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从天而降

    云浅月看着因为她一句指令围攻苍亭和蓝漪的毒物向四下撤离*&,再次感叹灵术不可思议,似乎只要她动用意念催动灵术^,这座大山上的所有毒物就被她控制。

    “这些毒物都撤离了^!”蓝漪的声音再度响起^。

    “嗯^!”苍亭压抑着痛苦应了一声。

    蓝漪似乎气了刀剑扶住他,“苍亭,你怎么样?先看看你被咬中的地方*?!?br />
    苍亭又应了一声,二人似乎坐在了地上开始检查伤口*。

    “不好,这毒太厉害,被咬中的地方已经黑了^?!崩朵艟粢簧?。

    “没想到小小的一条蜈蚣竟然这么厉害……蓝漪*,你将我包裹里面的解毒丸拿出来……”苍亭对蓝漪指指包裹。

    蓝漪连忙解开包裹,拿出解毒丸,担忧地道:“这毒似乎很霸道,这解毒丸有效吗?”

    “先试试再说^!辈酝つ霉舛就枞炖?^。

    蓝漪不再说话。

    过了半响^,蓝漪道:“不行,我看这个解毒丸不太管用^,这条蜈蚣的毒性太强,解毒丸克制不了,怎么办?”

    “毒性太大,我运功似乎压制不住,而且这个毒让我提不起力来?!辈酝ぬ艟椭懒成卸嗄芽碸。

    “我现在运功助你逼毒&!”蓝漪说话间似乎坐在了苍亭背后。

    又过了片刻,苍亭道:“还是不行,蓝漪住手吧!”

    “那怎么办?总不能让你毒死?”蓝漪似乎急了,“就算毒不死,你这条腿也会废了的?!?br />
    “我们走过了三座大山,也不是太远,秦丞相一定有办法解毒,我们现在返回去?!辈酝に坪醭鍪址馑送缺灰酥Φ难ǖ?。

    “好,我们现在就返回去?!崩朵舻奔吹阃贩銎鸩酝?。

    二人再不耽搁&,向原路返回。

    云浅月站在原地等了半响^,听着二人脚步走远向原路返回,她招招手*,那条蜈蚣自动地跳回了盒子里^,她盖上盒子*,继续向前走去&。

    所过之处,依然毒蛇毒物纷纷避让。

    云浅月看着这些小东西,以前一直认为是恶毒之物,但如今看着居然都如此顺眼*。如今苍亭和蓝漪折了回去,若是被秦丞相解了毒再重新上南疆京城的话&,来回折腾^,势必要耽搁时间。她有足够的时间比他们先到达京城与叶倩会和&。

    “浅月小姐*,您又动用灵术了!”墨菊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是啊,又忍不住动用了灵术*,怎么办?你告诉你家公子^?让你家公子与我发脾气不再理我?”云浅月回头看了一眼,她自然知道墨菊跟在身后。

    墨菊似乎犹豫了一下,还是道:“我是不会瞒公子任何事情的?!?br />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

    墨菊又道:“不过您的灵术简直太厉害了,居然能催动整个大山所有的毒物,真是不可思议,看起来要比南疆的咒术还厉害?^!?br />
    “是很不可思议!”云浅月点头*。

    “您既然能催动毒物,是否也能催动别的事物为您所用*?”墨菊疑惑地问。

    云浅月眸光转了转&,不确定地道:“大约是吧!”

    “若是也能催动别的事物为您所用,就太可怕了些!蹦盏?。

    云浅月也如此想法&,“嗯”了一声。

    墨菊不再说话&&,二人继续向前走去。

    又翻越了四座大山&,二人来到了南疆京城地界^。

    南疆京城三面环山,一面靠水&,一条护城河又宽又长。三面的山上都埋有重兵把手^,护城河内外都有兵家巡逻&,将整个南疆京城看起来盺;さ霉倘艚鹛繼。

    南疆京城不是太大,也就天圣京城三分之一。

    南疆也不是太繁华,但民风看起来很是朴实。

    云浅月避开把手的重兵,来到城下,寻到入城的密道,从密道进了城*。进了城之后,她没有立即去皇宫,先在城里转了一圈,没感觉到城中有任何异常的气氛^,人们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没有紧张之感,她向皇宫走去。

    南疆的皇宫和天圣京城的皇宫不同*,大约是配合南疆咒术的神秘&,所以皇宫中除了威严外&,还有一丝神秘的气息,不见金砖碧瓦&,一体黑色的玉石打造,将黑色的厚重和神秘渲染得分外淋漓*。

    云浅月来到皇宫的时候,已经是日落西山,她轻飘飘翻越宫墙而入,叫刚落地,就看到了一身红衣的叶倩站在那里看着她,她一愣*。

    “楚夫人,你来得也太慢了&!”叶倩看着云浅月头上的面纱,慢悠悠地道。

    云浅月眸光微闪^,笑道:“叶公主在等我?”

    “风家主传书说你大约响午就可以到,本公主从响午时一直在这里等着,不想等了这么久。楚夫人在路上耽搁了?”叶倩挑眉^。

    原来是风烬给她传了书,云浅月点点头^,“在深山里打发回去了两个要来给叶公主找麻烦的人*。就晚了一步?!?br />
    叶倩看着云浅月,“苍亭和蓝漪?”

    “叶公主聪明!”云浅月笑了一下。

    “不是我聪明*,实则是也得了风家主的传话^,说苍亭和蓝漪已经来了京城,既然楚夫人将人打发走了*,到又给我解除了一重麻烦&?!币顿灰⊥?^,盯着云浅月的眼睛,“楚夫人为何带着面纱?我见楚夫人身形很像一个故人?^!?br />
    云浅月一把扯了面纱,淡淡一笑,虽然笑着&,也是眸光清冷冷静,“山中毒物太多,树木繁茂,怕刮了我的脸*,而且本夫人是已经有夫君之人,出门在外*,自然要谨慎一些,以免夫君担心*?!倍倭硕?,她见叶倩审视着她的脸^,又道:“不止是叶公主一个人觉得我像是你的故人^,我长得大约比较大众面善^*!?br />
    叶倩见云浅月脸上没有丝毫易容的迹象^,打消了眼中的疑惑*,笑着道:“楚夫人说笑了,不是你长得大众面善*,像楚夫人这样的人*,很是特别*,万千人海中也能一眼就看到^^^。实则是你身量与那人很像*,大约凡是认识那人的人,都会觉得你是她了,因为她做出什么事情,有什么身份,都不会让人意外?^^!?br />
    云浅月笑着挑了挑眉*^^,“叶公主说得是云王府的浅月小姐?”

    “楚夫人识得她?”叶倩问道***。

    云浅月不予作答***,转移话题道:“叶公主不会站在这里与本夫人聊天吧?我一番奔波而来很是劳累?*^^!?br />
    “楚夫人请**!”叶倩见云浅月不答话**,也不再纠缠追问,转身当前引路。

    云浅月跟在她身后^*,一身公主正装的叶倩看起来尊贵端严。

    南疆皇宫静寂*,路上偶尔有宫女太监路过**,都恭恭敬敬地对叶倩见礼^。

    “楚家主神秘*,楚夫人亦是神秘^,这些年一直不被世人窥得其貌,看来这天下真是卧虎藏龙?!币顿换赝房戳嗽魄吃乱谎?^^*,见她端正走路*,眉眼清冷^,周身洋溢着沉着冷静的气息,和云浅月懒散踢踏走路漫不经心完全不同*,她收回视线,笑着道:“昨日驸马飞鸽传书*,说沈昭是先祖父传人,且在汾水湾阻扰了秦丞相的施咒迫害^**,真是意想不到?^^!?br />
    云浅月不答话*,知道她还有后话*。

    “听说沈昭是楚夫人的人*?”叶倩又问*。

    “也算是*!”云浅月沉静地点头*。

    “楚夫人这算什么回答*?沈昭是还是不是你的人^?”叶倩停住脚步再次回头看云浅月^*?!耙豆魇枪匦纳蛘?,还是关心他是南疆先王传人的身份?”云浅月回看着叶倩**。

    叶倩忽然笑了,“楚夫人好警惕,你放心^^^*,你来帮衬于我^^,我是不会对你挖墙脚的!?br />
    云浅月不再说话。

    “楚夫人似乎不喜言谈*?言语很是寡淡***?!币顿患绦蚯白?。

    “叶公主心情不错^^,不像是南疆王已经大限的模样***^?!痹魄吃乱哺乓顿幌蚯白過。

    “父王大限早已经是定论^,该尽的孝道我已经在他生前就尽了^,难道楚夫人喜欢看见你刚一来我便抱着你哭啼啼吗^?”叶倩笑着摇摇头*,“哭有什么用?我要挑起南疆的大梁^^*,父王在天之灵也会欣慰*?**!?br />
    “南疆王大限的消息至今没对外公布^?^!痹魄吃碌?*。

    “叶霄一日不除*,父王身死的消息自然一日不能公之于众*?*!币顿豢隙ǖ氐溃骸澳辖傩詹荒芑?^,不能乱^^^!”

    云浅月不置可否^*。

    二人说话间来到一座大殿*,殿前的匾额上写着“公主殿”三个大字*。

    叶倩说了个“请”字^*,当先引路进去^***,里面的人纷纷跪在地上*,“拜见公主^*!”^,叶倩摆摆手^^^,吩咐了一句^*,众人起身,按照叶倩的吩咐,井然有序地摆上饭菜。

    云浅月一日未曾进食*^,的确需要吃饭,暗赞即便这般时候*,叶倩依然镇定不显慌忙。

    简单梳洗后,二人坐在桌前**。

    这一顿膳食显然是按照南疆王室招待贵宾的待遇,二人对坐*,中间几十种菜品^^^。

    叶倩端起酒杯*,说了一句^,“楚夫人请^!”

    云浅月看着面前的酒,挑眉,“叶公主不是打算今夜连夜启程吗?还要喝酒^^?”

    “楚夫人好精明!料到我今夜要连夜启程。不错,既然你挡住了苍亭和蓝漪^^,沈昭又牵制了秦丞相,秦玉凝又受了伤*。我自然是不能再守在京城*,一定要抓住机会***?!币顿恍α艘簧?,端着酒杯道:“今夜风寒^,多喝两杯酒我们可以御寒*,本来还想对楚夫人说你才来未曾休息便要被我拉着返回汾水城奔波怕是要辛苦了,但是如今你既然猜到了^*,看来这一声辛苦我是不必说了^!”

    “辛苦的确不必说了!帮叶公主一场总不能白帮,叶公主到事成的时候奉上有价值的东西给楚家就行了!”云浅月闻言也端起酒杯*^。

    叶倩大乐,“楚夫人好会做生意!”

    云浅月仰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楚家主能将楚家坐大到十大世家第一大世家,楚夫人又怎么能不会捞钱^?看来真是应了那句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币顿灰步芯埔灰?。

    “叶公主以前难道就料到了你和云驸马是一家人?”云浅月扬眉^^。

    叶倩慢慢地放下酒杯*,面上的笑容消失,“楚夫人好锋利****!”

    云浅月看了她一眼^,拿起筷子,适时保持沉默。

    “我出生后就知道自己要嫁给南梁太子^^,南疆国小,必须要依靠南梁。南梁一直让南疆存在*,那不过是自古以来一直保持的姻亲关系而已^。到父王那一代*,他和南梁王志趣相投**,不仅结拜了生死之交^,还共同娶了一家的女子^*,成了连襟,更是亲上加亲,不过南疆和南梁这种关系不被外人道也而已^?*!币顿焕渚驳氐溃骸按有〖侥狭禾?,那时候太小^**,生不出什么男女之情^,只是知道要嫁给他而已*,后来*,十年前,阴差阳错一番纠葛之后^,我便动了心,觉得嫁给这个人也不错*,可是谁知那时候南梁太子已经换了人?后来天圣老皇帝暗中派夜轻染来南疆,带走了万咒之王^,我为了南疆*,不想一追他就是五年,后来也发现了原来此南梁太子非彼南梁太子^^,不过无论是此南梁太子还是彼南梁太子*,我的情早已经在南疆的江山面前褪色^!?br />
    云浅月不说话,一边吃饭一边静静听着^*。

    叶倩又为自己和云浅月斟满酒,晃着酒杯冷静地道:“人人大约都以为是我放弃了南凌睿,但殊不知**,是他放弃了我,他为我选了云暮寒?*^!?br />
    云浅月挑了挑眉^。

    叶倩再次一笑,看着云浅月道:“楚夫人不信?”

    云浅月端起酒杯,淡淡道:“是不怎么信*,天下都传叶公主移情别恋染小王爷^,后来又移情别恋云王府世子^,之后携带了云王府世子回了南疆**?!?br />
    “楚夫人也是听信传言之人?”叶倩扬眉。

    “我是外人而已,听不听信无所谓*?***!痹魄吃虏惶匦牡氐繼*。

    “是了^**,楚夫人到底是与那人不同,若是我说起他的两个哥哥^,她一定会听得仔细的^!币顿痪蹲孕π?,“云浅月一定很讨厌我^,她对他的两个哥哥可是好到不行,认为我是祸水^^,为了南疆的江山不择手段牺牲自己的爱情?!?br />
    云浅月不说话,面上没什么特别的情绪^。

    “其实牺牲了爱情的不是我,而是南凌睿**,如今的南梁太子^?!币顿唤芯圃俅我灰?^,“十年前*,真正的南凌睿为了迎合他父王和国师的选择*,自愿去了云王府,其实他知道,那是自动放弃了南疆王的继承之位**,十年后,南凌睿天圣之行想要将他换回来^^,发现已经不可能,因为清婉公主之事,云暮寒虽然不爱清婉公主*,但她那样死去,让他一直引以为愧疚^,又因为他喜欢云浅月,不能求得^^*,曾经一度心灰意冷*。南凌睿念姑表兄弟情意^***^,加之他又是真正的南梁太子,将他推给了我*^*,南凌睿已经放弃我们的感情,我还有什么理由坚持^?我纳他为驸马这件事情*,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最有利^。云暮寒不想当那个伤心人*,愿意随我远离云王府,而南凌睿想要云暮寒振作*,愿意他来南疆施展他的才华,而我为了守住南疆江山^*,况且我正需要云暮寒。一举三得*。何乐而不为*^?”

    云浅月抿了一口酒**,淡淡道:“叶公主这些话似乎不该说与我听^*?!?br />
    “我也不想说与楚夫人听这不相干的事情^。但是见到楚夫人后***,便不由自主了。这些话想来也就楚夫人适合听吧^^!”叶倩笑笑。

    “那如今呢*^?叶公主和云驸马在这样一举三得的情形下*,感情可是乐而为了?”云浅月放下酒杯*。

    叶倩想了一下*,眉眼染上一丝暖意*,“大约是吧!人这一辈子*,会遇到许多的分岔路口^^,每一个分叉路口,都是自己的选择**。有些人一起走^,在分岔路口走迷了路,就很难再走到一起**。就像是五年前*,我追万咒之王,和南凌睿走分了路^,南凌頭**?雌鹄词腔ɑㄌ?^,放浪形骸*,但其实不然^,他是一个很纯碎的人**^*,他在意的不是我与他走分了路^*,而是在意我心的迷失*,我独自承担丢失万咒之王的后果,用了最错误的方法赶离他^*,而没拉着他一起帮我。他便寒了心*,即便后来知道了,可是路已经走远了,再回不到原来的情意*,他便果断放弃了我。所以*,我们如今也只能是这个结果,云暮寒变成了最适合我的那个人?^!?br />
    云浅月想着叶倩说用最错误的方法赶离他,应该就是叶倩和夜轻染躺在一张床上衣不蔽体**^,虽然没发生什么^^,但让南凌睿见了,后来传出自此二人分道扬镳的传言*。

    “云暮寒其实很好!有些是一见钟情山盟海誓的爱^,有些是细水长流日久生情的爱?!币顿恍ψ趴隙ǖ氐溃骸拔胰缃穸云渌嗽傥弈钕?,清楚地知道自己该要的是什么。我和我的驸马,会是细水长流,日久生情。否则没有爱情的两个人过一辈子的话,就太凄惨了。我用尽全力*,也得爱上他?!?br />
    云浅月笑了笑*,“叶公主是聪明人,自始至终知道自己要什么就好*!”

    叶倩扬了扬眉,“楚夫人听了我半天故事,不打算说说你和楚家主吗?我想不止我好奇^,全天下人都好奇你和楚家主*。十大世家楚家的家主一直神秘^,外人至今连个脸也没看到^,而且还早已经娶妻,而且妻子还是天下神秘组织红阁的小主。这实在令人惊奇?!?br />
    云浅月放下筷子*,不答她的话**,反而提醒道:“叶公主再不点兵的话^,日落西山了!”

    “楚夫人真是好难缠,一句话也套不出?!币顿恍α艘簧?^,重新斟满酒*,端起酒杯,对云浅月举杯*,“楚夫人^^^,我们干了这一杯酒就启程^,就将这杯酒命个名字*^,叫做一网打尽。叶霄和叶灵歌的性命,以及那两万兵马^!?br />
    “叶公主有这个自信是好事儿!”云浅月笑笑举杯^**。

    叶倩向前推手*,与云浅月酒杯碰撞^,发出“禴*!钡囊簧逑?*,她眉眼坚毅地道:“我不会让他们踏入这南疆京城^^,不会让他们的脏血染红京城的地面,更不会让他们玷污京城一土一地*^,更不会让他们来到这皇宫*,百年前,他们叛变*,是南疆王室的耻辱^,今日他们还有脸回来夺位*,我自然要替祖宗铲除了他们?!?br />
    叶倩话落^^,举杯一饮而尽*。

    云浅月不说话,端起酒杯,也是一饮而尽。

    两个人的协定就在这一杯酒中敲定*。

    叶倩叫来南疆的丞相和大将军以及几位重臣交代一番^,几人齐齐跪地叩拜,“尊公主之命^*^,誓死守卫京城^。请公主放心^,定要铲除异军*^,守护南疆?!?br />
    叶倩点点头**,一一弯身扶起地上跪着的几名重臣*,之后进了祖嗣上了香^,再之后出来**^,对云浅月说了一声“走^!”^^,便当先向出了宫门*。

    云浅月跟在叶倩身后^。

    二人出了宫^,叶倩并没骑马*^*,而是当先引路*^,避开了守城的士兵,施展轻功翻越出了城墙*,之后向北山而去^*^*。

    云浅月脚步轻松地跟在她身后**。

    走了一段路,来到大山前^*,叶倩忽然回头**,“楚夫人**,你骑过风筝没有?”

    云浅月挑了挑眉梢,摇摇头,“不曾**!”

    “那就让你见识一下吧*^^*!这还是当年南梁睿太子说她的妹妹研制的呢**^^,哦*,就是云浅月^,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口中的妹妹就是云浅月,以为是南梁皇室的那个公主*?!币顿焕吹揭桓錾蕉纯?,推开一处大石^^^^,拿出了两个布袋^,将一个布袋递给云浅月^^。

    云浅月伸手接过,看着叶倩**。

    叶倩一边解开布袋,一边道:“我有两万伏兵在深山,距离汾水城很近,我们用这个风筝^**,可以不出一个时辰就能到汾水城*?!?br />
    云浅月点点头^*^,也解开布袋^。

    叶倩此时已经从布袋里拿出一个大风筝^,她将风筝展开,对云浅月演示一番*,又道:“这个要借助风力*^^,我们去最高的那座山头,夜晚风大^^,可以让我们乘风飞起来?!?br />
    云浅月此时也拿出了风筝,点点头*,“这个倒是个好东西^^?*!?br />
    “走吧!”叶倩拿着风筝上山*。

    云浅月摆弄着风筝^,跟在她身后^^。想着当初南凌睿必然是极其喜欢叶倩**,才会将她教给他的东西教给了她带着她玩^^,叶倩如今拿着南凌睿教给她的风筝,能够坦然,看起来是真放下了*^。她说得对^*^^,云暮寒也许才是真适合她的人*^,南凌睿和她爹娘以及她一样**^,骨子里很纯粹,他们要的东西,容不得半丝杂质*。所以^,叶倩心中的南疆江山重于一切,的确不适合南凌睿。

    二人一路无话上了山*。

    这是一座最高的山头,站在这里**,可以窥览整个南疆京城全貌。

    山顶上的风在夜晚自然极大,呼呼吹来,几乎要将人掀翻*^。

    “楚夫人^*^,敢不敢**?万一掉下去*,没准就会摔个粉身粹骨^*^?!币顿话诤眉苁?,双手双腿都踩住风筝的支架,偏头看向云浅月。

    “叶公主不怕^*,本夫人又有何怕?”云浅月扬眉。

    “好^,我们走!”叶倩话落,甩开捆绳。

    云浅月对这个风筝飞行自然拿手,也同时甩开捆绳***。

    两架风筝摆脱牵制,被风一刮,顿时飞了起来^。一前一后,飞向汾水城^^*。

    高空中的风更大*,吹得风筝的绸布沙沙响**,二人衣衫飘起**,一片黑暗^,只能凭感觉控制方向**。

    云浅月走了一段路后才想起她这样似乎将一直奉容景的命令?^;に焕肷淼哪杖酉铝??;赝房慈?*^,她身在空中,刚刚离开的那座大山已经剩下一个小点^。暗暗想着墨菊估计会着急跳脚了。

    果然如云浅月所想*,此时墨菊站在山顶上想跳崖的心思都有了。他千想万想也没想到叶倩竟然就这样带着浅月小姐离开,而且就两架风筝^,他就算是现做*,也不一定做得来能载着人飞的风筝,做不好的话,飞不起来不说,也许还会摔个粉身碎骨。他暗自磨牙半响***^,只能赶紧给风烬和青影飞鸽传书,给二人传了书信后^,又给容景传了一封^^,之后只能自己连夜翻越大山独自忘汾水城赶去。

    果然如叶倩所说,不到一个时辰,二人便到了汾水城上空^。

    “放绳^*,收力!”叶倩轻喊了一声^*^。

    云浅月应声照做^。

    两柱香后,二人完完整整地落在了一处山头*,叶倩收起了风筝^*,偏头对云浅月笑问,“楚夫人^*^,怎么样^^?好不好玩^^?”

    云浅月笑了一下*^,“这个东西很好用?!?br />
    “因为从南疆京城到汾水城是顺风^,若是逆风的话*,我们就用不上这个东西了?!币顿唤街环珞莘藕?^,藏于一处大石下^***,向山下走去^。

    云浅月一边跟上他,一边试着用千里传音给风烬传信^*^。

    “你和叶倩一起*?这么快就到汾水城了^?”风烬的声音含着一丝讶异^。

    “嗯,借助了特殊工具**?!痹魄吃鲁せ岸趟?,“你通知云暮寒和南疆国舅准备,我和叶倩带着她埋伏的两万兵马从后方包抄秦丞相?!?br />
    “好^!”风烬点头^,问道:“苍亭和蓝漪呢?叶倩放心京城*?”

    “苍亭和蓝漪被我在大山里用蜈蚣咬伤了,如今猜测不错的话,他们如今应该刚返回汾水湾找秦丞相解毒不久^*,战得先机,打他们个出其不意。他们越是认为叶倩守着京城不敢出来^,我们的胜算就越大?!痹魄吃碌?*^。

    “你好本事啊^,一个人居然拦回了他们两个人^?还伤了苍亭^?”风烬声音忽然凉凉的*,“又动用了灵术*?”

    “这不是你和我算账的时候^*^,快去通知云暮寒准备*?!痹魄吃碌?。

    风烬哼了一声^*,“我不与你算账,等你回京^,有人会与你算账的*?^!?br />
    云浅月不再说话**。

    叶倩忽然回过头,对云浅月道:“楚夫人^,你可熟读兵法*?”

    “我不过是来帮衬而已^,叶公主的国家*,叶公主的兵士*,叶公主全权调配就好^*^,我和楚家^^、风家配合接住夜天逸派来的几大世家作乱^*,秦丞相和秦玉凝交给你?!痹魄吃碌?。

    “好!”叶倩点头^*。

    二人不再说话**,来到一处山涧,叶倩模仿了一声鸟叫*,里面立即传来一声鸟叫^,如此这般三次之后^,叶倩开口:“陈将军^、李将军**!”

    “公主*!”有两个人扒开荒草*,从一处山洞里面走了出来^^*,均是四十多岁,齐齐跪拜。

    “点兵^*,汾水河^!”叶倩扶起二人**。

    “是!”二人齐齐应声,喊了一声**。

    有士兵扒开那个洞口垒叠的大石*,鱼贯而出。云浅月看到从山洞涌出的士兵想到看来这座大山里显然是被掏空了^^,里面驻扎了军队**。秦丞相在汾水城埋伏了四万兵马^^^,叶倩埋伏了两万^,加上汾水城的两万兵马,也是四万*。里应外合^**,两面夹击。四万对四万,就要看谁更果断^^,更有兵谋*,更占得先机了*。显然*,如今叶倩这两万兵马对于秦丞相来说怕是从天而降了*。

    半个时辰后,两万兵马点齐^^,一个不少*。

    叶倩铿锵有力地说了两句话**,士兵们虽然怕暴露没敢喊出声***,但人人脸上坚毅***,神情视死如归。

    叶倩扔给了云浅月一匹马缰绳,云浅月伸手接过*^**,翻身上马^,她也翻身上马,清声吩咐道:“陈将军带五千兵马从左包抄,李将军带五千兵马从右侧包抄^。我和楚夫人从正面?!?br />
    “是^**!”二人齐齐领命。

    “出发!”叶倩话落*,当先打马离开**^。

    云浅月打马走在叶倩旁边^*。

    一万兵马从正面向汾水湾奔去*^,陈将军和李将军分别带五千兵马从左右包抄*。

    这座大山距离汾水弯不足五里地***,所以*,没用多长时间*,三队兵马就到了汾水湾。

    此时已经黑夜,但四万兵马驻扎的营帐外点着的火把将汾水湾照得极亮*,可以清楚地看到帐篷林立*,巡逻士兵来回穿梭^。

    “打*!”叶倩一声令下,两万兵马兵分三路冲向那些营帐^。

    ------题外话------

    明日大开杀戒了哦,美人们^,有票么*,有票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24》,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二十四章 从天而降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24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二十四章 从天而降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2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