扮*,只不过摘了面纱*^,罗玉做少年模样。

    云浅月来到近前*^^^^,洛瑶莞尔一笑^,“浅月小姐将剑保存得完好*,不错!”

    云浅月将手中的剑扔给她*^,也不废话**^,对她道:“去京城最繁华的主街上。敢不敢?”

    “有何不敢^?”洛瑶挑眉*。

    “那就走吧*^!”云浅月当先离开荣王府。

    “云浅月^,你没看见我吗**?”罗玉等着云浅月对她说话*^,可是见她对洛瑶说了一句话就走***,顿时不敢了*^,上前一步,一把拉住她的袖子。

    “大当家的^,你那些兄弟呢?”云浅月偏头甩出一句*。

    罗玉一愣^^。

    “听说你要来天圣跟容景抢我?”云浅月笑看着他,“既然如此的话^,你不该现在拉着我,应该去皇宫找容景才对*,他刚上早朝去了*?!?br />
    罗玉呆了呆*,“你怎么知道?”

    “八荒山的山匪名声太大了,将你要抢我的事情传播得十里八村的,如今传来天圣,也不奇怪*?!痹魄吃滤此男渥?*,继续向前走去。

    罗玉哼了一声,忽然又拉回她的袖子,对她恶狠狠地低声道:“我见到姑姑了*^^!”

    云浅月眨眨眼睛。

    “姐!”罗玉忽然喊了一声*^。

    云浅月身子一颤*。

    “果然你是姑姑的女儿^^!”罗玉恨恨地道:“东海国有四个公主,但是偏偏谁也没见过华王府被封赐的二公主。上次我来天圣就觉得你和公公长得有几分相像*^,这回总算被我发现了^?!?br />
    云浅月拍拍她的头*,像哄孩子一般*,“乖*,既然发现了就别捣乱*^?!被奥?^,扔给她一块糖*,还是上次云王爷给她的^^,“拿去吧*!”

    罗玉寒着脸打开云浅月的手*^,“我不是小孩子**?*!薄凹热怀ご罅薧^,就不要再不懂事了^!大人要有大人的规矩**?^!痹魄吃录绦蚯白呷?。

    罗玉瞪着她*^,须臾**,猛地跺了两下脚,上前双手抱住她的胳膊*,对她黏黏地道:“你这些年为什么不去东海?父皇一直想见你,我说子书哥哥为何对你那么好*,原来早就知道你是姑姑的女儿^?*!?br />
    云浅月甩了他两回没甩开*,便也由了她*^。

    “快年关了,父王催我回去,你跟不跟我去?”罗玉问^。

    “不去!”云浅月断然道*^。

    “为何不去?天圣哪里有东海好*?难道你不想去东??纯??”罗玉追问。

    “目前不想?*!痹魄吃乱⊥?*^^。

    罗玉哼了一声,“容景有什么好^^?如此让你不顾外面的流言蜚语就这样住进了荣王府**^?我走来这一路,天圣遍地有冻死的人,满目苍夷,而东海则遍地蓝颜花开*,人人衣着富硕^**,不见褴褛之人**。天圣比起东海,实在差得远了*^!?br />
    云浅月不说话*^。

    罗玉又嘟囔一句,这才想起身后的洛瑶*,回头对她道:“傻女人,你还不知道她是华王叔的女儿吧^^?赶紧将你手中的婚约给她得了^!她也是你的妹妹*,跟你妹妹抢男人**^,丢不丢人?”

    洛瑶一怔*^^,随即眼睛眯了眯,看着云浅月,“你是华王叔的女儿*?”

    云浅月不答话^。

    “怪不得^!”洛瑶仔细盯着云浅月看了一眼,她离二人落下得有些远,刚刚没听到二人低声耳语^**,如今被罗玉点出来^^,才恍然道:“你和姑姑是长得有几分像?!?br />
    云浅月想着二人本性也不坏***,既然罗玉知道,定是她娘提点了什么*。如今洛瑶让知道*,也没什么*^。东海国公主这个身份她虽然不需要*^,但是多了也没害处*。

    “我是东海国大公主,这个婚约我从出生之日起就背负着*,与她有何干系*?我背负婚约那会儿她还没出生呢**!听说荣王府历代男子都才华冠盖^,我为了配上荣王府的男子^^,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剑术武艺*^,无一不学^。人人都当我是天性使然^,争强好胜*,但是又有几人知道我是为了配上将来的婚约而日日辛苦做课业?甚至连治国谋略都要学。尤其是当十年前听说他被封为天圣第一奇才,我更是日夜苦读^。我十七年来*^,都是这一个信念*^*,就是想有朝一日嫁来天圣^^*,不被他看不起*,作为配上他的女人^^。如今我辛苦付出了十七年,君子成人之美是不错,可是谁来成全我*?”洛瑶直直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愣了愣^^^,没想到是这样*。

    罗玉也呆了,不敢置信地看着洛瑶^,显然也没想到是这样*。

    “无论我喜不喜欢景世子*^,今日都要与你论剑。就算你是我妹妹,这一纸婚约你要的话^,也要正大光明地凭本事从我手中来拿**!剩不了我手中的青锋剑*,没本事拿的话,我即便不嫁他*,也说明你不及我能配得上他。即便将来你们大婚,也是我相让的,不是你凭本事得的*,不想被我笑你无能,就放马过来*^?!甭逖峦竦纳艉鋈伙嫌辛^^^,这一刻,她不像公主,到像是个将军^。

    云浅月忽然笑了^,对洛瑶多了分尊重和激赏,点头*,“好*!”

    洛瑶抿了抿唇^^^,不再说话。

    罗玉难得第一次没对洛瑶没好脸色^,转回身,抱着云浅月胳膊继续跟她向前走^。

    三人再没说一句话*^*,一直跟在后面的青裳亦不出声。不多时,几人来到天圣最繁华的主街*^,东西南北四个城门四条道路的交叉路口。大街上人流涌动^,乍然看到云浅月和洛瑶^,人人目光露出惊艳之色*,纷纷向二人看来。

    云浅月停住脚步*,回身看着洛瑶,“开始*?”

    “开始*!”洛瑶手中的青锋剑出销,直直刺向云浅月。

    云浅月衣袖一抖*,碎雪同样出销,“?!钡匾簧督O嗉?,发出轻响*^,紧接着二人同时变招,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时,已经打在了一起。

    云浅月知道洛瑶没有内力,自然不会用内力^,而是全凭剑招^。

    大街上的人见二人来到二话不说就打了起来,纷纷觉得稀奇^^,都围了过来^^^^,不出片刻^^,就将这一处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纷纷观看起来。

    两个女子这般在街上论剑本来就显眼^,更何况还是两个绝顶容貌的美人^,更是显眼^^。尤其是二人的剑术都非凡超群,更是显眼^,而且这两个人还是云王府的浅月小姐和东海国的洛瑶公主*,这京城最是藏不住消息**,昨日洛瑶公主前来找景世子履行婚约之事已经传得人尽皆知。如今见二人在这里论剑^,自然想到了二女争夫的戏码*^,尤其争夺的那个人是景世子,这可是百年不遇的一场大事儿^*,一时间围观的众人脸上都露出兴奋的神色。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人头挤人头,将最前面的罗玉和青裳都几乎压弯了腰^*。

    二人的剑术高绝^,分秒不让。众人只看到两个翩然的身影和两道闪闪冰光。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整个天圣京城无人声吵闹*,人人都目不转睛地观看^,不时地发出惊叹^。这样两个女子^,两把剑在她们的手中就如她们的手臂一般灵活*。劈^、砍^、刺、勾等等动作^^,都行云流水。浅粉色衣衫和紫色阮烟罗不停变换位置,却都不出三丈之外*^。

    二人你来我往,即便让不懂门道的外人看来,都可以看出这二人棋逢对手*^^。

    从太阳升起**,到日色高悬,再到午时已整^^,又到太阳偏西,之后到日落西山^。

    整整一日,二人似乎不知疲倦一般,不分胜负!

    而围观的人似乎也不知饥渴一般,无人打扰她们,一瞬不瞬地盯着观看*^。

    忽然*,人群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景世子来了^!”

    众人纷纷转过头去*,人山人海,黑压压一片^^,哪里看得见景世子^?

    “在房顶上!”那人又喊了一句^。

    众人都看向房顶^,果然见一处高楼的房顶上坐着一身月牙白锦袍的容景*^,他一只腿担在房檐上*^,一只手放在腿上支着头,眸光沉静*,姿态闲雅*,看起来已经来了好些时候*,只不过才被人发现而已^。清风吹起他白衣墨发*,端得是雅致风华^^,如玉无双,令人移不开眼睛。

    “睿太子来了!”一人忽然喊了一声*^。

    众人齐齐一惊^,再次看去。哪里有南凌睿的影子*?不但人群中看不见*,各处的房顶上也没有,都疑惑地四下看着。

    洛瑶宝剑一顿*,云浅月瞬间抓住了机会^,激开她的剑^,碎雪指在了她面门一寸处^。

    洛瑶反应过来^^,刚那声明明是云浅月喊出的^,她低低怒道:“云浅月,你使诈*!”

    “兵不厌诈!”云浅月对她绽开一抹灿烂地笑^,看着她恼恨的脸,低低道:“姐^,你输了^!”

    洛瑶身子一僵。

    “原来你喜欢南梁那个风流太子??!不过他可不好对付*,祝你好运了*!”云浅月笑容扯大*,对她伸出手,“婚约拿来*^^!”

    洛瑶脸红白交加了片刻*,从袖中拿出一张纸扔给云浅月*^^,“给你*!”

    云浅月接过纸张,伸手一抖^^^^,打开*^,正是东海国保留的那一份百年前所留的婚约文书。她笑着收回碎雪*^,对洛瑶道:“你是不是应该说点儿什么?”

    洛瑶看着她欢喜的笑脸*,瞪了她一眼^^^,高声道:“今日东海玉洛瑶在此与云王府云浅月论剑**,愿赌服输,解除东海与荣王府的婚约*^^。他日景世子大婚*^,我愿备厚礼恭贺^!”

    众人哗然*^*,齐齐欢呼一声,他们不知道自己是为谁欢呼,或许他们听得久了容景和云浅月的故事*,私心里不想洛瑶公主破坏,世人都向往美好,所以^,如今云浅月赢了,洛瑶解除婚约,对众人来说极为欢喜,比自己家得了如意的事情还要欢喜。

    欢呼声响天动地**,等了一日的论剑终于落下帷幕。

    云浅月抬头看向容景*,只见他正含笑望着她***,眸光温柔如水**^,如玉的容颜绽开*,即便夕阳落下*,他却瑰丽如云霞^*。

    ------题外话------

    月底最后一日了哦!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44》,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四十四章 解除婚约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44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四十四章 解除婚约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4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