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学以致用

    热闹欢畅的声音戛然而止^&。

    云浅月猛地转头顺着声音看去,只见容景不知何时来了这里*,正站在她身后不远处^。一身月牙白锦袍,有些单薄^,寒风吹来&,他青丝衣袂飘动^,短短几日,似乎清瘦了很多*,眉眼幽幽寂寂地看着她,就那样站在寒风中&,明明还是一贯的雅致*,但偏偏让人读到一种被遗弃的感觉。她手中的雪球“吧嗒”一声掉到了地上^,抬脚就要奔过去,可是脚刚迈了一步&*,又想起他的可恨来,顿时打住,压下心中的想念&&,皱眉看着他,“你怎么来了?”

    容景本来见云浅月奔来,眸光闪过一丝璀璨*,见她又停下脚步,璀璨骤失,微微一黯&,轻声道:“云浅月,你几日没见我,第一句话就要问这个吗*?”

    云浅月心里蓦然一揪,想发的恼火怎么也发不出来了*。

    “原来是景世子,我当是哪个笨蛋呢?这么些天才找到这里^!”风烬丢下手中的雪球,拍拍身上的雪,抬步走了过来,嘲笑地看着容景^。

    众人都齐齐扔了雪球,一直以来这里的人只闻容景其名,未见其人&。如今一双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想着原来这就是景世子**。

    “大雪封山,景世子能在雪后找来*,想必已经很费了一番辛苦&?!庇褡邮榈说砩系难?&,含笑道。

    “哼,这都几日了&?还以为你有多大的本事^,原来也不过如此?!狈缃浜?&。

    “打了这么久的雪仗,大家都累了&^,回去喝杯热茶吧*^!”玉子书拍拍风烬肩膀,对众人看了一眼^。

    众人闻言齐齐从容景身上收回视线&,互相看一眼^,听从玉子书的话&*,纷纷走离这处。

    “别忘了你答应要下厨&!”风烬回头看了玉子书一眼*,对云浅月扔下一句话*,也随着众人向前面的房舍走去。

    玉子书笑了笑,走过来,对云浅月轻声道:“云儿*,差不多就得了!他这几日必然是吃没吃好,睡没睡好。别再折磨他了!?br />
    云浅月转头看向玉子书。

    玉子书对她眨眨眼睛,跟在风烬身后&,随众人一起离开。

    不多时&,这一处本来热闹的场面散了个一干二净&,只剩下云浅月和容景两人。

    容景眼睛一直不离云浅月,似乎连风烬和玉子书刚刚说的话都没听进去,只眸光幽幽地看着她,那眼神^,仿佛不是他惹恼了她,而是她做了什么错事儿丢弃了他*。

    云浅月看着容景,在他这样的眼光下败下阵来&,没好气地道:“我还生气呢!”

    容景忽然对云浅月招手&,“过来!”

    “凭什么不是你过来**?”云浅月站着不动。

    “我过去也行*!”容景抬步走向云浅月*。

    云浅月看着他一步步走来,风吹衣袂,袍袖有些宽敞,清瘦得如此明显&,让她看着他心里就不舒服,怒道:“你几日没吃饭了?”

    “食不下咽,睡寝难安?^!比菥霸谠魄吃旅媲罢径?&,幽幽地指控道:“云浅月,你看起来一点儿都不想我^!?br />
    “谁说的*&!我……”云浅月本来想反驳^,话到一半&,又住了口,怒道:“你将我气得肺都炸了*,我还想你做什么?我恨不得离得你远远的&!”

    容景不说话^*,又用幽幽的目光看着她&。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有些受不了地转身就走**。刚挪动脚,就被容景一把扣住手腕^,低低喊了一声&,“云浅月,你不想我*,我想你了?!?br />
    云浅月脚步一顿,心中有什么“砰”地一声炸开,她嘴角忍不住勾了勾^&,刚要说什么,忽然感觉容景抓住她手腕的手火辣辣的烫*,她一惊,回头问道:“你怎么这么热?”

    容景张了张嘴,刚要说什么&,忽然身子向地上倒去。

    “容景&^!”云浅月大惊失色*,立即出手扶住他。

    容景的身子晃了晃&,勉强靠着云浅月站住。

    “你……你怎么回事儿&?”云浅月焦急地看着他**,反手把住他的脉搏,当查出他脉搏极其虚弱^,面色一变^,“你染了寒热?”

    容景“嗯”了一声,似乎没什么力气,身子靠着云浅月的身子,低声道:“就是发热而已&*,不是什么大事儿*^,你别急^&?!?br />
    “你都发热成这样&*!还叫没什么大事儿?”云浅月忍不住吼了出来^,恼怒地瞪着他。

    容景不说话,又用幽幽的眸光看着她&。

    云浅月有怒火无处发泄,有些恼恨地喊了一声,“青影*!”

    喊声落&,不见有人出来。

    云浅月刚要再大喊,容景对她摇摇头,虚弱地道:“你别喊了,我没让他跟来?^!?br />
    云浅月闻言狠狠地挖了他一眼^&,在这样冷的天&,她身上穿着厚厚的衣服又裹了一层雪貂披风&,都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的热度^,他居然还折腾来这里。她怒也不是,恼也不是,气也不是^,恨也不是^,半响&,对前方大喊,“子书,回来!”

    玉子书和风烬已经走远^,但云浅月有内力&,声音极有穿透力,玉子书耳目清晰&,闻言转回头&,向二人看来^&。

    “他染了寒热,你快回来^!”云浅月对玉子书解释^^。

    玉子书闻言连忙走了回来*,风烬也跟了过来。

    云浅月松开容景*,伸手去解披风&,容景伸手拦住她的手,摇摇头,“你刚刚出了汗,这时脱了&&,万一也染上了寒热^&,就不好了^?!?br />
    “有什么不好?正好与你一起了*&?!痹魄吃屡?。

    容景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幽幽的眸光转为温润的暖意*,声音极轻,“云浅月&,你不生我气了&,是不是?”

    “生着呢^!都快气死了*?&!痹魄吃缕沉怂谎?,打开他的手*。

    容景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声音低低的带着一丝柔哄的味道:“不生气了好不好*?我如今没力气哄你了,等我有力气了之后^,任你打骂怎么样^**?”

    云浅月气怒顿时散了大半,板着脸看着他,“你怎么将自己折腾成了这副样子?别告诉我你真是为了找我,且冒着雪找我来着。我会忍不住掐死你?!?br />
    容景笑着摇摇头*,刚要说话^,忍不住咳了起来。

    云浅月看着他咳嗽&,比自己生了病还难受,只能伸手拍他后背。

    片刻&*,容景止住了咳嗽,低声道:“我没冒雪找你^,就是想你睡不着&,夜里染了寒?!?br />
    云浅月瞪了他一眼*,见玉子书和风烬走来,立即道:“子书&*,你快看看他,他看起来发热很严重,大约得有四十度?!?br />
    玉子书点点头,伸手把上容景手腕&。

    容景手动了动^,似乎想躲开,但到底是没动,静静地靠着云浅月虚弱地笑道:“云浅月^,我自己就懂医术,小小寒热而已,不必太小题大做?!?br />
    “你最好给我闭嘴!从现在开始,别和我说话^?*^!痹魄吃掳遄帕车勺潘?&。

    容景闻言立即住了口*。

    “我看死不了&!”风烬看着容景的样子,冷哼一声&,“不过是博取同情罢了?!?br />
    容景看了风烬一眼*,没说话*。

    云浅月顿时不干了^,容景都烧成这样了,博取同情个屁*。她抬头愤了风烬一句*,“将你们俩换换*?你给我博取同情一个我看看&?”

    风烬闻言顿时大怒&,“笨女人&!你不知道他黑心黑肺吗?这样的事情别人也许做不出来&*&,但是他嘛,做出来没什么新鲜*?!?br />
    云浅月皱眉^,回头看向容景&,容景微低着头,脸色苍白,一言不发**,似乎随时都要倒地不起&,看起来他是烧得没力气*,懒得和风烬争辩,她转回头瞪了风烬一眼^^,对他怒道:“你现在就赶紧回去让人烧热水,给他驱除寒气!?br />
    “没出息!这么点儿小小的寒热,你就心疼成这样*。我看你一辈子也飞不出他手掌心了*?!狈缃桓焙尢怀筛值乜醋旁魄吃?^,丢下一句话,扭头走了&。

    我本来也没打算飞出他手心&^!云浅月在心里反驳了一句&,但没说出来*。

    容景长长的睫毛颤了颤。

    玉子书给容景把脉片刻*,撤回手*&,看了他一眼,眸光微闪,转头对云浅月道:“寒热之症*,是有些严重,不过及时调理*^^,不会有大碍,你先带着他回房间*,让他泡泡热水&,驱除寒气,我上山给他采药?&!?br />
    “这里没有药吗?”云浅月闻言看向玉子书。

    “有药&,不过都是普通的药物,难以好得快,山顶有几位御寒祛热极好的药^,我去采来,能让他快些好起来^?!庇褡邮榈?。

    云浅月点点头*&,嘱咐道:“大雪过后^*,山上雪滑,你小心些?*!?br />
    “嗯&*!”玉子书点点头,足尖轻点,向山上而去。

    云浅月见玉子书身影离开,她托住容景^,对他道:“我带你回房间^?&!?br />
    容景轻轻应了一声&&。

    云浅月施展轻功带着容景向前面一片房舍走去^。

    回到房间,云浅月将容景扶着坐在软榻上^,伸手解开披风*^,扔在一旁,对他道:“你先靠着坐一会儿,我看看风烬让人烧水没有^?”

    “你吩咐的事情,他一定会做的?*!比菥白プ≡魄吃碌氖植凰煽?,低声道:“云浅月*,我想你了,你陪着我^,好不好?”

    云浅月看着他,他眸光紧紧地锁着她,她只能赔他坐下来,想再板着脸^^,却是怎么也板不起来了*,对他嗔了一眼,“明知道会想我,还将我气走^?&!?br />
    容景叹了口气,“那日实在是……”“算了,不用说了&&!让我发怒&,你不是也打着让夜天逸对我死心的主意吗?”云浅月打住他的话*,问道:“如今他可是死心了?”

    容景摇摇头,脸色晦暗地道:“怕是适得其反^,我低估了他对你的执着*?!?br />
    云浅月皱眉*,这么说夜天逸还是没死心了^?她心里有些冷^,这样的话*,那么就真的只有一条道要走了&^,一条她最不愿意走上的路**。

    容景握住她的手紧了紧*,低声道:“云浅月*,相信我^^?!?br />
    云浅月心中的冷意褪去,瞥了他一眼^,“就你这副动不动就倒地不起的小身板,要我怎么相信你^?如今风一刮就倒吧?让你顶在我头顶上我还怕你支撑不住掉下来砸着我呢^*?!?br />
    容景忽然笑了,有些虚弱地道:“没你说得那么弱&?!?br />
    云浅月哼了一声&。

    风烬推开门进来^,就见两个人在聊天,他眼皮翻了翻,嫌恶地看了偎依在一起的二人一眼,脸色不好地道:“水来了^,赶紧去洗*。他这副破身子,我看活不了几年。笨女人*,你还是另选别人得了^。我看谁的身子也比他的好?*!?br />
    风烬的身后跟着两个人&,抬着一同冒着腾腾热气的水。

    “放屏风后&!”云浅月不理会风烬的话,对那二人吩咐&。

    那二人抬着手向屏风后走去*。

    “你跟进去^!”云浅月伸手推推容景。

    容景坐着不动^,低声道:“没力气,你陪我进去^?^!?br />
    云浅月站起身,拉着他向屏风后走去。

    “笨女人&!你还没嫁给他吧?脑子锈住了?如今事事依着他?还给他做起丫鬟来了?”风烬看不惯云浅月如此宠着容景。

    云浅月当没听见*,继续往里面走。

    容景回头看了风烬一眼^,明明是极为浅淡的眸光^,却是别有深意*,他语气依然有些低&,对他道:“风家主^,我今日接到风家老家主传来的书信^,说给你选了一门亲事儿,问我的意见,我觉得很好*,想必你还不知道吧?提前恭喜了!”

    风烬面色一变*,怒道:“哪里来的亲事儿?”

    “这就得需要你回去问风老家主了&!”容景慢悠悠地丢出一句话^,进了屏风后*。

    风烬死死地瞪着落下的屏风^,片刻后,忽然转身走出了房门*。房门在他身后“砰”地一声紧紧合上。从屏风后放下水桶出来的二人下了一跳*,连忙小心地又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云浅月回头看向容景,“你说得是真的*?”

    容景虚弱地“嗯”了一声,“不太假!”

    这是什么破回答*&!云浅月瞪了他一眼*,伸手去给他解衣服。

    容景静静地站在,低头看着云浅月*&,任她的手指灵巧地解开他胸前的纽扣&,抽出腰带&&,外衣褪下,看她还要解里面的软袍,他忽然拦住她的手^*,低声道:“算了,我自己泡吧*!万一发生些什么^,我如今又没有力气,岂不是抱憾终生^?”

    云浅月“噗哧”一声笑了,白了他一眼,松开手道,“那你自己洗吧**!我也不想抱憾终生^?!被鋇,她转身走出了屏风后。

    容景轻“唔”了一声,嘟囔了一句什么,褪了软袍,将自己埋进了冒着腾腾热气的木桶里^,水流刹那将他席卷&,他有些疲惫虚弱地闭上眼睛&。

    云浅月走出屏风后,忽然回头看了一眼^,正看到他疲惫地闭上的眼睛&,心里一疼&*,想着这几日虽然大雪^,但老皇帝驾崩之后,他被封为丞相^*,事情定然多,才疲惫至此&。忽然有些后悔**,自己即便生气^,真不该窝在这里这么些天不回去。

    “笨女人!我走了!”风烬在外面喊了一声&^。

    云浅月一愣^,推开门,只见风烬背着包袱站在院中,腰间挂着宝剑^,她挑眉*,“这么急着就走*&?你还真信他说的话?”

    “信不信也该回去了!反正他来了,你眼中也没我了*。不走做什么*?”风烬哼了一声,伸手入怀&,掏出一个东西扔给云浅月^&,“接着,这是及笄之礼给你的礼物?!?br />
    云浅月伸手接住飞来的东西,低头一看&,见是一对花钿,这对花钿不是普通的花钿*,而是用紫色的水晶做的,形状似两弯新月,看起来不像是经过能工巧匠精雕细琢的,到像是某个人自己做的&。她抬起头,风烬已经转身离开*,她“喂”了一声&。

    风烬停住脚步,“还干嘛^?不喜欢?不喜欢也不准扔了!”

    “我想告诉你很喜欢!”云浅月笑着道*。

    风烬嘴角勾了勾&,不回头,警告道:“你给我争气些&!某些人就是狐狸^,比狐狸还加一等&,他再敢欺负你,你就去东海。我看玉太子不错^,比他强了百倍^,不知道你什么破眼光选了他^^。给我丢人!”

    云浅月无语,很想问问风大公子,她选容景怎么就丢他的人了?可惜他不给她机会,足尖轻点&,向崖壁施展轻功而去。眨眼间就到了崖壁,他动作利索地攀了蔓藤,攀岩而上。走得赶紧利落&。

    云浅月看着风烬&,心里生出不舍来,生生压住*。她前世面对离别,可以冷情到冷血,而今却是最不忍离别&^。恨不得所有对她好,她对之好的人都陪在她身边。

    “云浅月,你总是开着门吹冷风,水都快冷了&?!比菥吧舸永镂荽?^^,有些埋怨^。

    云浅月闻言顾不得再伤感,连忙走进屋^*,伸手关上房门*,对他道:“是风烬走了!”

    容景“嗯”了一声,“也该走了!”

    云浅月想想也是,不再说话,见火炉中的炭火少了些&,连忙走过去加了几块碳^。

    “云浅月&&,你是不是忘了给我什么东西?”容景过了片刻,又低声问。

    “什么东西*?”云浅月挑眉。

    “你以前答应我的*,忘了*?”容景提醒她。云浅月佯装想了一下,摇摇头^,疑惑地问:“我以前答应了你什么吗&?我怎么不记得!”

    容景忽然没了音&。

    云浅月蹲在火炉旁*,咬着唇瓣,忍着笑,也不再出声。

    “那一匹玉雪飞龙在荣王府的马厩里^,你若是忘了的话,很可惜?*?!我似乎也忘了答应你的事情^?!惫似?,屏风后传来一声轻叹。

    云浅月眼睛一亮,玉雪飞龙?^?&!立即道:“啊&,我想起来了,那个鸳鸯戏水的香囊嘛^,我早就给你绣好了*,不过如今在云王府呢,等回去我给你?!?br />
    “一个香囊换玉雪飞龙*&,这笔买卖似乎不划算吧^?”容景幽幽地道。

    “外加一个人呢&!”云浅月连忙加大筹码。

    “得看是谁^!”容景道?^!拔?*!”容景声音似乎带了一丝笑意&,“成交^*!”

    云浅月为自己默哀一下^,很快全部心思都在玉雪飞龙上面了,天下最好的马是玉雪飞龙,骑着玉雪飞龙就像是腾飞起来一样&,她有些迫不及待地对容景道:“我们现在就回京吧**!”

    屏风后面沉默了下来。

    “行不行*?”云浅月追问,她想看到玉雪飞龙*。

    “云浅月&,我还发热呢?!卑胂旌笸鲁鲆痪浠?。

    对啊,他还发热呢*!云浅月顿时泄了气,照他发热这个程度&,自然不能赶路了。她压下心底浓郁的兴趣&,对屏风后道:“你赶快好起来吧!”

    容景好听的声音似乎随意地应了一声,“好&!”

    云浅月听到这样好听的声音&,心思又从玉雪飞龙上转了回来&,隔着屏风看着木桶里的容景&,只是一个朦胧的影子,便如一副瑰丽的画卷一般落在屏风上,让清淡的山水屏风如落下一片云霞&,她看着&,看着&&,忽然心痴痴然&。

    屏风后的容景似乎感觉到了云浅月的目光,没了声音&。

    房门这时从外面被人推开&&&,玉子书抬步走了进来,一股清凉的气息跟着他进来,云浅月从屏风上移开视线,缓缓地转回身,状似无恙地对玉子书问,“子书&,药采回来了?”

    “嗯&!采回来了?!庇褡邮榈愕阃?&。

    云浅月连忙走过来,接过他手里的药,看了一眼&,惊奇地道:“他不过是发热而已。你居然采了……这么些好药&?”

    “他不止发热,身体还极虚&,顺势补补?!庇褡邮樗祷凹?,走到桌前,提起笔墨&,开始开药方。

    云浅月扒拉着草药检查了一遍&&,才想着这人尊贵,连个发热喝的草药都是尊贵的&,不过能让他尽快好起来最好&,她对玉子书道:“你开药方子吧&,我去洗洗这些草药&?!被奥?,听到玉子书应了一声,她连忙拿着药走出了房门&&,到门外又道:“风烬走了&?!?br />
    玉子书抬眼向外看了一眼&&&,温暖一笑&,“我知道!”

    云浅月不再说话,向小厨房走去&。

    屋中,玉子书笔墨落在宣纸上&&,发出沙沙的响声,片刻后,他放下笔,轻轻吹了吹方子上的墨迹,对屏风后的容景道:“折腾自己的身体让她对你心软心疼后悔自责,是最傻的行为。景世子,你说是不是&?”

    屏风后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似乎容景从木桶出来在穿衣,慢悠悠地道:“傻不要紧&,只要有效就行,有个人看惯了我闲风淡月,最看不得我受一点苦&?!?br />
    “连这个也算计,景世子不觉得对你们的感情是亵渎?”玉子书挑眉。

    “玉太子难道没听过一句爱情需要经营的话?”容景走出屏风,面色有些潮红,脚步虽然虚弱&,但沉稳&,他淡淡一笑,“哦,这句话还是她教给我的&,我如此好学,自然要好好地学以致用了&?!?br />
    玉子书盯着容景,仔细地看了一眼&,半响道:“怪不得……”

    容景挑眉。

    “怪不得你能得了她的心&&?&&!庇褡邮樾α诵?&,看着容景&,似乎有些玩味&,“景世子一步步筹谋&&&,这样算计了她的心,必然很辛苦吧?”

    “也没有太辛苦!”容景慢悠悠地坐在软榻上&,看着房中燃烧得正旺的火炉道:“我乐在其中&?!?br />
    玉子书看了他一眼,不再说话,拿着药方向外走去。

    房门被推开&&,一股冷风吹进来,又关上&,隔住了外面的寒气&。容景闭着眼睛靠在软榻上,嘴角露出一丝松软的笑意&&。

    半个时辰后&&,云浅月端着药碗回到房间&,就见容景靠着软榻睡着了,她走到他身边&,仔细地看着他,眼睫处有两片淡淡的青影,说明他这几日真是没好睡,她不忍吵他&&,但又不能不吵&,刚要伸手去推他,他忽然睁开眼睛看着她。

    清泉般的眸子里面一汪深深的水墨华彩,让她的手顿住,骤然停止了呼吸&。

    “没有力气,你喂我喝&?&!比菥罢揽荒ㄐ?,有些虚弱的软。

    云浅月不由自主地用汤勺搅拌了药汁,盛了一勺,放在唇边吹了吹&,才递到他面前&&。

    不想容景偏过脸躲过&,摇摇头&,“不是这样喂?!?br />
    “那要怎样?”云浅月大脑慢了半拍。

    容景转回头&,目光落在云浅月的唇上。

    云浅月脸蓦然一红,低下头叱道:“这里不是你荣王府&,子书还在呢&&!”

    “他不会这么不识趣来打扰我们的?&!比菥耙廊欢⒆潘拇?。

    “就这样喝!”云浅月脸有些发烧&,虽然数次亲密&,但每当这种暖味的细致都让她招架不住。容景就是这样的人,只要在一起&,他能无时无刻会让他成为对于她来说无比强大的存在,撩拨着她的心弦。

    容景不说话,只眸光幽幽地盯着她的唇,看起来像是摆明了不这样就不喝。

    云浅月挣扎了半响,还是放弃,喝了一口苦药汤子&,低头,慢慢地覆在了他的唇上。

    两个人的呼吸骤然停了,屋中暖融融的气息似乎都凝在了一起&。

    唇下传来温热柔软的触感,大约是发热的原因,他以前的唇都是温温凉凉的,如今却是有些灼热&,让云浅月不止脸发烫&,心似乎都跟着发烫起来。

    一口药用了喝一碗药的时间。

    云浅月撤回身子&,脸皱成一团&,显然被苦惨了,埋怨道:“子书采的这药怎么这么苦?”话落,她又瞪了容景一眼,“哪里有你这样的人,不怕过了病气给我?”

    “玉太子采的药的确极苦&?!比菥绊馊玖艘黄畴?,唇瓣红得瑰艳,“过了病气的话&,正好应了那句话&,你我一起同甘共苦了?!?br />
    云浅月“呸”了他一声,看着他瑰艳的唇,想着她受不了这风流阵仗,再来一次的话&,保不准她把持不住会将他如何&,遂将碗一推&,“你自己喝&?&!?br />
    容景从她脸上移开视线,似乎也明白不能再来一次,默默地伸手端了药碗将药喝了&。

    喝完药&,容景懒洋洋地靠着软榻坐着,云浅月看着他的模样,伸手拉起他,将他放在了床上,褪了靴子,又给他扯了袜子,然后盖上被子,见他眸光暖得如碎了一轮阳光地看着她&,对他一笑&,难得露出温柔的表情道:“睡吧!我们也不急着回去,今日好好休息&&,明日我们再回京?&!?br />
    “嗯&&!”容景应了一声,闭上眼睛。

    云浅月靠着床头看着他&&,想着这个人总是有本事让她心疼,牵引她的心神,他精通医术&&&,却是发热几乎要昏倒在她面前&,使这种他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小计谋,但偏偏她却抵抗不住&,最傻的行为&,却是最简单&,让她天大的怒火都扼杀在他面前&&,然后消失不见&。

    “云浅月&,我睡不着?!比菥暗蜕?&。

    “嗯?你不困?”云浅月看着他。

    “我想抱着你睡?&&&!比菥罢隹劬?&,伸手拉住云浅月&,语气虚虚软软,如阳光下的露珠,带着丝丝清润,“抱着你&,我才能睡着。一天一年的话,感觉好几年没见你了&?!?br />
    云浅月向外看了一眼&,天色正亮&,大雪过后&,虽然天晴&,但没有阳光&,可是她却在他眼中看到了阳光&,想着大白天和他躺在一张床上,子书怕是会笑话她,但她似乎也极想他,顾不得了,笑话就笑话&,反正被他笑话也不叫什么,她动作利索地脱了鞋袜,躺在了他身边&。

    刚一躺下,容景便伸出手臂将她抱进了怀里&。

    云浅月抬眼&&,见他嘴角挂着一丝满足的笑意闭上了眼睛,玉颜纯净&,像个吃到了糖果的孩子。哪里还有什么让她恼恨的云淡风轻&,从容不迫,闲庭看月?她叹了一口气&,容景啊,谁都看得出来他在用他的方法将她吃得死死的,逃不出他的手心,她又如何看不清?因为看得清,才被他沉沦,沉沦于他,不可自拔。

    不多时&&,容景睡了过去,云浅月躺在他怀里,温暖安然,也跟着睡了去&。

    云浅月醒来的时候,容景还在睡&,她起身下了床,推开房门,便闻到一阵饭菜香味,想起自己答应要下厨的&,伸手揉揉额头&,喊了一声,“子书!”

    没人应声&,小男孩黎亭正好走过&,一脸兴奋地对云浅月道:“云姐姐,你醒啦?玉哥哥真好&,在下厨哦!”

    “他在下厨?”云浅月一怔。

    黎亭欢喜地道:“对啊&,玉哥哥说某人来了之后&,你眼里就只有一个人了,怕是等她想起来给我们下厨&,我们都饿扁了,他为了不饿着大家&,就代替了你&?!?br />
    云浅月脸一红,想着玉大太子,你要不要这么不给人面子??!

    ------题外话------

    月底最后几天了吧?积攒到月票的美人们,别留着啦!么么哒!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年票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7》,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七章 学以致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7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七章 学以致用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