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山雨意来

    清早京城的街道便有熙熙攘攘的人流穿行*,繁华热闹一如往昔^。

    云浅月挑开帘子向外看了一眼,落下帘幕后淡淡道:“老皇帝执掌天圣江山三十年^,到头来白帆不过是挂了几日。他自认为天圣离了他不行^,可是如今百姓们照样好好的,不知道他在地底下见了有什么想法*?&!?br />
    容景将云浅月抱进怀里,笑了笑^**,“百姓们在乎的不是当权者是谁^*,而是谁能让他们过上安平的日子^?!?br />
    云浅月不再说话,百姓们真以为如今的天圣安平了吗?

    马车一路畅通无阻向皇宫走去*。

    再无别话,来到宫门口&&,马车稳稳地停住。

    容景挑开帘子缓缓下了车**^,伸手去拉云浅月,云浅月就着他的手轻轻一纵,也跳下了车。站稳脚跟^^*,云浅月便见到皇宫门口已经停了数辆马车^*,自然是朝中的大臣上朝的车辆,其余还包括了她爹云王爷的马车。

    有的人已经进了宫门&,有的人还没有,见到容景来到,纷纷过来见礼。

    容景握着云浅月的手*,与之寒暄。

    不多时,一行人互相谦让着走进宫门**&。无人询问云浅月为何这么早出现在皇宫,大约以为她进宫有事&**,或者来向摄政王请旨看皇后。

    一行人来到议事殿,当见到容景拉着云浅月的手向议事殿走去&,众人都齐齐露出惊色**^。有两位钦天监的老大臣纷纷开口,“景世子,你这是……这是要带着浅月小姐进议事殿?”

    容景点点头,温笑道:“为了避免她再在外面吹冷风等着我下朝导致生病^&,我便将她带来了?!?br />
    两位钦天监老大臣面色一变&,“这怎么行?议事殿从来不准女子进入……”

    “她不是一般女子^^*,进入也无碍^*?^!比菥靶Φ?。

    “不是一般女子也是女子*^,女子不许参政的^,这有违祖宗规法……”二人急声道^。

    容景温和一笑&*,“众位大人有所不知&,五年前开山饮水解除北疆干旱,用计破解了五年前的北疆祸乱^,梯田&&、灌溉&、开拓了北疆数万顷贫瘠之地变成富裕土壤。当年七皇子能立北疆&,其中有一半都是她出手相助^。若说不许参政,她早就已经参了。她一介女子,却是强于无数男子。我想若是她进议事殿^,摄政王应该不会反对?^!?br />
    众人顿时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云浅月。谁也想象不到那些利民轰动天下的政策是有她干涉,但容景口中从不虚言&。那两位钦天监的大人一时没了声。

    容景不再多说,拉着云浅月缓步进了议事殿&。

    云浅月想着容景就这样将她的事情抖落出来了?有什么目的?她偏头探究地看着他,他低声道:“每日上朝下朝无数繁重朝务&,无趣又累心,若是能日日带你在身边*^,我也就不觉得无趣了。若是不这样说出你的事迹来^,他们的弹劾本子估计能堆得比山还高。我虽然不惧弹劾,但是会很没面子的?^!?br />
    云浅月有些无语,容公子&,您什么时候比玉太子还要面子了?

    容景笑了一下,似乎能读懂她心中所想,“我一直都很要面子的&&&!”

    云浅月更是无语。

    二人说话间进了议事殿,议事殿是一座大殿^,极为明亮,分为东西暖阁^&,用屏风挡住&&^,南北是两排书架,上面都放着卷宗&,中间有二三十张桌子&&,每张桌子都极为干净。

    里面已经有十多人早到了,大约也是听到了容景在门口的那番话&,此时也是惊异地看着云浅月。其中有几张熟悉的面孔,孝亲王^、冷邵卓^、德亲王***、云王爷&。

    云浅月想着能进来议事殿的人*&*,都是朝中重臣了^,而她怕是千百年来第一个进入议事殿的女人&,稀有动物了。被这么多的男人看着,她虽然有些小小的不适应*,但基于前一世的身份^&,女人在那个岗位本来就极少&,所以,很快就镇定下来,坦然地受众人惊异的目光打量&。

    跟随容景来议事殿虽然是他提议的&&,但她也不是没有考量就答应的。夜天逸和容景暗中争斗,夜天逸以摄政王的身份堆压在容景身上的事情只会越来越多^^,他这样早出晚归&&,自然没闲暇和她多相处^&,她不想日日里在荣王府或者云王府掰着手指头数时间等他下朝**。那样的日子想想就枯燥没意思,如今他既然愿意带她来,和她一样想法*^,那么这些人的眼光是必须承受的*,过了这一关*&^,她就能理所当然地跟在他身边了。

    “众位大人早^!”容景对众人温和一笑。

    德亲王率先回过神来^,看着容景和云浅月,“景世子,浅月小姐虽然有才&,但这里是议事殿^,这恐怕不妥当&&,自古便没有女子参政*,更没有女子进入议事殿&&?!?br />
    “三千年前也曾出现过女皇&,两千年前也曾出现过女皇。南疆如今叶公主发丧过后便也会称王,西延护国神女也一直参政^。十大隐世世家蓝家的家主也是女子^。无论是古今,论证来说^,都有史可考,有据可依&&*?!比菥暗溃骸疤焓ソǔ倌?,亘古没有之事开了多少先例?这女子参政也未尝不可?^!?br />
    德亲王张了张嘴,似乎无法反驳,一时间没了声^^。

    容景话音一转*,淡淡一笑^,“况且她不是来参政的&,只是陪在我身边做伴读而已?!?br />
    “这……话虽然如此说*,但是终究不妥**,这皇上才大限没几日,朝纲本就不稳&,若是一个女子搅乱了朝局的话,这……”德亲王老脸凝重&。

    “德亲王&,您高看我了,我就一个小女子而已&,哪里有本事搅乱朝局?”云浅月笑了一声,“放心&,我不会打扰众位大人办公的^?!?br />
    德亲王噤了声^。

    “景世子,老臣觉得还是不妥,这浅月小姐不是别人&,她不出府门&,外面对她的传言也是日日不断*。她在这里虽然说是你的伴读,但是这里的大臣们还是难免不被打扰?!毙⑶淄醮耸笨?&。

    “是啊,景世子&,这里毕竟是商议国事的重要之地*^,不是寻常场所。虽然历史有可考可依附的事例,但对于我天圣来说,这还是太过荒唐?!钡虑淄踉俅蔚?^,话落,问向一直没开口的云王爷,“云王兄,你说可是这个道理?”

    云浅月皱眉*,若不是不想和容景日日分开等他,她才懒得在这里看这些老脸*。

    云王爷看了二人一眼,缓缓点头*,“也是这个道理!”

    德亲王连忙接过话,“所以&,景世子,这件事情……”

    容景伸手揉揉额头,打断德亲王的话,忽然轻轻一叹,“德亲王、孝亲王和众位大人话说得极对,可是怎么呢&?没有她在身边,我无心朝事*。难道要景辞官?卸甲归田?”

    众人齐齐一惊。

    “她这些日子病重,我日夜忧心&,一直心神不宁,身在朝政,心却在她身边&&?!比菥坝行┪蘖Φ氐溃骸罢庑┤兆酉氡刂谖淮笕艘布司暗淖刺?,实在是不怎么好。思来想去,只有打破陈规,将她带在身边?!?br />
    众人对看一眼,对容景这些日子的状态自然十分清楚,这些日子都无人敢惹景世子&,连摄政王都避免了碰触景世子头角。昨日他前来议事殿虽然看起来心情很好,但也是心思不在&,极为明显,跟他说三遍话他才问何事,这的确是事实。一时间各种反对的声音都消弭了下去&。

    “依我看也没什么不好&,景世子刚刚也说了&&,浅月小姐五年前开山饮水解除北疆干旱,用计破解了五年前的北疆祸乱,梯田、灌溉、开拓了北疆数万顷贫瘠之地变成富裕土壤。这是大才。国家得一人才&,抵数万雄兵。天圣建朝以来虽然没有女子入议事殿的先例&&,但是多少事情都是开了先例,也不差这一项??銮揖笆雷右菜邓皇抢床握?,只是陪读?!崩渖圩吭谝黄骄采谢夯嚎?&&&。

    又有人立即道&,“浅月小姐虽然陪同景世子前来不和规制,但是景世子处理公务在暖阁的隔间,与众位大臣隔绝&&,对众位大臣构不成太大的影响。所以可以如此?!?br />
    又有几名清流的年轻朝臣也纷纷开口表示无碍&。

    一时间赞同的声音压过了反对的声音&&。

    德亲王和孝亲王对看一眼,心中虽然不满,但景世子拿辞官威胁,他们也不敢再开口了。毕竟如今天下不太平,朝中之事虽然是摄政王监国&,但大多数事情都是景世子处理&&。而且景世子受天下推崇,他一人声望就牵引着百姓们的心境。甚至民间流传一种说法&&,说只要“景世子在,天圣可安?!?&,百姓们之所以对先皇驾崩没有发生太大的恐慌,多半是因为容景坐镇朝中。若他真辞官归隐,那可就麻烦了&。

    几位老臣考虑利弊之后也都不再反对&,几乎无人再出声&。

    “上朝吧!”夜天逸的声音忽然从门口传来&,有些寡淡&&。

    众人一惊,齐齐看向门口,这才发现不知何时摄政王站在了门口,他面上没什么表情&,说了一句话之后,转身走了出去。

    众人看了容景和云浅月一眼&,连忙尾随着跟了出去。

    夜天逸来的时候云浅月自然知道,如今他对此事不做评论&&&,应该算是默认了,她看向容景。今日最担心的就是夜天逸,她不舍与容景日日不见,但也恐怕夜天逸发难,如今见他这样,是否已经想通?

    “想通到不会&&&,夜氏的男人都执着&。不过知道有些时候发难于事无补,便不会再做无用功了?!比菥暗蜕栽魄吃碌溃骸拔髅娴哪羌渑笫俏业?,你去里面等我,稍后下朝我就回来?&!?br />
    “嗯!”云浅月点点头&&。

    容景轻轻弹了弹锦袍&&,转身走了出去。

    顷刻间众人离去,议事殿内除了几名侍候的小太监外再无别人。

    云浅月扫了一眼议事殿&,这座大殿分为两个暖阁,西暖阁既然是容景的&,那么东暖阁应该就是夜天逸的了,一西一东,有屏风相隔&&,虽然她在这里,若是不出容景的西暖阁,应该也是不用看到夜天逸的&,顿时舒了一口气&。转身进了西暖阁。

    西暖阁的房间明亮,一张软榻&,一张玉案,一排衣架&,上面放着卷宗奏折文书古籍等&,窗前有一面窗子,放了一盆玉兰。

    云浅月来到窗前,向外面看去,对准的正是御花园的方向&。这些时日再未下雪,早先日子下的雪早已经化了&,御花园百花凋零&&&,假山石雕亭台清清冷冷&,偶尔有三两宫女和太监匆匆来往。处处显示的不止是冬日的冷&,还有皇宫沉静的气息。她想起皇宫中除了皇后和公主外再无妃嫔女子,都被夜天逸遣送出宫。这也是如今皇宫安静所在。

    收回视线,低头看向面前的这盆玉兰,她竟然不知道容景除了喜欢紫竹林外,还喜欢玉兰。这盆玉兰也要开花了&,有淡淡的玉兰香气。

    静站片刻,云浅月回身坐在了软榻上,随手拿起一本书来看。

    外面当值的小太监们都没有声响,整个议事殿静寂&&。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便听到隐隐有脚步声向议事殿走来&,步履繁杂,不多时,众人回到议事殿,夜天逸似乎对德亲王交代了一句什么便进了东暖阁,容景缓步走了进来&。

    云浅月从书本上抬起头&&,看向他。

    容景对她温润一笑,走过来,坐在她身边抱了抱她,对他低声道:“今日早朝商议前去恭贺玉太子登基一事,看谁去妥当?!?br />
    云浅月挑了挑眉&,“最后商议谁去&?总不是你吧?”

    “我自然是走不开身?!比菥靶π?,有些淡,“摄政王提议你&?!?br />
    云浅月皱眉&,“他怎么会提议我&?有女人出使别国?”

    容景笑着道:“女人都可以进入议事殿,出使别国也没什么稀奇&?&!?br />
    云浅月眯了眯眼睛,想着夜天逸打什么主意?难道是因为今日她和容景来了这里,想要借此支开她?这么简单吗?她皱眉&,问道:“后来呢?”

    “我以你身体不适为由推脱了&,云王叔和重臣也觉得不合适。摄政王便没有坚持,而是以南梁睿太子登基实乃大事为由&&&,毕竟是天圣第一大附属国&&,得有身份体面之人前去已示重视,最后人选定为云王叔&&?!比菥拔律?。

    云浅月看着容景&,“已经定了?”

    “嗯&,定下了。云王叔明日启程去南梁?!比菥暗蜕溃骸八獗揪筒辉谀?,你只不过是个幌子而已&。他意在云王叔出使,我反驳他一次,留下你,便无法再反驳他第二次&,阻挡云王叔&。他是礼部王爷&,出使之事落在他头上&&,也不框外?!?br />
    云浅月心下寻思&,“难道他又打什么主意不成&&?”

    容景忽然笑了&,低声道:“他何时没打过主意&?”话落&&,他拍拍云浅月的头,温柔地道“继续看书吧&!”起身站起来,走到桌案上坐下&,开始审阅堆在桌子上的奏折。

    云浅月揉揉脑袋,他爹去也好&,反正他哥哥登基&,也需要帮助,如今她这里没什么事情&&&,他爹娘去南梁便去吧&!只不过夜天逸做什么事情都不可能没有目的&&。他的目的到底何在&,就需要好好探究一番了。

    即便众人回到议事殿,但议事殿还是寂静,外面几乎没有人声&,到可以听见落笔书写的声音&。

    云浅月抬眼看了一眼容景,见他神色漫不经心地看着奏折&&,丞相的职责是上达天子&,下统领百官之职,奏折自然是先都过他的手,再上达皇上,如今新皇未登记,自然是摄政王。她虽然未接触这里面的朝事&,但也可以猜想出并不轻松。难得他如今坐在这里&&,看起来一派闲适&。

    “怎么了?”容景偏头看向云浅月,“无聊?”

    “不会!”云浅月摇摇头&,指了指外面,“往日这里都是这么静?各做各的&?”

    容景笑着摇摇头,意有所指,“今日特殊而已&?&!?br />
    云浅月恍然&,看来她在这里还有消声的作用&&。

    “景世子,刚刚兵部传来急奏&,西延边境多加了五万兵马,似乎是有兴兵动向&?&!北渴汤傻纳粼谕庀炱?&&。

    “呈进来!”容景吩咐。

    兵部侍郎缓步走进来,悄悄地打量了云浅月一眼,手里拿着一份兵部的奏函递给容景&。

    容景伸手接过&&,看了一眼,缓缓道:“西延王对护国神女分外在意&,如今护国神女病重,西延王无心兴兵&,无心理政,怕是有心要随护国神女而去,死而合葬之&&。边境多加五万兵马&&,大约是防范他人趁机犯境?!?br />
    兵部侍郎一惊,“西延王会为一个女子而殉情?”

    “当年他夺西延江山为的无非是护国神女,如今为她殉情&,也不奇怪?&!比菥暗恍?,将奏函递回给兵部侍郎,“去请示摄政王吧&!看看摄政王的看法,是否此事需要明日早朝群臣商议&?!?br />
    兵部侍郎点点头,拿着奏函退了下去。

    云浅月面色有些凝重&,西延王和护国神女的爱情看来,的确是有可能西延王为之殉情,那样的话,西延玥岂不就只剩下自己了?

    “不必担心他!他在孝亲王府磨砺了数年,回西延后西延王对这个太子是倾数赠予&,甚至几日前不惜杀了两个与他争夺王位的最有实力的皇子,如今西延朝中再无人能与西延玥相抗衡?&!比菥拔律?。

    云浅月点点头&,她那时候救他,就想着他有朝一日会走向高处,但也不曾想过这么快。

    容景继续审阅奏折,一本本的奏折都被他看过来,不重要的略过,不需要上秉&,重要的被他加注了标记&,吩咐人搬去东暖阁。

    云浅月继续看书。

    大约是有了兵部侍郎打头阵,接下来容景的西暖阁便人声不断。天下诸事有大有小,纷纷过来请示他,他能决断的,便闲闲一句决断处理&,分配下去如何做,觉得重要的&,便说了意见之后将人指派去东暖阁。

    但大多的事情他都闲闲一句便有了决断&,无需报问夜天逸处。

    所以&,西暖阁来来往往,人声如流,而东暖阁相对极其清净&。

    云浅月坐得累了,便躺下,直到响午&,一直事情不断。午膳有人端来,显然知道云浅月在&,分量是两个人的分量。

    吃过午膳后&,有人收拾下去,几乎不得休息&,便又有人拿着奏折来禀。容景面色没有不耐&,依然闲闲淡淡&,漫不经心地处理。

    云浅月眉头皱紧,第一次深切地体会到了这个丞相的工作不是人干的&。想着这样下去,他能受得???她有些恼怒&&&&,凭什么夜天逸如此轻松&&?凭什么容景如此劳心劳力?这如今可是他们夜家的江山&!她不知道以前秦丞相如何,但决计不是如今容景这样&。

    云浅月这样一想,脸色越来越差,越来越难看。甚至是整个西暖阁都弥漫上冷气息。让进来的大臣都不由冻得直打哆嗦。

    一位大臣离开后,容景放下笔,对云浅月笑问&&,“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你日日都是这样?”云浅月沉着脸问他。

    容景笑了笑,“皇上殡天那一段时间耽搁了许多政事&,再加上今年大水,各地都受了灾情,收成极差,后来又一场大雪,前一阵子那一场大雪你该知道极大,冻死了许多人。如今天暖,诸多事情纷至舀来&&。事情多些也正常&?!?br />
    云浅月还是不满&&,伸手一指东暖阁,“为什么他那么轻松&&?”

    容景忽然笑了,极其宠溺,走过来将云浅月抱在怀里&,温柔地道:“摄政王有摄政王的事情,丞相有丞相的事情。即便多做一些&,又有何妨?天下百姓能衣蔽体&&,食果腹,安安稳稳,劳一人之力,救万民水火,便是好事&。我为的不是夜氏的天下,而是天圣国土上生存的百姓?!?br />
    云浅月恼怒顿时退去,心疼地道:“可是这样太累了!”

    “等沈昭入朝&,便不会这么累了&!”容景放开她&&,“他有宰辅之才,可以帮我&?!?br />
    云浅月眨眨眼睛。

    “别再放冷气了&&,否则吓得都无人敢来了?&!比菥暗屯肺橇宋撬臣?&,起身走回桌前坐下。

    云浅月安稳下来&,捧了书继续看。

    “我听说小丫头来了议事殿?”夜轻染的声音忽然从外面传来,似乎才回来&,有些风风火火,“在哪里?”

    外面还无人回答,他便走近屏风进了西暖阁。

    容景抬起头闲闲地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云浅月想起那件毁去的屏风,也没言声。

    “我今日去了军机大营检阅,听说这件事情的时候还不太相信,如今果然是&&?!币骨崛纠吹浇?,看着云浅月&&,“小丫头,你就与他待在这里不觉得闷&?”

    云浅月摇摇头,“不闷?!被奥?,她又补充道:“只要待在他身边,我就不闷?!?br />
    夜轻染脸色一暗&,“他那么对你,将你扔了几日不管,你怎么这么快就与他好了&&?原谅他了?你就这么一点儿出息&?”

    “我没什么大志向&&,一个女人要那么大的出息做什么!”云浅月不想和夜轻染在这里多纠缠,摆摆手&&&,“你该干嘛干嘛去,别在这里吵吵了&,我本来能在这里就不容易,别因为你让人觉得我真影响了大家议事&?!?br />
    夜轻染被噎了一下&,一时间看着云浅月没了话&。

    “还站在这里干什么?难道你也有事情向他奏秉?”云浅月挑眉。

    夜轻染摇摇头,对容景微微哼了一声&,转身走了&。走两步之后又转回头来对她道:“轻暖多年没见你,想和你说话&,今日去荣王府找你了,大约是扑了个空&&?!被奥?,走了出去。

    云浅月笑了笑&,没说话,继续看书。心思却想到了夜轻暖身上&。那个小姑娘一别六年&,如今这等多事之秋,德亲王却将她接回来&,不知道是因为她身体彻底好利索了&,可以回来了&,还是因为某种原因&,她宁愿相信是前者。

    下午半日很快过去,容景放下笔,对云浅月道:“回府了!”

    云浅月立即放下书本起身站起来。

    容景伸手握住她的手,拉着她出了西暖阁,正迎头碰上夜天逸从东暖阁走出来,他看了二人一眼,没说话,当先走出了议事殿。

    云浅月和容景出了议事殿之后,太阳已经偏西,二人向宫外走去。

    皇宫门口&,一辆熟悉的马车停在那里,夜轻暖正挑着帘子往外看&,见容景和云浅月出来&,立即欢喜地喊,“景哥哥,云姐姐!”

    容景和云浅月同时停住脚步&,容景温浅一笑&,“原来是小郡主?!?br />
    夜轻暖嘟起嘴,埋怨道:“景哥哥&,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怎么来说这次你和云姐姐能和好也有我一半功劳。你怎么能霸着云姐姐连让我见一面都不成?前日是我去荣王府被以云姐姐休息为由挡了回来,今日我去荣王府她又被你带来了议事殿扑了个空。如今我只好等在这里,这回你总不能不让我见她了吧&?”

    最后一句话落,她得意地看着容景。

    容景笑了笑&,“小郡主既然回了京,找她叙话来日方长。也不差这一日半日&?!?br />
    “我想云姐姐了嘛!回京都好几日了&,也没好好与她说话&?!币骨崤诔瞪隙栽魄吃抡惺?&,“我不管,今日晚上云姐姐要与我一起玩。景哥哥你不准反对&&?!?br />
    容景笑着道:“我是可以不反对&&,但是明日云王叔出使西凉,她要早起去送云王叔&,今日不能太累?!?br />
    “这样啊&&?&&!币骨崤忝贾迤?,见云浅月一直没说话,对她道:“云姐姐,那明日我们一起玩&?”

    云浅月笑看着她&,“明日你若有时间也无不可&?&!?br />
    夜轻暖见云浅月答应,顿时欢呼一声&,对容景得意地看了一眼,“景哥哥&,云姐姐可答应我了哦&!明日你不准阻挠?!?br />
    容景笑了笑&,不置可否&,对她道:“天色晚了,快些回府吧!”话落,便拉着云浅月向他的马车走去&&。

    弦歌立即挑开车帘&,二人上了车,马车走了起来。

    夜轻暖看着那辆通体黑色的马车走远,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回头正见到夜轻染从宫里走出来,连忙喊,“哥哥,我在这里&?!?br />
    夜轻染皱眉看了她一眼,上了马车&。帘幕落下&,马车向德亲王府走去&。

    容景和云浅月一时都没有说话,马车静静而走。转过了一道街道后,青啼忽然飞进了马车,腿上绑着一个纸条。容景伸手将青啼腿上的纸条解下来,看了一眼,对云浅月低声道:“西延护国神女魂归天外,西延王哀痛不已,自刎相随&?!?br />
    云浅月一惊,“果然被你说对了!不过太快了&?!?br />
    “也不快了,护国神女的病早就在用药拖延着,能得她儿子陪了这么久,去也安心了?!比菥翱醋胖教醯溃骸拔餮油踝载厍暗弊盼奈浒俟俚拿嫘聪铝艘炮?,着西延王继位&。先继位,后发丧。不求各国来贺&,只求朝臣一心,军民稳定?&!?br />
    “即刻继位?”云浅月看着青啼&,分析道:“如今消息传来怎么也要一日的时间,这么说西延玥今日已经继位,成为西延王了&?!?br />
    “嗯&!西延王早就抱有与护国神女相随去死的决心,所以西延玥回国后,他这一段时日就为他铺好了路,杀亲子而快刀肃清朝局&,甚至连登基大典都为他准备好了?&!比菥拔律溃骸耙菜闶敲植沽宋餮荧h受这许多年的苦。他在西延登基,虽然回国时日尚浅&,根基尚浅,但是西延王雷厉风行,不曾有半丝拖泥带水,西延现在朝政清明,他登基比南梁你的哥哥要轻松许多,不过就是需要面对失去双亲的痛就是了。想来他这些日子早该有心里准备&?!?br />
    “顾少卿说舅舅也想要在那日十皇子生辰时圈禁诸皇子,为哥哥肃清朝局,但是哥哥念其那些都是舅舅亲生骨肉,于是和顾少卿联手演戏找出异心者除之,保留了南梁的诸多血脉?!痹魄吃虑崽玖艘簧?,“如今南梁、西延、南疆纷纷换了新政,这江山新局面是真的来了&。明明天下还是太平,但我怎么感觉山雨欲来风满楼呢!”

    ------题外话------

    真服了&,标题山雨欲的欲竟然河蟹,一个破字能管神马用……——==

    快月底了吧&&?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38》,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三十八章 山雨意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38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三十八章 山雨意来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3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