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只喜欢她

    云浅月静静地看着那两辆车^,神色一如早先,懒散的,孱弱的&&,没多少精神,对众人看过来的目光视若无睹&^^,仿佛六公主说的是别人的事儿&^,与她无关一样。

    夜轻染听了六公主的话皱了皱眉*&,没说什么*。

    苍亭“呵”地一笑,折扇敲打古木桌面*,发出轻轻的响声&^,如敲在众人的心坎上,他瞥了云浅月一眼,似应和六公主*,似乎又是自言自语&,“这样说来,德亲王府的小郡主竟是心仪景世子了*?”

    “大抵是的&!否则轻暖妹妹怎么刚回来就与景世子一处而来赏梅&^^?”六公主声音高扬&^。

    “嗯^,景世子除了浅月小姐外,是从未听说与别的女子一处行事过*?&!辈酝ばψ趴聪蛞骨崛狙?,“染小王爷,你这妹妹莫不是国色天香**?否则如何能得景世子青眼有加&?”

    夜轻染瞥了苍亭一眼^,声音有些凉,“一路来而已&?&!?br />
    “是不是只是一路来而已就需要稍后好好看看了!”六公主接过话*,看着那两辆马车^,话中的意思任谁都能听得出&,“轻暖妹妹性子柔软&,极易相处&^&^,不像是某个人,性子跋扈*^,景世子温文尔雅,也好相处^,若真是两人相好,我看这才是般配*?&!?br />
    “你今日的话太多了!”夜轻染眸光凌厉地看向六公主&。

    “染小王爷*,算起来我也是你妹妹&,虽然不是亲妹&,但也是堂妹*,论起来我也要喊你一声哥哥^&,难道我堂堂公主^,连说一句话的权利也没有*&?我们这么多双眼睛都在这看着呢&&,昨日也的确是轻暖妹妹推了我说不与我一起来,你能堵住我的嘴,难道能堵住这么多人的嘴和眼睛**?更甚至堵得住天下悠悠之口?”六公主看向夜轻染**。

    夜轻染脸色微寒*&,“你既然知道自己是公主^,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就要知晓分寸?!?br />
    六公主似乎也觉得不能太过*,闭了嘴*。

    “今日来此赏梅,图个欢喜而已&&,染小王爷总冷着一张脸就不对了&。大家说说笑笑,全当玩乐嘛*&,景世子和德亲王府的小郡主能来&&,这更热闹一些^&&?&!辈酝ばθ菘赊涞乜聪蛟魄吃?,“浅月小姐&,你说是不是?”

    云浅月收回视线,淡淡一笑&,声音轻浅,“是??*!”

    苍亭别有深意地看了云浅月一眼,不再说话^^。

    “你的手炉已经冷了吧?拿过来&,我给你暖暖?!币骨崛静辉倮砘崮橇搅韭沓?,伸手去拿云浅月手里捧着的暖炉。

    “嗯*,有些凉了&^!”云浅月将暖炉递给夜轻染*&。

    夜轻染催动功力,只见他手心有一团热光笼罩在暖炉四周,不出片刻&,便将里面盛着的水暖热,重新递给云浅月,“暖了&&?!?br />
    云浅月袖子一直盖住两只手,将暖炉重新隔着袖子抱在怀里^。

    “你这样衣服会烫坏的*?&!币骨崛究醋潘?。

    “烫坏了再做新的,云王府还少我几件衣服穿&?总比将我手冻坏了强^?&!痹魄吃驴戳怂谎?。

    夜轻染呵地一笑*,“也是!”

    云浅月不再说话&,她的手没好之前*,自然不能随意往外露。

    “来,我们继续!刚刚轮到哪个了&?”夜轻染看向众人&。

    “我!”文如燕应了一声,见不少人都收回视线看向她^,她想了一下道:“春意逐花影,红梅翠争妍**,可伶凭谁意*,多情影自伤&*?*!?br />
    “文小姐与谁有意又顾影自伤???”苍亭笑看向文如燕&。

    众人都知道文如燕心仪容枫,可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文如燕本来有些丰腴的娇颜,这半年来瘦了很多&^。从凤老将军死,人走茶凉,夜轻染掌了西山军机大营的兵马军权后^^,文大将军府也有了没落之事*,而文伯侯府世子容枫虽然出身荣王府别支&,却同时也是摄政王同门师弟,如今先皇刚走^,新皇未出生&,摄政王掌权,景世子辅政,两大当权者因为争夺云浅月*&^,明里暗里自然各掌乾坤,各翻云雨*,朝中看着平静&*,却是私下已经渐渐形成两派,无论是摄政王派,还是景世子派**^*,都小心翼翼*,生怕稍有差池性命不保&,但这小心翼翼中自然不包括容枫^&,两相关系夹中之下,他却是这京中朝中权利蜂窝里面那最安稳之人。身份自然比昔日不可同日而语&,如今提亲的人都踏破了文伯侯府的门槛&*,文大将军对比起来,就差了些^。

    文如燕闻言勉强地笑笑&,“让苍少主见笑了*^*,随意胡诌出口而已?!?br />
    “文小姐虽然出身将门,这诗情也是不差!币骨崛居暗卦蘖艘痪?*。

    文如燕脸微微有些红,想起容枫^^,却有些感伤,以前她嫉妒云浅月,可是如今却连嫉妒都没了力气,因为她清楚地知道^,即便没有云浅月^^,容枫也不会对她假以辞色^^,多看几眼*。

    “下一个哪位^?”夜轻染当真成了裁判官,感兴趣地继续搜寻*。

    女子坐席都看着手中的纸条编号摇摇头*,众人将目光都看向男子坐席^,须臾*^,众男子纷纷摇摇头^,沈昭缓缓道:“是我*,第8号*?!?br />
    “哦*?可要听听沈公子的高才了^!”苍亭当先笑了*^。

    “本小王也想听听*^。不知道沈公子的才华是否如南梁的咒术一般令人称奇?&!币骨崛疽部聪蛏蛘?,笑着扬了扬眉*&。

    沈昭笑了笑^&,并没立即吟诗,而是看向不远处^^。

    六公主此时也看向不远处,只见两辆马车已经来到&&,她瞟了云浅月一眼,再次开口,“景世子既然来了*,我们等等吧*!轻暖妹妹小时候就喜好热闹,可惜偏偏有个病身子,这到和景世子有异曲同工之妙了^?!?br />
    众人无人答话。

    夜轻染有些不耐烦&&,“等他们做什么^?”

    云浅月忽然笑了一下*&,“等等吧!也不差这一时半刻^?!?br />
    夜轻染看向云浅月,见她没什么异色**,不再言声&^。

    沈昭偏头探究地看了云浅月一眼^,苍亭折扇刷地打开&,忽然扇起风来。

    只见那两辆车先后停下&^,第一辆车没动,第二辆车帘幕似乎迫不及待地掀起,一团白绒绒的如云朵一般的人儿跳下了马车。她跳下车后^&^,像小兔子似地在地上蹦跶了两下,青丝随着她跳动甩了甩&,头上只有一支珠玉翡翠的步摇活跃地晃了晃,恍惚如主人欢喜的心情^。须臾*&,她似乎向半山凉亭这边看了一眼,便欢喜地跑向第一辆马车*。

    “像只小兔子^&&!”苍亭忽然笑了&。

    “她自小便好玩*,玩着玩着就昏倒了,如今看起来是身体大好了**?*^!痹魄吃滦θ菸屡?^。

    夜轻染看着那一团如被云朵包裹的小人儿蹦蹦哒哒的模样^,也忍不住好笑,“是好多了&^,暖城养人,而她又遇到了一个奇人,这些年给她的身体将养回来七八分&,能和正常人一样了*。便迫不及待地跑回来了&。若不是大雪封山&,她能赶上皇伯伯的殡礼&&*,如今晚了这么些时日?!?br />
    “小郡主虽然当不上倾国倾城&,但刚刚那一瞥&,也是秋水明媚呢&*!”苍亭道。

    “德亲王妃本就是个美人^,轻暖妹妹自然长得极好&&^!绷鹘庸?*,继续道:“看吧!我就说他们不是凑巧一路而已&*,你看看轻暖妹妹见到景世子多高兴。这就是一起来的?!敝谌硕疾凰祷癪,只见夜轻暖到了容景马车前*,似乎对里面欢喜地说着什么,不多时,那辆马车帘幕挑开&,容景探出头看了她一眼^,便向这边望来&。

    这处凉亭本来就距离停驻马车的地方不远**,众人自然可以清晰地看到二人的表情&。

    只见容景目光似乎停顿了片刻&,便看向夜轻暖*,对她说了一句什么,夜轻暖连连点头&,他笑了笑&*,缓缓探身,下了马车。

    依然是一袭月牙白锦袍&,似乎承接了水天一色**,如玉空明^,阳光打在他身上^,他不用做什么*,只是那样缓步走来,便占尽了这层林尽染的风景&,雅致风华*,玉人如画^。

    众人都不约而同地想着,有这样一种人,无论何时何地&^,他就是一面风景。

    夜轻暖欢喜地跟在容景身后三步远的距离^*,她穿着白色罗衣,风吹起亦是层层叠叠^,似乎也穿了许多层*,外面披着一件雪狐的披风^,远看近看都像是一朵白雪做的云*。配合她轻快的脚步&&,看起来甚是灵动可人*。

    这二人自然是夺人眼目的*&,比夜轻染和云浅月出现时不遑多让&。

    不少人心里都暗暗想着今日怕是有好戏看了&。

    云浅月目光没什么变化^,看着那二人走来*&,静静的^^^,温温的。似乎时光在她眼中如打磨了的璞玉*^,沉淀着静如湖水的色泽&&,她看起来依然孱弱,抱着暖炉,有些不经意的懒散*。

    六公主一直注意着云浅月的表情^,此时见她这般模样,倒是拿不准了*,便也没再开口&^。

    不多时&^,那二人走近&,径直向夜轻染^、云浅月坐着的这桌走来。

    云浅月瞥了一眼她和夜轻染身边,正有两个空位置。

    “哥,你果然将这件披风送给云姐姐了^!”夜轻暖本来跟在容景身后&^,此时快了几步走进凉亭,一屁股就坐在了云浅月的面前,嫉妒地看着她身上的披风,嘴里埋怨道:“云姐姐*&,我昨日见了这披风喜欢,跟我哥求了好久,他死活不给我,我就想着这披风是给谁的,猜了半天觉得只有你最有可能,果然他给了你?^!?br />
    云浅月还没说话,她忽然有嘻嘻一笑&^,“不过幸好是给了你*,让我还能接受。否则他奉着我这个亲妹妹不送敢给别人的话&,我非要从那个人身上扒下来不可^^?!被奥?,她俏皮地看着云浅月眨眨眼睛&,“云姐姐,你想我了没有?”

    云浅月莞尔一笑,“身体好了*?如今不会动不动就昏倒了吧^*?”

    夜轻暖闻言立即伸手拍胸脯*,豪气干云地道:“好了^,如今喝一坛酒走一百里地都没问题&?*!被奥?&,凑近她^**,“你今天带酒了没^?我们一醉方休?”

    云浅月摇摇头&,“没有!”

    夜轻暖脸色一跨***,“我不知道你今日也来这里^,也没有带酒呢!”

    “死丫头,你身体是好了,她如今还病着呢^!有酒也不给你们喝&?!币骨崛厩昧艘骨崤耐芬幌?,训斥道&,“不好好在府中陪爷爷^^,怎么也跑来了这里^&?”

    “别敲我头*,本来就不聪明^,再敲更傻了*&*!币骨崤孀∧源?,不满地嘟起嘴看了夜轻染一眼,眼睛又扫了一眼四周坐着的人&,一一看过来*^,一双眸子晶晶亮*,带着盈盈笑意地道:“是昨日六姐姐说今日这里有赏梅诗会嘛^*,我都回京了,什么时候不能陪爷爷*?便也来凑凑热闹*&。这里面的人我都多年没见了,想得紧呢*!”

    众人都看着她&^^&,露出善意的笑*,但无人说话。

    容景此时来到这座凉亭&*,清泉般的眸光扫了一圈*^,似乎将每个人都看过,并没有对谁有什么特别&,须臾^,坐在了沈昭和夜轻暖之间*,唯一的一个位置。

    “小郡主怎么会和景世子一起来?就我所知&,景世子可是除了一人外,从来不与女子随行的*?&!辈酝ふ饣八坪趺皇裁炊褚?,只单纯询问。

    “你是谁*?”夜轻暖看向苍亭^&,好奇地问&。

    苍亭自报名姓,“苍亭&!”

    夜轻暖恍然,“噢,原来你就是苍家少主^?!被奥?*,她好奇地看向苍亭身边的沈昭^&^,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感兴趣地问道:“你就是与楚夫人在一起的那个沈昭?”

    “正是*,小郡主^!”沈昭点点头*。

    “楚夫人呢&?如今在哪里&?”夜轻暖又问^。

    沈昭摇摇头,“在下也不知,不过楚姑娘说会进京的&^?&!?br />
    夜轻暖点点头&,转向云浅月&,对她道:“云姐姐**,天下女子里面我最敬佩两个人^&。一个就是你&,一个就是这楚夫人*?!?br />
    云浅月失笑,“你以前不是敬佩薛宝钗吗^?”

    夜轻暖脸一红&,不好意思地瞪了她一眼*,嗔道:“你还说^^,那个人根本就没有,你以前骗我的^,亏我还相信了你^&^,后来师傅告诉我,说天下没有那个人?&!?br />
    云浅月浅浅笑着,不说话*。

    “你简直太坏了^^&?!币骨崤魇埔吩魄吃?,但见她瘦弱的模样*&,又住了手^^,皱眉道:“云姐姐&*^,我回来就听说你病了*,是被七哥哥欺负病的,我跑去找七哥哥打了一架&*,将他腿都踹拐了*?^!被奥?**,她偏头问容景^,“景哥哥,我打七哥哥的时候你也在来着^,他自知理亏,没敢还手**。是吧?”容景温润地点了点头,“嗯^!”

    “我如今回了京,他再敢欺负你,我还帮你打他?!币骨崤栽魄吃卤V?,伸手抱了抱她的身子,又离开**,唔哝了一声道:“云姐姐&,你那时候见了我就说我是小林黛玉*,如今我生龙活虎,你才是小林黛玉了?^!?br />
    云浅月刚要笑着说话&,一阵风吹来&^,她顿时捂着嘴轻咳。

    夜轻染连忙去拍她后背^,手刚碰到她身子,云浅月便不咳了,摇摇头^&,“我没事*?!?br />
    夜轻染住了手,问道:“被风吹到了吧^*?我去给你拿水囊!”

    “我刚刚看景哥哥手里拿了一袋水囊上来*?!币骨崤⒓醋蛉菥?^^,“景哥哥,将你的水囊快些给云姐姐**^^^!?br />
    容景拿出水囊***,递给云浅月,并没有说话^。

    云浅月摇摇头,轻声道:“我不渴*^,就是被风呛了一下,也没什么?^!?br />
    容景撤回收囊*^,放在自己桌前^,一番动作自然而然。

    夜轻暖眨眨眼睛^^,眸光在二人身上巡逻了一遭,便欢快地道:“不是论诗吗^?是不是已经开始了?还是被我和景哥哥来这里给打扰了*?那继续吧!”

    “沈公子*,继续吧!”六公主见夜轻暖和云浅月和和气气^^*^,容景和云浅月面色平静^,心思转了一圈**,看向沈昭^。

    沈昭点点头,刚要开口,夜轻暖忽然道:“沈公子等等***^^,昨日我听七哥哥说你是景哥哥的座上宾,能得景哥哥另眼相看,一定文采非比寻常^*,我给你出一题,你做来^^,如何^*^?”

    “小郡主请^**!”沈昭颔首*。

    “以天地仁和以及云姐姐和我二人赋诗一首吧*!”夜轻暖眼珠转了转。

    “不准为难沈公子!”夜轻染瞪了夜轻暖一眼。

    “哥*,这不是玩嘛!怎么玩不是玩?^?!我和景哥哥来晚了,不知道你们的规矩^^,但我觉得既然是玩,哪里那么多规矩?沈公子都同意了^*,你不准反对^^?!币骨崤逑滦×?^,“否则我回去告诉爷爷,说你欺负我^^^,让爷爷骂死你^?*!?br />
    夜轻染住了口^^^。

    夜轻暖得意地对沈昭道:“沈公子*^,怎么样?”

    众人都看向沈昭,这个题虽然看着简单,其实是极难的。天地仁和囊括太多^^,由天地万物^*,到人之性善^,再到王道思想,本就不尽能言**,况且这加上两名女子,人本就最难剖析,若是一个做不好,不但丢了面子,也丢了里子。

    沈昭点点头,“郡主有题^,莫敢不从*^^^?!?br />
    夜轻暖高兴地笑了*^*,对他道:“这样吧,我先以题赋诗一首^,你再来怎么样^^^?我这些年除了养身体**,也学了文墨,你可不能小看我一个小女子*。不过若是你连我一个小女子都比不过的话^^**,可当不上景哥哥对你青眼有加了?^!?br />
    “沈昭不敢小看郡主*^^?!鄙蛘羊ナ?,从善如流*,“郡主请*!”

    夜轻暖想了一下,一本正经地道:“天开四合八方土^^,风卷残云一粒沙^,盛世文章千古事,俗子论诗笑暖裳*^^*^?^*^^!?br />
    “好!”苍亭击掌*,喊了一声。

    “小郡主有巾帼不让须眉之势?!鄙蛘言薜?^^。

    夜轻暖偏头问向云浅月*^,“云姐姐^^,我做得好不好*^?”

    云浅月笑着点头*,“可以唬人一把!?br />
    “云姐姐,你这可不是夸我?!币骨崤宦鷁^,推了她一下,转头看向容景,“景哥哥,你说我做得好不好^^?”

    容景温润一笑,“风卷残云一粒沙不对*^!?br />
    “嗯?哪里不对了*?云姐姐是云浅月,云潜了月藏了^,还不是风卷残云就剩下一粒沙子了嘛!”夜轻暖看着容景。

    容景摇摇头,温声道:“不是*^,她该是云破月来花弄影**,水天碧海无一尘**?!?br />
    云浅月垂下眼睫,隔着袖子的手轻轻来回地摩挲了一下手炉。

    夜轻暖恍然大悟**,拉长音,“噢”了一声,揶揄地看着容景笑道:“原来在景哥哥的心里,月姐姐是这般好??*^!”

    容景笑了笑,不再说话^。

    “哥哥,你觉得我做得好不好?”夜轻暖看向夜轻染^。

    夜轻染哼了一声,“你将自己比喻成俗子^,倒是有自知之明^^?!?br />
    “就知道从你嘴里吐不出好话!”夜轻暖愤了一声^,看向沈昭*,“沈公子,该你了^!”

    沈昭点点头,清声道:“月影花移春暖长**,芳菲颜色尽人间*^。天净澄明昭日月**^,乾坤九州谱经纶*。玉湖光影应紫霞,红梅灼颜披雪裳,俗子功名尘和土^^,江山千载论华章^!?br />
    “好*^!”夜轻染大赞*^,“好一个俗子功名尘和土*^,江山千载论华章?!?br />
    “好一个天净澄明昭日月^^,乾坤九州谱经纶*!辈酝ひ泊笤?。

    “沈公子,你果然大才呀*!怪不得能得楚夫人慧眼识珠,如今又得景哥哥青眼相看?^!币骨崤劬ЬЯ恋乜醋派蛘?*,拍手称好,“比我刚从那首胡诌的小诗强多了*!?br />
    众人纷纷对沈昭再次抬高了眼光^,虽然这些日子他名扬天下^,也得容景青眼看待*,但有些人还是对他有所保留^*,不以为然,如今这般一首诗**,自然对他正视起来*。

    沈昭不骄不躁地道:“小郡主谬赞了**^!”

    “哪里是谬赞^^?是真的极好*!”夜轻暖看向云浅月*,问道:“云姐姐,是不是很好?”

    沈昭闻言抬头看向云浅月,似乎等着她的评价。

    云浅月抱着手炉微微偏头看着沈昭,眸光温而静*,笑着道:“沈公子腹有经纶^,我听得自然是极好的*?!?br />
    沈昭收回视线**,看向容景。

    “就知道云姐姐一定会说好^!”夜轻暖偏头问容景*^,“景哥哥,你说呢?”

    容景看了沈昭一眼,须臾,偏头看向云浅月,眸光有着谁也解毒不懂的颜色*,浅浅一笑,摇摇头*^*,“玉湖光影应紫霞*^,红梅灼颜披雪裳*。这句不对?^!?br />
    “景哥哥^*,我看这句已经很好了*,云姐姐穿紫衣^,就像紫色的云霞,而我穿白衣,像是一团雪,玉湖应紫霞^*^,红梅披白雪^^*^。这多应景?!”夜轻暖立即道*^^。

    容景看着云浅月,眸光似乎有什么拂过^,融化了他清淡的眉眼,他摇摇头道:“只是应景不成**。她该是冰心一片如玉湖**,九天洒出胭脂色?!?br />
    夜轻暖闻言顿时大呼一声*^,“景哥哥,你将云姐姐夸得天上少有地上无了^**。让我们在坐的这些女子情何以堪癪^*^!”

    “她本来就是只此一个?^!比菥笆栈厥酉?,微微一笑*^^。

    云浅月低垂着眉眼,看不出她的情绪。

    “那我呢*!你刚刚解说了云姐姐**^,也将我解说一下?**!币骨崤醋湃菥?。

    容景笑着摇摇头*,“我只能解得出她,别人解不出*?!?br />
    夜轻暖微微哼了一声^*^,“景哥哥喜欢云姐姐*,才如此偏心^。你不是解说不出我,而是不愿意解出^!?br />
    “嗯**^,我只喜欢她^?!比菥膀ナ?,直认不讳*。

    “你喜欢云姐姐我们都知道啦*!”夜轻暖挪了挪屁股*,拉长音**,转向低眉敛目的云浅月,好奇地道:“云姐姐,我在暖城就听说你听景哥哥的事情了呢*!你是怎么将他弄到手的癪^^?^?暖城的人每日茶余饭后都在说你们的事情^。我听了没有八百遍也有一千遍了^*^*!?br />
    云浅月抬起头*,眸光浅浅,看不出喜色或者别的情绪,淡淡一笑^,避而不答^,问道:“沈公子的赋诗做完了,该下一个了吧!”

    “不行^,不行**,你怎么能就这么混过去*^*?”夜轻暖不干*,把着云浅月的胳膊^*,“你既然不好说这个^^^^,就改为对景哥哥赋诗一首*。让我听听景哥哥在你心中是什么样的^?!?br />
    “死丫头,搅什么局**?”夜轻染扒拉开夜轻暖的手^**,喊道:“下一个^?^^!?br />
    夜轻暖嘟起唇^,不满地瞪了一眼夜轻染**,“我好奇嘛!”话落^,她看向容景,“景哥哥**,你想不想听听云姐姐给你赋诗一首*?”

    容景长长的睫毛微颤了一下^,如玉的手摸着面前的水囊,没出声^*。

    众人都看着容景*,这副模样^,以及刚刚他那两句诗,无疑在不少人心中激起千层浪^。以前不少人都对他和云浅月两情相悦甚是不解^,觉得他是被云浅月用了什么手段迷惑了。明明一个温文尔雅**^,云端高阳,才华冠盖*,一个纨绔嚣张^^,任性不羁,名声败坏^,本不是一路人,可是偏偏爱得轰天动地,可是如今看他二人和众人坐在一起^,身边围坐了数人*,两人中间隔着人和木桌^,但依然身上共有着一种东西^,那种东西无形,却是强烈地存在着^。尤其是容景已经如此坦言自己的喜欢*,可是云浅月却没表态,不由更是对二人如今的状态云里雾里。

    “景哥哥*^*,你说话??^!”夜轻暖催促容景*。

    容景微低着的头抬起^,看了云浅月一眼*,吐出一个字^,“想!”

    “云姐姐,你看景哥哥都想了,你快说!”夜轻暖兴奋地看着云浅月。

    “我看景世子还是别听了^,云浅月披着紫貂披风,做不出来诗吧**!”六公主此时插进话来,意有所指。本来她以为夜轻暖跟着容景来会对他有心思^,可是如今怎么看也看不出来她的心思,还和云浅月如此亲近*,想着难道她不喜欢容景*^?容景是谁*^^?只要是女子见了一面*^^,都无不心仪。世人评价荣王府的男子,有一句话说的好^^,一见倾心*,天下倾心**。她不过也是小女儿而已^,躲得过容景的荣华^?

    “六姐姐***,这紫貂披风暖和,怎么会做不出来诗*?”夜轻暖反驳六公主*,看着云浅月*,“云姐姐^,大家都等你呢^!”

    “浅月小姐坐在这里许久^^,总不能只听别人的诗^,自己却不做吧!”沈昭看了容景一眼**,似乎不满云浅月不表态^^,难得开口。

    “浅月小姐难道对景世子没有什么话了^?”苍亭话落,转头对容景道:“景世子*,可惜了你的‘云破月来花弄影,水天碧海无一尘**。冰心一片如玉湖*^,九天洒出胭脂色^?!庋男囊饬薧^^^!?br />
    容景不答话**,只看着云浅月^^,眸光有什么在一点点沉淀。

    云浅月笑了笑**,有些虚弱*^,有些慵懒,“我今日是来赏梅的*,没想过要作诗**^*?!?br />
    “赏梅也是玩^,作诗也是玩嘛^^!早先没想现在可以想想?!币骨崤ё旁魄吃碌母觳不斡?*,像是小孩子要糖果,对她神秘地道:“刚刚在山下我对景哥哥说看见月姐姐也在呢*,你猜景哥哥与我说了一句什么^?”

    云浅月不答话*^。

    众人都竖起了耳朵*。

    “景哥哥竟然看着你对我说^,他不是与一个女子一起来,而是与一只小兔子一起来的^,你该不会生他的气才是?^!币骨崤奥?^^^,有些恨恨地道:“他将我说成不是人*^,是兔子*,太可恶了^?*!?br />
    众人都看向容景^。

    容景看着云浅月,仿佛没听见夜轻暖的话^。

    “月姐姐,你想好了没有?”夜轻暖继续晃云浅月的胳膊*,对她道:“我从暖城带回来两坛青桂酒呢^^!你想不想喝**?”

    云浅月偏头看向夜轻暖^**,好笑地道:“我若是作诗一首*,你就将那两坛酒给了我^^^^?”

    “嗯*^!”夜轻暖用力地点点头。

    云浅月浅浅一笑**,转过头*,从容景来到至今*,她第一次对上他的目光。

    ------题外话------

    我一直觉得我很亲妈的^*,真的啦……O(n_n)O~

    想想云锦和红鸾*^,那时候被我虐了个什么样^?如今再对比浅月和容景*^,他们是这么幸福啊……

    所以**,美人们,你们的票票没有理由再留着啦……(*^__^*)……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35》,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三十五章 只喜欢她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35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三十五章 只喜欢她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3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