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辣手摧花

    凌莲和伊雪闻言懵懂地看着玉子书^,即便她们跟在小姐身边这么久&&,到如今也不知道小姐和玉太子到底有何种纠葛^,只知道他们之间的感情很深很深&,这种感情谁也介入不了。玉子书话落**,再不多言*,身子靠在软榻上*,如玉的手支着额头,看着云浅月穿针引线^^。

    云浅月一心一意地缝着手中的衣服&*,针线在她手中如一朵云团一般^,被挽成了无数个花&,不见杂乱,有条有序*&,煞是好看。

    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也齐齐坐在了火炉边*,看小姐缝衣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儿^&。

    屋中静静^,只有云浅月针线和衣料的摩擦声。

    时间一寸寸流失,屋中的灯盏被拨了几次灯芯*&,东方露出灰白&。

    飘了一夜的小雪不知何时停了,天已大亮,晴空日朗,云浅月落下最后一个针脚,罢了手^*,抱着衣服偏头冲玉子书笑^^。

    玉子书仿佛看到了一轮阳光冲破防守窜进了自己心里^^,他晃了晃神&,也不由笑了,问道:“做完了&?”

    “做完了**^!”云浅月笑得开心,问道:“这么多年没给你做衣服了&,你猜我做得合不合适*&?”

    “一定合适!”玉子书笑道&。

    云浅月眨眨眼睛,将手中的衣服扔给玉子书,伸了个懒腰感叹道:“没有缝纫机真是不好?^&!这要是有缝纫机的话,何必半夜&**?一个时辰就能做好&?!?br />
    玉子书伸手接过袍子,笑着建议,“要不赶明儿你做一台缝纫机&&!”

    “我又不打算开制衣厂!”云浅月摇摇头^,唔哝一声*,催促道:“快去屏风后换上*&!被奥?*^,补充道:“当然^,你要是在这里当着我们三个女子的面换也没问题**,我们不介意瞻仰一下玉太子玉体&&!?br />
    凌莲和伊雪脸齐齐一红。

    玉子书笑着摇摇头,站起身,抱着衣服进了屏风后。

    云浅月身子一歪,倒在床上&,凌莲和伊雪立即站起身来到床前&,一左一右给她捶肩*。她舒服地叹了口气&,“真是两个小贴心^,这样的话&,我以后定然舍不得将你们嫁出去?!”

    凌莲和伊雪脸上红晕未退再升红晕*&,齐齐嗔道:“小姐,我们不嫁人!”

    “女人哪里有不嫁人的^?”云浅月白了二人一眼,喃喃道:“不过你们也不急^,等我先努力将自己嫁出去后再琢磨你们的事儿?&!?br />
    二人齐齐一笑&^,“小姐是真着急?*&!”

    云浅月脸不红气不喘地点头,“嗯^^,急死了^!”

    二人看着她*,更是好笑,凌莲揶揄地道:“小姐&^,那日我去荣王府拿天蚕丝锦的布时*^,看到紫竹院西南角种植了一株桃树呢&!景世子大约比您还要急&*,不等春天来了^^&,打算在冬天里就要将它捂开花*?^!?br />
    云浅月想起那株桃树*,都打花骨朵了&,好气又好笑地道:“经营那株桃树比对我还精心*,我说子书来那一阵子他怎么天天匆匆来匆匆走,以为朝政多忙呢,感情是在弄那株桃树*。这个人……真是服了他了!”

    凌莲和伊雪也笑出声。

    屋内的欢声笑语驱散了一夜的疲惫。

    玉子书从屏风内缓缓走出来**,凌莲和伊雪齐齐“啊”的一声^,赞叹地看着他^。

    同样是衣服,以前玉太子身上的衣服样式无甚特别&,就是一般男子锦袍&,宽袖宽袍&,若说有特别的话就是比普通袍子衣料华丽&,可是如今却是不同**,从衣领,到束腰^&,到下摆*,再到衣袖^,除了针线精细密针外^,还打破了一直以来普通男袍的宽大样式^,宽肩窄腰,多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如今是不多不少,正合适。本来就玉质盖华&,尊贵天成&,如今更添一分华滟和尊贵,窗外的阳光打进来^^,他站在那里,玉树临风,贵气尊荣**,竟然有让人不敢直视之感*。

    一件衣服^,竟然能让人如再换一个人。

    “唔**,果然正合适!”云浅月支着头看着玉子书,显然也极为满意&^,但又嫉妒地道:“你干嘛长这么好?又有身份又多金**,还有才有貌有武功^*。好处都被你占全了,真是人神共愤&?!?br />
    玉子书轻笑&,瞥了云浅月一眼,“天下女子嫉妒你者不知凡几&,岂不是也人神共愤?”

    云浅月眨眨眼睛&,“我有什么好嫉妒的&?”

    “你有景世子,就足够嫉妒所有天下女人^!”玉子书笑道。

    “那一株破桃花!招蜂引蝶^&?!痹魄吃路吡艘痪?&,起身站起来,对凌莲和伊雪命令道:“快去看看赵妈妈做好早膳没有^?既然要走^^,就赶紧收拾让他早点儿滚蛋&?!?br />
    凌莲和伊雪闻言寒了一下,立即应声出了房门。

    玉子书笑着摇摇头,走过去净面^。

    知道云浅月回来,且做了一夜的活*,赵妈妈等人将早膳弄得极为丰盛,凌莲和伊雪去小厨房催促后,早膳很快就端进了房间*。

    云浅月不停地往玉子书的碗里夹菜^^*,将他面前的碗堆得像是小山一样高*,玉子书慢慢吃着*^,眉眼含笑&。

    饭后^,玉子书暖声道:“我自己离开就好了^^,你不必送了^!累了一夜&*,休息吧&!”

    “不行^!”云浅月摇摇头&,披上披风,抱了个手炉向外走&*&,“这一点儿小活哪里叫做累*?我送你出城&!”

    玉子书劝不住她&,便也不再说&,跟着她出了房门^。

    刚出浅月阁门口&*&,便看到云王爷带着他的长随来到&*&,长随自然是玉青晴幻容的*。玉青晴手里拿了一个包裹&*。

    云浅月看着玉青晴手里的包裹不等她开口就竖起眉毛*,“你也要跟着子书走?”

    玉青晴嗔了云浅月一眼*,不答话^,将包裹递给玉子书*^,对他低声嘱咐道:“这里是我给你准备的回去路上所用的东西^,有几件是我帮你做的衣服&&,还有一些药物^。从天圣到东海这一路你恐怕不太平静,说不准多少人想要将你留下^*,你自己小心些?^!?br />
    “多谢姑姑,子书晓得&?&!庇褡邮榻庸?,笑着点头*。

    “娘^,你怎么没告诉我你给他做了衣服?”云浅月压低声音问玉青晴&。

    “娘干嘛什么都告诉你*?”云浅月白了云浅月一眼*。

    云浅月哼了一声&,拽住玉子书的袖子道:“告诉你&&,即便捂臭了,你也不要换下我给你做的衣服*,不要穿这个女人给你做的衣服^^。你想想,她一直给四五十岁的大叔做衣服^,样式肯定很老^,能好看到哪里去*?穿上的话岂不是掉了你玉太子的价&&?不准穿,知道吗*&?”

    “臭丫头!”玉青晴照着云浅月的脑袋给了她一个暴栗,笑骂了她一句。

    “本来就是嘛&!”云浅月扫了云王爷身上的袍子一眼,对玉子书努嘴^*,“你看见没*?就是这样的衣服^,老着呢^&!”

    “娘是按照你那日画出的图样给子书做的^,一点儿也不老*&?!庇耱唑逊床?。

    “你偷盗我的版权,经过我允许了吗&?”云浅月顿时竖眉^。

    玉青晴似乎不明白什么是版权,但是对于偷盗二字可是明白^^,刚要再打云浅月,云王爷拦住她*,笑道:“别斗嘴了^,如今天色尚早&,让子书早早启程吧!”

    玉青晴挖了云浅月一眼^,住了手*。

    云浅月对她哼了一声,撇撇嘴*。

    云王爷对玉子书低声嘱咐道:“这一路一定要小心^,摄政王恐怕会出手留你^。先皇在世的时候就想要促成天圣和东海的联姻*,当然是想要景世子联姻&^,但是他也有顾忌,生怕这联姻让景世子得东海支持坐得更大,一发不可收拾**^,所以&,就对于你毁了洛瑶和他的婚事儿没多大阻拦&,转而想要促成六公主嫁给你&。而你对六公主又不喜*&*,和月儿太过交好*^,一直也不曾避着人^,而他又对月儿执着至此&^&,所以*,我觉得他想要从你身上做文章也不是不可能*。不过摄政王心思莫测^,也说不准不会对你出手*,不过总之你万事小心就是了*^,小心驶得万年船,总是没错的**?!?br />
    “子书谨记华王叔之言&?*!庇褡邮榈愕阃?&。

    云王爷又压低声音道:“回去让你父皇放心,我和你姑姑很好*,不必惦念*。等天圣的事情了结,月儿安定下来&,我们就回去*?!?br />
    “好!”玉子书点头^,

    云王爷拍拍玉子书肩膀^^,放下手,对云浅月道:“你送他出城吧!爹就不去了。摄政王知道玉太子要出城,据说已经在城门口等着相送了?!?br />
    “嗯&!”云浅月点点头&,对玉子书道:“走吧!”

    玉子书不再多言&,跟上云浅月&,二人向外走去。

    云王府大门口,早已经准备好马匹&&。云浅月解开一匹马缰扔给玉子书&,玉子书接过,翻身上马*,她自己又解开一匹缰绳&,也翻身上马^。齐齐离开了云王府门口。

    虽然昨日又下了雪^,但天圣京城毕竟是天圣皇朝的繁华京都之地,街道上早已经被打扫得干净无雪**。今日天晴气好^**,老皇帝大丧已经完毕,虽然一个月之内不准着艳服,不准兴歌舞,不准兴一切喜庆纳婚之事,但也不影响人们释放一下压抑了十来日的心情*。所以,今日街上人流颇多&&^,熙熙攘攘&,又恢复些京城繁华之色&。

    百姓们似乎知道玉太子离京回国*^*,不少人都折了梅花相送。

    云浅月有些佩服古代人没有一切先进通信传言的工具*,却能消息如此灵通^。她还是昨日晚上才知道玉子书要回东海的^*。这个还不是让她最佩服的*,让她最佩服的是玉子书的人品,居然都收买到了天圣京城^。她偏头盯着玉子书看**^。

    玉子书感受到她的视线,也偏过头看向她*,微笑问*,“怎么了&?”

    “我在想着玉太子真是好本事啊&,爱民如子都爱到天圣来了*&!”云浅月道&,“只有你一个*,别的国家的太子,比如南凌睿,西延玥^*,或者公主叶倩*,可没得到百姓们这么好的照顾?!?br />
    “这都是数月前河谷县治水的功劳*!”玉子书笑着道&。

    云浅月认同地点点头^&,叹道:“所以说百姓们都是可爱的,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百姓是水,君王是舟^。你对百姓好&&*,百姓会对你好??上Ф嗌偃瞬幻靼渍飧龅览?^,认为君王就理所当然地主宰一切&,所有的当权者,都将自己自诩为龙的化身,要众生匍匐在地*。又有多少人会明白百姓重于君的道理**?”

    玉子书闻言也是一叹,低声道:“摄政王将北疆治理得极好,得北疆万众拥戴&。若他将心思都用在治国上*,不失为一个好帝王^^?!?br />
    云浅月看了城门口一眼^,收敛心神*,淡淡道:“希望吧&&!”

    玉子书不再说话。

    东城门口*,除了封闭了数日开放离开的外来商贾和探亲访友进出的百姓外*,今日聚集了许多人*,以夜天逸^、德亲王、孝亲王^^、为首的一众朝中重臣,其中还有一个女子&,站在夜天逸身后,一身宫装素衣罗裙*,面容温婉娇美^,正是六公主&。

    云浅月看见六公主&^*,眼睛眯了眯^。

    玉子书面容温暖&,看不出什么情绪&。

    二人来到城门口^,夜天逸当先开口*,“玉太子来天圣这一段时间发生了许多事情,本王应接不暇*,未曾好好款待玉太子一番*,昨日刚将先皇送走^,本想可以与玉太子好好畅谈一番,不想玉太子却急着回国*^?!?br />
    玉子书翻身下马^,笑道:“来日方长^,子书今日离去&*,说不准哪日又来天圣叨扰^。摄政王不必如此客气!”

    “话虽然如此说&,没招待好玉太子*,还是令本王惭愧^!”夜天逸道^*。

    “本宫住在荣王府犹如上宾&&*,景世子招待甚好,都令本宫难为情了^?&!庇褡邮樾Φ溃骸氨竟庖淮卫刺焓ブ饕歉露奂绑侵?。及笄之礼后本就该回去*,却又耽搁了数日&。如今东海父皇急了,三道诏函催促^&,否则的话,子书还是想再多待几日的&*。如今只等下次再来吧&*!月儿在天圣^*,子书想念她的时候^,说不准哪里又来了&&。以后来来往往&,寻常之事而已*?*!?br />
    夜天逸看了云浅月一眼,面色沉静地笑道:“对啊*,本王竟忘了,月儿和玉太子交情甚好*,是别人都比不了的&。她都留不住玉太子,看来本王今日也是留不住玉太子了*?!?br />
    玉子书笑笑,不再说话。

    云浅月淡淡看了夜天逸一眼,也没说话。

    “既然留不住玉太子*,本王也就不强留了**?!币固煲荻陨砗罂戳艘谎?^,笑道:“六妹妹一直对东海风貌极为仰慕^,但一直锁于深宫^,如今她想借玉太子回国&,顺路跟着玉太子去东海观仰一番&^,还望玉太子多加照顾*^?&!?br />
    云浅月眼睛忽然眯起,看着夜天逸和他身后的六公主,这是在做什么^&?送美给玉子书*^?她实在没想到夜天逸居然来这一招&^。一国公主去东海,还是跟随玉太子回国^,这代表什么*?三岁小孩子怕是都能知道*,他也真做得出来*!她心中忽然升起恼怒。

    “哦^?原来六公主对东海风貌极为仰慕?”玉子书却不见恼怒,扬眉一笑**。

    六公主显然给玉子书尊贵荣华的气质心折,从他来到*,眼睛就盯着他看^*&,如今见他听到夜天逸的话后含笑看着她*,心下一喜&,连忙矜持地道:“据说东海人杰地灵*&,风景如画&,我是有些仰慕^&,想去看看*。希望不会给玉太子带来麻烦和不便?!?br />
    “六公主仰慕东海风土,本宫又怎会折煞六公主这一番仰慕之情*?”玉子书笑笑,“不过天圣到东海道路深远**,这一路沿途极为辛苦。本宫怕六公主娇肢弱体承受不住奔波之苦&&?!?br />
    “我能承受得住的!”六公主急忙摇头&&,话一出口&,显得她语气有些急迫,又连忙温婉地道:“我以前跋扈不知世事,后来在皇陵训教了月余*,想必玉太子听闻过此事^,公主进了那里^,比宫女还不如,如今我出来以后**,不怕吃苦的?*!?br />
    玉子书闻言点点头&,笑道:“既然如此^,那本宫就带上六公主吧*!”

    云浅月一愣,本来以为玉太子会推辞,却没想到他答应了*&,她有些讶异地看着他*。她自然相信他不会被六公主美色所惑^,也知道他对她无感,但不明白他这番答应到底是作何打算&?她心中的恼怒褪去^^,本来想阻止,此时既然他答应^,她便没什么可说的了**。

    六公主显然也没料到玉子书答应得如此痛快^,一时间又惊又喜,“真的*&?”

    “自然是真的!”玉子书含笑点头&,“我有几个妹妹^*,也与公主一般年纪*,公主性情真&,等去了东海*&,想必你们会谈得来的*?!?br />
    六公主确定之后&,欣喜地看向夜天逸^,“七哥?玉太子答应了呢^&!”

    夜天逸看着玉子书*,眸光闪过一丝探究和沉思*,不过一闪而逝*,很快就对六公主笑道:“磨了我数天^,如今你如意了**?这一路不要给玉太子惹麻烦,到了东海之后也不许人性胡来^。听到没有?”

    六公主立即垂首,声音都带着喜悦&^,“是*!”

    “那就走吧^^*!”玉子书笑得温和&*。

    六公主点点头,牵过一匹枣红马,翻身上马*,整个人从内而外显出喜色&。

    “玉太子一路顺风*!”夜天逸含笑拱手。

    “玉太子一路顺风^!”德亲王&、孝亲王等人齐齐拱手*。

    “摄政王和众位大人保重^*,别过!”玉子书端坐在马车含笑也拱了拱手^^,双腿一夹马腹,出了城*。

    云浅月与她并排跟了出去&。

    夜天逸挑眉,“月儿^^,你也出城^^!”

    “我送他一程!”云浅月头也不回答了一句&。

    夜天逸不再言声*,并未阻止。

    六公主打马跟在玉子书和云浅月身后,也跟着出了城*^*,她避开云浅月,走在玉子书另一侧&。这回到聪明地没与云浅月针锋相对。

    城外十里送君亭*&,停了一辆通体黑色的马车*,马车旁站了两匹马^。送君亭的亭中坐了三个人**&。一人月牙白锦袍^,一人一身墨绿轻裘*&,一人一身萧萧白衫。正是容景、夜轻染^*、容枫三人??醋颂嗽诹奶斓热?。

    毫无疑问,是送玉子书。

    云浅月看着那三人*,目光先落在容景上,须臾移开^,在容枫身上停顿了一下*,之后落在夜轻染身上&。夜轻染不跟夜天逸在城门口相送^,反而与容景和容枫一起等在这十里送君亭^**。冷风清寒&,他姿态与那二人一样随意闲适*&,似乎昨日出现在皇宫之后那种冷峭又被他尘封起来&,她看着他,觉得这个人她真的是看不懂了*。

    “染小王爷真是不简单^&!他比摄政王懂得知进退^,换句话说*,就是他比摄政王还要深?^!庇褡邮槠?,低声对云浅月道:“云儿^,对于他,别再心软了。摄政王的心思摆在那里&,很好看透&*,他也会让所有人都看透&,这样的人&,其实不是最难相处的人,但是这位染小王爷却不是这样*,他让人看不透他^。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深不可测?!?br />
    “嗯^!”云浅月点头&,“我知道&*!?br />
    玉子书不再说话。

    六公主看着玉子书和云浅月亲密地咬耳朵^*,抿了抿唇^,到底没出声说话**。

    三人来到送君亭,齐齐勒住马缰,那三人也整齐一致地转头看来*。

    容景目光落在玉子书的衣服上,清泉般的眸子闪过一丝什么*,转瞬即逝^。

    夜轻染“呵”地一笑^&,上下打量着玉子书道:“呵&^,玉太子这身衣服好别致鲜艳!这样的做工裁剪手法样式*,整个天圣京城也找不出一份来,就是闻名天下的钱篓子茵娘子怕是也做不来。是哪个美人送给玉太子的?”

    “染小王爷独具慧眼*!”玉子书微微一笑&,“那个美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br />
    “原来是小丫头&!这就怪不得了^*!”夜轻染看了云浅月一眼,笑容蔓开,仿佛早先的阴云争吵^,割袍断义&*,寒风中站着都不存在*。他和她还如以前一般&,轻松相处。点点头道:“也只有她能做得出来,做做什么&,我也不意外^?&*!被奥?&^,他偏头对容景笑问,“是不是?弱美人**?”

    容景勾唇一笑,对上云浅月的目光&^,声音温润&,“是啊,她做什么&,都不意外^&?!?br />
    “你有没有她做的衣服&&?”夜轻染问。

    “云浅月&,我有没有你做的衣服?”容景笑着反问云浅月^*。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本想说没有^,但看着他含笑的模样&,想着别激怒他吃醋了&,他醋大发了的话&,受罪的还是她&,她点点头^,肯定地道:“自然有!”

    容景缓缓点头,移开视线&&,对玉子书笑着夸奖道:“玉太子的衣服的确好别致新颖&,这样的衣服穿出来*,这路边的梅花都秀艳了几分^,你回东海这一路&,不知道会艳了多少梅花^,要多多保重身体?*!”

    云浅月闻言险些笑出来*,容景这个人……混蛋啊……有这么拐着弯骂人的吗^?

    夜轻染不客气地哈哈大笑起来&,“弱美人说得对&**,玉太子要保重身体啊&,梅花虽好,但过于娇艳的话很容易让人吃不消癪?^&!”

    容枫似乎也忍不住轻笑*,但没说话。

    玉子书闻言浅浅一笑^,面不改色&&,笑着道:“这一路梅花艳不艳我倒是不知*,我知道的是如今云儿做的衣服穿在我身上的确暖和的很啊?!被奥?,他慢悠悠地道:“景世子的院子里种植的那株桃花似乎是桃夭之花吧*?景世子要小心啊,花开之日*,最是吸食天地精气之时。景世子身体虚弱*,也要小心保重身体&^,万勿让桃夭都给吸了去^?*&!?br />
    云浅月撇开脸&,强忍着才没笑出来,想着论嘴毒,容景以后有对手了!都混蛋啊……

    夜轻染闻言再次哈哈笑了起来&,偏头看向容景^,“弱美人,怎么样*&?你有对手了吧&?”

    容枫嘴角抽了抽,似乎也强忍住笑意**。

    容景如玉的手掩唇轻咳了一声&,眸光似乎看了云浅月一眼,对玉子书笑道:“玉太子说得是*,这样的话^,我们都需要好好保重?^?!”话落,他似乎才看见六公主一眼*,疑惑地问道:“六公主也来给玉太子送行&?”

    六公主本来端坐在马车&*,闻言犹豫了一下*,翻身下马,对容景微微一礼,端庄温婉地道:“回景世子,我与玉太子一起去东海国*?!?br />
    “哦^?”容景挑眉^。

    “我一直仰慕东海风土*,想要观仰一番,七哥准许我了^?^!绷鞯蜕?^。

    容景笑着点头&,很官方地道:“这竟然是一桩好事儿^^,景居然才知晓。东海人杰地灵&,六公主前去观仰一下是很不错*?!被奥?,他对玉子书道:“玉太子要好好照顾我天圣的金枝玉叶??!这一路少不得要你多劳顿一番?*!?br />
    “好说^!”玉子书颔首*。

    “天色不早了^!玉太子和六公主启程吧&!”容景站起身*,拿出一块类似玉牌的物事当着所有人面的扔给玉子书^,温声笑道:“这是送别礼,玉太子一路保重**?!?br />
    玉子书也不客气&,将那玉牌接了*^,也不看一眼^,揣入怀里&,拱手笑道:“景世子*&、染小王爷、枫世子再会!”

    “再会!”夜轻染和容枫齐齐拱手。

    “六公主*&,上马启程吧^!”玉子书对六公主道。

    六公主立即答应了一声&*,转回身,翻身上马,不知是上马的动作太急还是马的皮毛太滑怎地,她刚上到一半*,忽然从马上栽了下来,“啊”地惊呼一声,摔到了地上。

    “六公主小心&!”玉子书本来要打马,温声回身&,一惊*,赶紧伸出手^,可惜没接住人。

    夜轻染此时也飞身来到了六公主马前&,送君亭距离路边有些远&^,他到达她身边的时候&&,她已经摔在了地上*&,同样没接住人。

    “六公主没事儿吧?”玉子书连忙下马*,伸手去扶她*,手伸到一半,立即顿住,对夜轻染道:“男女授受不亲*,她又是公主之身*,子书不敢唐突,染小王爷与六公主同系宗亲&,你来扶起她吧!”

    夜轻染闻言看了玉子书一眼^,伸手去扶六公主,“你怎样&**&?没摔倒吧^?”

    六公主的小脸煞白,全无血色,眼圈已经挂了泪意&^,闻言对夜轻染摇摇头。

    夜轻染伸手拉她起来*,刚将她身子离地,只听她痛呼一声,他立即住了手&^^,蹙眉道:“摔到哪里了?”

    六公主眼泪流出来,痛苦地道:“我的腰,还有后背^,好疼……”

    夜轻染闻言赶紧给她把脉**,须臾**,又将手按在她后背上^&,片刻后*&,看着她痛苦得泪流满面的样子道:“你的腰扭了^,后背有一根小骨摔折了^?^!?br />
    六公主面色大变^,“那我岂不是不能……不能去东海了^?”

    夜轻染看了她一眼&,沉默不语^^。

    玉子书闻言微微一叹*,“都是子书的疏忽&,子书得到父皇三道诏函相催^,急忙赶回去&,才轻装简行,而疏忽了公主是金枝玉叶,怎能骑马奔波*?就算你懂马术&,也是弱女子^,将养深闺对马术不精而已&*。若是备车就好了^。如今你这样^,伤筋动骨一百天&&,自然不能再与我去东海受这一路来的颠簸之苦了?!?br />
    “可是我想要去东?!绷魅套盘弁吹繼*。

    玉子书有些惋惜地道:“这只能等以后了&,公主仰慕东海,东海能得公主如此推崇*&,子书身为太子^^,实在不胜欣喜。而且公主性情纯真^,子书也甚是喜欢^??上辈挥胛?&,今日公主刚出门便发生了这等事情,身体要紧,还是回宫好好将养吧,去东海来日方长^&?!?br />
    “玉太子说得不错^*!六公主你伤了筋骨^,已经不能动了,身体要紧,来日方长^*&?!比菥盎翰阶呃?*,看了六公主一眼^,再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对夜轻染询问,“染小王爷,你说呢?”

    “自然不能再去了*!我这就送你回宫给你接骨用药*!币骨崛颈鹆?*,对玉子书深深地看了一眼道:“看来玉太子享受不了美人恩^^,一路保重&&,本小王先送六公主回宫了&&!后会有期?^!?br />
    “后会有期!”玉子书含笑点头^^。

    夜轻染抱着六公主翻身上马,双腿一夹马腹&,向城门而去*。

    云浅月看着一人一马走远,收回视线*,对玉子书上下打量了一眼&,挑了挑眉^,笑道:“辣手摧花^,你也真下得去手??!我就说你怎么这么容易就答应了夜天逸^*,原来等在这儿?!?br />
    玉子书微微一笑**,笑容凉淡&,“除了你&,我对所有的花都能下得去手&。若是这么轻易就能送给我一个女人^^,那么夜天逸也太小看我了*?!?br />
    ------题外话------

    子书……O(n_n)O哈&!

    月底月票清零^*,亲爱的们,手里有月票就投来哦!千万不要浪费^,我会心疼的^,么么哒^*!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年票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14》,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十四章 辣手摧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14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十四章 辣手摧花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1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