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围困苍亭

    云暮寒闻言惊喜地看着云浅月^*。

    墨菊闻言脸一白^,立即道:“小姐不可^^,公子吩咐您不可耗费太多灵术*?!?br />
    “人命关天^*!何况国舅是为了救沈昭才中的毒^!痹魄吃掳诎谑?,挥开墨菊*,冷静地道:“我不会有事儿,你家公子给我备了许多好药,耗费也不怕*,调理一下就能过来*?*!?br />
    墨菊看着南疆国舅,想说什么,觉得的确不能见死不救^,只能住了口。

    “楚夫人能救舅舅最好*,现在就回驿站^*?^!痹颇汉夏辖司鸵肟?。

    “来不及了,就在这里吧*!”云浅月阻止住云暮寒*,对他道:“你将他平放在地上^^?!?br />
    云暮寒闻言觉得也对,立即将国舅平放在地上^。

    “你们都退开一些?^!痹魄吃露陨蛘训热嘶邮?^。

    墨菊*、沈昭*、云暮寒三人都退开了一些^^。

    云浅月双手凝聚灵力^,顷刻间**^,她手心聚上两团云雾,须臾*,云雾如一瓣一瓣的花瓣叠加^,她斗转手腕,让两团云雾对准南疆国舅^*,不多时^*,南疆国舅身上的黑气便向云浅月手心飞来,如万千根黑色的丝线从他身体拔出*^,丝丝缕缕,吸进她手心处的花瓣中,开始云雾在花瓣中心一点小黑点,片刻后**^,黑点增多*^^,一点点加大**,成为一团黑雾,将花瓣中间染黑**。

    墨菊紧张地站在一旁看着*,眼睛一眨也不敢眨,看样子似乎生怕只要云浅月有一丝不对或者支撑不住就打断她*。南疆国舅的命虽然重要,但他看来也没有她的命重要**,她的命就是公子的命**^。

    沈昭也一瞬不瞬地盯着云浅月**^,显然和墨菊想法相差无几*,只要云浅月有什么不对劲^,他立即打断她,就算不能再动咒术,也要拼力再施术接替她救南疆国舅*。

    云暮寒抿着唇看着,面上看不出什么情绪*,一双眸子有些暗涌^**。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云浅月脸色开始有些白^。

    “楚姑娘,你住手吧**!我接替上?!鄙蛘延行┘盺*。

    “不用^^^,很快就好,我能坚持^?!痹魄吃缕房戳松蛘岩谎?,对他摇摇头*^*,见墨菊似乎要上前打断^,对他警告地看了一眼*^^。

    墨菊本来已经上前一步**,又不甘心地退了回去。虽然他听命公子****^,但是不知为何*,只要浅月小姐决定的事情^^,或者是她只要淡淡冷静的眼神看他一眼*,他就会不由自主地听从**,焦急担忧中忽然有些挫败。

    又过了片刻^,南疆国舅身上最后一丝黑气被云浅月吸到手心*,她撤回手,只见双手一大团黑色的雾气*,这团雾气已经将她用灵雾垒叠的花瓣浸黑三分之二*。她眼睛眯了眯*,唇瓣紧紧抿起*,继续催动灵力^^,缓缓地***,慢慢地*^^,用灵雾垒叠的花瓣收缩*,将一团黑雾包裹起来*^,瞬间,外围燃起了火焰*,那团黑雾在她手心烧了起来^。

    众人都睁大眼睛看着她的手心***,包括被救了的南疆国舅**。

    火光的外围笼罩了一层薄薄的晶莹的水雾*^,虽然是在她手心燃烧*,竟然看起来分外漂亮*。若不是那团黑雾传来嗤嗤的爆响声^^,这一幕该是分外美丽的^。

    不多时*^,黑雾在云浅月手心全部被烧尽*,她撤回手,身子一软,向地上倒去。

    “楚姑娘^!”沈昭距离云浅月最近^,一把将她扶住*。

    沈昭刚扶住云浅月^,墨菊已经上前挥手推开他,代替他扶住她,急声问道:“小姐*,你怎么样*?”

    沈昭被推出了三丈远,勉强站稳身形*,看着墨菊扶着云浅月*^^^^,有些愣神*。

    云浅月摇摇头,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有些虚弱地道:“没事儿^*,只是头有些晕。现在就带我回客栈?!?br />
    墨菊意会**,知道云浅月耗费灵力太大*^,恐怕难以维持幻容^^,早耽搁的话,她的身份就暴露了,立即带着她飞身而起^*,向客栈而去^^。

    云暮寒看着墨菊带着云浅月飞身离开,转眼间就消失了踪影^*,他收回视线^,上前扶起躺在地上的南疆国舅^*,“舅舅,你没事儿了吧^?”

    南疆国舅站起身,对云暮寒摇摇头*,“没事儿了*!”

    云暮寒松了一口气,看向云浅月离开的方向**^,问道:“舅舅,这是什么术^,竟然如此神奇?”

    南疆国舅脸上莫测高深,看向云浅月离开的方向道:“像是传说中两千年前灵族的灵术,也只有灵术^,才能吸出如此厉害的咒术,并且能焚烧了咒术。咒术是小巫之术,灵术才是真正的神之术*。我本来以为这世间再无灵术,没想到今日竟然见到了**!?br />
    “灵术?”云暮寒看着南疆国舅*,“就是传说两千年前的云族之术^?”

    “嗯^!”南疆国舅点点头。

    云暮寒有些惊异***,片刻后恢复神色^,送了一口气道:“幸好有楚夫人在,否则叶倩不在这里,今日舅舅就性命堪忧了?*^!?br />
    “是啊*^,没想到这个叶霄竟然如此厉害^,南疆王室的歹毒之术都被他学会了!”南疆国舅有些怒意地道:“此人不除^,实在是大祸害^^。幸好和我沈昭去得及时^**^,否则的话**,今日他竟然要用汾水河的水淹没了汾水城*^!?br />
    “舅舅说说当时情形^?!痹颇汉叛皂庀殖隼魃?^。

    “我和沈昭去时,他正在施术,将粉水河的水魂都引了出来^*,我对水术不精通*,沈昭施术*,我护法,他发现了我们^,竟然放出毒术*^*,我为沈昭挡了*,不过他也没得好果子吃*^,沈昭这小子心地淳厚*,水魂被他内心所感,反过来依靠他对那老东西反噬*,那老东西今日也负了伤^^。又得到了兵败的消息*,溜走了?!蹦辖说?^。

    云暮寒点点头,看向沈昭^。

    只见沈昭好像没听他们二人说话,而是担忧地看着云浅月离去的方向^。

    “楚夫人可是非同一般,今日识别了带兵的小将是秦玉凝^,扰乱了敌军^,让秦玉凝负了伤*?^!痹颇汉侄阅辖说?^。

    “既然是景世子派来的人**^,自然是非同一般的?*!蹦辖说?。

    “舅舅身体既然无恙*,在这里整顿一下东西南北四城的兵士吧!我送沈昭回去,顺便看看楚夫人损耗灵力是否严重*?!痹颇汉值?*^^。

    “嗯^^^,你去吧^*^*!”南疆国舅点点头^。

    云暮寒来到沈昭身边,伸手扣住沈昭的手腕*,带着他飞身下了城墙向登云楼而去。

    “没想到楚姑娘竟然这么厉害!”沈昭低下头。

    云暮寒偏头看了一眼沈昭^^,淡淡道:“他是景世子派来的人*,景世子手下没有无能之辈^*??銮宜故呛旄蟮母笾?,十大世家第一大世家楚家的家主夫人^^,这样的女子天下能有几人?你说她如何能不厉害^*?”

    沈昭抿了抿唇,沉默不语。

    云暮寒不再说话^*,足尖踏着屋舍房脊而过^*^*,街道上恐慌奔走的百姓们知道赶走了敌兵,都踏实下来,没有了早先奔走相告大喊大叫的声音^。

    来到登云楼客栈,云暮寒带着沈昭飘身而落。

    沈昭刚站稳脚,就甩开云暮寒向楼上跑去**。云暮寒看了一眼沈昭急匆匆的背影,缓步跟在他身后上了楼。

    二人来到楼上,云浅月的房间门口^^,沈昭伸手敲门,“楚姑娘!”

    “沈昭吗*?我没事^^,你不用担心,你也累了*,回房去休息吧*!”云浅月声音传出,依然有些虚弱*,但比早先已经好太多^。

    “你真没事儿^?”沈昭担忧地问。

    “没事儿*,你放心吧!”云浅月回话。

    沈昭不好再推门进去*,回头看向走上来的云暮寒^。

    云暮寒缓缓开口*,“楚夫人^,多谢你救了舅舅**,是否需要我弄些上好的药材来给你^*?”

    “不用^^*^,我休息一下就好。云驸马去忙吧^^!秦玉凝的兵没退走多远^,如今汾水城还是不能松懈。另外要小心伊家^、华家**、凌家的三位少主以及他们的人,苍亭和蓝漪应该也到了南疆地界了^?^^!痹魄吃碌?。

    “好,那楚夫人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派人去找我^*^*!痹颇汉ナ?br />
    “嗯^***!”云浅月点头*。

    云暮寒转回头对依然不放心的沈昭道:“你也休息吧!你最近几日不能再动咒术^,但秦丞相也不能动咒术,你们相差无几^^。后面还需要你的?*^!?br />
    沈昭抿着唇点点头*^*。

    云暮寒转身下了楼,不出片刻便出了客栈离开^。

    “楚姑娘,你真的没有事情吗?”沈昭看着紧闭的房门^,又不放心地问^。

    “没事儿^,你去休息吧^!云驸马说得对,过几日还需要你?^^!痹魄吃乱∫⊥?。

    沈昭闻言只能应了一声^,转身进了隔壁的房间^*。

    房间内**,云浅月躺在床上^*,早已经恢复了她的原本容貌*,一番动用灵术^^,这次的确损耗太大*,和以前数次动用灵术微小动作不同*,这次她能明显地感觉到身体本源的流失^*^*,当时是咬着牙坚持,险些就幻容破灭*,露出她的脸*。

    墨菊站在桌前从云浅月的包裹内往出找药**^,他一连拿出好几个瓶子^*,倒出好几颗药丸,正要走向云浅月的床前*,听到外面沈昭紧张的声音,脸色顿时不好*,等了半响*^,才听到云暮寒离开^^,沈昭回了自己房间^,他压低声音道:“浅月小姐**,这沈昭不能再留在你身边了*^!”

    云浅月瞪了他一眼^,“人家心术正,心地醇厚而已。收起你脑子里和你家公子一样的乱七八糟的想法*^^?^!?br />
    墨菊有几分清秀的五官顿时不满*^,“他对你关心过头了!”

    “你对我还关心过头了呢!是不是要我写信告诉你家公子,说你对我也有意思*,让他将你收回去^?”云浅月立即道^。

    墨菊吓了一跳,险些将手中的药丸给扔了*,顿时苦下脸^^,“浅月小姐*,属下可不敢对您有什么想法,你可不能冤枉诬陷我*,公子他会劈了我的^*^*?!?br />
    云浅月哼了一声^,“这不就得了^*,你也不能冤枉诬陷别人的好意*^?*!?br />
    “可是他实在对你太关心了^,不太正常^,而且他不称呼你楚夫人*,一口一个楚姑娘^^,是明显不将公子放在眼里^!蹦盏?。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人家称呼本来就没有错^*^^*,我还没嫁给你家公子呢!”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你是楚家家主夫人的名声早就打出去了?^?!”墨菊道^*。

    “行了**^,别与我说这个了*,沈昭对你家公子崇拜备至^,在他心里***^,我十个脚趾头也不及你家公子*^?*^^!痹魄吃掳诎谑?*^^,打断他的话,对他伸出手**^,“将药给我吧^!”

    墨菊只能不再说*,苦着脸走上前,将药放进她手里^。

    云浅月看着满满半手药皱眉,“墨菊,这么多药会将我药着的吧**^?”

    “不会,这些都是补药。公子早就吩咐下了*^,说你一旦动用了灵术,就让我给你这些药^。这些药是公子知道你一定会动灵术,特意备下的?!蹦盏?*。

    云浅月闻言咧嘴**,“可是这也太多了*!”

    “不多^^,您两口就吃下去了?!蹦照驹诖睬翱醋潘?,似乎在监督她吃药。

    云浅月抬眼看了墨菊一眼,无奈一叹*,将手里的药分为两部分,两大口吃了下去,她顿时苦得舌头尖都麻了^^,连连道:“给我拿水来^*?!?br />
    墨菊将手递给她。

    云浅月咕咚咕咚喝了一气^*,还是感觉苦得不行^,她不停地吐舌头,埋怨道:“这药怎么这么苦*?”

    墨菊好笑地看着她道:“公子说了^^,这些药都是极苦的^,您若是不想受苦*,以后就少动用灵术^*?!被奥鋇*,他补充道:“今日是迫不得已,没办法^,属下没拦你^*,若是但分有一分可能**,您就不能动用灵术^^?!痹魄吃赂芯跎嗤飞系目辔对趺匆膊煌?*,她有些愤愤*,“人在千里外**,还??匚?^。这个黑心的?!?br />
    “公子是对你好*,别的女子公子都不看一眼^?*!蹦詹宦氐?^。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人家说得对*,她没办法反驳^,觉得容景手下的人*^,都跟他一样不止黑心^^,还有一副好嘴,她打了个哈欠^,对墨菊摆摆手*,“你下去吧^!监视着各处的动静^^^^*,若有哪里不对^^,随时禀告我^^!?br />
    墨菊点点头*^,退出了房间*。

    云浅月身体的确承受不住,也懒得再费心想如今秦丞相如何,秦玉凝如何,伊家**^、华家、凌家的三位少主以及苍亭、蓝漪如何,闭上眼睛*,幽幽睡去。

    她损耗太大*,睡得有些沉,再次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

    她睁开眼睛,就见桌前坐了一个人,那人正在提笔写类似信的东西,她眨了眨眼睛**,有些讶异地道:“风烬^,你怎么在这里^**?”

    风烬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哼道:“某人不放心你^,怕你惹桃花*,让我来监视你^?!?br />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你什么时候来的这里*?”

    “一个时辰之前^?!狈缃繼^。

    云浅月想着她睡得太沉了^,风烬来了竟然没感觉^*,她身体本身对她亲近的没危险的人有着一种潜意识的放心,她摇摇头,“不是*,我问你什么时候来汾水城的^^^?*!?br />
    “比你早了一日*?!狈缃?*。

    云浅月点点头,“除了你^^,还有谁来了?莫离呢?”

    “他没来*,就我一人*!狈缃祷凹湟膊坏⒏樾葱?,笔落在信纸上沙沙而响**。

    “伊家**、华家^^*、凌家的三位少主*,以及苍亭蓝漪都出动了*,风家、楚家*、花家^、凤家、莫家这五大世家就只有你来了?”云浅月挑眉^*^^^。容景用一大世家对抗五大世家**,也太狂傲了吧?

    “你不是楚夫人吗?你代表楚家!”风烬放下笔,折好信纸,不以为意地道。

    云浅月默了一瞬,看着他手中的信纸很是特别*,问道:“给容景的信^?”

    “嗯*!”风烬点头*^。

    云浅月虽然很好奇风烬写了两大页纸都给容景写了什么^,但也不再问*,躺着的身子坐了起来^*,问道:“外面的情形怎么样了*?”

    “秦丞相和秦玉凝退兵十里^,在汾水湾之南驻扎^,阻住了所有进京的路?!狈缃溃骸霸奇饴砗湍辖嗽谡俜谒悄诘谋Σ渴館*?*!?br />
    云浅月挑眉,“秦丞相和秦玉凝竟然不怕叶倩从京城出兵和汾水城的兵力两相夹击?”

    “他巴不得这样,引叶倩出巢,以杀叶倩^。叶倩若死*,可想而知!狈缃?。

    “叶倩从京城出兵和汾水城的兵力两相夹击^^,他能杀得了叶倩*^?”云浅月蹙眉*。

    “他手中攥着南疆王室连叶倩也不会的咒术,咒术比如武功^,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叶倩遇上她^,他若是有能克制叶倩的一招咒术,叶倩也是不敌,只要不敌*,就必死无疑^^^!狈缃邮忠徽衈,一只鸟飞了进来,他将折好的信纸绑在鸟腿上^*,继续补充道:“他不去皇宫打叶倩^,而是因为南疆王室都城是整个南疆王室的王灵最强之地,对他这个离开百年来的嫡系分支来说^*,不太有利*,不一定能在皇宫杀了叶倩^^*,而又因为他精通水术^,汾水弯对他施展水术最有力**^,才在这里拦截云驸马和南疆国舅***,若是斩断了叶倩的臂膀**,那么叶倩孤立无援*,她拿下南疆就不成问题了*^!?br />
    云浅月点头,“他的确打得好算盘?*!?br />
    “是啊^^,人算不如天算,他算来算去怎么也没料到会突然出现个沈昭**,居然也一样会水术。否则的话^*,他昨日在汾水湾施展水术,南疆国舅和云暮寒以及汾水城的两万士兵,没准就被他的水魂吞噬入腹了^^!狈缃湫?。

    “沈昭的确是意外^,大约谁也没想到?*!痹魄吃滦α诵?*^,“这回沈昭因汾水河之事**,一下子就扬名天下了!”

    风烬斜睨着云浅月,凉凉地道:“云浅月**^,你也真本事了*^,随便入住一户山野人家也能寻到一个宝贝^。某个醋坛子不放心你的确是应该^*?!?br />
    云浅月瞪了风烬一眼^,“你还是我从死人堆里扒拉出来的呢,不是照样捡到了宝*?”

    “你辛辛苦苦培养了我多少年?哪里有捡现成的便宜来得畅快^?”风烬哼道^。

    云浅月一时无语*,“他虽然是我捡的现成的^,但便宜可不是我的,是容景的*。人家对他推崇备至^?!?br />
    风烬别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道:“那可不见得^,这便宜指不定是谁的?!被奥?,他起身站了起来,对她道:“你既然醒了,就别在床上懒了^^*^,现在就启程吧!”

    “去哪里?”云浅月一怔^。

    “你偷偷绕大山去南疆京城找叶倩*,”风烬道:“这里由我坐镇*?!?br />
    “那沈昭呢^?也跟着我离开*?”云浅月挑眉*。

    “沈昭自然留在这里,有他牵制秦丞相那个老东西^^,才让他不敢即刻卷土重来侵吞汾水城?*^!狈缃∫⊥?,“刚刚得到消息^^,苍亭和蓝漪已经绕过大山向南疆皇宫而去了^*,叶倩如今在皇宫孤身一人*,你去帮她*^?^!?br />
    云浅月点点头,起身下了床,对他道:“你要?;ず蒙蛘?,不能让他受伤^*^。沈大爷和沈大娘就他这里一个儿子*?^^!?br />
    “知道了,这等人才**,自然要?*;ず昧薧^^,担心你自己吧^!”风烬道。

    云浅月走到镜子前^,看了一眼自己的容貌**,想着有必要和沈昭交待一番,试试动用灵术^^*,虽然没都恢复,还是很虚,但是已经足够幻容**,她刚凝聚灵力,风烬打断她^^,“沈昭在你醒来之前被南疆国舅接去驿站共同研究水术了^^!?br />
    云浅月罢了手^,走到水盆前净面*,又简单用了饭菜,收拾包裹准备离开。

    风烬扔给她一块面纱,“带着这个*,你那个灵术能少用就少用*,我提醒你一句**,你若是不小心死了,容景不一定会跟着你自杀,没准娶十个八个女人回家呢^*!所以^^,你小心自己的小命。南疆这个破地方**,还不值得你拼力帮叶倩护着^。如今已经帮了她这么多*,她若护不住^,就是她自己没本事^*,你去南疆京城,主要是为了牵制苍亭和蓝漪去了,不是帮她拼命去了^*?^^!?br />
    “知道了!关心我就关心我^,非要整让我听着不顺耳的话?*^!痹魄吃碌闪朔缃谎?,拿着包裹^,戴上面纱,从窗子飞身而出^。

    风烬微哼一声*,关上了窗子。

    出了登云楼,云浅月施展轻功向北城走去,在距离北城不远的一户人家飘身而落,扒开那护人家后院的一方巨石,下了密道*^。

    这条密道通往城外的汾水湾^,她曾经潜入南疆的时候走过一次,所以轻车熟路^*。

    半个时辰后出了密道,云浅月看了一眼汾水湾^,这条汾水河很宽^^,直通南疆京城到汾水城,因为南疆京城到汾水城多山路不好走^*^,所以这一条河就成为了一条运河^^^,或者载人,或者运物,十分繁华*,但也正因为如此,出事的也很多^,所以水魂很多*,阴阳气都很旺盛^。

    汾水河对岸,可以清晰地看到有兵驻扎^,帐篷林立^。

    云浅月站在密道出口处看了片刻,转身进了汾水河堤坝上游的高山丛林。

    汾水城距离南疆京城要翻越七座大山^^^,且每座大山都极大,草木很深*^,且没有路^,走这一条大山,自然不能骑马,不过汾水城距离南疆京城二百里^*,而她走超近的山路,也就一百多里**^,快的话半日就能到。

    大山里人迹罕见,丛林灌木,在这样本来应该干燥的冬日里**^,这里却是湿气很重*。

    一路上毒蛇毒虫遇见很多^,但都纷纷避开云浅月走。

    云浅月想起她身上佩戴着沈昭给的那个布袋*,既然能克制蜈蚣和她身上的追踪术,大约也是一种能克制这些毒蛇毒虫的东西^。所以这些毒物自然都避开她走^*^。

    大约容景给她备的那些药极好,外加她睡了一觉*^,感觉脚步轻盈^,除了灵力少了些外*,其余武功分毫没受影响*。

    大约走了四座山的时候*^,山的另一边传来一声惊呼^*^,很是熟悉^*,她停住脚步*,仔细去听^,那边有隐隐的说话声传来*。两个人,一个是苍亭***^,一个是蓝漪*。

    云浅月想着原来他们竟然在这里*,听说话是蓝漪遇到了毒物*,惊了一下^,但有惊无险。她眸光微转^,想着若是将他们困在这座大山里面的话^,那么对叶倩自然是有利的。这样一想,她靠近他们走去*^。

    她所过之处,毒虫依然远远避开*,所以她轻而易举地就接近了二人*。

    在觉得差不多的距离处停住脚步,她从包裹里将收服的南疆国舅的那只蜈蚣才盒子里放出来^,那只蜈蚣显然被关得蔫蔫的*,她用指尖凝聚了点儿灵气注入它的头部,它立即激灵起来,她用曾经所学的给人的催眠术运用到蜈蚣上*,对它催眠,“去截住那两个人,咬那个男的^?^!?br />
    蜈蚣“嗖”地一下从盒子里钻了出去,向苍亭和蓝漪的方向而去。

    云浅月想着催眠术竟然管用,她灵机一动*,指尖又凝聚了灵力*,对四周避开她的毒蛇毒物近距离催眠,“你们都过去,拦住那两个人^^^,咬那个男的*?!?br />
    片刻后,四周的毒虫毒物都从四面八方向着苍亭和蓝漪聚拢而去^。

    云浅月没想到居然这么有效,她惊异了^,想着听这到处都是爬动的声响,怕是整座山的毒物都被她指引到了苍亭和蓝漪身边了吧?

    没想到她的催眠术如此有效……

    不是,催眠术不会有如此大的作用^,云浅月立即就否决了这个想法,低头看着指尖^,上面还有微微的蓝光*,这应该是她刚刚运用的灵术的作用,没想到她爹教给她的灵术竟然还有如此作用^?

    她想起当初她爹教给她灵术时所说可以借助自然灵气修习灵术^*,那样事半功倍*。她如今身处大山,草木葱茏,越是毒物盛行之地^*^,越是草木繁盛,自然灵气自是比别处最多最繁盛。她如今感觉她身体昨日耗费的灵气不但弥补了回来^,反而又有着渐渐增强的趋势,她不可思议地站在那里*^。

    “啊^*,苍亭^,怎么会这样*?怎么有这么多毒物*?”蓝漪惊骇的声音响起*。

    “是啊,怎么会这么多毒物^?”苍亭的声音也响起***,但比蓝漪镇定*。

    “这些毒物都向我们来了^,怎么办*?”蓝漪急切地问道^。

    “杀*!”苍亭吐出一句话*。

    紧接着*,二人拔剑的声音。

    云浅月依然处于震惊中,那边刀?^?称?,毒物的血腥弥散过来*,她才惊醒^??聪蛏舸吹姆较?,距离得还是有些远,草木覆盖**,枝繁叶茂^*,根本看不到那处的动作,但是她也可以想象得到目前是何情形。

    她静静站在原地不动*,想着也许她该好好地研究研究她爹教给她的灵术,耳边响起容景得知那天她爹教给了她灵术后所说的话^。

    “两千年前据说有一个灵族^,名曰云族。精通通天之术**,全族人靠灵力为生。后来隐世了***,天下大一统后**,帝王着卷宗销毁了云族的所有记载,云族再不被红尘所踪,人人都说云族是仙族的一个遗落之地……”

    似乎听谁还说过这样的一句话^,“南疆巫术小巫而已!”

    那什么是大巫^*?她所学的灵术吗**^?

    云浅月皱眉**,看着她的双手^,早先出城时身体还很虚*,可是如今走了三座大山站在这里,却是精力充沛^^,全身似乎像是被暖融融云被裹住*^。

    “啊……”苍亭传来一声闷哼*。

    “苍亭*^,你怎么样^?”蓝漪大惊^*,“你被咬了^?”

    “嗯!”苍亭压抑痛苦的声音应了一声**。

    “咬到了哪里*?”蓝漪急急地问^。

    “腿^**!”

    “这些毒物怎么看起来似乎专门奔你来^?你身上携带了什么东西?”蓝漪又问。

    “除了避毒丹外,都是寻常佩戴的东西*^?^!?br />
    “避毒丹的问题?”蓝漪怀疑地问。

    “不知道*,应该不会,刚刚我们走了这么久都无事**,秦丞相给的避毒丹^*,他害我们对他没好处^!辈酝に坪跞套磐吹繼^。

    “也是^,可是为什么会这样*?”蓝漪似乎急了^*^,“你赶紧吃解毒丸^^,用功逼毒^,我给你掩护^!?br />
    “我也不知道*^,先应付处置了这些毒物再说吧^^!”苍亭道:“毒物太多^*,你一个人护不住*,这点儿小毒还奈何不了我*?^!?br />
    蓝漪不再说话^**,刀剑劈砍声再次响起^,血腥味更浓^。

    云浅月被二人的声音惊醒^*^,想着如今苍亭已经被咬伤,而且是腿,已经达到了她的目的^。这些虽然是毒物,但是毒物也是生灵^^^,她若不制止*^,还有不知道多少毒物会死在他们剑下,这样大面积的杀生不是什么好事儿*,她灵气再次聚上指尖^,照着刚刚的方法,默念**,“够了^,都撤了吧!”

    围攻苍亭和蓝漪的毒物顷刻间向四下撤退离去^*^。

    ------题外话------

    见识一下我们月儿的厉害^!O(n_n)O~

    最近好缺觉^*,手里有月票的亲给我打打气哦^,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23》,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二十三章 围困苍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23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二十三章 围困苍亭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23^*。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