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震怒和好

    两人目光相遇,时光一霎那静止。

    容景这一刻眼中似乎再也看不见别人,只温润柔和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目光依然温温的静静的^**,一张微显苍白孱弱的脸庞没什么情绪变化。片刻后*,她平静无波地移开视线^*,对夜轻暖道:“两坛青桂酒还收买不了我^?!?br />
    夜轻暖“啊”地一声*。

    “我累了^,你们玩**,我先回府了!”云浅月不理会夜轻暖惊呆的小脸*,起身站了起来。

    “我就知道你累了*,走吧^,送你回去*!”夜轻染也跟着站起身。

    云浅月点点头^*,抬步出了凉亭^^,清风吹来^,她衣袂拂过容景的月牙白锦袍,并未停顿^^*。

    夜轻染立即跟了上去*。

    夜轻暖愣愣地看着云浅月和夜轻染二人离开*,有些反应不过来,须臾*,她转头看向容景^,容景微低着头^,看着面前桌面上的水囊^,看不出心中所想。她张了张嘴*,没发出声。

    “我就说浅月小姐看来是移情别恋了染小王爷嘛,果真如此*^*!”六公主冷哼一声^。

    众人心里齐齐为她的话左右了想法^。

    容景忽然抬起头,眸光犀利地看了六公主一眼。

    六公主身子一颤,只感觉通体刹那冰寒,从来未曾想过这样温润如玉的人会有如此犀利凌厉的目光^*,她还要再煽动挑唆的话顿时被冰冻了个干净。

    容景只是看了六公主一眼*,便收回视线*,拿着水囊起身站了起来,众人只觉眼前一道白色的光影一闪,他人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夜轻暖再次“啊”地一声^。

    众人也齐齐一惊^**^,再看去,只见容景已经挡在了云浅月面前,伸手扣住了她的手*,拉着她向自己的马车走去。

    “容景,你做什么?”夜轻染怒喝了一声^。

    容景停住脚步*,眸光温凉地看着夜轻染^*,“染小王爷,这话该我问你,你在做什么*?”

    “我带小丫头出来散心***,免得她闷死在浅月阁^?*^!币骨崛镜繼,“如今她散心完了^,自然要送他回去。你既然将她扔在浅月阁五六日不管不问,如今又跑过来做什么*?”

    “谁说我对她不管不问了*?”容景挑眉**,眯起眼睛**,“即便我对她不管不问^,也轮不到别人来对她管对她问!?br />
    夜轻染忽然冷笑^^,“你凭什么?就凭你是容景?”

    “就凭我喜欢她*^*,她喜欢我*。染小王爷,这样回答够不够?若是不够的话^,我可以再告诉你,就凭我们相爱十年^,就凭她曾为我启动凤凰劫失忆,就凭我为她不让别人近身三尺*。就凭我对她说此生只此一妻,非卿不娶^*。就凭她对我说一人之重^^,天下人之轻。不管我们之间如今如何折磨彼此**^^,也容不得别人来制衡插手我们的感情?!比菥坝锲?。

    夜轻染一时失了言语。

    容景不再看夜轻染^*^,拉着云浅月离开**,他脚步一改一如既往的轻缓优雅*,此时极快^*,不出片刻便来到他马车前,弦歌立即挑开了车帘^,他先上了车^*,又拉云浅月上车*^。

    云浅月站在车前不动,静静地看着容景*。

    “上来!”容景寒着脸看着云浅月。

    “凭什么你说上就上?”云浅月身子不动*,从他手里往出撤手*。

    容景的手扣得紧紧的*,纹丝不动,眯着眼睛寒着脸看着她,“你要坐他的车回去^*?”

    “我走回去也不坐你的车?*!痹魄吃麓叨θニν阉氖?。

    容景却先一步克制住了她的功力^,手腕猛地一抬*^,云浅月被他拽上了车**。帘幕落下之前**,一团紫色从车厢里飞出^,顷刻间化为了漫天紫色的花雨洒下^*^,飘飘扬扬落在了夜轻染身上地上*,正是云浅月披着的紫貂披风*。

    “容景,你做什么?”车中传来云浅月的怒喝*。

    容景不答云浅月的话,冰寒的声音响起*,“夜轻染,你若是再敢不收起你的心思,你就如这个披风!”话落*,他吩咐弦歌**,“赶车^!”

    弦歌惊了一惊^**,连忙挥起马鞭,马车走了起来。

    夜轻染看着紫貂披风化为粉碎^,他勃然大怒*,“容景*!”话落^^,就要去拦容景的马车^。

    一团黑雾飘身而落,青影拦在了夜轻染的面前*,声音冷木^,“染小王爷请留步*!”

    “滚开!”夜轻染挥手对青影劈出一掌*。

    青影躲开^**,见夜轻染又劈出一掌***,他看着凉亭内不疾不徐地提醒道:“浅月小姐喜欢的是我家世子*,您不想今日小郡主受伤的话,就不要出手*^?!?br />
    夜轻染掌风堪堪顿住^,转头看向半山凉亭^,只见一个黑衣隐卫正用剑架着夜轻暖的脖子上^,似乎只要他再出手^,那?^;岷敛挥淘サ乜扯弦骨崤牟弊?*,他脸色阴沉地转回头,看着容景的马车走远。

    “染小王爷能明白就好!希望小王爷以后再不发生今日之事^。除了浅月小姐外,我家世子对天下任何女人都能下得去手*?!鼻嘤岸乱痪浠?,身影原地消失**。

    那名架着夜轻暖脖颈的隐卫也撤回剑*,瞬间消失。

    夜轻染袖中的拳头攥紧*,额头的青筋跳了跳*,目光死死地看着那辆马车离开^*。

    凉亭内的所有人都惊骇地看着这一幕^*,第一次见识到了景世子温润如玉的外表下的强硬冷厉***,谁也不曾见过这样的容景,甚至想也不曾想过*。几乎所有人都被震慑,一时间又惊又骇^,久久回不过神来。

    夜轻暖忽然“哇”地一声哭了**,打破了静寂^*。

    “哭什么哭^?你不是也学了几年的功夫吗^?怎么这么没用?”夜轻染回头恼怒地喝夜轻暖*,今日若不是她,他自然不会轻易让容景带走云浅月^。

    “我那三脚猫的功夫怎么能比得上景哥哥的隐卫^?”夜轻暖哭着道:“我说怎么景哥哥让我今日与他一起来^^*,原来是用我换回云姐姐^*?!?br />
    众人闻言恍然*^。

    “没脑子*!你被她三言两语迷惑了?”夜轻染满是怒意地看着夜轻暖*。

    “哪有?我虽然喜欢景哥哥*,但也不是那种男女的喜欢*,我是来看好戏的*,我听说他们在打架^*,想看景哥哥怎么和云姐姐和好*,原来是……唔……”

    夜轻暖话还没说完*,夜轻染从袖子飞出一方手帕堵住了她的嘴,寒着脸看着她^*,气得额头冒青烟^*,“刚刚怎么不让他的隐卫杀了你*?^!?br />
    话落^^,他转身大踏步向自己的马车走去^。

    夜轻暖立即拿掉嘴里的帕子^^,连忙离开了凉亭,她轻功不快*,到也不慢,来到夜轻染的马车前,夜轻染刚要上车*,被她一把抱住*,软黏黏地道:“好哥哥^*^,我错了^,我哪里知道景哥哥这么黑心^,用我要挟你……”

    “滚开**!”夜轻染愤怒地甩开夜轻暖^。

    “哥,我真错了*,我虽然稀里糊涂地帮了景哥哥^,但是我也算是帮了你啊,我知道云姐姐喜欢的人是景哥哥嘛^*,所以^^,你对云姐姐再好也没用……”夜轻暖又软软求道。

    “你还说!”夜轻染瞪着她^。

    夜轻暖缩了缩脖子,真如小兔子状,抱着夜轻染死活不松手^,“哥*,我昨日就让你将那个披风给我^,你非不给^,如今好吧*^^,被景哥哥给毁了……”

    “你给我闭嘴!”夜轻染看着本来完好的披风散落了一地紫色的绒毛^^,脸色发青^。

    “哥**^^,景哥哥刚才好威风啊^^^?***!币骨崤部吹搅四且坏刈仙娜廾?,泪痕斑斑的小脸满是敬佩***,“我还从来没见到过哪个男人发脾气发得这么……”

    “你想死是不是?”夜轻染阴测测地吐出一句话。

    夜轻暖立即噤了声,小身子颤了颤,脖子缩了缩,须臾**,眼珠子转了转**,忽然道:“哥,刚刚看景哥哥那么恼怒**^,好可怕^,你说云姐姐会不会吃了他的亏??^^!”

    夜轻染催动真气弹开夜轻暖的手*^,铁青着脸一言不发地上了车。

    夜轻暖身子倒退了两步^^,立即上前^,兔子一样的跟着钻进了车里^***。

    “你给我滚下去!我没你这样的妹妹!”夜轻染喝了一声^。

    “好哥哥,你真好,虽然今天我被景哥哥黑了一把,觉得没面子*,但是也同时知道哥哥疼我,正欢喜着呢*,既然云姐姐不要那两坛青桂酒,回府之后,我将那两坛青桂酒给你喝好不好*?”夜轻暖抱住夜轻染*。

    夜轻染推开夜轻暖**,阴沉地吩咐^*,“回府!”

    德亲王府的马车立即走了起来^*。

    夜轻暖八爪鱼似地趴在夜轻染身上^*,好奇地道:“哥*,你说云姐姐会不会吃亏?^^?*^?”

    夜轻染不再理她*。

    马车走远,半山凉亭的众人再听不见那二人的声音,一时间心思各异,面面相耽^。

    苍亭打破沉寂*^,笑得意味幽深*,“今日真是有意思!”

    六公主犹自沉浸在被容景犀利地看了那一眼的冰寒中缓和不过来*,脸色发白^,没接话^^。

    沈昭看着那两辆马车离开的方向*^,也并未言语。

    四人离开,觉得这一处顿时有些空荡了的感觉*,众人都徒然对赏梅失去了兴趣^^,纷纷言说离开^,不多时*,这一场热闹的赏诗会也散了。云浅月被容景强硬地拽上马车后^,见他将夜轻染送的紫貂披风催动动力扔出了车外毁去*,顿时大怒,可是她怒意刚席上脸庞^*,容景手腕用力,将她拉进怀里,之后天旋地转^^^,将她压在了马上上*^,紧接着狂风暴雨的吻席卷而来*。

    云浅月伸手捶打他^^,却被他扣住了手腕,用脚踢他^,却被他压住了脚,她张口咬下,他却避开*,之后又狠狠地吻住她,她怒瞪着他^,除了他武功高于她外,男女之间的力气也再这一刻看出差距*,她一时间气得眼圈发红^^。

    容景似乎不愿看她的眼睛*,伸手覆盖住^,唇齿在她唇齿间来回盘旋*,似乎要将她吞噬*。云浅月想起这些日子的委屈,终于受不住眼泪汹涌而出^^^。

    容景手感觉到浓浓的湿意^*,身子一僵,动作骤停,唇也离开她唇瓣,低头看着她*^。

    云浅月见他不再动作*,一把打开她的手,推开他起身坐了起来,将身旁的手炉照着他身上扔了去^^,大怒道:“容景*,你本事了是不是*?你今日威风?^?!你不是不待见我吗^^?你不是扔了我不管吗?有本事就别管一辈子*,你这又巴巴地跑来挟持我算怎么回事儿^*?”

    手炉打在容景的身上,他不躲不避,着着实实挨了一下,微微抿着唇看着云浅月*。

    “我犯贱千里迢迢跑去南疆帮助叶倩*,我犯贱动用灵力救这个护那个*,我犯贱不分昼夜不停不歇地跑回来见你,不仅累死了马*,也累病了自己*。我他妈的就是犯贱^**,你看不惯我犯贱是不是?看不惯我们就分道扬镳,我以后对你也不犯贱了^^。这回我涨了记性了^!你爱和夜天逸斗死斗活都和我没关系。我就一个女人,哪管得了天下这些破事儿,以为他妈的自己是圣人呢*^,能拯救所有人*^。我走得远远的,让你眼不见^,心不烦,行不行^*^?”云浅月吼出一句话^^,一把挑开车帘子^,就要下车。

    容景伸手拉住她的手^,死死地扣住。

    “想干什么*^?将我圈着当你的奴隶吗^^^^?我他妈的是人,不是你养的宠物,你让我往东^,我不敢往西^,你让我往西*,我不敢往东。在你身边不敢对别人笑,不敢和别人有交情^,出门在外还要小心翼翼受你管辖怕你生气,你还不满意?我怎样做你才满意^^?”云浅月挥手去打他的手。

    容景死死抓住,纹丝不动^**。

    “你松不松开*^,是不是想让我放火烧了你的手你才高兴?”云浅月死死地瞪着他*。

    “若是烧了我的手你能解气*^,就烧吧*!”容景早先的冷厉和怒意消失不见^,有些无奈地轻声道**。

    云浅月看着他的模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她手心瞬间聚了一团灵力,冰蓝色的火苗如一瓣莲花,从内往外包裹住了容景攥着她的手**^。

    容景静静地看着他,手中的力道却攥紧*,丝毫不松*。

    云浅月用灵力冲击往外弹他的手,可是却弹不动,她脸色发寒^,让她真烧他的手的话,却又烧不下去*,她气得眼圈再次红了*,忽然另外一只没被他钳住的手照着自己的手腕就折下^。

    容景面色一变*,出手拦住她的手*。

    “你松不松手?或者逼我自断筋脉*^^?”云浅月发了狠地看着容景^。

    容景脸色有些白^*,紧紧抿着唇,片刻后^,手缓缓松了。

    云浅月撤回手*,转身就要下车^。

    容景忽然又伸手抱住她的腰,就她禁锢在怀里^,低声道:“云浅月*,你去南疆**^^,南梁*^^^,我一直担心你^*^,彻夜不眠?*!?br />
    云浅月刚要大怒再打开他**,闻言动作一顿*。

    “你动用灵力,招惹沈昭^、顾少卿我都可以不气**^^,可是你可知我打开大门那一刻看到你昏死在我面前是什么感觉吗***?那匹马口吐白沫而死,而你人事不省……”

    云浅月怒气骤然被冰冻^。

    “我没有想要圈着你^,我不养宠物^,若是真圈着你的话,你去不了南疆和南梁*。我若是养宠物的话*,不应该找你这样的女人*^,应该找个听话的*^*,天下女子除了你外^^,在我面前都是听话的^?!比菥暗偷偷氐溃骸懊髅魉岛昧艘惆ё约篰*,给我完完整整毫发无损地回来^^??墒悄隳??怎么就那么不听话*^^?我知道你是为了想见我*,对我好**,可是这样的好,你可知道最是伤我?”

    云浅月垂下头,手心蜷了蜷。

    “我是气极了*^,才对你不管不问*。让我对着你守在床前看着你昏迷不醒高热不退脸色苍白虚弱不堪怕是就连碰一根手指头就再也醒不过来的模样我做不到^,我的心会疼死*^?!比菥吧艏?,似乎说给云浅月听,似乎又喃喃自语,“云浅月^,你能体会那种感觉吗**^?”

    云浅月抿紧唇瓣**,一声不吭*。

    “三日后听闻你醒来,我去看你,明明想将你搂在怀里^^^,可是我看见你瘦弱地躺在床上,手却怎么也伸不出?!比菥昂鋈槐丈涎劬?,“云浅月*,若是我有错的话*,就是太爱你。你真要因为我这样爱极了你就从此对我再不理了么?”

    云浅月忽然泄了力气*,怒意^、气恼**、委屈一哄而散^。

    “我气你^,你反过来气我^,如今白白让别人看了好戏^*?!比菥鞍夤魄吃碌纳碜?**,看着她^,低头轻轻吻了吻她的唇*,又吻了吻她的眼睛*^,低而温柔地道:“我们不打架了好不好^*?你气我一场,我气你一场*^,今日你我都发作了出来,也公平了*,和好吧^,好不好?”

    云浅月抬起有些红的眸子瞪了他一眼,有些不甘*,“我就不想和你这么算了?*!?br />
    容景眸光闪了闪*,抱着她轻声问^,“那你要怎样?”

    “我还生气着呢*!”云浅月绷着脸道。

    容景抱着她的身子紧了紧,像哄小孩子一般语气低柔地问*,“那你要怎样才不生气*?”

    “夜轻染给我的紫貂披风你凭什么给毁了*?”云浅月冷哼*^**。

    “我陪你一个*?!比菥傲⒓吹?^。

    “我就喜欢那个^!”云浅月故意不给他下台*。

    容景看着她^,语气愈发轻柔,轻轻诱哄^,“你披着别的男人的披风那是故意让我不痛快。你想想*,他夜轻染是什么人*?打一个紫貂披风至于让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他若想不让人知道^,有的是办法,可是如今人人都知道,你当他安的是什么好心?”

    “我愚笨^,不知道他安的什么好心,你说给我听听*^!痹魄吃缕沉怂谎踍。

    “他就想要趁虚而入*^,借谣言起势^*,拆散我们^!比菥袄湎马?^,“我毁了那件披风是轻的^*?!?br />
    云浅月轻哼一声^,“是啊^*,容公子,您多有本事**,毁人披风,威胁人妹妹*。这样的事情也就你做得出来*,亏那小姑娘还一口一个景哥哥的叫你*?!?br />
    容景忽然轻笑^,低头凝视着云浅月,“对于看着自己的人不被别人抢去的事情,我自然不遗余力*,杀一儆百,谁也不行*,别说她喊景哥哥,喊亲哥哥也不行*?!?br />
    云浅月用胳膊捶了他一下,恨恨地道:“我气着呢**,一件披风不管用*!?br />
    “一盘芙蓉烧鱼*?!比菥凹蛹?。

    “也不管用?!痹魄吃掳遄帕骋⊥?^。

    容景似乎为难地寻思了一下^,声音低低柔柔又带有一些暖情意味,“将我自己给了你如何*?”

    “不稀罕^!”云浅月身子酥麻了一下***,推开她^**。

    容景抱紧她,将她整个身子都搂在自己的怀里*^,密不透风,轻叹了一声*^,“云浅月*^,你都活了两辈子的人了吧*^?怎么这么折磨人呢^?!?br />
    云浅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谁说活了两辈子的人就情商就高了^?

    “玉子书说你冷静、克制^^、行事果断*^^、不拖泥带水*^、不做没原则之事*^、不让人有机可乘*,不让人趁虚而入**,有智有谋、对事情是这样,对感情也是这样*,最让人省心……”容景低头看着她*,话音一转^,“可是我怎么发现你最是让人不省心^^?”

    云浅月扁扁嘴^*,不甘地道:“人总不能一样活法^,上一辈的事情早已经尘土皆无。如今我过的是这辈子*。上一辈子我是孤儿**,没家没园没亲人^^,这一辈子我有家有亲人^,上一辈子小七处处包容我^^,这一辈子遇到的人是你^,处处不让着我。上一辈子我坚信正义^,为民为国,这一辈子天圣皇朝让我失望*,我哪里生得出来正义信念?”

    “原来是这样^!”容景煞有介事地点点头^,“那我就勉为其难接受你的不省心吧*^!”

    “这多不好意思^,容公子*,您多高贵,连生个气都这么高调*^^,小女子哪里承受得起*?不用您勉为其难*?*^!痹魄吃乱尤菥盎忱锍隼?^。

    容景轻笑,紧紧抱住她,“我说错了^,不是勉为其难^^,而是乐意之至。你受得起?!?br />
    云浅月轻哼了一声*。

    “不生气了好不好^?这几日实在折磨得我难受,再也不想折磨了**,缘叔叔和青姨说我就该教训惩罚你一顿*,可惜到头来我发现我惩罚了自己。以后再不上他们的当了^,他们一定不安好心^?!比菥坝行┯粲?。

    云浅月想起那日她爹娘的话**,又听这人的话^,感情事情的一半原因还出在那两个人的身上^。她心里磨了磨牙*。

    容景看着她^,唇瓣露出一抹暖暖的笑意^,低下头^,轻轻地含住了她的唇瓣^。

    云浅月推却两下**,被他搂紧*,不再反抗*。感情的事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她怪容景对她昏迷不醒三日夜置之不理**,容景怪她披星戴月不顾惜身体回来见他昏迷不醒。这件事情到底谁对谁错,又哪里能分得清?两个人都是太爱*,所以都有着彼此不能承受的东西*。只当是一个教训,下次引以为戒。至于今日……就和好了吧^!她已经如此想念他*,还折腾什么^?

    没有了早先的狂风暴雨*^*,这一次的吻温柔缱绻*^,容景似乎要将这些日子压抑的浓浓情意倾泻而出*^^。

    云浅月很快就在容景的柔情下丢盔弃甲*^,只能依靠着他度过来的气息喘息^***。刚刚大病初愈的头脑昏昏沉沉,身子越发软得厉害*。

    车中温度不断攀升。

    许久^,容景放开她^,伸手摸着云浅月染上红霞的脸^,低低喘息地道:“我说冰心一片如玉湖,九天洒出胭脂色*^*。原来也竟然错了*^。应该是冰肌玉骨做娇颜^,雪肤花貌凝胭脂^?!?br />
    云浅月脸更红了,氤氲的眸光升起一抹羞恼,喘息地无力捶他,“你才华冠盖^,诗文学来就是做这等儿女情诗的?你羞不羞**?”

    “不羞^!”容景摇摇头^^^,眸光如碎了冰雪的温柔*,“我的最大志向就是你。学来的诗文用在你身上,才算不埋没了诗文*?*!?br />
    云浅月羞愤地喷他,“你不但会将祖宗气死*^,这话要是让沈昭听见,他估计下巴要掉下来*^^,对你推崇都变成了见鬼*^^,后悔来天圣见你***,肠子都能青八节*?*!?br />
    容景低笑,“荣王府的祖宗该为有我这样的子孙骄傲*。至于沈昭*^^^,他这些日子日日见我为你憔悴,食不下咽,寝不安稳*。若是悔也早悔了**,肠子青的话也早青过了*。如今人还在荣王府住着,今日之事以后*,估计也适应了^?!?br />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伸手推他,“滚下去*,沉死了^?!?br />
    容景在她唇上又啄了一下^*,翻身躺在她身边,伸手扣住她的手。幽幽地道:“你这个女人还算有些良心^,没为了两坛青桂酒就出卖我!?br />
    云浅月哼了一声。

    容景的手与她十指相扣,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云浅月听着车轱辘压着地面的声音*^,听着马蹄踏踏有规律的节奏^*,这几日的气闷委屈一消而散*,心情也跟着轻快起来^。低声道:“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话落^,她轻轻一叹^^*,唇齿间他的味道依然不散*,让她柔软下来,“还有什么诗比这首诗更能体味我对你?!?br />
    容景伸手将她揽进怀里^,闭着眼睛不睁开*,声音温柔宠溺,“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从今以后我要好好地收着你的心^,再不让它哭^*!?br />
    云浅月忽然笑了,“最好记住你的话^?!?br />
    容景轻轻地又重重地“嗯”了一声*,唇齿间的回音犹如万钧^。

    马车继续向前走,车外弦歌险些掉出嗓子眼的心又放了回去^,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题外话------

    这个中秋节过得有点儿小可怜^,窝在电脑前没出门……

    我是亲妈,是吧^?是吧?美人们,月票看着给吧……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36》,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三十六章 震怒和好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36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三十六章 震怒和好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36*。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