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盖棺定论

    容景闻言挑了挑眉,没说话。

    云浅月“哈”地笑了一声,凑近玉子书,攀在他肩膀上*^,哥俩好地道:“子书*,你真是太好了,我又舍不得你走了,怎么办?要不我也跟着你去东海吧!免得在这里乌烟瘴气?!?br />
    “好癪?!”玉子书含笑看着她。

    容景伸手轻轻一拽*,将云浅月从玉子书的肩上拽进了他怀里,对玉子书道:“玉太子,你该走了!再晚的话六公主不能去东海,没准别的公主会追来想去东海,你这美人恩不想消受也是麻烦^?!?br />
    “景世子说得极是*!”玉子书含笑点头^*,翻身上马。

    云浅月嗔了容景一眼&,对玉子书挥手,“记得来信,每月一封?!?br />
    “好!”玉子书看了容景和云浅月一眼,对容枫道:“枫世子^&,再会了^!”

    “玉太子再会^!”容枫拱手。

    玉子书不再停留&,双腿一夹马腹,身下坐骑四蹄扬起,离开了十里送君亭。

    云浅月目送着玉子书一人一马身影走远,眼眶有些酸,她使劲睁大眼睛*,直到那身影化为一个小黑点最后消息身影&^*,她还不想收回视线*^*,冷风吹来^,眼睛有些疼。

    容景伸手盖在了她的眼睛上,温声道:“别看了,人都走了&!以后又不是不见了^^?^^^!?br />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我舍不得??!”云浅月眨眨眼睛^^,眼眶有些湿。

    “云浅月&,你这是故意想让我醋是不是&?”容景幽幽地道^&。

    云浅月挥手打开他的手*,瞪了他一眼*,“回去了^&!昨夜一夜没睡觉^&,困死了*?!?br />
    “我以为你会不舍得离开这送君亭^,要在这里待上一日&?!比菥靶α艘幌?&^。

    “大冷天的谁愿意在外面待&,有毛病*?!痹魄吃禄奥?&^&^,看向容枫,招呼道:“容枫&^,走&*,回去了&!”

    容枫点点头,翻身上马。

    云浅月则被容景拉着向马车走去^^。

    上了车*,云浅月自动将容景当成靠枕*,枕着他的腿躺在车中,闭上眼睛。

    容景给她扯了锦被盖在身上,又盯着她看了片刻^,见她真要睡去&,温声道:“你这副样子哪里是舍不得玉太子&^?玉太子若是看见^,定然伤心,哪里有你这样的女人^,前脚还要掉眼泪,转眼就要睡了?^!?br />
    云浅月用鼻孔哼了一声,“矫情一会儿得了,总不能一直矫情?!被奥?,她又补充道:“我若是真哭个稀里哗啦的^*,你还不被醋酸死?!?br />
    “我这已经快被醋酸死了^^!比菥翱醋潘溃骸霸魄吃?&,我的衣服呢?”

    “还没做!”云浅月打了个哈欠*^。

    “我明日要穿?^!比菥鞍逑铝砠*。

    “我今日睡觉,明日哪里能做得出来*?^!痹魄吃乱丫У谜霾豢劬。

    “我不管^!反正我明日要穿&,明日你不给我衣服*,我就不让你见玉雪飞龙?!比菥暗?^。

    云浅月眼皮动了动&&,实在睁不开*^,不再理会她。

    “喂,你听到没有?”容景伸手推她。

    云浅月身子晃了晃&,没言声。

    容景再次推开*&,这回用力了些。

    “听到了*!容公子^^,您就发发善心,让我睡吧??!”云浅月无奈^*。

    容景达成目的*,勾了勾嘴角^^,放下手*,温声道:“好,你睡吧!睡醒了做衣服?*!?br />
    云浅月哼唧了一声&^,睡去。

    马车向城门走去,车外容枫听着二人车内的对话^,莞尔一笑^。

    一路无话&^,回到城门。

    城门口聚集的人早已经散去,只有皇宫大总管文莱带着一名小太监等在那里。文莱见容景的马车回来^,连忙恭敬道:“景世子^,摄政王吩咐奴才在这里等着您,说如今先皇大丧礼毕&,接下来该准备二皇子厚葬之事**^。请您回城后立马进宫与他商议?!?br />
    “好^^!”容景淡淡应声*。

    “枫世子,摄政王请您也进宫^,说数日没上朝了*,群臣在金殿议事*?!蔽睦秤值?。

    “好!”容枫颔首&。

    文莱不再说话&*,传完信后^,坐上马车,向皇宫而去^。

    容景吩咐弦歌先去云王府送云浅月^^&,容枫则是回府换朝服&。

    马车来到云王府门口&*,容景将云浅月喊醒,她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看了容景一眼^,又闭上&^,容景好笑地看着她^,片刻后,只能将她抱下车^&,送回浅月阁^。

    虽然容景和云浅月定情的消息已经不新鲜,云王府的人对二人同进同出已经习以为常^,但还是被容景抱着云浅月送回浅月阁而私下里叽叽咋咋了好一阵*。

    将云浅月送回房间后,容景出了房门&*,坐上马车,向皇宫而去。

    云浅月在容景走后立即睁开眼睛,伸了个懒腰^,起身坐了起来。

    “小姐*?您……不睡了*?”凌莲和伊雪惊讶地看着云浅月,哪里有困意?

    “不睡了^^!”云浅月摇摇头,对二人吩咐,“将给他做了一半的衣服给我拿出来,另外也将我以前做了半个的香囊拿出来,我现在开始都做完了它们?!?br />
    “小姐,您累了一夜,这个不急于一刻&**!绷枇叛粤⒓捶炊証。

    “是啊,给景世子的东西又不急?!币裂┮擦Φ繼。

    “谁说不急?他心里估计都快急死了&&?!痹魄吃滦ψ乓∫⊥?*&,对二人摆摆手,“都拿出来&,这么点儿小事我还受得住。否则今日睡觉的话^^*,也许明日就要将夜天倾葬了,我肯定会去给他送灵*^*,就没时间做了&?!?br />
    二人对看一眼^,见云浅月精神还算不错**,转身去拿了。

    云浅月先拿过衣服,继续那日的针脚开始缝制&。容景的这件袍子式样比玉子书的那件稍微繁琐,用时自然长**,但好在云浅月已经对古代这种穿针引线极为熟练,所以做起来极快。

    响午十分,一件袍子在凌莲和伊雪的赞叹声中做好。

    用过午膳&,她继续绣香囊*^*,这个香囊从数月前夜天逸回京那时候容景和她闹脾气被搁置之后^,她一直忙于各种各样的事情没拿起,也没敢和容景说没做完^。如今过了数月*,重新找针脚和接头自然耗费一番心力*&。

    香囊是双面绣法,一面鸳鸯戏水的交颈鸳鸯,一面是红粉桃花^^,自然比做衣服难了不知凡几&。所以这最后一半就慢很多。

    下午,玉青晴来到浅月阁^&,见到云浅月手中的香囊,她先将香囊正反两面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又将云浅月从头到脚看了一遍,才坐在一旁唉声叹息^*。

    “你叹什么气^?”云浅月抽空瞥了她一眼。

    “女大不中留??*&!”玉青晴有些伤感地道。

    云浅月斥了她一声*,“你也好意思说我,你那时候不是和我一样也女大不中留?”

    玉青晴闻言干干笑了一声&,偏头对云浅月道:“月儿,你将你这个双面绣法教给娘吧好不好?娘这些年就学了个会做衣服^^,一直不会绣香囊?!?br />
    “不行!”云浅月摇头^^。

    “我将做衣服都教给你了呢&!”玉青晴瞪眼。

    “这个我谁也不教给**,就要容景一个人佩戴*,天下只此云浅月一家&,别无分号&&?!痹魄吃碌靡獾氐?。

    “你个没良心的小丫头,我是你娘&^,要给你爹绣香囊?&&!庇袂嗲缬檬值阍魄吃履悦?*。

    “那也不行。云家祖训,夫君第一*,老爹靠后^*^?!痹魄吃碌?。

    “你羞不羞?你还没嫁人呢*!就称呼人家夫君了?”玉青晴愤了一声。

    “早晚都是我夫君^,先行驶着权利嘛*&?&^!痹魄吃麓笱圆徊?。

    玉青晴瞪了她^,瞪了半响,败下阵来,妥协道:“不要你教这个双面绣法^^,就教给我普通绣法就成*&?*&!?br />
    “凌莲^,你会普通绣法吗?”云浅月头也不抬地问凌莲&^。

    “回小姐^**,奴婢会!”凌莲回道*。

    “那好&,她交给你了&,你负责教会她?!痹魄吃律焓纸袂嗲缫煌芧&&&,“你们去一边学*^^,别在我这里碍事?!?br />
    玉青晴站起身*^,挖了云浅月一眼^*,笑骂道:“臭丫头*&*^!”

    “主子去我房间吧&!”凌莲偷笑着先出了房门。

    玉青晴点点头,跟了出去&。

    房中静了下来,云浅月穿针引线*,十根手指行云流水^,丝毫不空闲^。

    傍晚十分,搁置了数月的鸳鸯戏水香囊终于被她完成*,完成后十根手指都木了一般,她将香囊一扔,身子倒在软榻上*,闭上眼睛嘟囔道:“贤妻良母果然不是人做的*&?*!?br />
    院外脚步声轻缓优雅*,似乎踩着点儿来一般&&,是容景一贯的行路风格&。

    云浅月全身都抬不起来力气*,连看一眼都觉得费力,觉得这样的活真不咋是人干的&&^,下次不能胡乱答应他了,到头来苦死了自己。

    “景世子^!”院外传来凌莲和伊雪的请安声。

    容景“嗯”了一声,轻轻踱步走进房间。他刚到门口,虽然如今天色将黑&,他还是一眼便看见了软榻上扔着的香囊&^&。他脚步微顿了一下,移开视线,看向云浅月。见她如大虾米状地窝倒在软榻上,无论从哪一处看,都像是累极^。他眉头微皱&^,抬步走了进来&。

    来到云浅月身边*,容景伸手拿起香囊^,将香囊的正反两面都仔细地翻看了一遍^^,满意地道:“嗯,不错,不枉费我心心念念了数月*,你总算没让我失望^?!?br />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容公子,你眼里只有香囊^?没看到有个大活人要奄奄一息了&^?”

    容景将香囊栓在腰间^,头也不抬地道:“这是一个教训*,告诉你有什么事情尽早做&,临阵磨枪,自然会累,下次你记得早些做*&*,或者细水长流,就不会这么累了?!?br />
    云浅月瞪着他,“你看到我累成这样子,不是应该将我抱在怀里,对我用十分愧疚十分温柔十分过意不去的语气说你辛苦了早知道我不急着要了等等的吗&?”

    容景抬头,看着云浅月,“那还是我吗*?”

    云浅月彻底泄了气,闭上眼睛,不愿意看他,对他指控道:“容公子*,你应该将桃花的那一面佩戴在外面,如今你将交颈鸳鸯佩戴在外面,是想明日全天下都传遍了说你有特殊嗜好吗*?”

    “这个不怕,是该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急着想娶你了*&?&*!比菥奥朴频氐繼。

    云浅月彻底无语*。

    “衣服呢&?”容景又问。

    云浅月没好气地道:“被凌莲收进了柜子里&^,你自己去拿!”

    容景果然自己转身走到了柜子前,打开衣柜^,月牙白的袍子被叠得整齐放在最上面*。他伸手拿出来,先展开看了一眼*,之后没什么情绪地脱了如今身上穿的外袍&,慢悠悠地换上了新衣。

    云浅月睁开眼睛看着他,只见他动作极其轻缓随意,脸上神色一如既往,她撇撇嘴,盯着他看。心下赞叹,果然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容景本来就如玉无双,雅致风华&,如今一样月牙白的袍子&*,只不过被她改了个风格^,便又似踱了一层清辉**^,璀璨可照日月,这样出去怎么还了得?全京城的挑花还不得往他身上扑&?她顿时后悔给他做这样的衣服了,立即大声道:“脱了&,脱了!”

    容景系上最后一颗纽扣^,扣好玉带,挑了挑眉&*&,“为何?”

    “招蜂引蝶!不能穿&?!痹魄吃碌?*。

    “玉太子穿上的时候你可否也让他脱了?”容景扬眉&。

    “怎么可能&?他又不是我家的,招蜂引蝶祸害天下女人更好,但你可不一样,你是我家的*,必须严格打击桃花&?!痹魄吃掳遄帕车?。

    容景闻言忽然笑了,玉容绽开,争云夺日。

    “快脱了!”云浅月绷着脸催促道^。

    容景走到镜子前看了一眼,须臾*,回转身&&&&,走到云浅月面前,对她摇摇头,温声道:“云浅月,招蜂引蝶不可怕&*&^,那些蜂蝶看得见吃不着,只有你一个人看得见,又吃得着*,才能证明你最有本事*,是不是^*&?”

    云浅月点点头,承认道:“这倒是*!”

    “所以&,我不仅要穿着,以后都要穿你做的衣服^*^?!比菥暗贸鼋崧?&。

    “可是还是太招蜂引蝶,太招桃花了!”云浅月盯着容景*&^,权衡利弊*。

    “你以后看好了我^^,日日跟着我,我走到哪里,你跟到哪里^*,让那些蜂蝶无缝可钻,不就好了?况且这天下女人谁人敢跟云王府的云浅月抢男人?不想活了吗?”容景坐下身*,慢悠悠地道。

    云浅月“噗”地一声笑了^&,瞪着容景*,有些无语地道:“容公子,你的三观呢?”

    容景不答话,伸手抓住她的手,轻轻放在手里揉按。

    “唔,还算你有点儿良心想着我的手?!痹魄吃锣洁煲痪?,靠在他身上**,闭上眼睛&**^,对他指派道:“我不仅手疼*&,肩膀也疼&,腰也疼,腿也疼*^,脚也疼……”

    容景低笑,声音温柔,“好&,我都给你揉按一番*^?^!?br />
    “这还差不多!”云浅月舒服地吸了一口气*。

    这一日晚&,云浅月享受到了从头到脚全套氏的容氏推拿&。饭后,她舒服地去会周公了&。

    容景坐在床头看着她,看了许久,拿出香囊看了又看^^,之后又穿着新衣在屋中走了数圈,才躺回了床上,闭上眼睛之后*&,依然嘴角露着笑意,泄露出他心中欢喜至极的心情。

    第二日一早,云浅月醒来*^,见容景已经穿戴妥当坐在桌前批阅密函*。

    云浅月看着他*,晨起的光辉流入屋中^,但似乎全部被坐在床前的那个人给吸收了,尊荣华贵^,如玉无双。此时他微低着头&,如玉的手提笔在密函上写着什么,屋中静静^,只听到笔墨落在纸上的沙沙声^。

    云浅月移不开视线^,想着每日早上若醒来都能看到这一幅画卷,那么她愿意用一生,或者十生来看,大约也不会觉得厌烦*&。有一种人&,他天生就是这样的*,无论何时&,无论何地,都让人心神为之牵引,只要看着他^&,就会浑然忘我&。

    “醒了?”容景清润的声音响起*。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依然看着他^。

    “醒了就起吧^!昨日摄政王与众位大人廷议&,今日给二皇子发丧厚葬^。二皇子的棺木一直停在了二皇子府*&^,还是由礼部负责,但礼数不会有那么多^,大多数大臣自愿而去**&。但我想你是会去的*。如今时辰正好**^,再晚的话,送灵的棺木就会出城了。你已经在灵台寺给他做了一场法事&,如今去二皇子府送送他就好,不必出城^?^^&!比菥拔律?。

    云浅月想着她昨日猜测的果然不错^,今日夜天逸就匆匆给夜天倾葬了。她点点头*,推开被子起床,开始梳洗&。

    容景继续处理密函。

    云浅月收拾妥当后^,赵妈妈端来饭菜*,容景也处理完了最后一本密函^,喊青影将密函拿走。二人坐在了桌前&*^。

    饭后&*&,一起出了浅月阁。

    云王府门口停了两辆车,一辆是容景那辆通体黑色的马车^,一辆是云浅月那辆不时常坐的马车&^。

    云浅月偏头看向容景,容景对她解释道:“你自己去二皇子府&,我得进宫&!虽然是厚葬*,但是摄政王有命&,三品以上的官员不准送行*?!?br />
    云浅月点点头,走向自己的马车&。

    两辆马车帘幕落下,一起离开了云王府,一辆进宫^,一辆去二皇子府*。

    云王府到二皇子府路途不算远^^,不多时便到了。

    云浅月挑开帘幕下了车*,只见二皇子府门口只零零稀稀地站了几个人。车辆更是只有几辆,府内也甚为清净,没传出什么声音*,她轻轻跳下了车&,想着夜天逸虽然吩咐厚葬,吩咐三品一下官员都可以来观礼&,但是朝中官员又有哪个真敢来?如今不再是太子夜天倾的时代*,而是摄政王夜天逸的时代了。

    想起昔日夜天倾和太子府的辉煌**^*,以及如今人刚去*,二皇子府便枯败凋零,她心中升起一丝苍凉^。

    “奴才给浅月小姐请安^!”二皇子府的管家上前,给云浅月见礼。

    “我来给二皇子凭吊*!”云浅月道。

    “您请&^!”管家头前带路,一边走一边低声道:“奴才知道您会来,特意在这里等您*^。二皇子那日进宫前对奴才说,说他若是死了,若是五马分尸*,挖个坑埋了&,那第一培土要你来埋,若是用一片草席卷出去,也要奴才求你您亲自来卷。如今摄政王说厚葬,二皇子能有棺木,您就给他盖棺吧*!”

    云浅月脚步顿了顿,继续向前走去,应了一声&,“好,我给他盖棺!”

    大管家不再说话*,领着云浅月向里面走去。

    主院宫殿前搭着灵棚*,灵棚内停着棺木&^,棺木材质不好不坏,相对于一个谋反的皇子来说,已经是最好的下场&&。灵棚前除了太子府侍候的奴仆外**&,背着身子站了一名女子,那女子正一张张往火盆里扔草纸。

    云浅月认出是秦玉凝**,挑了挑眉*。

    大管家压低声音有些怒意地道:“秦小姐很早就来了,已经在这里站了两个时辰。奴才让她离开,她说是向摄政王请了旨意的*?!?br />
    云浅月点点头,继续向前走去,来到秦玉凝身后*&,她停住脚步**&*,看着灵棚没说话^。

    秦玉凝似乎不知道云浅月来,连回身也不曾^。

    灵棚前静静,二皇子府侍候的人看着二人,也无人说话。他们以前跟着太子殿下的时候一直讨厌浅月小姐,觉得她不及丞相府的秦小姐一分&^,如今想不到半年的时间而已&,便翻覆了一番天地,两个人掉了个^。

    秦玉凝将手里最后一张草纸扔进火盆后,缓缓回身&,看着云浅月&^&,轻声道:“云浅月,害死夜天倾的人不是我**,而是你&*,若他不喜欢你*,真喜欢我的话&*,我不会下得去手杀他?!?br />
    云浅月扬眉,“秦小姐这话的意思是在说若没有我,你不会听从七皇子的话吗?”

    秦玉凝抿了抿唇,语气沉暗地道:“至少我不会让他死?!?br />
    云浅月呵地一笑&,平静地看着秦玉凝*,见她神色憔悴^*,这两日大街上的传言让她不堪重负了吧?杀死夜天倾,她成了没良心忘恩负义冷血无情的女人,是她没想到的吧?她淡淡道:“秦小姐^,这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做什么都要付出代价,所以有些事情*,还要三思而后行*。你认为最好的结果*,未必是最好?!?br />
    秦玉凝盯着云浅月看**,半响后&&,忽然笑了,“浅月小姐从来教训人都是一套一套的,明明你做的错事比所有人都多^,却偏偏无人能反驳你,即便夜天倾厌恶你十年^,后来还是被你搅乱了一颗心,或许是他自己不自知而已**,他早就被你搅乱了一颗心*,习惯了你在他身后追着他跑?!?br />
    云浅月挑了挑眉。

    秦玉凝忽然从衣袖里抽出一叠纸张扔给云浅月,“你自己看看吧!”

    云浅月伸手接过纸张,看了秦玉凝一眼,见她眉眼清冷,她缓缓打开,只见是一叠画卷,画中是她追在夜天倾身后,夜天倾一脸厌恶的表情&,她翻开第二张^*,也许是因为她跑得太急,跌倒了^,夜天倾停住脚步,面色露出担心之色**,翻开第三张^,夜天倾走了回去*^,板着脸扶起她*,翻开第四张,她自己拍着衣服站起身*,对夜天倾狡黠地笑^,夜天倾大怒,散开第五张^,夜天倾扔下她扭头走,但面色显而易见地松了一口气&,嘴角还挂了一丝怕是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笑意……

    云浅月看着这些纸张^^,回想着大约是五六年前吧&,这纸张看起来有些旧**,也是五六年前所画。她继续往下看*,都是夜天倾和她在一起的情形。

    不多时^^,她便将所有的画纸都看完&,抬起头,看向秦玉凝&,“秦小姐给我这个做什么?是想告诉夜天倾喜欢我^?这我知道&?&^!?br />
    秦玉凝目光微冷地看着云浅月*,冷声道:“云浅月,我是想告诉你,他一直喜欢你*&,他因你而死*^,若没有他喜欢你^,他不会死^,我想让你记住了&,他的死是因为你。不是因为我?^!?br />
    云浅月偏头笑看着她,轻声道:“这样将责任推给我&,是不是能让你好受些?”

    秦玉凝脸色清寒,盯着云浅月,冷声道:“我一直不明白你有什么好***,即便到如今,我还是不明白。那么多的男人都喜欢你,即便得不到你的感情^^,哪怕得到你一个笑脸,也趋之若鹜*^。在我看来,世界上所有人女人都比你好^*。云浅月,你其实很自私*^^,不配人喜欢!?br />
    “嗯&,你说我很自私很对,他们喜欢我,我也不明白自己哪里好?&?墒窃趺窗炷??他们就是喜欢我,我就是自私&。不配人喜欢也还是有人喜欢?!痹魄吃侣痪牡氐溃骸翱墒悄隳??亲手杀了自己孩子的父亲,以后没人敢娶了吧?”

    秦玉凝面色一变&&,额头青筋跳了跳&。

    “大管家&,吉时到了没?到了的话*,我给二皇子盖棺定论吧*!”云浅月不再理会秦玉凝,对身后的大管家问。

    “回浅月小姐,吉时这就到了!”大管家点头^。

    “好!”云浅月走向棺木。

    “云浅月&&,我明日就离京^。我对你厌恶至斯,愿老死不相见**&&^?!鼻赜衲酉乱痪浠?^,抬步离开。

    云浅月头也不回,不看她,慢悠悠地道:“秦小姐别将话说得太满&,没准哪天我们就又见了*!被奥?*,她补充道:“哦,我祝愿你希望在我们再见面的时候可以看到你已经嫁人了&,背负着二皇子的霜寡的身份你虽然不介意*,但我想二皇子泉下有知应该是不喜的?!?br />
    秦玉凝猛地回头,瞪着云浅月&,一脸沉怒&*。

    云浅月看也不看她一眼&,将棺木上蒙着的一层黑布揭开*。

    “秦小姐也来送二哥???我想二哥该是不愿意见到你的,秦小姐还是走吧!这里的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逼吖鞔油饷娼?,见到秦玉凝,冷淡开口。

    秦玉凝转回身,看了七公主一眼^&^^,压下沉怒^&,一言不发地抬步离开&&。

    “奴才给七公主请安^!”大管家给七公主见礼。

    七公主点点头*,走上前&&&^,站在棺木前&&,静静而立^。

    云浅月扯掉黑布后,看着棺木里的人*,夜天倾身上脸上嘴上包括脖子上的血都被擦干净*^。他的面相保持着死前的模样,并没有走形^。她静静看了片刻*,低声道:“夜天倾,我知道了,知道你喜欢我?!?br />
    大管家和二皇子府的人闻言忽然伏地哭了起来?^?谥辛溃骸岸首?,您听见了吗?浅月小姐说她知道,知道您喜欢他^?*!?br />
    云浅月忽然很难受,轻轻挥手,抬起一旁的棺盖,盖在了棺木上。

    须臾,她将手中的秦玉凝给她的画卷扔进了火盆中,画卷遇火顿时着了起来*&&,极旺。

    “拿笔来*,既然盖棺*,就该有定论&&。他的定论我来书写!”云浅月对大管家道**。

    “是!”大管家立即从地上爬起来,抹了老脸上的泪水去拿笔&。

    不多时*,他将笔拿来,递给云浅月。

    云浅月提笔书写:“生而尊荣,死而可歌?!?br />
    七公主看着云浅月写的八个字,一惊,急声道:“妹妹*&,不能这样写,七哥会恼的*?*!?br />
    “那就让他恼吧!”云浅月丢了笔,淡淡道:“他出生就是太子^*,一坐二十年^。何等尊容?有何不可言说?他死前对皇权对其父心灰意冷,拔剑自刎,有男儿骨血气魄??筛杩善?。有何不可言说*&?夜天逸既然厚葬^,若是连这八个字的肚量都没有^,他便不配做这天生江山大权在握的摄政王?!?br />
    七公主闻言不再说话*。

    “你们准备送灵吧!我就不送他了&^?!痹魄吃露源蠊芗业?。

    大管家一脸感激地点点头*。

    云浅月看向七公主&,“嫂嫂,你呢?是与我一起走,还是送他*?”

    “二哥虽然与我不亲^*,但总归是血缘至亲的兄长^,我送送他&,你先走吧&!”七公主道。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多言,向外走去,很快就出了二皇子府。

    坐在车上,云浅月无力地靠在车壁上*,用手盖住脸*,喃喃道:“盖棺定论&,只此一人为止,以后我再也不做这样的事情了^,谁再死在我面前,谁再让我给他盖棺,我就跟谁急&?&*!?br />
    她话落,车外传来一声轻笑。

    ------题外话------

    月底最后一天啦!美人们^,呼唤月票&!

    一半欢喜*,一半伤感,看我被折磨的样子,乃们怎么忍心让月票浪费,是不是*?么么哒&^*!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年票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15》,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十五章 盖棺定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15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十五章 盖棺定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1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