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催眠唤醒

    战场后断臂残骸^,整个汾水弯都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叶倩的声音铿锵冷厉。

    众人都不说话^,不约而同地看向南疆京城方向。

    叶倩收回视线,看着沈昭&,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眼,冷厉一改,笑道:“原来你就是沈昭,皇祖父咒术的传人?!?br />
    “叶公主!”沈昭对叶倩拱了拱手,并未行大礼。

    “果然是一表人才*&!从今日起^,你扬名天下了!”叶倩扫了云浅月一眼,忽然道:“楚夫人,我说过不会挖你墙角的话不想算数了怎么办?这沈昭实在是个人才,本公主见到他之后就不想放手了??!你能不能割爱将他留在南疆?”

    云浅月挑了挑眉,“沈昭是属于自己,叶公主若是能让他同意留在南疆,本夫人也无不可*?!?br />
    “哦?楚夫人如此大度?”叶倩忽然一乐,问向沈昭&,“沈公子,留在南疆如何&?”

    沈昭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对他温和一笑,“叶公主必定高官厚禄对你,沈昭,你想留在南疆吗^&?你属于自己,想留在南疆的话,大爷、大娘也放心?!?br />
    沈昭摇摇头,看向叶倩*,坚定地道:“沈昭仰慕景世子,立志去天圣^!?br />
    叶倩闻言眨眨眼睛,在云浅月和沈昭身上打了个圈,笑着点头,“原来沈公子仰慕的人是景世子^,南疆的确小国,不能与大国相较,既然沈公子立志去天圣,志向高远^,本公主就不好为难了*?!?br />
    沈昭不再搭话。

    “秦玉凝定然借机偷偷去南疆京城了&,我必须即刻赶回去&&,楚夫人,再去京城坐坐?你对舅舅有救命之恩^,护住了汾水城上万百姓,阻住了苍少主和蓝家主,又帮助沈昭击杀了反贼叶霄*,对南疆大功一件^。本公主定要好好款待一番^,不能早先匆匆的一杯薄酒就打发了你不是?”叶倩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淡淡一笑,“秦玉凝是小菜一碟&,叶公主^、云驸马、国舅就可以轻而易举处置了她**。本夫人还另外有事*,就不同去京城凑热闹了。至于好好款待就不必了,按我们早先说好的,叶公主别忘了备厚礼送去楚家就行?!?br />
    “楚夫人好会为楚家主敛财?!币顿还笮,“既然楚夫人另外还有事,本公主便不强留了,定备厚礼去楚家道谢!被奥?,她拱了拱手*,“楚夫人,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云浅月也拱了拱手。

    “楚夫人说另外有事*,要去哪里**?”一直没开口的云暮寒此时出声。

    云浅月看了云暮寒一眼,这两日他显然未曾休息好,面色有些憔悴,她克制住情绪,淡淡一笑,“家兄传书,让我回南梁一趟?!?br />
    云暮寒眼睛微微一眯,“楚夫人口中的家兄是南梁睿太子?”

    云浅月知道云暮寒这是对她身份起疑的兆头,因为他是曾经的南梁太子,自然清楚南梁之事^,她不动声色地笑道:“是啊,他是我义兄**,我父母皆无,孤身一人*,早就将义兄当家人,所以说是家兄。云驸马有何指教*?”

    云暮寒眼底一丝疑惑略去,摇摇头,“指教不敢当!听说南梁王昏迷至今未醒,楚夫人可是去救南梁王&?”

    “能不能救醒,总要试一试?!痹魄吃碌?。

    “既然如此,就不多留楚夫人了!楚夫人走好!”云暮寒也拱了拱手^。

    云浅月点点头&。

    “楚夫人,我也会去南梁一趟,你可搭载上我一个老头子一起行路?方便照顾&?!蹦辖撕鋈坏?^。

    云浅月看向南疆国舅,挑眉,“如今叶公主回京之后就会昭告天下南疆王大限以至奔丧发丧了吧?国舅难道不送南疆王一程?”

    “是啊,舅舅^,您总要去的!父王弥留之际还提起了您?!币顿涣⒓吹繼^。

    南疆国舅洒脱地摆摆手,“人都死了^,还见个什么。不去了*!”

    “不行*,舅舅你要去。万一那秦玉凝整什么大幺蛾子&*,我打不过她怎么办^?您可必须跟我去南疆京城,我拦不住楚夫人,总不能让您走了?!币顿焕∧辖说氖?,“我的亲人长辈可就剩下您了呢!”

    “你个小丫头,算了^,我就与你去一趟南疆吧&!”南疆国舅妥协^,拍了叶倩脑袋一下,对云浅月笑道:“楚夫人在南梁可会逗留几日^?”

    “不见准^!”云浅月摇头。

    南疆国舅似乎叹息一声,“本来我想与楚夫人拜个忘年交,看来只能后会有期了!”

    云浅月心思微转,笑了笑,“国舅想与我拜忘年交来日方长*!”

    “也是!”南疆国舅笑着点点头。

    叶倩看了南疆国舅一眼,又看了云浅月一眼,眸光闪过一丝奇怪和疑惑,他看向云暮寒,云暮寒对她微微摇了摇头,她并不询问,笑道:“沈公子难道也与楚夫人一起去南梁&?”

    云浅月看向沈昭。

    沈昭刚要说话,风烬先一步截住他的话道:“我正巧要去天圣京城,沈公子既然崇拜景世子,就与我一同上路吧!”

    沈昭看向风烬*。

    风烬又道:“楚容爱妻,天下皆知。沈公子,你确定你要一路跟着楚夫人?你如今名扬天下了,再不是默默无闻的无名小卒*,再跟在她身边的话,流出什么不好的传言^,对你,对她,都不是什么好事儿^。沈公子读百家书^,识古今字,这道理不会不知吧?”

    沈昭脸色一白,大声道:“我对楚姑娘没有非分之想,我只是……”

    “这话对我说无用,你能堵得住天下悠悠之口^?”风烬打住沈昭的话。

    沈昭被抢白,一句话卡在喉咙里*。

    “风烬^!”云浅月面色一沉&,“沈昭读的是君子之书,行得正,坐得端,堂堂男儿,志在庙堂之高,光耀门庭^,安君天下*,收起你那乱七八糟的想法*?!被奥?,她改为传音入密对他怒道:“我看你是被谁荼毒了*,别忘了你是谁的人!”

    风烬闻言瞪眼&,要反驳什么*,被云浅月沉着的眼睛看着**,到底是噤了声。

    沈昭看向云浅月,面色有隐隐动容。

    云浅月转回身*,对上沈昭,眸光温和,“沈昭,我本来应该遵照大娘大爷的嘱托将你带去京城,但如今既然风家主要去京城,你就与他一起吧!我带你去南梁^,的确诸多不便。8风家主武功高强,定会?&;つ惆踩晃揄。你跟着他,我也放心?!?br />
    沈昭点点头^,“我对楚姑娘信任钦佩,无关男女之情。风家主误会*,令我醍醐灌顶*。既然楚姑娘不方便带着我,我与风家主一同就是了&,你放心吧^!我不会给风家主添麻烦的?!?br />
    云浅月笑着点点头,“给他添麻烦也没什么^!”

    “那你什么时候去京城?”沈昭又问。

    “我不一定,去了定会找你?!痹魄吃碌?。

    沈昭点点头&,不再说话。

    “叶公主**、云驸马、国舅&,我们告辞了*!”云浅月也觉得带着沈昭去南梁不方便,如今风烬既然愿意去天圣京城送他她自然愿意*,她只身去南梁,轻装简行,可以有很多方便。

    “好!”叶倩^、云暮寒、南疆国舅齐齐点头,“楚夫人、风家主^、沈公子路上小心!”

    云浅月三人再不说话*,转身离开战场。

    士兵正在打扫战场上*,无数断臂残骸被清理收走。

    叶倩目送着三人身影走远,回头对云暮寒和南疆国舅道:“暮寒,舅舅,我们现在就启程回京&!看看秦玉凝偷偷摸摸去京城能翻出什么大天来?!?br />
    “嗯!”云暮寒收回视线,点点头*。

    南疆国舅也收回视线,自然无异议。叶倩吩咐人将叶霄的尸体装上车^,押送回京祭奠南疆王室列祖列宗。另外吩咐陈将军*、李将军镇守汾水城留下来处理战场安抚汾水城百姓,便带着一队人马同云暮寒、南疆国舅连夜回京。

    南疆去南梁有一条超近的路,不过需要翻山越岭。云浅月进了汾水城后&,打算走那条最近的路,便与风烬和沈昭分开,她的踏雪给了风烬,自己只身进入了深山。

    沈昭不放心地看着云浅月远去,对风烬道:“风家主,楚姑娘毕竟是个女子&,虽然她能耐大些*,但是一个人走山路*,难保不会出事&^。我们……”

    风烬看了沈昭一眼,对他凉凉地道:“她的本事你不是都见过了?她不吃老虎毒蛇就不错了,那些东西吃不了她^!?br />
    沈昭皱眉。

    “你最好刚刚说的话是真的,对她只有信任钦佩,没有男女之情,否则的话,任你再有才学,也是死路一条?!狈缃嫔蛘裗。

    沈昭看着风烬不好的脸色,顿时怒了&*,“风家主^,你看我不顺眼可以自己走,不必屡次提醒我*,我自己清楚自己几斤几两?*!?br />
    “呵……”风烬忽然笑了,“原来还是个有脾气的书生&&!?br />
    沈昭转头就走,“道不同,不相为谋*?!?br />
    风烬看着沈昭的背影*,片刻后,笑着抬步跟上他,拍拍他的肩膀哥俩好地道:“我的话对你没害处^,那个女人你可别惹,她不是个女人^,而是个毒药&,沾了她^,不知不觉就会毒死人。被她毒害的人多了去了,她却犹不自知。我看你大好男儿,若是被她毒害了,岂不可惜?所以也是一番好意?!?br />
    沈昭停住脚步,倔强地道:“楚姑娘人好,心地好,怎么会是毒药*?你不要胡说!?br />
    “那是你没认识到她的本质,她其实是个自私自利^,冷血无情,心比毒蛇还毒的女人*?!狈缃沉艘簧?,道:“这个天下也就一个人能制得住她,别人制不住?!?br />
    “胡言乱语!我看你对楚姑娘是有成见?!鄙蛘淹瓶缃?。

    风烬对他瞪眼^,“你这个人怎么听不进去好话&?那个女人我从小就认识她,她是什么人我清楚得很,岂能是你这个才认识几天的小子比得&?”

    沈昭冷哼一声&,“你们都听命于景世子,我看你是因为和她在景世子面前争功不过*,嫉妒楚姑娘比你能耐,你才对她背后说坏话^^,我才不会上你的当?!?br />
    “你……”风烬失语,不敢置信地看着他*,“我和她在景世子面前争功不过才说她坏话?你脑袋怎么长的?”

    “你甭管我的脑袋是怎么长的*,总之我不会信你?!鄙蛘押叩溃骸凹幢闳缒闼?,楚姑娘有诸多不好**,但那又怎样?我看见的都是她的好和心底仁善就够了&?!?br />
    风烬看着沈昭,半响有些恼怒地道:“我看你是中毒不轻^!”

    沈昭似乎也不想与风烬纠缠这事儿^,不再理他,牵了他的毛驴骑上离开&。

    风烬有些气*,片刻后又忍不住笑了&,翻身上马,跟在沈昭身后,对他道:“沈昭&,我问你,你对景世子有多推崇&*?”

    “推崇备至?!鄙蛘训?。

    “那对楚夫人呢^&?”风烬又问,“如今楚夫人在你心中比景世子如何?”

    “那怎么能比?”沈昭瞥了风烬一眼&,“景世子是景世子,楚姑娘是楚姑娘,明明是两个不同的人,如何比^?”

    风烬慢悠悠地吐出一句话^,“果然是中毒不轻^!?br />
    沈昭再不理他,显然也是被气着了,硬气地道:“风家主^,你为什么总看楚姑娘不顺眼?很难让我不得不怀疑楚姑娘哪里得罪了你?*!?br />
    “她得罪我的地方多了去了!”风烬哼道^。

    “果然^!”沈昭吐出两个字^^。

    风烬似乎对沈昭已经无语*,没了话说。

    二人沉默地走了一段路后,沈昭忽然道:“不对,风家主,你是不是喜欢楚姑娘?”

    风烬闻言瞥了沈昭一眼,“喜欢她的人脑子都是不正常^&,你看我像脑子不正常吗?”

    “看你很像*?!鄙蛘汛蛄糠缃?。

    风烬翻了个白眼^,“从小我就看出那女人的本质,恨不得掐死她,喜欢她什么?在我看来*^,她最是一无是处^?!?br />
    沈昭怀疑地看了他一眼**,见他一脸嫌恶,转过头去&,不再说话。

    风烬也不再说话。

    又走了一段路,沈昭忽然又问,“风家主^,你认识云王府的浅月小姐吗^?”

    “自然!”风烬斜了沈昭一眼,“你问她做什么**?”

    “有些好奇^^!这些年我也是听着她的传言长大的,有人说她纨绔不化,有人说她惊才艳艳*。似乎在每个人的心里,她都有一个模样。我想她能得景世子如此喜欢,定然是极好的吧^?不知道比楚夫人如何?”沈昭径自道。

    风烬哼了一声^,“也是个祸害而已&?!?br />
    “风家主,怎么在你嘴里女人都是祸害?”沈昭偏头对风烬瞪眼。

    “就这两个女人是祸害**?!狈缃?。

    “那叶公主呢?蓝家主呢?还有天下的女子呢?她们都不是祸害?”沈昭看着他。

    风烬不屑地道:“那些在我眼里都不算是女人,都是一根草而已*,本家主管那么多^?”

    沈昭打量风烬半响,将他的鼻子眼睛似乎通通看出个窟窿后才吐出一句话:“风家主,我看你的确是脑子不正常,需要看医^?!?br />
    风烬翻个白眼。

    沈昭再不说话,二人一前一后,一匹毛驴一匹马,踢踢踏踏走着^&,脚步出奇地一致^。

    云浅月自然不知道风烬和沈昭在她走后这一番话,此时她早已经进入了深山,依然是南疆地界,多毒蛇毒虫,但对她依然避而远之,她打着夜明珠,穿越山木丛林,向南梁而去。

    她走了一段路后忽然想起青影,让他一直跟着伊家、华家、凌家的三位少主,今日那三人没出现,青影也未曾路面,她停住脚步,试着喊了一声,“青影?!?br />
    “浅月小姐,您终于想起属下了!”青影声音从大后方传来,有些幽怨&*。

    云浅月顿时笑了^,回头看去*,“让你盯着那三人,如今那三人在哪里^?如何了?”

    “那三人本来的目的应该是杀了汾水城的总兵,祸乱汾水城的百姓^,让百姓恐慌,与秦丞相和秦玉凝里应外合,拿下汾水城^。不过他们杀了汾水城的总兵后^,我便派人阻住了他们,将他们引到了一座院子里*,那院子里布置了世子传给我的阵法,他们破解不了,如今估计还在院子里困着?!鼻嘤吧粢艘凰啃σ?,“三个废物而已?!?br />
    云浅月好笑&,“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没见到他们?!?br />
    青影“嗯”了一声&,“若不是世子打算收服他们*,我便杀了他们算了?^!?br />
    “十大世家一直同气连枝,如今因为你家世子和摄政王才分门立派*,变为了两派^。杀他们三人可能对你如今来说轻而易举,但是他们后面是三大世家,能争取过来就争取过来,争取不过来的话再行下手,毕竟十大世家未必一定非要斗个血流成河?!痹魄吃碌?&。

    青影“嗯”了一声,表示认同。

    “既然你跟在我后面^,那墨菊呢?”云浅月想起墨菊。

    “他如今在从京城回来的路上&,应该快到汾水城了,接替了我接手那处院子,说服那三人?!鼻嘤盎奥?,补充道:“这是世子刚刚飞鸽传书的吩咐!”

    “你家世子又来传书了?没有我的^&?”云浅月扬眉。

    青影摇摇头&,“没有!”

    “那说了我什么?”云浅月问^。

    “没有!”青影依然摇头^。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看来是生气了^&,信也不给我写了&?^!?br />
    青影没了声,显然也是认同这话。

    云浅月放下手,继续向前走去*,暗暗想着她如今不回天圣京城,再去一趟南梁^,等她回去之后他估计就能消气了,希望消气了。

    翻越崇山峻岭的话,从汾水城到南梁大约要一日夜路程^。

    深夜走山路^^,即便是冬季*,这南疆气候温暖湿润,也是草木葱茏,到第二日天亮**,已经翻越了两座大山。云浅月不但不觉得疲惫*,反而觉得身体轻盈**,周身气息轻软绵柔,她能清楚地感觉到灵术充沛&。

    “浅月小姐,您发觉您身体的变化了吗?”青影在身后开口。

    “嗯!”云浅月点点头&。

    “这灵术真是匪夷所思,属下觉得您在这山里,似乎气息自动地围绕着您转?!鼻嘤耙彩怯行┢嬉斓氐溃骸傲粝露颊垂饬?,走了这么久,也不觉得疲惫*,反而神清气爽^!?br />
    “等到了南疆问问我娘,我对这灵术一知半解&?!痹魄吃碌?。

    “世子一直不喜您会这个,而您在汾水城的事情我和墨菊自然半丝也不会隐瞒世子。您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与世子解释?!鼻嘤暗?。

    云浅月“嗯”了一声,有些头疼。

    “世子说灵术有害^,但是属下怎么看也不像是对身体有害呢&!反而看起来您不但武功也高了,这灵术也似乎越来越神秘*。尤其是您一入了山^,身体便自动地吸收天地灵气*,而这山间的草木虫兽不见萎靡,反而也神采奕奕^。真是不明白?!鼻嘤耙苫蟮氐?。

    云浅月笑了笑&,“我也不明白,看起来是无害处。不过爹也说因果循环^,让我少用&。但我不是用来害人&,而是用来救人,心地存有仁慈^,大约万物也能感应我的仁慈,正因为如此,我才得以厚待&,灵力不失,反而增高吧^!”

    青影认同地点点头,唏嘘道:“大约是的,您这回筑堤救了数万人&?!?br />
    云浅月想起筑堤,心底也唏嘘一声,这还是昨日在山里的时候墨菊的问话提醒了她,他说她既然能催动控制山间的毒物,大约也能控制别的事物吧&?她模棱两可地回答也许,后来看到秦丞相施水术摧毁堤坝,她情急之下动用灵术止水*,果然管用,不止沈昭惊骇了*,她当时心底也是惊骇。

    “实在有些可怕^!”青影道*。

    云浅月叹道:“是啊,太惊异匪夷所思了!当初我找爹学习的时候,没想到这样*?!?br />
    “不过南疆咒术也是匪夷所思,咒术一直被人们认可。如此想来,您这个灵术也不是那么可怕。据世子说,灵术是神之术*,咒术是巫之术^。只不过是因为两千年前云族隐世了^,再不被红尘所踪&,帝王着卷宗销毁了关于云族的一切记载,这才没有了云族和灵术之说。您如今会这个有历史可考究,也不是天外奇谭^?!鼻嘤暗繼。

    云浅月笑着点头,“说得也是&^,那我不必怕有朝一日飞登成仙了!?br />
    青影脸色一变,“世子是不是怕的是这个?”

    云浅月笑着摇摇头,“哪里有那么神**?这大千世界,有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云族既然曾经成长于红尘后来又隐没于红尘,便都有它既定的道理*。在我看来,不过多了一项?;さ募寄芏?,无非比武功更厉害一些?!?br />
    青影微微松了一口气,但还是有些不放心&,“您这回去南疆&,一定要问问云王妃关于灵术和云族的事情*,免得世子担心!?br />
    “嗯!”云浅月点头,是该问问。

    青影不再说话&。

    二人继续向前走去&^。

    本来艰险难走的山路^,在云浅月走来却是分外获益,愈发气息绵浅&,脚步轻盈&。而青影跟在她身后^,也是获益匪浅。

    竖日走了一日,夜半时分,二人来到了南梁*。

    南梁虽然与南疆离得近,但是却是两种风貌。南疆多山地丛林多毒虫,而南疆而是气候绵暖,风景宜人。刚踏入南疆京城的地界,便觉得连空气都是一变。

    若说南疆是阴湿多雾气,那么南梁便如江南女儿多润泽。

    虽然是夜间,但是南梁城外的玉女河星火璀璨,歌舫画舫立于河上,虽然不像是三年前云浅月来时一般分外热闹,但也有一丝笙歌曼舞的气氛*。

    云浅月想着大约与南梁王突然昏迷卧病在床不醒有关。否则这样的星火这样晴朗的夜&,玉女河自然该是热闹一片了,才子佳人,吟诗作对*,风花雪月^,南梁最是浪漫&。

    青影隐了身形,云浅月向城门走去。

    她刚走了不远&,身后走来一辆车碾,她往边上走走,给让路^。不料那辆车碾在她身后却停了下来**,车帘掀开,一个人探出头来,对她问道:“姑娘是否要进城?”

    云浅月转身看向马车,只见是一辆华丽的马车,车中男人极为年轻,大约不能称之为男人*,看起来像是与她差不多大的一个少年,按照这个时代男子十八岁及冠来算,他定然未及弱冠&。但眉眼英气十足,掩盖了他姣好的容貌,让他看起来虽然年少,但少年老成,一双眸光清亮,隐隐有一丝千锤百炼的筋骨。她未曾见过他*,不认识,但可判定此人身份应该是不简单&,不动声色地道:“是!”

    “如今深夜,城门早已经关了,没有特殊身份,不能进城。我看姑娘孤身一人^,身上隐约带有风尘之气,是才从外地赶来南梁吧?若是姑娘不介意的话,给我看一眼你的文书,你若是身份不可疑,我可以带你进城?&!鄙倌甑?。

    “这位公子往常都是这般好心吗?”云浅月看着少年。

    “你这女子,到底进不进城&^?我家将军往常哪里理会这等闲事儿?今日是因为深夜回城,路上就见到你一个女子^,怕你落宿城外,如今京城内外都不太平,以防你出了什么事情^,才想好心带你进城^。你若进就进,不进就少废话?!背登耙桓龈铣敌⊥偈倍栽魄吃碌裳?。

    “凌墨&!”少年沉声止住书童*。

    书童连忙噤了声。

    云浅月忽然笑了^,看着少年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万一你是坏人怎么办^?你要看我文书可以,但也要先让我知道你是谁&,我才能决定跟不跟你进城^^?!?br />
    “看来我多此一举了,姑娘既然如此胆大,自然不怕露宿城外?!鄙倌攴畔铝蹦?&,吩咐道:“赶车^^!”

    凌墨小童狠狠挖了云浅月一眼,马车缓缓走起。

    云浅月眨眨眼睛,忽然伸手一拉车扶手&,轻轻一纵,挑开帘幕,跳上了车。

    “大胆,谁叫你……”小童立即喝了一声。

    “赶你的车&?!鄙倌曜柚棺⌒⊥?,对云浅月伸出手**,“文书&^!?br />
    云浅月伸手入怀,将一张纸扔给他,便开始打量车厢,车厢内不如车外面看起来华丽,而是十分简单整洁,除了被褥外*,没有别的零碎之物,她收回视线,靠在车壁上,打了个哈欠。几日没睡觉,出了深山便开始犯困了。

    “姑娘前来京城访亲?”少年看着文书挑眉*。

    “嗯!”云浅月闭着眼睛应了一声。

    “尊亲住在何处^&?”少年又问。

    云浅月懒洋洋困意浓浓地道:“太子府!”

    少年一怔&&,看着她&,眯起眼睛*,“姑娘可当真?这开不得玩笑,太子府不是什么人都能去的?!?br />
    云浅月忽然乐了,睁开眼睛看着少年^,“怎么?我认识太子殿下很奇怪&?”

    少年重新打量了云浅月一眼^,没未说话^,而是将文书递还给了她&。

    云浅月拿过文书,随意地揣进怀里,对他道:“公子若是没话再问^,我就睡了啊,太子府您认识路吧?既然做好人&,就做到底,劳烦送我到太子府门口?!?br />
    少年看着他,默不作声。

    云浅月当他默认了^,便真的睡去。

    马车来到城门口,城门的士兵见到来人,都不用说话,连忙打开了门,让其进城&。

    马车进了城之后,少年对外吩咐道:“凌墨,去太子府?!?br />
    “将军**,您还真信她的话??如今可是深夜?!毙⊥嵝焉倌?。

    “去就是了!”少年沉声道**。

    小童似乎不敢再反驳&,马车向太子府而去。

    大约走了三炷香时间**,马车在一处府邸门前停下,小童讶异地看着府门大敞而开,靠着门框懒洋洋站着的人^,惊异地道:“太子殿下?”

    深夜不睡觉,站在大门口^,实在令人惊异&。

    “哦^?什么风将我们的大将军给吹回来了*?还是来了我这太子府**?”南凌睿的声音响起*,还是一如既往,风流张扬&。

    少年挑开车帘&*,看了南凌睿一眼,面无表情,“我车中有个女子说是太子殿下的亲戚,太子殿下不妨过来认认亲^?!?br />
    南凌睿挑了挑眉*,踱着步子慢悠悠来到车前,就着少年挑开的帘幕看了一眼,伸手去拧云浅月的耳朵,“死丫头,什么人的车你就敢上?还敢睡觉?给我赶紧滚起来^!”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27》,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二十七章 催眠唤醒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27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二十七章 催眠唤醒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2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